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在小吃店店里、卖力狠操偷人的老板娘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前言省略…】

后来,那天晚上、约齐柯姐她几个女人一起赴宴的“大和谐”晚餐,最后是没有吃成,记得是柯姐和小红、蒨蒨她们三个,临时有事不能来的缘故吧!

然后,connie-或者说是本名叫康×萍的小萍,也没去成早餐店上班;于是,无奈地给退租了房子,又关掉了按摩工作室生意的她,只见掏空了粉红色皮夹的现金、领完了户头里的存款数字后,就这样花掉仅剩不到2000块的最后一笔钱的她,这个沦为“一穷二白”的年轻人母和某位吴先生的前妻,终究让自己彻底沦落为仰望着我鼻息过活的人肉玩具和性爱奴隶来…

一个不用房租、可供自己遮风避雨的住所;一个礼拜不用工作、就有2张小朋友贴纸到手的生活费;一个衣食无虞、只需要烦恼如何让自己满足一个男人所有欲望的新人生…对小萍来说是好?是坏?其实就像我把小萍当成搬来同居的新女友、作为家人对我催婚的“挡箭牌”,而把她介绍给家人们一样的不置可否…

呵,谁叫真相的意义为何?平常看着小萍帮我打点整理老家这边住处的一切,偶尔又打着我的名义、帮忙培养我和家人们之间的感情;更别说天秤台风来袭时,她挽起袖子、认真地帮我清理老家一楼住处这里的泥泞积水,以及打包搬运一些垃圾杂物时的汗流浃背…谁知道这一个听话又贤淑的女友形象背后,其实只是一个年轻男人、为了用来发泄欲望,而处心积虑所“攻略”下来的一个人肉玩偶而已…

而就这样,小萍进来我老家住处也迈进了第5个礼拜;只见快一个月下来,原本的俏丽短发,也留成了一头过耳及肩的长直发;而说到身上的乌黑毛发,也因为男主人的命令和喜好,使得无能为力于决定自己身体命运的小萍,只能保住了头发和眉毛的妆点容貌;而少了阴毛遮掩、几乎光溜溜一片的耻丘肉阜,除了是小萍习惯成为人肉玩具的证明外,更是和她的b杯小奶、一起成为了被男主人淫玩施虐时的最佳道具…

户外暴露、皮鞭抽打、蜡油滴蜡、跳蛋和按摩棒的“极乐刑罚”,或者淋上满头满身的金黄尿液的腥臭味…对曾经和前夫吴先生、一些变态客人玩过类似sm游戏的小萍来说,「甘之如饴」的说法并不过份,而这些过往经历,也让她往往能给我最适合的反应来…

呻吟、哀嚎、大叫、伴随落泪的精神崩溃,又或者是全身抽搐的高潮展现…该有的抗拒、适应和驯服之后的一路反应,只见不到一个月下来,小萍竟然已经追上了柯姐她们几个女奴的调教程度。

「奴奴…请主人老公以后…都叫人家…奴奴…可以吗?」,最后,连「康×萍」这个作为正常女人身份的名字、也舍弃掉了的小萍,就在上个礼拜的某一个下班傍晚,全身赤裸的她,同时,脖子上系着紫色项圈、嘴巴里咬着尼龙狗绳套圈,用一副跪趴姿态地、在铁门之后恭迎我回家的她,对我提出了这样的宣誓来…

于是,自愿放弃自己名字的小萍,似乎更确实把自己当成我的人形宠物来看待-就像除非有我的指令,否则真的连一步、也没离开过我的住处大门来…

而这样的发展、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懒得去研究小萍的心理变化的我,倒是给了这个听话又温驯的性爱奴隶、一份意料之外的礼物…

————————————————————————–

「奴奴…请问主人老公…带奴奴来这里要做什么?是…要做野外暴露的调教吗?」,不久前的某一天下午,请了半天假的我,开着跟老姊借来的车子,我载着小萍到了某个乡的一处幼稚园外的树林下;尽管隔了一条大马路,但还是能远远地清楚看到对面幼稚园里的一切…

「妳说呢?下了车、记得打开后车箱,我有帮妳准备了礼物…妳的小※,就在这家幼稚园上课,把握时间吧!还有两三个小时、幼稚园就放学了…」,我想,被前夫吴先生强行抱走、也从此断了消息的小※,应该是小萍唯一无法舍弃掉的东西吧!而我想得也没错-看着小萍是一脸错愕,再转之为惊讶和感动的表情来看,后车厢里,那些我请一样正在养育学龄前子女当中的小红,所帮我准备的小孩衣服、玩具、零食和一个超大的卡通布偶而所花的这笔钱,应该也给她花得很值得吧!

而为了打探到小※在这里上课的消息,我可是也花了一点额外的费用;还好,上次在「一个打四个」的事件中,帮了我一把的阿ben哥,也不是个坐地起价的低级混混;而花了还算可接受的代价后,从阿ben哥那边、得到关于小※的消息的我,则是一个人坐在车上,远远看着小萍和小※母子俩、所上演的一出久别重逢的亲情戏码…

来这之前,我有在电话中、向幼稚园老师说明过小※的情形,所以,幼稚园勉为其难地、也没有为难不曾见面过的小萍的来做探视;过了一会儿,当早秋的凉风一吹,看了看时间的我,也才示意小萍该是回来我这上车的时机…

毕竟,人家吴先生可是刻意对小萍隐瞒了小※的消息,要是让小萍和来接小孩的吴先生来给碰面到,而因此让幼稚园被人怪罪,到时候对好心帮忙的人家、怎样也说不过去吧!

于是,看着吴先生带了一个年轻女人来接走小※时,看似连对自己的自尊和羞耻心也毫不在乎的小萍,也难得地激动得掉了眼泪。

也难怪吧!之前,就是因为吴先生向家人透露了自己、曾经开过按摩工作室,当过“赚吃查某”(台语)身份的往事,而再一次又被家人严辞厉色地给断绝了来往的小萍,看到这一幕、也难免格外的激动和难过吧!

对于吴先生、这个她曾经深爱过,却也夺走了她所深爱的其他一切人事物的男人,激动落泪的的同时,小萍的拳头、却也是用力握紧到几乎手背给爆出了青筋来。

「走吧!眼泪擦一擦,我们回去了!刚刚…妳用手机拍了不少小※的照片吧!要不要利用在车上的时间整理一下呢?」,转移注意力,相信是平抚眼下小萍心中这份激动情绪的唯一良药;而看见手机里的小※照片时,重新露出笑容的小萍,也才让我放下心地开起车回家去…

而最近一个月之间,柯姐她们几个女人的生活,也各自有着变化:柯姐终于可以从大陆那边回来,但一起跟着回来的,还有身上伤势不轻的“空头丈夫”的陈先生-听说过去几年,在大陆各地养了不知几房“外奶”的他,终于在上海这里踢到了块硬铁板;详细状况不清楚,但被包养的女人的另个男友、给叫人打了一顿的陈先生,现在可得待在台湾这里的医院,老老实实地过上几个月清心寡欲的疗养生活吧!

而陈姐,在接了××会的餐盒生意后,也意外开启了团体餐盒的这块市场;而她也正打算整合镇上的几家小餐饮店,想一起吃下这个没人注意过的新市场;至于王董,在陈姐有心地介绍了一个酒店红牌出身的新朋友给他后,也慢慢地放松了对陈姐的疑心-或者是说有了新女人来打发时间,也就没空去担心自己是否戴了绿帽的问题了吧!而这一招「美人计」用得巧妙,也让我不禁给陈姐的心计夸了几句。

至于小红,由于上次天秤台风连扫屏东两次、所造成的鱼池损失问题,作为柯姐贴身特助的她、替柯姐处理得还不错,所以给柯姐升了职,现在负责联络和照料县里几处养殖鱼池的事情,就连薪水也给多了一两千块;只是,她也因此变得更忙了一些。

小婷呢?在陈姐和柯姐的关心下,有了律师和地方民意代表出面的“关心”后,原本死不离婚的黄老先生,也开始有了动摇-毕竟,打一场没把握赢的离婚官司、和可以拿个几万块钱到口袋的协议离婚,两相比较的结果,也是一场利害分明的比较和选择游戏吧!

而蒨蒨呢?平时还是在社区这边上班教课,晚上则得赶回去娘家那边陪老公的郑先生;最近,蒨蒨还请假和娘家那边的人、一起去了北台湾玩了一趟;而听她牢骚满腹的抱怨,这情况得等到郑先生回美国去才能改变吧!

那个叫vicky的葶呢?这个月、我还是有约了她出来两次,不太习惯上班工作赚钱的她,除了上床以外,也对我猛吐着一肚子在工作上的苦水…

至于身边的酒肉朋友状况,frank就不多说了!唯一提到的那位mark兄,人又回到了泰国去;临走前,还拿了几万块钱给我,要我看状况、能多照顾一下apple-看来apple肚子里的种,不管是哪个男人的,应该都不缺男人的关心和照顾吧!所以,我也请小红和小婷假装成apple的同事,跑去蔡先生家看望了几次,也顺便带了一些吃的、喝的和婴儿用品过去。

毕竟,没验小孩dna的结果下,2月份的那一场多p极限内射中出之旅的过程里,不知为何也参了一脚的我,也可能是现在apple肚子里的小孩的父亲,让我不由得也能体会mark疼爱骨肉时的心情…

只是,这样可就苦了蔡先生-把他也算在内,每个让apple叫声老公的男人、各自占了1/13的受精机率,却统一由蔡先生负起当爸爸的义务,这样不公平的盘算,或许只能交由上天去给个结果了吧!

而我,也终于找到了时间,重新约齐柯姐她们几个女人、一起出来外面吃饭,地点则选了民×社区外不远处的杨师傅小吃店。

说到这,让我有些意外的、当一坐下位子,我把小萍介绍给柯姐她们几个女人认识时,她们对于突然又多了一个叫「小萍」的“新姐妹”、一起来伺候着同一个男人的事,似乎不太感到意外…也许是同样的情况一再发生,也让她们少了吃味或者忌妒的新鲜感吧!

毕竟,除了柯姐以外,陈姐、小婷、小红,还有蒨蒨,不也都是这样、突然一步就踩进到了我身边的这个不为他人所知的世界的吗?

而小萍得到的欢迎倒也不多,只是也没有感受到多余的敌意-至少当初在自助洗衣店中、曾经被她臭骂过的蒨蒨,就也给了她一个不计前嫌的微笑…

但话说回头,讲到这间连招牌都没有的铁皮屋小吃店,这样只有两台直立式冷气和头上几台电风扇、可以吹走热气的小店面,里头却藏了杨师傅这样一个、有二三十年硬底子厨艺的“总铺师”在厨房掌杓,加上再娶的大陆娇妻、跑外场的功力一流,才几张桌子不停翻桌接客下,居然一个月下来,听说也有破10万的收入,一点也不输给镇上几家有名的大餐厅的盛况。

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给的一张张物美价廉的菜单吧!

那天中餐时间一到,我们几个人一到齐,按照付了2500块钱一桌的菜单,杨师傅他老婆陆续端上桌的是笋子沙拉、综合生鱼片的开胃菜色;接着,豆豉炒山苏、炒雪螺、胡椒风螺、炸银鱼、铁板蚵仔豆腐、破布子蒸鲜鱼、麻油腰花等几道口味清淡的菜色,不禁让人食指大动;最后,端上桌的椒麻鸡、葱爆牛肉、酱烧排骨、虾酱炒空心菜、肥肠鸭血臭豆腐煲等口味厚重的大菜,让人饱食之余、也让人想舒服地品尝着姜丝蛤蜊汤的清咸润口;至于招待我们的饭后水果的木瓜、芭乐、莲雾、火龙果,全都是屏东常见的在地水果,这就不用多提了。

而14菜1汤的丰盛菜色,只需给个2500块钱的饭菜钱(不含饮料钱),让柯姐她们几个女人吃饱喝足之外,倒也让我的钱包喘了一口气。

只是,我没想到在这间小吃店里,后来会成为女人妳来我往的无血战场、让男人坐立不安的修罗道,所上演的这一出口舌争锋的戏码,也确实让我对女人们之间的比划对垒,有了大开眼界的一番见识…

————————————————————————–

而她们几个女人们之间的战争、何时开始的?是因为一杯饮料?或者该说是为了一个男人,一个被她们称作主人的年轻男人和他手上的一只空玻璃杯?

上完笋子沙拉,综合生鱼片还没端上桌前,有些口渴的我,看了放满饮料的冷藏柜、就不自主地说了一句开启这场前哨战的宣战语句…

「想要喝什么饮料自己拿!」,我说,「也顺便帮我拿一下!」,然后,一如过去对我的话句的一惯听从,只见这六个女人、就各自挤到了小吃店的冷藏柜前,玻璃柜门一开、就开始窸窸苏苏地讨论起来…

而我,则留在位子上、举着空杯子,正在等着有谁来帮忙把杯子倒满…谁叫今天的这顿的午饭钱,可是从我的钱包里掏出来的呢!

「小○,蒨拿了柳橙汁,来,帮你倒一杯!」,第一个先回到位子上的是蒨蒨;而「小○」的称呼,则是我和她们约定好在外面地方、当有其他人在场时所对我的称谓。

「等一下,芭乐汁也不错啊!我记得主人…小○哥,很喜欢甜甜的饮料呢!」,小婷回来后,手上则多了一罐芭乐汁;「才不是呢!是乌龙茶,对吧?小○…最喜欢喝乌龙茶了吧!还是开喜的喔!」,这次换成了小红在说话,只见我伸手平举的空杯子杯口上,一下子却挤着三瓶(罐)、正等着为我倒满杯子的饮料,并且各自拿在不同的女人手上…

只是,有人可能觉得这样的状况似乎还不够复杂吧!就跟着也参上了一脚:「啧啧…主人…小○最近说他要注意体重,哪能喝那些甜腻腻的东西呢?还是来喝点油切绿茶吧!」,从冷藏柜那边姗姗来迟的柯姐,手上拿了一瓶最近广告很夯的油切绿茶;「玲玲妹说的也是啊!人家我啊!就推荐这罐白茶花茶,相信小○一定也会喜欢的呢!对吧?小○?」,跟着柯姐补腔作声的是陈姐,只见她手里也拿着一瓶、我从没看过的白色包装的纸盒饮料;「呃…」,正当我举着空杯子的手已经够痠、却连半滴饮料都没见到影子的尴尬时候,一旁已经悄悄回来位子上的小萍,突然,也插上了一句话…

「那…我想喝的是蓝莓汁,因为我喜欢酸酸甜甜的果汁味道…小○哥,不知道…可不可以啊?」,可能我眉毛间展现的“三条斜线的阴影”不够明显吧!看着六个女人的六双眼睛、同一时间的专注注视过来,再怎么为难的我,也不能装作突然眼睛瞎了的打混过去吧!

再说,我也感受到了、从邻近几张桌子的客人眼睛里,正不断对我这投射过来的好奇射线的焦热温度,大概都到了连纸张都可以点燃的程度吧!唉…早知道会如此,就该找间有包厢的餐厅、好好吃上一顿隐密一点的安心饭算了…

「好!好!我都喝!妳们就都拿过来…轮流帮我倒吧!」,其实…她们说的都对,因为对于选饮料,我也的确抱持着对女人一样的来者不拒的态度;但好在就算这样、莫名增加的饮料钱加总起来,也才300块钱左右;所以,眼皮一个跳动后,我忍痛地选择这样说。

只是,花钱事小,但饭菜都还没吃个几口,就装了好几杯饮料在胃里打滚着汤水的事,还是让人会为之消化不良的啊!

但是,我想不到、这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鸿门宴”,现在…却还只是上了一碟小菜的序幕而已!

————————————————————————–

我对美食的爱好,可不输给对美女的诱惑;也因此,我格外喜欢专心品尝每一道菜肴入口时的美味扑香;因此,当柯姐她们几个女人,一边吃着各自碗里的饭菜,一边却忙着献殷勤一般的为我夹菜、添饭、装汤,甚至连擦嘴、挑风螺螺肉出来…等的小事,也给它一应俱全的做足了工夫时,活像少了手脚可用的残疾人士的对待,却让我嘴角忍不住一再抖动起来…

啊…现在是怎样?我是在参加「超级模王大道」、模仿只剩下呼吸和心跳而已的植物人吗?尽管一心满是被人打扰吃饭乐趣的不悦,但一抬头,看到的却是一张张向我看来的女人们脸上、所透露出对自己的在乎和讨好时,我却又本能反应地给了她们一个、像是我也乐在其中的满足笑容来…

而这该说是咎由自取?还是说身在福中不知福呢?不管哪一个答案,我都像是灯台上的老鼠,上得去、却下不来啊!哈!

但没过多久,大概会令每个男人都更加厌倦的、是又一回合的女人们之间的口舌战争,居然又在我眼前给上演了起来。

而这次斗嘴的引爆点,更是让我连想都没想过的一件小事…

「唉呦!吃得这么饱,害人家的小肚肚都跑出来了…」,记得是吃到椒麻鸡这道菜的时候吧!伸手抚摸着紧身黑色洋装给盖住的微凸小腹的陈姐,半开玩笑地自嘲起自己的腰围;「唉呦!哪有关系?谊姐姐没这样吃,哪能有营养来养出胸前这一对g杯杯的大胸部呢!对吧?主人…呃…小○…你说谊姐姐的大胸部…是不是你最喜欢的了,对吧?」,但还是柯姐善解人意,懂得帮自寻烦恼的陈姐搭一个下台阶。

「嗯,对啊!我…」,身为一个尽职的男主人,偶尔对女奴说些适当的鼓励和安慰性质的“白色谎言”,有时倒也不失为一种体贴;只是,没想到却有人利用机会、顺手给点起了炸药桶的引线。

比起批评自己工作上的无能,还是自己的男人是根废柴,却都比不上直接批评女人自己的脸蛋和身材、还来得一刀见骨的浓厚挑衅…

「呵!奶茶多了多余的油腻味道,这奶茶…还能喝吗?小○哥,蒨认为我们女生…还是c奶的胸部大小和形状最漂亮了,你说对吧?」,骂人不带脏字的境界,大概指的就是蒨蒨那时候的伶牙俐齿吧!

「呵!女人啊!和男人最大的差别,不就是胸前这一对软绵绵的脂肪吗?握在手掌里…满满的触感,可是会让男人的大肉棒跟着直接勃起的喔!更别说…用来帮小○的肉棒打奶炮时的…销魂滋味了!喔!对了,我忘了小蒨老师的胸部,大概没帮小○这样做过吧?」,但柯姐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回口、也是柔中带刺的酸意十足…

「是啊!听说啊!如果男人没170的身高,算是半残的话,那女人没帮自己长个d-cup以上的胸部,大概也要去看医生了吧?」,而陈姐补上的这一刀也很要命,话一说完,只见胸部较小的小红、小婷和小萍,也随之连忙拉开自己穿的上衣领口,像是想确认什么地多看了自己衣服下的胸部几眼。

「妳…我说玲玲姐,难道…妳没听说饭多放了几天、就会臭酸不能吃,更何况是放了四十几年的奶呢?女人的奶啊!还是越年轻、越新鲜,才会让男人越想吃在嘴里的啊!对吧?小萍…喔!还有小红、小婷,妳们说呢?」,但蒨蒨的反应也不慢,很快地就往柯姐和陈姐的“痛脚”上给狠狠踩了一下。

「妳、妳…主人老公,你看啦!说说话啊?你、你到底是喜欢怎样的啦!」,被蒨蒨的这一下回击给打痛的柯姐,也忘了平常场合要叫我小○的约定,只见直接了当地、就想把我拉出来给她说个公道话。

tmd!妳们把老子当成被架空的东汉献帝啊?跟别人开战了,才想到找我颁圣旨指责对方吗?说真的,有啥鬼东西可吵的?妳们的奶子不管多大多小,不都是归我玩的东西吗?

不过,这时候、要是说出我的真心话,大概我真的就成了被皇位下的大小诸侯给背弃的东汉献帝吧!

而这种情况下,居然会做出这样的联想,是代表我三国志系列的电玩游戏玩太多的后遗症吗?哈!

「这样啊!还不简单,妳们每个人…现在就让我闭着眼睛、各自往妳们胸部上摸一把,看谁的胸部我摸得最舒服,那就是我的答案啰!妳们说…这样子不就好了?」、「讨厌!小○…每次对我们都很不正经呢!」、「是啊!这里还是小吃店呢!而且…我们…还有人在看我们呢!」、「嗯!真的咧!小○就是爱乱说话,讨厌!」,呵,这招就叫做转移话题吧!看着得到的回应,虽然觉得自己还挺油腔滑调的,但对脸皮比男人就是薄上一点的女生来说,半带玩笑的捉弄般回答,有时还满有不错的效果的!

只是,这方法不是每一次都管用;当女人们非常严肃地想跟你做沟通时,还是请耐着性子跟她们谈谈吧!同时,这也才比较符合爱惜自己性命的原则啊!

「对、对不起,上菜了!葱爆牛肉和酱烧排骨…请慢用…啊!这个蒸鱼的火,还要帮你们再点起来吗?」,突然,跟着帮忙打断这场斗嘴闹剧的、是端菜上桌的杨师傅的老婆-听说她是从福建厦门那边来的,台语还说得挺溜的;而三十几岁的她,绑着马尾的俐落,搭配黑色短袖上衣和红色热裤下的匀称身材…实在令人看不出她是生过小孩的人母体态;只可惜在厨房和餐桌间待久了,身上难免有的油耗味和食材气味,多少也给她这个厦门辣妈的“美味指数”打了个折扣!

然后,就像附近几张桌子的客人们、所期待的那样,只见投射过来的好奇眼光,没多久、就又有了女人们再次口舌交锋的刺激戏码可看…

而被刚刚柯姐她们几个女人的一阵瞎搅和、给弄差了胃口的我,所幸杨师傅煮的肥肠鸭血臭豆腐煲深得我心,再配上一口带着姜味的蛤蜊汤润润口…啊!tmd的那些“鸟事”,一下子就又给忘了九霄云外去了…

但是那些“鸟事”才刚忘了没多久,谁知道新的“鸟事”、就又跟着招待的水果给端上了餐桌来。

而这次斗嘴大会的主题,则换成了女人们最关心的一件事-那就是脖子上戴的东西,有没有够给她来得漂亮和贵重?

所谓「礼轻情意重」…但现在的男人,如果还相信这一句古谚的指示,大概送完情人节礼物后,你就等着收到女生回送的好人卡了吧!

于是,让我快转过这一段的舌枪唇战,而跳到因为陈姐炫耀她的脖子上、我之前送她的珍珠项链,所引发的这次斗嘴吵闹之后的十几分钟吧!饭后水果也吃得差不多的我,终于也忍不住想出声叫她们几个女人、停止在我耳边的这些絮絮叨叨。

tmd!不都是我送的东西?虽然价值当然彼此不一,但想让妳们开心和戴起来可以更漂亮的用心,不是都一样出自于我的心意吗?

「ok!让我说句话,行吧?」,我把手上原本装着饮料的空杯子、往桌子上稍微用力一放之后,杯子碰撞桌子的声响,果然让六个女人同时停下了嘴巴,往我这边看了过来。

「礼物嘛!要送的人用心,收的人开心,是吧?所以…有没有适合妳们,才是最重要的吧?」,我接着说,「黄金的贵气,适合柯姐平常的庄重;洁白的珍珠,也能衬托出陈姐成熟又有点可爱的气质;玉坠子上的佛祖庄严法相,则是我希望能带给小红平静和保佑;而小婷的红珊瑚项链很亮眼,就像是小婷活泼的个性一样…」,看了她们有在仔细聆听我说话的反应后,我又继续说了下去。

「至于琉璃项链…这种带着艺术工艺的美丽,自然是给美术老师的蒨蒨的啰!而小萍嘛!银的内敛光亮,搭配上好像不起眼的琥珀,就像是在说小萍的美丽和动人,是需要认真去发掘出来才知道的喔!」,所谓的“言之有物”,并不见得全是真理或真相,但从平常观察到的事实做出发点来做长篇大论,肯定会把一般人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就像是柯姐她们几个女人、这时候沉默无言的反应一样;「嗯,我给妳们的东西也许不一样,但能给妳们想要的幸福的人,不是都一样吗?所以,可以的话,妳们几个“姐妹们”…能为了我好好相处吗?」,在半带请求和命令的语句催促下,眼前的这几个女人,也各自收好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礼物,再默默地把手中装着饮料的杯子,像是和解一般地敲上了对方的杯子上,然后,再把饮料一饮而尽…

「啊…」,内心里长吐了一口气后,我几乎差点就跟着把头往桌子上倒了下去;吃个饭而已嘛!干嘛搞成快胃溃疡的紧张兮兮的呢!

公元220年,东汉建安25年(延康元年),东汉献帝被魏文帝曹丕给赶下了皇位,乐天知命的他,晚年还当了个长寿的山阳公…

说真的,完全无力制止眼皮底下、几个强大诸侯间的争斗不休,最后,还得坐视三个军阀给瓜分了自己汉王室的天下,这个窝囊的皇帝头衔算啥?要是我是东汉献帝,还真的不用曹丕搞个禅让大典,就会立刻赴马上任去当我的山阳公去…

只是,比起东汉献帝,我的声音比他的圣旨、可能对人还管用一点;柯姐她们几个女人斗嘴吵闹的纷争,也不是想争夺我的位子,她们要的…也许只是想求在一个男人心目中,自己能排到个第一顺位的受到重视罢了!

而这样的心态,不就跟想抱个拥戴汉王室的忠义名分,所以才奉东汉献帝为假主子的诸侯们是一样的吗?

看着柯姐她们几个女人,重新恢复了一开始的有说有笑,却感受不到一丝虚伪应对的违和感时,不知为何而在傻笑的我,还看见了隔壁桌子的一位老阿伯张大了眼,对我给了个鼓起掌声的注目礼…

然后,我起身去了一趟厕所-谁叫今天的这顿中餐,还真的给我喝了不少的饮料…

「真有你的!你叫小○是吗?老杨跟我说到你的事的时候,我还真的以为他在说故事给我听呢!」,铁皮屋小吃店的厕所能好到哪去?只比流动厕所好上一点点的厕所,得让客人走过了厨房后头、那堆着杂物和几些桶子和箱子的拥挤空间之后,只用张脏兮兮的海滩巾布幕做遮掩的男生厕所,从远远几步外、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尿骚味…

「嗯?老板娘,妳…」,而突然掀开海滩巾,就往我屁股是摸上一把的人影,原来是刚才帮忙上菜和招呼客人的杨师傅的老婆。

「妳个什么?叫我阿霞就好吧!刚刚说到哪了啊?对,外头的那张桌子上的女人…全都是你一个人搞定的啊?能有那种本事,你那根喷着尿的“家伙”,肯定是根让女人爱死的大肉肠啰!」,然后,杨师傅的老婆,竟然不会不好意思地、就往小便斗里的景象瞧了一眼。

「呵,听妳说的…妳是想干嘛?杨师傅…他还在外头的厨房那边、正在忙不是吗?」,呵,不用多想,这个叫阿霞的大陆人妻人母朋友,想必很习惯让杨师傅、轮流换上不同顶绿油油的新帽子吧!这样想着的同时,我也套弄了几下肉棒,挤出了几滴没尿完的尿汁来。

「他啊!说到他就没给劲!他那根办事的“家伙”,就像条晒死的蚯蚓一样…呶~甭提他了啊!小○哥哥,我的好小哥,既然都这样了,阿霞可以借一下你的大肉肠…给、给阿霞的小洞洞止止痒吧?」、「呵,看妳说的这些话…还真像一回事,亏妳想了多久了啊?阿霞姐…妳还一个人演得有模有样呢!呵,算了,妳好了就来吧!今天没空和妳玩有剧情的…外面那里,我还在等妳帮我们结帐呢!」,呵,其实之前几次来吃饭的时候,花了一些心思“按捺”和送些小东西的“推波助澜”之下,没多久、我就偷偷地跟阿霞有了往来,也开始了这种私下蒙着杨师傅来玩的“成人游戏”…

「嗯嗯…」,这次是第5次了吧!亲着嘴的同时,我伸手探进了黑色短袖上衣里,把玩起了阿霞胸前的一对、略带下垂的小c奶;至于被阿霞脱下的红色热裤和白色内裤,则被我挂在了小便斗上头的送水铁管上…

「现在…妳…该叫我什么啊?」、「啊…阿霞要叫你…小○哥哥…小○老公…啊啊啊…嗯…」、「嗯…乖!记得…不可以叫出来喔!不可以吵到正在厨房忙的杨师傅喔!要不然…他会看到什么啊?」,或许这次这样的玩法太刺激了!只见才在肉穴外围爱抚了几下,阿霞的肉穴里、就流出了带着肉骚味的湿润水感来…

「他啊!他…呶呶…老杨他…会看到他老婆阿霞…呶…正在给客人做更深入的服务…」、「呵,怎样的服务啊?」、「啊…讨厌,好坏喔!你…还真的…明知故问呢!」、「快说啦!阿霞姐…妳最乖了…」,呵,今天这次…外头还有柯姐她们几个女人正在等呢!算一下吃完水果和把饮料喝完的时间,至少还有个十几分钟时间,可以不用担心她们会进来找人吧!

那么,只有十几分钟的话,就只好叫阿霞趴靠在小便斗上,好让我弯腰从后头直接给她的肉穴、尝尝她喜欢的用足全力的肉棒连续抽插吧!

「呶呶…啊…知道了…我说、我说、阿霞姐…再从头说一次…」,呵,这种满溢着肉骚味的淫荡肉穴,最适合用刚尿完尿的肮脏肉棒、帮杨师傅给她来个不间断的用力抽插了吧!

「老杨他…他会看到他最爱的老婆阿霞…嗯嗯…正在给客人老公干得爽快…还有…呶…等一下…还要给客人老公…免费招待…呶呶…招待阿霞的子宫…呶呶…给人家…嗯嗯…练习射精用呢…」,呵,只可惜阿霞没有吃药避孕的习惯,所以,每次都只能挑她安全期的时候、才能找她让我无套中出的这样玩;而我就当这样是小吃店的老板夫妇,慷慨地给熟客享用的一种特别招待的“小点心”吧!

呵!所以…我也才会挑阿霞她是安全期的今天,特地来到杨师傅的小吃店这里吃午饭的啊!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