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人妻肉体游泳池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蕙美原本是一个家庭主妇最近蕙美常会到一家高级室内游泳馆去游泳。其实,蕙美并不是要去游泳绯缀緌绫,榙榛榬樆而是去跟两个男人偷情。
整件事情,发生在三个礼拜前。
那是某个礼拜一的上午蜴蝂蜭蜩,廎廗廘廖在此之前,蕙美收到一张游泳池的免费游泳券算箤箄箝,渔潎漾渐是附近一家新开幕的游泳池所做的促销活动,游泳券上还注明了其他附加服务:「温泉spa」「免费瘦健身课程」。健身加上贪小便宜的心理獌瑳瑱瑭,妪嫕嫳嫬促使蕙美来到这家新颖的游泳馆。
那是一间很先进的游泳馆,似乎是非常神秘的地方,蕙美来到柜台,只有一位男士。
「您好∼」年轻的男人露出非常健康洁白的牙齿,全身古铜的肤色,纠结着雄壮的肌肉,他裸着上半身,很让人,特别让蕙美这种卅出头岁的女人,存有好感。
「这张可以用吗?」蕙美拿出游泳券。
「可以。」男人爽朗的回答:「请进。」
蕙美点了头,然后沿着楼梯到了上方的更衣室。
游泳馆内人很稀疏,事实上,好像是没人,除了热带风情的巴台有一名女人之外,蕙美看不到第三个人。
蕙美来到用红字写的「更衣室」,里头也是空荡荡的。怎么回事?她想。
从大更衣室的窗外射入了阳光,整个空间很明亮,感觉很不错,蕙美感到很舒服,于是脱下了外衣,露出蕙美的身体。本来对于在公共场所裸露,蕙美是很难为情的,但是现在整个更衣室空空荡荡,只剩她孤单一人,有何不可?于是,蕙美脱下了所有衣物,包括浅粉色的内裤。
更衣室内有一面落地镜子,蕙美来到镜子前,正面看着自己。那感觉好像有一个熟悉的裸体女人站在蕙美前面。
蕙美是比较骨感的那一型女人,从大学以来就是这样了。
胸都够丰满,一直是蕙美最大的遗憾,虽然丈夫曾经说过,「我就是喜欢一手把握住妳的感觉」。
蕙美修长的身材跟玲珑的腰身,是她引以为豪的部位,丈夫曾经说过,最爱蕙美腰袋方那削瘦的骨盆,享受妻子那棱有角的骨感。每当做爱时,丈夫总是用力地碰撞蕙美的下腹,似乎那能带给他一种无上的快感。
正在蕙美带点自恋地欣赏自己细长骨感的胴体时,突然听见更衣室有男人的笑声,他们脸上的神色,带点看到猎物的兴奋与好奇。那是两个大约卅几岁的男人。
「啊!」蕙美跟所有女人一样尖叫,赶忙拿着衣物遮住自己的正面。
「别慌张。小姐。」其中一个男人说:「我们在这里看很久了。」蕙美脑海一片昏乱,原来自己在这里顾影自怜了半天,通通被两个男人偷看光了。突然,蕙美很想骂人。
「你们再不走,我要叫人了。这是女更衣室!」蕙美说。
「有吗?」先前说话的男子看了看外面,说:「我们没看到有个
女字啊。」
蕙美现在才想起来,只因为「更衣室」的字样是用红字写的,所以先入为主就认为这是女性更衣室。
「这里更衣室是男女共用啊!」
另一个男人说:「我们可以进去吧?是不是?」原本的男人点头,于是两人走了进来。蕙美紧抓手上的衣物,遮住自己骨感的肉体,深怕一个不小心春光外泄。
两个穿着男泳裤的男人,加上蕙美一个裸体的女子。就在这个空间里。
男人们背着蕙美,一点也没有拘束地脱下了泳裤,刹时,蕙美看见他们壮硕的男性臀部,那岔黝黑的肌肉,她并不是没看过男人,但一次看到两个男人像是运动员在更衣室里恣意脱下衣衫的粗野模样,却是生平第一遭,害她羞得把脸别过去,连忙躲到一酥更衣室里。
男人什么也没说,似乎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
「妳是收到游泳券来的吧?」一个男人在小更衣室外这么问。
蕙美耳根发热,想起刚刚看的陌生男人体魄,他们都是很高大雄伟的男性,才只刚刚这么一眼,蕙美竟然脑海里都是那个画面了。
「一定是吧?」另一个男人说:「我们还要付钱呢。」
「刚刚的女人长得不错。」男人说:「身材也还可以,让我看的都硬了。」
「恩,腿很修长,皮肤也好。搞起来一定爽翻了,哈哈。」听着他们一言一语,用粗鲁的男性言语谈论自己,蕙美简直听得耳根发热到极点。
「恩,你们…..在说我吗?」
突然蕙美听到有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就是啊,」其中一个男人说:「正在说你呢。」
「是吗….」那女人声音娇媚地说道:「说我啥?」
「说你….很好看,身材也很好,搞不好…..干起来很舒服啊!」另一个男人说,声音带着挑逗。
蕙美听着这样淫浪的对话,竟然发生在这么一个公共场所,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贼船?但此时绝对不是夺门而出的时候。蕙美把门紧紧锁好。
「是吗∼∼」门外的女人的声音带点似笑非笑。大更衣室突然安静下来,不久,蕙美听到一阵喘息声,那是男女的喘息声。
「喔∼呜∼∼」女人呻吟的喘息声音,回荡在空荡的更衣室内。此时,蕙美再也不怀疑这里正在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寇,他们竟然就在门的另一边做起爱了。
「啊啊」的叫着,声音中带着诲出的欢愉与暧昧。蕙美能清楚听到男人们在她身上亲吻的声音,那种「啧啧」的声音。突然蕙美发现自己有了体热,大约是听着这样的声音,让蕙美产生了某种反应吧?
蕙美不禁轻轻打开门的一角,从门缝中观看外面的情景。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眼前竟然是这么淫秽的情景。
只见一个白晰的女人胴体,正高蹲在男人们的面前,她长发披落胸前,脸被男人的臀部遮住了,蕙美是从男人们的腿缝中,看到女人那对浑圆的乳房。
女人一边喘息,一边发出「则则」的吸吮声,蕙美知道她在干什么,类似的事情,她也曾应丈夫的要求而做过,但是一次帮两个男人口交,却是她作梦也想不到的恶心事情。
蕙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心想:「这可是女更衣室啊,他们怎能在这里做这样的事情?」
男人似乎很性急地将那女人的身体扶了起来,将她推在墙壁上,她身体自然弯曲接近九十度,臀部正对着后方男人的下体之处。
蕙美看到一个男人背部靠墙,正半低头埋在女人的胸前吸吮,他下体那根翘起来的肉根,很明显地顶着女人的下体。
而另一个男人则握着自己的肉棍,从背后将家伙送入女人的臀部。女人眉头皱了一下,但是很快地她娇喘了起来。因为那男人正狠狠地摆动臀部操干起那女人了!
这种「夹心饼」的性交方式,似乎让那女人相当忘情,她开始狂乱地呻吟着,「嗯∼啊∼」声音似乎带点痛苦,却又有更多的兴奋刺激。
两男一女开始毫不拘束的干了起来,根本忘记这里是公开场所。
蕙美开始脸红,整个心跳得相当迅速,最令她感到兴奋的,是两条黝黑粗壮的男性肉体,正夹缠着一条雪白的女人肉体,男人粗壮突起的肌肉,跟女人柔细的肉体线条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那种对比,让蕙美产生强烈的生理反应,她光是偷看,就已感觉自己下体湿润了。
那女人的表情相当欢愉,却带点皱眉的痛苦,蕙美看不到她全部的脸部表情,只能从她的喘息与呻吟声去想像那种肉体愉悦。被男性的硬物进入自己柔弱的身体,大多数的女人都会产生强烈的反应,而男人越强壮,女人感受的愉悦就越大吧!
视觉与想像交错而产生的快感,让蕙美感到无比的兴奋!
「妳很欠干喔!湿搭搭的,真是个欠人操的婊子!」男人一边用力地顶着女人的下体一边骂。
「啊…是啊….欠你干啊……啊啊…..啊啊….」女人的私处含着男人的硬屌,又听着男人的言语,变得更加淫浪,叫春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大得足以在门外的长廊间回荡着……。
「老公没喂饱喔?」另一男人边玩弄她乳头,边笑道:「真是骚货,欠干的小母狗。」
「我是啊…..」女人叫着:「母狗….」
「正被大狼犬干的小母狗∼」男人边艋边操她。
「啊…..死了∼人家要死了∼」女人这么叫着。
一场a片似的淫乱做爱情景,挑逗着蕙美的视觉。
蕙美抚摸着自己的私处,她阴道口的爱液,如同豪雨填满的水池一样,慢慢流了出来,滴在地板的磁砖上。蕙美的两根手指摸在自己的阴核上,另一手则抚摸自己胸前的那一对肉团,不自觉地翘起屁股,好像在等待男人来干似的。
阴核传来的快感相当激烈,蕙美感觉脑子空荡荡的,才没有多久,一股强烈的肉体收缩带她攀上了顶峰,蕙美忍住自己的叫声,整个人像要爆炸的气球一样,高潮的刺激从阴核那一点直逼到全身,涨得全身都是那种攀上极乐山头的快感。
淫水从蕙美的肉体上沿着大腿慢慢流下。她修长的身躯纠结在一起,腿软的想要整个人蹲下来了。
「好紧啊….妳不是结婚了吗?」男人流着汗水,丝毫没有停下操干的动作,「紧得我都快被喷了∼吼∼」发出男性的浪叫。
「啊啊∼嗯嗯∼∼」女人娇喘着,雪白的肌肤渗透着汗珠,女人在男人的操干下,已经成为淫乱的女兽了。她的乳头被另一个男人吻到有点涨痛,但是下体被另一男人的肉棍顶撞着,两种感官上的刺激,在她体内取得微妙的平衡。
男人们换手了,不,应该说是「换屌」,只是换上的那根屌更大根,蕙美想像那根屌塞入自己紧密的阴道内,更是有种受不了的需求感。
换上来的男人似乎要改变一下姿势,他把女人抱着躺在地上,让那女人张开她的大腿,然后慢慢把那根充血到无比大的男性肉根慢慢塞入女人的腿间。女人嘴里含着原本男人的屌。又是吸了起来。
男人下体压着女人,丝毫不留情地干着她。
「啊啊∼啊∼老公∼∼」女人叫着。
「叫老公啦∼」男人边顶边笑:「比你老公强多了吧?」
「啊∼是啊∼亲老公∼哥∼」女人叫着:「强多了∼真得…….好棒∼∼从来∼∼没被干得这么爽∼啊啊∼∼」呻吟之声之大,让人难以想像。
男人似乎被女人的呻吟刺激得更加兴奋,根本不放手地攻击女人的最深处。想像一根陌生的硬屌在阴道里面抽插的情景,更让蕙美产生了第二次情欲。
蕙美兴奋极了,她没想过跟两个男人做爱,会让女人产生这样的反应,那肯定有两倍的爱抚、两倍的愉悦!她想。
女人躺在地板上,张开大腿接受男人的操干。而她的嘴,也正吞着另一个男人的阳具,而那男人正一边享受跨下被女性吞吐的快感,一边则抚弄把玩着女人的那对突起的双乳。女人的一对乳房是很夸张的大,当她躺着时,竟然还是这么明显硕大,被操干时还不停晃动,蕙美不禁产生了一种女性的嫉妒感。这更衣室的地板,像是成了两男一女的大床。
男人很快速而有技巧地摩擦女人的阴道里外,抽挥间,都让女体感到整根肉棍在位移,足足有五分钟。
终于「喔喔…..快到了…..人家快丢了…..」女人这么叫着:「给我….丢给我….我都要…..都要…..啊……」女人达到高潮了,很显然,女人的高潮是相当难达到的,因为前一个男人并没有让她这样,第二个男人也足足干了十分钟,才让她达到如此的高潮。
而蕙美自己,却是很容易达到高潮的女人。
男人们都还没有泄,不知道吃了什么?
两个更衣室里面的女人,一个被操干而泄身,一个则是自慰而达到高潮。可见这两男人的确很行。蕙美不禁升起了一个很淫乱的想法。
「如果现在加入他们的混战,会怎样呢?」蕙美心想。光想到这样,就很让人难已自拔了,况且自己身体正全裸着,毫无任何防备。
「里面的,可以出来了吗?」男人叫着:「光是看,多没意思呢。」
蕙美一惊,原来他们还记得自己。
突然,小更衣室的门被打开,男人正面对着蕙美。
「啊!」蕙美惊叫:「干什么?」
「自己还在自慰呢,啊」。男人笑着。
蕙美这才警觉,她的手正抚摸着自己的下体,另一只手则放在乳房上,任何一个男人都知道她正在干什么。
男人很主动地扑了上来,满满地搂住蕙美,蕙美叫到:「不要∼」
男人很粗壮,蕙美没有能力抵挡,整个人被扑到墙上。
「不要啊∼」蕙美叫着:「救命啊∼」
即使想像中是如何诱人,但是遇到陌生男人真的要上她,蕙美还是感到一股强大的威胁感与恐惧。
男人拨起蕙美的左腿,正勃起的男性阳具从蕙美的两腿间那个紧密的入口送进去。简直是可以用「滑进去」来形容,因为蕙美的下体早已经湿的不像话。
「啊∼」蕙美强烈感觉阴道被一个坚硬的异物进入,手淫之后,阴道更加敏感,所以这样的感觉更加强烈。男人开始摆动操干起蕙美,蕙美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快感,她搭住男人的肩膀,嘴里还是喊着:「不要啊∼」
男人的确很会干,整根粗壮的阳具在蕙美的阴道里面来回抽插,蕙美感觉到阴道复杂密布的神经传来一种总和的快感。男人很强势地占据蕙美的身体,蕙美感觉那带有棱角的龟头磨得自己的阴道好麻、好辣。阴道也不听话地收缩了几下。
「喔∼这女的更棒∼」男人边干边吻的蕙美的脸蛋,「很骨感的淫浪女人∼」
「啊啊∼啊啊∼」蕙美随着男人操干的韵律,不知觉地淫叫了起来:「唔∼∼∼啊啊啊∼∼」外头的女人也是,两个女人的呻吟声音此起彼落。
男人很粗暴地干着蕙美,蕙美每被他顶撞一次,就感觉到无比的快感,两腿巴不得要收紧了,原本踩在地上的腿也离了地,变成被男人撑住身体。
除了笑我不知道能说什么?除了笑不停,我不知道能做什么!推吧~~~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大家一起来推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太棒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