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日本鬼子VS党国特工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一回:日本鬼子的美人计
党国上尉李硕勇,28岁,身材高大,仪表堂堂,是党国情报科的精英特工。这次他携带机密文件前往北平,准备执行一项重要任务。可是日军特务头子龟田得知此事,决定派女特务川岛菊子暗算李硕勇,务必要夺取密件。
李硕勇风流成性,一到北平就忍不住去了妓院,却不知日本鬼子龟田和菊子早就等候多时了。龟田装成拉皮条的龟公,风骚的菊子就跟在后面。浓妆艳抹的菊子朝着英俊的李硕勇频抛媚眼,这个年轻潇洒的上尉顿时色迷心窍,搂着菊子来到一间房内。

李硕勇生得浓眉大眼,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下巴剃刮得平滑干净,衬衫下隐约可见厚实的胸肌,一身上好做工和质料的上尉军服将六英尺三英寸的壮硕身材包装得非常完美。眼前的李硕勇可以说是川岛菊子见过的最英俊性感的男子,想和他做爱恐怕是每个女人的幻想,但菊子是个女间谍,她很清楚自己的任务。要解决这个党国特工,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菊子相当的自信,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比自己强壮的男人了,对付他们她有自己的绝招。
首先是引诱他们,让他们丧失警惕。以妓女身份为掩护的她很自然地投向李硕勇的怀抱,她脱光了全身的衣物,接着用嘴唇轻柔地触碰年轻上尉的下巴和脖子,此举效果明显,28岁的李硕勇本来就精力旺盛,面对这样的挑逗,男人的本能使他立刻冲动起来,军裤里粗壮的鸡巴立刻昂首起立。菊子观察到他裤子前面凸起的大帐篷,适时地假装要与李硕勇接吻,乘势搂住了他的脖子。

接着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偷袭他们的睾丸!说时迟、那时快,菊子突然紧紧抱住李硕勇的脖子,同时闪电般抬起膝盖往这位年轻军官的裤裆里猛地一顶。这一招又快又准,毒辣无比。一直练健美的李硕勇尽管强壮得胸腹如铁、臂背似钢,但他和普通男人一样有个致命要害——睾丸,那玩艺虽说是男人最重要的东西,但偏偏没有肌肉骨骼保护,只是包裹在较厚皮肤组成的阴囊内,外层是富有弹性的鞘膜,内部是松软的睾丸内质,打个比方,就像两个没有蛋壳只剩下蛋皮包裹的鸡蛋,即便是个5、6岁的孩童都能轻松的挤出蛋黄来。菊子坚硬的膝盖骨再加上骇人的冲击力,毫无阻滞的扎进李硕勇的裤裆里,结果可想而知。
果然,李硕勇的裤裆里“扑哧”一声,不是很响却很清晰,菊子感觉到眼前男人的睾丸开了花。这一招似刀劈但远比刀劈彻骨,似枪戳但远比枪戳深刻,似锤敲但远比锤敲沉重,挨了这一下,李硕勇不由自主的弯下腰来,头晕目眩,阵阵作呕,他两眼翻白,双手徒劳的捂住自己惨遭重创的睾丸。接下来的事情变得十分简单,不用菊子再动手,睾丸的剧烈疼痛,瞬间让李硕勇一身结实发达的肌肉都成了无用的摆设,可怜的年轻上尉惨叫了一声,双膝一软就瘫倒在地上了。菊子立刻抓紧时间,从李硕勇的身上搜出了密件。

一切到这儿还没完,菊子有着特别谨慎的职业习惯。她刚才的一击虽然已经重创了李硕勇的命根子,使李硕勇失去了抵抗能力。但是上级命令她必须做到干净利落,万无一失。要知道一旦留下活口,她的身份就有可能暴露。
于是菊子决定杀人灭口,把这个年轻上尉的睾丸彻底捏碎!李硕勇此时早已昏迷,但是裆部因为刚才的刺激,仍然高高鼓起。菊子很容易地分开这个壮男的双腿,然后蹲下身来拉开他的军裤拉链,李硕勇正穿着一条单薄的丝制红色内裤,若隐若现的硕大性器被勉强包裹着。菊子把手伸进李硕勇的红色内裤里轻轻一扯,李硕勇的生殖器就立刻露了出来。菊子立刻发出一阵惊叹:“哇!好大啊!!好壮阳的男人!!”
眼前李硕勇充血勃起的巨吊起码有27cm,阴囊里两个鹅蛋大小的睾丸轮廓分明,但是因为刚才的撞击,显得很红肿。菊子仔细地触摸着李硕勇饱满的紫红色龟头和壮硕的睾丸,再想想自己以前接触过的那些猥亵的老男人,菊子感觉眼前的李硕勇简直就是人间的极品猛男。她真后悔刚才没有跟这个壮男人好好大干一场。但是碍于特务科的纪律,她又必须对这个壮男狠下毒手了。菊子表现出少有的犹豫,她伸出两只手,在李硕勇壮硕的阳具上来回抚摩着。
这时候龟田进来了,刚才的一切他看的很清楚,他知道菊子对这个英俊健美的中国军人动心了。他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发生,他一直垂涎菊子的美色,但是菊子总是以各种借口拒绝他。菊子喜欢高大帅气健美的男人,但是龟田却是个身材矮小、相貌猥亵、阳痿早泻的老色鬼。不过龟田从没有死心过,他总是设法赶走一切接近菊子的男人。
龟田对菊子说:“菊子小姐,密件找到了吗?”
菊子面对忽然闯入的龟田有些惊慌,她的手立刻松开了李硕勇诱人的阳具,回答道:“找到了,就在我这里。”
“那好,你现在立刻去上海把密件交给川岛芳子小姐。”龟田发出指令。
“可是我还有问题要审问这个男人啊。”菊子舍不得放弃昏倒在地上的猛男。
“这件事我会负责的,你只要服从命令就行了。”龟田表情严肃地说。
菊子无奈的走出屋子,她最后偷偷瞄了一眼李硕勇黝黑粗大的下体。
现在屋子里只有龟田和李硕勇两个人了,矮小丑陋的龟田望着昏倒在地上的猛男上尉,心里充满了嫉妒,眼前李硕勇粗长硕大的阴茎是龟田的那一根“小牙签”所无法比拟的,李硕勇两个饱满如鹅蛋的睾丸更是让龟田眼红不已,龟田恨不得把李硕勇的命根子割下来装到自己的裆下。他把李硕勇拖到床上,脱掉了李硕勇的裤子,绑好这个猛男的四肢,使李硕勇像个“大”字一般四肢张开。龟田决心要废了这个令菊子动心的男人。想到这里,他猛的一把揪下了李硕勇裆部的一撮阴毛,昏迷中的李硕勇感到一阵疼痛,醒了过来。四肢被绑的他望着眼前奸笑的龟田,明白自己中了暗算。
“小子,我是日本情报科的龟田,刚才招呼你的是我的女人菊子,你下面那玩意现在爽不爽啊!”
龟田一边说,一边用手轻拍着李硕勇肿胀的阴囊。李硕勇的巨蛋刚受到菊子的重创,轻轻拍打也能造成强烈的痛楚,李硕勇唯一可做的只有痛苦呻吟。
龟田奸笑着问:“痛吗?”紧跟着就一拳打在李硕勇肿胀的阴囊上,李硕勇杀猪似的嚎叫、呻吟,他的身体不断地抖震,当痛楚稍稍减退后,李硕勇愤怒地骂道:“臭鬼子,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无耻!!”
“要不是你好色,怎么会中计呢!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女人是碰不得的!!”龟田说着又狠狠地从李硕勇的阴茎根部拔下一撮阴毛来,李硕勇痛苦地哀号着,他的命根子正被这个日本侏儒掌控着,他有些害怕了。李硕勇软了下来,他狼狈哀求道:“放了我吧!”

龟田再次奸笑起来,露出他恶心的黄牙。他紧紧攥住李硕勇那两个沉甸甸的大睾丸,让睾丸无法在阴囊里滑动,接着就握着李硕勇壮硕的睾丸狠狠的掐捏,“小子,你敢玩我心爱的菊子,看大爷挤出你的蛋黄子来喂苍蝇!!哈哈哈!”
李硕勇顿时发出阵阵惨叫,他英俊的面庞再次因为痛苦而扭曲,他拼命哀求:“不!不要阉我,不要捏碎我的卵蛋,不要捏它!不!”

但是龟田用手轻拍着李硕勇的脸,狰狞的笑道:“全因为你长得又帅又壮,卵蛋够大,屌也挺硬的,使我嫉妒你。”说着龟田粗糙的手握着李硕勇那两个肿大的睾丸不断加压,李硕勇的呻吟声越来越弱,忽然李硕勇的阴囊里发出微小的“啪”的声音,这个壮男蹬了一下腿,阴茎抽搐了几下就再没有动静了。他的眼睛向上翻着,嘴里流出了白沫,呼吸渐渐停止。龟田再伸手摸摸李硕勇的阴囊,结果让他相当满意,李硕勇的睾丸本应呈卵圆形,而这时那两个原本硕大饱满的睾丸都已经没了具体形状,睾丸内质分裂成松散的几块,在他的手指推挤下流滑于阴囊中。他不由奸笑了起来:看来这个高大健壮的男人也是个绣花枕头、银样蜡枪头,轻轻一下就破了蛋。
精通解剖的龟田知道,此时李硕勇那已被捏碎的睾丸就像熟透的橘子破了皮,里面的睾丸内质就如橘子瓣一样还没有彻底摧毁。龟田极度嫉恨这个健壮的中国军人,他要让李硕勇彻底“完蛋”。于是龟田捏住李硕勇已经破碎的睾丸,由轻到重地将其中的睾丸内质又狠狠捻了1-2分钟,直到这个男人的睾丸内质完全散开化成了糊状液体,再用指尖猛力掐断他的精索,然后扶起李硕勇粗壮的阳具,握住他的阴囊袋上方,如同挤柠檬一般,缓缓地把李硕勇睾丸中混着些许血丝的精液从龟头处挤出,直至他的阴囊干瘪,这才冷笑着松开李硕勇被废掉的阳具扬长而去。
次日,人们在房间里发现了李硕勇的尸体。党国情报科对此相当生气,决心与日寇周旋到底。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
第二回:抓捕菊子
党国上尉李硕勇遇害后,他携带的密件被菊子带到了上海,打算交给那里的联络人——川岛芳子。但是党国情报科发现了菊子的行踪,派出骨干白铁男和助手阿力跟踪菊子。

白铁男,27岁的情报科特警,他和李硕勇都是情报科的“四大金刚”之一。所谓“四大金刚”,是情报科的四个精英骨干,他们高大威猛、精明强干,并且各个性欲旺盛。所以大家又把这四个猛男叫作“四大种马”。白铁男听说了李硕勇遭到日寇毒手,悲愤万分,发誓要为李硕勇报仇。
白铁男和阿力一路追踪菊子来到郊外,看见菊子进了一间废弃的茅草屋。白铁男和阿力认定这里是日本特务的接头地点,在确定屋子里只有菊子一个人之后,白铁男决定抓人。他一脚揣开房门,和阿力冲了进去:“川岛菊子,你被捕了!”
菊子看见有人破门而入,明白行踪已经暴露,她强作镇静,暗自盘算着如何解决这两个中国大兵。菊子娇滴滴的说:“两位兵哥哥,小妹妹我是守法良民,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白铁男厉声说道:“不要装蒜了,我们知道你是日本间谍,快把密件交出来!”
“帅哥,我不是间谍,什么密件啊?我真的不知道!不信你可以搜我身啊。”菊子说着竟然开始脱去一件件的衣裳。白铁男和阿力看见菊子的瘙样,一时间也楞住了。菊子脱的只剩下一身半透明的三点式泳装,她娇声细语:“怎么样?没有吧?我的身上哪里有什么密件啊?”
阿力本来就是个色鬼,一看见菊子波涛汹涌的双峰,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煞有介事地指着菊子高耸的胸部,色咪咪地说:“你一定把密件藏在这里了!”
菊子笑了笑说:“阿兵哥原来想看小妹的咪咪啊,早说嘛。”说着菊子轻轻摘下了胸罩,露出浑圆坚挺的巨乳,她那腥红的奶尖是那么的鲜嫩,白铁男和阿力看到这诱人惊艳的一幕,军裤里的老二迅速充血勃起,特别是白铁男的阳具,从军裤鼓起的轮廓看就知道又粗又长,简直要把军裤撑破了。菊子看到两个大兵色咪咪的样子,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怎么样?想不想摸一下?”菊子抛着媚眼,朝两人慢慢走去。阿力淫笑着迎了上去,伸手去抓菊子的乳房。菊子的双乳是那样的充满弹性,阿力疯狂地抚摩着,完全放松了警惕,就在这时,菊子的右手忽然猛地抓向阿力的裤裆。阿力想不到菊子会突然偷袭自己的命根子,而且竟然这么狠,他哀叫起来∶“哎唷哇!”。菊子当然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她握着阿力的阴囊猛力一拧,阿力阴囊内的两个小卵立刻被当场捏爆了!!
这一切来得太快,白铁男还没来得及阻止,阿力已经蛋碎人亡了。
“哈哈哈,你们这些中国兵真没用!!”菊子得意地望着白铁男。
“臭婊子,我要杀了你!”眼见同伴惨死,白铁男愤怒地冲向菊子。菊子迅速地躲到一边,两只拳头左右开弓打向白铁男,白铁男不敢怠慢,连忙举手招架。他虽然挡住了菊子的双拳,但是菊子的那双巨乳却突然一挺,往前直击。乳房变成攻击性武器,这是他意想不到的,菊子的双乳像两个拳头似的,打在了白铁男的脸上。
“砰!砰!”两声,白铁男被打得鼻血直喷,金星直冒。趁着白铁男晕头转向之际,菊子故技重施,一招“猴子偷桃”抓向白铁男鼓鼓凸起的下体。强烈的痛楚立刻由巨大的睾丸蔓延到白铁男的全身,他俊朗的面容顿时变成了一张苦瓜脸!白铁男企图拉开菊子的手,但是菊子的五指死攥着他的裤裆不放,而且越捏越紧。白铁男疼的冷汗直冒,菊子十分得意:“帅哥哥,你的蛋蛋好像很大哦,让小妹好好摸摸。不知道你的蛋蛋跟那个李硕勇比谁的更大呢?真想跟你快活一下,可惜你知道了我们的接头地点,算你倒霉了,让姑奶奶捏爆你的卵蛋吧!”
生死存亡之际,白铁男忍着巨痛,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只见刀光一闪,菊子攥着白铁男下体的右手被砍断了。菊子发出刺耳的号叫,她在地上不停地翻滚,鲜血撒了一地。白铁男也捂着裆部瘫倒在地上,菊子的断手仍然死掐着他的下体。白铁男痛苦地扳开菊子的手指关节,把自己硕大的睾丸从这个恶毒女人的魔爪下解放出来,他的睾丸虽然没有碎,但是肿得很厉害,用手一碰都会感到欲裂的胀痛。白铁男咬着牙,费力地站了起来,怒视着瘫在地上的菊子。
菊子的右肢不断的流血,她像狗一样哀求道:“大爷,我错了,不要杀我。”
“把密件交出来,就饶你狗命!!”白铁男厉声喝道。
“好,我什么都给你,只求你饶了我这条贱命。”菊子的左手伸进了她薄薄的内裤里,原来密件藏在这里,好一个狡猾的日本婊子!
密件是一小张羊皮纸,上面有好多奇怪的字符。菊子狼狈地爬到白铁男的脚下,递上了密件,就在白铁男接过密件的一刹那,菊子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凶光:想从前有多少男人惨死在她的手上,今天要是栽在这个中国大兵手里,她决不甘心,她川岛菊子一定要阉了这个男人,报断手之仇!想到这里,菊子的左手像鹰爪一样抓向白铁男受创的裆部。
白铁男早就料到这个女人不会老实,电光火石之间,他两条粗壮的大腿迅速并拢,将菊子的左手牢牢夹住,然后猛力一扭。
“呀~~~~~~~!”菊子惨叫一声,左手应声折断。
“臭婊子!!死贱货!!”白铁男抬起大脚,将菊子的两条腿骨狠狠踩碎。菊子拼命哀号着,但是白铁男并不解恨,他蹬下身来,拍了拍菊子丰满的乳房,恨恨地说:“死贱货!!你好象对自己的奶子很满意啊!阿力就是被这对奶子害死的!!”说着一双大手抓着菊子的两个巨乳使劲一撕,那两只豪乳就被白铁男活生生地抓了下来,胸前只留下两个血淋淋的洞。
“啊~~~~~~~~~~呀~~~~~~~~~~!”菊子的惨叫声,估计方圆一里都可以听见。白铁男又拿起匕首,撕开菊子的内裤,高声叫道:“现在为我的好哥们李硕勇和阿力报仇,婊子你受死吧!!”他随即一刀插进了菊子的阴户,猩红的鲜血从菊子的肉洞里流出,菊子瞪大了眼睛,断断续续的说:“那个壮男~~~~李硕勇,他的鸡巴真大~~~~他不是我杀的,是龟田害死了他。”说完这个恶毒的日本女特务终于断气了。
白铁男离开了茅草屋,他要把密件带回去,可是他的命根子却隐隐作痛,刚才菊子下手真的很重,他硕大的阳具要是因此而废了,他以后的“性福”就完了。他想起附近有个小诊所,专治男性病症,他决定先去那里检查一下自己的命根子。
这时在屋外的草丛里,还躲着一个人,他是川岛芳子的手下犬太郎。刚才他来接应菊子的时候听到屋里传来菊子的惨叫声,他躲在窗外目睹了菊子的悲惨下场,白铁男的勇猛和彪悍把他吓的半死,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白铁男取走了密件。犬太郎决定先回秘密据点向川岛芳子报告,据点设在附近一个治疗男性病的小诊所,他和川岛芳子在那里伪装成大夫和护士,偷偷进行着间谍活动。
——————————————————————————————————————————————————————-
第三回之上篇:误入虎口
上回说到白铁男干掉了菊子,夺走了密件,可是他的裆部也受了伤,于是他决定去附近的诊所检查一下。夜深人静,诊所里空荡荡的,一个妖艳的女护士坐在台前,她大约30岁左右,面容俏丽,身材丰满,穿着一身洁白的超短裙护士装。
“护士小姐,我下体痛得厉害,需要看医生。”白铁男皱着眉头,弯腰捂住自己的裆部,一脸痛苦的样子。
“对不起,医生还没回来,我们到检查室等一下吧。”
女护士搂住白铁男粗壮的臂膀,把他带进了检查室。天气有些闷热,白铁男脱掉了上身的军警制服,露出一身健美的肌肉:一米八五的他,胸肌宽厚,腹肌结实,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厚横的背阔如倒三角型,体格十分彪悍。
女护士看着白铁男雄健的体魄,心中一阵赞叹:“哇!这个大兵的身材太棒了!人长的又帅,老娘有乐子了!”她端上一杯凉水,暗昧的说:“阿兵哥,喝杯水解解渴吧。”白铁男正好口渴,将水一饮而尽,他不知道水里被放了春药,更不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川岛芳子。
“护士小姐,医生什么时候回来啊?”白铁男问道。
川岛芳子含情脉脉的望着白铁男,娇滴滴的回答:“阿兵哥,医生今晚恐怕不回来了,不如让我帮你检查吧。”
还没等白铁男反应过来,她已经一头扑进了白铁男的怀里,她的手缓缓滑过白铁男发达健硕的胸肌和线条分明的腹肌,最后搭在了他激凸的裆部位置。
面对女护士的挑逗,白铁男有些窘迫,他捂住自己的裆部,结结巴巴的说:“这个~~~~~护士小姐~~~~~”可是没等他说完,川岛芳子已经脱掉了内衣,她丰满的乳房就紧贴着白铁男英俊的脸庞。白铁男顿时满脸通红,他喘着粗气,眼睛傻傻地盯着川岛的双峰。春药的作用加上男性的本能,使他的巨吊立刻发热勃起,把裤裆顶成了一个大帐篷。
川岛笑眯眯的说:“别害羞了,阿兵哥,要是耽误了诊治,会阳痿的哦!快把军裤脱掉吧!”
说着一把拽开白铁男的军裤拉链,猛男鼓胀的内裤立刻弹了出来,那是一条亮红色的子弹内裤,内裤富有弹性,将白铁男硕大的阳具包裹的玲珑浮凸,内裤前方隆隆挺起,透过单薄的布料,隐约可见白铁男粗长坚挺的巨吊和两个鹅蛋尺码似的睾丸。
川岛芳子激动地说:“好壮啊!我一定要帮你好好检查一下。”她费力地扯开白铁男的内裤,把他硕大的阳具掏了出来:白铁男的鸡巴青筋鼓胀、勃起时近似30厘米长,硕大而发紫的龟头轮廓分明,两个鹅蛋尺码的睾丸沉甸甸的挂在巨吊的根部。眼前的巨吊让川岛芳子兴奋异常,她惊喜的发现:白铁男的吊上面竟然长了一颗朱砂红痔。
川岛芳子是满清贵族后裔,她记得先人说过,男人的吊上要是有朱砂红痣,他的性能力一定非比寻常。川岛芳子心中窃喜:“哇!好大的香肠哦,这个种马实在太壮了!和他做爱一定很爽!”
白铁男有些紧张,他从来没看过这么淫荡的女护士:“护士小姐,检查好了吗?我还有任务在身,不能耽搁太久。”
川岛芳子盯着白铁男高耸的巨吊,暗昧地说:“别急嘛,阿兵哥,我还要慢慢地品尝你的大香肠呢。”
“啊?你说什么?”
白铁男还没反应过来,川岛芳子已经一口含住了他的大鸡巴。“哦~~~~~啊~~~~~,我的吊~~~~~哦~~~~~”白铁男的大龟头一阵欢畅,因为军务繁忙,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做爱了。这小子忍不住闭上眼睛,叉开两腿,尽情的享受起鱼水之欢。川岛芳子的舌头不断地向白铁男硕大的龟头进攻,刺激着他敏感的冠状沟,同时还用手不断摩擦着白铁男坚挺粗壮的鸡巴。白铁男发出兴奋的呻吟:“啊~~~~爽~~~~”
一团热浆开始在他的睾丸里移动,他的大龟头已经膨胀成了深紫色,准备将他的精华喷出来。

这时犬太郎回来了,他发现川岛芳子和白铁男在一起乱搞,吓了一跳,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换上一身医生的白大褂,缓缓走进检查室。
气氛立刻尴尬起来,川岛芳子连忙开口:“大夫,您回来啦,这个人的下体被抓伤了,我正帮他检查呢。”
犬太郎将计就计:“好吧,护士小姐,这里交给我吧。你去药房拿一瓶消炎药水过来。”他偷偷塞给川岛芳子一个纸条,川岛芳子心神领会,闪了出去。她跑到门外打开纸条,立刻明白了一切:菊子死了,密件丢了,这个大兵现在是她的头号敌人。
检查室里只剩下了白铁男和犬太郎,白铁男的老二还处于亢奋状态,矮小瘦弱的犬太郎,望着白铁男雄伟的生殖器,心里充满了羡慕和嫉妒:“当兵的,你的吊真大啊!不过睾丸好象受过挤压,有些轻微的红肿。”
白铁男有些紧张:“医生,我今后的性生活会不会受到影响啊?”
“这个嘛,看你现在勃起的状态,应该没有大碍,我再仔细检查一下吧。”犬太郎笑里藏刀,他决定干掉这个中国大兵,为菊子报仇。
犬太郎绕到白铁男的背后,蹲下身来,这是最佳的攻击角度,这个猛男正背对着自己,只要趁其不备,给他的命根子来上一下,就可以为菊子小姐报仇了。想到这里,犬太郎掏出一把小刀,偷偷对准了白铁男的阴囊。(未完)
第三回之下篇:白铁男之死
话说犬太郎正准备胯下偷桃,用小刀废掉白铁男的蛋蛋。可白铁男却忽然看到了地上的影子,他发现犬太郎正握着利器抵在他的裆下,军人的机警让他迅速反应过来,千钧一发之际,白铁男两条大腿迅速并拢,将犬太郎的右手狠狠夹住。
“哎呀!”犬太郎手腕一酸,小刀掉在了地上。
“为什么要偷袭我!?”白铁男一扭头,愤怒地掐住犬太郎的脖子。
“哎呀!大爷饶命啊!皇军要你身上的密件,小的只是奉命行事!”犬太郎吓得半死。
“可恶的小日本!”白铁男一个巴掌,把犬太郎打昏在地。此地不宜久留,他正要离开,川岛芳子却堵在了门口:“帅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
“你到底是谁?”白铁男摆好架势,严阵以待。
“我就是帝国谍报之花——川岛芳子!”
话音刚落,川岛芳子的左手已经闪电般的插向白铁男的双眼,白铁男连忙右手一抬,及时挡住了她的“夺目剪刀手”。但这只是川岛芳子的扰敌之计,右手掏裆才是她的真正杀招,还没等白铁男反应过来,他粗壮坚挺的阴茎已经被川岛芳子一把攥住。川岛芳子像拧麻花一样蹂躏白铁男充血膨胀的大吊,还用锐利的手指甲刺戳白铁男敏感的龟头和尿道。
白铁男的阴茎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他眉头紧锁、失声惨叫起来:“噢~~~~我的吊~~~~!痛死我了!快放手~~~~!”
“呵呵,这招‘老鹰抓小鸡’的滋味不错吧,让你再尝尝我的‘神仙采葡萄’!”
川岛芳子一手攥住白铁男的阴茎,另一只手又揪住了白铁男的乳头。白铁男红嫩的乳头顿时像被老虎钳子咬住了一样,疼得他龇牙咧嘴、眼泪直流。
“哈哈哈,爽吧!”川岛芳子肆无忌惮的淫笑起来。
白铁男强忍剧痛,大吼一声:“臭三八!去死!”他对准川岛芳子高耸的胸部就是两拳,拳劲犹如炮弹般刚猛,川岛芳子的两个奶子立刻凹成了两个大坑,她惨叫一声,口吐鲜血,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白铁男一边捂着红肿酸胀的鸡巴和乳头,一边盯着瘫在地上的川岛芳子。这个女特务是个蛇蝎美人,他必须辣手催花,将她就地正法!于是白铁男的右腿高高抬起,准备以一招“泰山压顶”踩断川岛芳子的脖子。
这时昏倒的犬太郎忽然醒了过来,他看见川岛芳子有难,连忙冲上去抱住了白铁男的右腿,川岛芳子也垂死挣扎,趁机抱住了白铁男的左腿。
“他妈的!快松手!”在犬太郎和川岛芳子的左右拉扯之下,白铁男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他两条肌肉发达的大腿被敌人大幅度的拽开,劈腿分成了一个大大的“八”字形!说时迟,那时快,川岛芳子朝着白铁男敞开的裆部要害死命一踹,扑哧一下,她坚硬的皮鞋尖狠狠地扎进了白铁男的股间,这一击又快又狠,正是川岛芳子的夺命绝招:“鸡飞蛋打”。
这招主要是在男人大腿分开,阴茎挺起的时候,趁机攻击男人那两个毫无保护的睾丸。许多男人就是这样哼都不哼一声就让川岛芳子顶爆睾丸而死。白铁男的肌肉再发达,体格再健壮,终究还是男人,男人最致命的要害就是睾丸,就像两个没有蛋壳只剩下蛋皮包裹的鸡蛋,只要轻轻一捏就能挤出蛋黄来。川岛芳子这一脚正中“靶心”,白铁男顿时感觉天昏地暗,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英俊的面容瞬间扭曲,嘴唇发紫,两眼发直,嘴张得老大却发不出声音。因为要害中招,白铁男浑身虚脱,四肢僵硬,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他两条大腿仍然大大咧咧的敞开着,川岛芳子不怀好意地抚摸着白铁男肌肉结实的大腿和臀部,考虑着该如何处置这个男人。白铁男青筋鼓胀的阴茎仍然坚挺地勃起,但是因为受创,深紫色的龟头表面有些淤血,尿道口还断断续续地渗出血水和精液。
川岛芳子托住白铁男肥大的龟头,阴笑着说:“壮男,刚才一脚踢疼了你的老二,实在对不起哦,让姐姐来给你针灸治疗一下吧。”她取出一支灌满了辣椒水的大针管,将锐利细长的针头扑哧一下子插进了白铁男敏感的尿道里。
“啊!!!!!!!!!!!!!!!!!!!!!!!!!!!!!!!!!!!”虚弱的白铁男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整条尿道被异物插入,痛得他死去活来。川岛芳子将针筒中鲜红的辣椒水悉数注入白铁男坚挺的大吊内,这是用最刺激的野生红辣椒榨取的汁液,其剂量足以辣死一头老母猪!白铁男的尿道里灌进了这种“佐料”,整个鸡巴顿时青筋鼓胀、血脉沸腾、好似一根红通通的大烤肠!
恶毒的川岛芳子不断将针头在白铁男的尿道里拉出戳入,扭动旋转,白铁男疼得冷汗直流,抽搐不已,一旁的犬太郎却看的津津有味。一阵蹂躏之后,白铁男已经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的尿道口不时溢出腥烈的红色液体,估计是精、血、尿和辣椒水的混合物吧。川岛芳子猛地拔出了沾满血丝和精液的针头,白铁男两眼一黑,终于瘫倒在地上。因为春药的缘故,白铁男的阴茎仍然冲天勃起,他的两条腿被川岛芳子轻易分开,肥大的阴囊彻底暴露在敌人面前。
川岛芳子抓住白铁男肿胀如柚子般的阴囊,掂量着里面两颗鹅蛋大小的睾丸,睾丸沉甸甸的很有份量。川岛芳子奸笑道:“好大的卵蛋哦,真是极品,据说阳痿的男人只要吞下壮男新鲜的卵蛋,就可以获得壮男旺盛的性能力。”
“真的吗!?”犬太郎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你可不要打他的主意哦,这个壮男的生殖器硕大无比,十分罕见,老娘要亲手把它割下来,制成标本,永久珍藏!”川岛芳子阴毒地说道。
四肢瘫软的白铁男听说川岛芳子要阉掉自己,顿时吓的脸色苍白、哀号不止:“不~~~~求求你不要阉我!
我是独生子~~~~我还没有娶媳妇~~~~我要传宗接代啊~~~~~”
“传宗接代!别做梦了!你打扁了老娘的奶子!老娘一定要割掉你的命根子,才能消我心头之恨!”川岛芳子用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在白铁男结实的小腹上慢慢划过,冰凉的刀刃顺着白铁男的生殖器外围缓缓切割,鲜血从白铁男的坚挺的阴茎和鼓胀的阴囊根部流出,垒球似的阴囊被剖开,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对鹅卵似的睾丸从破损的阴囊缺口流出,川岛芳子握住白铁男没有阴囊包裹保护的睾丸,这个壮男的喉咙里发出呕吐一般的闷叫,全身的肌肉颤抖得更加剧烈,口中还呕出大量白沫。
川岛芳子用手术刀轻轻切断白铁男的阴茎悬韧带,白铁男的大吊立即摇摇欲坠,因为巨大的疼痛和刺激,他的巨吊青筋暴起,血管凸显,恶毒的川岛用手术刀切开壮男的阴茎筋膜,切口立即露出暗红色的粗壮海棉体,她一手持手术刀,另一手持手术钳,仔细将巨吊内与白铁男健硕身体相连的神经切断,当割断巨吊神经的最后一刻,白铁男杀猪般的惨号,震撼了整个房间:“啊~~~~~~~~啊~~~~~~~~啊~~~~~~~~~~~~啊~~~~~~~~~~啊~~~~~~~~~~~!”
尺长的巨吊和一双鹅蛋似的睾丸,与白铁男的身体正式分家,白铁男的俊脸早已扭曲得不似人形,他翻着白眼,浑身都是虚汗。川岛芳子索性一屁股坐到了白铁男的脸上,她用双臀死死堵住白铁男的口鼻,再用双手牢牢掐住白铁男的脖子。黄台之瓜,何堪再摘,可怜的白铁男两脚一蹬,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犬太郎从白铁男的衣服里搜出了密件,他们趁着夜色,把白铁男的尸体扔到了野外。至于白铁男傲人的生殖器,被川岛芳子泡在药水瓶里,成为了她的战利品。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