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美腿的呻吟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一章 三美齐聚

盛夏。

云海市的恒隆广场前,身着清凉的女子络绎不绝,那一双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光,交织如林,如同一道亮丽的风景,有意无意的吸引着男人们驻足观望。

那些或丑陋,或淫邪的眼楮,充斥着窥视的心理,不断地在虚伪外表的伪装下,暗暗搜寻着刺激诱人的画面,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红色polp衫的美女,踩着七寸的豹纹高跟鞋,如同女王降临一般,气场迫人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占据了绝对的焦点。

美女的步姿摇曳生辉。

性感,极致的性感,一米七的身高,胸部高耸,颤颤巍巍,臀部紧绷,摇摇欲坠,长腿笔挺,婀娜轻盈,真是爆炸力十足的完美身材。每一次踏足,肉感十足的小腿都会勾勒出让人窒息的惊艳,让人毫不怀疑,这样的女人,如果在床上,仅仅是一双美腿,都足以让男人们销魂一夜。

柳茜清楚地知道自己这身打扮具有多么致命的冲击力,男人们饿狼一般的眼光让她感到一阵阵的不适,所以慌忙向下按了按遮阳帽,低着头快步走到了停车场。

打开奥迪a6的车门,侧身倚靠在驾驶位,启动了车子的冷气,一只手从包包里取出水晶外壳的只果手机拨通了电话,放在耳边,如雾的黑发垂下来,更添几分魅惑。

电话还未接通,柳茜忽然眉头轻咒,想到了什么,在车子的储物箱里翻出来一双丝袜,是奥地利品牌wolford,这种丝袜是女人们的最爱,以极致的薄和透明而闻名世界,远远看去,这种丝袜就像是美腿上的按摩油,泛着金属的光泽。

柳茜懒洋洋的踢掉高跟鞋,在如玉一般光滑的美腿上穿起了黑色的丝袜,紧绷的热裤将美臀的线条演绎的淋漓尽致,那饱满的弧线,似乎在诱惑着异性前来爱抚蹂躏,此时再配上动人心魄的黑丝,这样的尤物,已经可以称之为红颜祸水。

电话通了,那边传来了一个淡雅的声音︰「小茜啊,假请好了吗?」

「嫂子,我们真的要去接公公吗?」柳茜手忙脚乱的迅速穿好了丝袜,关好了车门。

那边迟疑了一下,道︰「孙平现在还在欧洲学术论坛没有结束,估计还得一周吧,说是赶在公公过寿前回来,让我们先去接公公过来。孙宇那边呢,他跟你怎么说的?」

柳茜咬了咬牙狠声道︰「孙宇这次太过分了,说是新疆的项目离不开人,上级不放人,你说他一个搞技术的外调顾问,怎么说的跟国家元首一样重要啊?还让我去筹备寿宴的准备工作,气死我了,当初可是他大包大揽的说一切都包在他身上,结果呢,竟然让咱们俩女儿家忙前忙后,哼,这次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一阵轻笑声从听筒里传来,就像是林中白鹤的脆鸣声。

「呵呵,小茜啊,牢骚可以发,但是你也应该体谅小宇,再说,你和他都订婚了,给未来的公公办寿宴,也显得你贤惠孝顺,不也很好么?你放心,大部分事嫂子已经安排好了,你就在旁边帮衬着就行。」

柳茜心知嫂子说的有理,只能认命的叹了叹气︰「那好吧,嫂子,我现在就去检察院接你。」

「好,到了给我电话,我们先回家一趟,取点儿必备的东西,毕竟一来回也不短。一直听孙平说他老家的」幽潭山「风景独绝,山水如画,这次咱们也趁机旅游一下,我可是请了一周的假。」

柳茜一听说可以好好的游玩一下,本来沉闷的心情瞬间好转,连忙道︰「好啊好啊,哈哈,那我能不能拉我的闺蜜一起去啊?就是上次咱们一起吃饭的在我们台里做主持的白冰。」

「哦,没问题啊,有人作伴,一路上也不寂寞啊,好了,你快点来吧,见面再说。」

柳茜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一想到本来只是接公公的无聊任务变成了游山玩水,这对一年多没出远门的柳茜来说,可是有着十足的吸引力,更何况去的地方是以旅游圣地著称的天南省。

奥迪a6一个漂亮的甩尾,伴随着车轮的阵阵刺耳摩擦声,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

而此时呢,电话那头声音的主人,女检察官苏岚,看着办公桌上自己和丈夫在巴黎铁塔下的幸福合影,浅浅一笑,抚摸着自己修长手指上的戒指,再联想起一年到头难以团聚厮守的日子,一种浩大的寂寞空虚感瞬间笼罩了全身。

苏岚倒了一杯清茶捧在手心,扭头望着窗外的长青树,翘了翘因为久坐而疲惫的修长双腿,心里暗暗想着︰也许,这次出门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什么也不想,好好领略大自然的风物,冲淡一下抑郁的心情。

就这样,一位性感火辣的电视台女记者柳茜,一位有着检察院第一美人之称的女检察官苏岚,还有一位未曾露面,但是却已在云海市被家喻户晓的美艳女主持白冰,女神们因缘巧合的聚在了一起,开始迎接充满未知的命运。

 

 

 

 

 

第二章 诱惑的旅途

天南省,双河机场。

在广播声中,从云海飞往天南的航班,平安抵达了。

柳茜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走出了候机大厅,这三位大美女堪比明星的容貌,即使戴了墨镜,有意的用帽檐遮住了春色,可凹凸有致的身材依然让她们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驻足而望。

柳茜拖着行李箱,身穿黑色双层蕾丝连衣裙,下身依然是短而又短的热裤,扭着不堪一握的小腰,仰着头,一双fendi黑色磨砂系带高跟鞋「 哒 哒」的踩着机场的大理石地板,如同跳着优雅的芭蕾,乳沟深陷,狐媚又冷艳。

紧随其后的,是美女主持白冰,她被柳茜三请五请,稀里糊涂的上了飞机,此时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与柳茜细数着这些日子的趣事,从上飞机说到下飞机,还是有说不完的话,脚下一双「菲拉格慕」灰色流苏高跟,气场丝毫不弱于柳茜,将白大美女的品味彰显而出,而36d的傲人双峰与素色花网露肩蝙蝠袖上衣完美契合,完美的锁骨,瘦削的双肩,娇俏可爱中又带了几分勾魂的性感,白冰裸着双腿,在阳光照耀下一晃一晃,白皙的让人眼楮发晕。

苏岚走在最后面,正在跟远在国外的丈夫孙平发着微信。

七分牛仔裤,一双白色运动鞋,淡蓝色修身圆领t恤,都传达出同一层意思︰干练,简单。只是那清凉的短发,明亮的双眸,平静而温和的神色中,有一种将人据于千里之外,凛然而不可侵犯的高贵典雅。

美女们经历了数个小时的旅程,都有些疲惫,打算先去找个酒店休整一下,再向目的地清水村进发。

不过,她们还得等一个人,一个她们不愿意等却非等不开的中年男人。

「小茜啊,你们赵台长怎么就刚好在天南省呢,还要一起去?一路上肯定有很多不方便啊!」苏岚等了几分钟,看着縴细手腕上的女士表,忽然有些不满的问道。

柳茜红唇开合,吁了一小口气,脸上写满了身不由己的无奈︰「嫂子啊,你不知道我们台长的德行,我请假必须通过他,刚好他又在天南出差,搞一个外景旅游的栏目,到处取景呢,一听说我要去幽潭山,就说一起去,说是给我和冰冰派的任务,不然不给我们假,我实在是没办法啊!好嫂子,你无视他就可以了嘛。」

柳茜嘟着嘴,挽着苏岚的胳膊,求饶的左右甩着。

「无视他?姓赵的可不是好人,哼,最好一会儿找个借口把他挡回去,不然我可受不了他那猥琐的眼神!堂堂一个台长,好色的也太过明显了吧!」白冰插话道,俏脸含霜,语气里尽是愤懑,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

这时候,一位衣着不菲的胖子突然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三位美女的面前,虽是壮年,头发却已经秃了一半,面庞圆润,啤酒肚,小眼楮深深凹陷,绝对是平日里纵情酒色所致,长相说不出的滑稽。

柳茜看着中年胖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然后恭敬地叫了声︰「赵台长好!」

一旁的白冰也赶忙打着招呼,但是明显不怎么乐意看见对方,柳眉轻皱,语气中透着几分疏离和敷衍。这个姓赵的,平常仗着在台里的身份,没少对自己手下的美女记者主播下手,上个月有次就趁着月末加班,意图吃白冰的豆腐,还好被白冰找借口避开了,不过在此之后,赵义好色猥琐的印象,已经在白冰心里深深扎根了。

「这位是?」赵义的小眼楮转个不停,从柳茜的胸部看到白冰的长腿,再看到气质独特的苏岚,心里热血澎湃,手心都被搓出了汗,即便是饱尝美色的她,眼前这三位极品尤物,却是从未有机会涉及的,想想这一路上能与之独处,胯下不由得又坚硬了几分。

「这是我嫂子苏岚,在市检察院工作,嫂子,这是我们台的赵义赵台长,这次正好在天南省出差。」

柳茜介绍了一下,然后苏岚礼貌性的伸出了手,轻声道︰「赵台长大名,久仰了!」

赵义嘿嘿一笑,慌忙伸出两只手,死死地握住了苏岚递过来的小手,握了握,便知趣的松开了,嘴里正经道︰「哪里哪里?苏检察官的大名才是如雷贯耳,云海市的犯罪里在您的手上可是下降了很多啊,真可谓是女中豪杰啊,今天看见苏检察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比传言中更英气逼人啊。对了,我这次刚好在天南考察景点,不如同行,我在路上也可照看一二,不然也不安全,况且柳茜和白冰的假期我也是按出差批得,公事私事两不误,您看如何?」

眼见赵义的行为举止还算得体,虽然马屁拍的很明显,但是也让苏岚心里对其印象不由好了几分,心想也没有小茜和白冰说的那么不堪啊,于是也就不怎么抗拒赵义同行的建议,毕竟都是云海市体制内的人,多一个靠谱放心的司机,也能省不少麻烦,从这里驱车到清水村,也得大半天的路程。

于是苏岚礼貌道︰「麻烦赵台长了!」

「不麻烦,不麻烦。来,我给你们拎行李,你们先上车,休息一下,嘿嘿,其余事都交给我!」赵义眼见目的达成,差点高兴的晕过去,乐呵呵的拎着行李跟在三位大美女身后,羡煞了旁人。

赵义的小眼楮不安分的扫视着,一会儿看着白冰比电视上性感百倍的身材,在那双高清无码的大白腿上来回逡巡,流连忘返,一会儿看看柳茜腿上充满异域风情的蛇纹黑丝,只想按到床上肆意揉搓,又闻闻手里残留的苏岚的余香,心中打着如意算盘。

一段诱惑的旅途,渐渐掀开了欲语还休的序幕。

 

 

 

 

 

 

第三章 柳大记者

赵义开着车,在傍晚赶到了清水村,一路上没少在后视镜上偷窥后座女神们的乍泄春光,艳福不浅。

苏岚的公公孙大勇此时在村头的歪脖子树下半蹲着,抽着卷烟,心里颇有些激动,想着两个俏儿媳要来接自己进城,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邪火上涌,上次大儿子孙平办婚宴,苏岚倾国倾城的容貌就给老孙头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那身段,那水灵的眼楮,还有那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足足让老孙事后拿着儿子寄过来的结婚照片打了半个月手枪。

按说孙大勇今年五十整了,但是身形依然健硕,这是年轻时候当兵练下来的。由于老伴死得早,故而现在是独居,但是他在清水村做村长也有半辈子了,平日里事情也多,闲来串门打打麻将唠唠家常,生活倒也不那么枯燥。这次两个儿子要给自己在城里办五十大寿,孙大勇心里很是高兴,看到后辈们出息了,他脸上也有光,更重要的是,又能看到漂亮的儿媳了,而且老二的女朋友,也就是准儿媳也要一道来,这让他又期待又兴奋。

「村长啊,您这是等谁呢?吃了没,没吃去俺家啊,让俺媳妇儿整几道小菜儿,咋样?」一位路过的菜农赶着牛,笑呵呵的过来跟孙大勇打招呼。

「今儿算了吧,我这儿等我俩儿媳接我进城过寿呢,赶明儿我去你家里头喝酒去。」孙大勇按灭了烟头,颇有些摆谱的说道。

老农也没说什么,只想着同村不同命啊,人家俩儿子一个比一个争气,娶的女人也是赛过西施美过貂蝉,只能叹了口气,拉着牛进村了。

就这当口,赵义的车也到了,孙大勇一看就知道是儿媳到了,双手在衣服上蹭了蹭,笑意浓浓的迎了上去。

「公公,怎么还劳烦你出来接我们啊,我认得路的。」苏岚也远远看到了矗在路中间的孙大勇,赶忙下车过来向公公问好,从小家教甚严的她,可不敢坏了礼数。

后面柳茜,白冰两个娇小姐也都下了车,孙义远瞅着老孙头,就觉得这老汉眼神不对,怎么看苏岚的感觉有些如饥似渴呢,同类相斥,孙义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个老货,没安好心。

苏岚将众人都介绍了一遍,孙大勇是第一次见柳茜,眼楮都看直了,暗想老二的目光比老大还毒,这那是女朋友啊,这活脱脱一个小妖精嘛,一双丰腴笔挺的丝袜美腿,让孙大勇年老的心彻底激活了,白花花的乳肉圆鼓鼓的耸着,似乎随时都会破衣而出,这要是在荒郊野地,孙大勇二话不问先就地正法了再说,管她儿媳不儿媳,爽过才知道。

「好儿子,有出息。」这是孙大勇此时此刻最想说的话。

不过有了两个个俏儿媳养眼,老孙对白冰倒也十分客气,和赵义也礼貌的打了招呼,就带着一行人进村了,这一路上,可没少惊着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懒汉们,苏岚着装比较保守,除了看着漂亮倒也让人没什么别的想法,但是柳茜和白冰两个大美女一米七的身高,再加上妖艳的高跟鞋,那縴细柔弱,莹白圆润的脚踝,一扭一扭的,着实烧起了村里男人们心头的一把火,更有甚者,当即就往自己炕上走,按住自家娘们就扒光了猛干起来,一边干还一边念叨︰「孙家的儿媳妇,老子操你的大白腿,老子干死你个大奶子!」

这一切,柳茜和白冰当然不知道,依然挺胸扭腰的走着,男人们的目光越火热,她们就越高傲,谁然她们做惯了高高在上的女神呢?

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老孙头的家了,赵义自打进了村就一直很低调,他在等机会,也在营造着自己的好印象,只要搭上线,以后机会多的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道理他可是深有体会。

众人在家里天南地北的聊着,过了一会儿,苏岚和白冰都去厨房准备晚饭了,柳茜觉得无聊,就说要出去走走,她可是第一次到自己男朋友的老家,不免有些好奇,赵义忙说他也想跟着去瞧瞧,却被老孙头拉着下象棋没法脱身,只能眼睁睁看着柳茜的蛇纹黑丝美腿妖娆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

柳茜方一出门转过拐角,没走几步远,就看到右边角落里坐着一个黑黝黝的汉子,上半身赤裸着坐在地上,弯着腰不知在把玩着什么。待到近处一看,原来是几枚做工精致的塑料圆片,柳茜注意到黑汉子的表情有些木讷和青涩,人畜无害的傻笑着,心里打了一个突,「不会是智障吧?」

「喂,你叫什么?」柳茜居高临下的娇声问着,身子半弯,两坨白嫩嫩的乳肉挤出了一个深深的沟壑,却浑然不觉。

黑汉子听到人声,吓了一跳,直觉耳边忽然传来一个让人又麻又痒的声音,嘴里叫着「鬼啊,鬼啊」,本能的想跳起来掉头就跑,没想到正好撞在了身后柳茜的胸口,失去了平衡,抱着柳茜绊倒在了原处。

柳茜只觉自己胸口上重重的压着一个人,两颗大奶子都被压得变形了,黑汉子的口水都滴在了自己双峰上,正湿溜溜的向下滑,气的哎呀的叫了一声,用力推开了黑汉子。

「你个大笨蛋,跑什么?我还能吃了你吗?我长得很吓人么?」不过这个小意外却让柳茜确定了眼前五大三粗的黑汉子,确实脑子有问题,心里也就多了几分同情,坐在原地揉着自己的胸口,止不住的娇嗔道。

「我叫大牛,姐姐真好看!好漂亮的大腿。」黑汉子先是看到一双七寸高跟鞋,两只柔弱无骨的小脚,紧接着看到了一双包裹着蛇纹黑色的长腿,就在自己的眼前,他甚至能闻到一丝芬芳的体香,一看身边多了一个美如天仙的大美女,大牛裂开嘴嘿嘿的傻笑起来,同时两腿一分,一只手就伸到了自己胯间,开始上下套弄起自己黑乎乎的阳具,这个动作行云流水,显然平日里没少做。

另一只手,竟然顺势压在柳茜的大腿上抚摸起来,虽然这名叫大牛的壮汉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但是竟然穿的是开裆裤,这一幕可看傻了未经人事的柳茜。

要说柳茜今年24的岁数,本来这方面的见识绝不会少,但是柳大美女的眼界着实太高,从小到大,真没几个入得了她的法眼,直到遇到了德才兼备,踏实稳重的孙宇,才敞开了芳心,认真的谈起恋爱来,在男女之事这方面,虽然通过一些电影和姐妹们床头的笑话了解了不少,但是真刀真枪她可真没见过。

「好大的家伙啊!这要是……怎么受得了呢!」柳茜的脸颊顿时飘起一片绯红。

那双大黑手还在反复的摩挲着蛇纹黑丝光滑而充满质感的表面,从上到下,从下到上,间歇用力的揉捏几下,曲线起伏,一个皮肤黝黑的乡下汉子摸着一个娇滴滴大美女的黑丝大腿,这画面,只是看着就让人血脉喷张。

美腿上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让柳茜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刚想站起来斥骂大牛两句,忽然余光看清楚腿边的几枚塑料圆片,竟然是赌场用的筹码,而让她再熟悉不过的是,上面印着的一个暗金骷髅头标记,赫然就与她上个月她跟踪过的一个重大事件有着密切关联。

这件事没有被公开报道,因为没有追查到源头,本着和谐无事,不生事,不找事的原则,被领导压了下来。

大约是上个月出的时候,台里收到一个陌生人举报的线索,说是天南省有个地下组织,经营着赌场和贩卖幼女的活动,信封里还有一些失踪幼女的照片资料和地下组织的一些简单资料,经查证,那些女孩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也都在各地以失踪备了案,失踪时间都是近一两年,柳茜本想按照陌生日提供的线索进行暗访和报道,但是被否了,理由是相关部门已经进行了侦破,但是那家被举报的地下赌场和组织者已经提前收到风声,销声匿迹了,所以此事唯有不了了之,但是柳茜一直觉得中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私下做了不少功课。

这枚筹码和上面的骷髅头标志,柳茜可在资料上见过不止一次了,当下对这东西的源头有了探究的兴趣,只要顺藤摸瓜,也许就能找出那个地下犯罪组织,进行全方位追踪报道,到时候自己在台里的地位和名气,可就不是今天可比了。

想到此处,柳茜一巴掌扇到了大牛的脸上,银牙紧咬的站起身子,涂着粉红指甲玉葱一样的手指点着大牛的额头骂道︰「你个臭流氓,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小心我找人把你关起来!」

本来柳茜是想吓唬一下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壮汉,再从他嘴里套出几枚筹码的下落,没想到话刚说了一半,大牛直接哭了起来,嘴里嚅嗫着︰「不要关俺,不要关俺。」然后提起裤子就跑了开去。

柳茜气的要死,连忙跟在后面追,这眼看到手的线索,不能白白丢掉了。但是毕竟穿的是高跟鞋,追了一会儿就渐渐被大牛甩开了,由于老孙头家住的地方是村子的最里头,后面就是村子的后山了,柳茜眼看着大牛一溜烟的跑到了半山腰的一个小房子里,只能在心里不停的暗骂着这个白痴,一肚子窝火的往山上爬去。

没想到被人非礼了不算,反过来还得追着非礼的人爬这么高,这让柳茜有种捏死对方的冲动。

到了小茅屋,看着屋子周围破落荒芜的模样,知道这就是这个傻大个住的地方,心想对方还真是可怜,连最起码的生活用具都没有,刚才那无礼的举动,可能也是没有人管教才至于此,毕竟虽然脑子有点问题,男人的本能还是有的,况且自己这性感惹火的打扮,想到这里,柳茜心里的火气也就消了大半,而且对于筹码的来历,还得从这个傻大个的嘴里问出来。

大牛站在屋子里,从门缝里向外望着,眼神里有些恐惧,显然是被刚才柳茜的话吓到了。

看到傻大个这个样子,柳茜柔声道︰「你叫大牛是吧,来,给姐姐把门打开,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答对了,姐姐给你买好吃的,怎么样啊?」

「不要!姐姐打大牛,还要把俺关起来,姐姐是坏人!」大牛抹了一把眼泪,坚决的说道。

柳茜气的吐了一口气,这明明是自己被占了便宜,怎么到最后还成了坏人了,但是没办法,对付一个傻子,威逼是没有用的,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利诱了。

「姐姐刚才是在打你脸上的蚊子,把你关起来也是和你开玩笑嘛,乖,把门打开,让姐姐进屋去问你几个问题就走,或者你说你想要什么,姐姐买给你!」要按照柳茜目空一切的性格,说出这番话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这条线索一定得搞到,也许能救下很多无辜少女,在这一方面,柳大记者一向明白大理,况且她也不想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

「大牛什么都不要,就想摸姐姐的大腿!不然不让进!」大牛酣声酣气的说着,一双大牛眼盯着柳茜的美腿不肯松开。

柳茜一听,顿时气结,心想难道还要牺牲色相,不管转念再想,刚才也被这傻大个摸过了,况且自己也只需要问出筹码的来历就好,不需要多少时间,她是个火爆脾气,不想和这个傻子在这里耗时间,况且对方是个傻子,刚才就被自己吓得半死,也没本事将自己怎么样。于是当机立断道︰「好吧,你把门打开,姐姐让你摸,但是你得告诉我你玩的那几个筹码是从哪里来的?」

「真的?姐姐说话算数?」大牛嘿嘿的笑着,搓着手,胯下的肉棒又硬了起来。

「说话算数,你快开门!」柳茜寒着脸,无可奈何地答道,心里只能用挽救失踪少女的借口安慰自己。

门打开了,柳茜利索的闪进了屋子,一股男人的汗臭味瞬间渗进了鼻子,柳茜眉头一紧,厌恶的挥了挥手,想驱散这刺鼻的味道。

大牛愣愣的在对面站着,看着美腿的主人进了屋子,瓮声说道︰「姐姐坐到凳子上,把腿伸过来,俺要摸!」

柳茜搬过来一个有些残破的靠背凳,坐下来曲着修长的双腿,脸上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眼神有意无意的避开着大牛的下体,红唇轻启,吐气如兰,正色道︰「姐姐的腿让你摸可以,但是你必须回答姐姐的问题,知道么?」

大牛不住的点头,说道︰「先让俺摸,俺就听话!」

眼见着山里人的狡黠,柳茜彻底没法子了,只有答应对方了,心想这傻大个脑子有问题,怎么在这方面就这么难对付,唉,就忍一忍吧,权当照顾残疾人了。

一条比例协调,骨骼完美的蛇纹黑色大腿就这样施施然的伸到了黑汉子大牛的身前,每靠近一寸,大牛的呼吸就会快上几分,直到大腿的曲线变的笔直,高跟鞋的鞋跟点到了大牛的胸肌上,小脚来回的打着圈,用鞋面摩擦着大牛的胸口。

大牛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狠狠地将这只美脚抱住,贴到自己的鼻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姐姐的脚真香!」大牛傻乎乎的说道。

柳茜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深深吸了一口气全做镇定,胸部的乳沟显得更深了。

双眸闪动,抛过去一个媚眼儿,柳茜声线诱惑的说道︰「姐姐的腿,美么?现在,姐姐要问你问题了哦!」

大牛的大肉棒这时候已经彻底勃起了,龟头处流出了些许粘粘的白色液体,空气中的气味,渐渐淫靡了起来。

而小山村的黄昏,才刚刚开始。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