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人妻] 【美少妇妻子趁我出差跟老头偷情】【作者:未知】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宽大的席梦思床痛苦地「吱吱呀呀」呻吟着,身材曼妙的少妇正采取蹲姿骑坐在白发苍苍的老头身上驰骋,两人的结合部传来「扑滋扑滋」的水声。少妇一头乌黑如云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着,浑身上下香汗淋漓,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变成粉红色,微张的小嘴里发出销魂的娇吟。

身下的老头也张大嘴巴喘着粗气,两只干枯的皱巴巴的手紧紧抓住少妇雪白浑圆的乳房:「小美人……小心肝……我快不行了……再快点……」少妇知道他快要丢精了,于是双手撑在老头肩膀上,鼓起余勇,雪白的肥臀近似疯狂地上下起伏,紧暖湿滑的小肉洞紧紧地裹住老头的肉棒飞快地套弄着。

两片粉红的娇艳欲滴的阴唇被肉棒带动得上下翻飞:「老宝贝儿……舒服吗……你的小心肝的肉洞儿紧吗……烫吗……裹得你舒服吗……老宝贝儿快射进来……射进来……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啊……啊……」两片粉红的小阴唇被肉棒带动得上下翻飞,爱液都挤成了泡沫。偶尔肉棒从嫩穴中滑出,少妇赶紧伸出玉手捏住塞回火热的肉洞内。龟头一下下地热吻着少妇娇嫩的花蕊,把少妇爽得浑身颤抖,终于她再也忍不住了,浑身一阵剧烈的抖动,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肉洞内一阵销魂的痉挛,从花芯深处喷出一股滚烫粘滑的阴精,浇在老头的龟头上。

老头被烫得直翻白眼,喘气声越来越粗:「要射了……宝贝儿快点……」说完像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一般竭尽全力把下身往上拼命挺耸了数下,膨胀到极限的龟头顶开少妇娇嫩的子宫花芯口,惨叫了两声,就把滚烫浓浊的老精射进了温暖的子宫内。少妇娇嫩的子宫口像一张小嘴一样紧紧含着老头的龟头贪婪地吮吸着,直到把老头阴囊内的最后一滴精液榨干……高潮过后,两人都累得无法动弹,少妇趴在老头身上一动不动,雪白的两腿间,娇嫩的花瓣微微张启,一股浓白的精液从花唇中流出。

看完这一幕大战,我双腿发软,从门缝边离开,脑子里一片混乱。轻轻地关上家门,走在小区的道路上,任由晚风拍打着我一片空白的脑袋。

下午,预定出差一个月的我提前完成了任务回到家。事先给家里打了几个电话,没有人接。老婆大概上班去了吧,我也没在意。回到家累坏了,把换下来的衣服胡乱塞进洗衣机,泡一晚明天再洗吧,我得先好好的睡个觉。

来到房间,我一下愣住了,床上一片混乱,墙角的纸篓里也丢满了用过的纸巾。这不是妻子的风格啊,她一向很爱整洁的。当时我也没多想,太累了,我倒床上就睡了。

刚睡没多久,跟我一起出差回来的同事小李就打电话来:「刘哥,一起吃个饭,咱哥俩喝几杯,庆祝一下提前完成任务。」搁下电话我就出门了。

等我吃完晚饭回来,一开门就看见饭厅的桌上摆着残汤剩饭,碗筷是两副。

看样子是吃完了没收拾。正愕然,耳边就听见卧室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我蹑手蹑脚地凑近没有关牢的房门口往里看,这一看不要紧,好悬没把我气死。

我老婆颜玉正跟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赤裸裸的在床上纠缠在一起。那老头我认识,姓胡,是我老婆的部门经理,早就有风言风语说他跟我老婆关系暧昧,经常一起上下班,我还不信,心想我娇美如花的老婆怎么可能跟一个干瘪的老头搞在一起?现在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由得我不信了。

我很想拎着菜刀冲进去把这对奸夫淫妇劈死,但是懦弱怕事的性格却始终支配着我,我终究没有勇气那样做。平时在sexinsex网站上看过不少绿帽文,当事人不是自己,觉得很刺激。现在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心里是什么感受?酸,痛,同时却又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兴奋。

颜玉是单位上着名的大美人,当初追她的人很多,而她也换过不少男友,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而且是在她又一次失恋时才趁虚而入把她拿下的,今年年初我们才完的婚。

现在这个千辛万苦追回来的大美人却趴在一个糟老头的胯下,用她那鲜艳欲滴的娇美红唇包裹着老情夫那根黑不溜秋的老肉棒,卖力地吞吐着,我能不心痛吗?要知道,这样的服务她连我这个丈夫都没有给过。

那个糟老头子享受得很,坐在床沿一手撑着床,另一手轻轻抚摸着我老婆如云的秀发:「阿玉……真好啊……舌头真会舔……经常练习吧?」颜玉将肉棒吐出,之前轻轻揉握着老头阴囊的玉手用力一捏,说:「偷着乐去吧!老胡,我老公都享受不到这么好的服务!除了我初恋男友,你是第二个享受这服务的!」老胡疼的一龇牙:「好宝贝儿轻点,捏坏了你的老宝贝,就没人疼你了!」颜玉「噗嗤」一乐:「就凭我这身材相貌,会没人疼?」老胡嬉皮笑脸:「小心肝,换了别人,哪有我那么懂得疼你啊……来,宝贝儿,该喂我吃药了。」颜玉千娇百媚的瞥了他一眼:「天天吃药,你想插死我呀?」话虽这么说,她还是顺从地从自己的皮包里翻出个小药罐,倒出一粒蓝色的小药丸,然后把药丸含在嘴里,嘴对嘴地把药丸喂进老头嘴里,同时度过去不少香唾,以便于老头吞下药丸。

老胡将药丸和美人香津咽下,双手在她身上胡乱抚摸着:「小美人,跟你玩不用药的话太浪费了,我可不想对着这样一个大美人三下五除二就交货啊……」颜玉被他摸得情动,玉手握住肉棒轻轻套弄着:「你的命根子大是大,就是不耐久,要不是我去给你弄来这药,看你哪来的威风!」听到这我的心一紧,一股酸溜溜的感觉涌上心头,我这个淫荡的老婆居然还去买伟哥给奸夫来帮助他操自己,日!我怎么娶了个这么淫贱的老婆!

也许是药开始发挥效力了,老胡再也沉不住气了,喘着粗气对颜玉说:「美人儿,快来吧,我忍不住了……」说罢往床上一躺。

颜玉却有意要熬着他,并没有急于跟他合体,而是站在老胡两腿之间,用小巧玲珑的玉足拨弄着他的肉棒。粉雕玉琢一般的脚趾头在龟头上轻轻地点着,时而用大脚趾按在马眼上轻揉,将马眼渗出的透明液体涂抹在棍身上。

老胡简直被她弄得欲仙欲死:「心肝宝贝儿,你真会玩啊,玩死你老公我了……」「你是老老公,老刘是小老公,看你们那个更厉害些。」颜玉跪了下来,小嘴对准龟头,从嘴里流出晶莹透明的唾液,滴在龟头上,玉手上下套弄,把整根肉棒弄得湿漉漉的,然后往后坐下,竟然用她那两只盈盈一握的嫩白玉足夹住老胡的肉棒上下套弄起来。

老胡被她玩得实在受不了了,连连喊道:「小心肝,小宝贝……快上来……受不了了……你太会玩啦……」颜玉媚笑着分开修长匀称的粉腿,蹲在老胡的胯下,玉手捏住那根「愤怒」的肉棒,让龟头在迷死人的桃源洞口摩擦着,却始终不放进去:「又不戴套啊老胡,跟你干了不下百次了,你次次都不肯戴套,万一怀上了你的野种,怎么对得起人家的老公嘛……」哼,这个时候她还能惦记着她的老公我,还算不错。

老胡脸都憋红了,说话嘴都不利索了:「我……我就不爱戴套……戴那玩意儿……就像跟橡胶做爱似的……不爽……我就喜欢跟你肉磨肉,就喜欢……射进你洞里……生个杂种让你老公养……」颜玉咯咯咯地一阵娇笑:「老宝贝儿,你好坏哟,操了人家老婆还想让人家帮你养杂种。」大概看到老胡实在是受不了了,她也不再逗弄他,把龟头对准肉洞口,另一只手伸出修长洁白的中指食指按在两片阴唇上面,轻轻分开粉嫩的阴唇,露出一个水汪汪的粉红色风流洞儿,肥臀往下一沉,「滋」的一声,龟头借助淫水的润滑,一下挤进了颜玉紧窄的肉洞里,美少妇和老头同时舒服得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经过数次套弄,肉棒整根被吞入阴道。

我老婆的阴道我再清楚不过了,紧暖香滑,虽然在我之前已经有数位前辈开发过它,但是它还是一样那么紧,那么嫩,连颜色都是漂亮的粉色。肉棒插进去时就像被一个肉套子紧紧裹住似的,每一下抽插时的摩擦都能使双方获得巨大的快感。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名器」吧。此刻我老婆却在用她的名器卖力地套弄一个做她父亲都嫌老的老头的肉棒,而我却选择静静地躲在门外旁观……颜玉雪白滑嫩的娇躯骑在鸡皮鹤发的老头身上,肥臀上下起伏,满头乌黑的秀发在空中飞舞,这是多么诡异的画面啊。此刻的她就像一名威风凛凛的骑士,在征服着胯下的……老马。

雪白的骑士,倒是有点像我在性吧的名字chunbaiqishi,我自嘲道。

奸夫淫妇渐入佳境了,颜玉俯下身子,双手捧着老胡的脸,在他脸上胡乱的亲吻着,气喘吁吁地娇吟:「老宝贝儿……老宝贝儿……你插得好深呀……你要插死你心爱的小宝贝儿吗……」老胡气喘如牛,一个大翻身把颜玉压在身下,将她雪白丰满的玉腿架在肩膀上,屁股就像打桩机一样飞快地起伏着,性器结合部传来淫靡的水声和肌肉相撞的啪啪声:「小骚货……宝贝儿……你不是最喜欢老宝贝儿插你吗……快……叫老公……」颜玉娇滴滴地在老胡耳边叫了声:「老公,你的小宝贝儿好喜欢你这样插人家,每次都顶到人家的花芯麻麻的。」听了这样的淫声浪语,老胡更加埋头苦干起来。

可毕竟是老了,抽插了数百下之后老胡就体力不支了,颜玉见他速度慢了下来,赶紧翻身上马,重新当起了「纯白骑士」,熟练地驾驭着胯下那匹老马。

于是开头,那一幕激战的场面出现了……

周六,原定下午要跑一趟广州的,结果客户临时取消了订单,公司通知我回家待命。

也好,自打几天前无意中发现了娇妻颜玉偷汉子开始,我的精神就一直很恍惚,昨晚又闷了自己一瓶白兰地,到现在宿醉还未消。

心爱的老婆背着自己偷汉子,恐怕是天下所有男人的噩梦。然而更令我想不通的是,我那美艳性感的娇妻居然偷了一个年龄足以做她父亲的男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为钱?我们家也算得上小康家庭,犯不着。为权?那个老胡,只不过是个部门经理,再过两年也就退休了,再怎么拉扯,颜玉也不会有多大出息。

拖着沉重的脚步,爬上五楼,掏出钥匙捅开了门,我几乎是一头撞了进去。

夕阳的余晖从客厅的落地窗漫洒而入,屋子里仿佛蒙上了一层橘红色的薄纱,让我生出一丝淒凉的感觉。

饭厅和厨房也是一片沉寂,这个时间,休息在家的颜玉怎么还不做饭?哦,对了……我原定是要跑广州,后天才回来的。颜玉一人在家的时候,往往都是懒得生火,直接叫外卖。

我刚翕动了一下嘴唇,想喊一声「我回来了」,却又下意识地压住了即将涌出喉咙的声音,转身把自己换下来的皮鞋塞进门后的鞋柜里,拖鞋也没穿,鬼使神差般蹑手蹑脚地向主卧室走去。

屋子里静得让人窒息,我可以清楚地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主卧的门没关,我缓缓地探了个头进去。颜玉不在房里,电脑开着。浴室的门关着,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看样子她正在洗澡。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想要捉奸的心情。

即使被我当场看见奸情又如何?我还不是像个懦夫一样选择了逃避吗?我有勇气像个爷们一样冲进去把那个奸夫从床上扯下来暴打一顿,然后对颜玉冷冷地说一句「你走」吗?我做不到。我对颜玉爱得太深了,根本无法轻易放手。

电脑屏幕上,一个qq对话框开启着。屏保还未启动,看样子颜玉刚浴室没多久。她很爱干净,洗一次澡没有半个小时出不来,如果洗完还要泡一泡浴缸,那最起码也得花一个小时。

我缓步走到电脑桌前,很随意地瞥了一眼qq聊天内容。这一看不打紧,我的心仿佛被人掏出来扔进了滚烫的油锅,迅速收缩成一团。

小虫:骚玉儿,你老公出差没?

玉儿:两点多就去单位了,下午要跑趟广州,后天才回得来小虫:(坏笑)晚上去你家玉儿:(害羞)你好坏啊,又想趁人家老公不在又来欺负人家小虫:没办法啊,谁让你的骚屄欠肏小虫:也不知道是谁坏,勾引纯洁小处男肏她玉儿:(流汗)玉儿:(害羞)可是今天不行,我大老公已经预约了小虫:靠,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玉儿:嘻嘻,没你硬,但是比你粗,比你长,要是吃了药,就跟会变得铁棒似的,捅得我整个花心都酥麻了,特别是他射精时,整个龟头起码涨大一倍玉儿:能清楚地感觉到我的花心口被他撑开,整个龟头深深地刺入子宫,火热的精液随着他肉棒的颤抖,如同离弦之箭般激射在我的子宫壁上,每到这个时候,我整个人就像被打了麻醉剂般软软地、幸福地承受他毫无保留的雨露滋润小虫:你写黄色小说呢?别再往下说了,再说我要打飞机了玉儿:嘻嘻,不许打,子弹都乖乖给我留着小虫:他一个月肏你几回啊?

玉儿:看情况。要是我老公没出差,就少点。碰上他出差十天半月,那我跟大老公基本上是夜夜笙歌。别看他瘦,又上了年纪,可精力旺盛得很,有时我都受不了小虫:今晚他又要去你那啊?那我怎么办,憋了几天了玉儿:乖,再憋一天,我老公要后天才回来,明晚你过来玉儿:不许打飞机哦,都给姐留着,明晚姐让你操个够玉儿:姐要让你腿软得站不起来,撒尿都要扶着墙"小虫:嘿嘿,还不知道鹿死谁手玉儿:试试看就知道了。我洗澡去了,88看到这里,我痛心之余还有些讶异,很明显老婆的奸夫不止一人!这个小虫又是什么货色?带着满脑子疑问,我点开了「消息记录」,查看之前的聊天消息。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颜玉跟这个小虫的聊天记录竟然多达73页!随便往上翻了几页,映入眼帘的一句句淫言浪语仿佛一支支利箭刺入我紧缩的胸口。

某年某月某日玉儿:你在呀?过来不?

小虫:过!

玉儿:他要跑一趟郴州,下周一才回来玉儿:大老公也出差了,整个周末我一个人无聊死了小虫:敢情我是去补漏的啊?

玉儿:那你补不补?

小虫:补!补!我要把你身上三个洞都补上!

玉儿:那你快来,限你20分钟内到某年某月某日小虫:在吗在吗在吗玉儿:你要死啊?做什么?

小虫:想你啊玉儿:想我,还是想我身上的洞?

小虫:都想,又不敢打你手机玉儿:不是说好了有什么事上q联系吗,打我手机,让我哪个老公知道了你都给我吃不了兜着走小虫:什么时候有空?

玉儿:最近都没空小虫:为什么?

玉儿:老公出差了小虫:那为啥说没空?

玉儿:猪,我大老公会放过这个机会?我老公出差多少天,他就会在我这里住多少天玉儿:他会让我脱光衣服为他做饭,和他一起鸳鸯浴,然后在客厅、饭厅、厨房、浴室、沙发、地板,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跟他交合小虫:……真羡慕啊,怎么你对他那么好,想怎么肏你就怎么肏你?你跟你老公也这样吗?

玉儿:跟我老公不会这样玉儿: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跟他做爱……可能我自幼丧父,有点恋父情结吧玉儿:在公司,他一直蛮照顾我的,向父亲对女儿一样的小虫:你爱他吗?

玉儿:也许……有点吧……小虫:爱你老公多点还是爱他多点?

玉儿:我不知道,你别问那么多了好不好小虫:好好好,不问这个了,那他总是趁你老公出差跑去跟你住,他老婆不管吗玉儿:他老婆性冷淡,他们夫妻早就分居了小虫:哦……玉儿:嘻嘻,我常常调侃他说:「你这个老流氓,自己的妻子不让你肏,你就把没处发泄的陈年老精通通肏进别人老婆的穴里,我这都快成了你的精液厕所了!」小虫:他这把年纪了,还能有多少精啊玉儿:别小看他,他的精液量不比你少小虫:能装满你的小嘴吗?

玉儿:当然了,试过一次,半个多月都没机会跟他做爱,好不容易我老公出差了,他迫不及待地跑过来,一进门就脱下裤子把早已翘得半天高的老鸡巴硬塞进我嘴里,那一次……小虫:怎样怎样?

玉儿:精液多得吓人,我嘴里都灌满了,他还在一抽一抽地发射……咽都咽不及小虫:哇……老头爽死了……玉儿:那可不,除了我初恋的男友,也就是他才有这样的艳福。连我老公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聊天记录就是铁证。无情的事实就像一双无形的利爪,将我紧缩成一团的心揉烂、掰开、撕碎。我心爱的娇妻,花前月下山盟海誓的娇妻,气质高雅、美丽性感的大众情人,居然是个背着丈夫偷人的淫妇!跟我欢好时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的姿态,让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在奸夫面前她竟然像个千人骑万人肏的婊子一样,什么无耻下流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只觉得胸腔里有一团热气直往喉头上涌,脑子里一片空白,两眼呆滞地盯着屏幕,手指机械地操纵着滑鼠,翻看着那些堪比黄色小说的聊天记录。

某年某月某日玉儿:昨晚回去睡的香吗?这么早就起来上网了小虫:倒头就睡了,太累了!

玉儿:嘻嘻,能不累吗,吃完晚饭你就开始肏,短短几个小时你就肏了姐四次玉儿:姐的小嫩屄到现在还红肿着呢,过两天老公出差回来发现了怎么办小虫:谁让你那么骚,而且四次有三次是你在肏我好不好,是谁又舔又吸我的鸡巴,把我弄硬了又坐上来的?

玉儿:讨厌讨厌讨厌,不许你说"玉儿:不戴套的感觉怎样?舒服吗?

小虫:嗯!骚玉儿屄里面的肉摩擦到龟头好舒服,烫烫的,软软的玉儿:我也不喜欢你带套。喜欢你把滚烫的精液射进来,热辣辣的感觉会让我想大声叫玉儿:能感觉到你的龟头在里面涨的好大,然后一边颤抖一边把热热的精液射进我的花心里小虫:你不怕怀孕?

玉儿:傻呀你,我有药啊小虫:吃多了不好,以后说不定就没的生了玉儿:应该不会吧小虫:跟那老家伙做也不戴套?

玉儿:他得鸡巴比你还长,还粗,你说我舍得让他戴套不?

玉儿:嘻嘻,再说他也不肯戴啊,他说「两公婆做爱还戴什么套」,还说他就喜欢把精液射进去,让我怀上他的种看到这里,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手已经颤抖得握不住滑鼠了。颜玉跟我做爱都是用避孕套的,说自己还年轻,不想那么快要孩子。没想到跟奸夫做爱却宁愿吃避孕药也不愿让他戴套!我心底油然而生出一股无名的妒火,鼻子却酸酸的想要掉眼泪,屏幕上的字都已经模糊不清了。正在这时,浴室的哗哗水声戛然而止,看样子她已经洗完,马上要出来了,我连忙起身离开电脑桌,走出了卧室。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回来了。刚才她跟那小虫聊天时不是说「老家伙」会来吗,我就在家里等着,看看你们做的丑事。趁你们水乳交融欲仙欲死之际,我就冲进去先把那老家伙吓个阳痿,然后揪起来狠狠摔在地上,照他瘦削的屁股一脚踹出门去,最后安慰嘤嘤啜泣的娇妻,告诉她自己会原谅她的出轨,她肯定会流着感动的眼泪回到我身边,从此对我死心塌地。

这个算盘打得好像有点天真无邪。不过时间紧迫,容不得我细细思量,出了卧室我就穿过走廊来到我专用的书房,扭开门把侧身闪了进去,顺手又把门带上。

书房里三面都是书柜,当间摆着一张写字台,和一部电脑。

虽然说是书房,可我也不是作家,书柜上摆的绝大部分都是我的武侠小说和颜玉的言情小说。当初装修时设计这么一个书房,是为我们将来的孩子准备的。

电脑是我去年迷恋网游时买的,因为经常通宵玩游戏,怕影响颜玉睡觉,才放在这里。主卧那台电脑我就没动过了,基本上成了颜玉的私人电脑。可万万没想到,那台电脑竟然成了她与奸夫打情骂俏联系感情的工具。改天趁她不在我还真的要好好检查一下她的聊天记录,看看她都跟谁聊了些什么。

我坐在老板凳上,双脚往电脑桌上一搁,点着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颜玉啊颜玉,我哪点对不住你,你背着我偷人?是我鸡巴不够大,还是不够持久?

我一年到头全国各地到处跑,辛辛苦苦赚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让你生活得更好更滋润?可你倒好,对我报之以绿帽。

一支烟抽完,就觉得头越来越沉,我脖子往后一仰,后脑勺枕着椅背,闭上双眼假寐起来。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屋子里已是伸手不见五指。我竟然睡过去了,连续几日没有休息好,实在是太疲倦了。

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20:43。站起来刚要伸个懒腰,忽然想起来,我是守在这里捉奸的!定了定神,我几步踱到门后,将耳朵贴在门板上,细细聆听外面的动静。

什么也没听到。外面好像没人。难道老胡没来?或者,他们出去了?我屏息凝神握住门把轻轻扳开,悄无声息地把门打开一条缝,眯着眼向外张望。

门外是一片漆黑。我把头伸出去左右看了看,发现走廊尽头拐角处有光影,是主卧室发出的灯光。侧耳倾听时,隐约有些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出了房门,缓缓地向走廊尽头蹑足而行。主卧的房门与走廊呈l形,通过走廊后往左拐大约两米处就是主卧的房门。正对房门的就是我那宽1米8的大床。

床头上方的墙壁上,挂着我和颜玉的结婚照。身穿雪白婚纱的她,宛如圣洁的天使,鹅蛋形的玉颜似笑非笑,落落大方又不失矜持,美目流眄,顾盼生辉。

低胸的婚纱将她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高高托起,而我送给她的铂金项链上缀着的那颗红宝石鸡心吊坠,则嵌在她那深不见底的乳沟当间。我仍然记得当天为我们拍摄婚纱照的男摄影师那色迷迷的眼神,那因不断吞咽唾液而上下耸动的喉结,甚至那宽松的休闲裤内隐约的凸起。

然而此时此刻,照片上天使般的颜玉和她身边的丈夫那四只笑盈盈的眼睛,却正在死死地盯着大床上一黑一白两条肉虫的淫戏。就连躲在门外走廊阴影处的我,先穿破鞋后戴绿帽的我,准备跳出去捉奸当场的我,也不由得被床上的情景所吸引,瞪大了双眼注视着我心爱娇妻的精彩表演。

仰躺在床上的那具干瘦黝黑的躯体,不用想也是老胡,我娇妻的老奸夫。从我的角度看见的是他两条瘦长的长满脚毛的腿。双腿的交汇处就是那条罪恶的、无数次进出我老婆粉嫩肉洞、并将腥臭的陈年老精深深地浇灌在美艳人妻娇柔子宫的老肉棒。不,那是一条毒蛇,此刻它就像一条死而未僵的毒蛇,半硬不硬地摊在他的小腹上,随时等待着进攻时机,一旦时机成熟它就会将自己体内浓浓的毒汁注入我娇妻那妩媚的花心深处!

颜玉啊颜玉,我的妻!你会中毒的!你会被那毒蛇的毒汁杀死!快住手吧!

快离开那毒物,回到我的身边!

我内心的痛苦呼唤,颜玉当然不会听到。此刻她那双修长丰满白嫩如玉柱的美腿已分开到极限,采取撒尿般的姿势蹲在老胡的脸上,肥白的大屁股正冲着门外的我,原本整齐地覆盖着阴部的黑油油的耻毛也失去了它的遮羞作用,无奈地倒向两旁。如此一来,娇妻身上最神秘最销魂的私处,像一朵绽放的艳丽玫瑰,盛开在老奸夫脸上不到三公分的地方,由于双腿极力张开,两瓣粉红的小阴唇就像一张嗷嗷待哺的饥渴小嘴般随呼吸翕张着。

这娇嫩小嘴的正下方,是老胡那长满焦黄板牙的嘴,这张令人恶心的嘴此时也张开着,难道他要喝我老婆的尿么?我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却完全忘记了自己要做的事。

「讨厌嘛……要人家做这么丢脸的事情……」妻子娇嗔道,同时柳腰肥臀不停地左右摇摆。

「小美人,好老婆,我听说美女的阴精是壮阳的圣品,喝上一口,能延迟射精时间十分钟!你就让老公我喝上几口吧"
肏你这样的美人儿,要是三下五除二就结束了,那多没劲啊!」老胡一边用枯瘦的双手在颜玉的肥臀上胡乱揉捏着,一边涎着脸央求。

妻子娇嗔道:「我给你买了那么多伟哥,还不够你肏的呀?还要人家为你做这么丢脸的事……」嘴里说着,纤纤玉手却顺从地伸到了胯下,两根春葱般的玉指将本已绽开的两片娇嫩小阴唇撑开到极限,顿时,一个粉红鲜美的肉洞彻底展现在老奸夫的眼前。

老胡喉头一动一动的,咽了几口唾沫,说道:「小宝贝儿,你这桃源洞,不管看几次都看不腻,真美!我肏过的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却没有一个比得上你……」说罢伸出舌头顺着嫣红的肉缝由下到上扫了几扫。

妻子被他扫得娇躯一阵颤抖,肉穴急剧地张合了数下。「死老鬼,这么好的屄,便宜你了!阿忠都没有这样仔细看过!」「你那个死板的小老公,哪有你大老公我那么解风情呀,他只懂得闷头苦干,干完就睡觉,半点情趣也没有"
」「你,你怎么知道的?」「你的日记里不都写着呢吗?」妻子大羞,往下一坐,肉穴吞没了老胡的鼻子,雪白的肥臀前后挺耸,「好啊好啊!你个死鬼,偷看人家的日记……连阿忠都没看过我的日记的……」对啊。我就是太尊重你的隐私权了,从来没有翻看过你的日记和qq聊天记录,才会被你瞒得这么苦。往后我会多多注意的,我会全方位地监视你的一举一动。

老胡连连用手拍打着妻子的肥臀,表示投降。妻子嗔道:「说,以后还敢不敢了?」老胡拼命摇了摇头,妻子才从他脸上蹲起,俯下头得意地看着气喘吁吁的老胡。

「好我的宝贝诶,你想憋死你老公啊?」「谁让你偷看我日记来着,那是我最私密的东西。」「确实私密啊,你写得都很细腻很露骨"
」「死鬼!还说……」妻子肥臀作势又欲往下压,老胡连忙告饶:「好宝贝,老公下次不敢了,我也是无意中看见的嘛,那天你去洗澡了,日记本放在桌上没收,我等你等得无聊就拿起来翻了一下……」妻子的日记锁在梳妆台的抽屉里,好像还不止一本。而抽屉的钥匙就在梳妆台上的花瓶内,我又一次无意中看见她锁好抽屉后把钥匙塞了进去。

「说,怎么惩罚你?」「嗯……就罚老公喝玉儿宝贝的骚水好了。」「呸,那也叫罚呀?喝我的尿还差不多"
」「好好好,别说喝尿,就是让我吃宝贝拉的大便我也愿意"
你快来吧,把你的甜甜的尿赐给老公"
」我靠,这老汉不是一般的变态啊!不去日本拍重口味的a片实在是浪费人才。

「哼!我才不上当呢,待会儿你又来吻我,我不是要把自己的尿喝回去?」「嘻嘻,就知道老婆不舍得让我喝尿,来来来,春宵苦短,别浪费时间了,快让老公喝下你的阴精吧"
」说着话,就伸手去摸颜玉的花瓣。

颜玉在他手背上拍了一下,「不许你碰,我自己来。」「好好好,我不碰,我看老婆自己弄。」颜玉重新用玉指分开花瓣,另一只手的中指沿着粉红的裂缝来回地抠挖着,不多时,花瓣上已沾满了露水。老胡在她下方张大了嘴巴,喉头一抽一抽的,渴盼那带着美少妇体香的汁液流入口中。

随着颜玉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粉嫩肉洞中一线晶莹剔透的玉露像蜘蛛丝般缓缓垂下,粘连不断地落入老胡的嘴里。他贪婪地吞咽着美少妇体内分泌出的甘美汁液,同时下体半死不活的毒蛇开始挣扎着想要抬起那丑陋的头部。

「老公……小浪屄的浪水好喝吗……」妻子的玉手加快了动作,蜜汁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来,滴入老胡嘴里。

「好喝,快,再来"
」老胡忙着吞咽颜玉的淫水,话都说不利索。

门外阴影处的我,只觉丹田处一股股燥热,口中一阵阵干渴,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眼睛一刻也离不开床上的画面。耳中只听得自己的心「咚咚」直响。原本想要捉奸的我,此刻却被妻子偷情的场面所深深吸引住,实在是极大的讽刺。

颜玉的手好像装了震动装置,高速地扣挖着自己的小穴,淫水四处飞溅,弄的老胡满脸都是,洁白无暇的玉背剧烈起伏着,看得出来呼吸很急促。

「老公……老公……舔一下老婆的浪屄……老婆快要泄了……」老胡闻言,连忙半抬起脑袋,伸出长长的舌头,舌尖灵活地挑逗着颜玉娇嫩的小红豆。

「嗯……嗯……啊……好麻哦……坏老公……坏坏的老公……老婆要泄了……泄了……」又过了约半分钟,颜玉的娇躯猛地一颤,一股乳白色的阴精喷涌而出,正好落入老胡口中,老头反映极快,赶紧张开嘴将美少妇高潮时剧烈颤抖的小肉洞堵住,喉头不断地耸动,显然在吞咽那带着美妇浓郁体香的滚热阴精。

「呀……好老公……你的……玉儿宝贝泄了……你要的阴精……都泄给你了……」我的娇妻颜玉,用自己的手,和老奸夫的舌头攀上了性欲的巅峰。我与她结婚几年,还从未见过她高潮是什么样子,今天竟然要托老奸夫的福,才有幸得见。

雪白的肥臀随着阴精的喷射而向前快速挺动着,修长圆润的玉腿再也无力支撑高潮后的柔弱娇躯,颜玉肥臀下压,把老胡的脑袋压到自己的胯下,整个人也软趴在床上,因高潮而泛起桃红的背部激烈地起伏着,如云的秀发披散在香汗淋漓的玉背上,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说不出的妖艳性感。

也许是在享受高潮的余韵,娇妻颜玉肥白的大屁股仍在缓缓地挺耸,小肉洞跟老奸夫的臭嘴热吻在一起。

不知何时,我感觉被龟头顶起的内裤一片湿润,这种感觉让我很不好受,于是我自然而然地落下了裤链,将早已怒耸的欲望之棒解放出来。

与此同时,我看见老奸夫那半死不活的肉棒也已经完全硬挺,果然如颜玉在qq上所说的,粗长过人,没有18厘米差不多,龟头如同小鸡蛋大小,泛着紫红色的光泽,棒身上环绕着几条暴突的青筋,看上去非常有力。

老胡从颜玉的胯下出来,急不可耐地把她趴着的娇躯翻转过来,「玉儿宝贝,好老婆,你看,你最喜欢的大屌硬起来了!」颜玉粉面酡红,媚眼含春,伸出玉手握住老胡的大阳具轻轻地套弄着,「坏老公,你又要用这根讨厌的东西欺负玉儿了呀?」「嘿嘿,你不喜欢?那我不欺负你了。」说罢就欲起身。

颜玉媚眼狠狠剜了他一下,玉手却是把阳具握得紧紧的。「你这个样子,还能憋得住?不欺负我,又要去找哪个小狐狸精?」「嘻嘻……我自从有了玉儿宝贝,哪还有精力去搞别的女人啊,三天两头好不容易存了点精,也全都灌溉了玉儿宝贝了!」「哼,真的没有搞别的女人?」「真的真的,我对老婆一片真心,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看!」颜玉媚笑道:「这还差不多,你要是有了我还敢在外面偷吃,看我不切掉你这条惹祸的根苗拿去喂狗!」说罢玉手用力一攥,老胡疼得「雪雪」地抽冷气,连连告饶。

「还愣着干什么,不想要老婆的小骚穴了?」这一句话犹如慈禧太后的懿旨,老胡顿时精神抖擞,将颜玉两条修长圆润的如雪玉腿分开,迫不及待地把紫涨的龟头抵在那娇嫩的肉洞口上。

空气中弥漫着无比淫靡的气氛,我心爱的美丽娇妻颜玉那丰美娇嫩的躯体在她的老奸夫面前展露无遗,两条堪比腿模的绝世美腿正淫荡地向两旁张开着,一个白里透红的水汪汪的嫩穴如含苞待放的花蕾,期待着老奸夫的雨露滋润。

而那年近花甲的奸夫老胡,将自己硕大的龟头抵在美少妇娇柔的肉洞口之后,便一动也不动了,仿佛在做冲刺前的蓄力准备,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躲在门外阴影处,优柔寡断、懦弱无能且深感自己可能是有一点淫妻癖的我,只觉得仿佛连都时间凝固在这一刻了,老奸夫跪趴在我那美娇妻玉体上蓄势待发的这一画面,在我脑海中烙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记。心痛之余又有种莫名的兴奋,复杂的情感让我无所适从,耳中只听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如擂鼓般剧烈跳动着,膨胀着。

终于,我的美娇妻打破了这个几欲令人窒息的僵局,她只消一句话,便轻而易举地打破了这个僵局。

「老公……玉儿宝贝想要你了……」老胡怒吼了一声,肿胀的龟头恶狠狠地推开穴口粉红的嫩肉,「滋」的一声粗暴地闯进了美少妇那紧暖湿滑的销魂洞,与此同时,我的娇妻如释重负般悠长地叹息了一声:「啊————」旋即一双玉臂两条粉腿紧紧地缠绕在她的老奸夫身上。

这一刻,老胡的龟头刺穿的不仅仅是我娇妻的嫩穴,还有我那颗早已绷紧的心。亲眼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肏进去是一种什么样感觉,我也无法形容,刹那间只觉得眼眶一阵湿热,鼻子发酸,隐约还夹杂着一丝莫名其妙的兴奋。

18厘米的粗长肉棒艰难地向着紧窄肉穴的深处挺进,最后完全没入美少妇湿滑的阴道里。

「小宝贝儿,老公又顶到你的花心了,舒服不?」「嗯……老公,我要你动……那样会更舒服……」「动?怎么个动法?」「讨厌……又来调戏人家……」「我不知道你要我怎样动呀,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呢?」颜玉一双粉拳拼命捶打着老胡的背,「坏老公!坏老公!我要你狠狠地肏我,把你的玉儿宝贝花心肏烂!」我实在是想不到平日里高雅矜持的娇妻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中会迸出如此下流的词句。只觉一阵头晕目眩,连忙扶住墙壁才稳住身子。在众人面前的淑女,与在奸夫面前的淫妇,这两个形象反差太大了,我简直有些接受不了。

老胡开始来回地挺动他的瘦削的臀部,粗大的肉棒每次拔出时,都将洞壁的嫩肉带的翻卷出来,颜玉方才高潮后残留在阴道内的阴精被挤压成白花花的泡沫,沾满了两人正在激烈交合的生殖器。

「好老公……亲亲老公……你又顶到玉儿的花心了……人家被你……顶得……好麻……好痒……痒到心尖儿上了……」颜玉一双粉腿紧紧夹在老胡后腰处,好像怕他会突然抽身离去似的,丰满的肥臀努力向上挺起,调整着姿势以便老胡用最佳角度刺入她的花心。

老胡今晚好像拼了老命,屁股飞快地起伏着,每次插入都必定全根没入,直抵花心,硕大的卵袋「噼里啪啦」地拍打在颜玉的粉臀上,雪白的肥臀不多时便泛起了红晕。

「心肝……宝贝……好玉儿……你的浪屄真紧……套的老公好爽……」「玉儿要夹断你的惹祸根子……让它永远插在浪屄里面……看你还怎么出去偷吃……啊……花心好酥……要被你……的大龟头……顶穿了……揉烂了……」抽插了百来下之后,老胡拉过一个枕头,垫在颜玉的肥臀下面,又把她的玉腿推到两团丰乳上,小腿则架在自己肩头。这么一来,颜玉肥美的嫩穴便更形凸出,一条红润的肉沟中,销魂肉孔儿盈满了一汪晶莹的浪水。老胡扶住龟头对准肉洞用力一挺,淫水四溅,肉棒再次齐根没入阴道中,像是不打算给美少妇喘息的机会,迅速地抽插起来。这个姿势,肉棒由上而下垂直插入,犹如打桩机一般,龟头必然是狠狠地撞击着娇妻柔嫩的花心口……我悲哀地想到。

果然,颜玉被老胡肏得亲爹亲老公地乱叫,动情地搂住老胡的脖子,将鲜艳欲滴的红唇印到老胡那臭烘烘的大嘴上热吻着,并主动将柔软的香舌伸进去任老胡吸吮。两段雪白的小腿架在老胡肩头,一双玉足的淡红足底朝天,随着他的抽插前后颤动,这样的画面,连我这个被戴了绿帽的丈夫都觉得无比刺激,手不由得伸到胯下握住自己的肉棒套弄起来。

「玉儿……你的花心……好像在吸我的鸡巴头……」「舒服吗……老公……是你的鸡巴太长了……肏进玉儿的子宫了……玉儿的子宫里面舒服吗……」「很烫……花心口很紧……老公快要坚持不住了……」老胡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扭曲,看样子是在硬憋着那股劲,不让自己那么快就结束战斗。可是美少妇温暖的子宫里那种紧裹着龟头吸吮的快感,又让他无法停止自己抽插的动作。

颜玉伸出手,探到老胡胯下,轻轻揉搓着他的阴囊,红唇凑到他耳边,用一种娇媚的声音轻吟道:「玉儿的宝贝老公……你想射就射啊……玉儿的花心都已经为你敞开了……快把你存了几天的精液都交给玉儿……玉儿会用花心好好接着……一滴也不会浪费的……玉儿给你生个胖宝宝……好不好?」「好玉儿……给我生个大胖小子……老公爱死你了……哦……哦……」老胡在最后关头声嘶力竭地吼起来,类似某种家畜挨了刀子的叫声。屁股最后奋力冲刺了数十下,便用力抵住颜玉的身体,全身像是打摆子一般颤抖起来。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