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淫人妻者,人亦淫你妻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中南部某城县一家由陈姓医师开设的妇产科,除妇产主科的本业无庸说,在女人私处整形方面,含阴道缩小、处女膜修补、阴唇整形等务,则是其相当另类的专长。  会认识、和陈医师深交,也是为了跑医药新闻、以及两人都爱喝酒使然!但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下列其妻遭人淫奸故事!我反而成了事件的见证,甚至还和陈医师的老婆发生一段肉欲的另类缘份结果。

------------------------------------二、医疗报复

  某日两人夜里近十一时许,在陈医师诊所二楼居住处喝酒,两人东扯西拉的打着哈拉,没想到却发生了件最另类的情色纠纷、报复事件。

  隐隐中,我们先从电视监视萤幕看到,有两名男子和护士短暂询问后即失去踪影,一回儿有人敲门,陈医师开门向来客询问找谁?

  其中一人问:「你是陈医师?」

  陈答:「就是我!」

  对方:「那好,进去坐再说!」

  对方跟到桌前,突然拿出黑星手枪往桌上一砸!

  陈医师和我都吓一跳,亦意识到应是椿闯屋欲抢劫问题!

  来者之一问道:「廿天前你曾为一名叫作宋湘萍的女子作过阴道缩小手术还记得吗?」

  陈医师脸色微变点着头……。

  来者再问:「奸淫她也是必要过程吗?」陈医师无言……。

  此时,陈医师的老婆晓瑜走出房门问:「什么事这么吵,孩子还在作功课哩?」但也即时盯到桌上有枪!吓的脸色发白。

  其中一名来者向她表示:「妳先把孩子带到楼上房间睡觉,而后妳下来,我们要和妳老公谈判一件性侵害问题,我们不想让孩子们也成为受害人!妳明白我的意思吗?」

  晓瑜赶忙进书房,把两名小孩带上楼。

  陈医师乘老婆上楼,忙跟两名来者问,请问:「你们是宋小姐的什么人?」

  其中一位体格较健壮者说:「我是湘萍的老公,够资格来讨公道吗?」

  又转向看看我,问陈医师:「他是谁?」

  陈医师答:「是我的记者朋友。」

  「好,记者吗?那你留在这儿作见证!」。

  其实我也担心陈医师的安危,更想看看有无机会帮陈医师。

  陈医师好言跟两位来人表示,会发生奸淫纯属意外,绝非蓄意要如此。

  自称老公者则反讥:「那意思是我老婆诱惑你啰!」

  两人争执中,晓瑜从楼上下来,坐我身旁看着争吵的两造,脸色铁青。

  陈医师在理亏的情形下,转为询问对方要怎么解决?他问:「你们今天来的意思,是否要来谈赔偿?如是,就开个价吧,或要我怎么做才满意?」

  自称老公者说:「我姓蔡,钱,我多的很,今天来只是想要讨个公道,」

  他扬一扬手中的枪,把弹夹退下让我们看看子弹后又装上、拉机上堂,并说:「玩枪我们很熟,我们不想制造刑事案件,但也不是怕事的人。」说完还瞄了瞄陈医师。

  晓瑜相当冷静的轻问:「那你们要我们怎么做?你才认为满意?」

  那小蔡接口:「简单,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老婆没生过小孩,妳已生两个小孩,我们吃点亏将就点好了。」

  晓瑜一听脸色更青,怒目瞪着陈医师;基于朋友立场,我不能如此见死不救,然才刚开口:「这位朋友…」

  话还未说完、那位小蔡转枪口对准我轻吼:「住嘴!你不准表示意见,否则,……」他拿枪向我比了比。

------------------------------------三、意外的失身

  谈了一阵子后,晓瑜不理陈医师问小蔡:「是否你上过我后,从此绝对不再找我们麻烦?」

  小蔡说:「妳这位记者朋友可以作证!」

  说着、说着他扬扬枪说:「走吧,到楼下的手术房比较隐密,事情欲早结束大家都好。」

  虽然千百个不愿意,但基于手枪顶着我们,只好五人一行移往楼下的手术房,陈医师也没辙了,失神的跟着。

  进入手术房关好门后,小蔡向陈医师说:「你怎么对待我老婆?我就怎么做,顶多我们会要些利息!完事后我们就走人。」

  小蔡逼陈医师坐到手术室办公桌后,转回头命令晓瑜把衣服脱光!

  虽然女人的身子人人爱看,但在这种情况下,凭心而论一点情趣也没有;但是,晓瑜那生过两个孩子的身材没想到这么棒!36寸的酥胸,乳头虽有点大,但还是暗红色的,24寸的细腰,未有半丝妊娠纹,雪白的肤质,配上性感的肚脐眼,有37寸左右的臀部,如葫芦般的身材站在那微颤栗着,毕竟她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裸露。

  她虽背对着我,然在她弯身脱内裤时,我瞄到夹在大腿顶缝间的美穴,大小阴唇搭配的十分适中,没有黑螺肉的美穴缝,真不比美少女差!在小蔡把她拉推往妇产科专用椅时,才看到前腹下的倒三角黑绒毛浓密密布着相当迷人。

  心里不免暗骂陈医师,如此美妙的可人身材,竟因自己一步错而让人蹧踏;只见小蔡把晓瑜扶往妇产科用椅,两腿张开分挂左右椅把上放脚处;那混蛋的小蔡这时竟然叫我过去,要我把晓瑜的身体看一遍,我拒绝,他枪一指怒道:「我是要你作证,她身上没有半点伤痕,等一下完事后,也是要你看我们有无乱伤她,你以为我们变态要你分享这肉体啊!」他另一友人拿了把手术刀顶我背后要我过去。

  押过去时,晓瑜紧闭眼睛,我看了看颤动的酥胸如两丸水球晃着,下体已微开略见到阴道穴口内红嫩穴肉,饱涨的阴阜,看得我直吞口水,大腿内侧雪白均匀相当有弹性;看完退开回椅子后头,陈医师在办公桌旁低头猛抽菸!小蔡退下裤子,不算小的阳物已硬挺发亮,戴上保险套、他低头看了看晓瑜的美穴说:「妈的,比我老婆的穴还美妙!」,说完后低头嘴巴含上美穴开始吮吻。

  晓瑜没想到他来这招,倒吸一口气后想晃开那张嘴,但没成功,小蔡“啧…啧”的吸的很过瘾,只见晓瑜两手紧握左右椅把,青筋爆出,呼吸愈来愈急促,此时,另一位朋友也过去,开始玩弄那对迷人的美胸,偶而还用舌尖轻舔、细吮;晓瑜屁股也有点微晃了起来;小蔡喃喃自语道:「嘿…有淫…淫液…泄出…出来了…好滑…啊…。」

  晓瑜坚持咬牙只出呼吸声,但她银牙都快咬崩,磨牙声『吱吱…喳喳』的响,听得令人打冷颤,就在她正把屁股微擡时,小蔡突然站起来把阳物插入晓瑜穴里。

  已近难忍的晓瑜张嘴轻唉一声,小蔡开始缓缓抽插着:「天…哪!没有作过…过…阴道…收缩手…术的阴…道,竟…然…比…比我…老婆…还…紧凑,还…还…收缩…吮…动,爽…爽…死我…我了!」边说动作也加快。

  突然,晓瑜擡高屁股一顶不动,小蔡放缓抽插动作一抽一送,时而还顶着不动,不久,晓瑜缓缓放下臀部,急促喘嘘嘘的张开嘴呼吸;小蔡看了看她,继续他的抽插,在十余分钟后,突然加快抽插速度,在他全力顶入穴里颤动时,晓瑜又再度擡高肥美的臀部,小蔡:「啊…呀…爽…死了!」屁股抖了几抖,应是泄出了精液。

  他拔出装满精液戴保险套的阳物,小心脱下保险套细看骂道:「妈的,跟我老婆干都没泄那么多!」

  转头看看他朋友说:「大头仔,换你帮我收利息啦!」

  还在喘气的晓瑜叹了口气静躺着,陈医师则还是低头继续猛抽着香菸。

  大头仔兴奋的把裤子褪下,当我看到他的阳物时为之一惊!他头不大又怎么会叫「大头仔」的?原来那支阳物相当巨大,单单那个龟头就如鸡蛋般,涨得发紫、发亮,和洋人阳具有些不相上下的尺寸,不免要替晓瑜担心了起来。

  连保险套在戴的时候,都快要崩裂的情形,令人不免捏一把冷汗,「大头仔」把阳物朝晓瑜的穴口顶着时,晓瑜眼睛一睁,似乎也感到这次来的是巨物!幸好「大头仔」没帮晓瑜作清理工作,任淫液布满阴穴,就靠这些量数不少、又湿滑的淫液,才勉强把大龟头缓缓挤入穴里,晓瑜已额头冒汗,『鸣…鸣…滋…滋』的忍着巨物的侵入。

------------------------------------四、心情五味杂陈

  经过一段时间后,「大头仔」似乎终于整支阳物都挤入,两人都有松一口气的反应,小蔡还在一旁幸灾乐祸:「干!生那么大支要死啦,玩女人还要这么累!」

  「大头仔」开始缓抽缓送时,晓瑜的臀部也上下带动着,同时也开始适应不再有痛苦的表情;虽然这两人是来扬言要报复的,但在奸淫过程中,总算没有各种不当的虐待动作!晓瑜大概也首次逢此巨物,或已和一位陌生客奸淫过,有些适应,在「大头仔」抽插数分钟后,也偶而会晃一下屁股迎合着。

  愈来愈感到奸淫滋味升起的晓瑜,虽然没有淫语不断,但在反应上已完全适应这支巨物所带来的快感,屁股上下摇晃的频率也逐渐加多;「大头仔」边插、边叫:「真的哦…她…她…那穴里…会…吸吮…哇…比…比…口交…还…还…爽。」

  晓瑜的呼吸则愈来愈急促!张大口来呼吸,屁股晃的更厉害了。「大头仔」被逼加快抽插速度。

  经一阵冲刺,两人的肢体动作已看得出,都达到欲高潮的境遇;终于「大头仔」『啊』一声,全身顶住晓瑜下体,晓瑜头往后仰、张着大嘴急速呼吸,屁股擡的高高的,两人的高潮先后出来,晓瑜双手紧按椅把,静候高潮的冲击缓下来,「大头仔」屁股偶而顶一下,两手紧握拳头,过了几分钟后,两人的肌肉才松弛下来。

  「大头仔」拔出硕大的阳物清理时,晓瑜还在喘息;小蔡走到办公桌旁欲和陈医师讲话话时,我趋身到椅边,把衣服拿起来盖好晓瑜,她感激的看我一眼点了下头,她闭上眼后;我走向陈医师处。

  小蔡说:「事情到此就算扯平!」

  他说:「陈医师,如果你不服气,随时来找我,大家两败俱伤我也不在乎。」

  陈医师苦笑:「我还能怎样?」

  在一旁的我表示:「报复,你们也做了,又何必如此尖酸刻薄再损人?请你们先走吧!」两人看看我倒是无语开门走了。

  一时间,我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这对夫妻,只得跟他们道歉,表示自己无能,不敢跟这种歹人力争。

  陈医师说:「事情能就此平安落幕才是重要的。」

  穿好衣服的晓瑜瞪了眼陈医师怒道:「你造的罪过,我却来承担祸果!你算什么男人?」骂完走了。

  我要陈医师追上去,赶快安慰、安慰她。

------------------------------------五、后续的另类「祸」事

  过了两个月,接到陈医师的电话表示,他的诊所要搬到某乡下去开业,有缘再见面时,再来喝个两杯,电话挂断后,从此即断了联络音讯。

  事件过了近两年许;某日和友人约好到一家有陪酒小姐的ktv唱歌,店里经理进来接洽喝啥酒、叫几位小姐时,我和这名女经理两人都「咿!」了一声,原来正是晓瑜。安排好厢房内的诸事,她邀我到隔壁空厢房深谈。

  原来,陈医师始终未获晓瑜谅解,三天一吵、两天一闹,陈医师脾气也硬,不肯道个歉,甚至那晚后两人就分房,半年后两人协议离婚,孩子让陈医师带走,她可以去看孩子;拿了笔分手费后,为不忍坐吃山空,和一名也是离婚的宋姓女友合伙,两人开了这家店,生意不恶,我再次道歉,她笑说:「各人造业各人担!」

  当晚,她整晚陪我,酒量惊人,动作也有些放浪,我轻声希望她节制,不要喝醉了麻烦;她跟我咬耳朵说:「你把我全身看透透,你…你…那天看到我的私…私…处,喜欢不?」

  我只好傻笑……。

  她说:「老娘离婚了,谁管我,来,老朋友喝个痛快!」

  到淩晨三点多,朋友都一一溜回家睡大觉了,她很精神的硬邀我到她家再喝;敖不过她,叫车跟她走;一会儿到某处公寓上了电梯,到她那整洁的房间,她把高跟鞋一踢,到酒柜拿了瓶酒,往冰箱把一些下酒小菜端出,拿遥控器开了电视后说:「你先喝、看看电视,我去洗澡换衣。」;说完也不理人就往浴室走了。

  十余分钟后,她穿着并不透明的浴袍出来,搬了个小圆椅坐在我对面,她回身关掉电视倒了杯酒邀我喝;就在她种种动作中,感觉她未穿内衣,胸部看得到乳突,浴袍未印出内裤的印子;凭心而论,晓瑜算得上是美人胚子,不化妆就贵气十足。

  喝酒闲聊中,她道出当年那宗事的整个始未:宋湘萍找陈医师作阴道整理,在拆完线后,陈医师以一只手指插入其阴穴道,问她是否满意?

  湘萍反问:「如用两只手指,会不会裂开?」

  结果,陈医师又用两只手指插入再试。

  湘萍有点疑虑的说:「我老公的阳物不小,这种手术结果,是否会在作爱时裂开呢?」

  陈医师半戏谑的说:「难道妳要我用一支男人的阳具来试吗?」湘萍未答。

  陈医师低下头细看湘萍的美穴时,被那美妙可口、可人的阴穴吸引,忍不住的低头吻了下穴口,赞不绝口的说:「真美、真诱人,好吧!干脆就让我自己来试吧!」

  湘萍还未会意,也有点心情矛盾时节,陈医师却把阳物拿出,朝湘萍的穴缓缓送入。

  插到底后,陈医师边抽送着、边问:「阴穴会痛吗?会紧迫的受不了吗?」

  一阵子后他拔出,又低下头吮吻湘萍的阴蒂,并解开湘萍的上衣,玩着那对丰满的酥胸,陈医师玩一阵子,拿保险套套好阳物后,再插入抽送,湘萍也被玩得相当兴奋。

  事后返家,老公忙着要试改良过的美穴,两人在爱抚、吮吻、调情时,老公突问了句:「等一会插入时,针线会不会崩开啊!」

  湘萍被调戏的正爽,不慎脱口说:「不会啦!医生都试过了。」

  她老公不动声色轻问:「那医师试的结果如何?」

  她答:「跟正常作爱一样,插到射精都没有出状况。」

  湘萍也未惊觉老公有不对反应,只感觉那晚作爱特别兴奋,让她高潮不断,泄到腿软。

  事情的真相,是晓瑜私下找湘萍出来问了后,晓瑜才知道老公是怎么犯错的;湘萍则对老公拿枪去恫吓,还找兄弟一同轮奸晓瑜的做法,相当不能谅解,两人返家后都和老公大吵特吵湘萍恐吓老公,不离婚的后果,她就把事情闹大,让他在道上甭混了;晓瑜针对陈医师自己亲试的做法不能谅解,也坚持离婚。

  最后晓瑜告诉我,现在合伙这位宋姓女友,就是被陈医师玩的那位女患者。

------------------------------------六、另一种宣泄

  晓瑜说完这段往事后,头倾近我问道:「你那晚看到我裸露的身体,你心里想着什么事?」

  我老实答道:「这么美的身子,真想待回和妳作爱的是我。」

  我也没放过晓瑜,反问她:「那晚被两位陌生人奸淫时,滋味如何?应该有高潮吧?」

  晓瑜不为意的表示:「那晚她总共达到四次高潮!只是当时气氛不对,爽也是白爽,尤其不能把自己好好放浪,滋味则是五味杂陈!」

  晓瑜突走过来坐我身旁,拉我手臂说:「大哥,老实说想不想跟我作爱?」

  我尴尬的说:「大嫂,这样不太好吧!」

  她回应:「大嫂个屁!老娘现在跟陈xx毫无任何关系,你也少她娘的假圣人;过去,你和陈xx经常喝酒后去找女人的事,我都睁一眼、闭一眼,今天,我放开了,你反看不起我吗?告诉你,离婚这些年我还没碰过任何男人,而且还是高价码堆出,我还不肖一顾哩!」

  我也不想再扭捏,转身抱她欲亲吻她,谁知她拉我往后一躺,我手一个未换方位的结果,却扶到她跨下,她两腿全露出浴袍,一遍倒三角的黑绒毛就现在眼前,她边拉我的手掌往阴阜放,一边抱我的头压下,两眼瞪着我说:「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或许委曲你了,不妨试试,和我作爱的滋味很爽哦!」我只能以吻作答。

  伸手到浴袍内抚摸她那弹性十足的胸部,翻开一边的浴衣把酥胸上的红嫩乳头吮吻了一下,我起身表示:「我先洗个澡吧!」晓瑜同意放人。

  洗毕,只用浴巾裹住下体,晓瑜未把分开的浴袍盖好裸露的下体,只是两腿合并未张开!漂亮、迷人的肚脐眼,则露在衣外,配着雪白、嫩滑的肚皮,忍不住低下头往肚脐眼吻了一下,晓瑜很受用,也不经意的张开了双腿,看着那曾经看过的美穴,这次是笃定由我专用了,淫液已开始润泽着阴穴口。

  我轻吻那柔软度十足的黑绒毛,弹性、滑嫩、雪白的大腿,亦令人爱不释手,把她那可人的两腿擡高置于胸前,晓瑜合作的把两腿用手拉着,鲜嫩、分红的阴阜穴缝就呈显在眼前,微张的穴口缝上端,探出小圆头的阴蒂,已亮晶晶的透出半圆亮丽现显著,我用舌尖轻舔了一下,晓瑜臀部颤了一下,口中『哦…』了一声。

  穴口湿淋淋的张着,用舌尖往深处一挤,温润的香味、蠕动的缩放,令我忍不住亲吮加速;两手朝柔软嫩滑的酥胸滑过,拉开浴袍,前身几乎裸露在我眼前;我不想放过上回看过的肥美嫩臀,拉她坐起把浴袍整件掀掉,把她转身,朝背后的脖子起,往腰部、肥大、雪白颤栗不止的屁股吻着。

  从背后把手往两跨间再摸,发现该处已泛滥成灾,淫液已溢至两腿内侧。

  抱起晓瑜往卧室走向,放到床上后,我把嘴巴再放往阴穴口开始用心的吮吸了起来,晓瑜已不再拘束,『哦…哦…喔…啊…好…好舒…舒服,吻的…吻的真…爽…』的淫声不断!稍后,因头发被紧抓的有点痛,我起身,把硬挺、饱涨难耐的阳物,对好晓瑜的美穴口后一挺,整支阴茎全进入了美穴中,晓瑜「啊…」了一声,吐了口长气。

  心想,没想到自已居然插入朋友离异老婆的穴里!再想起目前陈医师的处境,真担心日后见面如何面对老友?唉!眼前也管不了了,享受吧!

  晓瑜抱着我直吻,两大腿夹紧我腰部,臀部微晃挺呀挺的,她问:「舒服么?」

  我笑笑把下体加把劲,突然感觉她的穴道如同一张嘴,插在里面的整支阴具,如同有人在吸吮般,她那子宫口更如舌尖,在我龟头的马眼上规律滑动、舔着。

  我惊异的反应被晓瑜看出,她骄傲的说:「这是我的阴道蠕动结果,有人要后天学,我却自然就会如此蠕动,好好享受啊!」

  真要命,如此动法,我三两下就得泄精。

  不管了,我改为七浅两深的插法,把她两腿挂在我两肩、擡高她的臀部,以利我的抽插,两手当然不放过两粒顽大、弹性十足、滑不溜丢的酥胸,几分钟的抽动,晓瑜屁股缓缓擡高,忽的屁股一顶不晃,一紧、一放、蠕动加速,感觉子宫口挤出无数液体,把龟头挤压的麻痒,我急忙顶住缓晃着屁股,让龟头顶在子宫口。    「啊……啊…泄…泄…死…我了…!呼…呼…好…好…久没…没…泄…了!」她紧抱我猛吻,她要我紧顶休息一下,两腿也紧夹不放。看看她那不比明星差的粉脸,再想想她那种天然媚功,实想不透陈医师是怎么回事,还不满足要搞上患者?

------------------------------------七、爱之巢惹的业障

  两人性器密合着,嘴巴也未放开,我享受着她那阴穴的吮动,晓瑜问道:「刚刚玩的怎么样?我这么久未泄了,这回泄的真舒服!」

  我说:「反正今天不会回去了,我们好好玩个痛快,这回我要了我一个心愿,就是和你彻底作爱。」

  「哗!终于讲出真心话了,来呀,有本事就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