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吵架后,妻子的淫乱遭遇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shit~~」面对拥堵的马路,我在车里猛按喇叭,刚刚和妻子吵架的场面还历历在目,使我更加烦躁。这是我们新婚以来第一次吵架,我们结婚刚一个月,第一次面对家里的柴米油盐,最近摩擦很多。

  好不容易开车到了死党小杰家,「又跟老婆吵架啦?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那么早结婚嘛!像我这样多好啊,马子要多少有多少,今天想哪个就找哪个……」我还没进屋小杰就开始挖苦我了。

  「你小子烦不烦啊?每次都这几句话,赶快给我打电话回绝掉今晚的约会,陪我到金币pub里喝酒去。」我拖着小杰一路飞奔到金币。

  「今天有很多妹诶!哥们,我先下去蹭点油水。」小杰把我一个人丢下喝闷酒,自己跑下舞池跳舞去了。我一瓶接一瓶的喝,渐渐有点头晕。

  忽然,我看到我老婆阿莲和她一帮老同学走了进来,他们也来喝酒?我定睛一看,一共六个人:我老婆和她好姐妹阿英,剩下四个里三个都是她初中的男同学,阿牛、小包、春子,还有一个光头我没见过。

  他们进来后没看见我,径直走进我对面的包厢,我这边正好可以看得到包厢的一边。今天我老婆穿了我送给她的抹胸吊带连衣裙,还化了个淡妆,看来我们的吵架并没有影响她出来玩的心情。我不爽的喝了一大口酒。

  我老婆坐在阿牛和那个不认识的人中间,他们一坐下就开始划拳喝酒,阿牛他们还一直跟我老婆说着话,看表情好像是在劝她什么,莫非跟我吵架了,阿莲也心情不好?

  「哥们,快来和我一起跳。」小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吹了一瓶酒后就把我拉下舞池了。我们借着酒劲在一帮痴男怨女间穿梭和游离,跟着强劲的电子音乐拼命地甩头,想把所有的不愉快都甩到脑后,一曲接着一曲,直到接近虚脱才回到位子上。

  「怎么样?很爽吧?」小杰说道:「刚才那个妞的屁股弹性可真好,老子摸得爽死了。」我没有理他,把目光投向阿莲他们那个包厢,我看到地上摆着很多空的酒瓶,看来是喝得不少了。

  他们好像正在玩现在流行的掷骰子,就是一共有两颗骰子,一颗写着「摸、亲、看」等,另一个写着「脸、背、胸」等,掷的人掷到什么就要照做。不知道阿莲掷到什么,只见阿牛用力地一把将她拥入怀里,然后一边把右手放在她的腰部,一边伸出舌头从阿莲的脖子一路往上舔到脸颊,阿莲浑身一颤之后,便摇摆着螓首面红耳赤地逃避阿牛贪婪的舌头。

  我郁闷的喝了一大口酒,却感觉有一种异样的兴奋。「走,再去美女身上游走一会。」小杰又想把我拉进舞池,「你去吧,我有点累了,想歇会。」我说,「虚了吧你。」小杰只管自己走了。

  又轮到阿莲掷骰子了,掷完后只见那个不认识的光头把右手探进她敞开的衣领内,痛快地把玩着我老婆高耸的乳房,而阿莲只是紧紧夹住她修长而不安的双腿,丝毫没有抗拒。『看来阿莲真的喝了很多酒。』我自我安慰,但还是有一股血往头上窜。『敢动我的女人?』我拿起啤酒瓶就想往里面冲,这时阿英忽然起身,我以为他们就要结束了,心想我这样冲进去一点证据都没有,那就算了。

  光头、阿牛、春子和阿英一起走出包厢,原来是阿英觉得不舒服要先走,她男朋友来接她。阿牛他们把她送到门口后又回来了,路过我这边时我听阿牛说:「喂,光哥,这下英子走了,我们是不是干脆进去把阿莲给奸了?呵呵……说真的,我已经憋了一整个晚上了。」

  然而光头似乎很不喜欢阿牛的馊主意,他带着斥责的语气说道:「你他妈少自找麻烦好不好?干嘛要用强的?像她这么骚的女人,还怕不能手到擒来吗?也不看看场面,连两个大奶子都肯让我们乱摸了,要带她上床还会有什么困难?」

  阿牛不敢再吭声,不过轮到春子嘀咕了:「刚才大家只是吃她豆腐、找机会偷偷摸她几把,若真要把她脱光了玩,恐怕没那么容易……」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光头打断了:「你们怎么听不懂?煮熟的鸭子还怕它飞了不成?何况像阿莲这么正点的女生,用强的玩起来岂不是暴殄天物?女人就是要让她半推半就、或心甘情愿的跟你做,这样玩起来才够味道,也才叫真正的享受!」

  阿牛他们两个人都没再吭声,反而是光头放缓了语气说道:「放心!如果她真的不让你们爽,到时候我会帮你们一起强奸她,这样总行了吧?」说完他们三个人又走进了包厢。

  我的头简直要爆炸了,果然是真想上我的女人,枉我以前还这么信任阿莲这帮同学,看来他们老早就在打歪主意了。我得先看看他们到底要怎么做再行动,免得打草惊蛇。

  我强压怒火坐着看。阿牛他们三人回到房间后,我老婆的连衣裙上半身已经脱下了,只穿着胸罩,两个巨乳挺立着。小包也脱得只剩内裤,鸡巴明显已经顶起来了,估计他们又玩了两把。妈的,玩这种游戏不管谁输,最后大家肯定都一丝不挂,阿牛他们看到这香艳的场面,估计老二也都勃起了。

  我换了个位子,离他们的包厢最近的位子,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他们的谈话。

  「来来来,我们再来。又轮到阿莲掷骰子。」阿牛说。

  「快看看掷了什么……脱衣服!哈哈哈!」里面一阵坏笑。我心想,再脱,阿莲上半身就完全裸露了。

  「快脱!快脱!快脱……」包厢里大家都在起哄。

  「死牛,想整死我啊?算了吧,我求求大家,这次不算数,让我再掷一次好不好?」阿莲苦苦哀求。

  「不算数也行,先把这瓶酒干了,就让你再掷一次。」光头说道。

  于是阿莲又「咕嘟~~咕嘟~~」干了一瓶。光头和阿牛他们对视了一眼,一阵坏笑。

  「好酒量!来,再让你掷一次。」春子把骰子交给阿莲。

  「亲~~鸡巴~~哦,快亲!快亲!」

  阿莲红着脸没有行动。

  「快亲!快亲!你随便挑一个人都行。快亲!快亲!」里面又一阵起哄。

  妈的,再不行动,我的女人就要被欺负啦!我拿起边上的一个啤酒瓶就想冲上去。忽然我的肩膀被人按住,腰上抵上了一把冰冷的弹簧刀,「你想进去干嘛啊?」是阿牛的声音:「我们早就看到你了,你看你老婆在里面玩得多开心啊!你小子要是敢进去搅局,我的刀子可就……」

  「你们到底想干嘛!」我愤怒的低吼。

  「想干嘛你看不到吗?你老婆的骚穴我们早就想肏了。兄弟,我好心提醒你一句,里面那个光头是我们这区的黑道老大,光哥。他说一句话,你们今天就算逃出去了,以后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当然,我们只是想玩一玩你老婆,今天过后,你们还是过你们的日子,光哥不会再来打扰你们。哦,光哥还邀请你和你朋友去里面坐坐,一起欣赏欣赏好戏。当然动情的话也可以一起参与,但你得戴着这个。」说完阿牛不由分说给我戴上了一张高仿真面具:「走,跟我进去,到了里面自己聪明点,你要是敢搅局,没你好果子吃。」

  我挣扎道:「这里人这么多,你就不怕我闹起来把保安招来?」

  阿牛冷笑一声:「你也太天真了,这金币酒吧就是光哥的,就算光哥要在舞池中间肏你老婆也没人敢管。」他一边说一边把我带进了包厢。随后,小杰也被带了进来。

  「来,给大家介绍两位朋友,阿晨和阿杰。」阿牛说道。

  「你们坐,你们坐。」大家坏坏的朝我笑,我恨不得把他们都杀了。

  阿莲酒喝得两眼发直,朝我们看了一眼,敷衍的笑了笑,算打过招呼了。

  「来来来,我们继续玩。阿莲,你刚掷到亲鸡巴,还没亲呢!快点啊!」阿牛起哄道:「要不亲小包的吧,反正他也脱得差不多了。」

  「隔着内裤亲行不行啊?」阿莲说着跪在了小包跟前,把嘴凑到他那高高隆起的帐篷上,小包兴奋的低呼:「喔……」

  又玩了几轮后,大家都脱得差不多了。我老婆只剩下内衣内裤,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更要命的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身体闪现出了诱人的光辉。我看到光头他们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连我自己都感到喉咙发干。

  光头、阿牛和春子只剩一条内裤,小包早已光着屁股;我和小杰也被迫参与了游戏,现在身上都只剩下一条内裤。光头的老二高高翘起着,龟头已经有一半露到内裤外面来了,看来比我的大了不少,我老婆的眼光老是往他裆下看。

  这时光头掷了个「亲,全身」他淫贱地一笑,一把将我老婆拥入怀中。阿莲双手作势想推开他,但是光头以泰山压顶之势,硬是吻上了她的檀口,只听阿莲闷哼一声、浑身一颤之后,双手抱着光头,火辣辣地和他热吻起来。

  我听阿牛嘀咕了一句:「酒里的春药起作用了,看这浪蹄子骚的。」

  光头扯掉了阿莲的胸罩,埋首在双峰之间,他的脑袋忙碌地左钻右探,右手也开始来回爱抚着阿莲雪白、光滑的大腿,直把她逗弄得是「哼哼唧唧」。阿莲慢慢弓起身子,阿牛趁势一把脱下她的内裤,光头感谢的一笑,魔爪随即抚上了我老婆雪白的香臀。

  光头那下流的手掌在摸索了片刻以后,猛地又往阿莲的股间钻了进去,就在这时阿莲抬高下巴、阖着眼帘,嘴里轻轻「啊……」了一声,但却连续挺耸了好几下香臀,我料想光头的手指头已经抠入阿莲的秘洞里了。我心里像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感受,不争气的鸡巴却高高翘起。

  小包拍拍我的肩膀:「你老婆的表演十分香艳吧?一会一起享受吧!」

  光头的嘴唇开始沿着阿莲的乳房往小腹一路舔下去,终于在舔舐着肚脐的时候,阿莲睁开了痴迷的双眸喘息道:「噢……光哥……你要适可而止……」但是光头根本充耳不闻,继续往下舔舐她平坦的小腹。

  而就在光头的嘴巴陷入那丛漂亮的阴毛里面时,阿莲全身像痉挛般的颤抖起来,她一边推拒着光头的脑袋一边哼道:「喔……啊……不要,不能再来了……唉……光哥……真的不行啦……噢……啊……」

  我知道阿莲可能撑不了多久,因为从她不停打颤与越来越恍惚的眼神看来,光头的舌尖一定已经舔到了她的阴唇,这可是我没多久之前才开垦的处女地啊!

  光头退出舌头,坐直身子,把两根手指插入阿莲的小穴里,这个姿势可以让我看得清清楚楚。随着光头手指进出频率的加快,阿莲痉挛得越来越厉害,叫声也越来越大了:「喔……啊……轻点……啊……要坏了……要坏了……啊……」

  「把双腿举高,然后尽量张开!」光头命令道。

  已被春药搞得神魂颠倒的阿莲竟然听话的摆出了这淫荡的姿势,这个淫荡的姿势使她的阴户彻底呈现。而光头似乎也感到满意,他微侧着身躯,看着那条微微张开的粉红色肉缝好一会儿之后,接着便双手一伸,竟然像是在剥橘子般的将阿莲的两片大阴唇翻了开来,整个粉嫩多汁的秘穴瞬间全暴露了出来。只听光头高声赞赏道:「好美的一个小浪屄!」便又插入三根手指使劲抠挖。

  阿牛他们早已脱得精光打起了飞机,就连小杰也把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里。我心里酸酸的,结婚一个多月了,我还没让阿莲这么投入过。

  还没等我想完,阿莲就开始高声呻吟了,接着全身痉挛,小屄里喷出大股水流,把沙发喷湿了一大片。「啊……」春子看着看着竟然射出了股股精液。阿莲高潮后瘫软在沙发上,面红耳赤、羞人答答的转头望向墙壁,根本就不敢去看任何一个男人的脸。

  光头起身,脱光身上的衣服,走到阿莲面前。他强壮的躯干看起来相当精壮结实,八块腹肌完美地呈现出来;而在黑压压的小腹下,露出一个异常显眼的红色大龟头,随着他走动的脚步,那大龟头还劲力十足的上下震荡着。阿莲的眼光一直聚焦在那上面,她睁大眼睛一直盯着看,似乎也想看清楚它到底有多长。

  光头得意洋洋的把鸡巴举到阿莲面前:「怎么样,是不是比你老公的有看头啊?从来没被这么大的鸡巴肏过吧?」阿莲红着脸,低着头,却还不时偷偷瞄两眼光头的巨大鸡巴。忽然她一把握住这根充满诱惑的鸡巴,接着脸蛋往前一凑,便开始亲吻起那个硕大的龟头。

  起初阿莲只是用双唇轻巧的左碰右触,但过了一会儿之后,她便伸出舌尖去舔舐整个大龟头,而随着她的舌头越露越大片、舔舐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以后,光头终于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哦……哦……」

  『操!我在家里哄了又哄,阿莲才给我口交过一次,今天竟然主动舔起了别人的鸡巴!』我越想越气,但是看着自己老婆在给别人口交这么淫荡的画面,我胯下的鸡巴却越来越涨。

  光头仰头闭目,「噢……喔……」叫个不停,他不断地踮起脚尖:「把嘴巴再张大一点,我要深喉。」光头一把将阿莲推在沙发靠背上,随即坐到了阿莲的头上,把他那硕大的鸡巴一下子插进了阿莲的嘴里。

  阿莲眉头马上一皱,而且脸上也露出了难受的表情,但光头并不管她有何反应,只是一个劲地开始蛮干。阿莲被顶得「咿咿哦哦」的不断干呕,而光头那雄壮有力的鸡巴也越来越湿,最后连阿莲的鼻尖都已经埋进他毛茸茸的阴毛丛里。

  我看得既心疼又嫉妒,只是,另外一股更诡谲的刺激感压制了这一切,我掏出自己怒不可遏的胯下之物,开始一边手淫、一边期待着自己的老婆会有更淫乱的表现。

  光头从阿莲嘴里拔出了鸡巴:「起来躺好,老子要开始干你的骚屄了。兄弟们,一起上,搞死她!」

  「不要啊!光哥,」阿莲像是恢复了一点理智:「不要继续了,光哥。」

  光哥用手揉捏着阿莲的乳房:「小贱货,装什么装!让我看看你到底想不想我们大家肏你。」说着,他把手伸到了阿莲的胯下,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刺激着阿莲的私处,只见阿莲的眉头越来越紧,双腿也越夹越紧。

  「喔……喔……」阿莲开始呻吟了:「不要……不要啊……喔……快点……啊……光哥……快点插进来……」阿莲显然有点语无伦次了,看来在春药和光头的双重刺激下,阿莲的防线彻底崩溃了。

  「要谁肏你?」阿牛在旁边阴阳怪气的问道。

  「啊……要……要……要光哥的大鸡巴,和大家的大鸡巴……一起肏我!」

  光头闻言跪到阿莲的双腿间,他屁股一挺、毛茸茸的身体往前一倾,毫无预警地便肏进了阿莲的下体,只听阿莲长哼了一声,然后光头的躯干便整个压到她的身上。阿莲主动地抱住光头低呼着说:「噢……光哥,真的好大一支……好大啊……喔……把人家塞得好满……」没想到我的新婚妻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光头一面使劲地冲撞起来,一面盯视着阿莲说道:「真正爽的还在后面呢!小骚屄,你就慢慢地享受、好好地浪给我欣赏吧!兄弟们还不快上?你们梦想已久的小骚屄已经在你们面前了。」

  阿牛、春子、小包一拥而上,小包把肉棒凑到阿莲面前,阿莲听话的吻起他的龟头,当小包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时,她又伸出舌尖轻巧地舔了几下龟头,然后才一边幽幽地仰望着小包,一边把整个龟头含入嘴里去吸吮。小包爽得连屁股都颠了起来,他兴奋的盯视着阿莲说:「噢……莲,我早就想上你了,今天终于梦想成真!」

  春子和阿牛他们各自细心把玩和欣赏着阿莲的双乳,春子陶醉的说:「你真美!宝贝,不但脸蛋漂亮、奶子也又大又圆。」说着趴下头,狠狠地啜了起来。

  「阿莲,你可别亏待了阿牛带来的两个朋友啊!阿晨、阿杰,你们也都过来玩一玩,这样的骚屄真是难得一见啊!」光头见我们坐着不动,继续说:「别忘了刚才和你们说的话。」

  怯于光头的淫威,更怕他们因此而伤害阿莲,我们只能听话的脱了裤子走过去,阿莲一手握着一根我和小杰的鸡巴捋动起来,看着这么淫乱的画面,我也不禁发出一阵呻吟。

  「喔……真爽……喔……我要射了……喔……」随着一声长吼,干着我老婆的光头把精液全射到了她的小穴里。阿莲的身子也开始猛烈地颤抖,看来随着光头精液的注入,阿莲也跟他一起高潮了。

  「不要啊……」光头拔出半软的鸡巴后,阿莲感到下体空虚,幽怨的发出一声闷哼。春子见有位子空出,马上补上,也不管光头还留在阿莲阴道里的精液,一把将鸡巴连根插入,随即开始猛烈地抽送。

  光头晃着半软的肉棒走到阿莲面前,和小包换了个位置,一面让阿莲舔着他刚从小穴里抽出来、沾满淫水和精液的大龟头,一面跟春子说:「她的阴道很会吸龟头,你要用力干,干死她!」春子点点头,一把将阿莲的双脚往上并拢在一起,然后便扶着阿莲的腿弯,用跪立的姿势展开快速的抽插。

  春子那细小的老二虽然并不起眼,但却硬如木棒一般,勃起后幼幼长长的,每插入一下,尖尖的龟头便直戳进高潮中微张的子宫口,不但把阿莲肏得酸麻齐来,嘴里「哼哼呵呵」乱叫,而且还不停扭摆着雪臀,双腿抖得如筛糠似的。

  只是春子这种一开始便使出全力的干穴法,不过才抽插了三、四分钟左右,便看到他青筋暴露、额头冒汗的嚷着说:「噢……真爽……喔……我要射了!光哥……等一下……你要教我怎么玩她的屁眼……喔……真是爽毙了!」

  话音刚落,就见春子使尽全力把鸡巴向我老婆的阴道深处一捅,随即停住不动,想必他正在射精了。而阿莲被春子这一猛力插入整个人都抽搐起来,恐怕是春子的尖龟头已经陷入了子宫内,直接把精液射进阿莲的孕育温床。

  春子败下阵来后,和光头一起在边上揉捏阿莲的两个雪乳;阿牛则一边享受深喉,一边欣赏阿莲再次高潮的骚样。阿莲现在已经软摊在沙发上了,阴户一张一合的蠕动着,阴唇翻开露出一片狼藉的内阴,里面糊满了精液和淫水。

  小包走到阿莲身前,把她的大腿完全扳开,我看到一道白色的浓稠精液从阿莲湿漉漉的小嫩穴中延流出外。小包忽然将头凑了过去,伸出舌头舔起了阿莲的阴户来,一点都不在乎之前几个人的残留物。他深情地「滋滋、啵啵」的吃起阿莲的水蜜桃,虽然我只能看到他钻来动去的脑袋,不过看他那种急切而贪婪的模样,应该是在忙着吞咽阿莲下体分泌出的蜜汁。

  而就在这个时候,阿莲发出一声荡人心弦的长哼,阿牛的鸡巴在她嘴里射精了。股股精液奔涌而出,一部份溅了出来,阿莲「咕嘟、咕嘟」喝得津津有味,看来我的老婆真有淫娃荡妇的潜质。

  小包吃够了阿莲的蜜汁后,握住他那根修长的鸡巴,对准阿莲的蜜洞就肏了进去。小包的鸡巴虽然不粗,但是很长,至少有18公分,这么修长的鸡巴倒也少见。随着整根鸡巴的没入,阿莲颤抖了一下:「啊……太长了……又顶到……顶到子宫里面去了……」

  小包飞快的抽插着,一边肏一边说:「在学校时泡你,你却不看我一眼,现在被这么多人一起轮奸,老子要连本带利肏回来……肏死你个小骚屄……」

  「来吧……一起来吧……快……快肏死我啊……」阿莲疯狂的说道,然后一把拉过我和小杰的鸡巴,一起含入嘴里。看来阿莲已经被肏到神智不清了,此刻无论是谁的鸡巴,她都来者不拒,一视同仁地同嫩穴和小嘴去包夹、挤压,直到侵入的肉棒被搾取出精液为止。

  阿莲被肏的过程中,一直没停下帮我和小杰手淫,被含入嘴里后,尤其是和小杰的鸡巴一起进去后,我就有种想射的冲动,如此刺激的画面怎么不激动呢?还没等我想完,阴囊就发出一阵收缩,一股浓浓的精液从龟头射出飙进了老婆的嘴里。小杰感应到我射精了,鸡巴跟着也是一阵抽搐,阿莲对着这两连发根本无暇应接,小嘴马上承受不住,两道精液流分别在左右嘴角「滴滴答答」漏下来,阿莲一边吞咽,一边仍含着两根鸡巴,尽量把所有精液都喝进肚子里。

  忽然小包的怪叫声传了过来,他气喘呼呼的嘶吼着说:「喔……喔……他妈的,真爽!噢……老子从来就没干过这么紧的屄……喔……真不是盖的……实在是有够爽!」我低头一看,老婆阴唇和他的鸡巴结合处已白茫茫一片,前面几人加上小包刚射进去的精液已经超出了阿莲子宫装载量的负荷,此刻沿着两具生殖器间的缝隙喷溅出外,汇聚成一条黏稠的精液溪流。

  随着小包的叫嚷,阿莲也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浪叫声,但我听不出来她到底是在叽咕些什么,只知道她随着小包精液的射出又一次爆发了高潮。

  包厢里每个人都射过了一次,大家都躺着休息。我和小杰悄悄溜了出来,站在酒吧门口吹着冷风,我感觉刚才的一切都像是一个梦。阿莲在里面还会不会再被奸淫?以后我要不要和她提起这件事?一个个问题在我脑海中盘旋……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