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引狼入室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老婆在半推半就之下,被福强性爱指导,并顺利干入惠蓉阴道内射精后两个月,福强再次来电问候我。

  福强:「志仁,好久不见,最近幸福吗?我想明天去看看你,顺便『干干』嫂子,好吗?」

  我说:「你发音标准一点好吗,看看嫂子可以,要干干嫂子可不行!」

  隔晚听说福强要来,老婆刻意穿着较清凉性感,似乎想诱惑福强和她重温旧梦,她穿着一件低胸上衣和迷你短裙,里面是粉红色胸罩和内裤。满心期待地在厨房清洗碗筷。

  不久福强也大摇大摆地登门入室,看他身材依旧魁梧健壮,满面春风。

  我说:「福强,看你满面春风,最近又有哪一家欠干的妇女被你搞过,快从实招来!」

  福强:「你可别告诉你姊夫,就是你大姊小贞啊,由于她老公时常出差,害她水鸡淫痒欠干,才打电话来交友中心,一问之下才知她是你大姊,知道我是你同学,起初还不和我上床呢!」

  我心想难怪前星期大姊还问我福强的事,我还说福强对于女人有一套,曾亲身指导我老婆作爱姿势。

  我说:「那最后你有没有上了她?」

  福强:「她说她有问过你,知道你老婆水鸡被我干得多爽,再加上我用力搂住她,爱抚她的胸部和私处,她的三角裤马上就湿了一大片,接着再叫她含我鸡巴,等我烂鸟给她吸硬,再把她干得水鸡爽歪歪,一会叫哥哥,一会叫老公,真是个欠干的荡妇。」

  我问:「那你有没有射精进去她水鸡?」

  福强悄悄地说:「你大姊说那天是排卵期,怕被我干得受精怀孕,叫我射在她脸上,我说服她享受一下子宫被我射精的爽头,不用怕怀孕,又说我血型和她老公一样,她老公可以做现成的爸爸,她才爱抚我的睾丸,害羞地双腿勾住我下体,让我帮她老公下种。为了怕精液流出,我们还搂着睡觉,我的懒教顶住她的子宫一整晚呢!哈……」

  听福强说出大姊被她奸淫的风流事,害我真是无地自容,但下体却意外地膨胀起来,只好转个话题。

  我说:「那你今天来的目的……」

  福强马上色眯眯地说:「经过我亲身指导你们夫妻作爱,嫂子有没有怀孕?最近有没有夜夜春宵,干得嫂子爽歪歪!?」

  我说:「经过你亲身和惠蓉性爱指导后,她对我好像性致不高,可能我技巧不如你,下面那根也没有你长,不像你常常在干女人。那天她的水鸡好像被你干得又深又爽,知道你要来,还特地穿迷你裙,真是气死人!」

  福强得意地说:「你老婆的身材性感,两个大奶子摸起来真爽,还有那个又小又紧的水鸡真是个『宝穴』,每次干入她子宫口,她的水鸡肉就夹得我烂鸟好紧,再抽出来她的水鸡就出汁了。真是个欠人干的水鸡,哈……」

  我说:「福强,你别挖苦我了,这件事你可千万别再说出去了,否则我会颜面扫地的。」

  福强:「放心啦,老同学了,只要嫂子性欲不满,空虚欠干时,你就让我来帮你尽一尽房事的义务,我就不说了。」

  想不到福强食髓知味,想以老婆和他不可告人之事来要挟我,让他可以随时随地奸淫惠蓉,真令我充满难堪与无力感。

  福强又说:「嫂子在哪里,我去帮她验孕,顺便问她最近有没有空虚寂寞,需要牛郎抱一抱她?」

  我支吾地说:「她在厨房洗碗,等一下就出来了……」

  福强:「不对不对,你老婆看到我来了,她的淫水就流出来了,哈……」

  此时福强已走向厨房,见到性感的娇妻便说:「嫂子,妳在洗碗啊?我来帮妳洗。」

  「你来了啊?你这小冤家。」

  惠蓉看到这体格健壮、肌肉结实的淫棍福强,不禁害羞得脸红起来,回想起那一夜他高超的床技,弄得她欲仙欲死、高潮不断,不禁低头回味,内心又羞又爽。

  此时福强已经站在她背后,双手慢慢搂住她的蜂腰:「小宝贝,我来帮妳洗碗……」

  「讨厌,搂住人家的腰,怎么洗啊?……别这样……志仁会看到……」

  「放心,我跟他说要来帮妳复习一下性爱指导,顺便看看妳胸部有没有更丰满、小鸡鸡有没有欠男人干啊?」

  此时福强两只毛手已渐渐往老婆的胸部移动,并开始在她丰满的胸部爱抚。

  「妳的奶子又变大了,让哥哥摸个爽。」

  惠蓉只是本能地无力抵抗着,扭动的丰臀正好磨擦着福强渐渐勃起的裤裆。

  「不要这样,人家是有老公的,不要……」

  福强也从背后搂住惠蓉,并在她耳畔悄声说:「嫂子,别害羞,那天在妳老公面前被我强奸,是不是很爽啊?妳老公是没法干得妳水鸡又深又爽的,让哥哥好好补偿他亏欠妳的房事,好不好啊?」

  由于福强力气大又擅于挑逗女性,加上我也有把柄在他手上,不得已只好任由老婆「假仙」地求救,安静地在一旁观战。

  「志仁,福强哥好讨厌……快来救我……不要……不要摸人家的胸部……你好坏哦……」

  福强已撩起老婆清凉的上衣,露出她胀满的粉红色胸罩,他不禁咽了口口水说:「真是丰满的乳房,知道我要来,还穿这么性感的胸罩来勾引我,害我老二又站来了,嫂子,妳真骚啊……」

  老婆像是做错事地看我一眼,又听到福强似看透她心事地调情,不禁晕红低头,不知该抗拒这色狼的骚扰,还是配合他的挑逗卖弄风骚。

  此时福强已色急地脱去上衣和长裤,全身只着一件子弹型内裤,并学着健美选手展示他健壮结实的手肌和胸肌。

  「嫂子,我的体格不输给健美选手吧,妳满不满意啊?」

  老婆偷看一眼福强那结实壮硕的胸肌,还有下面鼓起胀大的内裤,不禁害羞脸红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福强见老婆已春情荡漾地双手紧遮住自己的三角地带,知道这只母猪已在发情了,他这只猪哥今晚可以用力地和她配种了,于是他见机不可失马上用力剥下老婆的上衣和迷你裙。

  「不要……不要脱人家的裙子啦……讨厌……人家全身只剩下胸罩和三角裤了……老公……快救我!」

  「别喊了,妳看我下面好胀,都是妳这性感的身材害我老二硬起来,今天妳的水鸡要让我老二干得够爽,才能放过妳!」

  此时福强已把老婆抱起走向客厅,老婆只是轻拍他胸膛抵抗。

  「嫂子,我再帮妳复习一次性爱指导,好不好?」

  「羞死人了,又要在老公面前教人家做那种事……讨厌!」

  福强抱着光溜的老婆对我说:「志仁,你老婆身材还是一样苗条性感,胸部又更丰满,可能上次我按摩她胸部够爽又让我射精滋润她的子宫,才会这样吧!哈……今天我再教她一些新招式,你不介意吧?。」

  我受迫于把柄在他手上,只好支支吾吾地说:

  「你……又……学到……什么……新的……交配……姿势……再亲身……和我……老婆……示范一次好了……最近我较忙没空尽房事义务,她可能较空虚寂寞,你就尽量满足她吧!」

  惠蓉想不到我会如此说,但却正中她「下怀」地羞红了脸:「讨厌!又要被福强哥性爱指导……羞死人家了……」

  此时福强已把惠蓉放下,两人只着内衣裤,面对面搂着,慢慢跳着拥舞。

  「小宝贝,我们来跳一段黏巴达热热身,尽量用妳的身体紧紧贴住我,用妳的胸部按摩我的胸膛,用妳的阴部磨擦我的鸡巴……」

  惠蓉在他「指导」下,也慢慢地抛开女性的矜持,双手轻轻搭在福强宽大的肩膀,低下头依偎在他健壮黝黑的胸膛。福强则看着老婆雪白细致的肌肤,性感账满的胸罩紧贴胸膛还有她下体夹紧的小三角裤,伸出舌头沾湿嘴唇,再咽了一下口水,露出他垂涎老婆性感肉体已久的面目。

  福强的双手已用力搂住老婆的细腰,让自己鼓胀高凸的肉棒可以隔裤开火,轻重有序地磨擦惠蓉湿润的阴部。

  「我的老二磨得妳下面痒不痒啊?如果妳的小穴会痒要说出来,老二已经硬起来了,随时可以插进妳的小穴帮妳止痒……」

  「讨厌!老说一些不正经的,害得人家内裤又湿了……老公在看我们跳舞,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搂住人家就好……啊……你的手好坏哦……抱得人家屁屁好紧……啊……你的东西好坏……磨得人家小穴……好用力……好酥……好麻……好痒……」

  此时福强索性用力扯下老婆的胸罩,让她一对坚挺的乳峰,紧密地压在他结实健壮的胸膛。

  「妳的大奶子压得我胸部好爽,再来再来!」

  老婆只得害羞地用她丰满的乳峰,来回按摩福强黝黑壮硕的胸肌,福强也紧紧搂住她的背部只见老婆两个大奶子都快被他压得变形了。

  福强忍不住伸出毛手,用力抓住老婆的乳峰,开始技巧性地爱抚她的乳房,有时粗暴地搓揉乳峰,让她幻想被色狼强暴的快感,有时轻抠她因亢奋而硬起的乳头,也让她享受被牛郎纯熟技巧挑逗的舒爽,只好闭目沉醉地叫春:

  「啊……福强哥……你的手……好厉害……摸得人家的……乳房……好舒服哦……啊……不要摸人家的乳头……它又被你摸的站起来了……讨厌……」

  福强看着老婆的乳头因亢奋而凸起,也咽了口水想要吸吮她的乳头。

  「志仁,你老婆没有让小孩吸奶,难怪乳房没变形,乳头还是粉红色的,以后她的奶就只让我吸我就天天有新鲜的人奶可吸了,哈……」

  惠蓉听福强说要天天吸她的奶,不禁燃起母性光辉地抱着他的头,让他用力吸吮乳晕和乳头。

  我只好答着腔:「惠蓉她怕哺乳后,乳房会变形,所以不让小孩吸她奶,如果她愿意,你再天天来按摩她的乳房,顺便吸吮她的奶汁……」说完才惊觉刚才为何说出那样的话,但下体却罪恶地勃起!

  「啧啧」地吸吮着老婆的乳汁,也令她闭目沉醉不已:「福强,你这个坏孩子,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啊……人家的奶汁快被你吸光了」

  「嫂子,妳的奶汁真好喝,等我吸光妳的奶,让妳老公没得吸。」

  「讨厌,志仁才没吸过人家的奶呢,你喜欢吸,以后再来找人家吸嘛,真是羞死人……」

  吸吮过老婆的乳汁后,福强「啵」一声放开口中的乳峰:「嫂子,奶子被我吸得爽不爽?现在也让我的大烂鸟爽一下。」

  福强已牵着老婆的手,爱抚他勃起高凸的内裤。

  「我的老二有没有变大,是不是比上次干妳时更粗更长?妳喜不喜欢啊?」

  惠蓉轻轻一摸,内心真是又羞又爽:「讨厌,你的东西比以前更坏,人家好讨厌它!」

  福强也伸手爱抚着老婆的内裤,技巧地搓弄她的阴蒂,也搓得老婆内裤淫液泛滥,沾满福强的手指,粉红色内裤也湿得半透明,隐约可见她私处的阴毛。

  「志仁,你老婆的内裤都湿了,看到她的水鸡毛了,你老婆的阴毛又长、又多,你要是不常干她,就要常常找牛郎来干爽她欠干的水鸡,要免费的我可以介绍专门强暴妇女的强奸犯来你家,保证天天干得她水鸡爽歪歪。」

  听完福强说要介绍强奸犯来我家,以便当我力不从心时,可以天天和老婆交媾,让她享受被强奸的快感,真令我气炸,但下体又不争气地勃起,只好答腔:

  「嗯,如果我不行时,你再叫村里那个单身的建筑工『润叔』来陪惠蓉睡好了。」

  惠蓉听见我如果无法满足她,要让那个专偷女性内裤,还常强暴妇女的色狼——润叔来家里天天强奸她,内心又期待又不好意思说:

  「志仁,那个润叔好坏哦!在公车上都会偷摸人家胸部,还用他下面的大鸡巴磨擦人家的小鸡鸡,每次害人家被他摸得又舒服又不敢叫出来……」

  福强似乎看穿老婆喜欢被润叔强暴似地娇嗔,改天说不定能当皮条客,牵润叔这只大猪哥来和惠蓉这只发情的猪母打种,顺便发笔小财地淫笑着:

  「放心,嫂子,如果以后志仁干得妳不够爽,我再叫润叔来妳家,和妳们夫妻一起睡好不好?」

  老婆似被福强看穿心事地娇羞不已,不禁嗔道:

  「讨厌,那白天志仁不在家,人家会受不了润叔那么粗壮的体格……」

  老婆毕竟是女人,说到被强暴处仍然羞得接不下去……

  听完福强与老婆的打情骂俏后,福强已伸手进入老婆湿透的三角裤内,开始技巧地搓弄她的大阴唇,接着摸上它敏感的阴蒂,令惠蓉被搓得娇喘不已,双腿似在帮小鸡求饶地抖动。

  福强得意地说:「小骚货,妳的内裤都是水鸡汤了,我来摸看看妳小鸡是不是欠干流汁了?真的!志仁,你老婆一见到我,水鸡马上流汤了,今晚一定要让我大肉棒直捣她穴心才会舒爽!」

  说完福强也用力脱下老婆沾满淫汁的性感内裤,看了上面的「战果」,得意地丢给我:

  「志仁,这件沾满骚水的内裤先借你打枪吧,明天让我拿去送给润叔,就当作你老婆要请他强奸的定情之物吧,哈……」

  我一时气得说不出话,竟要拿惠蓉沾满淫液的内裤去诱惑润叔,真怕润叔兽性大发趁我不在时来引诱老婆和他交媾,但又不敢拂逆福强,便没好气地说:

  「好啦!福强,算你性爱技巧高明,我老婆欠干的水鸡受不了你的诱惑,才会流出水鸡汤。至于她的内裤,随便她要送给谁,但请不要送给常常强奸妇女的淫棍--润叔,我怕有天他会来家里强暴惠蓉。」

  听了我的求情,福强不放弃地说:

  「要送给谁,以后再问惠蓉,说不定她很喜欢被润叔在公车摸水鸡,很想在甘蔗园被他强奸也说不定,是不是啊?小宝贝。」

  惠蓉只得娇羞了脸地不敢说:

  「讨厌,人家沾满淫水的内裤,就送给润叔欣赏好了。福强哥,你叫他不要看了受不了,在甘蔗园强奸人家……羞死人了……」

  福强似乎知道老婆想吃又不敢说的心思,便在她耳边悄声说:

  「那我叫他不要在甘蔗园强奸妳,要在白天老公不在时,偷偷进来强暴妳,哈……」

  「讨厌,你又笑人家。」老婆娇媚地轻捶着福强黝黑的胸膛。

  把老婆内裤脱下后,惠蓉已全身光溜溜地一丝不挂,雪白细致的肉体让福强抱起,并放在我旁边的沙发上。

  「志仁,在你旁边干嫂子水鸡,你可以看得更清楚,她的小水鸡被我大烂鸟干爆的特写,让你看一场免费的春宫秀,女主角就是你欠人干的老婆,哈……」

  惠蓉光溜溜地被放在我旁边后,只好羞得双手掩住涨红的脸,不敢看我地嗔道:「讨厌,福强,你好坏哦!人家会羞死了。」

  「志仁,今晚我会干得你老婆羞死又爽死,哈……」

  福强已搂住惠蓉,毛手仍用力抽弄她双腿夹紧中间的嫩穴,她发情的淫水也不断从阴道渗出,还顺着福强黝黑的手指流下,沾满福强的手掌。

  「这样戳妳水鸡洞,爽不爽啊?快说,欠干的婊子!」

  「啊……这下太用力了……啊……这下好深……啊……我说我说嘛……好哥哥……人家的小穴……被你插得好酥麻……好……爽……」

  「后面那句『好爽』太小声了,再说妳水鸡欠牛郎干,肉穴欠色狼操,妳想在甘蔗园被润叔干破水鸡。」

  当时我想,端庄的老婆怎么敢说最后一句时,福强毫不放松地用力戳弄她的阴道肉壁,大拇指也技巧地揉捏她勃起的阴蒂,不怕她不说地对我淫笑,彷佛要我看自己淫荡娇妻的好戏。

  「啊……强哥哥……别再插进去……人家小穴好痒……啊……别揉人家的阴蒂……人家会受不了……啊……快饶了妹妹妹流汤的水鸡鸡……我说我说……人家的水鸡欠……牛郎干……人家的肉穴欠……色狼操………人家想……」惠蓉已羞得不敢说出最后一句自己的心声。

  福强更性虐待地揉捏她的阴蒂,也更加快速度抽插她淫痒不已的肉洞:「快说出最后一句妳的心声让志仁听啊,不然我就弄得妳水鸡痒死,哈……」

  最后惠蓉因受不了福强揉弄阴蒂,水鸡内无比的淫痒,只得害羞地说:

  「啊……别再揉人家的阴蒂了……我说我说……志仁……人家好想和润叔上床……人家好想在甘蔗园被润叔强奸……羞死人家了……福强,妳真坏!」

  福强以胜利者的口吻说:「志仁。你听到了吧,你老婆很想被润叔强奸,改天你再带她到甘蔗园去让润叔干破她水鸡,哈……」

  我想不到端庄的老婆会说出想被大色魔润叔强奸的话,也许她是被性欲冲昏了头乱说的,我心里如此自我安慰着。只好泄气地说:「福强,我知道了……如果白天我不在时,你再叫润叔来陪惠蓉睡觉好了。」

  老婆内心又羞又喜,只含蓄地说:

  「谢谢你!老公,人家顶多让润叔抱抱,最多让他亲亲嘴……爱抚酥胸和水鸡……如果他口渴,再让他吸人家的奶汁而已……如果他的老二勃起……想干人家水鸡时,我再帮他吹喇叭,喝他的精液。决不会让他干进人家水鸡底射精,害人家被他强奸得受精怀孕的。」

  想不到我的一句话,套出老婆淫荡的心声,只怪自己太少给她「性」福了。

  经过老婆羞惭地说出淫言秽语后,福强才饶了她,慢慢从她夹紧的肉穴内拔出自己沾满淫液的手指,上面还滴着老婆发情的淫水。

  「你老婆的水鸡汤还真多,真是欠人干的婊子,快舔干它,顺便帮我的老二吸硬,才能干爽你淫痒的肉穴。」

  惠蓉也乖乖地舔干福强手指上的骚水,并害羞地慢慢脱下福强紧绷的子弹型内裤,在她眼前露出一根青筋暴露、又黑又长的大鸡巴,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长,还一跳一跳地似在雀跃,即将被老婆的樱桃小口吸吮。

  惠蓉看了一眼福强又粗又长的黑色巨炮,内心又羞又爽。

  「我这根鸡巴够不够长?有没有比妳老公的还粗还长?」

  「你的东西比人家老公还可怕,还坏一百倍,才会干了那么多独守空闺的水鸡!」

  福强听了老婆恭维似的贬损,反而更淫性大发:「那我的鸡巴今天就来干爽妳这独守空闺的水鸡。」

  惠蓉由于女性的矜持,起初不敢去吸这雄壮威武的恩物,最后福强已主动把鸡巴凑到她嘴边,她才害羞地张开小口含住大龟头,开始用舌头舔弄福强的龟头冠,然后整根含住他粗长的鸡巴,不时发出「酥酥」的吸吮声,两眼含情哀怨地看着福强,玉手也经福强的导引,温柔地爱抚着福强的两个大睾丸。

  「哦……真爽……你老婆还真会吹喇叭,比妓女还会含鸡巴,润叔要是让妳含鸡巴,一定会爽死!」

  可恶的福强,被老婆高超的吸吮技巧,吸得他鸡巴坚硬挺拔,还把老婆比作人尽可夫的妓女真是气死人!

  最后福强嫌她吞吐鸡巴速度慢,索性抱着她的头,让大鸡巴用力在老婆的嘴巴内抽送。

  「哦……好爽……妳的小嘴含着我的大鸡巴,爽不爽?」

  福强看着老婆的樱桃小口,被塞入自己粗长的大鸡巴,也更加卖力地用大阴茎抽干老婆的樱唇。由于他鸡巴太长,几次的长抽深插也干入老婆的喉咙,让她无口求饶,只有当鸡巴干得太深入喉咙时,才发出欲呕吐的声音求饶。

  「志仁,妳老婆被我干嘴巴也怀孕,现在想吐呢,哈……」

  我怕福强玩得过火,又看着老婆的小口几乎要被撑破,也向福强求情:

  「福强,你的鸡巴太粗,快把惠蓉的小口撑破了,你的懒教太长,快干到她喉咙,害她想吐了。」

  「不会的,你老婆吹箫的技术很好的,舌头舔得我龟头好爽……对……用力吸……好爽……手不要停,继续爱抚我的大卵葩,才能射出又浓又热的精液,才能干入妳的水鸡底,让妳被我干得大肚子,哈……」

  我看着福强的大睾丸随着老婆温柔地抚弄,也渐渐膨胀饱满起来,心想如果今天是惠蓉的排卵期,他的大睾丸制造的浓热精子,一定会让老婆受精的,希望今天是安全期。

  「福强,你的卵葩真大,射出的精液不少吧?」我问着福强。

  「当然,是我让你大姊看过我的大卵葩,射出的精液又浓又多,如果让我干入她子宫口灌浆,她的水鸡会爽歪歪。而且我的精虫又比你姊夫多好几千万只,保证干得她一次生双胞胎,她才害羞暗爽地被我打种,为了怕我精子流出,两腿还紧紧勾住我一晚不放呢!志仁,如果你妈妈还想偷生一个,就让我来干你妈欠男人干的水鸡。」

  听福强似要干尽我家妇女的话,真是气人,但下体却罪恶地勃起。父母的结合是老夫少妻配,加上父亲糖尿病因素,已十多年妈妈每晚都是展转难眠,独守空闺,水鸡鸡好久没有吃过男人的鸡巴,难怪有天晚上还看她用小黄瓜自慰!

  只好回答福强:「如果我妈想偷生一个,看过你的大卵葩,还有你比我爸还粗长的肉棒,她应该会让你去和她交配。加上老爸糖尿病,她的水鸡应该很渴望你的大鸡巴可以每晚干得她爽歪歪的。不过她是传统保守的女性,不能让我爸知道。」

  福强也想尝一下性饥渴中年妇女的骚劲:「放心,我会趁你爸不在时,偷偷进去你妈的房间,狠狠地强奸她,干烂她欠男人操的骚穴,顺便把她这只发情的母猪打种,保证你妈每晚都想被我干得爽歪歪。到时,你再帮我牵猪哥去打你妈这只欠干的猪母,哈……」

  事后想起那段请福强来与母亲交配的话,内心自责为何说出那样的话呢,是因为受迫于福强的淫威,不得已要助其淫兴;还是潜意识里想让母亲性解放的由衷之言呢?也许两者皆有吧!

  最后福强的阴茎在老婆吸舔下,又听到我说以后他可以时常去干我妈的助兴下,大鸡巴似乎在雀跃以后又有新的水鸡可干而坚挺暴胀起来,已忍不住要钻进老婆的水鸡洞,才从老婆的小口中拔出大肉棒,我担心的福强的好戏刚要进入高潮。

  「小荡妇,我要干妳了,爽不爽?志仁,快来帮我把鸡巴插入你老婆欠干的水鸡内,否则她会出去找润叔奸她的。」

  我怎么也想不到福强竟要我亲手握住他的鸡巴,导引它插入老婆的肉穴,一时愣住着。

  「福强哥,你真坏死了,要人家老公帮你把阴经茎插入人家洞洞……」说完老婆已羞红了脸。

  福强见我犹豫不决,就下最后通牒:「你不照做,我可要把你老婆和我通奸的事……哼……」

  我明白福强的意思,在他紧箍咒的淫威下,我只得惭愧走向两人交合处,内心似在自责地冀望惠蓉的原谅。只见惠蓉脸红地不敢看我,她下体淫水荡漾的洞口,正摆着福强暴胀的大龟头。

  「你先用我的龟头磨爽她的阴蒂,等她水鸡痒得受不了时,再让她求你塞进去。」

  我只好颤抖着手,一手拨开老婆的大阴唇,一手握住福强的大龟头,让福强的龟头冠磨擦着惠蓉敏感的阴蒂,只见老婆受不了水鸡内淫痒开始求饶:

  「啊……志仁……别再揉人家那里了……好痒……人家里面好痒……快塞进大龟头帮人家止痒……」

  对着惠蓉的求饶,福强仍不放她好过:

  「志仁,再用力磨擦她阴蒂,让她水流多一点,我干起来较顺,让她水鸡越痒越好,她就更想被牛郎干,更想被润叔强奸。」

  「啊……志仁……别再揉人家阴蒂……他的龟头好粗好大,人家的小阴蒂快痒死了……」

  「嫂子,快说妳的水鸡欠我干、欠牛郎插、欠润叔操,我再干妳。」福强又威胁惠蓉说出淫秽之词。

  「啊……人家里面快痒死了……求求你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帮人家小鸡鸡止痒……啊……受不了了……我说我说……志仁……人家的水鸡欠福强干……人家的小穴欠牛郎插……人家的洞洞欠润叔操。」

  听完老婆的求饶与淫词,已令福强龙茎大悦,便命我将他的龙鞭塞入她的小蛇洞:

  「快帮我把龙鞭塞入妳老婆的蛇洞内,她的水鸡『哈』我这支已经『哈』很久了……」

  我只好颤抖地握住福强又粗又烫的大龟头,「滋」一声塞入老婆又小又紧的水鸡洞。

  「……哦……好紧的水鸡……欠干的水鸡……夹得我烂鸟好爽……志仁谢谢你……你老婆更要感谢你赏给她我这根大鸡巴。哈……」

  「小宝贝,妳老公帮我把鸡巴干入妳水鸡,妳爽不爽啊?」

  「讨厌,叫人家老公帮我们交配,真是羞死人了。」

  看着老婆水鸡洞口被大龟头狠狠塞入的特写镜头,以及她被福强抽插着肉穴时,那又害羞又沉醉的骚样,连我老二也罪恶地勃起。

  「嫂子,妳看妳老公!看到妳被我干得这么爽,他那没用的小老二也在吃醋的勃起。哈……闪去旁边打手枪吧,别在这里妨碍我和嫂子相干!」

  我只好识趣地一边看着福强「啪啪」地抽干老婆肉穴,一边拿着她性感的内裤自慰。

  「小骚货,我的老二比妳老公的如何啊?快说出来,气死志仁。」

  「讨厌,又问人家这种问题……啊……你的大龟头好粗好大,每一下都撞到人家的痒处,啊……这下好重……好深……强哥哥……你的鸡巴比志仁的还粗还长,老公干不到的水鸡底都给你的坏棒棒干到了,人家水鸡内的淫痒都给你大龟头插爽了……啊……这下好深……好舒服……」

  「志仁,干过这么多妇女的水鸡,还是你老婆的水鸡夹得我鸡巴最紧,不像我老婆的被我每天干,已经松垮垮了。」

  「惠蓉因剖腹生产,加上我阴茎较细小,所以水鸡还夹得很紧,何况你的鸡巴比我粗长,你要温柔一点慢慢插她,不要把她的水鸡干破了。」

  「放心,她的水鸡很耐干的,除非让我住你家一个月,不管白天晚上都干她才会松。对了,你妈的水鸡洞不知紧不紧?我真想明天去干你妈欠干的水鸡。」

  福强一边干着我老婆,一边还想明天去干我妈,真是得陇望蜀。

  「我妈的水鸡已经十多年没被男人干了,虽然四十多岁,身材还不错,我知道她有在用『新欢缩得妙』保持她水鸡的弹性,平时也去菲梦思塑身美容,万一介绍你们认识,真怕你的鸡巴马上硬起来,当场……强迫我妈和你相干。」

  福强听我说老妈四十多岁风韵犹存,还用缩阴药膏保持阴道紧缩性,也咽了口水垂涎不已。

  「放心,你只要介绍我给你妈认识就好,如何把她拐上床和我交配,就让你妈决定,我不会用强的。」

  看到福强似有九成把握地淫笑着,我不禁替水鸡长久欠人干的老妈担心。

  「福强哥,你好色啊,一边干人家小鸡一边还想干我婆婆,人家会吃醋。」惠蓉似吃醋地娇嗔。

  「放心,到时候一、三、五干妳,二、四、六干妳婆婆,星期天妳们躺在一起让我轮流干,哈……」

  想不到福强想一箭双「鸡」,坐享齐人之福,真是气人。

  经过老婆吃醋地娇嗔,福强又继续埋头苦干着惠蓉,啪啪地用力将那根又粗又黑的大鸡巴,轻重有序地塞入老婆紧密的嫩穴内抽送,不时传来两人性器紧密交合的「滋滋」声、老婆水鸡肉被抽爽而溢出的淫水声、沙发随着福强用力深干惠蓉而激烈震动的「咿哇」声、还有二条黑白肉虫紧密纠缠的打情骂俏、福强边干她边叫的三字经、还有我性感娇妻被这牛郎奸爽发出的叫床声。真是「干声水声叫床声,声声入耳」,让人彷佛置身a片现场,开始怀疑这个和牛郎亲密交配的,是我端庄保守的爱妻吗?还是喜欢红杏出墙的荡妇?

  把老婆放在沙发上正面干穴后,福强叫老婆紧紧搂住他,自己抱起惠蓉掉换位置,换成他坐在沙发上,坐享老婆在他下体驰骋,又省力又可把玩老婆丰满的酥胸,惠蓉则害羞地扭动细腰与丰臀,好让自己水鸡内的每个痒处都给大龟头戳爽。福强则空出双手,一手一个用力抓起老婆上下晃动的乳房,有时温柔地搓揉乳峰,有时暴力地挤弄乳房,有时技巧地揉捏她挺耸的乳头,忍不住把嘴巴凑上惠蓉坚挺的乳峰,开始吸吮她的乳晕和乳头,两手再用力搂紧惠蓉的丰臀,让她紧密的小鸡洞,来回吞吐着黑色大热狗。

  「嫂子,妳的乳房真丰满,小孩子没喝母奶吗?」

  「小孩请人带,喂他吸母乳不方便。」

  「幸好没喂小孩母奶,不然我就玩不到妳这对坚挺的奶子了。志仁平时没在吸妳奶吗?」

  「他平时很少摸人家乳房,那像你这坏牛郎,有时快把人家奶子挤破,有时还把人家的乳汁吸出来,你好坏哦……」

  「听说隔壁的昆博家都不用买牛奶,想喝奶就叫妳过去,解开胸罩,让他吸妳新鲜的人奶,他有没有顺便喂妳水鸡喝豆浆?」

  老婆怕福强将白天我不在时,她去让昆博吸吮奶汁,顺便和昆博通奸的事抖出,不禁羞得无地自容,连忙解释:

  「志仁,别听他胡说,昆博这个大流氓,只有一次看到我穿紧身t恤,夸我乳房很丰满,很想吸人家的乳汁,还问人家志仁常不常干我,如果人家水鸡空虚欠干,他很想帮志仁来干爽人家欠干的水鸡,如果志仁精虫少,他这只大猪哥可以把我这只发春的猪母打种……但人家一听就好害羞地骂他『讨厌,大色狼』后赶紧跑回家,才没有去喂她吸奶,更没有去和他相干……」

  听完老婆的解释我才放下心,虽然她的表情不是很自然。

  「不管昆博有没有吸妳的奶子,如果要吸,那就我吸妳左乳,他吸右乳;如果志仁精虫少,我和昆博两只大猪哥可以同时干妳一个肉洞。志仁,你说好不好啊?……」

  我又遇上难题,真是难以启齿。

  「如果我精虫少,而惠蓉又想受精怀孕时,我再请你和昆博来和惠蓉交配好了。至于你们两只大鸡巴要同时插入惠蓉的小水鸡,如果她喜欢的话,那我没意见。」

  虽然我知道,上次昆博和永丰曾经同时将两支鸡巴塞入老婆的肉穴轮奸,几乎把她紧密的肉洞给干破,但她似乎被轮奸得很爽。

  「讨厌,人家的小水鸡怎么能同时塞入他们两个色狼的大鸡巴?羞死人……不说了。」老婆似乎又期待又怕受伤害地娇嗔着。

  听完老婆半慌张半心虚的解释后,福强仍然继续双手抱住她的美臀,让她紧密的小鸡来回吞吐他的大鸡巴,有时也性虐待地,用力拍打老婆圆润的美臀,惠蓉的两瓣臀肉也给他拍得霹啪响。

  「快扭腰,欠干的骚货,妳的水鸡还真紧,干死妳!」

  「福强哥,你好坏,一边干人家,还一边打人家的屁屁,人家的屁屁红起来了……」

  「好妹妹,快看下面妳的小穴,正在吃黑色大热狗,还边吃边流口水,真好看。」

  惠蓉听见福强取笑她,白皙紧密的嫩穴口,正来回吞吐他粗黑的大鸡巴,还不断从她的水鸡内抽出淫水,不禁偷看一下两人性器交合处,顿时粉颊晕红,不敢再看地,把头依偎在他健壮的胸膛上。

  「讨厌,你又笑人家的水鸡被你干得出汁,志仁,福强哥好坏呦,边干人家小鸡边笑人家,以后别让他来了……」老婆也似拒还迎地嗔道。

  「好,以后我不来……换妳到我家住上十天半月的,我每天找不同的牛郎来干妳欠男人操的水鸡,还有鸡巴特别粗特别长的黑人来干妳小穴,好不好?」

  老婆一听还有黑人牛郎,不禁小鹿乱撞:

  「讨厌!人家的小鸡怎么受得了黑人那么粗、那么长的大鸡巴……」老婆谈及黑人特大号的鸡巴时,已羞得接不下去。

  「志仁,看你老婆一听到黑人的大鸡巴就心里暗爽,我改天再带johnson来让嫂子开开洋荤。」

  「我常在a片看到那些黑人的身材壮硕,鸡巴又比东方人大一号,我怕惠蓉的小水鸡受不了黑人的大懒教。」我借词推托着,但下体却又再次充血。

  「嫂子,别理志仁了,找机会我再带妳去吃黑鬼的大香肠,哈……」

  惠蓉一听福强以后要带她去让黑鬼的大鸡巴奸干小水鸡,不禁羞红闭目,幻想那情境……

  「福强哥,人家会怕黑人的大鸡巴,不要啦……讨厌!」

  在沙发上和惠蓉交合后,福强也叫老婆双手搂住她的脖子,想抱起惠蓉边走边干她肉洞。

  「小宝贝,双手抱紧一点,我们来玩妳最喜欢被干的姿势。」

  老婆知道福强又要把她抱起来「逛大街」地边走边干,虽是女人家最难为情的姿势,但却令她粉颊涨红,内心暗爽,双手害羞地紧紧搂住福强的脖子,头儿低下不敢看福强。

  「讨厌,你又要抱人家起来……羞死人家了。」

  「志仁,我要抱你老婆起来逛街看风景了,她最喜欢被男人抱起来逛大街的了,哈……」

  只见福强肌肉发达的福强,轻而易举地抱起雪白苗条的老婆娇驱,开始在客厅里游走干穴,不时露出胜利者的淫笑,惠蓉只得羞惭地闭目享受被这健壮种牛肆意奸淫的快感。由于全身腾空,只好把自己细腻滑溜的雪白肉体紧紧贴住福强粗黑健壮的体格,修长白皙的玉腿让他紧紧抱起,下体的肉穴也被福强的鸡巴上下干着,有时福强也抱着她原地打转地交合,让她水鸡内每处淫肉都给福强干透了。

  「志仁,你看我的烂鸟会旋转,好像一只大螺丝,钻得妳老婆的小螺丝孔爽歪歪,哈……」

  「啊……你的技术越来越厉害……人家全身都给你这大色狼抱的紧紧的,人家的小洞洞又给你的大螺丝钻出水了……你的东西好粗好长……干得人家水鸡妹妹好酥……好麻……好爽……又不敢叫春……叫得太大声,怕老公听到,人家被你强奸,还叫得这么爽,讨厌。」

  「志仁,这叫做『被人强奸,还要喊爽』,对不对?」福强得寸进尺地说。

  我听见福强边强奸老婆,还要老婆喊爽以助其淫兴,只好无奈地说:

  「对啦,被人强奸,还要喊爽。惠蓉,如果被福强干得太爽,就叫出来比较舒服,我会当作没听见。」

  老婆见我纵容福强,正好给她尽情叫春的借口。

  「志仁,你真好,只怪福强哥太会驯服女人了,太会挑逗人家了,他讲的三字经让人家听得心里好羞好爽,他用力拍打人家屁屁,让人家又痛又爽。志仁,我爱你,但更爱福强哥抱着人家边走边干,更爱他比你粗、比你长的大鸡巴,我爱你的斯文,更爱他健壮如牛的体格,更爱他每次都干得水鸡比你深、比你爽,啊……好喜欢他比你大的龟头撞到人家的花心,更喜欢他的大懒教狠狠干入人家子宫射精的爽头……」

  听我善解「妻」意的话后,老婆似乎原形毕露地招供了。真令人为之气结,连我老二也怒气冲天。

  在客听抱着惠蓉游街干穴后,福强为了展现他种猪的超强体力,就想抱着惠蓉边爬楼梯边干她肉穴。

  「小骚货,我们来玩一招『步步高升』好不好?妳要抱我紧一点,掉下去我可不负责哦!」

  惠蓉还没尝过这种新招式,才羞怯地说:「这样你可要把人家搂紧一点,人家羞死了……」

  我也叮咛福强:「福强,你要用力搂紧我老婆的身体,惠蓉,妳也要紧紧抱住福强哦!」

  老婆见我关心地叮嘱他们紧密地交合,也羞着脸说:「老公,你能不能跟在后面,帮我们擦干楼梯上的水……」

  「楼梯上干干的,没水啊!」我纳闷答着。

  福强见老婆不敢明言,便说:「她不好意思说,叫你帮我们擦干,等一下我边干她肉穴,她被我干出来的水鸡汤……」

  我为了顾及两人交合的安全,只好拿着惠蓉的三角裤跟在后面,擦拭惠蓉被不断抽出的水鸡汤。

  只见体格壮硕的福强,双手抱起娇妻曲线玲珑的雪白身躯,用力将大鸡巴狠狠塞入那紧密收缩的小肉洞,老婆全身腾空被这体格强壮的牛郎抱起,只好紧紧搂住福强的脖子,害羞地微眯双眼,陶醉在被性爱高手尽情的奸淫快感中。当福强粗大的龟头,深深地撞击到她的水鸡底时,也令惠蓉高潮亢奋地叫床着:

  「啊……这下干得好深……啊……这下干到人家子宫了……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了……」

  「小荡妇,这样干妳爽不爽?你老公没有和妳玩过这招吧?我的鸡巴是不是干得比志仁还深啊?快说,欠干的查某!」

  「啊……人家老公才不会你这些折腾女人的招式,不像你这么坏,每次都说一些不正经的话来挑逗人家,害人家心里小鹿乱撞,还有用这种难为情的姿势和人家抱着相干,让人家好羞……」

  「嫂子,姿势歹,没关系,爽就好。每次被我挑逗的女人,都让我干得又羞又爽,像志仁大姊老公不行,马上被我这只大猪哥拐上床,干得她又羞又爽,我命她叫我老公,她还不是乖乖地叫福强哥……好老公?蓉妹妹,快叫我老公,不然不干妳哦!」

  想不到福强竟要惠蓉当我的面叫他老公,真是过份地不把我这正牌老公放在眼里。惠蓉也面对着眼前这心爱的牛郎「客兄」羞得难以启齿,更何况在我面前叫别的男人老公。

  也许福强这只强壮的猪哥把老婆这欠干着猪母干得太舒爽,老婆竟为了讨这心爱的奸夫欢心,羞红着脸靠在福强粗壮的胸膛,悄声说着:

  「福强老公,我爱你。羞死人家了……」

  福强听见惠蓉叫他老公,一时更加淂意忘形:

  「志仁,你老婆已经被我干得太爽,又叫我老公了,看来以后我也是她另一个床上的老公,以后我们三人睡同一张床,我要每天晚上都和你老婆一同洗鸳鸯浴,每天晚上都要和她相干,好不好?」

  我一时愣住,不知如何回答。

  「福强老公,你好坏哦,人家叫你老公,你就要每天和人家一起洗澡,还要每天干人家……」

  「你老公不说话,就是同意了。小老婆,我以后可以每天干妳小水鸡了,妳爽不爽?」

  「福强老公,人家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以后人家可以每天被你干得爽歪歪。人家好羞啊……」

  老婆似难掩以后要被福强每日奸淫的喜悦,娇羞地紧紧搂住福强。

  当福强抱着惠蓉边爬楼梯,边干老婆肉穴时,我也跟在后面,一边擦拭惠蓉被他抽出的淫水,一边看着福强的两个大睾丸,随着抽送肉穴而上下晃荡。当她们爬上三楼楼梯时,老婆兀自沉醉在福强的奸淫中,福强似有些疲累,便抱着惠蓉坐在楼梯上休息。

  福强:「小老婆,我干妳有点累了,换妳来干我吧!」

  惠蓉:「讨厌,哪有女人干男人的,人家只会用套的……」说完才想到我在后面,不禁羞红了脸。接着老婆在受不了福强大鸡巴的诱惑下,又再次上下主动套入大鸡巴。

  面露淫笑的福强则看着眼前这性感荡妇,扭腰摆臀地上下套入自己坚挺粗壮的阳物,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有时还会旋转地让大龟头干爽她水鸡内每一个痒处,看着老婆两个上下晃动的乳峰,福强忍不住一手一个,用力抓住把玩着。

  福强:「志仁,你老婆的腰还真会扭,她的水鸡每个角落都被我的大懒教干烂了,哈……」

  我也为老婆如此主动地卖弄风骚而汗颜着。

  惠蓉嗔道:「福强老公,讨厌,人家水鸡内有些痒处你都没干到,我只是让你的大龟头可以干到人家的水鸡底而已……你的坏东西有棱有角,人家水鸡内每个痒处都给你搔到了,啊……这下好深……啊……这下插到底了……」

  福强:「小宝贝,这样妳背着老公偷腥,志仁看不到妳被我奸爽的骚样,我想让志仁看清楚妳水鸡被我大鸡巴干爆的镜头,好不好?」

  此时福强为了刺激我,娇妻被他奸淫的胜利者心态,便让惠蓉转过身来面对我,两人成「比」字型坐着交媾,以便让我更清楚看见老婆肉穴被他大鸡巴塞入抽插的镜头。当惠蓉站起来时,那根奸了她许久的大鸡巴仍沾满着淫液,但已稍有软化。

  福强:「志仁,快帮我擦干你老婆欠干的水鸡汤,真是欠男人干的骚货,干她越久流越多,顺便帮我把懒教搓硬,才能喂饱你老婆这欠牛郎干,欠色狼操的骚穴。」

  福强又得寸进尺地叫我擦干他们交合的淫水,还要我亲手把他的阴茎弄硬,以便继续抽插惠蓉,真是可恶。

  惠蓉:「福强哥,你别为难志仁了,我来帮你搓硬好了。」惠蓉也帮我解围地伸手去抚弄福强的鸡巴。

  福强见我面有难色,便下通牒:「志仁,你要不照做,我明天马上把你老婆卖给我一票牛郎,让每天不一样的猛男连续轮奸她一个月。好不好啊?」

  我受迫于福强的淫威,只好慢慢握住他那又粗又长的鸡巴上下套弄,果真是硕大无朋的女性恩物,难怪时常独守空闺的大姊,还有平时端庄的老婆会受不了它的诱惑。

  福强:「志仁,你真是我的好友,还帮我搓硬烂鸟,好让我用力去强奸你老婆。为了报答你,我会多干惠蓉几百下,来补偿你欠她的房事……哈……」

  老婆见我难堪地搓弄她情夫的鸡巴,也娇嗔着:「福强哥,你好坏哦,还要人家老公帮你弄硬鸡巴来干人家……」

  此时福强的毛手也不安份地在老婆浓密的三角洲来回寻宝,似乎找到宝物地技巧性的捏揉:

  「志仁,你老婆的水鸡毛真多,快看她的阴蒂被我捏得多爽啊……哈……」

  惠蓉:「啊……强哥哥……别捏人家那里……好痒……好痒……人家里面好想……被你的大鸡巴插……」

  福强:「水鸡会痒是不是欠干啊?快说,欠干的婊子!」

  「好嘛,好嘛,人家说嘛!人家的水鸡欠你干,人家的小穴欠牛郎操,人家好想被你干烂水鸡鸡……」

  「快叫妳老公把我的大鸡巴塞入妳欠干的水鸡吧!」

  老婆由于阴蒂被挑逗得春心荡漾,不禁玉腿颤抖,淫水泛滥成灾。便轻声畏惧地说:

  「老公,请你快把福强的东西塞进人家的水鸡内,人家水鸡内好痒,好需要他的大鸡巴帮我止痒。」

  此时福强的阴茎已被我搓得再现雄风,我只好顺着妻意,将大龟头「滋」一声塞入她淫水四溢的阴道口。

  「啊……强哥哥……你的鸡巴又变粗……又变长了……快要把人家水鸡撑破了!」

  「我的烂鸟是志仁帮我搓大的,才能干爽妳这紧密的小水鸡,快用力套入我的鸡巴,包准妳被我干得爽死,妳老公也能一边看妳的水鸡洞被我大鸡巴干破的特写,一边打手枪。」

  我则看着惠蓉的下体,那个想收缩又被狠狠戳开的嫩穴,上下不停地套入福强的大阴茎,每当福强的鸡巴塞入时,几乎快把她的水鸡撑破,交合处连一点缝隙也没有,再抽出也露出她两瓣沾满淫水的大阴唇,只见老婆扭动细腰,摆动丰臀地配合福强的交媾,让自己久矿多时的肉穴,每个淫痒的角落都和大龟头紧密地结合与磨蹭,胸前两个晃动的乳峰,则给福强两手全包,技巧地捧起搓揉,我则看着眼前的春光自慰起来。

  「志仁,快看妳老婆两个大奶子被我摸得多爽啊!还有她的小水鸡被我大懒教干进干出的特写,她的水鸡还真紧,夹得我烂鸟好爽!」

  我看着两人性器交合处,忍不住说:「福强,你的烂鸟太粗太长,惠蓉的水鸡又小又紧,快被你干破水鸡了。」

  「志仁,我的大鸡巴最喜欢干她这又小又紧的水鸡,每次干进去就被她水鸡夹的好紧好爽。小骚货,喜不喜欢我的大鸡巴用力干破水鸡?」

  「讨厌,人家的小鸡最喜欢被你的大鸡巴用力撑开,人家只要你温柔地干破水鸡……」惠蓉羞着脸说。

  福强见我直盯着两人交合处,便命我舔弄两人性器交媾处:「志仁,你想看她的水鸡被我干爆的镜头就靠近一点,顺便舔一舔她的阴蒂,让她爽死。」

  我也慢慢地拨开惠蓉的阴蒂,开始吸舔起来,她的淫水也不断汨汨渗出。

  「志仁,顺便把我的睾丸摸一摸,等一下才能射出又浓又多的精液进入你老婆的子宫,让她享受被我干得受精的爽头。」

  我也用手抚弄着福强的睾丸,真是又胀大又饱满。

  「福强,你的烂弗还真大,射出的精液浓不浓?」

  「我的睾丸又粗又大,我向你大姊说我的烂弗大粒,射出的精液又浓又多,可以滋润她的子宫,也可以干得她水鸡受精怀孕,她才愿意让我干进她水鸡底去『人工受精』的,要不要我给嫂子人工受精啊?」

  听了福强的话,看看他的大睾丸,真怕大姊给他奸得受精怀孕。

  「我真怕大姊已经被你干得受精怀孕了,至于惠蓉,如果需要再请你介绍一个猛男来帮她人工受精。」

  惠蓉听着如果我不行,要介绍猛男来和她做「人工受精」,不禁又娇羞脸红起来。

  「嫂子,如果志仁不行,我再找色狼润叔来和妳人工受精,好不好?」

  「讨厌,润叔好色,好变态,而且他体格好粗壮,人家会受不了……」

  听着老婆似拒还迎的说词,难道她喜欢被润叔强奸吗?

  当着我面抱着惠蓉干穴后,福强再次抱起惠蓉的娇躯走下楼梯,进入我们主卧室内,由于上下楼梯,而且用力抽干老婆,福强体力稍有不济。

  「志仁,我抱你老婆干穴太累了,换你抱住嫂子来让我操她。」

  想不到福强有福自己享,有苦让我尝的想出此招。让我把心爱的娇妻抱起来分开双腿,让他又不费力又能享受奸淫惠蓉的快感。老婆为了福强保留体力,竟也胆怯地说:

  「老公,福强哥抱着人家上下楼梯,还有用力和人家相干很累的,你没事就帮忙抱起我一下,让福强哥可以更用力干人家吧……羞死人了……」

  想不到老婆为了心爱的「客兄」,竟也要求我帮他们交配。在福强软硬兼施下,也为了老婆的性福,不得已只好从后面慢慢抱起惠蓉双腿,面对着福强说:

  「福强,我已经把惠蓉抱起来了,你准备好就插进她水鸡吧!」

  「志仁,把你老婆的双腿分开,露出她欠男人干的骚穴,我才能干得她爽歪歪。对……对……再分开点……嫂子好像很喜欢被你抱起来让人强奸一样。是不是啊,嫂子?」

  「讨厌,你别笑人家被老公抱起来让你这坏牛郎交配,人家帮你保留体力,多干人家久一点,你还笑人家。快进来人家的洞洞啦,小色狼!」

  福强见我不甘地抱起老婆将阴户面对他,也激起他强暴妇女的兽欲,下体再次勃起充血,便用手握住大鸡巴,走向惠蓉两腿中间,先把大龟头顶在她的阴道口,磨蹭了一下她敏感的阴蒂说:

  「志仁,快看你老婆的小鸡又要吃我的大香蕉了,哈……干死妳这骚鸡!」

  刚说完,他的鸡巴「滋」一声又塞入老婆的嫩穴内抽送着。三人成夹心饼姿势,由我抱起惠蓉的下体来承受福强大鸡巴的撞击。由于福强干得太用力,我已被逼得靠在墙壁。

  「嫂子,这样干妳爽不爽?让老公抱起来被男人搞的滋味不错吧?」

  「讨厌,人家是第一次被老公抱起来让男人干穴,心里怪怪的,但是蛮刺激的……」

  「嫂子,喜欢的话,下次再叫志仁抱妳起来让润叔干你,我再找几个猛男来轮奸妳,好不好?」

  看着我气炸的脸,老婆才掩饰内心欣喜地说:「讨厌,就算人家想,志仁也不会同意的。」

  「放心,为了妳水鸡的性福,我会说服他抱妳起来,让润叔干爽妳,让猛男轮奸妳,让黑鬼又粗又长的鸡巴干进妳子宫人工受精,哈……」

  「讨厌,人家才不要被黑人干进水鸡内受精,小孩子又黑又丑的,虽然黑鬼的那根东西最长……」

  福强见惠蓉提及黑鬼那种又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娇羞模样,猜透她可能对黑人有性趣,便提议道:

  「志仁,你老婆似乎想和黑鬼『中西交流』一下哦,我认识一个黑鬼,叫做john,身材魁武,会点中文,要不要叫他来和嫂子熟识切搓一下啊?」

  惠蓉听了,不禁脸红不已地低下头。

  我反对着:「不行,黑鬼每个都又壮又高,我怕他会垂涎惠蓉的美色,然后就……」

  「放心吧志仁,john很绅士的,顶多让他看看嫂子苗条的身材就好。」

  说着,福强不等我同意便打电话给john:「john吗?你现在有没有空?」

  「福强啊,我是john,有什么好事吗?借钱别找我。」

  「我在朋友家和他老婆玩游戏,他老婆想和黑人交往看看,你要不要来啊?这马子身材很棒哦!」

  「oh,我最喜欢身材棒的女人。福强,我马上就过去,如果能让我干她水鸡,你欠的三千块就不用还。」

  福强听john说如果能让他干到惠蓉,欠的钱就不用还,内心一阵窃喜,嘴角冷笑着。

  福强告知黑人地址后,经过十分钟,楼下门铃响,应是黑鬼来了。我心中百不愿意,在福强威逼下不得已才下楼开门,让一个身高180、又黑又壮的黑人进来

  john:「你好,我叫john,是福强的朋友,他说这里有的身材好的女人想和黑人玩,是不是啊?」

  我没好气地说:「我叫志仁,是福强的同窗,平时我老婆和福强较熟,所以常和福强在房间玩游戏。我老婆说只有黑人的东西最长,他就叫你来了,我去叫她们下来不要玩了。」

  john知道楼上必有春光无限好,我才心虚不让他看到。

  「没关系,一回生,两回熟。以后我会多来『干干』嫂子,顺便陪她玩大人的游戏。」

  由于黑人发音不标准,我纠正他:「是『看看』嫂子,不是『干干』……」

  「oh,sorry!是干干嫂子,不是看看嫂子,对不对?我现在就上去『干干』嫂子了。」

  「不行,你不能上去,她们正在玩游戏……」

  「没关系,我想陪嫂子玩游戏。」

  在不听劝阻下,黑人已走上二楼主卧室,我只好上去静观其变。

  当黑人一打开房门,刚好看见身材姣好,丰胸肥臀兼细腰的惠蓉,正骑在福强身上套弄鸡巴。老婆看见黑人进来,才羞得停止上下套弄鸡巴,并随手拿起一条浴巾裹住娇躯,脸红嗔道:

  「福强,你好坏哦,还真得叫黑鬼来,羞死人家了!」

  黑人则看着老婆雪白细致的肌肤与苗条的躯线,用舌头舔湿嘴唇,咽了口水说:

  「原来太太喜欢和男人玩这种游戏,难怪志仁不让我上来。福强,就是这位太太想认识黑人吗?」

  「john,别听福强乱说。」老婆娇嗔。

  福强见时机成熟,该是他牵线让黑鬼强奸惠蓉的时候了。

  「志仁,嫂子看到黑人进来,已经在流口水了,等一下保证她爱死这黑鬼,哈……」

  福强见娇羞的老婆不敢看我,便知她芳心大乱,便用力脱下她身上的浴巾,露出她性感雪白的肌肤。她只好用双手遮住丰满的乳峰,但更增添几分遮遮掩掩的媚态,黑鬼也忍不住上前看清楚她胸前的玉乳。

  「福强,他好色哦,直盯着人家胸部看,你叫他别看啦!」

  「他叫john,妳告诉他。」福强答着。

  「john,你别一直看人家,人家会害羞的!」

  「太太,妳的乳房真丰满,皮肤又白又嫩,让我看一下吧!」

  此时由于黑鬼直夸着老婆乳房丰满、皮肤又白又嫩,也令她内心窃喜,小鹿乱撞,才慢慢解开她心防:

  「讨厌,你真是油腔滑调,都给福强教坏了!」惠蓉娇嗔。

  「福强说妳这马子很正点,水鸡又小又紧,我看到妳的性感身材,老二就硬起来了。我的老二特别粗长,一定可以干得妳水鸡妹妹爽死!」

  「讨厌,你又乱说,人家不理你了!」惠蓉故意撒骄着。

  但john以为老婆生气了,起初愣了一下,不知东方妇女保守矜持的打情骂爱情怀,才由福强点醒:

  「放心啦,john,惠蓉看到你来,水鸡汤就流出来了,可见她很想和黑鬼交配。」

  john才放心地慢慢用他黝黑的大手,不安份地开始爱抚惠蓉的玉体。先用手来回爱抚她的双腿及背部,接着用嘴唇温柔地舔着老婆的玉腿,再吸舔她光滑雪白的背部、粉颈与耳际。由于耳朵也是她的性感带,在john的吹舔耳垂下,老婆已有些春心荡漾,似要把持不住,慢慢接纳这黑人成为入幕之宾。

  「好讨厌哦,福强他又在舔人家耳朵了,啊……好痒……」

  此时john已忍不住把外衣裤脱掉,全身只着一件子弹型内裤,立刻露出他黝黑发亮的健壮体格,下体的内裤也因垂涎老婆美色而怒胀不已。惠蓉偷瞄了一眼,不禁似拒还迎地说:

  「你的皮肤好黑呦,身材好可怕哦……」

  「太太,我的体格不输给福强,下面这根懒教比妳老公还粗还长,妳要不要摸一下?保证妳爱死它。」

  「讨厌,你好坏哦,福强你的坏朋友又笑人家……」老婆也充满娇媚地轻捶john健壮的胸膛。

  john便与福强使个眼色,说:「福强,你干这太太累不累,要不要换我来?」

  福强:「这是我同学的老婆,很少被男人干,水鸡还很紧,你要温柔一点把她搞爽。那三千块,ok?」

  福强比了三根手指,john也比个「o」同意,露出满意的淫笑。

  老婆不知其意,我却说:「福强,你怎么可以把我老婆当妓女,三千块就卖给这黑鬼强奸她呢?」

  「志仁,你误会了,黑鬼只想抱抱她摸摸她身体而已,她也不是沿街拉客的妓女,她只是在家接客的高级妓女,哈……开开玩笑……」福强淫笑着说。

  老婆听福强把自己比作高级妓女,不知该喜或悲地脸红着。

  我才不悦地妥协:「只能让john抱抱她,摸摸她而已哦!」但接下来的事,实非我能预料与控制的。

  惠蓉和福强分开后,也立刻把三角裤穿上,并拿件浴巾包住身体,害羞地像新娘坐在床沿,好像在在期待这黑人好好疼她,凑巧地眼神和john交接……

  「小宝贝,妳真是漂亮,iloveyou!……」

  老婆一时小鹿乱撞,不敢看他魁武的体格,但john却已慢慢抬起她的樱桃小口,将自己的大嘴唇完全包住她的樱唇,起初她还抗拒轻推着john,他的双手却已不安份地在她身上四处游移与爱抚,也令她春心大动,才慢慢伸出舌头,与john深吻起来。

  我和福强只好在旁观看这黑人如何驯服矜持的老婆。

  接着他已把惠蓉放平,两人亲热地搂住拥吻,也打开老婆矜持的防线,双手也轻轻搂住他粗黑的肩膀,john的毛手也顺势伸入蓉的浴巾,爱抚她坚挺雪白的酥胸。

  「宝贝,妳的皮肤好白好美,乳房好丰满,让我摸爽它吧!」

  此时john已脱下她身上的浴巾,令她全身光溜只賸下体的粉色三角裤,羞得不敢看我和福强,小鸟依人地蜷靠在john黝黑的胸膛,john的毛手也紧紧搂住老婆的背部,上下爱抚她性感的娇躯。

  「达令,妳的身材真美,还是东方妇女的皮肤较美,以前有认识黑人吗?」

  「没有,人家只有在电视上看过而已。」

  「是不是最喜欢a片中的黑人?」

  「人家只看过一次而已,那个黑人的东西好长,好可怕……想不到现在被你这黑鬼抱得这紧……人家好羞啊……不说了!」老婆似乎幸福地说着。

  john看着老婆坚挺的乳峰,忍不住用大黑手抓住搓揉起来,由于老婆乳房白皙,上面有两只黝黑的手掌包住乳房,形成视觉上黑白的强烈对比,也令他舒爽不已,蓉只好闭目沉醉着。

  「李先生,你老婆的皮肤真美,是我摸过的妇女中最美的,她的乳房真挺,让我一手一个包住刚好。我真想吸她的奶子,好不好?」john要求着。

  「不行,说好只能抱一抱,摸一摸,不能吸她的乳房。」我要求他别逾矩。

  福强见我不同意,竟用力抓住我:「别忘了你有把柄在我手上,john不用怕,好好吸爽这骚货的奶子。」

  说完john已把老婆放平,开始用大黑手捧起她一对玉乳吸吮起来,还发出「啧啧」的声音,惠蓉只好害羞地抱住他的头来让他吸吮自己的乳房。

  「好讨厌哦,你吸得人家奶子都快流出奶汁了,啊……坏孩子……吸得太用力了……」

  john一手握住左乳搓弄,嘴巴正吸吮着右乳,有时用力吸舔乳晕,有时轻抠她勃起的乳头,也令她再次春情盎然,由于john的大腿正伸入老婆的两腿中间,不时磨擦着她紧密的三角洲,小内裤上已泛着她思春的爱液。

  「john你好讨厌哦,大腿磨得人家下面好痒,好痒……」

  也由于老婆言语上与动作上,有意无意的挑逗,使得john也慢慢露出他黑鬼的本「色」。

  「太太,我的大腿磨得妳舒不舒服啊?我的老二已经硬起来了,妳要不要摸摸看啊?」

  老婆起初不敢,john才引导她的玉手去爱抚他怒胀不已的内裤,不禁令她羞愧着说:「你的东西好大哦!真是坏死了。」

  「我的东西是不是比妳老公还大啊?太太,妳的小水鸡想不想吃我的大香蕉啊?」john挑逗着惠蓉。

  我听着john的淫词,猜想是福强名师出高徒的杰作:「福强,你这黑人朋友也蛮会挑逗女人的。」

  「都是我教他中文的,顺便教他怎么诱拐这些思春的良家妇女,哈……」

  接着两条黑白肉虫已互相爱抚性器,john伸出他的黑手先在她夹紧的双腿间爱抚,也令她茂密的三角洲渐渐湿润起来。

  「太太,妳的三角裤湿了,是不是想被我的大鸡巴干啊?」

  「讨厌,你的东西好大哦!一定有不少妇女被你诱拐了……」妻似吃醋地嗔道。

  「我的东西又粗又长,不少东方妇女的水鸡都被它诱拐了,但是我今天最想诱拐太太的小水鸡好不好啊?宝贝。」

  说着john已伸手进入蓉的内裤,先摸到她一撮浓密的阴毛,再插入手指戳弄她紧密的阴道内壁。

  「太太,妳的水鸡毛真多。哦!妳的水鸡好紧,我最喜欢干妳这种夹紧大鸡巴的水鸡。」

  老婆被john恭维她阴道紧密,心中窃喜地爱抚他的下体:「你的东西还真大,可惜人家的小水鸡会受不了它……」

  此时john见她已芳心大动,于是打铁趁热地脱下内裤,露出一根约二十五公分长、又粗又黑的大肉棒,老婆偷看了一眼,即羞得低下头去。我则咽了口口水,心想女人阴户小,不怕鸡巴粗,却怕老二长,要是惠蓉的小穴给这特大号的黑鸡巴插入,真不敢想像那情境……

  「john,你的鸡巴好粗好长,吓死人了!」我不禁说道。

  「志仁,我的鸡巴又粗又长,你老婆已经爱上它了。快帮我的老二吸硬,欠干的女人!」

  说着,他已命老婆坐起来吸吮他的肉棒,惠蓉只好害羞地慢慢握住john已半挺的鸡巴,不敢去含它,john也用力抓住她的头,让大龟头凑上她的小口。

  福强也煽风点火:「嫂子,别『饿鬼假客气』了,快吸它吧!」

  惠蓉才抛开矜持地张开樱桃小口,含着他的大龟头吸吮起来。john也用力抱住她的头,让鸡巴能插得她嘴巴更深,几乎顶到她喉咙。

  「john,你的鸡巴太长,会插到她的喉咙,别干她嘴巴太深……」我替爱妻求情着。

  「oh……妳的嘴巴真小,含得我烂鸟好爽。婊子,让我干进妳的喉喉。」john变本加厉说着。

  老婆由于头被john抱着,加上他的肉棒粗长,几乎快干到她的喉咙了。

  「刚才我没干到她的喉咙,这下黑鬼的懒教够长,可以干到她喉咙了。」福强还在说风凉话。

  老婆的喉咙已被john的鸡巴干入,发出欲呕的声音,但john却越干越爽地抽插着。

  「志仁,你老婆是不是被黑人干得怀孕,现在想吐了?哈……」

  我不理福强的调侃。

  惠蓉口被鸡巴塞满,只好用手拉着john的手臂求饶着,john才慢慢放她一马。

  「快帮我的睾丸舔一舔,等下才能射出又浓又多的精液,灌满妳的子宫。」john见我无力反抗与阻止,便得陇望蜀地说着淫言秽语,来挑动惠蓉的思春情怀。

  惠蓉只好托着两个大睾丸慢慢吸吮起来,有时还整颗含住舔弄,让john更喜欢她的口技。

  「太太,妳吸得我睾丸好爽,oh……yeah……真爽……」

  让老婆吸舔他睾丸后,john已把大鸡巴放在她双乳间的乳沟,想和惠蓉乳交。

  「太太,我想干妳漂亮的奶子。」john要求着。

  「讨厌,人家会害羞啦……」老婆欲语还羞的说。

  「别害羞,宝贝,捧起妳的乳房用力夹住我的鸡巴,包妳的奶子爽死。先干妳的小嘴,再干妳的奶子,等一下再干妳下面的小水鸡,好不好?darling……」

  「讨厌,小黑鬼,人家全身都快给你玩透了……」

  此时老婆也害羞地捧起挺耸的双峰,紧紧夹住他的黑色大肉棒。

  「哦!妳的奶子真柔软,干得我鸡巴好爽。太太,妳的奶子爽不爽?」

  「真是羞死人家,不过奶子被你的东西弄得好酥……好痒……好舒服……」

  「志仁,你老婆好像乳房被这黑鬼干得很爽,奶子夹得鸡巴好紧。」福强取笑着。

  蓉娇嗔道:「福强哥,你别笑人家了,如果你喜欢,等一下人家再让你干乳房嘛……不说了……」

  和惠蓉乳交了十分钟后,两人已像如胶似漆的异国情侣,老婆全身只剩下最后的防线——小水鸡,还没被这黑鬼攻陷。于是我说:

  「john,别再玩下去了,我老婆全身已被你摸遍,还帮你含鸡巴,又和你乳交,你就饶了她吧!」

  john:「不行,李先生,你太太的水鸡已经在流汤,可见她很想被我干爽水鸡,而且我的东西比你长,一定能干得她比你还深还爽。今晚就让你太太的水鸡开开洋荤,吃吃黑人的大鸡巴。哈……」

  此时john已把惠蓉放平在床上,大黑手再次伸入她的粉红色内裤搓弄。

  「妳的三角裤都湿了,我帮妳脱下来。」

  「太太妳的水鸡汤真多,三角裤全湿了,让妳老公看看,妳的水鸡真是欠黑人干。」john说完,把内裤丢给我,看看老婆的骚水。

  福强也帮腔:「志仁,嫂子的内裤都是她欠干的水鸡汤,看来她很想被黑鬼干破水鸡。哈……」

  john已把手指插入她的小穴挖弄,大拇指则在她的阴蒂上技巧地搓揉。

  「妳的水鸡夹得我手指好紧,等一下用大肉棒来干一定很爽。」

  「讨厌,你的手指好坏……弄得人家面里面好痒……啊……别再挖了……人家会受不了……」

  只见老婆已受不了john的手指四处掏弄她淫痒的阴道肉璧,阴蒂也给大拇指揉得勃起,双腿也渐渐抖动,淫水早已顺着john的指头越掏流越多,禁不住玉手也慢慢握握住黑鬼的鸡巴用力套弄,似乎希望黑人的鸡巴快勃起硬挺,好狠狠干入她淫痒难止的肉穴。

  「志仁,你太太已经被我挖得水鸡很痒,还用手把我的烂鸟搓硬,想让我的大鸡巴干入她水鸡,帮她欠人干的水鸡止痒。宝贝,妳说对不对?」john要求和老婆交配。

  「讨厌,人家不知道啦……」老婆娇媚地不敢看我。

  我看着john更快速地用手指抽插她的阴部,继续揉捏她敏感的阴蒂,也令老婆淫痒难禁地双腿颤抖、淫水直流,玉手也用力搓弄黑人的鸡巴,使它由半挺半软成为坚挺粗长。

  「志仁,人家下面好痒,他的手挖得人家小鸡又在流汤了,快救我!」老婆求救着。

  福强看见黑鬼阴茎充血勃起,看着惠蓉的小鸡垂涎不已,惠蓉水鸡内淫痒欠干,正是让黑鬼用鸡巴干破她水鸡的好时候,便从后面用力抓住我。

  「john别管她老公,快用你的鸡巴干破她的小水鸡,保证爽死的。」福强怂恿着。

  「太太,我要在妳老公面前强奸妳了,让妳被我干得又羞又爽。哈……」

  老婆看我被福强架住,不致破坏他俩好事,才假装求饶,似拒还迎地抵抗。

  「john你好坏哦,要在老公面前强奸人家。志仁,人家对不起你,要被这黑鬼强奸……」

  最后我放弃抵抗,不甘地说:「好吧,john你就用鸡巴帮她的水鸡止痒吧,但不能射在她里面哦!」

  「宝贝,我要干妳了,妳爽不爽?」

  「人家羞死了,竟然会被你这坏黑鬼强奸……」

  john已把惠蓉双腿分开露出嫩穴,先拨开她的两片大阴唇,再握住自己粗大的鸡巴,先用大龟头磨擦她的阴蒂,好让她小穴更痒。

  「john,人家好痒,快……快……fuck me……快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来……人家要嘛……fuck me。」

  「想不到嫂子也会用英文叫床,难怪想和黑鬼相干,哈……」福强取笑着。

  接着,john又用龟头在她阴阜耻丘上四处搓弄,让她想吃又吃不到地求饶:

  「john别再吊人家胃口了,人家的小鸡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人家的水鸡欠你干,快……fuck me。」

  「宝贝,帮我把鸡巴塞进妳欠干的水鸡洞。」

  惠蓉只得害羞地握住他的龟头,「滋」一声塞入她紧密的小穴,john也用力将屁股一沉。

  「干死妳这欠人操的水鸡,我的鸡巴长不长?才进一半而已。」

  一半的大鸡巴狠狠干入惠蓉狭窄的阴道。

  「啊,好大好长……你的鸡巴又粗又长,快把小水鸡撑破了……」老婆被干得大叫。

  「john,我老婆的水鸡因为我不常干,还像处女一样紧,你的外国鸡巴特别粗长,要温柔一点,慢慢干她。」我叮咛黑鬼。

  「放心吧,志仁,嫂子的水鸡真紧,我会好好把她干得爽歪歪,让她以后找我相干……哈……」

  福强也首次看到老婆的小穴被黑人的大鸡巴用力撑开,包得鸡巴密不可分。

  「志仁,快来看!嫂子的水鸡夹得他烂鸟好紧。」

  我也上前关心老婆的嫩穴:「惠蓉,妳水鸡受得了他的大鸡巴吗?」

  「老公,没关系,人家的水鸡很有弹性的,我会叫john慢慢干人家,干久一点没关系。」老婆答着。

  「放心吧,我会慢慢干她,干久一点,干她水鸡一整晚。哈……」john淫笑着。

  「宝贝,才进去一半而已,我要干妳深一点,干死妳!」

  说着,他已把五分之四的阳具干入老婆的水鸡底。

  「啊……你的东西太长……这下干得太深了……」

  「oh……妳的水鸡真紧,夹得我鸡巴好爽,干死妳这婊子!」

  john由于鸡巴太长,便用九浅一深的节奏来抽送惠蓉。平时只干入四分之三的鸡巴,便干到她的穴心,当他整根尽没地插入时,便重重地撞击到她的子宫口。

  「啊……这下太深了……快抽出来……人家的小鸡会给你干穿了。你的东西又粗又长,小穴内每个痒处都给大鸡巴干到了……啊……」

  「好紧的水鸡,干死妳这流汤的水鸡!这下整根插到水鸡底,爽不爽啊?小骚货。」

  「啊……这下太深了……john哥哥……你好讨厌的老二,干得人家好深好爽……」

  「放心吧志仁,你老婆被黑鬼的鸡巴干得越深就越爽……哈……」福强取笑着。

  「讨厌,福强哥你又笑人家,黑人的鸡巴果然特别粗长,水鸡深处志仁干不到的痒处都让他搔到了。更何况john哥哥也很温柔地干人家……」老婆含情脉脉的看着john。

  「志仁,你老婆已经爱上我的特大号鸡巴,以后要是你不行,再叫我来和嫂子交配,好不好?」

  我看着老婆幸福的表情,不忍扫性地说:「如果我不行,再叫你来和惠蓉人工受精好了。」

  老婆听到我的回答,才娇嗔:「讨厌,你这黑鬼又黑又丑,人家才不要跟你生小黑人……」

  john看着老婆被他的长巴干得粉颊晕红,淫水四处泛滥,还有她配合着被整根鸡巴干到水鸡底的叫床,还有她似乎想被黑人干得怀孕的骚样,不禁令他淫兴大发,一双大黑手也用力抓住她挺耸的乳峰,肆意地把玩着。

  「妳的奶子真软,摸起来好爽,小骚货,让我亲一个。」

  把老婆压着干穴后,john也慢慢抱起惠蓉的娇躯,二人面对面地坐着交媾。由于他鸡巴特长,即使坐着交配,也丝毫不会让老婆的肉洞有空虚之处,反而令她看着眼前这位健壮黑人正紧紧搂住她下体,来回套入他的长鸡巴而害羞不已,只好双手紧紧搂住john的颈部,双眼微闭沉醉着。

  john则因自己全身黝黑,却抱着一个肌肤雪白的少妇美臀而淫笑着。

  「宝贝,这样抱着相干,爽不爽?」

  「死相,人家不知道啦!」

  「听说偷情的妇女最喜欢被黑人抱着相干,难怪每个和我交配的妇女,被我抱着干时特别害羞特别爽。」

  我则看着黑白两条肉虫正紧紧搂住交尾,视觉上黑白的强烈对比,令我下体不禁罪恶地勃起。

  「太太,快看妳的小水鸡正在吃我的黑色大香肠。」

  老婆则看了一下自己紧小的阴道口,正一吞一吐着john的黑鸡巴,不禁害羞地把头靠在他肩上。

  「志仁,你老婆好像很喜欢被黑人抱着干,还一直在看它她的水鸡正在吃我的大烂鸟,哈……」

  福强和我也忍不住上去看。

  「你们走开别看!人家下面正在被john的鸡巴欺负嘛……」妻娇嗔着。

  「志仁,嫂子的水鸡吃黑人的鸡巴样子真好看。」福强也道。

  我则看着娇柔的老婆正被这健壮的种牛紧紧搂住,下面那可怜的小穴正被他狠狠插入穴心,也使她呻吟的叫春。

  「啊……嗯……这下好深啊……你的东西好长……抱人家还能干这么深,讨厌……」

  「妳老公好像很喜欢看妳的水鸡吃我的大鸡巴,换妳来套我的大烂鸟,让他看得更清楚吧!」john说着。

  说完黑鬼已平躺下来,任老婆在他身上套入鸡巴,干深插浅由她自己控制,也能腾出双手玩弄她晃荡的双峰,顺便欣赏这淫妇欠干的骚样。

  「宝贝,握住我的大鸡巴顶住水鸡洞,再用力坐下来,包妳的水鸡被干得爽死。」

  惠蓉只好害羞地握住他的龟头顶在阴道口,慢慢将美臀一沉,「滋」一声,大肉棍再次塞入老婆的嫩穴二分之一。

  「婊子,再坐下去,还有一半没插到底。」john要求深干她。

  说着,黑鬼将鸡巴往上一顶,也干得她大叫:「啊!你好坏,这下顶得太深了……」

  大鸡巴已整根塞入她狭窄的阴道,大龟头重重撞击到她的子宫口。

  接着老婆才慢慢控制深浅,套弄着john的鸡巴,来回撞击着自己的阴道深处有时也会扭腰摆臀旋转着,好让自己淫穴内每个痒处,都让这根特长的肉棍戳爽。

  john看着她痒处被干爽的骚样,忍不住双手抓住她波涛汹涌的乳峰,尽情肆虐地挤弄把玩着。

  「好柔软的奶子,让哥哥摸个爽……快摇摆臀部,伸出舌头,表现出妓女的样子给老公看,哈……」

  老婆只好尽力地扭动细腰,摇摆丰臀来回套弄他的肉棒。有时当黑鬼顶得她又深又爽时,也会学那妓女伸出舌头,卖弄风骚,让福强与黑鬼看她被干爽的骚样,淫笑暗爽不已。我则气炸地下体又再次充血。

  由于嫌鸡巴还干得不够深,黑鬼已化被动为主动,坐起身来抱住惠蓉:「宝贝,我想抱妳起来边走边干,好不好?」john要求抱她起来逛大街。

  「讨厌,这是福强教你的吗?他每次都要抱起人家起来相干,害人家好难为情……」妻羞红着脸说。

  说着黑人已令老婆双手搂紧他的脖子,再用力抱起她一双玉腿,惠蓉已全身腾空,让他抱起逛街干穴,

  由于黑奴体格粗壮高大,要抱起老婆这苗条性感的淫娃,进行各种高难度的交媾体位,自是易如反掌。老婆只得害羞地紧紧搂住他粗黑的脖子,全身娇躯都交给这黑鬼抱起来边走边干穴。

  「太太,这样抱起来干妳,爽不爽?」john得意地问着。

  「讨厌,人家全身都给你抱住,你的坏东西比我老公还长一倍,干得比老公还深、还用力……人家全身都交给你了……讨厌的john哥哥。」

  惠蓉也叫黑鬼「哥哥」,虽然john的年纪比她小三岁,但似乎女人只要被男人干爽,都会情不自禁叫「哥哥」。

  「妳被我干得叫哥哥,我就叫妳小骚妹,哈……福强最喜欢抱妳起来边走边干是不是啊?骚妹妹。」

  「对啊,他好坏哦,可是你更坏……因为你的东西比他还长,连福强哥插不到的地方都让你干得好深哦!坏死了……黑棒棒……」

  由于黑奴的尺寸特长,即使抱起惠蓉交媾,大鸡巴仍然可以游「棒」有余地直抵她花心奸插,不像福强鸡巴稍短,有时干不到她水鸡深处。

  把老婆抱着四处游走干穴后,黑鬼也命老婆像狗一样趴下:「小骚货,我这只黑狗公要来干妳这只欠干的母狗了,快把屁股翘起来!」john要求学狗儿般奸插惠蓉。

  老婆只好害羞地像思春的母狗般趴下,高高翘着丰臀,等待john这只粗壮的大黑狗来和她交配。john也握住他那根坚硬粗长的大鸡巴顶住她洞口,「滋」一声,大肉棍再次插入她饱受摧残的小肉穴,

  「啊……好深啊……john哥哥……人家趴这样好像母狗,被你这大黑狗交配,羞死人了……」

  「志仁,你家这只母狗真是欠公狗干,水鸡夹得真紧,还一直流汤,干死妳这婊子……」

  接着黑鬼已双手抱住老婆圆润的臀肉,用力地挺动着大鸡巴,来回抽送她淫水四溢的嫩穴。惠蓉也像母狗一样地扭腰摆臀,卖弄风骚的叫春,以助黑奴的淫兴。

  「好丰满的屁股,摸起来真爽,快叫春,欠干的母狗。」

  john的中文虽然懂得不多,但粗俗的脏话听起来虽没有福强的花言巧语般邪淫,却令她听了有被性虐的羞爽。

  此刻的黑鬼一边像精力充沛的种猪,正在和老婆这只发情的母猪打种,一边也用力拍打她白嫩的两瓣臀肉。「啪啪」的拍打声夹杂著john的三字经和惠蓉的叫床声,黑人的手掌力气大,有时太用力几乎把她的屁屁拍得发红,但老婆似被他性虐待地拍打更显娇媚与舒爽。

  「啊……黑人哥哥……你拍得人家屁屁好重呦……你好坏哦……好像黑人流氓一样坏……」

  「志仁,嫂子被黑鬼打屁股,好像越打她越爽耶,真是个贱货!」福强又取笑她。

  「你别把她说得那么难听嘛,好歹她也是我老婆啊!」我终于忍不住去纠正他,虽然老婆得表现不像被人强奸地心不甘情不愿。

  john也继续前后抽动着大鸡巴,轻重有序地插入她夹紧流汁的肉穴,胯下的两个大睾丸也随着抽插而前后摆动,有时也会不经意地撞击她肥美的阴阜。

  「宝贝,这样干得妳爽不爽?屁股被打得又痛又爽吧……哈……干死妳……快扭屁股……欠干的母狗!」

  「啊……黑人哥哥……这下干到人家水鸡底了……你下面的两个蛋蛋撞得人家心好乱哦……」

  福强看着黑人的两个大睾丸四处晃荡,忍不住上前抚摸:「志仁你看,这黑人的懒葩真大,嫂子的水鸡会被他射得爽死。」

  惠蓉见福强在抚摸黑人的睾丸,还说她水鸡会被john射得爽死,欲语还羞地说:

  「福强你好讨厌哦……他的蛋蛋那么大,射出的精液不知道浓不浓……」

  「太太,我一个月没干妇女了,精液又浓又多,等一下全部射进去送妳好不好?」john答着。

  老婆听了,才知失言而羞红了脸。

  福强看着老婆的表情,一边帮黑鬼抚弄睾丸,一边拍打着他的屁股,好像牵猪哥的说:

  「干用力点,今天牵你这只黑猪哥,来打这只发情欠干的猪母,一定要把她干得又深又爽。把你的懒葩搓大,等一下才能干进猪母水鸡内射精,一定要干得她受精怀孕,干死这只欠干的猪母。」

  「福强,你别乱说了,说得好像牵猪哥的,牵john这只黑猪哥来打我老婆这只猪母的种。」我不禁抗议着,但下体却似赞同福强地肃立。

  惠蓉也被福强说成发情的母猪,正被他牵来的黑猪哥打种而粉颊晕红着。

  「福强,你真是坏死了,你的动作好像牵猪哥的。john也好像大猪哥那么有粗壮,可是人家才不是发情的母猪呢……」惠蓉娇嗔着。

  最后john已把惠蓉放平在床上,并在她臀部垫一块枕头,我猜想他是不是要射精进入老婆子宫呢?也许我多疑,他只想干得水鸡更深吧!我尝试安慰自己。

  惠蓉看着黑鬼把枕头垫在她的臀下,好让自己下体高凸,以便承受黑人的浓精,不经意地说:「黑人哥哥,这样人家的下面翘得好高,羞死人了!」

  「宝贝,我要干进妳水鸡底射精,让妳享受子宫被我用力射精的爽头。」

  「不行,john哥哥,人家今天是排卵期,被你又浓又多的精液射进去,会害人家大肚子,会生小baby的。」

  我见黑鬼不像开玩笑,便怒言阻止他:「john,你不能射精进入我老婆子宫,今天是她的排卵日,会被你射得受精怀孕。」

  「oh……whatdoyousay?idon’tknow。pleasespeakenglish。」john佯装听不懂国语,虽然刚才用国语讲脏话给老婆听,比福强不稍逊色。

  「john,youcannot射进去,否则她会生出yourbaby,doyouknow?」我用生硬的英语说。

  「iseeisee,ilovemybaby,我正要干爽这个大baby,哈……」john终于露出他的种猪本色。

  福强见我要阻止,也马上用力从后面抓住我:「志仁,你说的破英语,阿多阿听不懂啦,反正你也不行,人工受精费用又贵,就让这个黑人帮你干得嫂子大肚子,生出一个小黑人错也不错,何况嫂子可以享受被黑人鸡巴干入子宫射精的爽头。john,干她水鸡越深越好,再把你存了一个月的精子都射进她子宫,让她被你干得大肚子。哈……」福强助纣为虐地怂恿黑鬼射进老婆体内。

  由于福强的极力拦阻我,加上老婆一时也芳心大乱便羞愧地说:

  「志仁,可能我记错了,今天应该不是排卵期吧……」老婆似说谎的表情不敢正视我。

  由于惠蓉的说词反覆,加上自己的无力抵抗,只好任由黑鬼再次挺起鸡巴顶在老婆的阴道口。

  「宝贝,我要干得妳爽死!」说着,「滋」一声大鸡巴再次插入老婆的肉穴内抽干。

  「啊……john……你的鸡巴还是那么长,每下都干到人家花心,害人家水鸡又被你干得出汁了……啊……这下好深、好爽!」

  「oh……干妳这么久……水鸡还夹得这么紧……干死妳!」

  本来九浅一深的节奏,john已忍不住变成五浅五深,两下就有一下深深干入她淫痒的肉穴,也令她被插得又痛又爽地叫床。

  「啊……john哥哥……你干得太用力……太深了……人家水鸡鸡快被你干穿了……啊……黑人哥哥,你真是人家床上的老公……啊……黑人老公……这下干到人家水鸡底了!」老婆被黑鬼干爽竟唤黑人老公,不禁令人气炸。

  「志仁,我牵来这只黑猪哥够勇猛吧,已经干得嫂子爽歪歪,还亲密的叫客兄老公了,我以为只有我这个客兄能够干得她叫老公。嫂子,妳还真骚,以后就叫志仁名字好了,叫黑鬼和我做老公。哈……」

  「福强坏老公,你别笑人家了,人家是被黑人老公干得太舒服,忍不住说出来的。志仁,你不介意吧?」

  我对于她的骚样已气得七窍生烟,良久说不出话来。

  「oh……小骚货……今晚我就当妳床上的老公,干你一整晚好不好?等一下我还要干入妳的子宫口射精,让妳享受被黑人射精的爽头。快抚摸我的两个睾丸,等一下才能射出又浓又多的精子让妳受精怀孕,既然妳老公不行,就让我替他干得妳大肚子好了。哈……」john淫笑着说。

  「讨厌,人家真怕你射进里面,会让人家大肚子,可是又好想被你这黑鬼奸得受精怀孕,真是羞死人家。」说着惠蓉也慢慢爱抚着他的两个大睾丸。

  福强见老婆的主动,也说:「看来嫂子很想被黑鬼干得大肚子,已经在摸黑人的两个大懒葩了。志仁你要做现成的爸爸了。哈……」

  「别说了,惠蓉是被黑鬼逼的……」我嘴上这么说。

  「你的睾丸这么大,真怕你的精子会让人家受精,等一下要拔出来,不能射进子宫,不然志仁会戴绿帽的。」

  「oh……宝贝,只要我们干得爽就好,别管志仁戴什么帽子了,绿帽子很好看啊!」

  惠蓉似假似真地求饶着免我绿帽罩顶,但黑人似不懂绿帽之意。

  最后john一下比一下深地,将长鸡巴干入老婆的子宫口。

  「啊……这下太深……黑人老公……亲丈夫……这下干进人家子宫了……快拔出来……人家会给你干得大肚子。福强哥,快叫他抽出来!」

  「嫂子,精彩的还在后头,john的鸡巴会干得妳水鸡又深又爽,再射精进入妳子宫,帮志仁生一个小黑鬼,哈……」

  说完,两条黑白肉虫鼻息渐急,干了老婆一个多小时的黑鬼睾丸已被她摸的饱满膨胀,蓄精待射。他也力气放尽,快速地长抽狠插,下下都直底她急剧收缩的子宫,

  我极力挣扎福强的手臂制止:「快拔出来,黑鬼,你不能射进她里面!」

  说时迟那时快,黑鬼已用尽力气,屁股向下用力一沉,「干死妳这臭婊子,水鸡吃饱我的精液吧!」黑鬼的大鸡巴已整根干入老婆的子宫口,「咻咻」地射出又浓又射的精液,灌满她的子宫内。

  「啊……你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讨厌,你的精液好多,让人家子宫内都是你这坏蛋的精液了。」

  我见黑人已把一个月的浓精射进老婆水鸡,才知大势已去地放弃挣扎,福强见黑鬼鸡巴达阵成功才放开我,说风凉话:

  「志仁,恭喜你,要做现成的爸爸了。嫂子,我带来这只黑猪哥射得妳水鸡够爽吧?哈……保证干得妳大肚子。」

  「讨厌,人家好怕怀了黑人的小孩……羞死人了……」老婆似害羞又满足地说。

  「黑鬼,我老婆的水鸡也让你射进去精液了,快拔出来吧!」我仍想为她冲洗阴道。

  「oh……她的水鸡紧紧夹住我的鸡巴,我拔不出来,她想让我的鸡巴干她一整晚。」john说着。

  老婆由于在最后黑鬼射精时,过度亢奋与紧张,竟然子宫剧烈收缩而发生痉脔,紧紧夹住鸡巴不放。

  「志仁,对不起,刚才他干得人家水鸡太舒爽,害人家一紧张就不让他拔出来……」老婆羞愧地说。

  为了怕精液渗出,john还命老婆把双腿紧紧夹住他的下体,大龟头仍深深顶在她的子宫口,仍有些许浓精和淫水从她水鸡内渗出。

  john:「志仁,我今晚要干妳老婆一整夜,鸡巴要一直插在她水鸡内,以免精液流出来,今晚就让我和嫂子人工受精好了。哈……」

  福强:「志仁,嫂子和黑鬼已干得烂鸟拔不出来了,今晚就让嫂子和黑人干通宵好了,你到我家睡吧!你不在,嫂子会叫床叫得更大声。哈……」

  「老婆,妳受得了黑人的鸡巴插在水鸡内一整夜吗?」我只好向前探询。

  老婆羞着说:「没关系,他的东西顶得人家子宫好紧,子宫浸在他的精液中好温暖。志仁,今晚就让john作人家床上的老公好了,麻烦你去福强家睡好了,别看人家被黑鬼人工受精,人家好羞啊……」

  福强:「john,今晚就把她干通宵,让你赚到了。嫂子,等一下志仁不在,被他干爽时就尽量叫,不必害羞。哈!」

  「讨厌,福强哥,快出去啦……」蓉暧昧说着,我才心有不甘地被福强拉出去。

  「好啦,快出来了,别防碍妳老婆和黑鬼人工受精了。放心,这黑鬼办事你放心,一次没受精,他会干她一整晚,保证干得她大肚子。哈……」

  在福强的家里,躺了一个多小时仍难入睡,便到附近公园散步,竟发现一些流浪汉,正围观一对男女亲热,有人还伸出手乱摸那女的乳房。

  「你们这些流浪汉好坏……看就看,还偷摸人家……john,叫他们别摸了……」

  待我凑上前看,只见一个性感少妇正被一个黑人压着干穴,流浪汉尽情偷摸他女友也不介意,我也想凑热闹摸摸别人的女友。待我要摸时,看见她熟悉的脸正是惠蓉,不禁大叫:

  「你们别摸了,她是我老婆!」

  流浪汉一时愣住,但有两个已把我架开:「别骗人了,她的黑鬼老公都不介意我们摸。等一下黑人干完,还要让我们轮奸她呢!」

  流浪汉唯恐我乱事,已把我绑在树旁,看他们五个流浪汉轮奸惠蓉。

  黑鬼把老婆干完后,就由五个流浪汉轮番上阵干她饱受摧残的肉穴,还不断有精液流出。

  「惠蓉,黑鬼不是烂鸟拔不出来吗?怎么把妳带到这里让人欺负呢?」我疑惑问着。

  「志仁,黑鬼是骗你的,他只是怕精液流出才顶住人家水鸡半小时,后来他问我有没有在外打过野炮?我说没有,他骗人家说在外面相干很刺激,才把人家拐来的……」老婆一边被流浪汉轮奸,一边哭诉。

  流浪汉长久没干过女人,也越干越火热,作爱姿势也五花八门。

  「快叫春,欠干的女人,干死妳!」

  「啊……好叔叔……你干得太重了……啊啊……这下干到人家水鸡底了……啊……这下干到子宫了……」

  「啊……真爽……妳的水鸡夹得我烂鸟好爽……我的鸡巴长不长啊?」

  「啊……好叔叔……你的鸡巴好脏……但是干得人家好爽……你的鸡巴比我老公长……干得人家好爽……」老婆被干爽时也忍不住叫床助兴。

  「小荡妇,如果被我干爽,以后老公不行再来公园让我们轮流干妳通宵,好不好?」

  「坏叔叔,以后的事人家不知道啦……讨厌……」老婆预留伏笔地说。

  「小宝贝,叔叔已经三个月没洗澡、一年没搞女人了,睾丸里的精子又浓又多,今晚全部射进妳水鸡好不好?」

  「讨厌,坏叔叔,那么浓的精液会让人家大肚子的。」

  老婆也温柔地抚弄流浪汉的睾丸,直到它澎胀饱满。流浪汉用尽力气向下一干,又脏又大的鸡巴也深深插处老婆的子宫,射出又浓又热的精液,灌满她已胀满精水的子宫。

  「啊……坏叔叔你的精液好多……人家子宫内都是你们五个人的精子了……讨厌,人家好怕会大肚子哦……」

  流浪汉也气喘嘘嘘地伏在老婆身上,那根脏黑的鸡巴仍紧紧插在老婆穴心。

  「他们交待我要顶住妳的水鸡一整晚,别让他们的精液流出半滴,今晚一定要把妳轮奸得生出杂种。哈……小荡妇,双腿快夹紧我的屁股,这样我的鸡巴才爽,精液才不会溢出来,哈……」

  老婆也害羞地用双腿紧紧夹住流浪汉的下体,中间那个饱受蹂躏的水鸡还紧紧包住他粗黑的鸡巴,仍有少许的精液与淫水从她夹紧的肉缝渗出……

  「小骚货,我们今晚就抱着干通宵好了,今晚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今晚要把妳干得生出杂种,哈……」

  「讨厌,你的东西顶得人家水鸡好充实,子宫妹妹浸在你们的精液中好温暖哦,想不到人家今晚又要被叔叔人工受精了,羞死人家了!」

  看着两人亲密交合的性器,还汨汨渗出精液与淫水,听完老婆的淫词,我那不争气的鸡巴终于发出怒吼,弄湿了裤裆。

                     (全文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