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大学妈妈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对于早熟的我来说,在初中的时候就对女人产生了兴趣,可是那时候根本也没有什么幻想对象,所以最亲近的妈妈就成了我幻想的对象。

虽然妈妈已经42岁,但是平时注意保养的她倒是没有多老态,相反,妈妈的皮肤还是十分细腻的,长相不算太好,就是那种良家少妇型的,看着很端庄,有点像姜瑜。妈妈名字叫康欣,是一名大学教授,要说以妈妈的年龄和资历,是不可能在这么早的年纪就得到这个职称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印象中,妈妈一开始只是一名讲师,但是从我初二那年开始她就升的非常快,甚至于在后来被调到工作很轻松的学生科之后工资和福利是不升反降。当然,这么快的升职速度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故事就从这里说起。

初二那年,有一天妈妈让我跟着她去找校长,说是要调动工作,因为原本工作的地方离家里太远了,上下班不方便,所以妈妈想去跟校长商量下能不能调到离家里比较近的一个校区来。

说起妈妈学校的校长,老实说我对他的印象不怎么好,一个矮个的小老头,还冒顶的那种,最主要的是他一口黄牙笑起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跟笑面虎似地,后来我发现是他的眼睛太小了,真不知道这么一副长相是怎么当上校长的。

到了校长家楼下,妈妈却忽然让我在楼下等,说自己上去就可以了。我也没有多想,正好也不想看到那个猥琐的小老头,我也就乐得在楼下自己溜跶。但是很奇怪的是妈妈这次上去的时间特别长,估计得有一个多小时了,等到我等不及了叫她的时候妈妈才匆匆下来。

那天妈妈穿着的是一条白底浅红花无袖连衣裙,肉色的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但是从校长家下来后我发现妈妈的丝袜不见了,晃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而且头发有些乱,皮肤是那种带着高潮后余韵的潮红色,走近后还能闻到一股精液的味道,当然这些当时的我是不知道的,只是觉得妈妈身上的味道有些奇怪,我还问了句:「妈妈,你身上的怎么有怪味。」妈妈的脸色红了下:「没有,你校长叔叔把茶倒妈妈身上了。还有,回去不要跟任何人说过我们来过这,不然别人会说我们贿赂校长的。」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爸爸也不能说啊。」

「不能,就当是一个秘密。」

我答应了妈妈,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是当时等急了的我没想这么多,我知道他们一定有什么事情,不过妈妈不说我也就不管了。

一路上看着妈妈脸上挂着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我觉得妈妈这次估计是能成,没什么理由,就是觉得她特别自信。36d的大奶子甩来甩去的,要是我当时能更加成熟一点,就会知道妈妈没穿内衣,那照这样推断,妈妈当时一定是真空的。

果然,没过几天,妈妈被调到离家里最近的校区担任学生科的副科长,工资福利还有小幅度的上涨。知道消息后的妈妈好像没什么意外的表情,就是晚上加餐吃了点好的。虽然工作地点离家里比较近了,但是后来妈妈工作得好像也挺忙的,我就一直很奇怪,学生科平时都没什么事情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要经常加班,倒是和以前没什么差别,不过好在职称倒是评上去了,这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这样一直过了半年,我也升入毕业班了,学习更忙了,回家得时间也少,有时候就直接住学校了,一般也就一个月回家一次拿点生活费,其他时间都在学校复习了。

有一次,我要回家拿复习资料,本来是早就要拿的,可是后来走的匆忙就没拿了。现在要用了,只好回家拿了。也就是这一次回家,让我发现了妈妈不为人知的一面。

等我回到家打开门,发现门口有一双男人的皮鞋,不是爸爸的,爸爸常年在外面哪有这时候回来的,就算要回来也会跟我说一声。然后我听到妈妈的房间里面有动静。难道是小偷?不对,哪有小偷进门还脱鞋的。我轻手轻脚地摸过去,妈妈的房门虚掩着,隐隐约约传出一阵阵喘息声,怎么回事?现在的我可不是半年前的那个毛头小子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只有做爱的时候才会发出这个声音。我透过门缝一看,里面的激情场景立刻让我血液沸腾,也许我天生就有淫母的倾向吧,我看到妈妈像狗一样趴在床上,后面一个矮胖子挺动着肥腰,那根丑陋的鸡巴快速在妈妈的小穴里面抽动。妈妈36d的大奶子一前一后跟着男人的抽动有节奏的晃动着。我一眼就认出来是那个猥琐的校长,我知道了,为什么妈妈半年前的那次会上去一个多小时,下来之后头发会凌乱,丝袜会不见了,而且想来当时妈妈连内衣裤都没穿,难怪当时妈妈的胸部随着走路晃动的幅度那么大。

我这边想着,里面的校长抽插得更卖力了,我发现校长好像有恋物癖,妈妈的脚上穿着的是我以前没见过的黑色玻璃丝袜,和雪白色皮肤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校长一下一下大起大落重重地干着,次次到底,每次都引得妈妈一声声荡哼。

「轻点,要到了,校长你轻点,我快被你干穿了。」妈妈痛并快乐着。

「你这个欠干的大奶贱人,老子就是要干死你,让你用大奶子勾引我,让你穿的那么风骚。让你用身体勾引我,不然你能调到这么好的位置来。」校长淫笑着说。

「人家不是故意勾引你的,人家只不过是去找你商量调动工作你就把人家强奸了。」妈妈气喘嘘嘘的,有些不依。

「就是你勾引我,就是你勾引我,说,是不是你勾引我的。」校长干得更狠了。

妈妈招架不住,只好连连讨饶:「是。是我不守妇道,是我贱,是我用大奶子勾引校长,是我用美色让校长帮我调动工作。操死我吧,我要去了。」一声长啼,妈妈娇躯一阵颤抖,从交合处涌出大量白色的淫液,然后就见校长狠狠干了几下,把鸡巴用力抵住妈妈的小穴,跟着全身一阵颤抖,然后趴下去搂着妈妈一起倒在了床上。校长那根短鸡巴从妈妈的小穴里滑了出来,带出了一股股白色的浆液,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淫靡的味道。

「每次都是这样,让人家在床上叫床。不管人家就直接射进来了。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妈妈埋怨着。

「我就喜欢你这样叫床,越浪我越兴奋。怀孕了就给我生一个,最好是女的,长大了继续给我干。」校长一边揉捏着妈妈丰满的双乳,一边还不老实地用另外一只手去按压妈妈的阴蒂,每一次按压都让得妈妈浑身一阵颤抖。

「好了,别摸了,都摸大了,要时候被人发现就完了。下来吧,我要去洗澡了。」妈妈拍掉校长在她身上游走的双手,下床往浴室走去。

「等等,我们一起洗。」校长紧跟着进了浴室。不多时又传出来一阵阵娇喘和妈妈的淫声浪语,我站在门外激动地浑身直抖,但我知道他们快结束了,怕出意外,我悄悄退了出来,在房子外等了会,就看到妈妈穿着一件浴袍把校长送了出来。又等了一会,平静了一下心情,感觉妈妈应该把屋子收拾得差不多了,我才回到门前敲门。

「妈妈,我回来了,快开门啊,我钥匙掉学校了。」

妈妈显然很意外我现在回来了,屋子里一阵响声,过了会才给我开了门。

「小平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前几天才刚回来了吗?」妈妈有些慌乱,不过强自镇定着。

「复习资料忘拿了,我回来拿下。」我装作不经意地回答。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大意,下次回来的时候提前打个电话,今天刚好我在家,不然你就进不来了。」妈妈有些埋怨。

我心里虽然知道妈妈是在找借口,但是我也不想说破,因为毕竟妈妈也是为了调动工作才屈服于校长的淫威,只是我现在的力量根本没办法把妈妈从校长的魔掌中解救出来,不过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当然这些话我是不能说出来的,我回房间拿了书就走,中间抽空瞄了下妈妈的房间,发现妈妈还没来得及整理,乱糟糟的。

「妈妈你怎么起来没叠被子啊,这么乱,要不要我帮你整理下。」我明知故问。

「不用不用,你先去上学吧,不要迟到了,我自己收拾就好了。」妈妈忙不迭地把我推出了门,然后向我摆摆手就关上了门。听着身后传来的关门声,我心中的一扇门也悄悄地关上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都花在复习上,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繁重的复习任务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让我没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

七月份的中考,当最后一门考完,我走出考场的时候,我轻轻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完了,能轻松下了,考上重点高中是没有问题的。

一天我回家发现钥匙没带,妈妈去参加聚会还没回来。在等了半个多小时后不耐烦了,直接杀到妈妈同事聚会的地方,本地一所很高档的酒店,还真是腐败啊。问了好几个服务员之后才找到妈妈所在的包厢,跟迷宫似地。进门一眼就看见妈妈还是一身剪裁合体的上班装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显然妈妈没有料到我会到这里来找她,问我什么事,我说要是没拿进不去。妈妈没说什么,只是责怪了我下,把钥匙递给我,说自己晚点回家,让我自己早点睡。我点点头,虽然知道妈妈肯定又是跟校长去开房了,但是我却没任何办法,自从我放假以来妈妈就没把校长往家里带过,不过经常学校加班在外面很晚才回来。

出门前我却听到妈妈所在学生科科长的一句话:「他妈的,科室里哪个女人我没放倒过?」妈妈她们科长长得跟个流氓混混似地,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科长,就这样的人还管理学生?虽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喝多了,有说大话的嫌疑,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再一联想他的长相和平时的作风,暗暗留了个心。每个人都放倒过?那就是包括妈妈了。我心中更加气苦,妈妈现在岂不是被两个人渣肆意玩弄?我作为儿子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妈妈受苦。

我有些低落地回到家,打开电脑却不知道干什么,脑海中都是妈妈被科长按在办公桌上的情景。不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应该是在某个房间被科长像狗一样干着吧。不行,我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管科长的话是不是真的,我都要调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从哪里开始?

对了,我不是有妈妈的钥匙吗?虽然妈妈说晚上加班,肯定是假的,我可不趁机到学校去调查一番?他们科室应该有什么东西留下,我就不信妈妈是心甘情愿跟着科长的,一定是有什么把柄在科长手里。一定是这样,想到这我不再犹豫,穿上衣服赶紧往妈妈的学校去。

要抓紧时间,根据妈妈平时回家得时间,现在是7点,还有三个小时,花去路上的时间,就剩两个小时左右了。

匆忙赶到妈妈的学校,我大摇大摆从门口进去,反正大学的管理都很松,不会有人去管谁进来没进来,更何况我一个小孩。妈妈的学校我来过好几次,所以我轻车熟路地直接往办公楼走。现在是放假,学校人少,办公楼更少了。果然,我一路摸到妈妈的办公室外面都没碰到人,真是天助我也。

用妈妈的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里面静悄悄的,心里有些害怕,但是把妈妈解救出来的想法让我没办法退缩。我不敢开灯,等眼睛慢慢适应黑暗后,勉强能看清楚里面的摆设了,和以前一样,我径直走到科长的电脑前打开电脑,没想到还有密码,不过难不倒我,妈妈以前说过学校的电脑密码都是统一编制的,从电脑的科室和编号就能猜出来。我按照这个方法输入,果然一次就成功了。

进入桌面没什么东西可以怀疑的,想来那个流氓再蠢也不会把东西直接放到桌面上,作为科长,他的电脑室最靠里面的,除非走到电脑面前,不然是看不到桌面的,这让我有充分理由相信他完全有可能把东西存电脑上。我打开磁盘一块一块找过去,凡是可疑文件都一个个打开看,没收获,难道真没有?不可能,一定漏了什么东西,我不死心又从头找起,还是没有。不禁对自己的猜想有些不确定,耐着性子又找了一次,在打开的历史记录中看到有一个网站经常被登陆上去,打开一看,是一个自拍网站,感谢科长,账号是自动登录的,短信箱里一大堆的短信,都是什么崇拜啊,那个女人是谁啊,楼主你太强了之类的。我打开科长发表的帖子列表,一开始还没什么,但是从半个月前的一个自拍视频帖子确一直爆满,都被置顶了。帖子的名字叫《老子又搞了一个美熟女,有视频为证》点开一看,是一段3分钟的视频,刚看了个开头,虽然视频上的人脸打着马赛克,但是我还是一眼认出来那是妈妈,因为我对妈妈的脸实在是太熟悉了。视频上的妈妈一丝不挂,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很显然是下药了,一个男人趴在妈妈身上不停耸动,三分钟不到就一泻如注,男人还过来拿过摄像机给妈妈留着精液的下体来了个特写。然后拿起相机卡擦卡擦拍得不停。视频到此结束。

果然是这样,妈妈被这个流氓一样的男人迷奸之后用裸照要挟了。接下去还有好几个视频,其中大部分都是做爱的场景,只不过妈妈都已经是清醒的,一开始妈妈还有些抗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妈妈的反抗越来越小,到现在基本已经是屈服了,其中有一段录音,题目是《用裸照要挟美熟女》,这个帖子最为火爆,都几千条回覆了,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康老师,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东西?」

「给。」

接下来是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是撕东西的声音。

「没事,慢慢撕,我还很多没拿出来的。」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

「你到底想干嘛?」说这句话的时候妈妈语气有些生硬,只不过底气不足。

「嘿嘿,康老师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我想干嘛呢。说白了,我只不过很喜欢康老师,想跟你做爱而已。」

「不可能,我要报警了。」这句话我听着都不怕,那个流氓怎么会害怕。

「报吧,刚好让警察也欣赏下,然后明天你的裸照就会贴满校园。」  沉默了十几秒钟

「求求你,把照片还给我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妈妈哀求着,这怎么可能,妈妈怎么会问这种话,这不是白问的吗?

「康老师,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其实只要跟我上几次床,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你丈夫长年在外,你一定很寂寞吧,让我来安慰安慰你吧。指不定到时候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心情一好就把照片给你了。」  又是一段沉默

「是不是这样你就能放过我。」妈妈有些屈服了。

「放过你?你怎么可能,你的身体我可是十分迷恋啊。」老淫棍,果然三句不离本性。  沉默了会

「好,我答应你,不过这件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妈妈终于是妥协了,妈妈怎么这么傻啊,这样的事情一旦答应了基本是没办法结束的,除非科长玩腻了,不过以妈妈的姿色想来是不会这么快的。

「嘿嘿。康老师,早答应不就完了。校长那个老家伙,跟你有一腿吧。要不是他老婆提前回校,我还真没机会对你下手。看来改天我得登门感谢一下,哈哈。」从这个得意的猥琐声音我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易主了,原来校长的母老虎提前结束在国外的交流回学校工作了,难怪他会放过妈妈这个美女。

录音结束了,我却平静不下来,知道妈妈被科长要挟的全部过程,我却轻松不起来,虽然迷奸是很老套的方式,但是却百试百灵,这个科长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啊,要是没有把柄,估计想把妈妈解放出来无疑是天方夜谭。

看了看最近发表的帖子,是一篇文章,大意是这个熟女现在已经基本是屈服了,现在要进一步调教了,诚征大家的意见,下面是一大堆回覆,最后通过投票暴露占据了上风。看来妈妈接下来要开始她的暴露经历了,虽然我心里如刀绞一般,但是我却只能眼看着妈妈就这样一步步陷进去。又找了下,没有任何收获,我默默记下了网站的名称和科长的id,把东西回覆原状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妈妈还没回来。我想了会下来怎么办,没有任何头绪,时间已经指向十点半了,要是平时这个时候妈妈早就回来了,可是今天怎么还没动静。正当我躁动不安时,门口传来一阵声响,妈妈回来了。

我赶紧跑到门口,看到妈妈正在脱鞋,可是从妈妈对着我翘起的丰臀上我却看不到任何内裤的痕迹,难道——露出已经开始了?那个混混科长的动作怎么这么快?

妈妈换完脱鞋起来,衬衫有些湿,变得透明了些,从我的角度看过去隐约能看到妈妈的皮肤,找不到一点内衣的痕迹,我心里一沉,果然还是开始了啊。

「小平怎么还不睡觉去?明天不是要去找同学吗?门怎么一直开着?」妈妈脸色微红,我不知道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刚做完爱的缘故,或者都有吧。

「嗯,专门等你回来,不然钥匙在我这里你怎么进来。」我半真半假回答。

「洗过澡没,洗完就去睡觉吧。」妈妈估计还有什么事情吧,我不再说什么,回身就回房间了。

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却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慢慢地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妈妈已经在厨房里面做早饭了。见我下楼,妈妈回身说:「等会就能吃了。」我趁机观察了下妈妈,是一件在家里比较经常穿的,只不过里面穿了内衣裤,难道是我多心了吗?那昨天晚上怎么回事,我看花眼了?想不出个所以然,等妈妈做好饭我胡乱吃了点就出门了,今天约了同学买东西。

没想到走到半路那家伙一个电话就让我打道回府了,那家伙被他妈妈拉出去当挑夫了。回到家却发现科长那个混混竟然在家里不知道跟妈妈说着什么,我偷偷猫在窗户底下听。

「你竟然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你想要裸照示人吗?」

「不要在家里好不好,我儿子在家,被他发现了我怎么做人啊。私下里怎么穿我都听你的,在家里不要好不好。」妈妈有些哀求着,听到妈妈还在意我的看法我心里知道妈妈还没有完全沉沦,至少还顾及我的感受。

「好,你不听话是不是。那我也不用遵守什么狗屁承诺了。我会让你后悔的。」科长这次没说什么,只是搁下一句狠话,然后就走了。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回家,就自己跑到街上去买东西了。

等我买完东西又逛了会已经中午12点了,觉得时间差不多,是时候回家了。到了小区门口却发现公告栏有很多人围观,看来有什么热闹看了。我挤过去一看,却发现时一个女人的裸照,虽然脸上打了马赛克,但是我还是认出来这个是妈妈的照片,周围的邻居都一脸唾弃的表情,不停说着什么败坏风气,贱人破鞋,不要脸之类的,小孩则是被家长直接带回家了。我不敢多做停留,赶紧回家。

进了门发现妈妈正在做午饭,看神色应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看我进来,问了句:「小平,怎么公告栏难么多人啊,有什么新公告吗?」

我支吾着不知道怎么回答,妈妈又问:「怎么了?你没看吗?那算了,我等下自己去看。」我怕妈妈到时候被人认出来,毕竟也在这里住那么久了,我赶忙故作轻松地说:「没什么,就是不知道哪个流氓再门口贴了一张女人的裸照,太没道德了。」

妈妈一听到裸照,全身明显颤抖了下,不过马上镇定了下来,故作轻松地说:「是吗?现在的人太没道德了,在门口贴那种东西,应该去找物业投诉。」妈妈话虽然是说了出来,不过仔细听还是能听出来心里的那丝慌乱。

过了会,妈妈匆匆把菜盛起来,让我先吃,自己进了卧室打电话去了。我装作答应了声,然后在妈妈关上房门后猫在门上偷听,还好房子比较早,隔音不是很好,勉强能听到说话声。

「你怎么能这样,要是被人发现我还怎么做人。」妈妈有些愤怒地说。

然后电话那边说什么我不知道。过了会妈妈才回答:「不要这样好不好,私下里你想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但是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又是一阵静音

「那好,我照你说的做,不过你一定不能再把我的照片到处贴了。」

然后就是挂机的声音,接着是妈妈开衣柜的声音,妈妈终于是答应接受露出调教了吗?我心中一阵无力,但是却没办法做什么,只能是回到饭桌前吃饭。

以前可口的饭菜此时却是如同嚼蜡,但是又能怎么办,不说我现在斗不过科长,但是妈妈的裸照在他手上我想硬来也要考虑下后果,除非我们不打算在这里生活了,可是不在这里住我们能去哪,妈妈一定也是考虑到这个问题才同意牺牲自己的吧,因为一旦事情败露,不说她,我也是没办法生活下去了,搞不好爸爸还会跟妈妈离婚。那样一来谁都不愿意看到。

过了一会,妈妈才开门出来,已经不是睡裙了。是一套黑色的低胸及膝纱裙,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胸脯,一条同色的腰带恰到好处的把妈妈的身材束成一个s形,高耸的胸部上隐约可见凸起的乳头,妈妈既然答应了科长的要求,那里面估计是真空的了,腿上也是黑色的丝袜。看起来美艳动人,但是我却知道布料这么多的衣服过段时间就该退休了,不然是达不到科长的暴露要求。

妈妈坐到我对面,说:「小平,等下我要出去一趟,你吃完了把碗放着,晚上我回来再洗,下午的话要是想出门的话记得把门锁好,钥匙要带上。」

我嗯了一声,继续低头吃饭,妈妈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碗筷说:「我出去了,记得我刚才说的啊。晚上要是不回来做饭你就自己到外面去吃吧。」说完妈妈穿上高跟鞋出门去了。

我也没心情再吃下去了,到妈妈房间的浴室,果然看到洗衣篮里面放着一套刚换下来的内衣裤,还带着点体温,正是早上我从妈妈穿的睡衣看到的那套。

眼前的内衣裤,证实了我刚才的猜测,我心中不安地想,妈妈,你还能反抗多久?

待续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