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最毒后母心—佳仪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阿强55岁我老公

阿娟55岁

佳仪17岁

==========================================

[真的受够了!]回想上一分钟的电话内容,我再也忍不住抓狂了。

三十年的婚姻当中,我努力做一个顾家顾孩子的贤妻良母,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我那么努力的付出,老公竟背着我在外头养女人,而且一养就是十七、八年!为什么今天我会知道呢?因为他外头的女人前阵子发生意外身亡,留下了一个和我老公生下的小杂种—佳仪。

刚刚那通电话就是老公再度打回来说服我,他想让那小杂种住进我们家,整件事才曝了光。

已经吵了两个多礼拜,而今晚老公执意要将她带回和我们同住,我知道自己的体内躲着一只相当可怕的小恶魔,它一直被我压抑着,温婉跟沈静从来就不是我真正的性格,由其是女人打翻醋坛子后,我相信小恶魔即将开始捣蛋。

和老公通完电话后,我的内心十分不悦,千百个纷乱的思绪在我脑中堆叠,[我绝不能就这样放过你们,我要你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我阴沉的笑了。

此刻我的脑海中浮现着各式各样羞辱、打骂继女的戏码,是的,我绝对不是一个好后母,而且我绝对要让你们生不如死!老公:[现在起,爸爸和阿姨会代替妳妈妈好好照顾妳,妳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了。]

当佳仪住进我们家时,老公用热情的语气欢迎着她,而我总是用敌意的眼神看她,对我来说,她只是个破坏别人婚姻的野女人所留下的产物,每次看见佳仪,我就会想到老公背叛我的事实,有所谓的「父债子还」,所以「母债女还」也是天经地义,因此虐待仇人的女儿,让我产生了一种心灵的安慰。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让佳仪过得很苦,让她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灰姑娘」,忍受后母摆出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命令她做任何家中的大小事。

[佳仪,早上六点妳必须起床做早餐给大家吃!][佳仪,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倒垃圾,倒完垃圾要准备晚饭!][佳仪,饭后洗碗盘是基本的,等到大家洗完澡,妳还要把衣服全拿去洗干净!][佳仪,假日不许外出,一定要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看着那小杂种把我平常做的家事都一一处理好,我相当地满意,可是又有些不悦,我不悦的原因是:「她相当刻苦耐劳!让我有种整不到她的感觉!」是的,佳仪这孩子,除了刻苦耐劳外,她的外型漂亮,拥有饱满白皙的前额,细长而黑的眉毛、浓鬈而翘的睫毛、清灵有神的眼眸、小巧嫩红的唇瓣,全身散发出来的气质灵净纯真。

不过,可惜就可惜在:「她对我来说是仇人的女儿,老公和外人生的杂种」,尽管她再怎么勤奋工作,都难以消除我对她、对她母亲的恨。

我常对她大小声,而她总是默默承受,有时老公看不下去会替她讲几句话,可是,每当老公替她讲话时,往往都会和我起相当大的争执,终于有一天,我对他们父女俩做出了最严厉的惩罚。

这个计画我策划了好几个星期,还记得那天,我得知老公要应酬到深夜,我明白他的习性,他一定会喝到烂醉才肯回家,这样正好有机会让他掉入我的陷阱中。

那晚,我将安眠药放在家仪常用的水瓶中,让佳仪晚上睡得更沉、更香,我的可怕计画正一步一步迈向实现,我绝对要让他们父女俩后悔一辈子。

约莫晚上十一点钟,我坐在客厅等着老公回家,终于沉重的铁门打开,他脱下皮鞋,扭扭酸痛的脖子,而我以好妻子的身分替他端上一杯水,一杯参有春药、催情剂的恶魔药水,[老公辛苦了,这杯水替你醒醒酒!]见我如此贴心,老公相当愉快,不疑有他地咕噜咕噜喝下那杯水。

当我看见老公喝完以后,我开始和他打情骂俏,我的目的是要勾起老公的性欲,[老公,,,我们好久没有了,,,,,]我将他搀扶到客厅,靠在沙发上,解开他的领带,脱下他的衬衫,我抚摸着老公的生殖器,亲吻着他颈部,[阿娟,,,嗯,,,今天很不一样噢,,,]老公眯着眼,醉言醉语地微笑看着我,眼里透出了一丝丝的欲望,我那只揉捏着他阳具的手还在继续,在那粗糙的草丛中,我感觉到里头的蟒蛇吐出丝丝黏稠的水迹,[老婆,,,妳真是,,,,,]老公想不出用什么词语赞叹,他的身上也开始浮现了汗液。

我清楚地明白,老公体内的春药开始发做了,[老公,,,舒服吗?]老公已经完全被我的挑逗夺去了心神,他也开始对我展开攻势,他将手指深入我的两腿间,刺激得我的全身一抖,花茎处一个紧缩,我知道时机成熟了,我连忙告诉他:[别,,,别在客厅,,,我们回房!]

老公相当配合,但他并不知道,我一步一步搂着他进入的是—「他女儿佳仪的房间!」早在老公进家门前的半小时,我就确认过佳仪被安眠药迷得昏死,我为了让计画更容易成功,索性替老公提早脱光了佳仪的衣物,现在只要引导着老公进房就可以欣赏一出刺激的乱伦大戏,进入房中,我故意不开灯,室内唯一的光线来自于窗外微弱的月光,我将老公推上了床,对他说:[老公,,,嗯,,,我想要,,,]

我抓起他的手放在佳宜的胸口,让他误以为是我要他挑逗我,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摸上了佳仪的乳房就开始大肆吸允,[嗯,,,,噢,,,,嗯,,,,,老公,,,,,好痒啊,,,嗯,,,]我将头靠在佳仪的旁边,对我老公这么喊,让他以为是身下的女人所发出的呻吟。

[呃嗯。]佳仪皱眉,微微弓起了腰。

老公一手把玩着她的胸部,一手将他的中食指勾过佳仪的花间,带起了一条透明的丝线。

[看,已经湿成这样了。]老公继续将沾有爱液的手指放到佳仪的腿间,按压着她的花径,感觉着那里细小的抽慉,我在一旁看着,老公将他手指一寸一寸地深入,直到整根都消失在佳仪的阴户中,佳仪的手也不自觉地抓着床单,力气大到指节都白了。

看着自己的邪恶计画一一进行,我的心止不住地狂跳,无法想像当老公真正进入自己女儿体内时,那欢愉会是怎样的。

老公的手指开始在佳仪阴道内抽送,每一次抽离都带出里面更多的爱液,[老婆,,,这样弄舒服吗?][嗯,,,啊啊,,,嗯,,,]

我代替着佳仪呻吟,满足老公的欲望,看到老公在挑逗身下扭动的佳仪,我的内心充斥着巨大的满足,[要来了吗?]我窃笑,看着老公更换姿势,身下高昂的坚挺充满着侵略性,上面的青筋纹路清楚可见,老公抱起了佳仪的两条腿,多么美丽的两条雪白嫩柱啊!连我这女人都羡慕起她的好身材,可惜了!可惜了!熟睡的她并不知道自己父亲正将硕大龟头对准她那鲜嫩的花蕾。

我心想,老公那高昂的阳具,似乎远远超过一个十七岁女孩可以接受的程度,那样的东西佳仪能承受得了?管他的,看戏就好!在我眼前的父女乱伦大戏正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老公继续他手上的动作,[老婆,妳今天很不一样,,,]老公低哑的轻语,将自己硕大的顶部顶在了佳仪的窄穴入口,我为这异样的画面,倒吸口气,只见老公的腰使了点力,跨下的巨物就挤进了佳仪窄小的蜜径中,[啊,,,]佳仪睡梦中叫了一声,老公也是一声低叹,[真紧!老婆,,,今天夹得真紧!][哇呜!太精彩了!]此刻我看得目瞪口呆,成功了!成功了!我成功了!老公奸了那个小杂种!他抓乱佳仪的头发,高高弓起的身体满是汗液,佳仪的双腿已经开始止不住地颤抖。

[噢,,,老婆,,,噢,,,我的好老婆,,,噢,,,今天怎么那么紧?]老公爽快地呻吟,由着佳仪的双腿环在自己腰间,空出手去揉捏她的双乳。

老公摆动着自己的下体,一下一下地抽动。

[嗯,,,嗯,,,啊,,,啊,,,][噢,,,噢,,,噢,,,噢,,,,,]室内的喘息声越来越加重,佳仪的双腿又把他的腰夹得紧紧的,就像她的下身一样。

[怎么样,老公,,,感觉还不错吗?]我故意在一旁询问老公,老公试着加重挺进的深度,[嗯啊,,,今天特别爽快,,,,,][噢,,,]他一个深深地挺进,几乎要戳到佳仪的子宫。

[嗯,,,啊!]佳仪双眼眯成了一条缝,昏睡的她,并不知道体内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很爽吗?老婆]老公开始有节奏地抽送,将那硕大的巨物整个没入他女儿的身体,每一次的抽送都引得佳仪更剧烈地颤抖,看着老公操着佳仪,我心想:[可悲的野女人,妳在天之灵看见自己的男人操着妳的女儿,不知做和感想?]他们大口大口地呼着气,眼前的活春宫看上去是那么地耀眼,随着老公的臀部在眼前摆动,那上面也同样沾满了他们乱伦欢愉的汗水,老公疯狂地挺着腰,像要把自己整个淹没在佳仪身体里一样。

佳仪像个断了线的木偶,只能在他身下,任随他摆布,她柔美的身子随着他的挺进在床里上下移动着,她的阴道壁紧紧包裹着自己父亲的巨物,好像那已经成了她的全部。

老公压在佳仪身上,自己的舌与她的舌缠绕在一起,品尝着他女儿口中每一寸芳香,他贪婪地摄取着佳仪的一切,下身也在猛烈地进攻,他们的胸前彼此摩擦着。

老公一连气操了百下,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在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佳仪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操死你和贱人的女儿吧!]我老公放纵地在佳仪身上驰骋,他抚摸着自己女儿的长发,享受着她的双峰在自己胸前揉搓的柔软。

[嗯啊,,,啊,,,嗯啊,,,]老公每一声淫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佳仪一头披散的秀发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见雪白的胸脯前两缕秀发披散在两个丰乳前,随着我老公、她父亲的挺动,身体不停地晃动着,秀发在跳跃的丰乳边抛来抛去,黑白相间,别有情趣,直看得我眼冒金火,佳仪痛苦地承受着她父亲的抽插,我心里有说不出地快活,越插越猛!越插越猛!也许是动作太激烈了,老公紧紧压住佳仪,开始最后的冲刺,他的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我明白老公的高潮快到了,忽然,他重重压在佳仪身上,我见他下体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阿强把精液射进了佳仪的体内。

[继续啊,继续啊!做得很好!真棒!真棒啊!]我开怀地笑了,我在心中对死去的野女人说:[这就是妳抢我老公的报应,让妳女儿承受极大的悲哀!]在那之后我老公并没有放过佳仪,就像尝不够她似的,整整两个小时没有让她休息,而我也乐见他们父女相奸的全部过程,并且相当期待明天,大家清醒后会如何呢?隔天一早,女孩一阵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宁静的早晨,[啊!!!!!]随之而来的是男性粗旷的声音大喊着:[怎!怎么会这样!]我缓缓地走到声音的来源处,那是昨晚父女大战的战场,我站在门口神色凄厉地瞪着佳仪和我老公,看着她和我老公惊慌失措的模样,可想而知我的计画相当具有震撼力。

我说冷冷地说:[让你们享受对方的身体,让你们父女陷入痛苦的深渊,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方式来打击你们。

]我露出浅笑,看着老公:[现在你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种事来,那野女人泉下有知,该会有多么痛心?][我似乎已经听到她的哭声了。

]说着说着,我忍不住纵声大笑,扭曲的面容竟有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怎么样,和自己父亲上床的滋味如何?]我的目光转向一旁瑟瑟发抖的佳仪,[别怪阿姨狠心,要怪就怪妳是我老公和野女人生下的女儿。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佳仪思绪杂乱,不知所措。

我缓缓地走到佳仪身边,好心地对她说:[先别哭了,妳爸爸昨晚没戴套呢!先去清理身子吧!待会怀了孕就不好了!]我温婉的语气有说不出的柔和,如同传道的牧师在劝服他的信徒必须遵行上帝的旨意。

佳仪心痛恐惧地凝望着一切,她的害怕茫然也影响着一旁我的老公,她的父亲—阿强。

阿强痛心怜惜,却充斥着无力的悲哀,突然间爆发这样的悲剧,他也心乱如麻、方寸大乱。

看着佳仪迷蒙凄苦的眼神,我火上浇油地刺激她:[小杂种!活该睡了自己的父亲!][不是的、不是的!]佳仪倒在床上哀哀缀泣,她完全无法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

阿强心疼地看着伤心欲绝的佳仪,一会儿便将愤怒的目光转向眼前罪魁祸首的我。

[疯子!疯子!妳这疯婆子!][贱男人!烂男人!活该操了自己的女儿!怎么!爽吧!爽吧!操自己女儿爽吧!]我毫不留情地,继续怒骂着他们,[昨晚,我亲眼看见你们父女俩交合,多么刺激啊!怎么,佳仪有没有遗传到她妈妈的妖娇美丽啊?]我扬起一个得意的微笑,告诉他们:[为了看这出戏,我可是大费周章,买了安眠药、买了春药,还要抓准你喝醉的时间点!]老公气得咬牙切齿,却忧心地望向佳仪,担心她心爱的女儿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

[佳仪,,,佳仪,,,别哭了,,,别哭了,,,]面对这么大的变故,阿强不停地安慰她,我接着向阿强讽刺道:[她被自己的父亲沾污了,还不该哭吗?她如果还有一点羞耻心就该去死!]老公对着我大吼:[妳住口!]我冷笑了一声:[想想看,她最敬爱的父亲不但压在她身上又亲、又摸、又舔,最后还,,,][闭上妳的鸟嘴。]

老公再也忍不住了,他跳起来一拳击中我的面颊,将我打倒在地。

这辈子他从未如此气过,这也是我生平头一遭被他动手殴打。

我跌坐在地,却还是疯狂地大笑着,我心中的痛快实非言语所能形容。

[别、别碰我!]当阿强试图扶起瑟缩的佳仪,却遭到她的抗拒。

佳仪双手紧紧抱住自己,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忍不住喃喃地道:[我好脏、好脏。]

叹了口气,为了打击这对可怜的父女,我仍然不住口的吼着:[告诉我,妳老子床上行不行啊?爽不爽快啊?]佳仪尖叫一声,猛然朝窗口冲去,过度的刺激已逼使她的心智达到崩溃边缘。

没想到,她竟一跃而下,结束自己可悲的生命。

[佳仪!]阿强惊声尖叫,两眼空洞、一脸茫惑,突然间力气彷佛在瞬间全被抽干,他摇晃着不稳定的身体,踉跄地走到窗口,躺在血泊中的少女是我复仇成功的证明。

几个月后,阿强被以强奸和乱伦的罪名起诉判刑,他曾试图向警方解释,可惜佳仪体内的精液,以及死无对证,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