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妻子和儿子的好友在我的床上淫乱媾合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终于到家了!经过10个小时长途大巴的舟车劳顿,终于回到了我的港湾。

  今天是妻子42岁的生日!我归心似箭,一下车就赶到蛋糕店,买了妻子最喜欢吃的蛋糕,然后拎着沉甸甸的的行李箱,打了辆车,着急的我没给钱就抛下出租车不管了,差点闹出了误会。我迫不及待的窜上了7楼,喜悦的心情覆盖了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

  一年前的今天,还没来得及给妻子买蛋糕,我就被公司紧急派来的司机接走了。临走前妻子哀怨的眼神,沉默的抗议,至今灼烧着我的心。公司今年更忙了,昨天差点和总翻了脸才争取来两天的假期。今年妻子的生日当天,我是无论如何也要赶回来的。

  妻子跟我青梅竹马,大学毕业后?了回来跟我在一起,丢掉了她叔叔给找的好工作,面容姣好的她更是「无情」的拒绝了许多比我英俊比我出的男人的追求。

  结婚后,她从来没有在经济上对我有更高的要求,我们的感情自然非常好,当然经济也不是很宽裕。性吧首发儿子一年前考上了外地的大学,?了培养他,我调去外省工作已经5年了,目的只?挣更多的钱。结婚10几年之后,我和妻子两地分居了。妻子也经常抱怨,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今天,我风尘仆仆的赶回来,并没有提前告诉妻子,?的就是弥补去年我的「过错」.我提前就给妻子买了生日礼物,一件碎花连衣裙,我想象着穿在妻子苗条的身上,她该有多么的美丽!我自认?自己还是个挺懂浪漫的人,这样的小花招以往也经常会给到妻子惊喜。

  「咚咚咚……咚咚咚」我轻敲了两下门,我想象着接下来的一幕:妻子开了门,首先是错愕,随即撒娇般的扑在我的怀里,嗔怪着我的隐瞒,然后递上了温柔香甜的吻……那该有多么的温馨,多么的浪漫!那画面是在是太美,我都不敢继续想象下去。

  可妻子并没有开门!难道睡了?我一看表,21点,这个时间妻子应该在看电视,不可能睡。「咚咚咚……咚咚咚」我又轻敲了两下门,力度比刚才稍稍大了些。等待……还是没人开门。难道她这么早就睡了?我仔细一想,是不是因?今天又是她生日我没说要回来,气的早早休息了。亲的老婆啊,你还不知道我已经回家了吧,现在我就站在咱们家门口,马上就要给你惊喜了,我要给你一个最幸福的生日!

  我掏出钥匙,打开了防盗门,进了家,本以?妻子会听到声音,可是没有。

  我故弄玄虚的轻轻的带上了门,生怕她听见。客厅里黑乎乎的,看来妻子是睡觉了。我没有开灯,把行李和蛋糕轻轻的放在门口,然后摸着黑径直走向卧室。

  我想着该以什么样的方式「破门而入」,使劲儿的一把推开门,吓她一跳?

  还是敲敲门,逗她一下?就在我琢磨着自己的小心思的时候,我听到了从卧室里面传出了来妻子的声音:「嗯……嗯……嗯……嗯……」那呻吟断断续续,是那么的熟悉。我被这细微的声音给震住了,因?傻子都能听出来,那是什么声音。

  我懵了,一时站在原地动惮不得。「嗯……嗯……啊……啊……」妻子那熟悉的呻吟声忽然高了起来。我不知道我?什么会如此冷静,我试着推了推门,门并没有反锁,很轻的打开了。卧室里亮着灯,我朝里面的床上看去……我呆住了……此时,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幅只在a片里见过的画面:一个高大健硕的年轻男人赤身裸体的站在我的床上,同样一丝不挂,披散着头发的妻子跪在男人的面前,双手揽着男人的屁股,嘴里含着男人粗大的鸡巴在一前一后有节奏的吞吐着,嘴里还不住的发出「嗯……嗯……嗯……嗯……」的呻吟声。而男人则一面抚摸着女人的脑袋,一面闭着眼睛情不自禁的?起头,嘴里也发出舒服的哼唧声。没错,那女人是我妻子,清秀的面庞,姣好的身材,是我那我深爱着的结发妻子。

  我惊呆了,妻子和别人如此淫秽不堪的交媾让我惊讶,而更让我惊讶的是这个年轻男人,他,他是我儿子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他叫晓东。

  我没有发怒,更准确的说是我的怒火还没来得及发泄,就被这个叫晓东的男孩给浇灭了,我只剩下了惊讶。我不知道我?什么只有惊讶,而没有了愤怒!晓东比我儿子大两岁,今年也只不过才22岁,妻子的年龄整整比他大了20岁!

  20岁什么概念,她都可以当他的妈了。我的惊讶变成了不解,是的,我无法理解,相差20岁的两个人怎么能做这种事?

  我的无声出现,显然没有影响他们的进度,「敏兰,躺下,我也要吃你的…

  …「晓东的这一声」敏兰「把我击打的心都碎了,敏兰,这是我妻子的名字,他怎么能叫呢。妻子像得到主人命令的奴隶一样,顺从的趟了下去,晓东则野蛮的压在妻子的身上。性吧首发两人头脚相对,晓东迅即将头埋在了妻子的两腿之间,开始舔舐妻子的下体,而在另一头,妻子则继续含着晓东的鸡巴,舌头不时吐出口外,品咂的津津有味……我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是的场景,妻子居然在给别的男人,我迷茫了,和妻子一起生活了20年,她从来没给我,没给她的丈夫口交过,她说不卫生,可是我不在家的时候,她居然心甘情愿的给别人口交…

  …我痛苦的差点摔倒在地上,仅存的一丝尊严支撑着我没有倒下……我难过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湿润了眼眶……丈夫看见偷情的妻子,拿刀将奸夫淫妇砍伤甚至砍死,这个新闻里经常会出现的一幕,闪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握紧拳头,压抑着快要奔溃的冲动……可最终,我选择了冷静。

  这边我在剧烈的进行着思想挣扎,而那边床上,沉浸在肉体欢愉里的妻子和晓东,并没有察觉我的出现。正常来说,刚才我开防盗门,里面应该能听见声音,也许刚才两人缠绵的正忘乎所以,所以没有听见。两人互相亲吻着对方的性器,「运动」的更加剧烈了,嘴里都不住的发出交媾的淫声……我无法再观看下去了,妻子就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和别的男人性交,我死的心都有。我无力的轻声走到客厅,开了灯,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厨房餐桌上有他们吃剩下的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饭菜,而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插着蜡烛的蛋糕,那蛋糕跟我买的一模一样。

  沙发上,淩乱不堪的丢弃着妻子和晓东的内衣内裤,妻子那白色的胸罩明晃晃的刺着我的眼睛。我能想象那个让我心碎的画面:俩人共进晚餐,然后来到客厅,点燃蜡烛,妻子许愿,吃了几块蛋糕,在沙发上一番嬉戏,二人欲火焚身,迫不及待的撕扯下了身上的衣服,胡乱的丢弃一旁,然后两人赤身裸体的相拥着去了卧室,不,也许是晓东抱着妻子,把她抱进了卧室,把她扔在了床上……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卧室里又传来了妻子的声音:「晓东,阿姨想要了,插进来吧……」妻子近乎于下流的要求,再一次深深的伤害了我的心。

  「啊……」随着妻子的一声高呼,我知道里面开始剧烈的交合了。我这是怎么了,居然就这么傻坐在沙发上,木然的允许别人在我的卧室里,在我的床上肆意的搞我的老婆?我不知道原因……我也不想知道!

  「啊……啊……快点,晓东,嗯……再快一点,使劲儿……啊……」「再往里面一点,啊……再深一点,嗯……」「好大啊……好舒服……啊……哦……好硬啊……晓东,你的鸡巴好大啊……哦……嗯哼……啊……使劲儿……宝贝儿…

  …舒服啊……「妻子那一句句忘乎所以的叫床声,像针扎一样,刺痛着我的神经。

  「敏兰……啊……兰儿……兰儿……我的心肝宝贝儿……兰儿……」晓东忘情的叫着妻子的小名,这是我对妻子的爱称,这完全专属于我对妻子的称呼,被别人抢走了,我的心彻底碎了。

  「啊……好哥哥,兰儿是你的女人……嗯……兰儿什么都是你的……」

  「我就喜欢操兰儿的屁股,就喜欢从后面操兰儿……哦,兰儿……」

  「嗯……坏蛋……晓东坏蛋,就喜欢操人家的屁股,啊……操吧,兰儿是你的,想操哪儿就操哪儿,哦……噢……好舒服,哥哥使劲儿,啊……兰儿就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就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啊……哦……哦……」

  「亲,喜欢哥哥的大鸡巴么?喜欢哥哥用大鸡巴操你的妹妹吗?哦……」

  「哦……喜欢,兰儿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啊……用力……啊……大鸡巴哥哥,大鸡巴哥哥,大鸡巴哥哥……兰儿好喜欢……哥哥用力,用力操……妹妹的逼就喜欢给哥哥操……啊……嗯……嗯……」

  我木然的听着妻子和晓东的淫词浪语,我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妻子,原来撕去端庄秀雅的?装,妻子的本性是这么的下流,这么的荒淫无耻,这样的老婆不要也罢。性吧首发

  我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着里面肉搏的结束。晓东不愧年轻,孔武有力,快半个小时了,里面还没有结束的意思。我和妻子,最多也就10分钟,在晓东面前,我可以说是「草草了事」了,我有些惭愧,我感觉我的脸在发烫。

  「操你妈……操你妈……啊……宇华,操你妈……啊……宇华,操你妈,啊……」晓东忽然开始大声的叫骂起来。宇华是我的儿子,这种时候,晓东居然一边享受着好友母亲的肉体,一边对自己的铁哥们进行着侮辱,仿佛是在发泄他占有好友母亲肉体的满足感。而我的妻子则无耻的回应着:「啊……老公,使劲儿……使劲儿……啊……啊……老公嗯……使劲儿肏我……肏我……肏我……使劲儿肏我……肏……肏……啊……」我无助了,情人这么轻薄自己的儿子,做母亲的居然还恬不知耻的回应。

  我又一次哭了……这次泪水夺眶而出!

  「好老婆,我要射了,要射了……」里面晓东终于要结束了,「啊……老公,都射进来,射多多的,把我干怀孕,把我的肚子干大,快点……啊……把敏兰的肚子搞大……老公嗯……」妻子发了疯一般,无耻下流的说着淫词浪语。晓东的邪恶和妻子的下流在这一刻居然契合的如此完美,如此相得益彰。

  「啊……啊,老婆……啊……兰儿,老婆……射了,射了……啊……」随着一声长长的喘息声,晓东和妻子结束了战斗,我能想象晓东把精液全部都射进了妻子的身体。妻子大概也到了,忘乎所以的胡乱叫喊了起来:「宝贝儿,啊……

  我要,啊……老公……都射进来,好多啊……好烫啊……好舒服啊……啊…

  …老公嗯……「

  终于风平浪静了……我也长出了一口气!仿佛一件重重的包袱卸了下来。

  有10多分钟吧,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咯咯咯……你真坏……咯咯咯……」妻子忽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然后说道:「我不介意跟你俩一起玩,只要她愿意。可你的小可没阿姨这么好说话哦!咯咯咯……」我的心彻底凉了,在所有人看来是端庄本分的妻子,在这个小屁孩面前居然是这么的轻浮,这么的放荡,这么的无耻。这还是我那个温柔贤淑,相濡以沫的妻子吗?

  「晓东,你累了吧,阿姨去给你倒杯水,咱们再吃块蛋糕吧。」我听见妻子婆娑的穿鞋声,我停止了冥想,终于要面对无耻的妻子了。「诶,刚才你抱我进卧室的时候,我记得把客厅里的灯关了吧?」「是啊!」晓东懒洋洋的回答。

  「奇怪!怎么着了?」妻子不解的说着。

  「啊!」来到客厅的妻子,猛然看到面无表情的我坐在沙发上,恶狠狠的冲她瞪着。妻子惊呆了,楞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嘴巴试图张了几下,可到底没发出声音来。妻子赤裸裸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仔细打量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妻子。她虽然42岁了,但是身上一点赘肉都没有,秀丽的面容,饱满的乳房,紧翘的屁股,纤细的腰身,像瀑布一般长长的秀发……妻子这种成熟的风韵,对任何男人都有致命的力和吸引力。可那一刻,我真的对她很陌生。

  到底还是妻子先说话了:「你,你怎么回来了?怎,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她明显心虚了。我没有说话,因?我压根就不想说话。

  卧室里,晓东也听到了妻子跟我说话,迅即,我听到了里面找寻衣物的声音。

  哪里有什么衣服,这对狗男女的衣服都在我身边呢。片刻,裹着毛巾被的晓东出来了,看到我的出现,战战兢兢地的站在妻子身旁打颤。

  我摆摆手,示意晓东先穿上衣服。晓东不敢看我,赶紧来到沙发前,快速的穿上了衣服,妻子也慌乱的找到散落在沙发上的内裤和胸罩,手忙脚乱的穿了起来。我还是没有对妻子说任何话,只是让晓东先下楼,在外面等我。

  我知道现在外面很凉,我得去卧室拿件外套。我走进妻子和晓东刚才肉搏的卧室,看到地板上胡乱丢弃着他们擦拭完淫液的卫生纸,白花花的一团一团,灼刺着我的眼睛。我走到床边,看到床上的被褥被糟蹋的淩乱不堪,浅色的床单上明显有一团湿湿的痕迹。我的心很沉重……我走出家门的时候,看到妻子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抽泣起来。

  晓东不知道是因?冷,还是因?害怕,在路边战战兢兢地哆嗦着。看到我过来了,惭愧的低下了头。我走到他的面前,?起右手,「啪」的一声,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晓东身体一歪,差点摊到在地上。「叔叔,我错了,对不起……」

  道歉有用吗?能挽回各自的感情和尊严吗?我不想听这些道歉的话!只想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晓东结结巴巴的给我讲述了他和妻子偷情的第一次。那天就是去年的今天,妻子的生日。我清楚的记得,我带着歉意离开了家,离开了妻子。在车上给晓东打了个电话,委托他给妻子买一个生日蛋糕,叫他送到我家。晓东说,他从学校赶回来已经快傍晚了。他买了蛋糕,急急忙忙的送到我家。进屋时,晓东说妻子的眼睛是通红的,明显哭过。晓东安慰了妻子几句,本来是要马上就走的,结果妻子热情的挽留下来,做了可口的饭菜。期间,妻子拿出来我买的红酒,两人都喝了不少,妻子又借酒浇愁,哭了起来,说和我长期两地分居,寂寞孤独,晓东只好耐心的安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在酒精的下,妻子和晓东搂抱在了一起。

  后来在我的床上,妻子宽衣解带,脱的一丝不挂,晓东欲火焚身,顾不得伦理道德了,两人撕扯着如胶似漆的翻滚在了一起……晓东说,那晚他们俩几乎一夜未眠,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妻子多年来压抑的性欲彻底爆发了。后来,两人几乎每个礼拜都要见两次面,每次都是在我的家里,在我的卧室,在我的床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狠狠再揍一顿这小子,但是又觉得没必要了。我让他走了,我警告他再没有以后了,而且离我儿子远一点。晓东向我发誓,再也不会了。

  他走了,临走前,我把外套给了他,我看到他已经哆嗦的脸色苍白了……我不清楚我是怎么走回我的家门口的……我站在门口,想进去,又不想进去。我想回家休息,可又不想看到妻子。呆在门口,我恍惚起来,我知道,我从此没有爱情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