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表姐母女,孽缘与我难叙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今天是假期前最后一个班课,下午放学时间一到,我只用十五分钟就走完半小时的路程。虽然走得这么快,但丝毫不觉得疲累,因为裤子里硬挺的宝贝冲动着我前进。

我在一座双层洋房前,按下电铃没多久,一位漂亮清秀的少妇便来开门。她带着甜美的笑容,身上穿着淡黄色细肩带连身裙,白晢的双臂和双腿,腹部隆成一个圆球,显示已经怀孕。看着她笑盈盈的眼神,我完全被溶化。从有记忆以来,她就是这么动人,可爱。

「姿翎表姐!」我打招呼道。

「阿航,你今天可真早到啊!」表姊回道。

「因为我心急嘛!」我低声笑道。

姿翎表姐带着笑意,抿着嘴,在我手臂上捏了一下。

我叫石冠航,今年二十四岁,是医学院的学生。姿翎表姐比我大了九岁,小时候表姐常带我一起玩,爱顾我这个小表弟。更重要的,她当了我几年的家教。

姿翎表姐是我小时偶像,不只课业成绩一级棒,还多才多艺。等到长大,发觉她如此秀气,身材高挑,声音甜美,正是心目中的白雪公主。我喜欢坐在她身边,听她不厌其烦地指导解说,偶尔给轻轻拍肩膀以示鼓励。当她和我坐在一起指点学习时,我可以嗅到她的体香,感受她的温暖。这是和母亲完全不同的感觉。

那时,我立志长大后一定要跟她结婚,别人一概不要。而姿翎表姐来帮我补习时,穿得格外随便,夏天尤其如此。虽说胸罩是少不了的,但透过轻薄背心的衣领或肩部看到胸罩,对我这个小学生来说,已是非常刺激了。

偶尔偷看会被表姐发现,但她只是稍微轻推我的头,然后整理一下衣服,便若无其事继续指导下我学习。

而最让我血脉沸腾的,是她的玉腿在桌下轻擦过我大腿的那一刹。娇嫩的肌肤滑过,我的下身就会开始昂扬。虽然强自故作镇定,却仍不免脸红耳赤。姿翎表姐往往拍拍肩头,问道:「阿航,累了吗?休息一下吧?」我往往不知该怎么回答,究竟她是以为我精神不继,还是知道我青春性萌动呢?

时值九月初,天气照样闷热,我和姿翎表姐都穿着短裤,坐在书桌前。说笑闲聊间,发现表姐胸罩肩带已然露出,我顾不得下身肿起如帐篷一般,只顾寻找最佳角度看清楚领口下风光,突然,表姐举起手来,说道:「阿航…干啥那?…哈哈」然后向我一拍,不偏不倚打在昂首的下身!

「噢!」的一声,我忍不住叫了起来,蜷曲身体,双手放在硬挺的鸡巴上。

姿翎表姐一开始还不知道正中要害,又笑了一阵才发觉不对劲,连忙问道:

「阿航,怎么啦?肚子痛吗?」我不好意思明说那话儿遭殃,只是摇摇头,一声不吭。但表姐是聪明人,看着我的动作,马上找到问题所在。「你撞着那…这儿吗?」她问道,然后坐直身子,伸手隔着裤子按住我的鸡巴。

我浑身一震,只觉下身更加坚硬,忘了痛楚,回头看着表姐,她绯红的脸蛋更显娇美。

「嗯…」我也害羞地随便回答。

表姐轻抚我的下身,鸡巴愈发硬挺,甚至开始抖动起来。而且她微微弯腰,胸罩又在眼前若隐若现,罩杯和乳房之间的隙缝时开时闭。我眼睛张得老大,我彷佛嗅到她的体香,那儿早就不痛了,反而…「天啊!我要射了吗?如果在表姐跟前射,这……这可真糟糕!」那时已有几次打手枪经的验,而现在在摸我鸡巴的人,正是我打手枪时所想的那个人啊!我紧紧抓着椅子,以免身体因为兴奋难禁而抖动,整个人变得更尴尬和难受。

「不会受伤流血了吧?」姿翎表姐抬头望我一眼,我当时那副德性够她笑上半天了。她嘴角略为牵动,再度低下头,居然一把将我的裤子拉下,鸡巴便硬挺挺地在她面前直楞着。

表姐伸出手指在尖端按了一下,「唔!」我重重地吸了口气,腰腹一紧,把表姐给吓到了。她手一松,我又浑身一震,精液便喷射而出。那时场面让我尴尬不已,直想挖个地洞钻。幸亏没射到她的身上,否则就不知如何收拾了。我满脸通红,忙直冲到浴室去清洁一番。

从哪之后,姿翎表姐和我的肢体接触愈来愈多,有时会把手放到腿上轻拍,有时将腿紧紧贴着我的腿,甚至搭住我的肩膀,让长发垂到我的脖颈。我当时不敢看她,身体不敢乱动,只觉她在盯着我的裤裆,等着我的宝贝再硬撑起。

我暗想:「表姐是在诱惑我吗?会想要我摸她吗?…」几星期后的某天,表姐穿了短裙来我家。我迎接她时立刻呆住了:阳光从她背后射来,一双修长美腿和下半身的轮廓直透薄薄的布料浮现,白色衬衫下也是一样…那个下午我压根没学到任何东西,因为目光完全被表姐雪白的大腿吸引,她短裙下的双腿正一点点往上抬,我再也忍不住,直接往大腿上摸去。姿翎表姐身子一震,却没有反抗。我们红着脸望向对方,耳中传来强烈的心跳声,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然后我着魔似地抱住表姐的纤腰。

她只缓缓地闭上眼睛,彷佛鼓励我继续下去……「表姐…」我轻轻的叫他,她没有回答,静静把双手放在大腿上,生硬地坐着。我在她的脸庞上亲吻一下,阵阵发香直刺进脑门。同时左手在大腿上来回抚摸,右手从上衣下摆钻入,轻柔又紧张地抚摸她的肌肤,往上找到胸罩背扣所在。虽然自小看过母亲挂晾洗过的胸罩,但今天却是特别滑,特别紧,半天解不开来。姿翎表姐红着脸,手伸到背后一拨,胸罩便滑落腰间,我这才注意到是无肩带式的粉红色胸罩。看着坚挺白皙的双乳,两颗粉嫩蓓蕾,我兴奋地用发抖的双手握住双乳,触感是如此光滑柔软。表姐发出「呜……」的低吟声,表情既羞怯又甜蜜,陶醉在我的抚摸中。

我陶醉地揉捻着表姐鲜嫩的乳房,然后将嘴凑近,轻声道:「表姐……我……」表姐双颊泛红,暧昧羞赧地点了点头。得到首肯,我二话不说张开嘴,如同吃奶的婴儿一样含住乳尖,用双唇吸吮,用舌头挑弄,用牙齿轻咬。表姐呼吸逐渐急促,双手亦越抱越紧,将我紧贴在胸前,口中呢喃道:「嗯……阿航……你轻点……慢慢来……」受到鼓舞的我放大胆子,双唇慢慢下移,在平坦的肚脐周围亲吻、舔噬,右手在表姐侧腹来回游走,左手则悄悄探入短裙之内。

「唔……哈……啊……阿航……」表姐呻吟声渐趋明显,原先夹紧的双腿略为分开。我抓住这个机会隔着薄薄的内裤抚摸双腿间的禁地。未久,表姐温暖的蜜屄已微微濡湿。我撩起表姐的粉红色花边内裤,映入眼帘的是表姐底下蜜比口依稀可见。

我伸出手指,调皮地在潮湿处挑弄、按压,表姐被挑逗得坐立难安,脸涨得更红,呻吟声更为销魂:「啊哈嗯……不……啊……阿航……呀啊……」嘴巴上虽在拒绝,肢体反应却是完全相反,双腿越张越开,蜜屄越来越湿,身体摆动越来越剧烈。

看到这一幕,我知道表姐已欲乱迷魂,迅速褪下她的内裤,见到她完美的密屄:柔软的黑森林、粉嫩的阴唇、红润的阴核、还有微张、潮湿的蜜屄口。接着,我就将头埋入表姐双腿间,用舌舔着表姐的爱液,发现滋味如此美妙、甘甜。

「呜……嗯……啊……阿航……好……好舒服……啊……哈……」表姐呻吟着,双手抱住我的后脑,不让离开半寸,享受着这份快感。我不清楚表姐是为何引诱我,但我知道表姐是真真的喜欢我的,否则不会和我做这些事的。

「表姐……还可以吗?」我在双腿间站起身问道。就看表姐眼睛微张,脸上带着欣喜与羞涩的表情,「嗯……阿航……你很棒唷……」表姐双手放在我肩头,缓缓说道。说完,她双手滑到我腰间,笑道:「现在让表姐让你舒服了。」我还没完全意识过来,裤子早被脱至膝盖,硬挺的鸡巴已在她掌握之中。

「阿航你好硬啰!」表姐笑言道,纤细的手指在鸡巴上来回抚摩。温柔的触感让我浑身发颤,觉得血液直涌向下身,不禁发出低哼:「表姐……喔……」「阿航,别害羞。」表姐说着,她捧起鸡巴就亲吻,然后张口含了进去,用唇舌轻揉地抚慰。

我硬硬肿胀的鸡巴被表姐这样一弄,刺激的难以忍受,「阿航,想射就射出来,没关系。」语音刚落,我一股精液大力的喷射出来,弄得表姐满嘴、满脸都是。

她倒不生气,将口中黏液吐到卫生纸中,微笑道:「阿航长大了喔!没想到你年纪小小,居然这么猛!」两人相视而笑。那种幸福的感觉,虽然无法证明,但绝对不假。

我和姿翎表姐的亲密关系持续了几年。只要父母不在家,两人总会脱光衣服,躺到床上互相抚摸、亲吻。只是我们没有真正作爱过,毕竟那时我年纪还小,能看到表姐的裸体,已使我感到满足,即使作梦也会笑。

后来,姿翎表姐以优异的成绩自大学毕业后,她却陷入爱河,闪电和大四届的表姐夫结婚,隔年便生下孩子,过起相夫教子的主妇生活。

我扶着表姐走到屋里,就听到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传来。不多时,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孩出现在客厅。她一脸灿烂的笑容,长相与表姐神似,活脱就是她母亲的缩小版。她一把拉住我的手,叫道:「冠航表舅,快来,快来!」说着便把我拉往她房间。

「怎么啦,金莎?什么事那么急?」我边走边说道。

「人家等你好久了!快点!」她不给我喘息的机会,硬拖着我向前走。

  她是我的表甥女,今年12岁。金莎是表姐和表姐夫的心肝宝贝,从小备受关爱。表姐夫是个成功的生意人,一年总有四分之三的时间在国外跑。不过他对表姐母女相当好,为这个家全心奉献,也从不拈花惹草,十分难得。当然,今天他并不在家。

我今天之所以来表姐家,是要担当金莎的家教。一年前表姐便提出当家教这件事,想起当年情谊,我欣然接下这份工作。

一切就向当初在我家一样,但是两人距离更近,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虽然她已嫁为人妇,但只要我有勇气,还是能和她亲昵一番。

那天,我跟表姐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当然,每次都看得心不在焉。因为所闻到的尽是她身上散发的淡香,所看到的是她白皙的大腿。这是我曾经仔细摸过、吻遍每一寸的美腿。望着水蓝色连身裙下的双腿,手又开始不规矩:先是放在小腿上,然后一点一点往上移动,没多久已贴着大腿。

作贼心虚的我,呼吸变得沉重、急促,忍不住偷看表姐的神情。

她看电视看得入神,似乎浑然不知我在吃豆腐。然而没多久,她发觉我在看她,急忙移开视线,两颊泛起绯红。我鼓起勇气,深呼吸,在大腿摸了一把,就像第一次一样。姿翎表姐身子一震,不发一语望着我,却没有半点抵抗。

下身的鸡巴早已硬挺,我猛然搂住表姐浑圆的腰身,她双眼紧闭,我凑上她的朱唇亲吻……「志航表舅,我做完了!」金莎从房里喊道,我和表姐登时弹开到沙发两端,掩饰刚才偷情的痕迹。金莎直奔出来,要我去看她的功课。我和表姐默然对望,尴尬之余,更觉意犹未尽。

隔天,我又来帮忙补习。门一开,表姐身上穿着的另一件轻薄的淡橙色连身裙。趁着金莎写作业的空档,我拉着表姐直冲她的闺房,才刚关上门,便忘怀地拥吻着彼此,除去身上所有衣物,倒在床上温存一阵。

推估金莎作业写得差不多了,才穿衣赶回。

从那时起,只要表姐夫不在家,我都会和表姐尽情欢爱,即使她后来怀孕也不例外(各位放心,孩子确实是表姐夫的)。今天,我照例来到表姐房间,听到浴室内水声潺潺,床上整齐放着她褪下的衣物:裙子、内裤、胸罩等等。为了把握有限的时间,表姐会事先洗好澡,全身充满香味地等我。今天不知是我来得早,还是她动作慢了,当下还在沐浴。我才不管这么多,迅速脱下衣服,冲进浴室。

「是阿航吗?稍等一下……」「姿翎表姐,你还没洗完呀?我来帮忙吧!」我说道,霍地动手拉开浴帘,表姐赤裸的孕体一览无疑。她「啊!」地惊叫一声,手下意识挡在胸前和下身,转向墙壁娇嗔道:「不要啦!你等我。」我不答话,踏进浴缸,用硬挺的鸡巴抵在表姐臀部,双手由后环抱住她说:

「你说,我还要等多久啊?」说着还吻着她的粉颈。我对表姐的身体已是了如指掌,只消在背部和粉颈吻上一会,她就十分兴奋了。

我边吻边抱着腰间,让臀部紧贴鸡巴,另一手温柔地搓捏姿翎表姐的丰乳,轻轻拨弄硬挺的蓓蕾。「呜……嗯……」她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呻吟声,仰着头,秀发在我脖子上乱擦。

我舌头在肩膀上亲吻,沿着颈部蜿蜒而上,最后在耳际徘徊。「唔…啊…嗯…」表姐发出醉人的轻哼,头左右摇晃想躲开我的舌头。我索性含住耳尖,让她无处可避,她也叫得更狂浪,身体不断扭动,臀部把鸡巴摩蹭得更硬。我关上水龙头,把她抱上床。她当下娇羞不已,宛若少女。

我轻吻表姐的双唇,手则在乳房搓弄。我一把扳开她的双腿,看到表姐的娇嫩的屄口微张,红润的阴核夹在两块肥美的阴唇间,没有半分嶙峋,就娇羞地在偷偷探头张望。

于是调整好姿势,便将鸡巴用力挺入,直插到底。

「呀啊轻……轻点……别……别伤到……孩子……」原就兴奋的表姐被狠狠一插,自然更加放浪,身体吃力拱起。我扶住她的腰以分担重量,同时猛力抽送。但这个体位不易持久,于是我把她放到床上,将双腿放在肩上,再展开攻击。我喜欢这个姿势,既能紧贴表姐下身,亲吻她的美腿,更可以看到她销魂的表情和疯狂晃荡的双乳及腹部。

事实上,我们两人作爱一向激烈,也许因为偷偷摸摸,或者太渴望得到对方,所以极之尽情。虽然如今表姐有孕在身,不能像往常不顾一切向前冲,但我仍可在不伤到胎儿的前提下,给表姐最大的满足。表姐似乎十分喜欢我的欢爱模式,通常没多久便会到达高潮。

「阿航……啊……抱……抱住我……噢」表姐每次高潮将届,都会紧抱着我。我习惯了,也爱上这种亲蜜感觉!我马上放下她的腿,扶她坐起身,让她跨坐在我身上,一边蠕动下身,一边大声浪叫。两人全身大汗淋漓,心灵和肉体完全合而为一。

「呼……表姐……我爱你……永远爱你……」我喘气说着,感觉她身体僵硬,今天实在硬得太久,自己也快到极限,拚尽全力再冲刺几回,然后猛然在她体内喷射而出。完事的两人紧紧拥吻,享受对方在怀中的感觉。良久,我才依依不舍得起身穿衣,离开表姐的房间。

姿翎表姐准备好点心,我坐到表姐对面,我喜欢跟她对坐,看着她的微笑,口中食物更觉香甜。边谈边吃,谈到趁着连续假期,应该出外走走。金莎自然高兴,我也欣然答允,因为可以多陪表姐一段时间。

是夜,我没有回宿舍,而是留在姿翎表姐家过夜。但我不会明目张胆和表姐同床共枕,而是睡在金莎卧室斜对面的空房里。黑暗中一片寂静,没有半点嘈杂声。我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做着春梦,情节全是自己和姿翎表姐两人赤身裸体,交合缠绵着。

「呀啊……阿航,姐舒服啊……嗯……啊」表姐叫得好浪啊…表姐,舒服吗?我的鸡巴也要炸裂了…唔…你舔我的鸡巴…好温柔…「阿航的宝贝好大唷……」咦?奇怪……怎么不是表姐的声音……昏昏沉沉之中,只觉得有人在我下身摩蹭、抚摸。好不容易战胜睡意,睁开惺忪双眼,眼前景象让我吓了一大跳:原来跪在我身边,正在把玩鸡巴的人,居然是她……「金莎!」我惊叫道,连忙要撑起身体。

「嘘!别动!表舅。」金莎脸上带着笑意,两根指头放到我唇上示意不要出声,另一手则握着硬挺的鸡巴不放。

「你…你…这…这是…在做…做什么?」我强作镇静问道,但语气中带着颤抖。

「冠航表舅……我终于知道男生的鸡鸡要怎么用了……」金莎吐了吐舌头,手慢慢套动住我的鸡巴,说道:「嘻!我想试试看看表舅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跨坐到身上,下体直接在鸡巴上来回摩擦。

我和金莎小孩的嫩屄间其实还隔着一条内裤,但单薄的布料却挡不住她小屄柔软的触感。金莎摩擦速度越来越快,小屄不断接触鸡巴,弄得我下身更是硬挺不堪。没多久,就见她脸部泛起绯红,呼吸越见急促,就连眼神也不再天真、清纯,反而流露些许媚态,我内心真是惊愕万分。

「唔……表舅……摸我……」金莎轻声道,同时把我的手放到尚未发育的胸脯上。她穿着白色无袖花边背心,微微拱起,如同荷包蛋的乳房顶端,透出尖尖的两个小圆点。金莎抓着我的手在自己胸部恣意抚摸,下身也蠕动得越来越激烈。

无意中掠过乳尖时,惊觉未成熟的蓓蕾已经硬挺。「天啊!金莎身体出现这样反应,接下来会如何发展?」我混乱的脑中浮现这问题,却不敢继续想像。更确切地说,我还来不及想像就射了,白浊的精液布满金莎的内裤裤裆、小腹以及大腿。

「嗯……哈……不过瘾……内裤还是太碍事了……」金莎咿唔道,站起身,动手褪去内裤,这会我又怔住:金莎赤裸的下半身一片光洁,两腿间的丛林更是连个影子都不见,只有一道清楚的裂缝延伸到腿间深处。

「鸡鸡像是汽球,胀大了就像这样。」金莎蹲下身,在我鸡巴尖端轻轻一抹,我兴奋不已,全身为之一震。她继续说道:「又硬又大,然后…然后就插进我的…」手往腿间一指,接了下去:「洞洞…就像表舅和妈妈…那个那样时插进去…对吗?」我登时哑口无言:莫非她知道了?是我和表姐做得太尽情,声音太吵吗?听语气,她肯定偷看过…但究竟看过几回?又知道多少?刚刚二十岁的女孩已近成熟?

我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双眼却忍不住在她未被开发的胴体打量。除了在解剖课,见过浸泡福马林的大体外,还从未看过活生生的女孩身体…

大概察觉我的眼神在身上游移,金莎羞红着脸,当我的面把背心缓缓脱去。

她害羞地将双手抱在胸前,小小的胸脯在手臂挤压下,显得更为高耸。她跪在我身边,手臂缓缓松开,露出发育中的乳房,在面前晃荡。当下,我只觉鸡巴正充血膨胀。

「表舅,你喜欢吗?」金莎双手稍将胸脯往上一挤,粉嫩的蓓蕾在眼前弹跳。我没敢接腔,但脸上表情骗不了人,清楚将答案告诉了她。

金莎将身体移向我,蓓蕾离我的唇边仅仅毫厘之差。「表舅,你想吸吗?就像你吸妈妈的一样……来呀……」我像被催眠一样,主动伸出舌头,轻轻在蓓蕾舔了一下。

「嗯啊」她发出销魂蚀骨的一声轻呼,让我近乎崩溃,又伸长嘴用力吸吮,耳中所闻尽是兴奋的娇喘声。

金莎抱着我的脖子,整个人直趴到我身上。胸膛感受着她身体的颤动,娇嫩肌肤在身上挨擦。我醒觉自已作为是违反人间伦常、天理不容的,只是悄悄燃起的肉欲冲击下,抛弃理智了。

我的鸡巴抵着金莎的小腹,嘴巴继续吸吮着她的微乳。她靠在我身上,一点一点挪移。没多久,鸡巴已擦到她隆起的细嫩的阴阜。金莎撑起身,往腿间一摸,然后欢呼道:「表舅,你看!是从我洞里流出来的唷!你可以把鸡鸡插进去了,对不对?」她把手伸到我眼前,指尖沾着黏稠的透明液体。我知道那是爱液,也提醒自己不该给她直接回应,但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金莎起身,双脚站在我仰躺的头部两侧。这时举目往上观,映入眼帘的是那吹弹可破的粉嫩小蜜屄。我屏住呼吸,拼命吞咽口水的咽喉,胸中一阵狂跳。我从纤细的双腿往上瞄,小巧的屁股,微隆的胸脯,甜美的笑容,简直如洋娃娃般可爱。

「冠航表舅…你…想吻它吗?」金莎的手指将肉缝翻开,露出里面粉红色、湿漉漉的蜜屄、嫩肉。我眼睛瞪得发直,嘴巴大开。她笑笑并蹲下身,将下身向我的嘴边凑来。此时,我像饥肠辘辘的狗,往小屄疯狂吻去,舌头直捣蜜屄,并拚命吸吮。

「唔噢表……表舅……你……你好……嗯……哈啊」金莎双腿跪在肩上,紧紧抱着我的头,几乎要坐到脸上。我没管重量的压迫,只顾继续吸舔、耕耘。未几,她的臀部自动在面前摆动。我双手扶着她臀部,狠狠吻个够!

「表……表舅……啊我……我想尿尿……这……呀啊嗯……哈啊」金莎疯狂呻吟道,双手用力抓着我的头,弄得直发痛。我心知她快高潮,于是更卖力挑逗。之后,她浑身抖震几回,软倒下来,有气无力瘫倒在我身上。

金莎喘息半晌,起身摸着我的鸡巴说道:「表舅……我要你的鸡鸡插进去……我知道你很想……」她扶正鸡巴,对准小屄便要坐下。

「金莎…不可以…你只是个小女孩…表舅这样做…会犯法…要被抓去关的…」我连忙阻止,心知肚明这样下去,要是被察觉,我的下半生可全都毁了。

「我知道。」金莎出乎意料地平静,缓缓说道。我难以置信,张大双眼看着她。她捧住我的脸,在眉间轻轻一吻,温柔说道:「我早就知道,所以才要这样。表舅插进这里,便要娶我当太太了。」看着眼前的金莎,我深感不安:她有这种心思,完全不符合其年纪啊,难道就这样被她摆布?现在又能做什么?虽然很想说点话让自己脱困,却只字片语都想不出来,因为心思全集中到下身了。

金莎慢慢将身子沉下,小嫩屄口在坚硬发烫的鸡巴前端摩擦。「我跟妈妈都是女生。她能做,我当然也能做!」她伸手掰开娇嫩的屄口,然后两腿一松,整个人便坐了下来。

「唔……」鸡巴被紧实的包裹,我不禁哼出声音。

「呀啊」金莎狭窄的小蜜屄被倏地撑开,虽然才进去几寸而已,也令她痛得锥心刺骨了。她的泪水夺眶而出,但仍紧咬下唇,双手使劲捏住我的肩膀。我柔声问道:「金莎,很痛吗?不如先退出来,洗个澡,我帮你涂点软膏,然后……」「不要!」她打断我的话,倔强摇头道:「我要当你的太太,当然要痛一次,以后就很幸福了!」说完在我唇上深深一吻。

  七、

金莎的身体慢慢下压,我的鸡巴逐渐没入小屄中。她不住深呼吸,眉心紧蹙,眼角挤出泪水,但仍兀自支持。我没想到她有这股意志,却不知该赞许她吗?说实话,我开始有点害怕她的心机。

「金莎……」我忍不住说道:「你这么硬来,是会弄伤的啊!表舅的鸡鸡太大了,你还不可以……」「没关系……只……只要有耐心……铁……铁杵……」金莎努力半天,只放入半根鸡巴。虽说我的鸡巴不算特大号,但跟她窄小的嫩屄相比,宛如将拳头塞进嘴巴一样勉强。她看着我,咬紧牙关说道:「也能……磨……磨─成─绣─花─针……」说完便猛然一坐,整根老二几乎瞬间没入。

「呜嗯」金莎痛得张大嘴,却叫不出声,然后倒到我怀中不住颤动。

这一来,鸡巴被紧紧包住,我浑身震颤,却又感到说不出的痛快。身上坐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内心肉欲烧得火热,把我的理智盖过。原来我对这种幼女胴体也不抗拒,而且…她太像表姐了。

金莎喘息片刻,笑中带泪说道:「表舅……我……我是你的妻子了……」我无言以对,她却开始缓慢地蠕动臀部,她还说道:「表舅…我…我要你…射…射在里面…唔…我想生…你的…孩子…」此时,鸡巴在极度紧窄的蜜屄里享受金莎小屄的包覆,阵阵快感令我失去理智。

我已忘了她的痛楚,虽有点愧疚,但忍不住开始挺动腰腹。

「呜……啊……」金莎明显被我弄得痛楚加剧,可她勉强挤出笑容,说道:

「对……冠航表舅……你……你动吧……你也是……是这样……对妈妈的……」她纤弱的手臂勾住我的脖颈,亲蜜地在我唇上亲吻,甚至把舌头钻入嘴里。

我贪婪她吸吮她的唇舌,鸡巴拚命在小屄来回抽插。看着双眼迷蒙半闭,紧咬下唇的神情,我分不清那是痛苦还是愉悦,只知那神韵像极姿翎表姐。「表姐国小时也是这样吗?」我沉醉在这个幻想中,突然觉得鸡巴暴胀,原来在那窄小蜜屄磨擦许久,我已在爆发边缘。

「金莎,起来!快!表舅要射了!」「啊……要射了……快点……」金莎娇声道,身体用力上下起伏,像在催促我快点。她渴望地望向我,双手在自己胸脯上抚摸,揉捏凸起的蓓蕾。我拚命忍住,但舍不得错过这个淫糜的场面。

「啊……嗯……哈……啊……嗯……啊……」金莎搓揉着蓓蕾和小核,发出阵阵呻吟,臀部愈动愈快。我的鸡巴跟着酥麻,心里既兴奋又无助,堂堂男子汉居然被小女孩玩弄于股掌之上。

「噢……表舅快……快点……射……射进去……嗯」金莎兴奋得仰头高呼,我也忍到极限。腰腹一蹦紧,又狠狠抽送几下,她随着动作不住发颤。同时,我毫不保留地把精液悉数送进她的小屄里,她娇小的身躯霎时软下来,倒在我的身上喘息。

「我应该享受,还是应害怕这种「齐人之福」?自己被一个小女孩操控得团团转,无法自拔……」想到此节,心底不由得打了几个寒颤。

金莎情绪平复一会,忍痛慢慢站起,精液混和着血丝自小屄滴下,落在软趴趴的鸡巴上。混浊的液体沿着双腿流下,与那刚开始发育的臀部毫不相衬。

她对我轻吻一下,说道:「表舅……我长大了……」她扬起笑容,又说道:「这几天放假,我们不要去郊游,就在家继续玩吧!除了你和我之外,妈妈也要加入唷!可以吗,表舅?」我滴个天哪……

【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