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恋上乳汁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这一天是个礼拜六下午,我不怎么想出门,懒洋洋的在家看电视,这时电话声响起。

  姐:“弟,你在家唷!” 

  我:“对呀!你要找爸妈唷!” 

  姐:“不是啦,刚好你在家,你现在有没有空?” 

  我:“有呀!怎么了吗?” 

  姐:“老姐现在要去朋友家,她刚生完小孩,在做月子,你陪我去好不好?” 

  我:“你怎么不去找你的朋友陪你去呀!” 

  姐:“我哪知道为什么他们今天每个人都没有空,陪我去啦!” 

  

  我:“好啦!” 由于平常姐姐带我不薄,想说她难得叫我帮忙

  姐姐嫁给一个很不错的老公,但姊夫是个很忙碌的人,虽然他是老板,但假日都还是常常加班,而老姐则是一个标准的家庭贵妇,平常除了照顾小孩,最大的休闲活动就是血拼、跟他的家庭贵妇团员,一起聚餐聊聊时尚名牌,而今天要去的那个人家,也是他们的团员之一。

  于是,我开车载老姐,到姐指定的地址,在附近停好车,陪老姐上楼,有个年轻女子开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婷姐,我后来跟老姐打听婷姐的事情,才知道婷姐是他们贵妇团里最年轻的,才比我大两岁,婷姐嫁给一个很普通的上班族,老姐说她常常在他们面前抱怨,上天真是捉弄人,当初她才刚大学毕业,误打误撞被现在老公给上了,没想到一次就中标,爸妈不愿意让她堕胎,就奉子成婚,嫁给她都还不熟悉的人,而现在隔了12年,又不小心再怀了一个,而为何婷姐可以不用工作,加入他们贵妇团的行列,主要是他娘家有钱,听说忠孝东路上有好几栋都是他们家的,光每个月收租金,就有好几百万的进帐。

  于是我们三人坐在一个小圆桌,婷姐跟姐一样皮肤都好白,身高比姐高一点,应该有166左右,但脸蛋比老姐还漂亮,可能是我对老姐没兴趣吧!所以觉得婷姐比较漂亮,且说话声音细细柔柔的,带点娃娃音,最重要的是,她有个大胸部,且每次看到婷姐,她总是上衣都穿得很宽松,且会露出快半科胸部,乳沟非常明显,可能是方便喂母奶,且都穿着短裙。我拿著书在旁边看,姐姐跟婷姐在聊妈妈经,这时我才知道,婷姐的胸部因为胀奶的关系,已经有e了,且乳汁一直分泌,让她非常头痛,常常半夜胸部胀的好痛,三不五时就要去把多余的乳汁给挤掉,而生完之后,身材一直没恢复到之前的水准,婷姐说尤其她的大腿还没瘦下来,裤子都不能穿,现在每天都只能穿着裙子。

  这时姐问起她老公呢?婷姐则是说在房间里看电视,婷姐叫我们不要去理他,可见他们两个相处并不甜蜜。过了几十分钟,婷姐说她喂母奶的时间到了,于是从房间抱出小婴儿,好小一个,婷姐把身体转身,似乎拨开衣服喂母奶,等婷姐再转回头,身体前方有个类似大毛巾盖着,婷姐抱着婴儿继续跟我们聊天,与其说我们,还不如说只有她们两个人在聊天,而我只是个听众,这就是我看到婷姐第一次的场景。

  婷姐在我印象中,就是她露出快半科胸部的样子,让我有不错的印象。没过几天,我开着车,有事要找老姐,于拿起手机拨了电话。

  我:“姐,我有事情要跟你讲。”

  姐:“很重要事情吗?”

  我:“还好啦!”

  姐:“那晚点再讲,我现在再跟朋友聚餐,你等会还有事吗?你在哪里?”

  我:“等等没什么事啦!我刚经过大安森林公园。”

  姐:“刚好我朋友家在附近耶!要不然你过来找我。”  

  姐:“顺便吃个饭,还可以跟我讲事情,然后再顺便载我回家。”   

  我:“蛤!要跟你们一群三姑六婆吃饭唷!”

  姐:“蛤什么蛤,快点给我过来唷!你到某某地方,在打给我,我下楼带你上来。”  

  就这样我被姐带到他朋友家,一进门口就看到餐桌,坐满了人,应该有10来个中年妇女吧!我跟大家打声招呼,原本大家要移出一个空间让我坐,我很客气的说不必,我坐在客厅就可以了。于是我一个人在客厅,吃着老姐端来的牛肉面,正吃着,婷姐走到我身边,拿了一盘装满生菜沙拉的盘子,递给我说,看我身材那么好,光吃一碗牛肉面一定不够,再给我一盘生菜沙拉吃,我客气的说声谢谢,婷姐又走回饭厅。

  但我很讨厌吃生菜,感觉像是吃野菜的样子,我吃完了牛肉面,吃了一片生菜,好恶心,超想吐的,但我又不好意思,把原封不断的盘子端回去,这时老姐跟婷姐走过来。

  姐:“你看吧!我就说我弟是不吃生菜沙拉的人。”

  

  婷姐:“弟弟 (老姐朋友都是叫我弟弟,我也不知为什么),这可是我辛苦做的耶!”婷姐嘟着嘴,看着我 。

  姐:“我们家每个人都逼他吃,他就是打死都不吃,你就放弃了吧!”

  婷姐:“弟弟不吃,人家就要哭了啦!”婷姐装出一副哭的样子。

  这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了,短短几秒钟,硬是大口大口的,把生菜往肚子里面吞,味道真是超恶心的。

  姐:“哇!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代表我弟很喜欢你唷!小婷。”

婷姐:“真的吗?我也最爱弟了”,婷姐用开玩笑的语气摸摸我着头

  后来大家吃饱了,互相聊天,跟我讲最多话的,除了老姐,就是婷姐了,可能是因为我只认识她的缘故吧!跟婷姐聊天,我总是被她那个露出来的乳沟给吸引着,眼睛一直不断地飘往那里看,婷姐后来也发现到。

  婷姐:“你这个小色鬼,不要一直喵我这边啦!胸部大,也不是我愿意的,” 婷姐并不生气,只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跟我说。

  这一天,我自己不小心让婷姐感觉到,我是个小色鬼,就这样过了快半个月。

  某一天,我早上睁开眼睛发现,怎么在一个很陌生的环境中,这时才想起,我人在老姐家,昨天跟朋友喝太多了,根本无法开车,就走路到附近的老姐家,借睡了一晚,这时看看手表,已经快中午12点了,头还有点痛,我就往客厅走去,这时发现婷姐居然在客厅,一只手还拿着卫生纸在擦眼泪,老姐坐在旁边安抚他情绪,我走到姐旁边,小声的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婷姐被家暴了,早上跟老公起争执,老公赏了他几个耳光,她就夺门而出,跑到老姐家来,我跟姊两人轮留安抚她情绪,过了30分钟。

  婷姐:“其实,我老公已经失业十几天了。” 

  婷姐:“每天都在家里,我念念他也不行,就只会跟我吵架。”

  婷姐:“我好希望他能去上班唷!要不然整天在家混吃等死。”  

  婷姐:“你们的公司,可以收留我老公吗?” 这时我才想,家暴说不定是假的,帮你老公找工作才是真的吧!

  姐:“弟,你那边还有缺吗?”

  我:“我怎么知道?老板又不是我,要问老爸才行。”  

  姐:“那你打电话问老爸,我问我老公,他那边行不行” 

  于是我打起电话问老爸,老爸的答覆是,这种小事问他做啥,我那么大的人了,叫我自己拿决定,这时看到。

  姐摇摇头说:“我老公的公司没空位说。” 

  我:“老爸叫我自己决定耶!”

  婷姐:“弟弟,我拜托你,”  婷姐抓起我的手,默默的看着我。

  我:“喔!好吧!” 

  婷姐:“弟弟,我最爱你了。”

  说完,婷姐跳在我身上抱住我,约短暂的五秒,我内心高兴了一下,不是因为我收到了一个笨蛋,而是婷姐的软绵绵大胸部,压在我胸口上,差点想给它抓下去,这一天,婷姐对我肢体动作超多,像是捏捏我鼻子、抓抓我的手、摸摸我的头等。

  隔天,我终于看到婷姐的老公,他叫做阿雄,身高号称170,矮矮的小个子,脸很黑,超像一个外劳的样子。当天,我走在台北车站附近,混在人群里过马路时,看到等红路灯的第一排车子中,婷姐居然坐在里面,开车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两个人在那边一直打情骂俏,我看到了有点惊讶,但也不好意思过去打招呼。后来我马上打电话给老姐。

  我:“你知道我刚刚看到什么吗?”

  姐:“看到什么?”  

  我:“我看到婷姐,跟一个年轻小伙子在车上打情骂俏耶!” 

  姐:“然后呢?”老姐似乎一点都不惊讶。

  我:“没有然后了啦!该不会婷姐那个小孩子,不是她老公的吧!”

  姐:“人家的家务事,你不要去多管啦!”

  后来我才知道,老姐平常逛街,也撞见过几次,婷姐跟不同的男生出去,我开始认为婷姐的私生活,是一个很复杂的人。

  自己是在家里公司上班,担任的是业务部科长,整个业务部都是我在管,而业务部不是要去拉什么新客户,我们的新客户,是可遇不可求的,通常是旧客户介绍新客户,而我们的责任是在于,如何跟旧客户保持良好关系,让旧客户不断地跟我们签新案子,而怎样能让客户愿意签新案子呢?经过我的实验,上酒家是最好的方式,尤其是那种小姐可带出场的,很多客户都爱,尤其是日本客户,而我感觉自己挺像公司的公关,常常晚上要上酒家,幸好我还没妻小,且造成我跟酒店的经理,都混的蛮熟地。

  而我上酒家跟客户应酬,通常会带两个同事去,一个是负责这客户的人,另一个则是专门替我档酒的人,因为,我必须一直保持清醒,总不能主人比客人先醉,且我必须从头到尾,把客户安排好好的,掌控一切才行。刚好今晚礼拜五要出去应酬,替我档酒的人,又刚好生病请假,我想着谁要去,这时阿雄跑来,不知他从哪里听来的,听到我今天晚上要应酬,缺个人手,阿雄毛遂自荐说他酒量还不错,很多同事都喜欢陪我去,原因很简单,晚上出去一切的费用,我都是用公关费来处理掉,后来我想说可以试试看,就答应了。

  于是我、阿雄、阿吉及两个客户,一起到了酒店包厢,经理帮我挑了五位可以带出场,还不错的女生,坐在每个人的身边,但这时我才很后悔选阿雄,原因就是,他不帮我档酒就算了,自己还像是客户一样,在那边耍大爷,且没事喜欢舔女生的脸、抓女生的胸、甚至还拔女生的阴毛,感觉就像是一个低级变态的猪哥,本公司的脸都被他丢光了。

  这一天我头脑,喝到有点昏沈沈,喝得比平常应酬的多,就是因为带了一个笨蛋出来,且已经喝到快醉倒的人,就是那个笨蛋,这时我要跟经理确定,今天我要带哪几个小姐出场,通常都只会安排客户而已,但阿雄却醉醺醺的跑过来跟我说,他也要带一个出场,我心想你这个笨蛋,都已经被戴绿帽了,还不赶快回家,但看到阿雄似乎也无法自行回去,我也不怎么想载他,就心想让他带一个出场,去旅馆睡一晚,也有个人能照顾他。阿吉扶着阿雄到旅馆床上后,就说他要回家了,老婆还在等门,而我则是跟小姐交代一下,好好照顾这个笨蛋,于是我也下楼走出旅馆。

  这时看看手表,发现才十点多,这时想到,是不是要跟婷姐说一下,他老公今天不回家了。于是我拿起手机。

  我:“婷姐,我是弟弟啦!”

  婷姐:“有什么事吗?”

  我:“今天我找你老公出来应酬,没想到他喝醉了,我安排他在一家旅馆睡,我叫另一个同事留下来照顾他,”我没说那个同事,是带出场的小姐。

  婷姐:“哀…又来了,弟弟,谢谢你那么照顾他,”我心想这才是我第一次跟阿雄出来应酬耶!且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我:“怎么了,婷姐,阿雄常常这样不回家唷!”

  婷姐:“有时啦!害我挺寂寞的。” 

  我:“那需要我陪陪你吗?”我顺势说了这句话。

  婷姐:“好呀!那你等等到我家楼下接我”,我还没回话,婷姐就把电话挂断了,我心想着都已经这样子了,只好开去婷姐家。

  我快到时,就已经看到婷姐站在楼下,婷姐穿着衬衫跟短裙,手里拿着一个小包包,于是上了我的车。

  婷姐:“好久不见呀!”

  我:“对呀!快一个月没见到你了。”  

  婷姐:“对呀!弟弟还是一样,那么的帅。” 

  我:“你怎么可以晚上跑出来,小孩不用照顾吗?”

  婷姐:“我之前皮肤过敏,公婆怕我传染给小朋友,就把小孩接到他们家去了。”

  我:“那你怎么喂小孩?” 

  婷姐:“我乳汁分泌那么多,都事先挤好,公公每天快中午过来拿。”

  我:“是唷!”

  婷姐:“你怎么看起来好累的样子,你还好吧!”

  我:“可能是我刚刚喝太多了,现在头有点晕。”

  婷姐:“那你不要再开车了啦!这样很危险耶!你快点找个地方休息啦!”

  我:“那你不建议我先到汽车旅馆休息吧!”

  婷姐:“不建议,安全第一。”        

  于是我开车到汽车旅馆,一到房间我就倒在床上睡着了,真的超累的,不知睡了多久,我被惊醒了过来,这时看到天还是黑的,但房间的灯却都还开着,四周看了一下,婷姐不在房间,心想他可能已经回家了,这时看到厕所也是亮着,自己想尿个尿,就走进厕所,这时看到婷姐背对着我,站在洗手台前,由于我尿急,头还是有点昏,就没管那么多,我背对着婷姐,对准马桶尿尿,尿完了,冲个水,转头正准备想洗手的时候。

  婷姐:“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啦!”

  婷姐:“人家正在挤乳汁耶,我的胸部被胀的好痛唷!” 这时看见原本衬衫扣子全解开,婷姐正从下面一个一个给扣回去。

  我:“那挤完了吗?”

  婷姐:“左胸部还差一点,不过没关系,现在比较不痛了”,可能是我突然走进来的关系,让婷姐没挤完吧!这时我从后面抱住婷姐。

  我:“婷姐,剩下的那一点,可以挤给我喝吗?”  

  婷姐:“小色鬼,母乳有啥好喝的?” 

  我:“可是我看到你喂母奶时,我唾液一直分泌,有种我也想要喝的感觉。” 

  婷姐:“弟弟,你那么想喝唷!”婷姐右手伸到我脖子上。

  我:“嗯!”

  婷姐:“那你乖乖的过去坐好”,我不知婷姐为何这样说,可能是喜欢我,也可能是我帮过她的忙,想报恩。

  于是我把马桶盖放下,坐在马桶上,婷姐站在我面前,把衬衫最上面的四颗钮扣给解开,轻轻地把左胸罩往下拉,哇!一科好大的奶子露在我面前,乳晕粉红色挺大的,婷姐叫我张开嘴巴,我真的乖乖听她的话,婷姐挤出的第一下,喷在我右脸颊上。

  婷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拿卫生纸擦一下。” 

  我:“不用!不用!婷姐你再挤一次,我还没喝到。” 

  婷姐这时又再挤了一次,刚好射到我嘴中,这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喝到乳汁,我也不知男人,是不是从小就缺母爱,自己觉得光是喝还不够,想像小婴儿一样,可以直接喝母乳。于是我双手抓着婷姐的屁股,把他拉坐在我身上,嘴巴吸着婷姐的乳头。

  婷姐:“弟弟,不要这样子啦!” 婷姐试着用双手推了我挤下肩膀,而我右手抱住她的背,不准她离开我,嘴巴大力吸着乳头,希望有更多乳汁分泌出来,但怎么吸,就是没东西。

  婷姐:“好痛唷!弟弟你不要吸那么大力,你那么想喝,我挤给你就是了”,听到这句话,我就不再去吸乳头,而是用舔的。

  婷姐这时解开胸罩,左手摸着左胸,右手摸着我的头,感觉真的是再喂我喝奶,这种情形只是让我更性奋,我左手开始摸着婷姐的右胸部,右手已经伸进内裤,沿着股沟开始摸着婷姐的小穴,婷姐一边喂着,一边轻轻摇摆着身体,我满口都是母奶的味道,这时。

  婷姐:“弟弟,人家的奶,差不多挤完了,可是你把人家弄到好想要唷!” 

  婷姐没等我说话,站了起来又迅速蹲了下来,把我的西装裤子给解开脱下,吸着我的鸡巴。

  婷姐:“你这个小色鬼,我早就知道你想要了。” 

  我:“疑!你怎么知道的!” 

  婷姐:“见到你的第一次,你一直盯着人家胸部看,我就猜你是个小色鬼了”,婷姐讲话时,就用手指挑逗我的龟头,没讲话时就继续吸,我这时想婷姐的技术还不错的麻!不输那些酒店小姐。

  我:“我看婷姐也是个小色女,怎么不早点约我出来呀!”由于我知道婷姐私生活并不单纯,就猜想他一定是个色女了。

  婷姐:“我早就想了,可是都找不到时机麻”,我听了,原来你这个色女,老早就想要我干你了唷!

  于是我把婷姐拉了起来,双手抓住婷姐的屁股,把小穴撑开,婷姐用手稍微调动了我一下鸡巴,就面对我,坐在我身上,婷姐上下摇摆着她的身体,我双手撑在马头盖上,看着婷姐摇摆,尤其那两颗大胸部,被衬衫及解开的胸罩,给若隐若现的遮住,且听着婷姐细细声音淫叫着,才刚插,我的鸡巴就抱充血了。于是我抱起婷姐的双脚,用站姿干她,平常跟其他女生做,这个姿势,可以维持个三十秒,但婷姐身材,真的还没有恢复到标准的身材,我干个10秒钟,手就觉得好酸,于是把婷姐靠在墙壁上,鸡巴插的动作慢慢合缓,双手摸着婷姐屁股,而婷姐的淫叫声也慢慢的停止。

  婷姐:“弟,你的鸡巴真的好大唷!” 

  我:“阿雄的,很小是吗?” 

  婷姐:“对呀!跟他做,我都没有太多感觉。” 

  我:“那你多久跟他做一次呀!”

  婷  姐:“很久才一次吧!且都是他很想要的时候,硬把我给上了。”

  我:“婷姐那么可怜唷!被一个外劳给欺负,那让我好好喂饱你。”

  于是,我把婷姐拉到洗手台前,婷姐双手放在洗手台上,我鸡巴从后面插入,婷姐的淫叫声又开始叫起,婷姐算是那种,不会边说淫话,边做爱的那种女生,他只是用她细细的声音淫叫着,我把婷姐裙摆给往上拉,看着自己的鸡巴插着婷姐,双手把衬衫给往上拉,抓着胸部干着,这时还可以摸到,婷姐乳头上,还有一点残余的乳汁,不知这天是太久没做爱了,还是跟婷姐做爱特别性奋,前后才十分钟我就射在婷姐的屁股上了。

  到了礼拜一,我在公司听到阿雄跟阿吉炫耀,他星期五把那个带出场的女生,搞得天花乱醉,整个旅馆都充满着那个女生的淫叫,女生还说他鸡巴,是他接客以来,看过最大的。我心想怎么可能,怎么跟婷姐说的不一样,难道是婷姐故意夸赞我吗?于是到自己办公室,拨打给酒店经理。

  经理:“某某,昨天还满意吧!”

   我:“ok的啦!你们酒店的小姐,身材都没话说。”

   经理:“只要你满意,我就很高兴了。”  

   我:“我可以找某某(阿雄带出场的那个女生)吗?”

   经理:“好!你等一下唷!”过了一分钟。

   小姐:“请问有事吗?”

   我:“我是谁谁,想请问上一次,我部属晚上有怎样吗?”

   小姐:“你说那个小牙签唷!”

   我:“小牙签?”

   我:“是唷!那没事了,谢谢,”我听完了,差点笑场,心想着阿雄该不会是阳痿吧!难怪婷姐会给他戴绿帽。

   就这样过了几天,中间婷姐试着有打电话或传简讯给我,但我都在忙,没时间能去找她。到了某一天礼拜五,姐姐打电话给我。

   姐:“弟,你明天假日有没有空?” 

   我:“你要做什么?”

   姐:“小婷,说下午找我们去他家玩了,他叫我问问你,要不要一起来,她说她已经好一阵子没看到你了。”

   我心想着有很久吗?之前才不是在汽车旅馆干了她嘛!且已经叫老姐来约我了唷!干嘛那么猴急,真的那么想要我干她唷!我翻翻自己的手机行事历,明天刚好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答应老姐了,想说又可以去喝个母奶了。

   这一天到了婷姐家,我们三个人一样,坐在小圆桌聊天,只是这次跟第一次见到婷姐的时候,不一样的是,婷姐动不动就会用脚趾动碰我一下脚,要不然就是整个腿掌,在我腿上游移,我的鸡巴被她挑逗得站起来。

   姐:“你老公呢?”

   婷姐:“他去公婆家看小孩子去了。”  

   姐:“你怎么没找其他人一起来,我来看看某某人有没有空好了。”

   婷姐没什么回应,老姐就开始拨起手机,我看姐婷脸色,很不太愿意似的,可能觉得人来越多,跟我互动会越少吧!后来真的三姑六婆的贵妇团成员,陆续抵达婷姐家,而我则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由于婷姐家并没有很大,可是今天贵妇团出席的人数,非常踊跃,呼朋引伴,人越来越多,于是有人提议,到一楼新巴克去喝咖啡,转换场地聊天。我跟老姐说,我就不下去了,跟一群三姑六婆,我也聊不起什么天来,就在婷姐家看电视,等下载老姐回家,而婷姐则是说她要挤一下母乳,叫他们先下去,于是房间顺势只剩我跟婷姐两人。

   我坐在沙发上,看到婷姐送客把门锁上,回头对我发出一个淫笑,然后走进房间,我这时想你这个小色女,应该等不及了吧!于是我也跟想着走进去,这时才发现,婷姐把门给反锁了,不知她在搞什么鬼,我坐回沙发上,鸡巴已经肿胀得好厉害。

  

   过了五分钟,婷姐穿着一套黑色的内衣裤,走出房间并坐在我身上。

   婷姐:“这是人家昨天新买的内衣裤,好不好看?你可以是第一个人先看到的唷!”我看着,果真超性感 。

   我:“你不穿,最好看了。” 

   婷姐:“你这个小色鬼。”

   于是我们两人开始热吻了起来,婷姐一边亲吻着,一边解开我的上衣,并脱在地上,我也解开她的胸罩,嘴巴迅速舔着奶头,婷姐挤了几下奶汁跟我喝,后来婷姐跪在地上,把我的裤子全部给脱去,不断吸着我的鸡巴,我只是用右手轻轻按着婷姐的头,真的是好爽,精液都搞到快射出来了。这时婷姐站了起来,双脚夸过我身体站在沙发上,我把身体往下倾斜一下,头塞进婷姐的小穴中,婷姐不断地淫叫着,双手紧握着我的头,好像不准我离开的样子。

   后来我身体调回原来的姿势,婷姐抓着我的鸡巴坐了下来,婷姐一样的摇着自己的身体,只是双手摸着自己胸部的下缘,说她现在胸部好胀,问我要不要喝奶水,我当然是说好,头正准备靠近胸部时,婷姐挤了一些乳汁,刚好喷在我鼻孔附近。

   我:“你这个小色女,乱喷一通”,我心想着要干死你这个小骚货。

   婷姐:“我没有啦!人家是不小心的啦!”

   我双手扶着婷姐的腰,让婷姐更大力的上下摇动着,只见婷姐很爽的表情,两手大力的抓着自己的胸部,两道乳汁喷了出来,射在我胸口上,我越看越性奋,使命的摇,婷姐也是很爽的叫着,双手不定时地挤压胸部,都会喷出一些乳汁出来,不是射在我胸口、肩膀上,就是射在沙发上。我实在很不想换姿势,因为这个姿势让我超爽的,除了有个淫荡女生坐在自己身上,上下摆动着,且身体上乳汁慢慢地从高处往下流的感觉,但感觉精液快要射出来。

   我右手抱住婷姐的腰,把她躺在沙发上,双手跟婷姐的双手十指交扣,把她压在沙发,屁股拚命往前顶,身体押在婷姐身上,似乎感觉中间有点黏液,于是我把最后的精液,射在婷姐的体内中,婷姐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坐起来说,她的奶汁还没挤完,问我要不要喝,于是我认真的,边吸奶头,边喝着乳汁,喝完婷姐挤给我的奶汁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