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舅妈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75年我出生在一个小镇上,当时一大家人都住在同一条街。舅妈家就和我的房间隔了一道墙。

  87年十二岁那年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年夏天下了很大的雨,我房间的屋顶全部在漏水,于是家里重新花了好几个星期从新盖了新的屋顶。因爲母亲说我的卧室一下雨就漏水潮气大,就让我换了一间屋子。

  那天晚上我写完作业,和别的小孩弹完弹珠。回到家已经是十点钟了。匆匆忙忙的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正当我想着明天怎麽去赢更多的玻璃弹珠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隔墙传来了喘息声。当时我没在意觉得舅舅的呼声真奇怪。朦朦胧胧的就睡着了。

  接着过后的几天,因爲秋收,舅舅去田里干活,晚上就睡在盖在田边简单的草房里,那一周一切都很平静。秋收过后,隔两三天又会听见喘息声,还有一些听不清楚的对话。当时我觉得很奇怪,觉得很神秘。但是每天晚上也会在迷迷糊糊中睡去。也没当回事。

  有一天上课老师讲的是声音传播,说任何介质都能传播声音,记得很清楚说了隔墙有耳就是这个道理。那天晚上当听见舅妈家的喘息声时,我自然的把耳朵贴近了墙壁,当时我惊呆了,模糊的听见老公轻点和其他喘息声,那一夜不知道爲什麽我一夜没睡。我很害怕,以爲舅舅在打舅妈。但是始终想不通性格极好的舅舅爲什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舅妈呢。好奇与恐惧同事伴随着我。

  88年我读初中,父母去了城里打工,我寄宿在了舅舅家,因爲舅舅是家里的老二,我读初中那年已经40岁,舅妈比舅舅小三岁88年应该是37岁,舅舅的两个女儿也去县城读高中一个月回家一次。本来就疼爱我的舅舅舅妈在家就把我当亲生儿子养。

  89年我初二,第一次遗精。惊醒时吓了一大跳。因爲当时没有什麽健康课程,完全不懂,吓的我不敢说话也不知道是什麽东西,找来纸巾插掉继续睡了过去。

  处于性发育期的我当时由于不知道如何发泄。

  一天夜里,舅舅去别屋打牌剩下我和舅妈。舅妈说她干完一天活先洗澡睡了,舅妈家的厕所很简陋,就一个们一扇窗户透气。窗户对着的是自家的喂鸡的小院,于是我不知道胆子哪里来的,在舅妈进厕所后悄悄的去了小院,垫着脚尖对着窗户朝厕所看进去。

  一看我惊呆了,舅妈农妇的身形虽然有些黝黑,但是长期农活的她的臀部和奶子显得尤爲结实和丰满。我下体突然涨大起来。血液上冲到脑袋。当时的我体会着十多年从未体会过的兴奋和刺激。由于胆小,我匆忙的回到了卧室。那一晚我满脑里的想着舅妈丰满的身体。虽然没有长腿瘦腰,但是那丰满的身体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那一晚我第一次手淫。有些东西不需要真实的看见,成长自然会告诉我们发生了什麽。于是成长告诉了我,多年前我听到的喘息声并不是我担心的舅舅打舅妈的声音,而是舅舅和舅妈做爱的声音。

  90年我初三,偷看舅妈洗澡已经无法满足我的性欲。初三毕业那个暑假,那天夜里舅舅说明天帮着要干农活叫我早点休息,我于是早早的上了床,十点过我上厕所准备睡觉的时候,好奇心使我绕道了舅舅卧室。因爲门紧锁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麽,我于是跑到了二楼的阁楼上,因爲二楼阁楼是堆杂物的上面很多东西,我必须很小心不然肯定会被发现。

  我偷着阁楼的木缝往下看。终于看到了使我好奇和曾经恐惧的画面。舅妈坐在舅舅的下体上,舅舅双手抓住舅妈丰硕的奶子不停的摆动。我不经意的将手伸进了裤裆。随着舅妈摆动的姿势一起高潮着。

  90年九月我去了城里读高中,周日都回城里父母打工时住的房子,很少再回镇里。几个月会随父母一起回镇里忙些活,但都是住一晚就赶回城里了。我记得舅妈看见我老说我去了城里就忘了镇里了,说舅舅去了外地打工供表姐们读大学,现在就剩她一人,都没人陪她聊天了。我总是尴尬的笑了笑,爲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害羞。

  高中时间由于家庭条件相对来说比较好,因爲父母在城里打拼了很多年,生意也算是比较有起色,我每天的营养补充很充足,加上我疯狂爱上了篮球,高二那年我身高长到了一米八。

  一年多没回镇里,92年回镇里过年时舅妈看着我的个头就说除了脸能看出事我其他的都长变了变得又高又壮了。

  93年我去了上海读大学。第一年过年我带了好多上海新奇的东西回家。上海这座大都市对于一个小城里的我来说简直就像见了新大陆。对什麽事情都好奇,我带给舅妈的是一件旗袍当时花了我十五元。我回到城里时,放下东西第三天就带着我给镇里的亲戚带的礼物去了镇里。

  那天晚上我住在了舅妈家。我叫舅妈穿穿旗袍看合身吗?舅妈拿着旗袍说怕弄脏了,说:「自己一个农妇不陪穿这麽好的衣服。」我笑着说:「没事,舅妈在我心中最美。」舅妈乐呵呵的笑着。

  我告诉舅妈:「上海人都这麽穿,听着歌跳着舞,这才叫生活。」舅妈笑了笑说:「我得先洗了澡才穿。」舅妈于是去浴室换上了旗袍,旗袍包裹着舅妈丰满的身体,胸臀轮廓分明。

  我说:「舅妈真性感!」舅妈脸红着说:「都44了还什麽性感都没人要咯。」我说:「什麽没人要舅妈这麽漂亮。」其实舅妈长相不算丑但是也没我说的漂亮,只是身体的丰满和结实使我性欲高涨,荷尔蒙分泌说出了一系列夸奖的话。

  我把收音机打开说教舅妈跳上海人跳的舞。舅妈连忙说她不会那是城里人玩儿的。我说我教你你不就会了吗。我慢慢教着笨拙的舅妈。舅妈时不时的踩错我的脚,我都笑着说没事。

  舞终于跳完了,我忘着舅妈,舅妈害羞的躲开了视线。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亲吻起舅妈。舅妈开始挣脱我的手。但我舌头伸的更进去,舅妈开始接受我的亲吻。闭着眼睛,我双手滑向舅妈的双臀。舌头舔着舅妈丰厚的双唇,舅妈突然挣开,说:「不可以。」我说:「没人知道,舅妈,我13岁就开始幻想你,我偷看你洗澡偷看你和舅舅做爱,我偷你没洗的内裤和奶罩。」舅妈脸红,躲去了卧室。我随着进了舅妈的卧室,舅妈叫我坐下来,开始和我聊天。问我爲什麽对她有性冲动,我说:「舅妈长的丰满结实,奶子和臀部都性感,虽然很低俗,但是对于一个农妇来说这样已经够了。」舅妈说她性欲也很强以前和舅舅两天几乎就要做一次,但是后来舅舅去了外地打工,她一个人无法满足,对这方便久了也就淡了。后来我高二回镇里那年,看着高壮的我,当时她突然觉得很兴奋,那天晚上想着我自慰。但是从来没想过和我有什麽关系,因爲她是我舅妈。

  我安慰着舅妈,说:「虽然你是我舅妈,但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无所谓。」舅妈没说话,我把脸凑了过去,亲吻着这个我想了近十年的女人,我抱起舅妈让她坐在我双腿上,手抚摸着她的双臀,亲吻着她的双唇,舅妈配合的伸出舌头,允吸着我的舌间,我把舅妈抱的更紧了。拉开了旗袍的扣子,脱掉了舅妈的旗袍,这一刻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奶罩下舅妈下垂却又肥满的奶子和曲线分明的四角内裤下的双臀。

  我从舌尖往下亲吻,亲吻着舅妈的乳沟,把舅妈的四角内裤拉在臀沟间,我贪婪的舔着舅妈的乳房,脱下舅妈的胸罩,两个奶头黑色的展现在我面前,我吸着奶头,从左边的奶头到右边的奶头,舅妈开始发出喘息声这个我再熟悉不过陪伴了我十年的喘息声。

  我往下继续舔去,我退去舅妈的内裤,舅妈的阴户黑黑的,很多阴毛,但是已经湿透了,我准备用嘴去舔,舅妈似乎从来没被舔过,很好奇但是没有阻止我,我用手指抠着舅妈的肛门,舌头在阴帝间不停的舔着舅妈的水流了我一嘴。

  我抱起舅妈,亲亲的插进舅妈的湿穴,那一刻我全身都酥麻了。我托起舅妈的双臀,舅妈紧紧的抱着我的后背,上下的摇摆着。

  我含着舅妈的舌头,加速着抽插,十多年得性欲在舅妈丰满的双臀中第一次射进了舅妈的穴朝。舅妈没有让我拔出来。我是压在我身上抱着我,我们也没有清洗床单上的东西,那一夜我记得我亲吻着舅妈,双手放在舅妈丰满的屁股上,在浅浅的呼吸声中睡了过去。

  这只是我和舅妈的一部分记忆,现在我留在了上海上班,舅妈也被女儿接去了大城市生活,还有很多回忆属于我和舅妈的。不管过去发生了什麽,我只希望现在的舅妈能身体健康!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