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妖妻出轨日记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妖妻出轨日记之引狼入室】

章节目录

 

第一章

  没想到老板很绅士,搂我细腰的大手很快就收了回去,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实在不好意思……」老板接过毛巾,边擦脸边说。

  「害得你淋雨,非常抱歉……」老板道歉道。

  我将盘在头上的乌黑长发散开,用手轻擦秀发上的雨水。

  老板也傻愣愣地站在厅中,不知该怎说,只是看着我。

  这时房间静了下来。

  他的眼光是那样火辣,那样专注,看得我俏脸有点发烧,老板在看什么呢?

  「天啦!他那里都勃起了!」

  「没看什么。小婉,你的身材太棒了!真是又美丽又性感!」

  「讨厌啦,没见过美女啊。」我嗔道。

  「没见过你这么漂亮性感的美女。」

  紧紧关上卫生间的门。

  「怎回事……这是我吗……」我这神态一定被他看到了,我心中暗暗地想。

  「老板现在在干什么呢……怎么客厅没有声音……」我心里暗自寻思。

  轻轻地将卫生间的房门开条缝隙,让我看到另我心跳的场面。

  「嗯……嗯……」快感从我的嘴唇宣泄出来,同时拇指的揉动更加疯狂。

  「啊啊……好舒服啊!」一时间忘记了老板就在浴室外面。

  「……嗯……啊……」我扭曲着大腿,快感马上就到了!

  「……啊……什么事……」我喘着气语无伦次地问道。

  从刚才关门到现在还没到五分钟,对我来讲,好像过了很长时间。

第二章

  「小婉……你怎了……我听到……」房间外的老板带着颤音问我。

  「……小婉……」老板在门外说。

  「能……能不能……方便不方便……让我……」老板吞吞吐吐地问。

  「什么事……」我轻依在门上,疑惑地问。

  被雨水湿透的衣服是不能再穿了,我飞快地将它们脱下,全身只剩下内裤。

  一想到近乎赤裸的我和老板孤处暗室,我不禁娇羞万分。

  「怎么还要……关灯……」老板在门外诧异地问。

  「……关灯我好出来……我……我……换了浴巾……这样……怎出去……」

  我不禁暗骂老板笨蛋。

  「哦……」老板好像终于明白似的,离开了房门。

  外面的灯熄灭了。

  「好了,小婉……你可以出来了……」老板颤抖地说。

  「啊……」老板竟然就站在仍亮着灯的卫生间的门外!

  (小婉苗条性感火辣身材,再配上她的容貌,你说,他老板能不犯罪吗)

  老板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走向我,我本能的后退着。

  老板也跟着走进了卫生间!

  「老板……你……要干什么……」我胆怯地问。

  (乳罩,有时候根本无法完全束缚小婉的丰乳)

  「太迷人了……」老板边咽着口水边赞叹着。

  「太完美了,真是极品……今天我要玩个够……咻……咻……」

  「嗯……嗯……不要啊!」从胸部传来的快感让文东的妻子立即哼起来。

  天啦……多美妙的感觉呀!从来没有过!

  搞什么!自己在干些什么呀!

  我告诉自己,这都要怪这漫长的五个月,都怪今天是自己的排卵日。

  「哦……老板的鸡巴好粗好硬好挺……像跟铁棍似的……」

  「不……铁棍是不会动的,老板的鸡巴却在我的小腹上一跳一跳的……」

  我一边捶打着老板,一边心慌意乱地胡乱想着。

  「不……流氓……不要……」我大力地想推开老板,嘴里轻声地叫着。

  「小婉,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当我看你的第一眼,我就迷上你了,我的魂就跟你飞走了……」

  老板边轻声的述说边亲吻我的耳垂我的脸颊,还试图亲吻我的嘴唇。

  我羞极了,拚命地躲闪,嘴里不断的喊着。

  「老板……黄杨……你干什么……不要……放开我……」

  同时努力地想挣脱老板的搂抱。

  「老板……不要……你玩过……那么多女人……我求你……放过我吧!」

  老板的话语触到我内心的痛楚。

  「是呀,老公,你现在在干什么呢,你的仇人要强奸我,快来帮帮我呀!」

  我内心在挣扎在呐喊。

  「哼,你老公要是爱你,就一定会陪在你身边,为什么让你独守空房……」

  老板继续在我耳边说着恶魔的话语。

  「放开……我告你强奸……」我涨红了脸,大声地说。

  我一听,心里想:「是呀,这样老公就不会要我了,这个家也完了……」

  想到这,我扭动变得无力起来。

  「……嗯……」

  这种被老公的仇人强行玩弄的感觉更加刺激了我潜在欲望。

  我已经开始要承受不起,急忙喊出声--。

  「老板,人家好热唷,人家好难过喔!」

  「我们……我们……我们不可以……快停下来……」

  「不可……我们不可以……这样……这样做的……拜……拜托啦……」

  啊,不好!我的处女阴道被顶开!老公仇人的大龟头已经顶进来了!

  「呃!」我的嘴巴变成,「o!」形,发出一声难过地高呼。

  「不要……求你不要……」我绝望地用双手无力地捶打老板结实的肩膀……

  我可还是个处女啊!

第四章

  手上的捶打慢慢停了下来,夹紧大龟头的密洞口慢慢松开……

  「老板的吻技太强了,比阿闯……」我竟然开始拿老公仇人与老公相比较。

  我连忙下意识的咬紧牙齿,可是我下不了狠心用力咬。

  「啊……」

  我抬头怒视着老公的仇人,声嘶力竭地喊着。

  「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我的态度非常坚决。

  「你卑鄙……你以前用卑鄙手段搞垮我老公的公司……现在又……」

  「你说什么!我不信!我不信!」

  「你不信?想想你老公真的那么拚命工作吗?那么废寝忘食……」

  「说……求求你……」我哭着求起老板。

  「我看到你老公和他秘书……」老板这时停顿一下看着我。

  「是云顶公寓吗……」我绝望地抬起头问道。

  我知道张倩就住在云顶公寓,内心真的期望老板说不是。

  「……哦……你知道呀……那你还问我……」老板轻笑着说。

  「亲亲热热的,就像热恋的情侣,他还吻了那个女孩……」老板继续说。

  「……哦对了,那个女孩叫什么倩倩的……」

  「小婉……婉婉……」老板在我耳边继续低喃。

  可是,现在我思绪乱极了,而且红酒的作用让我头痛欲裂。

  「小婉……」老板仍然搂着我不放,大力抓柔我俏挺的粉臀。

  「让我休息好吗……求……求你了……呜……」我竟然哭着哀求起来。

  看到我再次拒绝他,老板变得有些瘟色。但转瞬间又恢复温柔。

  「好的……小婉,我扶你到客厅坐坐……」

(1)

  我迷茫地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可是眼睛空洞洞的,心中全没有感觉……

  「小婉!」老板再次呼唤着我。

  「小婉,快换衣服,冲个热水澡!」

  我楞了一下了,转过身来,又一次与他赤裸相对。

  「那我给你换件大一点的。可是我老公比你矮得多,没有合你身的。」

  「不用了,我没必要穿。」

  「那怎么好,你会感冒的。」

  「你老公恨我入骨,但你还挺关心我的。」

  听到恶毒的话语,我又呆住了,傻傻地站在那里……

  「别想你老公了……人生得意需尽欢……」

  「……和我欢好可以报复你老公呀……」老板继续在折磨我的神经。

  我几乎崩溃了!

  「你,你好坏!」我全身轻颤,羞得全身都红了!

  「你……你……」我已经无言以对。

  「可我……可我不能……总之我无论如何不能和你……和你……上床。」

  「是啊,小婉,你看你的乳房多漂亮啊。」

  「老板!我的身体你已经什么都看到了,就到这里好吗?」

  「我们应该有办法即可以报复你老公,同时你也不会失去贞洁。」

  「什么……什么办法……」我越来越好奇。

  「我们可以尽情疯一晚,但不做爱……」

  「疯一晚……」我轻声念着这三个字。

  想不到老公仇人还知道spa水疗这种新玩意,我倒是有点啼笑皆非。

  「你少臭美!」我捶打了一下他的肩膀红着脸嗔道:「我答应你就是。」

  而因为紧张加上来不及反应,我把这杯酒一干而尽。

  「要死了!倒这么满!」我先小喝一口,以免酒洒出来。

  「那是一定的。」老板一边揉着我的丰乳,一边有点诡异的笑着回答。

  「比如,像我现在这样揉你的奶子应不算乱来。」

  「那我们说好!只要今天我大鸡巴不要插进你那里,其它做什么都可以?」

  我浑身一阵轻颤,忙道:「这还差不多。老板,干杯!」

  「你要干什么?」老板没想到我要起来,反而更加疯狂地抓揉我处女奶子。

  「上厕所啦。讨厌啦,今晚时间还长,别这么急嘛,乳房都被你揉散了。」

  我坳不过老板正在抓揉乳房的双手的力气,挣脱不了,白了老板一眼嗔道。

  「正好我们公司的内衣样本还在我的包里,你可以试穿一下。」

  「这套太暴露了!」

  「这才叫性感,怎么你不敢穿?」

  「你的屁股还满翘的。」我笑翻天,不忘记再损一下老板。

  凶器!

  杀人的凶器!

  勾魂慑魄的杀人的凶器!

  「怎么,你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啊。」老板取笑着我。

  「讨厌,谁能想到它竟然能有这么大,怎么变得?」

  「还不是你刺激的!」

  「呸!」

  老板看着我,突然抓住我的手,我喘了口气然后用询问的眼光看向老板。

  「可以……但你说过的……不乱来……我们只是疯一下……」

  「我不会的,我只是帮你手淫。」

  我的眼中落出一滴滴幸福的泪珠,双手一软,身体无力地瘫倒在老板怀里。

  「你这根好大啊。」

  「我才不信呢,你都结过婚了。」

  「一个小时……你……你太厉害了,我老公一次最多才2分钟呢。」

  「是啊,他太差劲了。小婉,你说我插你你会不会叫床……」

  「我才不叫呢。」,「没试过你怎么知道?」

  「不过大也有大的好处。」

  「为什么啊?」我好奇地问道。

  「什么问题啊?」我娇羞地问。

  「我和你老公的鸡巴谁大?」

  「哼,人家就不告诉你。」我挑逗地向他拥了个媚眼。

  「告不告诉我?」

  「就不嘛,你是明知故问,玩你敌人的老婆,还故意羞人家。」

  「说啊。」老板一边抓乳一抓审问我。

  「怎么会!我玩过的女人她们都说这才是真正的享受。」

  「呵呵,往前坐点好。」老板的一双大手搂住我的水蛇腰淫笑着道。

  「想听我的黄色故事吗?」老板淫笑道:「想听嘛?」我扭动着娇躯嗔道。

  「好玩!」,「小婉,我感觉得出,你很想做,干脆让我给你插了吧。」

  「你别当真嘛,我说着玩的。」老板懊恼地说。

  「怎么叫啊……人家不会嘛……」我一边用阴部磨擦大鸡巴一边问。

  「这还用我教吗?」

  「干脆让我给你插了吧。」

  老板又对着我淫笑起来,老板指着我的臀下道:「你看看……」

  「对不起……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嘛……」我娇嗔道。

  「麻烦什么?」我好奇的问。

  「出来什么?」

  「射精啊。像你这样的美女,不插穴怎么可能射精。」

(4)

  「不信!那我们打个赌。」老板一副受到侮辱,一定要讨回来的表情。

  「好啊!那赌什么?」我决定要和老板赌一赌。

  「赌!输的人要帮赢的人洗澡擦背。」老板开出赌盘。

  「好!那我们赌10万元。」老板发下豪语,展现出一定赢的态势。

  老板终于提出一个像样一点的。

  「舒服吗?老板?」我小声地问,脸上充满真诚的关切。

  「想得美!又动歪心了想上我是不是?」我俏皮地一撅小嘴道。

  「呸,现在你敌人的老婆不正在为了服务吧,还不满足?」我嗔道。

  「我只不过是想比较比较,没别的意思!你是不是也经常帮老公这样弄?」

  老板将我的双乳握着,手心将我双乳的乳头,上下左右的掀动着。

  「说吧!形象地描述一下!」老板的手指挤进了我蜜穴里。

  「我一时间射不了的。」老板十分得意开怀。

  「好玩吗?」老板得意地问。

  我软绵绵的小手儿紧紧握了鸡巴几下道:「恶心死了,就像两只牛卵子。」

  说完抿嘴一乐。

  「好啦,好啦,人家怕了你啦。」我更加用心地为老板弄着。

  老板对我说:「小婉你蹲着太累,不如坐到老板腿上来弄,好不好?」

  老公仇人将我的阴毛掇在手上,还扯下几根放下眼底下细看。

  「哦……真好……好舒服……」

  「我就说吗!不要逞强。」老板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定要损我一下。

  「除非……你用嘴帮我含含……」老板挺着下身,将鸡巴几乎顶在我嘴边。

  「这怎行……太脏了……」我坚决的摇着头道。

  「快,亲它一口!」老板淫笑着说。

  我膝盖着地跪在地上里,上身直挺与腰、臀、膝成一直线,姿态煞是好看!

  「没关系。我想看清楚你会用什么样的表情吸吮我的肉棒。」

  「没事,你已经尽力了。」

  「不行。今天一定不能输给你。」老板叫道。

  「让我亲一下你的小穴。」

  「愿赌服输,吸肉棒你不是也没做过吗。」老公仇人搬出赌约。

  「好……我……我答应你……可是……」

  「放心,我不会越轨的。」

  老板长时间的调情,让我的肉体变得极为敏感,一经男人爱抚即发出欲望。

  「这敏感,今天我真的捡到宝了……」老板淫笑道!

  同时双腿用力的抬起,夹紧老公仇人的脑袋。

  「咻……咻……」这是老板在亲吻我下体的声音。

  「啊……啊……老板你好强哦……我老公从没这样舔过我,太舒服了。」

  我再也忍受不住强烈的快感,哭了出来。

  「太……太棒了……」老板抬起头,满脸都是我喷出来的液体,亮晶晶的。

  「你……你竟然会潮吹……太棒了……」老板一脸兴奋地说。

  「看你多淫荡!」老公仇人故意捻了一点阴精送到我的面前。

  这次没有刚才的腥臊,淡淡的,温温的。

  他,自己单位的老板,自己老公的仇人,就要进入自己身体了。

  我再次出声……

  「不,老板……不要!」我扭着屁股说到。

  「那,那我让把龟头放进你的小穴里去,只放进一个龟头!」

  「这怎么可以,这还不是和插进去一样吗?」我赶紧摇头。

  我突然一咬牙说道:「老板,我不让你插进去,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啊?」老板装作很好奇的样子。

  「说……说起来很丢人的……」我已全身红成一片。

  「我们都这么亲密了,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人家……人家真得还是处女嘛……」最后三个字几乎小的听不到。

 

(6)

  老板靠的我更近了,双手搂住了我的腰。

  「疼,老板,快拔出来。」我拚命夹紧玉腿。

  「哈哈,我开玩笑的。」

  「那……怎么办嘛……」

  「来,换一个姿势!」

  「啊……停……啊……不行……停呀……」

  「咕唧、咕唧、咕唧……」大龟头插穴带来的水声连绵不断的传入我耳中。

  「啊……」

  「小婉,舒服吗?」

  「嗯……好舒服……」

  「那以后还要我和你这样子疯吗?」

  「嗯……我要……这样好……你的家伙真大……」

  「嗯……是的……这样真好……」

  咕唧、咕唧、咕唧……

  「啊……你的……好……大喔……好棒……好舒服……舒服死妹儿了……」

  老公仇人站在沙发边的地上,拉着我的细腰,让粉臂向上高高翘起。

  迷糊之中,我感觉到老板把阴茎退到了自己的阴道口处。

  「嗯……怎么不动了……射……出来了吗……」

  「好的……」我红着脸照办了紧缩阴门夹紧大鸡巴。

  从我嘴里发出类似于哭的呻吟声。

  「呜……」一瞬间,我彷佛飘了起来。

  这是我今天的第四次高潮,真是一次比一次舒服。

  「小婉,是不是很舒服?」老公仇人笑着问道,我发现他笑得异常淫荡。

  「好,再给你加10分钟。」

  是的,我真得要控制不住欲火了,我那里面真得好痒好难过啊!

  「嗯……」

  「老板是这样的强悍,我今天完了……」

  「完了,终于被他强奸了!」

  我感觉到一股绝望,我的唯一失去了,从此再也没有任何骄傲……

  而今天正好又是我的排卵日……

  「哦……啊……啊……」我喘息着,婉转呻吟。

  看到我变得如此配合,老板更是兴奋不已,大鸡巴越插越粗壮。

  这娇媚的声调使老板更加地狂暴起来。

  「呵!都这么湿了,还有一些血了,是不是被我插坏了?」

  「嗯……」我娇宠地在老板身下娇羞地晃动着身体。

  「哈哈……」老板得意洋洋地笑着,吻上我的小嘴。

  老板跪坐在我面前,我就这样的叉着双腿,狼狈不堪的下身正对着老板。

  老板捡起地上我的内裤,不断擦拭着我刚被开苞的狼籍的阴部。

  「恩……就是骚……」一副陶醉的样子,让我既羞愧又得意。

  然后我们就再也不管东西南北,在沙发上疯狂的亲吻在一起扭动在一起。

  「啊……快给我……我要……」

  我失望地看着老板,等待老板进一步的举动。

  老板坐直上身,用双手用力地下压着勃起的鸡巴,对准我的下身。

  「啊,他又要占有我了,老公仇人又要占有我了!」

  「阿杨……快来吧……进来吧……快给我吧……」

  我盯着老板,口中不停地呼喊着。

  「求我啊……」

  「我求求你……快操我……」我难过地泪流满面。

  「嗯……怎还不来……快……求你……」

  我骄躁地喊着,不安的挪动着身体,想对正老板的鸡巴。

  终于,老板不再动了,用手扶着鸡巴,顶在我的阴道口,可是还不进来。

  我咬着下唇,眼睛盯着愤怒的鸡巴,像鸭蛋一般的大龟头就在我的阴道口。

  「哦……」我和老板同时满足地叹了口气。

  「哦……」我们再次同时满足地吸了口气再吐了出来。

  可是塞在阴道内的鸡巴又不动了,随之产生的麻痒让我急得大哭了出来。

  「动啊……呜……呜……求你……」我哭着拚命的扭动着身躯。

  「啊……啊……哦……」我满足的轻哼着。

  大大地叉着腿,任凭老公仇人的鸡巴在我的阴道中横冲直撞。

  「啪……啪……」老板的身躯敲打着我的屁股发出兴奋的声音。

  胸前的乳房像泛起了层层的波浪,随着老板的抽动此起彼伏刹是动人。

  「叫呀……快叫呀……」老板一边动着一边说。

  而我只是咬着下唇,忍受着老板带来的快感。

  老板看我不出声,突然在我的乳头上很劲一捏。

  「啊!」疼痛并着快感让我失声地叫了出来。

  「对……叫,叫!」老板兴奋地说着。

  「对……叫……」老板听到我的叫声,疯狂地在我的身下插动。

  「啊……哦……饶命……要死了……哦……我……我骚穴好舒服啊……」

  我竟然说出了平时隐藏在心中的脏话。

  「哦……死了……哦……放……放过我……哦……」

  「啊……」在老板的操弄下,我又达到了高潮。

  这是老板刚才教会我的。

  「这快……看来你还真欠操……」老板看我又到了高潮既得意又自豪地说。

  「我还没有感觉呢……来……」老板边说边抱起我。

  「不要离开我……」我不顾廉耻地求道。

  「放心,只是换个姿势。」

  「噗滋……噗滋……」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

  「喔……唔……哦……啊……」

  「骚屄,爽不爽……给我大声地喊……」

  「爽……太爽了……操得妹儿……好过瘾哦……又要来了……啊……」

  老板看到我淫荡的反应听到我淫荡的声音兴奋地更加卖力的抽着。

  「哎……啊……好……好厉害……啊……顶进子宫了!」

  「啊……不要停……好过瘾-好舒服啦!」

  「换个姿势吧。」

  「啊……喔……」呻吟声逐渐升高,蜜洞深处发出淫水激荡的声音。

  「呃……你……你太厉害了……呃……妹儿服……服了你了……呃……」

  「啊啊啊……舒服啊……快操我!」

  可是电话铃不停地在我的浪叫中传来响。

  老板一边操我骂道:「是谁啊?这么讨厌打扰我们!」

  老板故意不理电话,反而越插越猛。

  「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电话……还在响……」

  老板:「不管你老公……等下你再打过去好了!」

  电话还在响着,我又羞又恨,一甩汗湿的长发,索性一咬牙接通了电话。

  「老公……那么晚了……你……你怎么打电话来了啊?」

  「你办公还开着电视啊……」

  「是啊……是在放录像……」

  「你不是在看a片吧?」

  「没……没有……你不要乱想……」

  「小婉,今天真对不起,本该回来陪你的,原本想让你给我生个小宝宝。」

  「别挂别挂,我们再聊聊要小孩的事,我们好才时间没聊过天了。」

  「不!不要,不要射在里边!快拨出来射!」

  「可是,还好我忍得住,还能再操你二个小时。」

  「小婉……我射不出来,除非你求我射精!求我射在你的骚穴里!」

  「不行,我今天是排卵期!是我怀孕的最佳日了!」我几乎是在哭喊。

  「可是……可是,我我……的确是射不出来……」

  老板的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喘息,「求……我……求我……快!」

  我意识到身上压着一个人,我揉揉眼睛一看。

  「天呀,怎是老板!」

  「哦,你醒了。」说着就想摸我。

  「别碰我,你走开!」我惊慌地后退一下,大声地说道。

  「别碰你?」老板嘲讽地说。

  「玩都玩了,骚屄我都操了3个小时了,还装什清纯,来让老公抱抱。」

  说完,老板又恬着脸往前凑。

  老板一改刚才的笑脸,阴深深地说。

  「够了,别说了!」我突然站起来,打断老板的话。

  「哦?」老板看我突然决绝的样子,有些惊慌。

  「我完了,我要你也完蛋。」我冷冷地说,空气都好像一下子到大冰点。

  「你想告我强奸?你不怕你就这样完蛋了?不怕你老公一辈子低头做人?」

  老板不再那镇静了。

  「我这就告你强奸,我完了,你也完吧……」我冷冷地看着老板。

  「至于你,哼!我们一起完蛋!」说完我转身欲走。

  「你说什?你老公和谁相爱了?你可是他的挚爱呀!」

  「你说什?」我立即转身,死死地盯着老板。

  「我没说什,你想想,其实是你自己那想的,我只是顺着你的意思罢了。」

  老板看出我的恐惧,现在又恢复了镇静,悠然地对我说。

  「什?」我仔细地回想着刚才的事情,隐隐约约的是我那说的。

  「张倩和云顶都是你说的呀,我只是又一次顺着你了……」

  老板的话语一下子将我击倒在地。

  天!我……我做了什呀!

  阿闯是爱我的!

  我却背叛了他!把处女身子交给了老板!

  虽然我是喝醉了,可是……天,我还怎有脸见阿闯呢!我还怎有脸活着呢!

  「阿闯!」我大喊了一声昏了过去。

  我慢慢地醒来,感觉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从下体传来阵阵的畅快……

  「哦……醒了……恩……」老板在我耳边喘着粗气说。

  我惊慌地想爬起来。

  我边捶打着老板边失声痛哭起来。

  我无力的继续捶打这老板,只求他能放开我……

  「什么?」我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泪眼朦胧。

  「啊……」我霎时感觉天昏地暗,失神地瘫倒在老板的怀里。

  「你到底要怎才放过我……放过我……」我趴在老板的怀里大声的痛哭着。

  「做我的情妇,我想你的时候,你就给我,其它的时间随你……」

  老板的声音在我耳边激荡着。

  老板的声音充满着寒意,想着做老板的女人,我的皮肤泛起阵阵疙瘩。

  「小婉,我也非常的爱你……」看我沉默不说话,老板转变了他的战略。

  「刘闯根本算不上你真正的老公,何况他不珍惜你,还为他守什贞节……」

  老板有些激动地说,同时下体加大了力度。

  「恩……恩……」我被刺激得娇哼着。

  「不……我老公爱我……」我哭泣着说。

  「我不是……我不是……」我哭泣地摇着头说。

  「你还爱你的老公吗?」老板突然问我。

  「爱……」我奇怪老板这么问我,抬起头,泪眼婆娑,但是肯定地回答着。

  「不!不!」我哀求着哭倒在老板的怀里。

  「想想吧,你做我的女人,听我的话,就能救你的老公……」

  老板的话真的让我很动心。

  我渐渐止住了哭泣,心里思绪万千。

  「你不能伤害我老公……」我趴在老板的怀里,低声地说。

  「那当然,告诉你老公,对我有什好处……」老板立即向我保证。

  「……」我无声地爬在老板的怀里想着心事。

  老板看到我被说服了,得意的笑着。

  「我……答应你……可是,你要答应我只是今晚……以后不能再碰我……」

  我被老板的话说得停止了反抗。

  「别……」我羞愧地扭转头,不敢直视着老板,同时双手挡在胸前。

  「小亲亲,让我亲亲……」老板不知羞耻地说。

  「放下手……否则……」老板语带恐吓。

  「砰……砰……」老板用力的挺动下身,将沙发撞击得砰砰做响。

  「啪……啪……」老板的大腿撞击着我的屁股,发出淫靡的声音。

  「呱唧……呱唧……砰……砰……哦……哦……恩……恩……」

  一时房间里尽是淫荡诱人的声音,空气中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恩……恩……」勾魂的淫荡的声音不时的从我鼻子中哼出来。

  「小荡妇,叫呀,给我叫呀!」老板边喘着粗气,边加速鸡巴的挺动。

  「哦……啊……快……老板……快……」我无耻地说出了内心的欲望。

  「叫我老公,叫我老公……」老板抹了一把头上滴下的汗水,命令似地说。

  我以为是我没有听从老板的命令而受到老板的惩罚,同时也暗自骂着自己。

  「该!让你自甘堕落,让你放纵淫贱……」

  「看,你来看……」老板看我惊愕的表情,得意地笑着说。

  我顺着老板的目光看去……

  「呀……好羞人的一幕……」

  我在享受着老板的凌辱……

  「叫……叫呀……」老板的汗水滴落在我脸上。

  「叫我……」老板看我误会了他刚才的意思,提醒我叫他。

  「哦……阿杨……快……快……干我……」我被快感袭击得哭泣地喊叫着。

  「快……快呀……别……停……」我不安地在下面哭求着。

  「什?别停什?」老板说。

  「动……动呀……」我娇羞地说。

  「用什动?」

  「用……用你的……大鸡巴……」我喏喏地说。

  「用我的鸡巴干什?」男人好像很满意我的回答,挺动了几下,继续说。

  「干我……」我羞愧得脸要要滴下了血。

  「不对,说的这文绉绉的,再说……」男人果然没有动。

  「干……干我的小穴……」

  「嗯,有点意思了,可是还不对。」

  「干……干我的……骚……骚屄……」我颤抖的嘴唇,吐出淫荡的字眼。

  「哈……对了,是骚屄……」老板满意地笑着,同时鸡巴开始运动。

  「真是标准的骚货,这快就不行了……」老板继续在羞辱我。

  「这快……看来你还真欲求不满……」老板捏着我的乳房,嘲讽着我。

  「等一下……」老板又突然停止了对我的玩弄。

  「啊……别……」我哭泣着抱紧老板的身体,内心的尊严已经彻底粉碎了。

  「坐好,趴在沙发上……」老板用力地拍了我坐起的屁股。

  我听话地爬了起来,笨拙地趴在沙发上。

  我不安的晃动着屁股,彷佛是邀请老板,快些让他的鸡巴和我的小穴相会。

  「哦……好舒服……」我高声吐出了心中的快感。

  「哦……舒服不舒服……」老板边扶着我的屁股,边挺动着下身。

  「哦……好……快……哦……阿杨……好舒服……快……」

  「叫我老公……我给你快乐……」

  「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啊……美死妹妹了……好老公……好老板……」

  我们俩就这样再次昏厥了过去。

  老板看我不住颤动的睫毛,知道我已经醒来,支撑起来紧压着我的身体。

  「别……求你了,人家受不住……了……」说完,脸色更加红润。

  同时扭转身体,想舒缓一下被压麻了的身体。

  「呵呵,看你还敢骗我不。」老板得意的笑着,同时又动动了鸡巴。

  「啊……」我痛楚地喊了声。

  「怎了?」老板抬起身,扶我坐好,鸡巴从我的体内抽了出来。

  「来,让我看看。」老板搂紧了我,一只手伸到我的胯下,分开我的双腿。

  「别……别看……人家怕羞。」我娇羞地说。

  「呦……都肿了,看来刚才太用力了……」老板轻捏着我肿胀的阴唇说。

  随着老板的触碰,不时传来阵阵的疼痛……

  「别……别碰了,好疼……」我躺在老板怀中,软语央求着。

  「对不起……太粗暴了……」老板轻吻着我的唇。

  「老公……」我娇羞无限。

  「今晚舒服吗?」

  「舒服……从没……没这么舒服过……」

  「今晚还要你的老公这样操你吗?」

  「没事,明天你吃点紧急避孕药就没事了。」

  「来洗洗吧,全身粘粘的,很不舒服……」

  老板拉起我,我顺从的牵着他的手跟随着他,一起走进了卫生间。

  温热的淋浴打在赤裸的身体上,冲刷着身上的污秽,可是真的能冲刷去吗?

  「别……让我休息吧,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转身恳求着。

  「好吧……」看我娇弱不堪的样子,老板停止了挑逗。

  「帮我洗洗……看,上面还粘有你的处女血。」老板示意我为他洗洗鸡巴。

  「来,让我再来一次吧……要不屁眼也行。」老板抚摸着我的头部恳求着。

  「屁眼,不行啊,肛交我和老公都没做过。」

  第一次肛交终于结束了,我麻利地帮老板冲洗大鸡巴上留下的我的污迹。

  「快收拾吧,没想到你有这多的水,真是好淫荡呀。」

  「你……你今晚回……回去吗……」我喏喏地问。

  先不管了,疲惫的我又将毛巾打湿,将沙发上的污迹擦拭一新。

  我惴惴不安地推看卧室的门。

  「帮我手淫。」老板直接了当地说。

  我机械地握着老板的鸡巴,不知如何是好。

  「快动呀,否则,我就用你的骚屄了。」老板恐吓着我。

  同时握着我的手,开始上下套动。

  听到老板的恐吓,我忙配合老板的动作,上下套动起来。

  老板舒服地放松了身体,享受着我的套动。

  同时双手伸进我的衣服,将浴袍拉开,双手玩弄着我浑圆的乳房。

  「恩……恩……」我又慢慢的有了快感。

  今天不知道为什,身体这敏感,稍微动动,就快感联翩。

  「哦……好累……」我的手都僵硬了,可老板的鸡巴还是没有射精的迹象。

  我莫名地看着老板,不知道他是什意思。

  「我是为了你,否则,你的骚屄肯定今天又跑不了了……」老板躺着说。

  然后抓住我的脚,将我的脚并拢,夹在他的鸡巴上。

  「这样行了吧……手就不会累了……快动吧……」

  「花样多着呢,还有乳交啊,口交啊,以后我再慢慢教你。」

  「小婉,你这里有没有乳液……」老板恬着脸问。

  「有啊,要……乳液干什……」我轻声问。

  同时转过身,走到化装镜前,将我的乳液递给老板。

  「等下就知道了……」老板接过乳液诡异地笑着。

  一双纤柔嫩白小脚,因为春情荡漾或者彷徨无助而颤抖着。

  老板紧紧捧住我的脚,开始吸吮一根根嫩白的脚趾。

  「哦……哦……夹紧……对……哦……」老板闭目在哼着。

  「来,手淫给我看看。」老板在我身下看我坐卧不安,淫荡地跟我说。

  我羞着脸摇着头,却不知脚下紧紧地并拢在一起,暴露出我内心的动荡……

  我的身体一震,慢慢地手摸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对……揪揪你的乳头,看她都挺起来了,就等你的抚摸呢……」

  老板看着我随着他的话语不断动着的手,也异常的激动,声音带着颤抖。

  我不由得点点头,好像在告诉老板,我希望他来舔我,吃我的奶子……

  「哦……乳房好涨呀……好痒呀……」老板在继续诱惑着我。

  「好痒……好痒……恩……恩……」我闭目哼着。

  同时乳房在我的揉搓下变形。

  「是不是你的小骚屄也痒呢……」

  「恩……是……是……」我哼着。

  「来,揉揉看……」老板激动得忘记了自己。

  我自然的将另一只手伸到了下身,叉开腿,摸到了自己的阴蒂……

  「恩……恩……」我哼哼唧唧地彷佛是在回答他又彷佛是自己在享受。

  「摸到你的小豆豆了吗?」

  「摸……恩……摸到了……」我哼唧着。

  「什么感觉?」

  「有水流了吗?」

  「恩……有……有……」

  「从什地方流的呀……」

  「对,知道用屄这个词……想用手指抠进去吗……」老板激动得睁大双眼。

  「恩……恩……想……」

  「那就抠……伸进去……」

  「哦……恩……吭……啊……」

  「哦……哦……」白浊的精液跳射到空中,溅落在我的腿上脚上……

  同样都是疲惫不堪,但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神色。

  「小婉,你真迷人,我不会放过你的,准备好做的情人吧……」

  说完强迫地吻了我后,大笑地走了。

  我痛哭流涕,咆哮着,厮打着床上被褥……

  「铃……」客厅上的电话响起。

  「老婆,我在大连,昨天和客户谈判……」

  我拿起电话,电话那端传来温柔的声音。

  「哇……」我羞愧痛恨耻辱……种种情绪袭击过来,大哭着。

  「小婉……宝宝……」

  电话持续了半个小时,我痴痴地放下电话,呆坐在沙发边。木然良久……

  我哭泣地停了下来。

  我哭泣着再次闯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再次拚命地冲刷着身体……

 

第九章 办公室淫情

 

  「谁?」门口的话筒中传来老板的声音。

  「是我。」我按下对讲机的按扭回答道。

  「是欧阳啊,来上班啦。」

  「嗯。」

  「你等一会儿。」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开,出来的不是老板,而是小雪和小吴这两个小妮子。

  「小婉,进来啊。」

  「对不起,我……不该来……打扰你们了……」

  「哪里,你来的正好,我正有工作找你呢。」

  「不要啊……别这样……嗯……」我双手无力地晃动着。

  「对不起老板……是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

  「喔……」我把抑压在体内的欲望长长地放了出来。

  老板挂上电话便直起身子,将我的美腿架到肩上,高跟鞋举在半空中。

  「噗嗤……」淫荡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

  「水真多啊……我的美人……强奸你真是过瘾啊!」老板气喘如牛。

  出汗的肉体变得粘腻,连空气都开始受到淫荡的污染。

  「你好坏啊……怎么能这样……我……我要告你强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骚屄,过不过隐?趴下。」老板拍了一下我的屁股。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被这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

  「卟卟卟……」一阵紧凑的肉声,我的臀肉剧烈颤动。

  「明天晚上你到我家来,你好好倍我睡一晚。」

  「你,你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做你的情人。」我气苦地说。

 

第十章  在老板家再次被强奸

  「原来她也是被老板强奸的。」我喃喃地想。

  「宝贝,以后还让老板操穴吗?」这是老板的声音,还是那么淫荡。

  「要嘛……老板,你射了没有?」

  「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射呢?」

  「老板……你真厉害……要不你再操我一会儿……人家忍着便是。」

  「算了,你刚开苞,再操会干坏的。」

  「那……那人家用嘴帮你咬出来……男人不射出来会伤身的。」

  只听老板说道:「宝贝,不用啦,今晚有个大美女会为我口交。」

  听到老板提到我,我不禁紧张起来。

  「我只爱我老公,我不会再让你射入我的身体。」

  「但是你答应今晚为我口交的。」

  「肛……交。你,你说只是口交的。」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这鸡巴真是好硬好挺……」

  我心慌意乱地胡乱想着。

  「舒服点了吗?老板?」我喘着娇气小声地问,脸上充满真诚的关切。

  「舒服……舒服……但……求求你……帮人帮到底。」

  我专心为老板手淫着,做得很认真很专注。

  二十三岁的我真是发育得相当成熟。

  毫无破绽的圈套!美丽绝伦的我!大胆淫秽的动作!完美火热的口交!天!

  不!这不仅是躁动,这种感觉丝丝震荡、层层叠起、欲拒还迎、难推难就!

  老板狂插着笑道:「你今晚好好配合我,和我尽情做爱,我就饶了你。」

  老板猛插着道:「快答应我今晚让我操个搞,说呀!」

  老板得意地边狂抽着边淫叫着说:「好,一言为定。」

  呜呜……

  「说,爽不爽?」老板边拍打阴户边问道。我红着俏脸点点头。

  「还怪我强奸你吗?说。」

  「我……我不怪你……」

  「我的鸡巴比起阿闯来怎么样?是谁给你开的苞?」

  「你是个流氓……好……好讨厌哦……你……你不能让我污辱我老公……」

  「我叫你说实话!」

  此时窗外电闪雷鸣,屋内却是放浪形骸,春色荡漾。

  「小婉……别哭……别哭好吗?」

  「你……」

  「这也不行吗?」老板不依不饶。

  可是老板最终松开了他的嘴,只是温柔地看着我。

  我的头趴在他的肩膀上哭道:「我老公他,他不要我了。」

  老板落井下石道:「你老公真不是东西,放着你这么美的女人不要!」

  我嗔道:「呸,你更不是东西,只会强奸女人。」

  老板假意问道:「小婉,你不会是在报复刘闯吧。」

  「可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还是处女?」

  老板双手托住我的美丽粉臀,大鸡巴在浪穴半截处撬动就是不插入。

  淫笑道:「那你为什么以前让刘闯干不让我干,他比我强很多吗?」

  我嗔道:「讨厌啦,明天不知道又会怎样玩弄人家。」

  「好了,今天我还有点急事要办,先走了。」

  (曾经的全省第一美女,我的妻子小婉,现在已沦为老板的玩物)

  老板惊喜地问:「为什么?」。

  「可是你确实达到了极点高潮,不是吗?」

  「那你以后每天让我操几次啊?」

  「放心,谁敢在我面前说闲话,今后你有需要可以随时找我操你。」

  「呸,我才不会找你呢,你要就自己来。」

  「你不找我?为什么昨天急着就我过来操你啊?」

  「你,你讨厌啦。」

  「太美了。」我一下就被感染了似的,啧啧称赞。

  「别这样,会让人见到的。」我挣脱了他的拥抱,面红耳赤地说。

  老板哈哈大笑:「jc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会被我扒光了衣服干!」

  「不要啊,求求你,我是jc啊,请你饶了我吧!」

  老板说道:「小婉,想要我干你吗,想要就求我!」

  「我求你,真得求求你快给我!」

  「给你什么?说啊!」

  「给我你的大……大鸡巴。」

  老板乐得哈哈淫笑:「想要就自己坐下去!」

  老板抚着我的黑亮秀发问道:「还来吗?」

  「随你了……」

  「啊……啊……天啊!」炽烈的羞意和亢奋,简直快要把我引逗得发狂了。

  「呃啊……你射得好多……烫得我好舒服。」我露出满足的羞态。

  老板笑道:「是啊,我们再来。」

  我恨了他一眼道:「讨厌,一天到晚就想这种事情。」

  老板摸着我的脸蛋笑道:「也只有你这样的美女才有资格进入我的浴池。」

  我呸的一音把头藏进老板的怀里,心中觉得甜甜的。

  「太舒服。」老板气促声紧地说。

  我笑着握住他的手也说:「老板,真舒服。你好能干哦。」

  【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