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cookies去camp被奸(全)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内容:
【成人文学】
cookies去camp被奸(全)

今天,我已站在那渡假屋的屋后。据闻今天是cookies聚会,四个女孩子决定了要疯了似的玩足这数天。仁慈的我当然会给予她们一个难忘的重逢,于是待猎物全走进渡假屋内,已悄悄将渡假屋的门窗通通锁上,软禁着这四只待宰的小羔羊,可笑的是她们仍忙着在屋内开着派对,一点也没察觉到危机的降临。

我拨掉最后的电话线,屋内已成为叫天不应、叫地不闻的绝妙环境,而我也是时候去享用屋内的美点。我由唯一的后门走入屋内,已随即转身锁上了门,令整间渡假屋封锁成我的行宫。我淫笑着走入客厅之内,正在热烈庆祝着的四人看到我的不请自来,也不禁愕然地停下来。

其中的kary已不禁道︰「先生,这间渡假屋是我们订了的。」我淫笑着由左至右细看着四个美人,无礼的注视已令stephy别过头不愿再看我。我已接着道︰「我知道,我是来提供服务的。」

thersa已好奇道︰「我们却没有预订其他的服务?」我已笑着走近她们︰「我提供的性服务可是免费的,但却不到你们不要。」说完已一把抱着她们当中最索的stephy,并将她按落在梳化之上。

stephy发出了娇呼声,miki已一个箭步冲到大门前,想拉开紧锁着的大门,最后当然失望而回。而我却凭着这一丝空间以牛筋将stephy的左手与左脚,右手与右脚紧绑起来。这种绑法的好处不单能限制被绑者的行动,而更能令被绑者的阴户与菊穴显露出来,令我不需解开绳子已可直接抽插她们的前后嫩穴,最适合我这种奸魔使用。

我放下不能动弹的stephy,也不急于将她虐弄,已一把抓着想从我身边惊过的miki的秀发。我恨她带头逃起来,重拳已轰在她的小肚子上,才将痛得虾米般的她依stephy的同一方式紧绑起来。kary与thersa发觉势色不对,互相打个眼色已朝后门走去,可惜却发现到后门同样已被锁上,只好随手找来一枝球拍充当武器,再次面对我这绝世奸魔。

我看着这对紧抓着球拍的姊妹花,已不禁笑着道︰「我先警告你们,若你们敢以这鬼东西打在我头上的话,待会我就第一个奸爆她的小穴。」kary与thersa四目交投,谁也拿不定主意,而我已乘机抓着kary的双手,硬拉扯到我的身边,再按在地上依同一方法紧绑起来。thersa发出着哭叫声,以球拍一下一下拍打着我的头,我愤怒的掴了她一记耳光,已将她的娇躯紧按在一旁的台上,以牛筋绳绑起这最后的羔羊。

我足足花了十五分钟才成功地制服这四名少女,不过之后可轮到我快乐的时候了,一想到这四名美人儿到底还有多少人仍是处女?我的分身已兴奋得硬直起来,待会我一定要用我的大鸡巴亲自找出答案。

我冷静一下情绪,急忙从袋中取出摄录机,准备拍下待会的开苞大典。为了今次的庆典,我足足准备了五部摄录机之多,实行以前后左右,与高空五方位拍摄,定不会漏掉任何精彩的片段。

终于轮到我快乐的时候了,我将四名被紧绑起的少女并排一致,细心比较着她们的样貌与身材,其中的stephy不愧为我的至爱,真的又索又省镜,待会我定要好好疼爱她,只希望她仍是处女吧!第二位的thersa也差不了多少,至于miki以及最后的kary,我都保证会雨露均沾。

我本来想第一个就先上stephy,但最好的东西当然要留待最后才品尝,反正我有三天之多,足够我好好疼爱她数十次。淫邪的目光已落在thersa的身上,已不期然记起,这婊子刚才用球拍打得我很爽,现在是时候轮到我爽一下,手已落在绘理子的衣领上,再狠狠将她的衣服撕开。我故意不堵塞着她们的小嘴,全因我要干她们时她们的惨叫声又或是呻吟声,其他同伴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thersa知道男人的意图,慌忙扭动着身体,一边哭叫着,我却全没理会,双手继续用力,直到将扭动中的少女脱得清光。我的双手已爬落在发育良好的少女乳房上,玩弄着那精致可爱的小巧乳房,一张嘴对着那嫣红的乳头又是吸啜,又是咬噬,直弄得thersa娇声四起。

我飞快地脱去身上的衣服,决定速战速决,先征服了thersa再说,全因后面仍有三位美人儿在等着我。经验丰富的我一下子已找到thersa紧合着的肉缝,并将硬直的阴茎朝那儿对准,硕大的龟头已抵在少女的花唇上。

下体传来了撕裂的痛感,thersa感到男人火热的分身已经开始进入自己的体内。坚硬的肉棒挤开thersa紧合的蜜唇,一寸一寸的没有少女的体内,令thersa发出了难过的呻吟。

我才开始想深入thersa的体内已遇上阻碍,阻挡着我龟头前进的是一层薄薄的充满弹性的小膜,我却知道自己遇上了thersa初次体验的像征,兴奋得吻上了thersa的耳珠并道︰「thersa,我已顶上了你的处女膜,只要一穿过它,你就正正式式成为我的女人了。」thersa虽然很想反抗,但现在她也发现到无论做任何事,也无法阻止处女的失去。

我稍为抽出了肉棒,深吸一口气,将阴茎全力往thersa处女的穴内送,粗长的鸡巴贯穿了thersa宝贵的处女膜,尽入少女的体内。

stephy听到thersa发出失身的惨叫声,同时己发现到thersa的阴户中同时流出了破瓜的血丝,而男人粗壮的阳具正一下一下抽插着thersa的嫩穴,令thersa发出了杀猪的惨叫。一想到自己将会面临同样的命运,stephy不禁心也寒起来。

旁观的kary与miki也有同样感觉,虽然明知不对,但其余三人也不约而同的希望男人越干越久,最好只集中干thersa,将精力全花在她的身上。

火热的龟头一下子顶到thersa的阴道尽头,撞着thersa那可爱的子宫小嘴,thersa明知不应该,但也情不自禁的达到了高潮。处女的阴道紧紧挤压着我的阴茎,我却不停下胯下的动作,同时吻上了thersa的小嘴,粗舌已卷入绘理子的唇内,吸啜着内里的小丁舌。

「你的朋友也等得很心急了,我就先填满你的可爱小子宫再去招呼她们。」thersa亦感到男人已到达爆发的边缘,可恶的男人竟想直接在自己的体内射出,可惜自己已来不及阻止。

「我要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说完我便狠狠地将阴茎往thersa的穴心一顶,将精液灌注进绘理子那可爱的子宫之内。男人火热的阴茎直接在自己的体内泄出一股暖流,令thersa再次攀上了高潮,thersa深深感受到男人的精液已满满注入自己的子宫内,难过得流下屈辱的泪

2.miki篇

stephy与miki的祈求幸运地成为了事实,我一把抓起一旁的kary,正忙碌地撕着她的衣衫。我狠狠掷下kary最后的贴身内裤,抓着她的下颚往下一张,将半软的阴茎硬塞入仁绘的嘴内。kary看到我的阴茎上面仍满布白浊的浓精,还有thersa失身时的破瓜血丝,惊慌得嘴也合不拢,只得任由我的阴茎在她的喉间抽插起来。

我满足地自kary的小嘴内抽出肉棒,半软的肉团已重新充满了力量,成为一支九寸长的巨棒。我抓着kary的一双乳房,在不经过任何前戏之下便将硬直的阴茎狠狠插入kary的蜜穴之内,直送入kary的阴道尽头。同是紧窄的少女阴道却带给我令一种不同的感觉,令我知道kary在我之前已不是处女之身,我像发泄我的怒气般更凶猛地抽送着我的长枪,每一下的抽出也猛烈得翻出kary阴道内的嫩肉,再狠狠的撞击着的花心,令kary不禁娇喘起来。

我的阴茎带给kary极大的快乐,但同时我的嘴却带给她另一种完全相反的痛楚,我将kary的一双乳房轮流地吸入嘴内,利齿已深深咬着她雪白的乳肉,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利齿的烙印,间中我甚至以门齿夹紧她可爱的小乳头,又是咬噬又是拉扯,令kary难过得泪如泉涌。

不过已有过性经验的kary比thersa更为享受我的抽插,才一瞬间,已多次泄身出来,一直以灼热的卵精狂喷着我的阴茎。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当然会以我的精浆好好注满她。我大力扭动着仁绘的乳房,阴茎以大无畏的狠劲直插kary的穴心,抵着kary的子宫,喷出又多又浓的精浆,直到将她的子宫注满为止kary的身体却做出与主人意志相反的行为,阴道肉壁紧紧地挤压着我的肉棒,同时子宫小嘴则紧啜着我的龟头,以贪婪地吞下更多精液。

我由kary的窄穴内满足地抽出肉棒,转身将stephy与miki拉到面前。我将半软的男性分身塞入stephy迷人的小嘴内,同时迫miki舔着kary与thersa正流出着白浊精液的阴户,stephy意图避开嘴内那男人的丑恶器官,但是我却遍遍抓紧她的面庞,将残留在我阴茎上的精液,又或是沿自thersakary的爱液,擦在stephy的小舌上。

「若你不肯吸的话,待会我奸你时我会令你为我怀孕。」看着stephy可爱的脸,我已不禁出言恐吓,因为我决定cookies的其他成员我操过后可以放过她们,唯独stephythersa如此可爱动人的美女我一家要彻底将她征服,让她们成为我的性奴隶。

stephy却不知道我的魔鬼念头,一听到「怀孕」,已不禁看着一旁的thersa与kary,男人的精液确实已注满她们的子宫,而回想一下自己的日子,自己确实有非常大的怀孕可能性,只好服从地舔着男人的阴茎。

我将重震雄风的阴茎由stephy的小嘴内抽出,stephy甜美的津液由嘴角间与我的龟头前端拉出了透明的丝线。我将stephy抱回原位,只因现在仍未是奸淫她的时候,我转身淫笑着迫近仍舔食着thersa阴户间精液的miki,我先将thersa抱起放到仍是烂泥般的kary身旁,并以手指撑开少女的阴唇,确认里面的情况。

没用的miki舔了半天只不过才舔去了thersa阴道外的残余精液,一点也没有吸她子宫内的大量白浆,我冷笑着拍拍thersa的脸︰「你的好姊妹不肯吃掉你里面的精液,她定是想看看你怀孕的样子。」

kary与thersa想起因奸成孕的可怕,已不禁怨怒地瞪着miki。我淫笑着走到miki的背后,将她以后背式放在台面上,「我就代你们好好干爆这可恶的婊子,让她尝尝怀孕的滋味。」说完已揭起miki的短裙,再拉下她的内裤,也不脱去她身上其他的衣服,已将硬直的分身直挺刺入miki的蜜唇之内。

阴茎穿过了miki柔软的处女膜,破瓜的撕裂刺痛令miki发出了哀号,失贞的处女血触目地由我们的接合处流出,显示出miki的处女已毁在我的手上。我双手穿过了宽子的腋下,粗暴的撕开了她的衣衫,抓着她那一双刚裸露而出的乳房,借力抽顶着处女的蜜穴,阴茎硬挤开miki紧合的阴道肉壁,深深开发着内里的每一丝空间。

下体撕裂般的痛楚令miki痛得狂哭扭动起来,但是内里的紧窄感觉却爽得我舍不得停下动作,反而加快了抽插的动作,粗大的阴茎磨擦着miki幼嫩的阴道,令miki的身心都受到极之巨大的伤害。

可怜的miki初经人事,幼嫩的处女阴道却受到我残酷的狎玩,痛得双脚也合不起来,由阴户中流出的血丝已不再只是处女血,而是阴道破损的血迹。更可怜的是一旁的kary与thersa看到她的可怜相,不单止不同情她,反而为男人打气加油,令男人更用力抽插着自己的嫩穴,令miki不禁万念俱灰。

不过当最痛的一刻过后,miki的身体已渐渐涌出感觉,男人的阴茎每一下都顶到自己的花心,令自己的子宫深处产生触电般的快感。我亦察觉到miki的表情已不再像刚起始时的痛苦,于是反转她的娇躯,再顺势撕去她身上剩余的衣服,然后抱起她以直立式狠狠的狂抽着,令miki发出了一下下又响又亮的呻吟。

我将miki抱到stephy的面前,当着她的面前将阴茎一下又一下的轰入miki的嫩穴内,令miki爽得不断淫叫起来。我感觉到miki的阴道越来越热,于是便吻上她的小嘴,吸啜着她的小舌,并将我的津液灌入她的唇内。

我大力地抽顶了几下,miki的反应激烈得痉挛起来,我故意问︰「小宝贝要泄了吗?」miki已被我干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懂得淫叫道︰「要泄了要泄了」同时在我的抽插下达到了极乐的高潮,泄身而出的卵精甚至喷到了stephy的脸上。

我却不因为miki的高潮而停下动作,反而更凶猛地抽送着阴茎,并问︰「告诉stephy我干得你爽吗?」miki已迅速攀上了第二次的高潮,神智不清地道︰「爽爽死了!」

我看着面红耳热的stephy,差不多轮到奸淫她的时间了,不过我当然要先处理掉手上的这一件娃儿,便抱着她走到了thersa与kary之间,让她们看着我在miki的子宫间爆发。

「我要注满你的子宫,让你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而miki也在急喘着气,只懂得夹紧阴道内的肉棒。我狠狠的撞着miki的子宫口,最后将白浊的恶液注入了miki的子宫之内。

miki失神地任由我将精液一波一波的喷入她子宫内,只懂得不断挤紧自己的阴肉,让子宫吞下更多的精液。我直到最后的一滴精液都散射在miki的子宫内,才满足地从miki红肿的蜜穴中抽出沾满了她淫水的阴茎,放下累得半死的miki,走到thersa的面前。

先后干了三个美人儿,我的小兄弟也确实需要休息休息,以免浪费了stephy这美人儿,于是便将半软的阴茎塞入了thersa的小嘴内,并吩咐她以唇舌舔干净龟头表面的残余物。而另一边的kary也被我紧紧捉着,伸出她那动人的小舌,一下一下地舔弄着我的屁眼。而miki亦同时被我紧紧抓着迫以吸啜着我右边的卵蛋。有箫齐齐吹,我当然不会漏掉可爱的stephy,早已一把抓过迫她舔弄着我左边的卵蛋,令我同时享受着四人的唇舌服务。

四人不断重复交换着位置,到最后终于轮到miki啜着我的肉棒、stephy与kary吸着我的卵蛋,而thersa则舔着我的屁眼。我感受着thersa以她那湿滑柔软的小舌头一下一下地舔弄着我的后庭,那感觉真是爽得我叫起春来,阴茎已迅速在miki的嘴内硬直起来,我满足地抽出了肉棒,同时解开了她们四人手上的束缚。

在短短的一瞬间,stephy几乎以为自己已逃过大难,但我又怎会放过到口中的美点?解开她们全因我要thersa她们做我奸淫stephy的帮凶。我冷冷指挥着thersakary与miki三人︰「你们将stephy擡到台上,按紧她的手脚,看我如何好好奸她。」

cookies的四名少女互相你眼望我眼,但stephy已察觉到其余三人眼中的不怀好意,可惜她还未来得及转身逃开,已被kary推往地上。

miki紧紧按着stephy的双手,kary与thersa打个眼色,已一人一边紧紧按着stephy的两腿,三人半拉半抱的已合力将stephy按落在大厅的台上,死命的按着她,令stephy不能作出任何的挣扎。

我满足地走到四人的身旁,手已不规矩地扯着stephy的衣衫,才片刻间stephy已大汗淋漓,衣衫不整的躺在台上,又是哭叫,又是挣扎。我淫笑着脱去多stephy最后的内裤,让青春诱人的少女躯体暴露在我的眼前。在我的指示下,kary与thersa将stephy的双腿一左一右的拉开,令stephy的少女蜜唇彻底暴露在我淫邪的目光之下。

stephy感到自己的最隐密处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之下,羞得紧合上明媚的大眼睛,暗恨身边的同伴竟紧按着自己的四肢,协助着男人对自己展开奸淫。

我双手同时袭上stephy性感的乳房,手指用力地扭动捏弄着,将stephy嫩滑的乳肉捏成各种的形状,同时吻上了stephy红润的小嘴,舌头直卷入她的嘴腔之内,紧紧吸啜着她的小舌头。我以舌头紧缠着stephy唇内的那点小丁舌,将自己的津液沿着自己的舌根灌入stephy的嘴内,近距离的看着stephy屈辱地吞下我的津液,难过得流出泪来,更添我奸辱的快感。

胯下的肉棒早已不安份地磨擦着stephy柔软的阴唇,令stephy生出异样的快感。我离开stephy动人的小嘴,令我们的津液在彼此之间拉成长长的透明丝线,我改为沿着stephy雪白的颈项,逐寸逐寸的吻着stephy动人的娇体,我的嘴唇才刚落在她胸前那嫣红的蓓蕾上,stephy已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娇吟声。

真是敏感的女孩,我当然要好好吸啜她那硬突起来的乳尖,stephy真的名符其实,被我紧吸在嘴内的嫩红乳头,不断散发出诱人情欲的处女体香,深深引诱我去加深吸啜、摧残她的乳房。所以当我擡头离开stephy双乳的时候,她的乳房上已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痕迹,有少女动情的汗水,也有我的津液,雪白的乳肉表面更满布牙齿印,尤其是在stephy那淡淡的乳晕表面就更为明显。

我当然不会就此满足,唇已吻满在stephy滑嫩的大腿上,并向那大腿尽头不断爬升,少女的禁地在我的挑逗下早已彻底湿透,我以食、中二指轻撑开stephy紧合的少女蜜唇,展露出初次经验的女膜,幸运的我将会在一夜之内连续夺去三位少女的贞操,一想到这点我已忍不住舔弄着stephy柔软的花唇。

强烈的刺激令stephy发出了娇吟声,完全忘记了theresa等三人正看着她的一切反应,动情地扭动着少女的躯体。舌尖触及了少女深藏体内的珍珠,令stephy的脑内生出被铁槌重击似的快感,卵精竟失控泄射而出,全喷到我的脸上。我紧贴着stephy的阴户吸啜着内里的淫蜜,处女的花唇淫秽地分泌出更多的蜜液,潮水般涌进我的唇内,看着stephy陶醉的反应,令我知道已是替她开苞的时间。

我扶直早已急不及待的阴茎,对准stephy那湿透了的肉缝,将灼热的龟头朝stephy紧窄的穴内挤,硕大的龟头一丝一丝迫开stephy紧合的阴唇,慢慢深入处女的体内。

stephy惊觉到快感突然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是下体传来那阵阵的撕裂剧痛,吞噬着少女的身心,stephy终于明白为何刚才theresa与miki会叫得如此惨烈,因为现在的她正发出了一模一样的哀叫声。

火热的肉棒逐小逐小的进入了stephy紧窄的体内,龟头的最前端终于触及了stephy最后的处女膜,我却不一下子将它贯穿,反而将阴茎抽后小许,以那些微的空间,以龟头忽轻忽重的撞击着stephy的女膜。

面临失身的恐惧感充斥着stephy的身心,男人的阴茎已挤入自己的嫩穴内,正如攻城车般一下一下撞击着自己的处女膜,stephy更感到自己的处女膜正逐渐撕裂瓦解,失身恐怕只是迟早的问题。

我感到体内的兽性已充份燃起,阴茎已硬直得涨痛起来,大大地撑开stephy的蜜唇,不满我为何不尽根而入。我深深吸一口气,同时将阴茎抽到stephy的嫩穴口,在强力的腰劲下将阴茎直插入stephy的阴道尽头,硕大的龟头一下子贯穿了stephy的处女膜,令stephy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哀叫声。

我示意theresa她们放开stephy的手脚,痛极的stephy已忙乱地扭动着四肢挣扎,想推开我厚重的身躯,可惜我一下子抓着她的玉手,阴茎已同时展开了活塞运动,每一下也深深撞击着stephy的花心。我感觉到stephy的阴道已开始自动自觉地夹紧我的阴茎,内里的肉壁正一圈一圈缠紧火热的炮身,少女的花心更彻底开放着,温柔地旋转吸啜着我的龟头。

stephy也感到自己的身体已慢慢接受了男人的狎玩,甚至开始配合着男人的抽插,每当男人抽出深入体内的肉棒时,stephy都不由自主地夹紧阴道:相反,当男人重重插入时,stephy的阴户都会轻轻擡起,以索取更多的快感,而卵精爱液更早已流满一地,显示出stephy的身体在我的奸污下获得了又多又密的高潮。

stephy的心智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自己正被残酷的奸淫着,努力想维持着最后的一丝理志,强行中断身体的快感,可惜男人每一下深入的撞击也粉碎了stephy最后的理智,令stephy发出了欲仙欲死的呻吟声。

stephy再次攀上了高潮的极峰,少女的双眼已开始透出情欲的火焰,雪白的皮肤转成了发情的粉红色,呻吟声无耻地叫过不停。我在stephy的高潮间猛然地抽出肉棒,将那仍硬直的男性器官塞入stephy仍浪叫着的小嘴内,迫她以小香舌舔净龟头表面源自她的浪水和那处女破瓜时的斑斑血迹。

stephy看到男人龟头上的点点腥红,猛然记起自己的处女身已毁在男人的手上,难过得默流着泪,同时暗恨自己老实的身体竟三番四次在男人的强奸下达到高潮。stephy那变得又红又肿的嫩穴正无耻地开合着,吞吐出更多又浓又稠的淫水,显示出她的欲求不满。

但theresa等都发觉到我没有在stephy的阴道内射出来,虽然不敢作声,但脸上已充份流露着不满的神色。我当然不会是怜惜stephy这美人儿,相反我正是看上了她,要她成为我新一代的忠心性奴隶。

我待stephy舔干净阴茎上的残余污物,便从袋中取出一樽乳霜状的药物,淫笑着走到theresa与miki的面前:「放心,待会我定会射满多香子的可爱子宫,现在妳们先用妳们的嫩舌头将这樽好东西全抹在我的鸡巴上。」theresa等以为这是壮阳药一类的东西,合作地以香舌为我的阴茎涂上药膏。

我享受着theresa与miki的唇舌服务,同时向她们解释着药物的用处:「这是一种特别的药物,只要待会我这涂满药物的宝贝一进入女性的穴内,上面的药剂便会完整地渗入女性的肉壁之内,永远也没有办法弄掉。而药力会令女性的阴道记紧我阴茎的气味,只要有别于我的阴茎一进入她的体内,女性的阴道会自动生出火灼般的刺痛,令她一生中只能有我唯一的一个男人。而这药的另一个好处是令女性每隔一段时间生出需要性交的强烈欲望,如毒瘾般深烙在女性的子宫内,由于药力的关系,只有我才能抽插进入她的阴道内,以我的精液作为她暂时性的解药。而且女性最少每隔半年就要我替她性交一次,不然那子宫内的奇痕,足以将最端庄的淑女,变成疯狂舔着我阴茎求爱的淫娃,所以这药只要用上一遍,那女性自然会甘愿成为我忠心的性奴隶。」

我的阴茎已兴奋得硬涨如钢,我淫笑着由左至右看着miki、kary、theresa与刚回过气的stephy四人,笑着道:「妳们自己挑一个做我的性奴隶吧!」说完淫笑着注视四人的反应。其实我早已决定了无论她们如何作出选择,到最后我的性奴隶人选也必然是当中最索最嫩的stephy,不过我编编要这四位好姊妹互相出卖对方。

四位美人儿尚互相注视着,我已不耐烦走到她们的面前,迫她们作出决定。

果然theresa与kary一声娇呼,已紧拉着多香子的双手,将她以后背式紧紧按在台上,kary更说道:「先生,你不是已经在我们三个的子宫内射出了你的精液吗?不如就选stephy吧!你看她刚才多高兴,她一定很乐意成为你的性奴隶。」

我冷笑着看着人性的真面目,miki、theresa与kary为免成为我的性奴隶,已彻底将stephy再一次的出卖。stephy亦难以置信地望着她的好朋友,不敢相信她们竟说出这种说话。

我满意地走到了stephy的身后,双手用力拉开了stephy死命紧合着的双腿,露出了仍湿淋淋的阴户,两腿接着挤入stephy的双腿之间,令她的双脚再也不能合上,同时沾满药物的阴茎已抵在stephy柔软的阴户上,龟头轻轻撑开stephy正不断涌出爱液的蜜唇。

「待会我操她时妳们三个要轮流舔我的屁眼,若妳们不能令我爽的话,我同样会要妳们试试这药物的滋味。」kary三人为了不作我的奴隶,已服从地猛点着头,剩下最后的stephy猛烈地哭求着:「求你……求求你不要插进去……不要,我不要成为你的性奴隶。」

stephy不断发出哀怨的叫喊声,可惜我已抓着她的柳腰,将阴茎一寸一寸再次插入她的阴道内。stephy感到男人的阴茎已完全插入自己的体内,知道自己以后只能成为男人忠诚的玩物,发出了无助的哭叫,泪水已划满了因猛烈性交而变红的面颊。

我将阴茎以搅拌棒的方式在stephy的肉洞内猛烈搅动着,将阴茎表面的药物全涂在stephy的阴道肉壁上,才满足地抽出被stephy的淫水沾得湿淋淋的肉棒,决定先试一试药物的威力。我从袋中取出一条五、六寸长的橡胶阳具,轻抵在stephy的阴户上,将柔软的橡胶炮身轻塞入stephy饥渴的肉洞内。不过才刚进入,stephy已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显示出灰狼的药物成果非常之成功。

我将橡胶阳具抛到一旁,自己的分身己再次进入stephy的紧窄的阴道内。我吻上了stephy的耳珠:「明白这感觉了吗?若是其他男人的阴茎定会痛死妳这美人儿,所以妳还是乖乖做我的性奴隶,我保证妳很快便会享受与我做爱的快感,甚至求我来多几发。」

事到如今,stephy只好认命的点点头,还主动送上温柔的小嘴回吻着我。我刻意讨好她似展开了细致温柔的性交手法,令stephy片刻间已发出动情的娇喘呻吟。「乖宝贝,妳恨她们三个吗?」stephy想到同伴间的狠毒,已不禁娇喘着点点头。我已转过头冷笑着望着theresa她们三个:「妳们立即到stephy面前表演自慰,若谁是最后泄出来的一个,我会好好疼爱她。」

kary她们当然明白到「疼爱」的意思是指有苦头吃,三人二话不说已走到我们的面前,一字排开坐在地上,以手指慰弄着因刚才受到奸淫仍红肿的嫩穴,期图挑起自己的性欲。而stephy则享受着我猛烈的抽插,复仇似的欣赏着她们如何玩弄着自己的嫩穴。

theresa熟练地以右手的食指轻轻抽插肉洞,拇指则玩弄着敏感的珍珠,左手不停揉搓着自己的乳房,不时玩弄着那硬突起的乳头,片刻间已娇喘连连,明显得到不少快感。

一旁的kary也不甘示弱,左右手不停搓弄着自己的乳肉,不时以手指磨擦阴核,很快亦已进入状态,相反最后的miki只能生涩地以手指磨擦着花唇,一点也带不出身体的快感,看来落败也是必然。

果然不到五分钟,kary与theresa已激烈比拚着呻吟声,手指的动作亦加剧起来,明显已到达高潮的边缘。曾有过性经验的kary当然比今天才开苞的theresa更懂得如何令自己获得快感,发出了一声高亢的淫叫已率先泄了出来,猛地喷出了高潮的卵精。theresa足足慢了分半钟才作出了高潮的痉挛,混浊的卵精流满了少女仍不停揉弄着嫩穴的手。不过一向害羞的miki足足多花了五分钟才达到高潮,疲倦地躺在地上,无力地任由灼热的卵精由抽搐着的小穴中流出。

stephy同时亦进入了欲仙欲死的境界,我改变姿势以正常体位给予她最后一击,stephy已经动情,反应激烈,又是淫叫,又是喘息,我肯定stephy得到了绝不少于二十次的高潮。

阴茎已对准少女的穴心狂抽猛插着,准备将精液灌注入stephy的可爱子宫。

stephy紧紧地抱着我,再次达到了高潮,卵精狂泄射在我的龟头上,我亦在同一时间达到高潮,白浊的精液并没有因是第四次的射精又多又浓的狂喷而出,直注入stephy的子宫之内。

精液雨点般打在敏感的子宫壁上,令stephy的子宫小嘴不断痉挛地收缩着,深深吸啜着我喷入她体内的每一滴精液。可惜我射出的大量白浊精液并不是stephy单凭她那小巧的子宫便足以容纳,多余的大量精液倒流随即灌满了stephy的阴道,再由我俩的接合处不断流出,奶白的精液水柱沿着stephy细滑的大腿轻轻滴落地上,形成地上一滩白浊污积。

cookies去camp5(结局篇)

我轻轻抽出在stephy体内开始变软的阴茎,但stephy的双腿却交叉紧夹着我的腰肢,令我的阴茎仍停留在她的体内,明显舍不得我的重压,同时一次又一次送上动人的小嘴与小香舌,以情侣式温柔的湿吻着我。

从stephy双目中的情火,显示出stephy已彻底迷恋着我,我享受的跟她展开了热吻,两舌互相深深交缠着,我惊觉到自然在不知不觉中同时爱上了stephy。

我狠然抽离了stephy的体内,,醒觉到我就算如何喜欢stephy,她也只不过是我较得宠的奴隶,又或是将来我孩子的母亲,她决不能以她的爱将我紧绑起来。我想着我奇妙的心事,而失去慰籍的stephy却已满足得无以复加,疲倦的睡了过去。

我完全战胜对stephy的爱念前她绝不能为我怀孕,便从袋中取出事后用的避孕药粉喂stephy服下。直到stephy服从地吞下嘴内的药物,我才不禁松一口气。

我冷笑着走到miki的面前,决定以她青春的肉体再次燃点起体内的兽性,二话不说已将她那一双小巧的乳房硬挤出一条乳隙,紧夹着我的阴茎不停套弄着。

miki的乳肉在不断的磨擦中变得又好又肿,但那细嫩的快感已令我紧夹于她胸中的肉棒再次硬直起来。我将miki放在一旁的梳化上,阴茎已直插入她的菊穴内,括约肌的撕裂令miki在一声惨叫之后晕倒,后庭不断流出点滴腥红的血丝,我却不愿将宝贵的精液浪费在miki的直肠之内,才抽送了五十多下已拔出硬挺的阴茎。

我将昏迷不醒的miki放在地上,随即拉往一旁的kary,淫笑道:「妳前面的处女没有了,后面的恐怕仍要给我吧!」也不待kary作出反应,阴茎已钻插入她的后庭内,kary却没有晕倒过去,只不过狂哭着不断挥舞手脚挣扎,忍受着后庭内阴茎的侵犯。

kary的哭叫却令stephy惊醒过来,迷糊地看着我们的肛交活动。我在又一次的五十下连环快插之后放下半死的kary,让她躺在宽子的身边,而stephy已自动自觉走到我的面前,主动擡高了香臀,静待我为她的后庭破瓜。

如此合作我又怎会不干?阴茎已直插入stephy后面的窄穴内,毫不留情地尽根而入,stephy咬紧牙关不发出哭叫起,但眼泪已不受控制流出,我同时以手指玩弄着她的乳头和阴核,令stephy在肛交中也渐渐生出了快感。

五十下的抽插转瞬即过,我将stephy放到kary的身边,抱过一旁想要逃走的theresa。我恨她打算逃走,阴茎更凶猛地锄着她的菊穴,令theresa发出了撕心裂肺的狂喊。我一下一下粗暴地操着theresa的后庭,令她后面那细小的洞穴流出了爆肛的血丝。

我放下被摧残得奄奄一息的theresa,阴茎由于连番的泄射,持久力已提升到极限,并未因连续为四个处女屁眼开苞而生出泄精的打算,只得重新开始抽插着最左边的miki,又一次插入她因我而红肿的小穴内,以点指兵兵的方式轮奸着kary她们四人,看精液最后射入谁的体内。

最后theresa成了得奖的幸运儿,经过了六轮共千二下的抽插,我的阴茎才刚由stephy的嫩穴内抽出,改为插入theresa的嫩穴内。只抽顶得十多下,便已再忍受不住射精的冲动,于是我将阴茎尽情地往theresa的穴心一顶,令theresa几乎以为自己的子宫已被我的阴茎所贯穿,便再一次将精液注满theresa的体内。

我满足地抽出阴茎,以君临天下的气势看着四具香汗淋漓的少女娇躯,连打五发确实已令我非常疲劳,但theresa她们却比我更为不济,长达数小时的连续奸淫已耗尽每一位少女的所有体力,令她们再也不能作出任何的反抗,只能默默忍受着我一波接一波的狎玩。

我命stephy四人坐直了娇躯,又令她们同时伸出了小香舌,一同舔弄着我的阴茎,四条湿滑的小香舌同时按摩着我的阴茎,令我生出前所未有的快感。不过虽然miki她们舔得异常落力,但我仍要足足花了十五分钟才能令阴茎再次硬直起来,我轮番抽插着她们的小嘴,甚至玩着深喉的花式,双手则玩弄着四对各有千秋的嫩乳房。

theresa她们足足舔了我个多小时才舔出精来,我分别将不少精液射入kary、theresa、miki与stephy的嘴内,才任由剩余的白浊树汁以散弹枪的姿态狂打在四人的脸上,令她们绯红的脸都满布我白浊的精浆。

一天六发恐怕已是我的极限,我不禁躺在梳化上休息,并命stephy替我按摩着肌肉,但并不是代表theresa三人同样可以休息。我从袋中取出两条特制的皮内裤,抛给一旁的theresa与kary,命她们将它穿上。

这由我的袋中取出的当然不是一般的衣物,这其实是女同性恋者爱用的好东西,内裤的前端接有一根八寸长的电动阳具,内里还藏有强力的摩打,更妙的是电动阳具本身会吸啜女性的体液,再经挤压猛烈喷出,模拟射精的动作。

我待theresa她们准备妥当,便吩咐道:「我奸妳们已奸得久了,现在轮到妳们奸miki给我看。记着!若妳们奸得不够落力的话,可要尝尝这皮鞭的滋味。」

说完已「啪」一声将皮鞭抽在地上。

在kary作出反应前,theresa已发狠的向miki扑去,并迅速将瘦弱的miki紧按地上,伪具已毫不留情的直插入miki的嫩穴内。我重重一鞭抽在kary的粉背上,在她幼滑的背上留下了明显的红痕:「我叫妳看表演吗?还不快去操她!」

kary被打得面容扭曲,痛苦辩道:「可是已没有位置。」我重重再抽了她一鞭,愤怒道:「妳不懂插她其他的穴吗?是不是要再尝口交与肛交的滋味才懂得如何做?」kary不待第三鞭抽在身上,已连跑带爬的来到miki的身边,将内裤上的阴茎硬塞入miki的菊穴内。

被前后夹攻的miki难过得哭叫起来,拚命地扭动着四肢,发出猛烈的呻吟,我在theresa与kary的身上再补多一鞭,已冷冷道:「这么温柔干吗?我要看的是强奸秀!」

theresa不愧是聪明的靓女,在吃了一鞭后已明白到该如何取悦我这恶魔,于是不顾miki的死活狂抽猛插起来,而miki身后的kary亦相应加强了动作,令前后三人同时激烈地动着,六只柔软雪白的肉乳上下纷飞。miki惨被送上一波接一波的高潮,破损的血丝由阴户及肛门口涌出,而miki亦在强烈的高潮下不支晕倒过去。

看到theresa与kary亦不支相继晕倒,我才满足地由梳化里站起来,将她们抱回睡房再逐一绑在床上,而我当晚就揽着stephy青春动人的娇躯舒舒服服的发了个好梦。

凶猛的奸淫足足持续了三天,到最后theresa她们三人的嫩穴已红肿得塞不下一根手指,而里面的少女子宫亦装满了我连日灌注入内的精液,stephy则成为协助我奸淫玩弄她们的帮凶,而自己亦不时送上青春动人的肉体。

不过当我将渡假屋内门窗上的锁一一除去时,她们四人已统统疲倦得难动分毫,淩乱的躺在地上。我只好替stephy穿回久违了的衣物,将她抱进我的车厢之内,送她回她的家,而任由theresa她们三人,全裸的半死不活地躺在渡假屋之内,任由她们自己从事着善后工作。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