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拜金女豪门梦碎,醉推老父终成奸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王老汉是个孤儿,因为没读过书又没一技之长,只能以捡破烂为生。步入中年后靠着往日省吃检用存下来的积蓄,娶了个外籍新娘。

可是没想到结婚不到两年,老婆就跟人跑了,留下了未满周岁的女儿王晓茹。王老汉辛苦的将女儿拉拔长大,将最好的东西都留给女儿吃用。

只是王晓茹嫌弃王老汉只是个捡破烂的,不准王老汉在别人面前和她有任何来往。一心只想凭借自己美丽的外表、迷人的身材,嫁入豪门当个少奶奶。

「砰!」

门板用力撞击墙壁的声响,将睡梦中的王老汉惊醒过来。昏黄的灯光中,王老汉看见女儿王晓茹脚步蹒跚的朝他走来。

一个脚步没踩稳,王晓茹整个人趴倒在王老汉的身上,王老汉瞬间在女儿身上闻到了整身的酒气。

「怎么喝了那么多酒?」

王晓茹只是醉眼蒙眬的盯着王老汉看,一句话也不说。突然眼泪就流了下来,两只小手不停槌打着王老汉的胸膛。

「臭男人!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知道女儿大概是受了感情的创伤,王老汉也只是轻轻抱着怀里的女儿,默默的拍着她的背。女儿丰满的乳房挤压在王老汉的胸膛,但是王老汉此刻心中没有半点绮念,只是静静陪伴着女儿。

大概是哭累了,王晓茹不再槌打王老汉的胸膛。小手勾着王老汉的脖子,默默的注视着王老汉。彷佛找到情感宣泄的出口,王晓茹猛地吻住王老汉的嘴。粉舌也钻进王老汉的大嘴里,和他唇舌相缠。

相吻了一阵,王晓茹被酒精迷乱了心神,一般激情的欲望急欲宣泄。粉唇离开王老汉的嘴,从脖子、胸膛、肚脐一路往下吻去,然后拉下了王老汉的内裤,小嘴含住王老汉的肉棒,啧啧有声的吸吮起来。

「女儿,妳这是在做什么…」

王老汉被女儿突然的举动惊呆了,双手连忙推攘着女儿的头。只是肉棒被含住的快感,让王老汉的动作既像抗拒,又像是希望女儿含得更深些。

跪趴在地上的王晓茹一边吞吐着王老汉的肉棒,一边艰难着脱着底裤。好不容易抽出了一只脚,王晓茹再也忍耐不住。吐出了嘴里的肉棒,将上身一扬,手扶着王老汉的肉棒,挺翘的双臀抬起又坐下,将肉棒一点一点的吞入小穴之中。

小穴里充实的感觉让王晓茹不禁发出一声娇吟,两手抓住裙摆往上一拉,身上的短裙片刻间就离开了身体。然后两手往背后解开背扣,拉住肩带一甩,胸罩也跟着落到了一旁。此刻王晓茹全身赤裸的展现在王老汉眼前,身上唯一的衣物仅余那条还挂在大腿上的底裤。

拉着王老汉的双手放到自己坚挺丰满的酥胸上,王晓茹自顾自的快速起伏着自己的翘臀。王老汉一直到刚才都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任由自己的女儿摆布。直到现在才惊觉自己的手正摸着女儿的大奶子,自己的肉棒正插在女儿的小穴里。

「啊…老头…揉揉我的奶子…啊…没想到…老头的鸡巴…还不小…塞得小穴满满的…喔…女儿的骚屄怎么样…还不错吧…干过的男人…都说紧…」

听见女儿说的话,王老汉下意识的捏了捏,手掌满是细滑软嫩的触感。在手掌的抓握下,大量的乳肉从旁溢了出来。王老汉没有想到女儿还有对大奶子,竟让他的大手一把掌握不住。

肉棒上更是传来阵阵紧箍的快感,让王老汉都有些忍不住想叫出声来。女儿的小穴竟然如此紧致,夹得肉棒没有丝毫缝隙。舒爽的快感,让王老汉渐渐开始随着女儿的起落,配合着往上挺动肉棒。

「啊…老头动了…老头在干女儿…的骚屄了…喔…这是在乱伦啊…老头正在…捏他女儿的奶子…干他女儿的骚屄…啊…奶子被捏得好爽…骚穴也爽…老头你爽吗…女儿被你干得好爽…」

「爽…爸爸的鸡巴也被妳的骚屄夹得很爽…」

「啊…老头你的鸡巴…又粗又长…啊…都顶到…女儿的子宫了…顶得这么深…是不是想…插进女儿的子宫里面…啊…是不是想…射到里面…让女儿怀孕啊…」

「女儿妳的骚屄太厉害了…爸爸快射了」

「老头再忍忍…我也快了…啊…早知道老头的鸡巴…这么厉害…我就让你干了…女儿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啊…顶穿了…啊…鸡巴插进…子宫里面了…啊…骚屄好麻…我要丢了…啊…要丢了…啊啊…射进来…老头把你的精液…都射到…啊…女儿的子宫里去…啊…好烫…啊…丢了…啊啊啊…」

俩人同时达到高潮的顶点,父女俩第一次的乱伦交欢竟是如此的契合。高潮过后浑身无力的王晓茹从王老汉身上滚落一边,酒意再度上涌,片刻后就沈沈睡去。

王老汉一向早起,太阳才升上来没多久就醒了。刚醒来头脑迷迷糊糊还以为是做了场梦,转头看见睡在一旁的王晓茹,才知道昨天真的干了自己的女儿。

穿窗而过的阳光映在王晓茹的身上,让她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更加白皙。不知做了什么样的美梦,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一对乳房在手臂的挤压下,显得更加的丰满肥硕。

眼前的美景让王老汉看得都呆了,大手畏颤颤的从女儿合拢的双臂缝隙中,缓缓伸向女儿挤压着的美乳。一寸一寸的接近,直到乳房又一次被王老汉的大手包裹。

王老汉轻轻的揉捏了几下手中的乳房,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突然王晓茹手臂往外一拍,身体顺势换成了平躺。王老汉一惊连忙将手一收,还以为女儿醒了。观察了一阵子,才知道女儿不过是睡梦中换个睡姿罢了。

那对美乳少了手臂的遮掩,彻底曝露在王老汉的眼前。昨晚灯光不够明亮,又被女儿骑在身上一阵猛摇,哪有现在看得清楚。

王老汉就像是受到诱惑似的,双手齐齐罩住女儿的乳房就是一阵揉捏,感觉那对乳房在自己的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

赤裸的女人、裸露的肌肤、丰满的乳房、手中的触感,一个又一个的刺激让王老汉渐渐红了双眼,再也顾不得躺着的女人是自己的女儿,也不愿意再去多想。

王老汉低下头,大嘴瞬间就含住乳房正中早已挺立的乳头。舌头不停地拨弄着口中的樱挑,没两下就将乳头弄得湿淋淋的。含住一个舔弄一阵,接着再换吸住另外一个,两只手也没忘记抓捏手中的乳肉。

耳边传来女儿细碎的呻吟,王老汉也没心思去查看女儿醒了没。将盖在女儿腰际的被子一掀,一手往女儿胯下探去,手指顺势插进了女儿的小穴。

手指才刚插进去,就发现女儿的小穴早已泛滥成灾,让王老汉更加的兴奋。立刻用手指一阵快速的插抽后拔出,还带出了不少的淫水。王老汉扶着女儿的大腿弯,龟头对准女儿的小穴,将肉棒缓缓插进女儿的小穴里面。

女儿的小穴果然非常紧窄,夹得王老汉的肉棒十分舒爽,插进抽出的动作都隐隐有些滞碍。慢慢插抽了一阵,才感到进出比较顺畅,于是王老汉开始挺动着胯部,操弄起女儿的小穴。

「呜…头好晕…啊…是谁啊…啊啊啊!老头,怎么是你!」

王老汉逐渐的加快抽插的速度,终于将睡梦中的女儿给弄醒了。听见女儿的话,王老汉并没有停下动作,依旧操着女儿的小穴。反正都已经干了,还考虑那么多,一切等爽完了再说。

「啊…死老头…你竟然…啊…敢趁我睡觉时…强奸我…喔…我一定…会去告你的…」

「女儿,妳先看看妳现在在哪吧」

王晓茹忍着快感看起房间的布置,才发现自己竟然在王老汉的房间里面。

「那又怎么样…嗯…说不定…是你…趁我睡觉时…啊…抱我过来的…别以为…啊…你是我爸…我就不敢怎样…嗯…我不会放过你的…啊…」

「昨晚上妳喝醉跑到我房间来,主动和我做爱,难道妳都忘了?」

听到王老汉一说,王晓茹才隐约记起昨晚发生的事。

「好…就算我昨晚…主动和你做爱…嗯…那你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啊…我现在…可没有同意…和你做爱…啊…你不能先停停吗!」

「呵,咱们边做边说两不误。昨晚我也没同意和妳做爱,妳不也照做了。现在我也没征求妳的同意,咱们刚好扯平」

「好…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别的办法…啊…反正你都已经…插进去了…喔…你早点完事吧…嗯…我不想被你…一直插在里面…嗯…」

「女儿,妳太小看我了。看来妳昨晚的印象不够深刻啊,让妳知道我的厉害」

「喔…光吹…年纪一大把了…啊…还以为自己是…年青小伙子…啊…老头别硬撑了…我不会笑你的…嗯…早点结束…别死要面子…啊…别插得那么急…你也不怕…把腰闪了…嗯…」

「女儿,妳怎么不叫床了?昨晚妳真是有够淫荡,听得我都想把整只鸡巴插进妳骚屄里去」

王晓茹瞪了王老汉一眼,这才开口:

「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嗯…就喜欢听…女人叫床…喔…我要是不淫荡点…怎么能抓住…嗯…他们的心…」

「喔!那女儿妳现在也叫叫,我也爱听」

「做梦吧你…嗯…我又没想…抓住你的心…嗯…有本事的话…啊…老头你就…让我自己叫出来…」

「行,昨晚我能让妳叫床,今天一样能行」

「唉啊…老头慢点…啊…你想要…我的命啊…啊…别那么用力…我受不了…啊…我才不叫…死也不叫…啊…唉哟…麻了…骚屄麻了…老头你的鸡巴…真长…从没人…啊…顶得这么深过…喔…老头你怎么…这么会操屄…啊…不行了…让我歇歇…」

「嘿,这不是叫了吗。别叫我老头,听着不舒服」

「那要叫什么…你不就是…我老头吗…啊…再慢点…嗯…对…这样好…嗯…」

「叫老公吧,操着女儿这样的美女,还是叫老公听着舒服」

「你明明就是…我爸…嗯…还想要我…叫你老公…嗯…有爸爸…操自己女儿…骚屄的吗…」

「妳还知道我正在操妳的骚屄啊,妳如果叫我老公,老公操老婆的骚屄不是刚好」

「嗯…说不过你…懒得跟你争…嗯…看在你的鸡巴…干得我舒服的份上…就依你一次…嗯…老公~」

一句甜甜的老公,让王老汉魂都快飞了。浑然忘了王晓茹是自己的女儿,真以为正在干着自己的老婆。

「呵呵,那妳以后就是我的老婆了,老婆~」

王晓茹娇媚的白了王老汉一眼,懒得跟他争论。自己被王老汉的鸡巴操的正舒服,没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嗯…老公…你怎么还没射…嗯…我从来没遇过…像老公这么持久的…」

「老婆的骚屄太美了,奶子也美,全身都美。老公怕以后没得干了,不想那么早结束」

「就你嘴甜…嗯…我又没说…以后不让你干…老公的鸡巴…干得我很舒服…嗯…说不定以后…骚屄痒了…嗯…我会找老公…帮我止痒…老公说我的…奶子美…嗯…也没见你…宠爱它们…」

听到女儿说以后还有机会操她的屄,让王老汉兴奋的肉棒又粗了一圈。连忙按照女儿的指示,抓住一对乳房又揉又舔。

「啊…看来老公…真的很想…再干我呢…嗯…听到我说的话…鸡巴又变得…更粗了…喔…老公真会吸…奶头都涨起来了…啊…我的奶子好爽…揉我的奶子…喔…」

「我一定干到老婆的骚屄整天就只想着我的鸡巴」

「好…老公加油…只要把骚屄操爽了…啊…老公以后…想什么时候干…老婆就什么时候…啊…张开腿给老公干…喔…老公加油…用力干…骚穴快不行了…啊…再加把劲…把骚屄干爽了…以后它就是…你的了…啊…好爽…再快点…老公再快点…喔…要来了…啊…老公我要来了…」

「老婆我也快了,我们一起」

「好…喔…麻了…骚屄麻了…老公…我不行了…啊…老公射进来…通通射到老婆的骚屄里…喔…好爽…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

「老婆我也来了,通通射给妳!」

「啊…好烫…老公你射了好多…感觉骚屄里面…都装满了…老公的精液…被老公射在里面的感觉…真好…」

射精后疲软的肉棒滑出小穴,王老汉看着女儿小穴里面流出的精液大为兴奋。自己不但和女儿做爱了,而且还在她的小穴里面射精。

王老汉将女儿搂进怀里,轻抚着女儿的乳房。平息激情后的亢奋,享受这温情的时刻。

突然王晓茹挣开了王老汉的怀抱,转身背对着王老汉,整个身躯卷屈起来。

激情退去后,王晓茹的理智开始回笼。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竟然在自己的爸爸身下忘情呻吟,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竟然叫自己的爸爸「老公」,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竟然让自己的爸爸射在自己的小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王老汉不知女儿的心思,又揽臂将女儿紧紧抱住。王晓茹挣扎了半天,挣不开王老汉的拥抱,最后呜呜的哭了起来。

「女儿怎么啦?怎么突然哭了」

王晓茹也不回答,只是转身紧紧抱着王老汉痛哭。王老汉不知道女儿为了什么而哭,只好抱着女儿轻声的安慰着。

哭了好一阵子,哭声渐渐的平息。痛哭过后,王晓茹似乎放下了心中所有的包袱。抬起眼久久凝望着王老汉,然后猛抱住王老汉的脖子,对着王老汉的嘴吻了上去。

最初的惊愕过后,王老汉也开始回应女儿的吻。两人直吻到嘴唇微肿,才气喘嘘嘘的松开彼此的嘴。

「女儿妳刚刚怎么了?吓了我一跳」

王晓茹又轻吻了王老汉一下,埋首在王老汉的颈脖轻声回答:

「叫我老婆,以后我就只是你的老婆…」

p.s:写到此处想就这样温情的结束,只是故事没有整个交待清楚。但是再接下去,又会回到激情的循环,似乎没有比这样结束更佳,难以抉择。

在王老汉的询问之下,这才知道为什么女儿…喔,现在是老婆了,会喝醉酒后发生这一连串的事。

王晓茹年轻貌美,身材又是火辣迷人,自然是许多人追求的对象。只是王晓茹一心想嫁入豪门摆脱贫穷的生活,对于有钱的公子哥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也许是王晓茹动机不好,也许是遇人不淑。王晓茹前后交往了几个公子哥,却总是遭到玩弄。往往一被骗上了床,没多久就被甩了。

最后的这个公子哥,更是在上完了王晓茹后,人还没下床就提出了分手。还说王晓茹有个捡破烂的父亲,不管是哪个有钱的公子哥都不可能娶她。让王晓茹伤心欲绝,断了嫁入豪门的梦想。

想着自己只是想过有钱的生活,对交往的对象也是真心对待、极力讨好,为什么却总是一次次的伤心。浑浑噩噩的走进酒吧买醉,脚步蹒跚的离开…然后便是那一夜一早和自己的父亲所发生的事…

听完王晓茹的诉说,王老汉老泪纵横的紧抱自己的女儿,连声说自己对不起她,因为自己而让女儿遭遇这许多伤心事。

「没关系,我已经想开了…以后你没有一个女儿,我也没有一个爸爸」

王老汉以为女儿要离开自己,或是寻短见,紧紧的抓着女儿不放。

「以后在这里,就只有老公和老婆…」

王晓茹对着王老汉甜甜的笑了。

王老汉也笑了,抱着女儿猛亲。虽然失去了一个女儿,但是得到了一个老婆。不管是女儿或是老婆,王老汉都会好好的照顾她…

「老公…你想要一个端庄的老婆,还是想要一个淫荡的骚货?」

「都好,都好,不管哪个我都喜欢」

「少来…我还不明白你们男人,心里都在想越骚越好」

「真的,都喜欢,老婆表现哪种我就喜欢哪一种」

「呵,原来老公喜欢玩角色扮演。没问题,我会让老公得到很多不同的情趣」

「老婆真好,和妳在一起真是我的福气」

「贫嘴…我想先去洗澡了,身上都黏黏的,小穴里好像还有老公的精液呢…老公要一起来吗?」

这么香艳的邀请,王老汉自然是满口答应。两人走进浴室后,王晓茹一件件脱下身上的衣服。站在那也不动手,用眼神暗示让王老汉帮她洗身体。王老汉也不犹豫,双手抹上沐浴乳,直接用手就在王晓茹的身上游走。

「老公…专心点洗…嗯…别老是只停在我的胸前…嗯…别揉…老公揉了那么久…还没洗干净吗…嗯…看你都快流口水了…还好胸部上都是泡沫…嗯…不然老公嘴吧…一定凑上来了…别地方也要洗…想摸等洗完…再让老公摸个够…」

王老汉自然从善如流,开始擦洗其他的部位。只是每到重点部位,胸、臀、小穴,王老汉的手总会停留很久。每逢这个时候,王晓茹也只是娇媚的瞪王老汉几眼,然后任由王老汉的手在那些部位逗留。摸到真受不了了,王晓茹才会开口让王老汉洗别的地方。

冲去了身上的泡沫,王晓茹也学着王老汉的样子,手沾沐浴乳直接帮王老汉的身体细心却不停留的擦洗了一遍。王老汉冲洗完身体正准备走出浴室,却被王晓茹一把拉住。

「老公怎么啦?瞧你一副失望的表情,觉得我刚刚的服务你不满意?」

说完跪到地板上,握着王老汉的肉棒,小手缓缓的撸动,接着还伸出粉舌在马眼上舔弄了几下。

「老公昨天来了两次,肉棒上都是那些味道,总要洗干净了,老婆才可以帮老公服务嘛…」

然后张嘴将王老汉的肉棒含入口中,头也慢慢的前后摆动,粉舌更是在龟头不停的打转,弄得王老汉直喘气。

「喔…老婆,妳真会舔,让我差点就射了。老婆这功夫,舔了不少鸡巴练出来的吧?」

吐出口中的肉棒,王晓茹伸指弹了一下王老汉的龟头。

「吃醋了?我交过多少个男人,就舔了多少根肉棒。你们男人就爱这套,每个都叫我舔鸡巴」

「老婆别停,继续…喔…舒服…吃什么醋呢,我能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就很满足了。妳以前那些事,我不会介意」

彷佛回应着王老汉的表白,王晓茹吞吐的更加卖力。没多久就让王老汉缴械,王老汉哆嗦着将精液全喷发进女儿的小嘴里。

王晓茹像吃着美味似的,慢慢将口中的精液吞咽进肚子里,因为她知道男人喜欢看着女人吃精液的样子。最后还像是只贪吃的小猫,一脸妩媚的伸出粉舌,将嘴边的精液全卷进小嘴。

王老汉哪曾看过女人如此狐媚的样子,受到视觉、心灵上极大的刺激,才刚喷发过的肉棒竟又立刻勃起。猴急的把女儿转过身子,让她扶着墙壁,肉棒瞄了几下就插进女儿的小穴。

「啊…老公…你怎么…又硬了…喔…慢点…别那么用力…啊…轻点…奶子要被你…抓爆了…太深了…啊…老婆的骚屄…要被你捅穿了…喔…老公慢点…插这么快…我会受不了了…啊…腿软了…我站不住…」

王老汉不理会女儿的软声细语,急于发泄心中的欲火。两手抓着女儿的臀肉,将肉棒插得又快又急,啪滋啪滋的撞击声在小小的浴室内不断的响起。

「老公我不行了…你快射吧…喔~老婆的骚屄…又酸又麻…都没力气了…啊…好爽…我从来没有…被干到这么爽过…啊…老公怎么还不射…啊…好爽…喔…好爽…」

刚刚才在女儿的嘴里发射过一次,王老汉哪有这么快又再次投降。王晓茹看王老汉还没有要射的迹象,只好鼓起剩余的力气,不断的使劲收缩着穴肉,紧夹小穴里的肉棒。嘴里更是淫声浪语尽出,不停的给予王老汉更多的刺激。

「啊…老公的大鸡巴…插得老婆淫水直流…喔~用力插吧…把老婆的骚屄插烂…啊…爸爸…你的大鸡巴…插进女儿的…子宫了…啊…爸爸是不是想…在女儿的…子宫里射精…啊…老公…我要死了…我不行了…喔~我和爸爸在乱伦…爸爸在操…女儿的骚屄…啊…爸爸射进来…射进来…女儿帮爸爸生个女儿…让爸爸以后…啊…有小骚屄可以操…啊…」

王晓茹被王老汉干得胡言乱语,叫着爸爸又叫着老公。王老汉也是被女儿又夹又叫的刺激不小,终于在女儿的小穴里射出了第二泡的精液。

「啊…老公射了好多…好烫…女儿一定被射到怀孕了…爸爸以后有小骚屄操了…」

一拔出肉棒,王晓茹腿软的几乎站不住。王老汉连忙抱住女儿,把女儿的身体又冲洗了一次,才将女儿横抱回房间。将女儿放到平常睡的地板上,王老汉毛手毛脚的帮女儿擦着身体。王晓茹被干得浑身发软,根本无力反抗,任由王老汉在她身上揩油。

接着王老汉到厨房弄了两碗简便的汤面后,端回房间和女儿一起填饱肚子。饭后草草收拾了一下,王老汉抱着同样赤裸着身体的女儿,两人交颈相拥一起美美的睡去。

刚睡醒的王老汉还闭着眼躺在床上,手往旁边一伸摸了个空,睁开眼才发现女儿已经不在房里。迷蒙着双眼走出房间,听到厨房传出的声响。走近一看,就看到了女儿正在忙碌的背影。

披肩的秀发在脑后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上身穿着一件宽大的衬衫,两条修长匀称的美腿曝露在空气之中。一个无意中的背影,竟让王老汉觉得充满了美感。

缓缓的走上前去,轻轻抱住女儿的细腰,王老汉埋首在女儿的颈脖细细舔吻。

「啊!老公是你啊,吓了我一跳。别亲…我在做早餐呢…嗯…想做坏事…也要先填饱肚子…嗯…听话…」

王老汉嘴上吻着,双手也在女儿的身体上下游移。听到女儿的话正想停下,却发现女儿全身上下竟然只套着件衬衫。偷眼望了一下,丰挺的乳房和紧闭的小穴全都没有遮掩、若隐若现。王老汉花了极大的意志力才松开了双手,回到餐桌旁坐着。

等了一会儿,才见王晓茹手里端着两份早餐走了过来。这时从正面望去更是一览无遗,一对大奶子没有了胸罩的束缚,随着王晓茹的脚步一颤一颤。小穴没有了底裤的屏蔽,也随着脚步一开一合。

放下手里的早餐,王晓茹正准备坐下,却看见王老汉拍了拍大腿对着她招手。走到王老汉的面前,伸出纤指在王老汉额头上轻点一下,王晓茹这才转过身子坐进王老汉的怀里。

而王老汉也是早已准备委当,随着女儿的动作,将手中的肉棒一寸寸的插进了女儿的小穴里头。

「嗯…臭老公…一大早就一堆坏主意…吃个早餐也要折腾我…」

「谁叫老婆一大早就穿成这样诱惑我」

「哪里诱惑你了…我只是贪图方便…想趁老公起床前…弄好早餐罢了…别揉…嗯…昨天睡觉摸了整晚…还没摸够吗…嗯…老公你把手都放我胸上…你怎么吃早餐…」

「让老婆喂我,老公的手正忙着」

「讨厌…嗯…摸胸部可以…老公底下别乱动…不然…嗯…老婆可没办法喂你…啊…坏耶你…才刚说就顶人家小穴…老公乖…嗯…先让老婆喂你吃完早餐…吃完了早餐…老婆再喂你下面…」

「老婆妳真好」王老汉高兴的在女儿脸上吻了一记。

在王老汉坏手的作弄之下,王晓茹娇喘嘘嘘的喂完王老汉这顿香艳的早餐。等吃完了最后一口,王老汉就开始边揉奶子边操女儿的小穴。

「啊…老公好色…才刚吃完…马上就急着操屄…喔…以前都不知道…老公的鸡巴这么大…要不然…嗯…老婆的处女…就留给老公的鸡巴…啊…让老公可以干到…老婆的处女屄…」

「老婆的骚屄真紧,被这么多男人干过,还是跟处女一样」

「他们的鸡巴…都没老公的大…也没老公久…嗯…插进去没两下…就爽到射了…直到被老公的大鸡巴干过…啊…老婆才知道…什么是高潮…啊…以后老婆的骚屄…只给老公干…喔…让大鸡巴…给骚屄止痒…啊…」

「只要老婆喜欢,老公天天帮妳止痒」

「喜欢…啊…老公每次都干得…老婆很爽…啊…骚屄喜欢…给老公的大鸡巴干…用力…骚屄痒…大鸡巴快点…帮骚屄止痒…啊…好爽…老公真棒…都顶到子宫了…」

「老婆妳这样穿得真迷人,刚刚一看到,只想把老婆直接压在地上干」

「啊…老公喜欢的话…老婆就…穿给你看…嗯…想看哪种…老婆就穿哪种…想怎么干…就让老公怎样干…」

「好!好!好!女儿,现在先叫我爸爸,咱们再玩回乱伦游戏,叫得再骚点」

「啊~爸爸你好坏…啊…竟然把大鸡巴…插进了女儿的骚屄里…啊…插得…骚屄直流水…还揉女儿淫荡的…大奶子…啊…女儿穿这样…就是故意…引诱爸爸…来强奸我…啊…女儿的骚屄…终于尝到了…爸爸的大鸡巴…又粗又长…干得女儿骚屄好爽…」

「妳这个贱货,竟然引诱我强奸妳」

「啊…是…女儿是贱货…欠人干的贱货…是我引诱爸爸…强奸我…故意露奶子…露骚屄…给爸爸看…女儿的骚屄好痒…只好让爸爸…的大鸡巴…啊…帮骚屄止痒…爸爸用力干我…用你的大鸡巴…插烂淫荡的骚屄…让女儿的骚屄…不能去勾引男人…啊…真爽…爸爸的大鸡巴…插在女儿的骚屄里…好爽…乱伦好爽…」

「让爸爸搞大妳的肚子,看妳还怎么勾引男人」

「好…好…爸爸射进来…搞大女儿的肚子…让大家知道…女儿的肚子…是被爸爸搞大的…啊…爸爸射进来…女儿准备好了…准备好…迎接爸爸的精液了…啊…射进来…爸爸用你的精液…射死女儿吧…啊…啊…」

再次在女儿的子宫里射出满满的精液,拔出了肉棒后,却看到王晓茹抬高了双腿,不让小穴里的精液流出。王老汉笑了笑,不知道女儿是演戏演全套,还是真的想怀孕。

睡梦中的王晓茹,突然被人蒙住了双眼,紧接着一根肉棒就插进小穴开始抽动。王晓茹被一阵肉棒撞击的力道晃醒,才发现眼睛被蒙住看不见东西。

「是谁?」

「这是强奸,让我爽完了就没事」

「老公你在干嘛…」

「听到没有,这是强奸!」

如果眼睛没被蒙住,一定能看见王晓茹此刻上翻的白眼。听到王老汉这样说,哪还不知道王老汉想玩什么玩样。真笨哪…好歹也装一下假音,想归想,王晓茹还是配合的演起戏来。

「求求你…不要强奸我…我老公知道了…会不要我的…」

「来不及了,大鸡巴已经都插进去了」

「呜…不要…我老公会不要我的…不要强奸我…放过我吧…」

「妳的骚屄真紧,是不是妳老公鸡巴不够大」

「不是…是你的肉棒…太大了…」

「妳个骚货,被人强奸插个几下,骚屄就全湿了」

「呜…没有…我没有湿…那不是真的…呜…求求你…放过我吧…」

「还说没湿,舔舔看这是什么」

说完伸出手指在王晓茹的小穴外抹了两下,接着插进王晓茹的嘴里。

「不知道…呜…我不知道…」

「是不是刚的淫水不够多,尝不出味道?试试看这个」

然后拔出了小穴里沾满淫水的肉棒,塞进王晓茹嘴里开始抽插。

「呜…呜…呜…」

「唉哟,口技还不错吗,舔得鸡巴真舒服」

接着又将被口水清洁过的肉棒,再次插回小穴里头。

「不要…呜…不要…不要再干了…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

「还嘴硬,看我怎么对付妳」

「啊…啊…不行…不行插得…那么快…我会…受不了…啊…不要…不要干了…小穴湿了…啊…小穴被人…强奸到湿了…啊…老公…快救我…我受不了…他的大肉棒…好厉害…啊…」

「叫得还挺骚的,看不出来大奶子的骚货」

「不是…我不是骚货…啊…不要磨…不能磨…啊…老公救命啊…他在用龟头…磨老婆的花心…老婆快疯了…啊…好爽…花心被磨得好麻…」

「自己把腿夹上来,我用大鸡巴让妳更爽」

「不要…我才不会…那么做…啊…好麻…别磨了…啊…」

「嘿,嘴里说不要,结果还不是自己夹上来。哟,还摇屁股呢」

「啊…没有…我没有摇屁股…啊…动一动…你动一动…啊…」

「想要大鸡巴干了吧,看我怎么干妳」

「喔~好爽…干得我好爽…大咪咪跟着肉棒…在跳舞…再快点…啊…摸我的咪咪…对…就是那样…啊…好爽…大肉棒真会干…」

「妳老公回来啦,他正在旁边看着妳的骚样」

「啊…老公…快来…快来看…啊…看小穴被大肉棒…干到狂流淫水…他的大肉棒好厉害…啊…老婆的小穴…被他干到都麻了…他一开始…强奸我…啊…后来…他不动了…啊…我就求他…继续用…大肉棒强奸我…啊…老公…快叫他…用力…老婆被他…干得好爽…」

「妳老公看到妳这样,不要妳了怎么办」

「没关系…我可以…给大肉棒干…啊…天天让…大肉棒强奸…小穴…啊…好爽…用力干我…干我的小穴…给我的老公看…让我老公…知道…啊…大肉棒的厉害…只有大肉棒…才可以…啊…把小穴干得…这么爽…啊…干我…啊…用力干我…把大肉棒…都塞进…我的小穴里面…啊…不行了…好爽…我要丢了…啊…」

「喔~我也要射了,要射哪里好」

「啊…里面…射在…小穴里面…小穴要尝尝…啊…大肉棒的精液…让大肉棒的精液…装满小穴…啊…我不行了…啊…要丢了…射进来…快射进来…小穴要让…大肉棒的精液…通通射到里面…啊…插到子宫了…好麻…啊…射到子宫里面吧…通通射进来…啊…好爽……」

摘下蒙住眼睛的东西,王晓茹果然看到王老汉正压在自己身上喘气。对着王老汉笑了笑:

「满意了吧?」

「喂…晓茹吗?我是芸臻啊!好久没见面了,明天一起喝个茶怎么样?」

「好啊!那明天下午老地方见」

黄芸臻是王晓茹的好朋友,也是同样做着嫁入豪门梦的一个美女。只是和王晓茹不同的是,王晓茹交往时总是任由对方予取予求,全身心付出;而黄芸臻却是紧守最后一道防线,认为得不到才是最好的。

可惜那些年轻的公子哥只想嬉戏花丛,哪肯这么早就定下来。于是王晓茹被占足了便宜后就被甩了;黄芸臻则是让对方失去耐心早早放弃。

黄芸臻认为只是没遇到真命天子,依然孜孜不倦的做着豪门梦。而王晓茹则是在一次伤心醉酒后,改变了她的人生…

头上顶着付墨镜,身穿艳红色低胸洋装的黄芸臻,在坐在露天咖啡座的椅子上看着杂志,等待王晓茹的到来。

「嗨!芸臻」

听见身后传来好友的声音,黄芸臻欣喜的回过头。但是脸上刚浮现的笑容却立即僵硬,诱人的小嘴此刻张得大大的。

只见王晓茹身穿鹅黄色的宽大洋装,腹部竟然已经微微隆起。站定在黄芸臻的身后,一脸笑意看着好友吃惊发愣的样子。

王晓茹在黄芸臻对面坐下后,黄芸臻依然保持那副吃惊的神情往后看着,没有回过神来。

「我在这呢,妳在看哪边?嘴吧该闭起来了,妳的美女形象全没了」

「晓茹,妳竟然怀孕了!怎么没告诉我,是不是要嫁入豪门当少奶奶了?」

「没呢,我已经放弃嫁入豪门的梦了,现在跟我老公一起生活」

「妳结婚了?」

「没结,只是打算以后就只跟着我老公,不换人了」

黄芸臻对好友的转变好奇万分,从认识的经过、老公的外貌、相处情形、日常生活,问了一大堆的问题,让王晓茹疲于回复。

「要不妳现在到我家去坐坐吧?我老公现在应该在家」

「好啊,走走走,去看看妳老公长什么样子」

两人走下计程车,王晓茹从皮包里掏出了钥匙打开大门。

「老婆妳回来啦」

听见开门走出来迎接的王老汉愣在当场,他没想到女儿会带朋友回来家里。虽然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们是父女关系,但是年龄差距总是在那里摆着。

黄芸臻看到王老汉也傻了,原本以为好友的老公最少也是个英俊的帅哥,没想到竟然是个老头子。

不理好友的惊讶,王晓茹走上前给王老汉一个拥抱,然后拉着好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王老汉不知道女儿怎么突然会带朋友回来,不好意思和女儿表现的太过亲密,只好坐在两人对面。待了一阵实在觉得尴尬,说了一声就回房间里去了。

见过王老汉后,黄芸臻原本的好奇心没得到解答,反而疑问更多了。看王老汉一离开,连忙拉着好友问东问西的。

「等等再跟妳说,我先拿个喝的」

王晓茹走到厨房,先为自己倒了杯牛奶,又接着倒了一杯水果酒,但是却又在水果酒里偷偷加了点东西…接着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回客厅。

「晓茹,他真的是妳老公?」

「是啊,而且还是我孩子的父亲」

「可是妳不是也想着嫁入豪门吗?怎么会…」

「唉…我看开了,那些公子哥不过都只是想玩玩而已,玩过后就把妳甩了。还不如回到现实,我觉得现在日子这样就很好了」

「早告诉过妳了,别让那些男人轻易得手,妳偏不听」

「妳没让他们得手不也一样?算了,不讲那些…」

「好吧,不讲那个。那妳是怎么会跟一个…」

「一个什么?老头子?呵呵,别看他老,他可是很厉害的」

「哪里厉害?」

「还用说吗,看我的肚子就知道哪里厉害了」

「妳这个小色女,妳不会是因为这个才决定跟他的吧?」

「也有一部位原因,不过主要是他对我很好」

「嗯,奇怪…晓茹妳家怎么这么热…?」

看到黄芸臻脸色变得有些发红,王晓茹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

「有吗?我不觉得热啊,该不会是妳发春了吧?让我摸摸看」

说完就将手从上面伸进黄芸臻低胸的洋装,直接插进无肩的胸罩内揉捏黄芸臻的乳房。两人都是那种大奶美女,从以前就经常互相袭胸玩闹。

黄芸臻被王晓茹摸得浑身发热,嘴里吐出细碎的呻吟。但是因为王晓茹怀孕的关系,让她不敢过份挣扎,只能任由好友玩弄,嘴上不停的求饶。

「晓茹放过我吧…别摸了…嗯…我会受不了…」

「哪受不了啊?」

「别摸了…嗯…妳害我…内裤都湿了…嗯…晚点怎么回去…」

「是不是真的湿啦,我摸摸看」

「别摸…啊…晓茹…别摸我的小穴…啊…妳今天怎么…那么色啊…别摸了…啊…晓茹妳要是敢…把手指伸进去…弄破了我的处女膜…啊…我就和妳绝交…」

「放心,我不会弄破妳处女膜,那是要留给我老公的」

「啊…?为什么…是留给妳老公的…?啊…晓茹…停一停…这样我没办法…思考…啊…别抠…妳想弄死我啊…啊…」

王晓茹这时已经拉下了黄芸臻的洋装,边揉边舔,还边挖着她的小穴。

「啊…死晓茹…妳害我…内裤都湿了…等下我要怎么回去啊…芸臻别玩了…再摸我会…受不了…」

「内裤湿了就脱掉,不要穿就好了」

「别脱…别脱我的…内裤啊…啊…我又不是妳…这个小骚货…不敢内裤…就敢出门…」

「芸臻这样摸妳舒服吗?」

「啊…舒服…奶头也被妳…舔得好痒…小穴也痒…被妳弄得一直流水…啊…感觉好奇怪…」

「那芸臻要不要尝尝我老公的大鸡巴?比我用手还要舒服一百倍喔」

「啊?不行…不行…啊…我又不认识妳老公…啊…更不想被一个…老头子开苞…啊…晓茹快停下来…再摸…啊…我就生气了…」

「嘿嘿,让我老公来侍候妳吧。老公!来一下」

听说王晓茹叫他,王老汉打开房门走到客厅,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只见黄芸臻赤裸着上身,低胸洋装挂在腰际。两颗大奶子微微颤动,粉红色的乳头早已立起。两条美腿大张,粉红色的肉缝正滴着湿亮的淫水,王晓茹的手指正在那里抚弄。

「啊!晓茹快停下来,我真的生气了」

黄芸臻尖叫一声,双手连忙摀住胸部,张开的双腿也紧紧并拢。

「老公过来」

王晓茹却不理会黄芸臻,收回手指在黄芸臻面前晃一晃,接着将沾满淫水的手指放进小嘴里吸吮,还对黄芸臻笑了笑。

然后拉起已经走近的王老汉的大手,放到黄芸臻双臂遮挡不尽的乳肉上。被下了药的黄芸臻此刻身体格外敏感,比起王晓茹的抚摸,王老汉粗糙的大手磨擦着她细腻的乳肉,让黄芸臻感受到更多的快感,嘴里不禁溢出细细的呻吟。

王老汉起初还有些犹豫,听见黄芸臻的呻吟像是受到了鼓励。一时欲念大发,拨开了黄芸臻护在胸前的手,开始尽情抚弄眼前的这对美乳。

自从王晓茹发现自己怀孕后,两人就停止了房事。让被女儿的骚媚勾起无穷欲望的王老汉,憋得十分辛苦。这时被黄芸臻半裸的胴体一刺激,顿时就将理智抛出了脑外。

虽然王老汉没说过,但是王晓茹也知道王老汉憋得难受。恰巧接到黄芸臻的电话,一个计划浮现脑中,这才有了下药的经过。

不过王晓茹下的只是轻微的药剂,只会诱发人的情欲,并不会让人丧失理智。王晓茹只是想找个女人帮王老汉排解欲望,可不想最后变成强奸害王老汉被告…

王晓茹的心里也没有觉得对不起黄芸臻,本来王晓茹对待性事的观念就比较开放,本着「好东西」与好朋友分享的想法,说不定黄芸臻尝过王老汉的大肉棒,就爱上了舍不得放手呢。

感受着覆在乳房上的大手,随着大手不停的揉捏,黄芸臻的嘴里也不断的吐出娇吟。原本合拢的双腿也无力的开始往两边滑落,将未开苞的美穴又展露在王老汉的眼前。

久未发泄的王老汉,看到眼前微微张合的小穴,就像是在对他招手似的,便想提枪上马。扶着龟头在穴口来回润湿几下,就想将肉棒插进小穴里。

王晓茹看到了,连忙喊住王老汉。

「老公你慢点,芸臻还是处女呢」

王老汉只好慢慢的龟头塞进黄芸臻的小穴里,浅浅的抽插润滑着肉棒,顺便让黄芸臻适应肉棒的插入。

「芸臻啊,我老公把肉棒插进妳的小穴里了,感觉怎么样?」

「痒…啊…可是里面更痒…有点大…啊…小穴都被撑开了…」

「里面痒啊?我老公的大肉棒全插进去,就能帮妳止痒。可是这样妳的处女膜就破了,怎么办?」

「我不知道…啊…越来越痒了…外面麻麻的…里面好痒…啊…插进来吧…里面痒死了…我受不了了…啊…把肉棒…整只都插进来…啊…快插进来…帮我止痒…」

得到命令的王老汉,一个挺腰就刺破了处女膜,将肉棒整根塞进了黄芸臻的小穴里。黄芸臻一声痛叫,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好痛哦…虽然不痒了…可是好痛…」

王老汉将肉棒深深埋在黄芸臻的小穴里不动,等待黄芸臻破处的痛楚过去。俯首吻去黄芸臻的泪水,又吻上了黄芸臻的小嘴和她深吻。双手再次覆上黄芸臻的美乳揉捏,手指也拨弄着乳头,给予黄芸臻更多的快感,帮助她转移痛苦。

「嗯…小穴又痒了…动一动试试…别太快喔…啊…晓茹…妳老公的肉棒…真粗…小穴好涨…啊…又长…都顶到底了…好舒服…啊…可以再快点…小穴不痛了…啊…」

「怎么样,我老公的大鸡巴干得妳爽不爽」

「爽…插得我小穴…好麻…好舒服…啊…晓茹…妳讲话…啊…别那么粗俗…」

「妳不懂啦,男人就爱听这些。我老公更爱听,每次我一讲,他的大鸡巴就会变得更粗更厉害,每次都干得我腿软。不信的话,妳也说两句给他听就知道了」

「真的吗…啊…大…鸡…大鸡巴…快干我…啊…快干我的淫穴…我的淫穴…好痒…啊…好想给大鸡巴干…啊…啊…好爽…啊…晓茹…妳老公的肉棒…真的…变粗了…」

「我没说错吧,便宜妳了,第一次就遇到我老公的大鸡巴。」

「啊…晓茹…我还不知道…妳老公叫什么呢…」

「我老公叫王老汉,随便妳要叫他什么,叫他老头子、老公、亲爱的、大鸡巴都可以。」

黄芸臻有些为难,老汉叫着似乎不太尊敬;他是好友的老公,又不是自己的;两人第一次见面,叫亲爱的好像太过亲密;大鸡巴更是叫不出口。

「干脆叫爸爸吧」王老汉开口了

自己又不是王老汉的女儿或儿媳,怎么会叫爸爸?大概是想收自己当干女儿吧,黄芸臻暗自在心里猜想。

却不知道王老汉只是因为女儿后来都叫他老公,现在让黄芸臻叫他爸爸,只是想回味一下乱伦的滋味罢了。

「啊…干爹真讨厌…嗯…收人家当干女儿…还干人家的淫穴…啊…干爹用力…女儿被你的…大鸡巴…干得好爽…啊…」

「干女儿的骚屄真紧,夹得干爹真爽」

听到黄芸臻叫干爹,王老汉也就跟着改口。

「女儿才不是…骚屄呢…啊…女儿以前又没…被人干过…啊…刚刚还是…被干爹…破处的…哪里骚了…」

「都流这么多水了,还不骚」

「干爹说是…啊…女儿…就是个骚屄吧…啊…干爹用力…骚屄好痒…用你的大鸡巴…用力的干骚屄…把女儿的骚屄…干爽了…啊…女儿就骚给你看…」

「好,让我看看女儿有多骚」

「啊…干爹好棒…干爹的大鸡巴…啊…干得女儿…发骚啦…要干爸的大鸡巴…帮女儿止痒…干爹不要停…啊…用力…干爹怎么那么厉害…大鸡巴又粗又长…啊…干爹再加把劲…如果能插进…女儿的子宫里…女儿就让干爹…在女儿的骚屄里…射精…啊…插进去了…大鸡巴好长…插进女儿的子宫里了…啊…干爹快射…射到女儿的子宫里…把女儿干到…大肚子吧…啊啊啊啊…好烫…干爹射了…干爹射进来了…」

自从被王老汉破处后,黄芸臻就没再和王老汉做过爱。虽然那次王老汉给了她无比的快感,但是黄芸臻并没打算从此跟着王老汉,还是一心做着豪门梦。

偶而打电话给王晓茹时,会顺便和王老汉简单聊两句。逢年过节也会到王老汉家拜访祝贺,然后让干爹抱着吃吃小豆腐,不过没有更进一步。王老汉也没有强求,亲亲抱抱过过手瘾就好,他还是真心喜欢看到这个干女儿的。

期间黄芸臻还是陆陆续续交往了几个有钱的公子哥,但是既然已经没有了那层膜,她也就不再紧守最后一道防线。稍稍表现一下矜持,吊吊他们的胃口后就让他们得手了。

只是黄芸臻的结局却和王晓茹一样,被哄上床后,过没多久就被甩了。几次下来,黄芸臻终于认清了现实,不再做着豪门少奶奶的梦。

「谁啊?疑,芸臻妳怎么来了」

王晓茹有些意外,以前只有逢年过节时黄芸臻才会到她家来,平常都只有电话连络或约在外面见面,今天怎么跑来了?

「不想看到我啊?我想干爹了,过来看看他。妳肚子越来越大了呢,快生了吧?」

「嗯,预产期下个月。妳干爹在看电视,妳自个去找他吧,我拿个喝的」

「干爹~」

黄芸臻走到客厅,扑进王老汉的怀里,甜甜的叫了一声。王老汉看到黄芸臻也是十分高兴,抱着干女儿,亲了亲她的脸。

「干爹真讨厌,一看到干女儿就吃人家的豆腐」

王老汉哈哈大笑两声,不理干女儿的娇嗔,又亲了她的小嘴两下。

「怎么想到来看妳干爹了」

「人家想干爹了嘛」

说着偎进王老汉的怀里,还拉起王老汉搂着自己细腰的手放到胸脯上。王老汉也就顺着干女儿的动作,隔着衣服轻轻揉捏黄芸臻的乳房。

这时王晓茹拿着托盘,上面放着三杯饮料走了过来。

「妳也不害臊,一来就在那边卿卿我我」

「妳都让妳爸干妳的小穴了,我让干爹摸摸有什么关系。干爹来,亲一个,嗯啊~」

那次黄芸臻和王老汉做完爱后,王晓茹就将下了药的事告诉了黄芸臻,顺便也将两人的父女关系也一起说了。黄芸臻听完狠狠打了王晓茹几下,不过知道当时自己的神智是清醒的,也是自己开口让王老汉干她,所以只是打了几下发泄,没有太去计较。对于两人是父女也只是惊讶,他们父女都不在意了,自己一个外人何必关那么多。

而黄芸臻之后每次过节来拜访王老汉时,也会将和别人交往的经过,甚至是上床的细节告诉王老汉。王老汉听了也只是笑笑,照样吃着干女儿的小豆腐,没有介意。

「干女儿发生什么好事啦,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人家想干爹的…大鸡巴了咩,干爹想不想和女儿做爱…」

王老汉听了喜上心头,用力的点了点头。这么久没再干过干女儿的小穴,时常回味着干女儿娇嫩的身体。每次听到干女儿提起和别人做爱,听到性起时就在干女儿身上狠狠的摸几把。

黄芸臻离开王老汉的怀抱,站起来走远几步后转身面对王老汉。然后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解着上衣的钮扣。随着身体的摆动,身上的衣服慢慢的敞开,黑色的胸罩在摆动间若隐若现。还伸出小粉舌舔着自己的嘴唇,脸上的表情极尽的挑逗。

看到这么搧情的表演,王老汉的肉棒一下就蹦直了,眼睛一下不眨的看着黄芸臻的艳舞。

一件件衣服慢慢离开黄芸臻的身体,最后浑身赤裸的站在王老汉面前舞动。一手揉着自己的奶子,一手摸着自己的小穴,嘴里也发出诱惑的呻吟。

慢慢舞动至王老汉的身前,黄芸臻双腿分开跪坐到王老汉的腿上。用自己的奶子去磨蹭王老汉的脸,用自己的小穴去磨擦王老汉的肉棒。

王老汉撅着嘴想去吸在眼前晃动的奶头,却被晃花了眼总是吸不到,让王老汉急得额头都冒出了汗。

「好女儿,别扭了,干爹快被妳弄得受不了了」

「嘻嘻,女儿先让干爹饱饱眼福嘛,等等干爹才会更卖力」

这才伸手扶着王老汉的肉棒缓缓坐落,让肉棒渐渐插进小穴里面。

「啊~干女儿尝了那么多鸡巴,骚屄还是一样那么的紧」

「干爹笑人家呢…他们的鸡巴…都没干爹的大…哪能撑开女儿的小穴…当然还是像…干爹第一次干我的时候…一样的紧了…到最后…还是觉得…干爹的大鸡巴…最好…干爹~以后女儿就跟你了…骚屄只让…干爹干…好不好…」

「好!当然好!干女儿不当少奶奶了?」

「不当了…都是群骗子…都只想着骗妳上床而已…他们的鸡巴…没干爹的大…就算嫁了…也不幸福…还是让干爹…操屄好…干爹…女儿搬来跟你住…好不好…这样女儿骚屄痒了…就能让干爹的…大鸡巴止痒…」

「喔!好啊,干爹也想再多操操干女儿的骚屄」

「嗯…干爹先帮女儿…止止痒…然后女儿再回家…收拾东西…干爹要多出点力…如果没把女儿…干爽了…那女儿就…不搬了…」

「哈哈,干女儿小看干爹了,让干女儿尝尝干爹的厉害」

接着就翻身将黄芸臻压在身上,肉棒一下又一下的抽插着黄芸臻的小穴。

「啊…干爹好棒…还是干爹的…大鸡巴最好…啊…其他的男人…都比不上…啊…他们都顶不到…女儿的花心…只有干爹的大鸡巴…插得到…啊…干爹大力点…你干得女儿…好爽啊…」

「芸臻发浪了呢,老公干死她」

挺着大肚子的晓茹没办法做爱,只能坐在一旁为王老汉加油打气。

「老婆看我操烂她的骚屄」

「啊…太快了…慢点…啊…别把女儿干死了…以后干爹就没…骚屄可以操了…」

「老公用力干,操死了还有我的骚屄可以干呢」

「死晓茹…等妳生完孩子…啊…看我叫干爹…也干死妳…啊…」

「好,等晓茹生完孩子,干爹帮妳报仇」

「啊…干爹你可不能偏心…到时候也要像这样…啊…狠狠的干她骚屄…啊…干爹再深点…骚屄痒…啊…好爽…等女儿搬过来后…天天让干爹操屄…女儿也帮干爹…生个孩子…啊…」

「想得美妳,老公的大鸡巴是我的。老公别理她,等我生完孩子,你可要多操操我,我可是你的老婆,而且还是你的亲生女儿呢~」

「死晓茹…跟我争…啊…我也是…干爹的女儿啊…等干爹把我的肚子…搞大了…我也一样是…干爹的老婆…」

「呵,妳们两个都是我的女儿和亲爱的老婆」

「啊…干爹的大鸡巴…干得骚屄好爽…啊…骚屄被大鸡巴…干得一直流水…干爹用力干我…啊…插进子宫里了…好麻…干爹的大鸡巴…啊…一直在顶…女儿的子宫…把女儿干得…快升天了…啊…」

「看干爹再加把劲,把干女儿干到升天。在干女儿的骚屄里射精,搞大干女儿的肚子」

「好…女儿的骚屄…就是要给干爹干的…女儿的肚子…就是要让干爹搞大的…啊…干爹再快点…女儿快来了…啊…用力操女儿的骚屄…把女儿干到高潮…啊…好爽…在女儿的子宫里…射满精液…啊…一定可以让…女儿怀孕的…」

「干女儿准备怀孕吧,干爹要射了」

「啊…干爹射吧…啊…射死女儿…把精液通通射到…女儿的子宫里…啊…女儿不行了…好爽…骚屄都被干到麻了…啊…干爹射吧…射进来…啊…女儿高潮了…啊啊啊啊…干爹射了…干爹射进来了…女儿被干爹…干到怀孕了…啊啊啊…」

黄芸臻和王老汉喘着气,休息了一阵才起身收拾。王老汉抱着浑身无力的黄芸臻到浴室冲洗,上下其手弄得黄芸臻娇喘不已,差点又要了她一次。还是黄芸臻跟王老汉求饶,这才放过了她。

冲洗完又抱着黄芸臻回房,让王晓茹也脱了衣服,三个人赤裸着身体,让王老汉左搂右抱的美美睡了一觉。

早上起床,王老汉又让两女坐在他的身上。大肉棒干着黄芸臻,嘴吧还舔着王晓茹的小穴。又一次在黄芸臻的子宫里射满了精液,才让她回家收拾东西准备搬家的事情。

十月怀胎,虽然是和自己爸爸的结晶,但王晓茹还是幸运的生下了一个健康白胖的儿子,让王老汉笑得合不拢嘴。王老汉想着自己叫做老汉,那儿子干脆就叫小汉吧,两女自然不肯依他。

最后还是黄芸臻说那叫「王鹏飞」吧,王芸臻问说为什么。黄芸臻指着比起其他婴儿还大一些的小鸡鸡,说:老公的儿子也有只大鸡巴(鹏)呢,以后一定能把女人干到都飞上了天。于是在一阵嘻笑中,王老汉儿子的名字就这么决定了下来。

坐完了月子,忍耐了许久的王晓茹,自然是拉着王老汉来了一场大战。黄芸臻也在一旁加油打气,要王老汉狠狠的干她。

等到王鹏飞学会了走爬,王老汉便经常抱着儿子,用他的小鸡鸡在王晓茹和黄芸臻的小穴外拨弄,说以后他的儿子也要干她们的小穴。两女自然对王老汉一阵捶打,说他满脑子的坏主意。

转眼间王鹏飞已经上了小学,大概真的遗传到了王老汉,年纪不大,小鸡鸡就已经开始会勃起了。王老汉竟然还教唆儿子把小鸡鸡插进两女的小穴里,只是尺寸还没办法和王老汉相比,虽然整根插进去了,却也只是在小穴口一小段。于是每当王老汉和两女做爱时,便经常有以下的情况发生:

「唉喔,老公,你儿子在干我了」

「啊,晓茹,妳儿子在操我的小穴」

王老汉干着一个时,王鹏飞就跑到另一个那里,用小鸡鸡插进去捅几下。当然这只能给她们一点轻微的刺激罢了,心里期待的还是王老汉的那根大肉棒。

「啊…老公…你把儿子…都教坏了…啊…总是插我和芸臻的小穴…偏偏越插…又越痒…」

「这不是为妳们着想吗,老公就只有一根大鸡巴,干妳的时候芸臻就没得享受。现在先教儿子怎么操屄,以后儿子长大了,妳和芸臻就都有大鸡巴操了」

「啊…老婆先和爸爸乱伦…以后又要和…儿子乱伦…啊…想到骚屄…都流水了…老公干我…骚屄痒了…啊…用力点干…老婆好兴奋喔…啊…好爽…乱伦好爽…」

「干爹…你快点…快点把那个…骚货干爽了…鹏飞弄得我…不上不下的…女儿也想要…干爹的大鸡巴啊…」

「老公…别理她…啊…每次都和我抢…大鸡巴…啊…给她尝我儿子的…小鸡鸡…就很好了…啊…老公好棒…干得我好爽…老公用力干我…让她知道…大鸡巴的厉害…馋死她…啊…好爽…老公再快点…我快来了…用力…用力…啊啊啊啊…我高潮了…」

「干爹…快快快…快来女儿…这边…女儿…快痒死了…啊…快涨…还是干爹的…大鸡巴好…塞得骚屄满满的…干爹慢慢插…女儿要好好享受一下…干爹的大鸡巴…喔…真舒服…干爹干得女儿…真快活…嗯…真想就这样…一直让干爹插着…」

「那干爹今天就都插在妳的骚屄里,睡觉也插着」

「好…干爹说的…可不能赖皮…嗯…干爹这样慢慢插…也很舒服…全身暖洋洋的…嗯…干爹可不能射…你答应要插在小穴里…一整天的…」

「就怕妳骚屄又痒了,要干爹快点」

「嗯…真的有点…痒了…嗯…干爹你插快点吧…等等射了…女儿再帮你舔硬…让干爹插在…女儿的骚屄里…嗯…一整天…」

「干女儿可别爽到没力气,等等没办法帮干爹舔鸡巴」

「嗯…就算女儿没力气了…不是还有晓茹吗…嗯…干爹快点吧…骚屄真的…痒了…啊…就是这样…干爹再快点…用力干…把女儿的骚屄干穿吧…啊…好爽…干爹真棒…干得女儿好舒服…用力…女儿的骚屄欠干…干爹快用…大鸡巴…狠狠的干…啊…好爽…骚屄好爽…啊…干爹干死我…用力干我…啊…好爽…好爽…干爹我快来了…骚屄好麻…干爹射进来吧…射到女儿的骚屄里面…快用精液射女儿…啊…啊…射死我了…干爹射了好多…好爽…啊啊啊…」

夜里王老汉真的就将肉棒插在黄芸臻的小穴里睡觉,而王晓茹则是抱着儿子睡在旁边,小穴里还塞着儿子的小肉棒。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随着王鹏飞渐渐的长大,王晓茹和黄芸臻看着王鹏飞那逐渐变大的肉棒,眼里都闪现着兴奋的光芒…(完)

-------------------

第一次写h文,觉得有些失败,故事进展和对白都不够流畅。看了可能让人有一点点的冲动,不够纯情。但是想拿来打枪却又不够刺激,失败,0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