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老婆的两个表妹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正所谓因果报应、乐极生悲啊,暑假老婆乐怡的两个表妹乐茹和乐茜给我带了乐无边的快乐,同时也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由于她们暑假中将老婆的避孕药吃完了,我又忘了及时补充(避孕药都是由老婆乐怡去买的),结果她们用形式避孕药的一种清凉药放在那个药瓶子了,结果乐怡当然是吃了不管用了,所以今年春节的时候已经有4个月的身孕了。 乐怡的外婆已经79岁了,身体不是很好,她父母认为孩子出生后再回老家过春节的机会就很少了,所以要求我们到她老家去过春节。这过时候当然是孕妇为大了,加上两个表妹乐茹和乐茜千万封邮件的督促,我只能来到老婆的老家丰县过春节了。

高兴的人很多,老婆,岳父岳母,外婆,两个表妹等,当然还有我了。老婆身孕后,根据岳父岳母的命令,我已经是禁欲生活了,只是偶尔出差的时候打打野鸡。财力有限啊,哪能有什么好货呢,这让我更加怀念暑假那段疯狂的日子了。

一出飞机场,两个苗条的美女就迎了上来,「姐夫,姐姐,我们来接你们来了。」

可是两个美女好像没有看到乐怡似的,乐茹和乐茜很自觉的一人帮我提了一个包,就挽住了我的胳膊。

乐怡可不高兴了:「喂!我可是孕妇啊,怎么你们两个小鬼理都不理我啊?」

这可不大好,「老婆,还不是我今年得到那个特别奖金的时候,答应给她们买礼品,她们现在只看礼品不看人了,对不对?」

说着,左手悄悄伸到乐茹的屁股上,用力的捏了几下,同时给她挤挤眼,「包给我,你快去照顾姐姐,她不高兴,你们什么礼品都没有。」

乐茹还是有点不高兴:「乐茜怎么不去?」

乐茜当然不会谦让了:「姐夫让你去的,你还不愿意吗?好了,礼品你先挑好了!」

乐茹只能极不情愿的去了,走的时候还乘机在我大腿外测掐了一把。

乐茹跟乐怡走在前面,乐茜可就很放肆了:「姐夫,这里那么多人,你刚才还敢捏姐姐的屁股?」

「怎么了?你这个大胆王还有害怕的时候?」

「才不是呢,」乐茜眼睛盯着乐怡的后脑,小手突然伸到我的裆部,将我已经有点发硬的鸡巴捏了一把,「你不公平喏,我也要你捏人家的屁股,」说着不停地扭动身体,虽然隔着很后的冬衣,但那对丰满的乳房还是磨得我很兴奋。

「小美女,不要太过分了,弄得我很兴奋哦!这里那么多人,如果你表姐一回头,你看,你看,乐茹在偷看呢!」 乐茜将身体扭动得更剧烈了,「我才不怕呢!」

突然看到尿急,「老婆,我要去方便一下!」

「我也要去一下,乐茜你来照顾一下表姐,」这下乐茹捷足先登了,乐茜百般不愿意也只能留下来。

刚转过弯乐怡她们看不到时,乐茹突然转身抱住我的脖子,小嘴就凑了上来,在我的嘴上用力地摩擦着。

受到美女这般青睐,而且为了不让周围的人看到我的脸,我当然也很自觉地低下头跟乐茹接吻了。突然乐茹将一只手伸到我们的身体中间,伸到我的裆部,隔着裤子在我的鸡巴上用力地抚摸着。

「茹茹,你这么大胆,我可是很久没跟你姐姐打仗了,你这么挑逗,我禁不住会把你就地正法了的哦!」

「你敢吗?」乐茹说着,扭头四周打探了一番,发现一个很隐蔽的角落,拉着我就过去了。一坐下来,乐茹就用她的长裙遮住我们两个人的双腿,小手伸进去就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小手一层一层地往里探,就抓住了我钢硬的肉棒。

「茹茹,不要了吧!我们要马上回去的,不能让你姐姐等很久了!」

乐茹才不理这一套呢,小手已经开始快速地套弄我的鸡巴,「姐夫,我要你摸我的咪咪,你看是不是大了一些,」说着拉着我的手就塞进她的衣服里面了,虽然隔着内衣,那软绵绵的乳房捏起来真是爽啊!

「好像是大了一些,你自己经常揉的吧?」

乐茹竟然还红了一下脸,「人家想你吗?」

「茹茹,好了吧,我们回去吧,后面时间还很长呢?」

「不吗!你不要忍着,你让它放出来好了!」

乐茹不说我也快忍不住了,我开始用力地揉捏乐茹的双乳,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柳腰,反正周围的人就是看见也认为我们是一对情侣。

几分钟的沉默,只听到我们沉重的呼吸生。

「茹茹,我快来了,射到哪里?」

「我有手帕!」乐茹迅速从口袋里拉出一个新手帕,两只手都伸到我的裤裆里,用手帕轻轻抱住龟头,另一只手加快套弄速度。

「来了,来了,」我突然迅速将乐茹衣服的那只手插入她的胸罩内,用力地捏住她左边的乳房,就感到鸡巴不自觉地抖动了数下,精液就猛烈地喷射出来了。

感到时间停顿了一会似的,有些时候没有这么爽了。乐茹轻轻地用手帕的四周将我的龟头擦拭干净,这才用力地盯了一下我还在她胸罩里面的手,「姐夫,你捏疼我了!」

「哦!对不起,对不起,以后一定向你赔罪好吗?」说着,两根指头夹住她的乳头,轻轻地揉动了几下,乐茹才满意地低下了头。

「茹茹,我先回她们那里去,你收好手帕,再去洗个手好不好?」说着抽出她衣服里面的手,乐茹也依依不舍又小心翼翼地抽出握着手帕的双手。我给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拉好自己裤子的拉链。

「茹茹,去吧!」在乐茹的小嘴上鼓励性地亲吻了一下,乐茹这才高兴地到女洗手间去了。我自己整理了一下情绪,回到了出机厅。一会,乐茹也回来了,脸上的潮红也基本上退了。

「小茹,你怎么去那么久啊?」乐怡当然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了。

「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乐茹回避乐怡的双眼,「可以走了!」

到了老丈人家,事情就忙的不可开交了,首先第一件事就是给外婆问好,分发我们准备好的礼品,到七大姑八大姨那里吃饭,整整用了三天才把事情搞完。还好,两个表妹没有表现出十分色急,只是偶尔向我投来抱怨的目光,在老家可不比暑假在我家,那么多人看着,不敢太大放肆了。

我可是有些发急了,老婆有四个月的身孕,已经现出了肚子了,就是勉强跟我做,也是蜻蜓点水啊,两个小美女一直在身边转悠,又不能吃,只能看,还真不是一个滋味啊!

老婆又身孕后就比较懒惰了,这是孕妇的通病吧!有一件事乐怡是再懒惰都要去干的,那就是去买衣服。乐茹和乐茜当然很清楚这一点,好像两个小美女商量好的似的,这次计画让乐茹陪乐怡去买衣服。

乐茹一大早准时出现在老丈人家,「姐姐,我要去买衣服,你想不想去啊?」

一击中的,「去去去,这几天老是吃饭睡觉,都累死了,老公,你要不要陪我去啊?」

这下乐茹和乐茜急了,不停地向我使眼色,我当然很识趣了,「你们女人买东西,我可不敢作陪,当然是不去了。不过我出钱,要多少,说吧?」乘机装大款,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结果八百块就不翼而飞了。

乐怡和乐茹一走,乐茜可就升天了。

「姐夫,你可是答应帮我补习的,他们在看电视,我到你卧室去看书了,你也去帮我吗,我可是有很多地方要你帮忙的哦!」

在场的那些个七大姑八大姨可是十分惊讶,「喔!茜茜,是不是太阳从北边出来了,你还知道主动补习功课啊,看来只有你姐夫这个大教授这能让你信服一点哦!」说完是笑声一篇,而乐茜好像被别人抓住了小辫子一样,红着脸拿起书就到我们的卧室去了。

乐茜的母亲美琴是乐怡唯一的「姑妈」,其实是乐茜和乐茹的后妈,是她们亲妈的妹妹,在乐茹和乐茜3岁时她们亲妈因病去世后,由于一直就喜欢当时的姐夫又喜欢这两个孩子,所以就下嫁成了她们的后妈。大家都很喜欢这个美琴姑妈,乐茹和乐茜特别喜欢,但没人敢就她后妈或者其他区分的话,但只有我敢叫她「小姑妈」。

看到乐茜终于有人可以管一管了,小姑妈特别高兴,「小杰,你快去邦邦忙吧,我文化又不多,你姑父又经常不在家,这两个野丫头还重来没人管得了她们。」

「遵命,小姑妈!」

当我戏说着回答得时候,隐隐约约感到小姑妈的脸有些变化,「难道是什么时候她已经发现了我跟乐茹、乐茜之间的事情吗?」

由于外面又是聊天又是电视,所以我进去后,乐茜立即将房门关严。

突然就来了一份刺骨的疼痛,还没等我坐下来,乐茜就十分用力地在我手背上掐了很多下。

「怎么啦?怎么啦?我可没有招惹你啊?」

「在飞机场的时候,那么一会你就跟乐茹做过是不是?」

「天地良心,那么一会,又是大庭广众之下,你以为是什么啊?」

「那我怎么看到在乐茹的手帕上发现了你的味道,虽然已经洗过了还是瞒不过我的鼻子,最后乐茹在我的逼问下都招供了,你还有什么抵赖的。」

「那还有什么好问我的啊!你都知道了,不过只是手弄的。」

「我知道你们不可能大众表演的,可是你太不公平了,哼!」

「今天乐茹不是把你姐姐叫上街买衣服去了,你敢说不是你的主意,你那几根花花肠子,哪能逃过我的法眼。」

「算你厉害,行了吧!」说着就直接坐在我腿上,「都来了三天了,你不安慰安慰人家,让人家天天想你白想了!」

「喂,我的小姑奶奶,我整天就像个吃饭的工具一样,吃了这家吃那家,今天终于不用到别人家去吃饭了,这不你就来了吗!真的想我了?」

手背上又是一阵刺痛,女人的绝招吗!当然接下来就很温柔啦,那纤纤小嘴立马就印了上来,小手伸到我们两个人的双腿间,在我已经突起的鸡巴上隔着裤子抚摸起来。我可是很担心,外面这么多人,万一谁突然有事开门进来不就出大事了,我还想不想活啊!

我双手握住乐茜的头,然后在她的嘴上狠狠的吻了几下,再轻声道:「茜茜,万一她们谁进来了怎么办?你还是坐到凳子上好吗?」

这次倒很听话,我们并排坐着,背对着门挨在一起,这样就是有人进来也看不到我们在干什么。

一切办妥,乐茜可就放肆了,迅速拉下我裤子的拉链,一只小手就伸到裤子里面去了,没想到她和乐茹一样,小手这么灵活,在裤子里捣腾两下,鸡巴就赤裸裸地被她抓在小手里了。

光滑的小手有节奏地套弄着鸡巴,这几天看到两个小美女又不能吃,已经让我很着急了,所以小手在鸡巴上一套弄我就又尿急的感觉。不行,要反击!

我双手去解乐茜的裤腰带,乐茜当然很配合了,拉着我的一只手就伸到了她的裤子里,隔着一条内裤就在她的小妹妹上摩擦。

我们就这样互相抚摸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到时间有停顿了的感觉,但耳朵可是放得很灵,随时听着房门得动静。

乐茜内裤的裆部已经湿透了,「姐夫,你伸到内裤里面去吗?我不要你隔着内裤摸我!」

我遵命地服从,小穴已经是泛滥成灾了,乐茜不停的扭动着屁股,小穴的那条缝隙就不停地在我的手指头上摩擦。

乐茜已经呼吸越来越急促了,满脸通红,小穴的水流也更急。

「姐夫,我要你!」

「茜茜,不行,外面很多人啊!」

乐茜勉强地睁开双眼,抱怨的瞪了我一眼,「那你把手指头伸进去,我感到里面很痒,我想喊出来,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

「千万不能喊啊!」我还是遵命地将中指慢慢的插入到她的小穴中,当我插入到中指节的时候,乐茜还是禁不住闷声的「啊!」了一声。我连忙用另一只手握住她的小嘴,突然将指头在她小穴里快速抽插。只感到乐茜的小穴壁剧烈收缩,洪水更加泛滥,全身扭动,满脸潮红,原来第一次高潮就这么来了。

她的高潮来了,同时她也没有忘记加大小手的套弄速度。

乐茜示意我松开握着她小嘴的手,这才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突然她太高屁股,把我的手按在凳子上,我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手背顶在凳子上,中指上翘,乐茜就一下坐了下去,原来她是将我的手指当作一个小鸡巴在用呢。

乐茜开始是四周扭动着屁股,我也配合着搅动中指头,乐茜又开始进入状态了。随着她身体的起伏,小手套弄我的鸡巴也更有力了,但还没有到我发射的时候。

不知为什么乐茜今天来得特别快,也许是停顿的太久了把。乐茜开始抬起、落下屁股,小穴就不停的在中指头上套弄,乐茜又开始双脸反红了,突然感到一股猛流打在我的手指头上,乐茜又不自觉地「啊」了一声,这才是她今天真正的高潮,刚才那个只是前奏而已。

乐茜嘘的一声坐在我的手上,任由指头插在她小穴中,小嘴又印上了我的嘴唇,我都感到她全身有点发烫。

「姐夫,唉,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

「那我呢,要不是外面这么多人,我的小弟弟可饶不了你的哦!」

乐茜看到我极度膨胀的鸡巴,一只手拉出我还在她小穴里的手指,也没跟我又任何表示,就蹲了下去,一把就将大半个鸡巴含进了她的小嘴里。

我本来想反对的,害怕外面的人,但生理的需求让我忘记了一切,也希望侥幸没有人会进来。

乐茜双手在鸡巴根部不停的揉搓,小嘴不停的套弄鸡巴的前半部,迅速提伸了我积蓄起来的欲望。我不自觉地双手握住乐茜的头,抬起压下,同时挺动屁股,配合着乐茜的口交。

「茜茜,姐夫快了!」可就在这时候,有人敲门。

我们都知道有人会进来,可激情没法停顿,就在敲门时,精门已经自动打开了,精液迅速射进乐茜的小嘴了。我利用还剩余的一份理智,控制精门,尽量少射。 现在已经是千钧一发之时了,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乐茜的小嘴脱离了我的鸡巴,我迅速将它放回裤子里。

「小杰,茜茜,要不要吃点东西,」进来的是小姑妈。

当时我们都呆,乐茜还在桌子底下,满嘴还包含着我的精液,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许是对这种情况有一个心理准备,我在短暂的思维停顿后,迅速反应过来,「茜茜,还没找到那支笔啊!我来找吧!哦,小姑妈,我们就快做完了,一会就出去。」

小姑妈很快地关上了门,也不知道她发现异常了没有。刚才很奇怪,在我说「我们就快做完了」的时候,我还想到文学修饰手法,那就是一语双关:作业快做完了和口交也快做完了。

看到房门被关上,乐茜才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我连忙拿手帕给她让她接精液,乐茜却直接说话了:「刚才好险啊,还好姐夫你机灵。」

「你吐哪了?」

「吞下去了,我喜欢你的味道,好像不多哟!」

「你还想当午饭不成!好险好险啊!」

「可是我还想要啊!我们去找姐姐和乐茹吧!」

「真去找她们干吗?」

「借口吗!爸爸妈妈都在这,我家现在没人在家,你想不想去呢!」

「真是个坏蛋啊,还没有满足吗?」

「你不是也没有满足,你看它现在还是硬梆梆的!」说着小手就将我的鸡巴掐了一下。

然后就是借口说去找乐怡和乐茹,出门了,刚才真险啊,这才长长地嘘了口气。

走在县城的街道上,乐茜好像冻得全身哆嗦,「茜茜,你是不是很冷啊!?」

「不冷才怪,人家下面都湿透了,现在可是冬天啊!」说着小美女也不害怕,拉着我的手就去摸她的裤裆,小穴流出的骚水竟然将内裤、秋裤、毛线裤和外面的牛仔裤都浸湿了,怪不得乐茜冻得直打哆嗦。

「赶快走了,我要回去换衣服!」

「那不去找乐怡和乐茹她们了?」我故意这么问的。

「哼!你有想过去找她们吗?我看你的鸡巴还是硬梆梆的吧,如果不是因为裤子厚,恐怕都露出来了,」说着小手就乘机在我的鸡巴上摸了一把,这个样子鸡巴不硬还叫男人吗?这个时候如果还想去逛街,那还叫男人吗?

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虽然只有1公里,还要小美女在车上还是比较规矩的,也许是太冷了。

一进乐茜的家门,马上冲进浴室,打开浴霸加温,同时打开热水器的电和天然气开关,加上太阳能已经加了一些热,所以马上就可以了。

「姐夫,我们一起洗吧,你不换衣服就行了,你小弟弟刚才吐了口水的,不洗干净我可不喜欢。」

「是是是,小美女,听你的!」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一起洗澡了。

乐茜脱衣服的速度可不慢哦,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给拔光了,却乘我不注意把内裤顶到我鼻子上,「姐夫,尝尝味道怎么样?」

「小鬼,敢这样!」我一把就把她给抓住了,可她没有丝毫逃脱,转过身来,小嘴就找到我的嘴唇。

乐茜接吻的水准和激情可比老婆乐怡厉害多了,小舌头在我嘴唇上拨弄几下,就伸到我嘴里了,四周搅动着。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把淋浴给打开了,在细细雨丝下疯狂的接吻,而且是这么漂亮的全裸小美女,哪能不激动兴奋。

乐茜的小手已经套上我发硬的鸡巴,借着淋浴的润滑,有节奏地套弄着,不时用手掌摩擦龟头。另一只手伸到背后开始抚摸我的屁股,她知道我的屁股很敏感。

「姐夫,你摸的乳房吗,你看,是不是比暑假大了一些啊?」

自从乐茜暑假被我开苞后,除了跟我,她没有也不愿意有其他任何性行为,所以那颗乳头是粉红色的。

我一只手首先伸到她身后开始在她的裸背和屁股上抚摸,另一只手开始摩擦她的两个丰满的乳房,或者用两个手指夹住她的乳头摩擦,在我摸捏下,乳头立即竖了起来。

「姐夫,我要你吃我的奶,它只属于你的!」

我的嘴就朝那乳头吻了上去,轻轻地吸吮着她。

「啊……啊……姐夫……姐……老公……好痒啊……咬下去……咬我的乳头……啊……」,乐茜开始呻吟起来。反正现在家里没有别人,乐茜就放肆地尽情喊叫起来。

淋浴下的激情已经完全淹没了一切,我开始轻轻咬着她的乳头,她便扭动起身子来。

短暂的抚摸、吻乳后,乐茜已经不满足这些了,她拉着我的手摸到她私处小穴,「姐夫,你摸我的小妹妹吗,将指头插进去,我喜欢那样」。

我自觉遵命地将中指插入,小穴里面的润滑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了,所以一开始就是很顺利的抽插!

「不行,里面好痒啊,要两个指头!」

一个指头是感到有些太细了,两个指头插入后,就明显感到指头与小穴壁之间的摩擦。

「啊!啊!啊!舒服啊!……舒服……姐夫老公……我好爽啊!……啊……啊……我小穴里面……又有东西流……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禁欲五个月,也难怪乐茜这么兴奋和如此容易就达到高潮。 突然乐茜反转过身体,将背靠在我胸膛上,我当然配合地一只手抚摸她的乳房、乳头,另一只手还是两个指头插入在她的小穴里,而且迅速地抽插着,她的高潮顶点并没有这么快就到来的。

很自然,她抬高屁股,在她双手的帮助下,将我的鸡巴夹在她的股沟中,然后扭动着屁股,他妈的简直跟插穴一样的舒服啊!

「姐夫老公,我好舒服啊!!!……好久没有这样了……乐茹的手怎么就没有你弄的舒服呢?……啊……啊……」

「啊!你们还互相手淫啊!?」

「哼!啊!有怎么样?谁叫你不来安慰我们呢?」

还好,只是她们姐妹两互相安慰,没有去找男人,否则不是给我带绿帽子了,虽然她们只是我的「小老婆」。

「姐夫老公,我里面又开始很痒了,你的手指头不行了,」她很热情地反抱着我,不断扭着很有曲线的身体。

「啊……老公……快来吧……我要你了……我想给你干……快插我……啊……嗯……」

由于直立着身体,乐茜几次想将鸡巴插入她的小穴都没动几下就滑了出来,她好像有些不耐烦了,呼吸有些紊乱了。

「茜茜,你把腰弯下去一些,」我双手抓住乐茜的髋骨,龟头就自然地顶在乐茜小穴的洞口,没等她小手的引导,我用力一顶,就将大半个鸡巴顶进了乐茜的小穴,温暖柔软的穴壁紧紧的包裹着肉棒。

享受到这么好的小穴,我哪敢怠慢,立时就猛烈地冲刺起来,以至于一上马就有一股想发射的感觉。

「啊……轻……啊……轻点……轻一点」

这才发现自己很猴急啊,马上整理思绪,稳定下来。

「姐夫,你的好像又大了一些了,我感到有点痛,你先慢慢来好吗?」

我开始慢慢的抽插,每次都只插入大半个鸡巴,在一阵适应后,乐茜也开始慢慢扭动她的屁股,我也感到鸡巴与穴壁之间有一些缝隙了。

「啊……姐夫老公……你喜欢怎样……都可以了……啊……我已经可以了,干我吧……啊……」

乐茜主动地摇动着屁股,上下上下地移动着下身,使我的大鸡巴在她小穴里进进出出。她那经历尚浅的小穴很狭窄,把我的肉棒包得紧紧,所以当然每一次蠕动身体,都带给我很大的刺激和兴奋。

乐茜挪动着她那可爱的丰臀,不断套弄在我的肉棒上,我那胀大的龟头在她小穴壁上不停地刮磨着。

「啊……姐夫老公……我……我很爱你……你的鸡巴很大……把我的小洞洞……撑得满满……啊……啊……我要你喂饱我……啊……」

「那还用说吗,小骚货,你今天连午饭和晚饭都可以不吃了啊!!!」我开始完全插入整个鸡巴,完全抽出到洞口然后整个插入。

「哦,哦……哦……,爽……我的好老公啊!好爽啊!……插呀……再插深点啊!……你的小小弟弟……你好棒啊!……插啊!……爽啊!」

我不停地抽插着,乐茜拉着我的手发到她的乳房上。

「我的好老公……哦,好爽……你真会玩……捏我奶子啊!……使劲啊!……爽死我了!……好硬的鸡巴……插啊!……啊……啊……爽……」

我插的速度很快,立时又将乐茜送上了高潮,「舒服啊!……舒服……姐夫……老公……我好爽啊!……啊……啊……我又要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乐茜急促呼吸着头顶在浴室的墙上,全身起伏,我也暂缓抽插的速度,给她一个喘息的机会。

「姐夫,你还没有来啊,你好厉害哦!」说着乐茜屁股往前一挺就把我的鸡巴给抛了出来。

「茜茜,不会吧,过河拆桥啊,我还没来呢!」

乐茜娇媚地在我鸡巴上拍了一下,「不会少了你的,」说着就正面抱住我的脖子,双腿抬起就夹住了我的腰,鸡巴当然就顶在了她的洞口上了。

「正面你才插的深吗,你最喜欢的,是不是?」

「还好你有良心!」说着我两手抱住她的腰,龟头在她的小穴洞口摩擦几下就整根插入了进去。

我开始抽插起来,一时慢慢抽出,之后再狠狠插入;又一时快快抽出,再慢慢插入,再加上不时的扭动,乐茜又开始进入状态了。

我开始使用我健壮的体魄,两只手各抓住乐茜的一只腿,两边分开,然后让乐茜的屁股和我自己的屁股同时后蹶,然后又同时前顶,每次都是完全抽出并离开一些距离,然后对准加入尽根插入,把茜茜的臀部撞得频频颤动,「啪啪」作响。

很快乐茜又开始浪叫起来:「啊……姐夫老公……你的鸡巴好大……插得我很爽……啊啊……快用力插我……啊……」

我一下将乐茜的后背顶在浴室的墙上,开始高速地抽插起来。

「啊……姐夫老公,……会插破我……快啊……求求你……你插死我好了……啊……」

这个时候我当然不会怜香惜玉,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把肉棒送进乐茜的小穴里,每次插进去时,都把小慧的下腹撞得隆起,直达花心。

抽动十数次,乐茜已经爽得眯起眼,不断叫着:「啊……好……好爽啊……我要你插破我……我要做你老婆……天天都给你干……啊……啊……我不行了……好姐夫……把我干死吧……我快死了……再用力干我……啊……」

乐茜的阴道又开始收缩,剧烈地扭动着全身,这更加地刺激了我,让我到了发射的边缘。

「啊……啊……啊……好舒服!……哥哥……好舒服……姐夫老公……插……舒服……嗯……嗯……嗯……嗯……好舒服啊!……小洞洞……舒服……插呀……哦……嗯……嗯……」

「茜茜……我的鸡巴……好爽……哦……哦……哦……好茜茜……姐夫……好喜欢你……哦……啊……啊……真是爽啊!……茜茜……茜茜……不行了……」

我终于禁不住丹田一股热流的冲击,也不管什么避孕不避孕的,猛地最后一次将鸡巴顶入乐茜的小穴最深处,精门就打开了,精液如洪水般冲入乐茜的小穴最深处。

「姐夫,里面好烫啊,唉唷!……大鸡巴姐夫……好老公……我……我也要丢了……哎哟……不行了……要丢、丢了……啊……」

突然乐茜双手放开了我的脖子,身体后仰向下,这样我的精液就更射入小穴的最深处了。

也不知道什么是累,很久很久似的,当我的鸡巴变软从乐茜的小穴里滑出的时候,我才发现手臂发麻了,这才慢慢把乐茜放下,自己也躺在浴室的防滑毯上,任由淋浴喷洒在身上。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浴室的门背人打开了,我和乐茜迅速抬起头,发现小姑妈已经站在浴室门口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小姑妈只是看了我们一眼,然后重新关上浴室的们,我们当然是迅速穿好衣服,等我们到客厅的时候,小姑妈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她递给乐茜一杯水和几颗药片,「快把药吃了,我刚去买的,小杰啊,你……」,小姑妈突然掐住了我的耳朵,同时好像脸有些发红,但并没有继续责罚我们的意思,「千万别让她爸爸知道。你们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她们给你打电话,让我家的电话费这五个月都翻翻了。你更茹茹也有过吧,看她们知道你要来那个兴奋的样子,就知道没有好事。」

「小姑妈,对不起!」

「别让她们爸爸知道,小姑妈不怪你,但一定要吃药,知道吗!你这么好的男人,由体贴人,她们喜欢你也可以理解!不过有个任务啊,一定要帮她们复习好,我可是很操心这个啊!」

「遵命,小姑妈!」

乐茜发现一点问题没有,突然抓住了小姑妈刚才那句话,「妈妈,你说姐夫是个很好的男人,那你喜不喜欢啊?」

我可是吃了一惊,这个丫头也太大胆了吧,可是小姑妈好像并没有太大反感似的,「就你的嘴厉害,看我不收拾你……」可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不喜欢我。

然后当然是以各种借口回老丈人家了,只有乐茹知道猜到我们可能干了些什么,拉着乐茜就到一边审问去了。

不知道乐茹怎么就学会了乐茜的那一招,自从她逼问乐茜交代问题后,从她们回来到中午午饭吃完,我不知道挨了多少脚,一会冷不丁地就在我腿上踢上一脚。

吃完午饭老人那一辈的人都开始津津有味地看她们喜欢的《刘老根》去了,乐怡上午逛街有些累,睡觉去了,其实我也打算去睡觉,好像也有些累,可是还没进入房间,就被乐茹给抓住了。

姐夫,上午那件衣服我还没看好,你和乐茜一起陪我去吧!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小姑妈,狠狠地盯了我一眼。

当然是跟乐茜商量好了,她马上附和道:好啊,我看中一个电子字典,姐夫正好可以帮我去选择一下,怎么样?此时正好一个哈欠到来,正准备拒绝的,可是丈母娘发话了,小杰,你就陪她们去吧,这个家里,现在也只有你可以镇住她们了。丈母娘都发话了,加上几双不同意味的眼睛都盯着我看,我哪能拒绝啊!

一出门我可就惨了,乐茹的小手就没有离开我的身体,当然不是抚摸了,而是用力的掐我啊!

小茹,可以了吧,我都答应你了!喂,小茜,你怎么也跟着对付我啊,我好像没有亏待过你哦!小茜被我说中的心事,马上红着脸放开了手。

可乐茹没那么容易放手,姐夫,你可舒服了,在飞机场我可是给你爽了,可是你没有对我一点表示,难道不该掐吗?说完还大力的来了几下。

好好好,现在都听你们的好了吧,哪里去?去买衣服还是字典?

结果当然是被处分一顿后,直接来到她们家了,姑父去打麻将去了,小姑妈在看《刘老根》,肯定安全了!

一进家门,乐茹哇的一声就转过身来,跳到我身上,双手套住我的脖子,两腿夹住我的腰:姐夫,想死我了!没想到小美女脸上竟然还真的有泪水了。

小茹乖,小茹乖,是姐夫不好,今天姐夫好好疼你!我也知道今天没有好日子过来,两个不知满足的美女,唉,好人难作啊!

我将乐茹抱紧,就感到她丰满的乳房压着我的前胸很紧,看来她是真的太想我了。同时让乐茜爬上我的背,前一个后一个就来到她们自己的卧室。

上午已经爽快过的乐茜,很知趣的连忙打开暖气。

乐茹已经如老虎般难缠,将我狠狠地压在床上,小嘴就在我脸上疯狂的摩擦着,很快我满脸都是她的口水。我当然不会没有一点反应了,双手抚摸着乐茹的背部和屁股,这么美妙的身材,有一个足也,何况两个呼!

在乐茹和乐茜的帮助下,我很快就之剩下一跳内裤了,还好现在房间的温度已经升上来了。而她们两个竟然还换上了睡裙,反正马上腰脱掉,干吗还要穿呢,真搞不懂女人的一些奇怪想法。

我很快解开了乐茹睡裙的带子,丰满的乳房一点不输给已经怀孕四个月的老婆乐怡。我很快地解开了乐茹的胸罩,然后是双手并用,在乐茹两个乳房上不断的揉捏着,或者两根指头夹住乳头,来回撵动,弄得乐茹的上身都抖动起来。

突然,另一对乳房贴到了我的裸背上,一对同样丰满高耸的乳房。

我只能分出一只手按到乐茜的乳房上,同时手口并用,将嘴巴贴到乐茹的乳房上,就将左边的乳尖含进了嘴里,舌头挑动着已经发硬的乳头。

前后都传来了轻微的呻吟声,此起彼伏,我自然兴奋莫名,肉棒早就高高挺起。

乐茜从后面拔下我的内裤,小手就开始慢慢的套弄起来,而乐茹双手绕过我的腰,落在屁股上,小手上下抚摸着,只见偶尔刺激我的敏感地带,我竟然处于一个被宰割的境地。

马上开始反击,我把双手分别伸进如风和如烟的小内裤内,开始抚摸着两个熟悉的秘洞。我只是在她们小穴口上轻轻按压揉捏了几下,偶尔将一根指头插入一点点,很快姐妹两人同时开始往我的手上渗水了。

随着我的挑动,乐茹和乐茜对我的抚摸和套弄也加大了,作为反击,我加快了双手按压的力度和速度,我的口也不含糊,开始在乐茹丰满的乳房上亲吻,或者扭过头去,吸食着后面乐茜的乳房。

乐茹首先投降了:姐夫,姐夫,我里面怎么一直在流水啊,你手指再插进去一点,里面很痒啊!你们自己把内裤都脱了,我没有空,同时两个手都加大了力度,在两个肉穴里加速的抽插着。

她们两个很听话的将内裤都脱了,都是湿漉漉的。

姐夫,你上来,我腰你的鸡巴!乐茹开始求饶了,我必须满足她,乐茜当然不会吃醋,上午她已经很满足了。

我将乐茹放到,垫了一个枕头在她屁股下面,抓住她的双腿,太高屁股:乐茜,分开你姐姐的小穴,姐夫要上战场了!乐茜用两根指头分开乐茹的肉穴,扶稳我的鸡巴,对准乐茹的肉穴,突然转到我身后,在屁股上用力的推了一把,很顺利的鸡巴就插进去了一半,这当然得益于乐茹大量淫水的润滑了。

哗!很痛……啊啊……轻力点!轻力点!啊呀……,乐茹很久没做了,小穴还是很紧,突然被我粗大的肉棒插入一半进去,竟然有一些疼痛的感觉,双手立即紧紧抓着床单我立即把肉棒抽出一些,紧张地问:怎么了?很痛吗?乐茹一边喘气,一边摇头:慢一点就可以了……慢点……人家很久没有了……我让肉棒在乐茹的小穴里停留了一会,再慢慢的轻抽轻插,每次深入一点,很快乐茹的小穴里就有更多的淫水流出了。

姐夫,你可以大力了!然后闭上眼睛,一幅迎接挑战的样子。

还没等我用力,又是乐茜从后面在我屁股上推了一把,这些整个肉棒都插进去了,龟头感觉顶到了一团软肉。

啊啊啊啊!好痛……好……没事………姐夫……真的……啊啊呀……真的……啊呀……,看来还是有些痛,不过感到小穴有些松动了,我还是慢慢地整根肉棒抽插起来。我见乐茹可以了,就慢慢用肉棒摩擦她的肉壁,虽然速度不能快,乐茹阴道的狭窄也已经令我兴奋不已。

乐茹双手抓着床单,标明还是有些疼痛,但她还是不断淫叫,不断有阴液冲击我的龟头,可知道我的肉棒既为她带来痛楚,也带来快感。

突然,乐茜将乳房顶在我屁股上,扭动上身,让丰满的乳房在我屁股上摩擦,或者将发硬的乳头顶在我的屁眼上,然后用手剧烈抖动乳房,乳头就不停的刺激着我的屁眼,那可是我很敏感的地方。

我遭受到刺激,当然加大了肉棒抽送的速度,乐茹已经开始微微扭动着细腰,又欲仙欲死地叫喊:啊啊啊呀……姐夫……好棒啊!啊啊啊啊啊……用劲点……啊啊……快啊!我双手用力捉紧乐茹的腰,肉棒在乐茹阴道内就飞快地抽插,屁股后顶时又顶动着乐茜的乳头,那种刺激,不言而喻啊!

我大力抽送着,务求每一击都要将龟头顶到乐茹的小穴花心,给她发狂的快感。

小茹不停摇头狂呼:噢噢噢!很……很……很爽啊!我我死了!啊啊……我……啊呀……姐夫……快啊……我不……啊啊啊啊呀。没想到乐茹今天来得这么快,明显要到高潮的样子,我除了用尽全身力气抽插,还能干什么。

乐茹肉穴里流出的水开始越来越多,叉开张着的两腿根部,被肉棒抽动时从小洞里带出来的汁水打湿了一大片,使肉棒抽动的时候发出了扑哧、扑哧的声音。乐茹的面腮和身体渐渐泛起了一片桃红色,嘴唇张开大声喘息着,嘴里一声接一声越来越快地发出了啊……啊……姐夫……啊……的呻吟,其实除了姐夫两个字以外,谁也不知道是些什么音符了。

很快,突然乐茹双手紧紧地搂住我,颤抖着喊了一声:啊……姐夫……茹茹……要不行了……要来了……啊……啊……。我剧烈的抽动着肉棒,一对乳房被抽插的汹涌澎湃,像大海中的巨浪。

紧接着,乐茹的大腿肌肉一阵阵激烈地颤抖起来,她的整个人同时随着她两腿深处那阵抽搐,没有节奏地时快时慢一阵阵的颤抖起来。

下面那两腿间那两瓣湿热的肉唇和柔软的肉壁,也在一次次地痉挛,夹挤着我正在她腿间抽动的粗热肉棒,她的阴道剧烈地抽搐了六、七下后,就猛烈的喷射出一股股阴精,然后她那绷紧的上半身轰然倒下,一下就瘫软在床上。

可能是她的动作太大了,将然将我的肉棒摔了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乐茜已经转到了前面,小嘴就含住了我的肉棒,一上来就是最深入的套弄,每次都让龟头插入她的咽喉。但是,乐茜并没有要求我插她的小穴,看来上午还真是将她给喂饱了。

我握住乐茜的头,加快了在她小穴内抽插的力度和速度,我知道肉棒已经到达了发射的边缘。连续抽出二三十下,突然打了一个冷战精门就开了,我也没打算抽出肉棒,大股的阳精就猛烈的射入乐茜的小嘴内。

突然,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我移吃惊,马上转过身去,就发现小姑妈站在了门口。由于在乐茜小嘴里射精没有结束,膨胀的龟头还兀自向小姑妈射出了最后剩余的白色精液,肉棒还不自觉的抖动了数下,昂首挺立在小姑妈面前。

小姑妈轻轻的把门关上,出去了,我才从惊吓中清醒过来,肉棒马上就如面团一样软踏下来。

三个人没有说话,连忙穿衣服,乐茹和乐茜很快就出去了,我还不知道该不该出去呢。

可是,问题很快就被解决了,小姑妈和她们两个一起进来了,茹茹,赶快去吃药,让你爸爸知道了,看你们不要脱一层皮,说着狠狠的盯了我一眼。

可是小姑妈那红扑扑的脸蛋,狠狠盯着我那眼的眼神,明显带着一些妩媚的成分,而且可能还多于责怪。

我已经将她两个女儿都搞了,要她保守这个秘密,看来只有像乐茹和乐茜建议的那样,把她也拉下水来,大家都快乐。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