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转贴)堕入性海的少妇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堕入性海的少妇

1

1

他是个魔鬼,我不知道到底应该痛恨他,还是爱他。是他让我离开了家,是他让我变成一个堕落的女人,当然也是他让我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爱经验。现在我已经回到了家,但想起过去那一年零九个月的生活,仍然让我迷茫惆怅

已经坐在南下的火车上,我仍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抛开家、抛开工作、抛开我的丈夫,也抛开了我可爱的女儿。火车窗外是无尽的黑暗,我不知道我奔向的是光明还是黑暗。

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我可能会很平淡地渡过一生。我叫杨晴,两年前我在北方一个大都市的某个研究机构内任职,上班是忙碌的一天,下班仍然要为家庭忙碌,生活就是在平淡、忙碌中渡过。偶尔上上网,直到有一天在某个聊天软件里碰到了他,一个有礼貌的男人,他很有耐心地和我聊天。慢慢地开始向他倾诉,说出心中的苦楚、诉说工作中的不恭、诉说家庭的烦恼,终于有一天向他诉说性生活的压抑。

我的丈夫是个比我更忙的人,出来自己办公司耗费了大部份时间,回家越来越晚,对我越来越冷淡。在他出来打拼的一年时间里他才宠幸过我两次,对于一个34岁正常的女人来说,我的生活就像守着活寡。

其实我应该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长相应该算中上水平,166的身高,苗条的身材,在生完孩子后费尽心机减下来体重,但却把怀孕时涨大了的乳房保持了下来。可是我的丈夫居然把这样的妻子留在了家里,现在想起来,也许正是他的冷漠让我走上了后来的道路。

我开始在网上迷恋上了那个男人,他叫陈舟,在广州做生意,具体好像是什么通讯器材。生意据说做得不小,但那些不是我关心的,是他的耐心和体贴让我沉迷。

后来有一天,他突然约我去湘西旅游,还是自己开车去,这个我多年的梦想让我没有犹豫地答应了。在去年的十一,我去了,告诉家里人我要去长沙看一个多年没见的大学同学。

当第一眼看见陈舟的时候,我发现他并不是一个高大英俊的人,大约170的身材,但体格非常精壮,据他说是他在当兵时练就的。他的声音很低沉,也许有点磁性。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爱上了这个男人,在长沙的第一个晚上我就给了他。我那天喝了点酒,心跳得有点快,他把我带到了他在长沙的一个朋友的空房子里。

在打开房门的时候,他从后面抱住了我,两只手很有经验,一只在上面抓住我的乳房,一只小心地探到我的下面。我的身体想触电似的颤抖了一下,心好像突然放了下来,终于发生了。接着他咬着我的耳朵,我的头靠在他的身上,他一把把我抱起来扔到了卧室的床上,我闭上眼睛,准备那个时刻的来临。

他很坏,舌头很坏,从我的嘴,到我的乳头,都是那种轻轻的。那种痒的感觉让我疯狂,我的阴道立刻被淫水所湿润了。他右手探进我的裙子,隔着底裤抚摩着我的阴蒂,左手按在我的乳房上,捏着我的乳头。电流从上下两个地方传到我的心里,使它砰砰直跳。

看着我的反应,他开始大胆起来,干净利索地把我的衣服脱去。在黑暗中全裸的我,身体在床上扭曲着,他不断把我的身体扳过来向着他,他已经把裤子脱了下来,一条阴茎悬在腰间,说实在挺大的,我不自觉地伸手握着它,它还没有完全勃起。

他的动作逐渐粗暴起来,他把身体凑过来,把阴茎递到我的嘴边。天啊!以前从来没有试过的我下意识地把头扭开,可他立刻把我的头拨过来,继续把阴茎伸向我的嘴。这次我没有再拒绝,就像以前看过的毛片里那些女人做的那样把它含到了嘴里。

阴茎在我吮吸之下变大了,它是那么粗壮,它咸咸的,带有点男人臭味的味道让我着迷。我尽我的所能吮吸它,用舌头舔它的头,同嘴唇含着他的睾丸。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投入,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陈舟在我口交下兴奋起来:「哦
你的嘴真淫荡,看来你是个口交高手。呵呵,哦
」一边说,一边还在捏着我的乳头,我的乳头早已变得坚硬。在他的话的刺激下,我更加卖力,深深地把他差不多有20厘米长的阴茎完全含到了嘴里,我感到它是那么地充实。
陈舟还在用语言刺激我:「宝贝,你的舌头真长,可以舔到自己的乳头吗?哈哈!看你这么卖力的样子,等一会我会好好报答你,一定好好操你。」说完他一下子把阴茎从我嘴里拨出来。

「哦
」我不禁呻吟起来,好像谁把一样宝贝从我身上拿走了。他的下流语言让我兴奋,为什么会兴奋让我吃惊。从前一向正经的我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口交我无法想像。

陈舟压在我的身体上,粗暴地与我接吻,粗大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口研磨着。我动情地抱着他,感受着他在我身上各个部位带来的快感。

趁我不备,他的阴茎突然插入我的阴道,「啊
」我叫了出来,天啊!那么地充实。他开始抽插,从慢到快,从轻到重,在他抽插开始不久的时候,我已经战栗着冲上了高潮。

「啊
」我的呻吟变成了叫喊,我挺起腰迎接他的阴茎。「啊
」我的叫声变得有些哭的声调,我的身体像在云层漂浮,在阴道泛起的快感让我浑身颤抖。

陈舟:「我的宝贝,看你的样子,多么的淫贱。怎么,很久没有男人操你了吗?我还早着呢,怎么你就高潮了?嗯,爽吗?宝贝!」我真的淫贱吗?我在他的话中扭动着身体享受着他的阴茎给我带来的快感。

「宝贝,告诉我,你爽吗?说,你爽吗?」

我在他魔性的话语的催促下喊叫:「啊
爽!」

「是吗?有多爽?」

「爽死了!」

「哈哈!你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我被他的话抽了一下:「不,我不是。」

「你是,像你这个样子还不是吗?哈哈!杨晴,你就是淫荡的女人。快说,你是淫荡的女人!」

「我不是


不是!」他的阴茎近似邪恶的抽插,让我不能自已。

「你是,杨晴你承认吧!在来找我的时候就想着我的鸡巴了,是吗?你这个淫荡的女人!」

「啊!我是,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终于没有抵抗住情欲的冲击,我承认了,不管是不是真实,我承认了。他的阴茎是那么地能让我快乐,我乐于承认。
终于爆发了,他狂喊着把精液全部喷到了我的阴道里。我的身体在弹跳着,迎接着射精,我甚至没有考虑会不会怀孕。我知道我完全爱上了他,或者是他的性。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记得在之后的5天时间里我们根本没有去什么湘西,我们一直在长沙他朋友的家里待着。甚至我们连饭也不做,只从外面叫食物,我和他从早到晚都赤身裸体,几乎不停地做爱。我很惊奇他的性能力,可能正是他这强烈的性能力让我着迷。

在长沙我享受了一个性爱的「十一」假期,从此我成了陈舟的女人。

堕入性海的少妇


2

2

回到家之后的我,脑子里经常是一片空白。什么工作,什么家庭,我都没有什么心思顾及,只有我的小女儿才能引起我的一些母爱。那次遭遇对我的冲击很大,我甚至在思考,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骨子里就那么淫荡吗?和一个刚认识的男人那样疯狂地做爱。我承认沉闷的家庭生活让我很难受,我可能更期待一种激情,对于一个快步入中年的女人来说,我没有甘心平淡。

陈舟从不给我打电话,我们只在网上会面,但他老说他忙,在网上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我对他的想念更是与日俱增,好不容易逮住他,我会不停地和他说话,直到他离开,我还一万个不愿意。

我的脾气开始变得不好起来,常常和丈夫吵架,我埋怨他不管家,不理我。直到两个月前的一天,我发现一个让我震惊的事──他在外面有女人。这件事对我与其说是一个打击,不如说是一种解脱,我对于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终于有理由在心理上承认我的过错。我想和我的丈夫离婚,但他不同意,他的理由很充份,女儿六岁了,懂事了,没有父母的罪不能让她承受。我同意了,为了我的女儿。

陈舟知道后,立刻叫我去广州找他,我考虑再三,终于同意了。我借口想散散心,跟丈夫说我要去广州,他当然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于是我跟单位请了三个月病假(由于是国企请个假比较容易)。

于是就出现了本文一开头的情景。

(由此开始转入第三人称叙事,我想尝试一下,以后第一、第三人称穿插着写。)

离开了家的杨晴终于到达了广州,在那个陌生的站台上她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陈舟居然没有按约定的来接她。气极的杨晴等到的是他的一个传呼──对不起,儿子病,请自去东湖宾馆,我订了房。

杨晴?了一口气,这是个充份的理由,因为她自己也是为人父母者。杨晴无暇顾及沿途的风景,来到宾馆后,一路疲惫的她,洗了个澡,穿上睡衣倒下就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晴在梦中只觉得身体不停地在躁动,她喘着粗气醒来。迷辩中睁开眼,一个男人正爬在他的两腿之间,用舌头舔着她的阴部。杨晴一下子全醒了过来,上身嗖地坐起
下面的男人才露出了脸──正是那个让她朝思暮想的陈舟。

陈舟站起来:「本想让你在梦里享受快乐,谁知道你就醒了。」

杨晴:「哼!就知道快乐,我来了你连理都不理。」

陈舟边脱衣服边说:「宝贝,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一完事立刻就赶来了。」他移到床边把杨晴的头揽入怀中:「好了,宝贝,太想你了。」

杨晴两手将这个男人抱住,陈舟已经把裤子脱掉,他的阴茎正好抵在了杨晴的脸上,杨晴闭上眼睛,把阴茎含到了嘴里。

陈舟抚摩着杨晴瀑布般的头发,轻轻地揉着。杨晴感到无比的温柔,积蓄了数个月的相思和欲情一下子全部倒了出来。她卖力地吮吸着陈舟的阴茎,感觉着它在口中逐渐变大变硬。

陈舟把阴茎从杨晴的口中拨出来,杨晴感到一种莫明的空虚,连忙把头伸过去,但陈舟躲开了。陈舟:「小骚妇,着急吗?想要我的大鸡巴吗?等一下,先让我给你舒服舒服。」说着,陈舟把头埋到杨晴的阴部,同时把她的两腿架到肩膀上。

当杨晴的阴蒂被含住时,她像触电似地弹起来:「啊
」陈舟含住阴蒂用舌头缠绕着它,手指还插入杨晴的阴道里搅动。

杨晴的喘气已经开始变粗,胸膛猛烈地起伏,她努力地挺起下身接受陈舟的嘴对她的侵犯。陈舟进一步把舌头伸到她的阴道里,杨晴再次叫出声来,好几个月以来埋藏在身体里性感的因子被陈舟积极地调动起来。杨晴突然在脑海里闪过了毛片里女人淫荡的样子,她心里不禁忖道: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很淫荡呢?为什么我会这样呢?她伸出舌头舔着嘴唇,感受着灼热的体温。

陈舟看到她也差不多了,把她扳起来,把她弄到窗前,杨晴双手扶着窗沿,撅着屁股等待着陈舟的阴茎。

「把窗帘打开。」陈舟命令着。

「哦,不行,外面的人会看见的。」

「你还怕人看见吗?」陈舟羞辱着她。

杨晴感到陈舟的话像鞭子一样抽在她身上,难道我真的那么淫荡吗?杨晴扭起脑袋,痛苦地叫道:「不!」但她还是把窗帘打开了。对面20多米远的地方是一栋几十层高的写字楼,全部是绿色的玻璃,根本看不到有人,这样还令杨晴自在一点。
陈舟把阴茎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中,杨晴浑身一颤,身体立刻向前倾。陈舟开始在杨晴泛滥的阴道里抽插,还不时说话刺激着她:「我的小荡妇,这么长时间想我吗?」

「你说呢?」

「我要你回答。」说着,陈舟的抽插缓慢下来。

「想,想。别停。」杨晴连忙回答。

陈舟心中暗喜:看你还跟我耍脾气!接着又问道:「哪里想了?」狠狠地揉搓了一下杨晴的乳房:「是这里想呢?」又猛烈地抽插了阴户几次:「还是这里想呢?」

杨晴心中颤抖着:「宝贝,哪里都想。」

陈舟并没有放过她:「到底是哪里?」

「心里想,下面也想。」

「哦,下面是哪里啊?!」抽插立刻快了起来。

「啊
是我的?p肓恕0
毖钋缭谘杂
男呷柘滦朔苡叠[强烈。

窗外正对着马路,马路上的人和车来来往往,而杨晴一个刚刚离开家的少妇正在被一根大阴茎从后面奸淫着。杨晴看着马路的目光开始模糊起来,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兴奋?啊,他的阴茎为什么能让我那么舒服?我还想要。

陈舟突然停了下来,嘴边露出了淫亵的笑。杨晴像突然失去了什么生命中宝贵的东西似的:「陈舟你这个坏蛋,为什么停下来?快给我!」

陈舟从后面搂住杨晴轻轻道:「我们试试新玩法好不好?」

「什么新玩法?」

「你试过肛交吗?」陈舟的话像锤子一样打在杨晴的心头,毛片里肛交的画面立刻出现在她的脑海中。那一直在杨晴的印像中是很肮脏很下流的事,但又让她感到那么一点点刺激。她嘴上还在硬:「不,那太脏了。」

「试试吧!我的大鸡巴在你的屁眼里抽动,你会很兴奋的,」陈舟接着道:「你觉得那肮脏只是你心理的问题,难道你不想试试那种异样的快感吗?」

杨晴沉默了,其实她也对毛片里的情景震撼,是否该试试?

陈舟说:「你有润肤爽吗?」思想还没有回过神的杨晴着魔似地从包里拿出一盒,陈舟用手指刮了一些,轻轻地涂在杨晴的屁眼上面,杨晴顿时感到一种异样的快感传来,而杨晴的小穴也不由自主地一张一合起来。陈舟:「杨晴,想不到你会这样兴奋!」说句实话,杨晴自己也不知道!
然后陈舟的手指缓缓地抵开括约肌进入杨晴的直肠里,那种感觉非常奇怪,而当他手指抽出去的时候,好像杨晴刚刚才将粪便排出时的感觉,非常地舒服。然后他的手指来回地玩弄着杨晴的肛门,杨晴渐渐地觉得舒服了起来,开始能够习惯这样的玩弄。

怎么会那么舒服?看来陈舟真的没有骗我,肛交的感觉难道那么美妙?被陈舟操得异常兴奋的杨晴早就将羞耻丢到了九霄云外。

还在感到麻痒的屁眼突然一紧,陈舟已经把也涂过润肤爽的龟头抵到了杨晴的屁眼上。慢慢地,陈舟把阴茎挤了进去。陈舟很有经验,进去一点就抽插两三下,然后再进去一点,如是几次,终于阴茎大部份进入到了杨晴的屁眼里。

刚刚进去的时候,那种感觉杨晴真的是痛得几乎要晕死过去,但是当他抽动大鸡巴的时候,杨晴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感觉,而且龟头帽缘刮过直肠的快感,并不亚于在阴道肉壁,喔,她几乎快要疯掉了!

经过十来次的抽送之后,杨晴跟陈舟两个人都已经大汗淋漓,而且这样的做爱方式比起一般的更耗体力,所以这时候她们两个人都已经没有太多的体力继续下去,陈舟把大鸡巴插在杨晴的屁眼里面,然后趴在杨晴的身上,两手缓缓地搓揉着她的乳房。

陈舟:「小荡妇,把你臀部的肌肉放松些,夹得太紧了你也会痛。」杨晴觉得渐渐地又有了一些快感,而且他发现把臀部的肌肉放松之后,不仅陈舟可以比较不费力,而且在抽送所带来的快感会更加的明显。为什么他那么有经验?难道他和别的女人试过?这个念头从杨晴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快感立刻又充满了她整个身心。

接下来陈舟开始像平常一般地抽插奸淫着杨晴,这时候杨晴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从她的小穴以及直肠里面传来,天啊,那真是太美了!杨晴从来不知道肛交会这样爽。

「小荡妇,喜欢我操你的屁眼吗?」

此时的杨晴已经不会再在精神上抵抗了:「喜欢。」
「是吗?想我以后也这样操你吗?」陈舟边抽送着边说。

「想,以后你都这样干我。」

「如果这时再有一根鸡巴插到你的阴道里呢?」陈舟试探着。

「你有没有两根鸡巴?」

「当然是别人的了。想过和两个人干吗?」

天啊!杨晴的心再次受到震撼,她有些微愠,居然他想和别人一起操我!可没等她说话,陈舟的抽送立刻又加快了,快感从直肠泛滥开来。「啊
」杨晴叫喊着,陈舟的抽送一直没有停。

「说,想和两个人干吗?」

完全被快感充满着的杨晴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下意识地跟着陈舟的话喊了出来:「想,来吧!一起干我!」

陈舟也随着杨晴进入高潮,闷吼着在她的直肠内喷出了精液。

***
***
***
***

在接下来的几天,陈舟老是借口要照顾孩子没有来找过杨晴。杨晴一个人待在宾馆里,除了思念着陈舟,就是想着那天让她欲仙欲死的性交和肛交,忍受不住时,她还用手淫解决。

在夜深时,杨晴有时也会被羞耻感深深地笼罩,难道我就这样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女人吗?陈舟就像一个魔鬼似的侵蚀着我的心灵、我的道德,我为什么会那么回味和他的性爱?他是那么好,让我那么兴奋,无论他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我为什么会这样?在深深的羞耻感中,杨晴快崩溃了。

当「五一」假期开始时,陈舟来到宾馆接杨晴,他让杨晴拿上行李和他一起去肇庆鼎湖山旅行,但这次旅行并不是两人一起去,陈舟是要陪两个95港老板去玩。
堕入性海的少妇


3

3

陈舟开着车,杨晴坐在他的身边,而两个四十来岁的95港老板坐在后座上。这两个人据说要和陈舟合股一家更大的公司开拓宽带网业务,还会使这个公司在95港上市,所以陈舟非常倚重他们。但在杨晴眼中看来,他们两个人就不是什么好人。

本来杨晴以为只是和陈舟两人去,所以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一条黄色的裙子让她显得格外成熟,她把自己一头长发盘在头上,更显出她成熟的魅力。

这样的打扮本来是为了让陈舟欣赏的,但谁知道偏偏遇上了这两个色狼。两人一见到她,眼睛就不停地在她身上打转,还不时聊聊她说话,杨晴有一答没一答地应付着,陈舟却不停使眼色要她好好和两人聊天。杨晴见此更加生气,开始什么话也不说,坐在那里径直地看着前方。

(以下开始重新用第一人称写作)

天气非常明媚,路边闪过一个又一个珠江三角洲新开发的小城镇,这些小城镇有着相同的特点──宽大的马路、洁净的房子,路边不时有人坐着买卖一些商品。可我根本没有心思欣赏这些风景,我在恼火陈舟到底想干什么,本来带我去玩,现在又来了两个色狼,感觉就像一个三陪,不过又觉得好笑,怎么能把自己和三陪比较呢!都是那个陈舟不好,这些天狠心把我抛在宾馆中。

怎么一想到宾馆就会想到了那天的情景?哦!感觉真是很美妙,居然和他肛交,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享受,屁眼中松松紧紧的感觉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咬着自己的心。还有陈舟的话:「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我的小荡妇。」此刻正在我耳边回响。

怎么自己居然会脸红起来?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已经完全湿润了,我为什么会这样?在过去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几乎没有试过这样回味性爱,但现在自己居然会很容易联想到那些快乐的时刻,难道我真的变成了像陈舟说的那种女人了吗?

我的心在颤抖着,是因为对自己此时心情的尴尬,也因为那种快乐的感受。哦!我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有了反应?我是陈舟的情妇了,他这个坏蛋,我为什么会迷恋上了他
「噶」车子停了下来,我也从思绪中醒了过来。我们来到了一座坐落在山间的宾馆门前,陈舟在宾馆的后院包了一幢二层的小别墅,里面一共也就只有三个房间。我和他的房间背靠着山,落地窗外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木,面对着窗外的景色,我的心情开始好了一点。

这时候陈舟不知不觉地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我,手迅速地从我裙子上面滑了进去,一把握住了我的乳房,「哦
」我的身体立刻向后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身体变得非常敏感,一被男人刺激就立刻有反应。

陈舟的舌头绞着我的耳垂和脖子,而他的大手揉搓着我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下面隔着底裤抚摩我的阴阜:「小荡妇,我刚才在车上就发现你已经湿了,你怎么会这么淫荡?」

「不,我不是。」我仍然试图反抗,可是没用,淫荡的我在陈舟的刺激下扭动着身体,我在他的怀里再次投入性欲的海洋

晚饭非常丰盛,尽是些山珍,其中一道菜是红烧八蛤,一种山里的青蛙类的动物。其中一个被陈舟称为吴生的人向另一个梁生介绍这是粤西的特产,据说具有那种功力。说着眼睛有意无意地向我瞟了一眼,那个梁生立刻哈哈大笑起来,陈舟也在笑,我却浑身不自在。

吃完饭,陈舟提议去唱会卡拉ok,两人都应承了。陈舟说要先洗个澡,于是我就跟着他回了房间。我们一起洗完澡,陈舟把我拉到床上很郑重地和我说:「那两个都是大老板,这次陪他们出来玩主要是想让他们给我公司投资,所以我要尽量让他们高兴。宝贝,你也要配合一下。」

我一听就有点生气:「什么意思,配合什么?!」

「你别生气嘛,只是叫你等一会陪着我们一起唱唱歌而已。」

「你不是让我做三陪吗!」我提高了声调。

「什么叫三陪呢,只是一起玩玩,他们高兴了,我的事就好办了。现在我公司不是很景气,需要他们的资金。你就当帮帮我,保证不干什么出格的事。」说着,他一脸苦相地看着我,我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
陈舟看我沉默了,知道我默许了,从他的行李中拿出一条裙子,说:「你今天晚上穿这条裙子吧!能体现你成熟的身材。」

这是一条黑色的裙子,裙子就像网子一样,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孔。看着这条裙子,我的心就酸了,居然他连裙子都带来了,难道真想把我给那两个人?我心酸着把裙子穿起来,天啊!这条裙子非常短,离膝盖还有近20公分,而且非常贴身,把我34d的乳房完全凸露出来。由于没有带子,我还不得不把乳罩的带子拆了下来。

走进洗手间对着镜子一看,我自己都不禁呆了,就像有一块黑色的鱼网裹在身上,底下一套黑色的乳罩、底裤异常清晰,而且裙子两边的开岔差点就到了腰间,自己怎么看都是一个极其肉感的女人。

在以前三十多年的人生中,我一向是个循规蹈矩的女人,从来没有穿过如此性感的衣服,就连内衣也无法与此相比。但现在我居然穿成这样,我的心酸变成了悲凉,原来陈舟就是这样把自己变成一个婊子一样的人。

但对于那个男人的感情还是使我漠然地化起了妆,淡淡地扫扫眉,抹上紫红色的口红,由于我的皮肤很白,所以根本不需要抹粉。然后把我的头发放下来,一头大卷的瀑布般的长发。看着镜中肉感的我,那种异样的性感再次在我心里燃烧。我又在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变成这样?

走出洗手间时,我的样子让陈舟也吃惊,他过来抱着我:「宝贝,你真是尤物。」我冷淡地迎接着他的拥抱。

走进卡拉ok房时,吴生和梁生一下子被我的样子惊住了,看着他们兴奋的眼光,我既感到一种鄙夷,又感到一种快感,天啊!我居然会感觉到一种快感。
堕入性海的少妇


4

4

卡拉ok房的灯光十分昏暗,几盏紫色的小射灯倒是让人非常舒服。吴生叫了一大堆吃的,还有几瓶酒,都是些什么威士忌、xo,还有一瓶红酒,他们问我喝什么,我就选了红酒。

吴生和梁生已经在「唧唧哑哑」地唱起歌来,当然他们的声音不可能好听到哪去,而陈舟在一边沏茶递水,还不时鼓鼓掌。吴生点了首歌要和我合唱,本来我是不愿意的,但陈舟还在一边不停地催我,碍不住面子我只好接过了麦克风,而梁生也说下一首要和我合唱。

陈舟居然把他的位置与吴生调换过来,我看着他赔笑的脸,突然感到有点?心。就这样他把我推到了吴生的身边,我心里难受,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不知道什么时候,梁生坐到了我的左边,说道:「呵,杨小姐这么海量,再来!」说着拿起酒又给我倒满。我没理他,这边歌已经开始了,我和吴生唱了起来。不知不觉间,吴生把手放在了我肩膀上,那只肥厚的大手搭在我肩膀上轻轻抚摩,感觉居然也不是很难受。

歌唱完了,我靠在沙发背上,这边的梁生把酒端起来,送到我面前晃了晃:「来,杨小姐,今天头次见面,我们干一杯。」我本来想推却,但他又说:「怎么,看不起我吗?刚才还那么海量,现在不喝很不给面子啊!」而陈舟也在劝:「你就大大方方喝一杯嘛!」

看着他对我毫不在乎的样子,心中又是一阵苦楚,拿起杯子和梁生碰了碰,他仰头一饮而尽。我喝了一半,梁生立刻把手扶住我的手,半推半灌地让我全喝了。喝到后面,觉得酒有点涩涩的,好像有点渣滓,但当时灯光昏暗,我也没有留意。

喝完酒,梁生把麦克风拿了起来,塞到我手里,我又和他唱了起来,他也很自然地把手搂到我的腰上,此时这样子,我趁着酒性都不是很在乎了。他的手在我的腰上揉搓着,慢慢地向下到了我的臀部上,我唱着唱着才突然发觉,连忙扭扭身子,梁生也知趣地把手移开。吴生在一旁不停地称赞我歌好人美,虽然不习惯,但我还是觉得很受用,毕竟人都有虚荣心。
就这样唱了几首歌,我又喝了一杯,心里已经开始砰砰地跳起来,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红。吴生又提议干喝酒没意思,要划拳,我推说不会,他说教我,什么小蜜蜂的,其实我会,只是不愿意和他们划。旁边的梁生也在劝,划拳好玩点。

此时的陈舟一直缩在一边看着,我生气他不为我解围,没想到他居然站起来说:「我酒喝多了,头有点痛,去睡会。」我连忙站起来要扶他出去,但他拉着我说:「我没事,你留下来陪陪两位先生,要是你也走了,人家会很闷的,别扫兴好不好?」说着在我胳膊上使劲握了一下。看见他居然把我留在这里,我彻底失去了希望,颓然坐倒。

接下来就开始划起拳来,心不在焉的我老是输,但幸亏我酒量还可以。现在的情景是两人夹着我,一个手在我肩膀,一个手在我腿上,我还是有所清醒地拒绝了他们。

吴生放了一只舞曲,要请我跳舞,我也没有拒绝。他把我紧紧搂在怀里,是那种贴面舞,他把头靠在我的头上,两手放在我腰间抚摩,他肥厚的手感觉非常有劲,我渐渐感觉到有点飘飘然,从肚子里生起一股燥热,向身体的各个部位发散,我以为那是酒精的作用。

吴生的胸膛压在我的胸膛上轻轻地磨着,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了,而且乳头也因为摩擦而硬了起来,而那股燥热正好配合着摩擦,让我感到十分舒服。

他在我耳边说:「杨小姐好美丽哟!我一看到你就喜欢你了,而且你的身材好火爆啊!就像我们95港人说的波霸。」听着他的话,我突然产生了警觉,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借故要上洗手间去。

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我看见自己脸红红的,硕大的胸部仿罴c纫酝蠽韫[突出了。我摸着自己的脖颈感受着体内窜动的热量,陈舟那坏笑充满了我的眼前,这个坏蛋居然把我让给了两个男人。我还不远千里来找他,难道他对我就一点也没有爱过吗?我的心里此时百感交集,矛盾中在身体的反应下下了决心:好,我就陪他们,看你怎么样!
再次回到房间里,我放松了身体坐在两个人中间,吴生和梁生看见份外娇媚的我,笑得合不拢嘴,两人又凑过来要我喝酒,我也来者不拒,一饮而尽。两人的手开始不安份地在我身体上活动开来,吴生在右边摸着我的大腿,梁生在左边把手搭在我的肚子上。我渐渐感到他们的手对我身体带来的变化,我放平靠在沙发的靠背上,脸朝着天喘着气,但手仍下意识地抵挡着两人的进攻。

梁生把手慢慢上移,然后突然盖住我右边的乳房,我整个人像遭到电击似地哆嗦了一下,手连忙去抵抗他的侵袭。但已经软弱无力的我根本抵挡不住梁生的力气,他很有经验,在我的乳头部份来回揉搓,又一圈圈地扩大范围,一直到整个乳房。

更令我无法抵抗的是,吴生也几乎在同时把手伸进了我的短裙,此刻的我上下一起被两个陌生的男人侵犯,一时间,羞耻感、气愤、快感以及一点刺激的心情充满了我的内心,我在好几秒之内仿辘洷o诹艘桓稣婵兆刺

堕入性海的少妇


5

5

老实说,这两个人的确是刚中高手,他们总能找准我的性感点。吴生的手顶在我的底裤上,大么指和食指捏在我的阴蒂上来回地揉搓,弄得我那个小东西不争气地胀了起来,体内的骚动随着他手指的动作从我的阴部散发到全身的各个部位,我开始不安份地动了起来。

看见我身体的反应,那两个人的动作更加大胆起来。梁生更加把手伸到了我的裙子里面揉搓着我的乳房,另一只手把我的裙子褪下来,我想阻挡,但仿鹈x挥辛肆ζ齱a裙子已经被他褪到了乳罩下面。

「啊
」我羞愧地叫出声来,就在张开嘴的时候,梁生凑了上来,用他厚厚的嘴唇盖到了我的嘴上,舌头搅住了我的舌头。突然的袭击让我乱了阵脚,但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让我接受了他。在他的嘴吻在我的嘴上时,我最后一点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心里暗自承认:算了,他已经不理我了。

心理上放下了包袱的我,开始和两个男人亲热起来。此时吴生和梁生一起动手把我的小裙脱了下来,我只剩下一套黑色的内衣裤还穿在身上,脚上还穿着黑色的高跟鞋。梁生抚摩着我的小腿,我感到异常的舒服。而吴生已经把衣服脱了下来,大腹便便的他让人看上去十分不舒服,但他的阴茎却已经挺立起来,我用手抚摩着它,感到它在我手中的蠕动。

梁生的嘴含在我的乳头上时,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哦!我的乳房胀得有点发痛,非常需要他的动作。我还侧过身迎接他的嘴,热烈地和他接吻,而他的手仍不停在我的底裤上揉搓,我的阴道早已经淫水泛滥了,我心里早就把什么羞耻感和道德抛到了九霄云外,任由这两个丑陋的95港人玩弄。

以下重新开始用第三人称叙事(各位大哥对此种写法有何见教请直言相告)

吴生的手摸索到杨晴的背上把乳罩的扣子打开,杨晴两只大乳房立刻自由地裸露在空气中。杨晴的乳房由于生过孩子,已经变大但稍微有些下垂,而且乳晕和乳头已经有点变成褐色了。吴生低下头含住杨晴的乳头开始吮吸起来,还不时用牙齿咬着乳头,杨晴被吸得「啊

」地呻吟着。

另一边,梁生也已经把她的底裤脱了下来,他把杨晴的大腿掰开,头伸到她两腿间帮杨晴口交。梁生用手把阴阜拨开,用嘴把阴蒂吸起来,用牙用舌头搅动着它。淫水从杨晴的阴道里不断地喷出来,梁生见时机差不多了,就站起来把阴茎放在杨晴的阴道口摩擦。此时杨晴的性欲已经完全被挑动起来,她迫不及待地用手引导着梁生的阴茎进入她的体内,梁生的阴茎分开她的阴唇一下子捅到底,杨晴被捅得弓起了身体,大声地呻吟着。

吴生见梁生已经得手,便把阴茎伸到杨晴的嘴边,杨晴立刻把它含到嘴里,套弄着吴生的大阴茎。由于得到陈舟的训练,所以杨晴的口功已经不错了,吴生斜躺在那里,舒服地享受着这个性感少妇的服务。

三人就这样淫乱了一阵,梁生和吴生换了一个眼色,梁生把阴茎拨出来,杨晴顿时感到一阵空虚。两人把杨晴的身体扳过来,面向着沙发靠背,这时吴生坐在沙发上,杨晴半跪着把阴道套入吴生的阴茎中,开始上下地套弄着。梁生站在一旁让杨晴的嘴帮他口交了一会后,就转到杨晴的身后,把杨晴阴道里流出的淫水抹了一点在阴茎上,然后用手拨开杨晴的屁眼,龟头顶在她的屁眼上慢慢往里插进去。

杨晴突然感到有物体顶在屁眼上,立刻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连忙扭动着身子:「不行,啊
不行。」吴生为了配合梁生,在下面加快动作抽插,一阵阵的快感让杨晴的身体变得软弱无力,肛门的肌肉一下子松弛,梁生的阴茎顺利地突破了屁眼,慢慢地一点点挤了进去。

虽然杨晴以前已经和陈舟有过肛交的经验,但肛门里还是非常紧,梁生的鸡巴插进去让杨晴感到异常疼痛,这种疼痛和阴道中的快感交集在一起,让她浑身颤抖着进入了高潮:「啊
不行了,我要死了,呜
」杨晴已经浑身无力,被两人架着像三文治似地操弄着,杨晴的嘴里只能含糊地呻吟着任由两人搬弄。
两个95港人享受着性感的北方少妇感到很满足,两人再操弄了一会之后,分别在杨晴的子宫和直肠里留下了精液。

三个人都满足之后,躺在卡拉ok房间里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而陈舟则借口广州有事要料理,一早就走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吴生、梁生和杨晴就住在小别墅里,没天没夜地做爱。杨晴一天到晚都不用穿衣服,两个95港人也以壮阳药来助兴,一有性欲就拉着杨晴操起来,在楼梯上、在卧室、在花园,到处都留下了杨晴和吴生、梁生淫乱的身影。

杨晴在这几天里,完全放弃了一个女人的尊严,配合着两人各种各样的姿势和方式,身上各个洞穴都留下了两人的精液。什么家庭,什么工作,杨晴已经完全忘记,有的只是淫乱,只有不停地操。
堕入性海的少妇


6

6

杨晴和吴生、梁生一起在鼎湖山的小别墅里疯狂地淫乱了五天,杨晴已经从一个有家庭和正当职业的良家妇女,变成了一个满身充满着黑色情欲的女人,整天除了想着和两人做爱之外,杨晴的脑子一片空白。

在此期间,吴生好几次向杨晴暗示,如果她愿意,他会在广州买一套房子给她住,杨晴平时的生活由他供养,或者她可以到他的公司里找一个闲职干干,换句话说,就是想把杨晴包起来。每次吴生这么说,杨晴就说他开玩笑,要包,他们这些大老板肯定喜欢包小姑娘。

在离开之前的那个晚上,吴生再次和她提起来,杨晴还是跟他打哈哈,谁知道吴生特别认真地和她说希望包她。杨晴看到这人居然认真了,觉得非常好笑,但仔细一想,自己回到广州之后,肯定不能找陈舟了,现在在杨晴的心里只有对陈舟的厌恶和憎恨,一个大男人为了生意,宁愿把自己作为肉票来作人情。

但回到广州该去哪里呢?在杨晴的心中不敢想回家,隐隐中有一种非常对不起家庭、对不起自己的女儿的感觉。一想到这些,杨晴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她有意识地在逃避她的家庭,她因为自己这种淫荡的品行而感到一种对于自己家庭的羞愧,所以最后她同意了吴生的建议。

回到广州之后,杨晴没有再理睬陈舟。回到宾馆的第二个夜晚,杨晴被吴生接到了他在番禺的别墅里。吴生说先让她在这里住着,到时候让她自己在广州随便挑一套房子再买给她,从此,杨晴就成为了吴生在广州的情妇。同时在她要求下,吴生安排她去了他公司驻广州的分公司担任经理助理,也就是一个闲职,她愿意上班就上,每个月给她支五万元的薪水。

吴生的生意还是蛮大的,要全世界满处跑。刚开始的时候,他会每个月在广州待半个多月,平时她也认真地去上班,但公司里的人大多知道她是什么角色,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和她靠近。

有时候当吴生操完杨晴之后,杨晴一个人看着窗外的一轮冷月,心里一片?凉,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在国家研究机构的知识分子,现在居然沦落到被人包作二奶的境地。

过了三个月,杨晴给家里打电话,说她通过广州的同学找了一份大公司的工作,准备在广州待上一段,还给单位打了电话辞职。杨晴很茫然地面对着生活,在没有意思的时候,也会去酒吧随便坐坐。

酒吧对于杨晴来说,是一个可以暂时忘却烦恼的地方,喝上一点酒,有点醉意了,再听上几首温柔一点的歌曲,杨晴会觉得自己非常放松,可以暂时忘却很多让她很烦恼的东西。

这天杨晴又去老地方──house,她在吧台的角落里找了个位置坐下,和她相熟的酒保很快为她倒上了一杯「红粉佳人」。现在的杨晴和以前完全不同,那时侯在北方的时候,她的衣着从来不会暴露,可现在她经过了那些淫荡的日子后,杨晴在穿着上已经尽显女性的魅力。像她今天,穿着一套黑色低胸的连衣短裙,乳沟在衣服挤压下隐隐若现。

时间尚早,不是很忙的酒保和她聊着天。酒保小坚是个高大漂亮的男孩,他常和杨晴开玩笑说他很喜欢杨晴,每次杨晴都说,如果他喜欢她会倒霉的,小坚吐吐舌头:「啊,你是黑社会老大的女人啊?」杨晴露出迷人的笑容。

杨晴现在并不拒绝男人的勾引,因为她的性欲已经完全被开发出来,吴生一个人根本不能满足她,更不要说吴生还不经常来。像这个会说话的小酒保,可他不来勾引她,杨晴不会舍?

过了9点,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不多会,酒吧里坐了不少人。这时,一个年轻人拿着酒来到她身边:「小姐,我可以坐下吗?」杨晴抬眼看看他,干干净净的不讨厌,她便点了点头。年轻人坐在右边后,他又指着身后另一个男的说:「这是我的朋友。」身后那男的年龄还小一点,向她点点头,杨晴也打了个招呼。他坐到了杨晴的左边,三个人聊了起来。

原来右边那男的叫小武,左边那男的叫小林,都在一家外资公司打工。小林的眼睛特别贼,不停地在杨晴的身上溜来溜去。杨晴时常露出她妩媚的微笑,让两个人浑身的畅快,两人看差不多了,就带上杨晴离开。
三人钻上一辆出租车,车一开,坐在两边的人就开始不老实了。小林抚摩杨晴的乳房,小武则照顾杨晴的阴户。两人从两边把她的大腿分开来,杨晴的短裙被撸到大腿根部,小武的手指熟练地揉搓着她的阴唇,杨晴开始受刺激而呻吟起来

出租车司机在车上欣赏一场春宫秀之后,他们来到一个住宅区下了车,这里是小武租的地方。

他们一进屋,小武和小林就着急地搂着杨晴,两人各抱着杨晴的半边身子,小林搂着妈妈的上边,把早已湿透了的裙子拉开,解开杨晴的乳罩便吻了下去。小林有时把杨晴全个乳房放进口中,另一边则用手指捏着,一时这边,一时又另外一边。

小武则把杨晴的底裤拉下,把脸放到她的阴户前,笑道:「林,你瞧,小淫妇下边已经湿了。」说着一下就把嘴放在杨晴的阴户上,轻轻地舔了起来,还不时用牙齿轻轻咬着杨晴的阴蒂。杨晴感到无比的畅快,身体内部黑色的欲火开始燃烧起来,此时她极需要男人。

杨晴经过两人的一阵爱抚后,浑身发软,两人将自己衣服脱光后便抱起杨晴走进了睡房。小林和小武把杨晴夹在中间,开始抚弄着杨晴的胸部,小林不断地抚弄着杨晴34d的胸部:「呵呵,看看这么大的胸部。对了,你多大了?」小林说着,就把覆盖着杨晴那很有弹性和柔软的胸部上的胸罩扯下来。

杨晴已经有点受不了了,模糊地应着:「34了,你们都是小弟弟。」

小武笑道:「嘿嘿!我们就喜欢操姐姐。」

小林看着那大大的胸部,真的很兴奋似的。同时,小武也在抚弄着杨晴那隔着内裤的阴部,弄得杨晴叫不绝声:「啊
你们真厉害,弄得我好舒服,待我也帮你们弄吧!」

杨晴握着小林硬梆梆的大肉棒,再舌去舔它、用嘴去含它,杨晴也弄得小林很舒服的叫道:「啊
姐姐,你的舌头好厉害啊!」

然后,小武终于忍不住了,把杨晴的裙子扯下来,套弄着勃起的大肉棒,放在杨晴的唇边。杨晴还在含着小林的肉棒,杨晴「唔!唔!」的哼着,她一见忙把小林的肉棒拿出来,说:「看不出人不大,东西还很大啊!」转而又把小武的肉棒含进嘴中。
当杨晴含着小武的肉棒时,小武在抚弄着杨晴的胸部:「你这骚女人,平时是不是经常和男人上床?瞧你的样子,你真够淫贱!」杨晴对这样的淫秽的话特别有反应,她更加努力地帮小武口交。同时,小林把他的舌头靠近杨晴的阴户,先看个饱,再把他的舌头伸进去舔杨晴漂亮的阴户,「哦
」杨晴嘴里不断地发出这种声音。

过了一会,两人停止了他们在做的东西,首先,小林去舔杨晴的屁股洞,令它不会那么干,然后再把他的肉棒慢慢的想插进去,「啊!痛!痛啊!不要!很痛!」杨晴痛得大叫。因为小林已经把龟头插入了中心部份,所以没有理会杨晴喊痛,仍然一股脑地往里挺进。

与此同时,小武也正把他的肉棒插进去杨晴阴户里,杨晴也叫起来:「哎!很痛啊!快受不了了!」小武不理会她,然后「噗滋」一声,两人的肉棒同时整根插进杨晴伸体里去了!

杨晴开始大声叫喊起来:「啊
很痛啊!」还差点哭起来了。

小林说:「别吵呀!你这骚货!人家正舒服,你又在那烦。不想干啦?过一会儿你又会再淫贱的浪叫了!」

杨晴小穴里面的淫水随着鸡巴的进出而慢慢地溢出来,沿着大腿慢慢地往下流,在床铺上留下了点点的水迹。小林和小武体力果然惊人,他们不停地抽送,而杨晴则是在抽送下达到高潮!

「啊

」杨晴全身不停地抖动,阴道也极有规律地收缩,小武将肉棒深深地插入杨晴的阴道内,享受着这无上的快感!好不容易,杨晴才慢慢地从激情中恢复下来,但是这时候小林又开始抽送起来,让杨晴很快地又再度恢复到先前激动的状态下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楼主呀!
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太棒了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路过看看推一下。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