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寻春记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寻春记

已经是大除夕了,今年我在澳门过年,因为这里鞭炮声隆隆,至少比95港多一点儿

农历年的气氛。过了今天晚上,我就是一个参十岁的单身男人了。没有老婆让我发泄性

欲,唯有寻花问柳啦!虽然不能在夜晚搂着一个女人睡觉,但是可以经常和不同年龄、

不同身材、不同品味的女人欢好,也是另一种乐趣。回想十几年来的色情生活,彷佛一

场美丽的梦景。

做学生的时候,我和同一级的几个男生和女生结成一群童党,一群十几岁大的孩子

经常逃学到处闲逛,有时甚至大被同眠。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中学时的女同学方萍萍,不

过她和我试过一次就不再理我了。她年纪最小,但并不是处女,我亲眼见到她和另外

几个男同学性交。不过和我做的时候,却大声地叫痛。当时我正值紧要关头,并没有理

会,一直玩到在她的阴道里射精才停下来。完事后,萍萍的阴道竟出血,便不肯再和我

玩了。原来这群男孩子中,我发育得最早,阳具比较粗大。所以把她弄伤了。

虽然萍萍不肯再和我造爱,但是当时仍有两个女孩子喜欢和我性交。她们甚至特别

欣赏我粗硬的大阳具,说是插入她们的肉体里很充实,使得她们非常兴奋。

回忆那段岁月,的确很舒畅。可是失学后,大家也四散了。我好在花街柳巷出没

以寻片刻欢娱。终于也使我找到一个好玩的地方。

那是一个住家式的按摩架步。我照杂志上所指示找到那个地址,按了按门钟,木门

就打开了,有一位大约参十多岁的少妇在铁闸里满脸堆笑地问:「先生找哪位呀?」

我笑问:「这里是不是有一位叫阿杏的呢?」

少妇听我这样讲了,随即开门让我进去。我见她生得前凸后凸,很有些身材,而且

容貌也娟好,当时以为她就是阿杏了。那里知道她笑的带我到两个房间中的其中一

间里,叫我先脱衣冲洗,还说等一会儿阿杏就会到。

于是我入乡随俗,脱得赤条条地走进浴室。见这里的浴室都好宽敞,虽然没有浴

缸,却有足够的位置铺放着一张游水用的浮床,且剩下许多立脚的地方。

我站在花前面用水湿了湿身体,就开始搽95皂。当我冲过一次清水之后,觉得有

人开门走进房间里,便走到浴室门口看看。原来是一位约摸二参十岁的青春少妇走进来

了。她一见我赤身裸体站在浴室门口,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来迟了。

你稍等,我脱了衣服就来为你做。」

说着她就开始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去。我也依门边,欣赏着阿杏的尖挺的

乳房,纤纤的细腰和肥白的粉臀,以及白晰细嫩的双腿逐样逐样的暴露出来。

阿杏转身向我走过来,看见我双眼盯着她小腹下黑毛茸茸的阴部。有点不自然地伸

手摀住了她的私处,可是两条雪白的玉腿并没有停止移动,仍然把她粉嫩细腻的娇躯送

入我的怀抱里。

我拥着阿杏的肉体,伸手就去摸捏她一对饱满的乳房。这种大堆肉团的奶子是我最

喜爱的,一捏弄下去我的阴茎就自己兴奋的竖起来了。阿杏任我将她的乳房玩弄了一会

儿,就指着地上的浮床说道:「你先躺下来,让我开始替你做按摩好吗?」

我听了她的说话,仰天躺到浮床上。阿杏拿了好多预先泡好的95皂液弄到我身上,

然后她也卧下来,先骑在我一条大腿上,用她那长满茸毛的阴户,向毛刷子一般刷擦着

我的大腿。后来又用她一对丰满的乳房在我的周身紧贴拂扫。那时我尽量地放松地享受

阿杏为我做彻底的人体按摩的服务,其中那种舒服的程度确非笔墨可以形容。

做完了正面,又做背后。我那条粗硬的大阴茎几乎把浮床顶穿了。最后阿杏替我冲

洗抹干了身体,再招呼我到房间里的大床上。阿杏坐在我身旁,轻舒玉手继续在我的身

上做按摩。说实话,阿杏的按摩枝术并不太高明。可是经过她那绵软的手儿对我肉体又

搓又揉,我也不禁血脉忿张,一条粗硬的大阴茎更是硬直地指着阿杏。

阿杏握着我的阴茎,一面欣赏按摩。一面赞我好劲。我也伸手过去抚摸她的乳房。

她那两团软肉又大又挺,我不禁伸个头去把她的奶头又吮又吸。阿杏对我的举动不仅没

有躲避,而且亲热地搂住我像似小孩子喂奶一般。在这种情形之下,我没理由不得寸进

尺了。我把手伸到她的底下挖弄起来。阿杏的肉蚌真是多毛多汁。我手指拨草寻洞,挖

入挖出,挖得阿杏溪水横流,纤腰款摆。不用问都知道她抵受不来了。

果然,当阿杏被我玩得发出依依呜呜的叫声时,就低声的问我说:「喂!有没有带

袋来呀!有就让你上,不另收费的。」

我摇摇头表示没有,事关我知这里是做按摩的,并不知有柳暗花明的另一景界。

阿杏见我这个样子,当场露出失望的表情。唯有手口并用地服侍我那跟粗硬的大阴

茎。由于她已经燃起了欲火,所以吮得特别肉紧。我着她双腿跪在我的肩旁,头向我的

下体猫下来。阿杏随即照做了,而且迅速把我的阴茎吞入她的小嘴里吮吸。我也方便地

用手指顶替阳具插入她的阴道里挖弄。阿杏的阴道还很紧窄,而且里面有许多皱折的肌

肉,试想男人的龟头进入时一定好舒服,可惜我今天无缘让我的阴茎进去一试。

我左手的一对手指逼入阿杏的滋润的阴道,右手就时而撩拨她的阴核,时而摸捏她

的乳房。阿杏这时的姿势是比较辛苦的,可是看得出她不仅很情愿,而且也十分享受。

她的阴水顺着我的手指流下来,沿着手臂润湿了床单。我也终于忍不住了,龟头一阵痕

痒,就把精液射入阿杏的小嘴里了。

阿杏让我的阴茎从她的小嘴里退出来,含着满口精液进入洗手间。出来时,还拿着

一条热毛巾为我敷在阴茎上,一阵暖气谷得我阴部非常舒服。

接着阿杏依傍着我躺下来和我倾谈。说她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下午两点钟到五点

在这里返工。因为老公的收入够维持家用,她想赚些钱寄给乡下的两老和弟妹起一间

房子。不过她上午要在家里照顾一个五岁女儿,下午送女儿上学后才能到这里来。五点

钟又要去接女儿放学和做晚饭给老公吃。想做其他的工作似乎不可能了,好到媚姐这

里来兼职。一则可以赚外快,二则可以瞒着老公偷食。遇到喜欢的客人,就主动免费让

他玩一玩。自己也乐得一乐。

阿杏还猛赞我好利害,尤其是射精的时候,涨满了她的嘴巴。虽然射在她嘴里,底

下却好痕痒,好想让我的阴茎插入去,可惜一时没有袋子。原来她对避孕丸过敏,又怕

搞出人命,所以不敢和我打真军。说着阿杏又起来伏低个头,把我软下来的龟头含入她

嘴里吮吸,而我也再次玩摸了她的乳房和阴户。

玩了一会儿,阿杏吐出我的阴茎,躺下来告诉我一些有关这里的事情。原来刚才为

我开门的媚姐也是阿杏的同乡,她们都是潮州人。媚姐旧时嫁了一个烂赌的丈夫。不但

不顾家,而且有时还打她。后来她离家出走,跟朋友到舞厅做,自此对男人没了信心。

当她有了积蓄时,95港的楼价还不是十分昂贵。就买下这里,一来有个住宿的地方,二

来可以暗中经营按摩的行业。日头里,如果阿杏没时间来,媚姐也会亲自上阵。晚上六

点钟之后,有另外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姐来上班。那位小姐是去年媚姐离开舞厅时,跟

她一起出来的。她现在白天在中环一家公司的写字楼返工,晚上就在这里兼职,目的是

想储一笔钱移民国外。

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媚姐从外面探个头进来,看见我和阿杏两条肉虫光脱脱地

躺在床上。先是神秘的一笑,然后出声说道:「阿杏,墙上的时钟踏正五点了。」

阿杏叫我再休息一会儿。自己就匆匆起身穿上衣服,临走还特别提醒我,要找她就

在下午两点到五点。我笑着说道:「一定再来的!下次一定来和你这里亲近亲近哦!」

说着又手多多地隔着衣服摸了她的私处一下子。阿杏像似很陶醉地吸了一口气,又

俯下来在我龟头上吻了一下。才匆匆离开了。

我不太习惯独自在这里久留,于是穿好衣服走出房门。媚姐正坐在厅房的沙发上看

电视。连忙起身迎过来笑吟吟说道:「你不多休息一会儿?玩得开心吗?」

我望着媚姐珠圆玉润的肉体,不禁伸出双手去抚摸着她浑圆嫩白的手臂说道:「很

好!非常之享受呀!」

媚姐任我的双手游移到她的胸前,仍然笑骑骑地问道:「阿杏的招呼还不错吧!有

没有让你入她下面呢?」

我见媚姐实在是颗不折不扣的开心果,顿时起了在这里流连多一阵的念头。于是我

拉着媚姐坐到沙发上。手掌摸向她的阴户说道:「媚姐是不是问我,阿杏有没有让我进

入这里呢?」

媚姐笑道:「是呀!到底有没有呢?」

「手指头就入了两个。」说着我左手由媚姐的衣领直伸到她饱满的乳房,右手就从

她的裤腰探入,一路摸到了毛茸茸的阴户。一边将手指头插入她的阴道,一边笑着对媚

姐说道:「是不是像这样子入呢?」

媚姐伸手握住我已经撑起裤子的阴茎说道:「色鬼!我是问你有没有拿这里和阿杏

输赢过,你答到那儿去了。」

我没有停下对媚姐的乳房和阴户的抚弄,嘴里却故意说道:「我用手指头和阿杏的

下面输赢,阿杏就用她的嘴巴来和我底下输赢。」

媚姐强忍着我对她乳房和阴户的挑逗,笑着说:「这说来,阿杏还没被你入过港

呢,为什呢?」

我笑道:「阿杏怕怀孕,我又不知道预先准备袋子,所以这次玩不成了。」

媚姐也笑道:「所以阿杏要用嘴巴帮你出火了,不过我想阿杏都好中意你的,除了

她好喜欢的客人,阿杏肯用手做哩!我自己是不孕的,文妮是用吃药的方法避孕,再

说我们是做按摩,客人对我们手多多是不以为意,来真的机会实在很少。除非我们自

己喜欢和客人玩,我们会自己提出,而且纯友谊性质不另收费。所以我们都没有准备袋

子之类的东西。阿杏自己也不好意思备定,看来你下次上来最好有备无患了。」

我双手仍然在玩摸着媚姐滑美可爱的肉体,媚姐的阴户被我挖出好些水来。她舒了

一口气叹道:「你这手指真利害,我都给你搅得酥酥麻麻的了。我真想你狠狠地给我几

下子。不过文妮就快来返工了,我需要收拾收拾,你先放过我吧!下次我让你怎玩都

行的,好不好呢?」

我当然要放过她了,媚姐情心款款地送我出来,我也异常满足的下楼了。

一个星期后,当我忙完一轮之后,又记挂起尚未去找阿杏一结合体之缘。于是就心

思思地在下午四点钟左右摸到那没有招牌的按摩院的门口了。

一按门钟,媚姐就笑容满脸地把我迎进去了。不过我又立刻知道一个不好的消息,

原来阿杏今天例假,要过两天才会来返工。媚姐见我面露失望的表情,便拉我坐了下来

在雪柜拿了一罐可乐递给我,亲热地说道:「如果你有时间,不妨等多一会儿,试试文

妮的手势啦!她六点钟就返工了,好不好呢?」

我点了点头笑道:「也好,我就先试试文妮吧!或者不如先试试你好啦!」

媚姐笑得胸前一对大乳房上下抛动,她轻轻拍打了我一下说道:「你这大胃口,

想把我们姐妹大小通吃呀!」

我上次就已经摸过媚姐的乳房和阴户了,这时我放下杯子,又是向她手多多了。媚

姐任我抚摸着她的奶子,笑着对我说道:「我们这里,要数文妮最鲜嫩的了,今年才十

九岁哩!不过她可是比较拣客做,不合眼缘的客人她是不肯做的。平时也多数不让男人

入她底下,连手摸都不行的。因为她不想做得太残,不过她一对乳房却是可以让她的客

人任摸任玩的。今晚她让不让你入她的肉体,还要靠你的运气,看她的心情。如果她自

己愿意的话,她可是玩得很豪放哩!」

我搂着媚姐珠圆玉润的肉体说道:「媚姐也不错呀!虽然是徐娘半老,却是风韵十

足。看你那白净的手脚,多细嫩动人。你那模样儿也是那样甜蜜可爱,要是把你脱光

了,该是多秀色可餐呀!」

说着我又伸手探入媚姐的私处挖弄她的阴户。原来她今天仅穿着一件日式的长袍,

里头却是真空的,一下子就被我摸到阴户了。

媚姐将手指在我脸上点了一下说道:「你这张嘴呀!真是甜得可以吃人哟!」

我也笑道:「媚姐老是说我要吃你们,事实上玩那样事时,是我们男人的东西被你

们女人给吃进去才对呀!」

这时媚姐的肉洞里已经被我弄得淫水津津,她无力地依在我身上娇喘地说道:「我

真说不过你,如果你真的喜欢我,现在就先让你玩好了。不过如果有客到,你可要放我

去招呼才好。」

我当然是满口应承了,于是媚姐让我扶到房间里。媚姐坐在床沿,将腰间的带子解

开,又敞开身上仅有的一件长袍,然后仰卧下去。一副嫩白晶莹的玉体顿时横陈在我面

前。两座白玉般的乳房仍然尖挺在她的酥胸,她的腰部也是纤细的,肚皮上没有怀孕过

的花纹,黑油油的阴毛拥簇着一副粉红色的阴户。一切比我想像中还要美妙动人。

媚姐秀发枕着自己的双手,双目如丝望着我笑道:「怎样呢?如果有兴趣就尽管

脱衣上来吧!」

我以最快的速度脱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向着媚姐的肉体扑去,媚姐也粉腿高擡,把

我那粗硬的大阴茎迎入她湿润的阴道里头。我双手捉住她一对细白的肉脚,让肉棍儿在

她肉体里深入浅出。媚姐一对饱满的乳房随着我抽送的节奏不停地在她胸前晃动着。

玩了一会儿,媚姐的阴道里涌出大量淫水,双手将我紧紧搂抱,使得我的胸肌贴实

着她的乳房,原来她已经进入高潮了。我让媚姐的双腿垂下来,然后骑上去继续抽弄。

媚姐兴奋得欲仙欲死。我在她肉洞里发泄之后,她的娇躯还不停的颤动着。

我们的身体终于分开了。媚姐猛赞我够坚够劲,并欢迎我有时间再来玩她,且表示

绝对是纯友谊性质的。

正在这时,门钟响了。媚姐连忙整理了衣服走出去,我也穿上了衣服。原来真的有

客到。媚姐招呼他到隔壁房间,然后过来对我笑道:「是熟客到,恕我失陪了。等一会

文妮就会到。如果闷,墙上有洞洞可以偷窥我们在那边玩的。」

媚姐说完又匆匆地过去了,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一大好机会,立即开始找寻可以偷窥

的洞眼。果然被我发现一个墙洞,望过去正好是那天阿杏为我做人体按摩的地方。再对

过去,刚好可以看到床上的动静。这时媚姐已经一丝不挂地为一个剥光猪躺在浮床上的

男人做人体按摩。初时看来,种种枝巧与阿杏大同小异,大概师出同门吧!后来就有不

同了,原来媚姐已经骑在那男子的身体上,用她的阴户套弄他的阴茎。那位男仕经不起

媚姐的热烈主动。很快就交货了,可是媚姐很有职业道德。她校好了温水,一起来个鸳

鸯浴。然后又一起上床去赤条条搂抱着倾谈。过了一会儿,媚姐用嘴去吮吸那个男人的

阴茎。参两下子又将那软小的蚕虫吹涨成粗硬的肉棍儿。接着由男人在上面主动,媚姐

在下面任插任抽。

不巧这时门钟又响了,媚姐连忙起身出去开门。原来是文妮到了,文妮一副清纯的

样子似乎是刚下海不久的,长发披肩,t恤牛仔裤一度,玲珑浮凸的身材,嫩口之极。

媚姐把她带进我所在的房间后,就匆匆地过去继续她们的下半场了。

文妮入房后,显得有些娇羞。但是我刚才看了邻室春光之后,已经如箭在弦,所以

立即帮她除衫剥裤。当我替她脱去t恤时,见那对白雪雪的肉球,应声弹出,浑圆而

坚挺,解下乳罩更睹两粒鲜红的车厘子。

我忍不住手来一招五指抓波,文妮居然是依人小鸟,任摸任捏,全不推拒。文妮被

我摸了几下奶子,开始有了反应,小嘴里支吾有声。我的手向下移到她的纤腰,把她那

条窄身的牛仔裤也除下来,不过由于裤脚部份太窄,还得她自己动手才可以脱下来。

当她最后一道防线也除下来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光洁无毛的肉桃子。两

条修长的嫩腿,滑不溜手的。文妮怕羞地用手儿遮住她的羞处。我把她抱入怀里说道:

「不用怕羞的,我最喜欢像你这样子的水蜜桃的了。」

文妮含羞答答地对我说道:「我也来帮你脱衣吧!」

于是我也让文妮脱得精赤溜光,文妮握住我粗硬的大阴茎低声地说道:「你这里好

劲哦!我真有点儿怕怕哩!」

我也笑道:「不用怕的,这东西也是肉做的,会让女人舒服,不会伤人的。」

文妮又指着浴室说道:「我们到里边去做按摩吧!」

于是我抱起文妮走进了浴室,文妮开着花,替我搽95皂,她小心的握住我的肉棍

儿,轻轻地搽抹着,微妙的手势,一下一下地替我捏弄,居然令我犹如进入阴户里的感

觉,兴奋莫名。

接着文妮让我躺下来,然后用她的乳房在我的身体上按摩,后来又骑到我身上,用

她那光洁无毛的肉桃感按着我身体上的肌肉。这时的她仍然娇羞满脸,不堪面对面望着

我。我搂抱着她,使她的双乳在我的胸部压扁了。粗硬的大阴茎却在她的双腿间钻来钻

去不得其门而入。文妮似乎知道我的心思,便悄悄地分开了双腿。使得我的阴茎借助95

皂液的润滑缓缓的塞入她紧窄的阴道。文妮双手撑在浮床上慢慢地把上身擡了起来,让

我的双手可以玩摸她的乳房。

接着我翻了个身,将文妮压在下面抽送。文妮两条嫩腿高高擡起,任我粗硬的大阴

茎在她阴道里狂抽猛插。润滑的肥皂泡使得我们肌肤之间的摩擦十分顺溜。文妮逐渐兴

奋了,我因为头先和媚姐玩了一次,所以现在特别持久。文妮浑身颤抖着到达了高潮,

我虽然还未射出来,也暂停下来搂着她的娇躯回一回气。

过了一会儿,文妮爬起来,校好了温水,冲干净了俩人身上的肥皂泡。又用浴巾抹

干了身上的水渍,然后一起到房间里的大床上躺下来倾谈。文妮笑问:「之前有没有来

这里玩过呢?」

我告诉她说:「上次玩过阿杏,头先也刚刚跟媚姐玩过。」

「难怪啦!刚才我都快被你玩死了,而你还是这硬的。」文妮嫩白的小手握住我

仍然坚挺粗硬的大阴茎轻轻套弄着。

文妮又笑着问我:「我们这里所有的参个女人都让你玩了,你觉得怎样呢?」

我笑着说道:「阿杏还没有让我的阴茎插进她的阴户,下次再来试试才知道。媚姐

就很不错的,单凭一身细皮嫩肉已经太吸引人了。至于文妮你呢?当然是最鲜嫩的啦!

不过我都还没有玩完哩!」

文妮笑道:「我先为你吹吹,再让你继续玩吧!」

文妮说完就俯下来可是替我做口部服务。她的樱桃小嘴,吃着我的大肉肠,似乎有

一点勉强。但是对于我了说,紧紧窄窄的享受,的确不同凡响。再加上她的舌头儿灵巧

地在我龟头上打圈,实在非常过瘾。

我的手也没有停止过,一时摸捏她酥胸上弹手的奶子,一时又挖弄她的桃溪小缝。

我拨开两块鲜嫩的阴唇,然后把中指插进去,弄得她娇呼起来。弄了一会儿,我见文妮

也已经湿透。于是乎话入正题,我把她的身体拖到床边,然后用手托住她一双嫩腿,一

棍直插她的深处。

入门之后,但觉狭窄非常。文妮的阴户实在是鲜嫩的上品,而且我每一下出入,她

的反应都极其强烈。玩了一轮,我要她来一招坐姿的花式服侍我。起初她显得有点不知

所措,大抵是少玩这种花式吧!

她在我上面一下一下的摇动,我看着她那对肉球的摆动,禁不住动口去吻她。想不

到我一吻她的乳尖,她的小肉洞竟然收缩起来。这一下子可使得我迅速地玩完了,登时

一度热流急促地向她的体内急射进去,文妮也肉紧地把我揽到实。

完事之后我把文妮抱进浴室冲洗。文妮赞道:「你好劲哟!头先你射出来时,我全

身都酥软了。我跟别的客人从来都没这舒服过。」

我也抚摸着文妮光洁的肉桃儿说道:「你这里也是女人之中罕有的珍品,我虽然玩

过无数的女人,可还是你这儿最迷人,又中看又好玩,我一定再来找你玩。」

告辞的时候,媚姐收了文妮为我做按摩的服务费,其他的她坚拒不接受。还说是

她们自愿寻开心的,谁也不能用金钱收买她们的肉体。我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过了两天,我因为惦记着阿杏,所以便在下午参点钟的时分去按媚姐的门钟了。媚

姐依旧是用灿烂的笑容把我迎进去。到了房间里,媚姐才告诉我说:「阿杏刚刚有客,

正在隔壁忙着。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好吗?」

我点了点头,媚姐指了指邻房的墙神秘一笑,就退出去了。

我赶紧又凑到那个用来偷窥的墙洞向邻房看过去。见阿杏正在替一躺在浮床上的

男子做肉体按摩,那位男仕年纪大约都有六旬,一条阴茎也算粗大的,不过软软的举而

不坚。尽管阿杏用她赤裸的肉体为他全身按摩,仍然没有起色。后来阿杏为他冲洗,揩

抹干净之后一起到床上再玩。阿杏一边让那位男仕玩摸她的乳房。一边用绵软的手儿搓

捏他的阴茎。后来阿杏背向跪在他胸前,用双手捧着肥白的乳房夹住他的阴茎玩乳交的

玩意儿。那位男仕也用他的双手抚摸着阿杏细嫩的肉足和肥白的粉臀,弄了一会儿,终

于也有数滴精液从他的龟头上流出来。

阿杏用纸巾帮他擦拭干净了,又拿了热毛巾为他敷过下体,然后依傍在他的身边躺

下来,而一支嫩白的手儿就放到他的阴茎上。那位男仕初时还手多多地摸捏阿杏的肉体

后来竟然睡着了。

阿杏轻轻地爬起身,穿上了衣服走出房门,我也连忙回到床上躺下来。

过一会儿时间,阿杏就走进来了。一见到我,就亲热地依入我的怀里,我将手插进

阿杏的裤腰里,摸到了毛茸茸的阴户笑着说道:「今天有袋子了,给不给我进去呢?」

阿杏娇媚的望着我说:「今天不必用袋子了,我月经刚刚干净过,不怕的。」

阿杏说着就开始替我脱衣服。很快的我就被脱得精赤溜光,接着我也把阿杏身上的

衣服一件一件的剥下来,俩人赤条条携手走进浴室。阿杏让我先躺下来看她冲洗。她笑

着说道:「我刚才在隔壁间房做一个阿伯,要洗干净点才让你受用。」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