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岳母的曲线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叶佩清最不满意的是大女儿居然不问她意见就闪电结婚了,结婚的理由是:意外怀孕!在不肯堕胎方面,女儿倒是和自己一样执迷不悟。不同的仅仅是她选择了婚姻,而叶佩清却连女婿也没有看过便要接受这个事实,烦得她连找男人的心情也没有了。  婚礼她也赌气不去了,前两天就派了小女儿去。今天小女儿也是时候回来了,叶佩清还赖在床上时,门铃声就响了,她来不及换睡衣就下楼开门,小女儿盈丹穿着掩不住臀部的超短裙和完全露背的紧身衣,虽然小女儿不像自己和大女儿那么丰满性感,但是她天生一双纤长的玉腿,穿起超短裙来特别迷人,连叶佩清也有点嫉妒小女儿了:打扮得这么骚,肯定想男人了。

  女儿盈丹后面跟着一个腼腆的高大男孩,怯生生的打了声蚊子般的招呼,孟

潞天生对男人比较温和甚至温柔,见到他忍不住笑着欢迎两人进来,又说了女儿一句:「自己钥匙也不带!」盈丹说:「这衣服哪里放得了东西。」

  三人到客厅就坐,女儿就去斟水,叶佩清想趁机问问那大男孩的家世等话题,等女儿一走开就问他:「你和丹丹认识多久了?你叫什么名字呢?」大男孩可能没想到未来岳母的声音如此柔媚,局促不字的说:「没认识多久,叫我阿天就行了。」

  叶佩清见他脸色通红,不由笑了一下,哪知大男孩更加不安,居然调整了坐姿,叶佩清察觉他眼光不时向自己胸部偷窥过来,原来自己还穿着吊带睡衣,而且睡觉时贪舒服没有戴上e罩杯,此时深陷的乳沟和两团夸张硕大的肉球在举手投足间颤动不已,叶佩清不由心中有些异样:我应该回去换衣服才是。

  但是内心隐隐约约觉得有种按捺不住想挑逗玩玩这在男孩的愿望又升了上来。就当没发觉什么吧。她决定不换衣服时,花蕊间彷佛有些微热,几天没有男人

硬棒服务的蕊心处彷佛有些发痒了。

  她下意识的拉拉自己的吊带,吸引男孩的目光投注到自己诱人的胸部上,男孩本来想转头,忽然见到对面的熟女拉动吊裙睡衣时,两大团肉微微颤动,沉甸甸的质感呼之欲出,一时失态,竟然忘了转完那一半头,裤裆还微微一举,隆起小半块。

  叶佩清心里也是一阵异常:真好玩的念头不可抑止的跳了出来,她仰躺在沙发上,让这个男孩可以把自己傲人的双峰轮廓慢慢欣赏个够,一边娇滴滴的叫道:「丹丹,过来帮我按下肩背。」

  丹丹拿着水杯回来时,并没有发现大男孩的裤裆已经因为她母亲的身体发生了变化,阿天也连忙转移视线,双脚夹着肉棒粉饰太平,女友放下水杯后径直坐到妈妈身边,熟练的帮她按起肩背来。

  叶佩清微笑着趁机半眯着凤眼,神情舒服得有些迷离淫荡的瞄向大男孩,她38e的胸部因为女儿的按捏一跳一跳的,大男孩视线迫不急待又回来了,脸色更加胀红,夹着肉棒的双脚微微跳抖,好像极力压制一个乱跳的弹珠球一样。

  真好玩。

  这个异常的念头又进入了叶佩清的心田,她对自己的吸引力很满意,但是花心却逐渐失控的温热起来,啊,那里一定就要布满露珠了!她的忍不住挪了一下脚,双腿又种打开的剧烈的冲动。

  大男孩察觉到了似的,刀一般的眼光就插到她两腿之间里去,她感觉好像有一股很大的力气在掰开自己的半裸双腿一样,努力想紧紧合并上它们,却在表情挣扎后,还是打开了一条缝,男孩失控的火热眼光热炽的直射进两腿间去,叶佩清看着他想着「我怎么了,停不下来了吗?」双腿又打开多一点,那条缝渐渐的变大,

  男孩神情激动起来,两眼彷佛布满血丝,双腿紧夹自己的腿根,他终于舒服的看到这个性感熟女的红蕾丝透明内裤了,她是故意让自己看的吗?那茂盛的阴

毛有狂躁的好几撮已经不愿意躺在红蕾丝后面,从两侧飞一样的散布出来,她真的是无意走光的吗?好性感的女人啊!丹丹竟然有这么漂亮迷人的妈妈。

  大男孩呼吸异样起来,丹丹却一心在帮妈妈按,直到大男孩为了更好压制肉棒时失态的撞倒了水杯,她才发现他满脸通红,连忙问他是不是不舒服。妈妈孟

潞也惊醒了过来,连忙站起来,脸红通通的二话不说的朝卧室走过去,客厅那边正在收拾着水杯,叶佩清呼吸急促的穿上了巨大的奶罩,正想换睡衣,察觉内蕊已经好热好湿了,痴痴的脱下了内裤,放在自己脸上闻了一闻,喃喃的说:「小帅哥,你真的那么想要吗?」

  她几乎是不可控制的又回到客厅,女儿可能去拿抹布了,只有局促的大男孩不安的坐在原来那里,双腿仍然紧夹,叶佩清深深呼吸一口气:不放过你了,帅

小伙,她那穿上罩杯后本来就显得更加硕大无比的圣母峰此时更加显得高耸入云

,她感觉自己只要一低头嘴唇已经能咬到乳头了。

  男孩害怕又期待的偷望了她的奶蛋一眼,她假装一切全不知道的仰坐下来,一边问他:「阿天,你多大了?」她不知自己问的是他的年龄还是他此刻发硬的阳具,男孩也没有回答,怔怔的看着她因乳罩而深深挤逼出来的迷人乳沟,双腿继续跳动。

  好孩子,再不上厕所你就要压坏了。叶佩清心中轻轻说着,感觉体内那股力量又来了,先是花蕊一热,然后双腿又给巨力慢慢打开。男孩却一直盯着她的乳沟,她感觉花蕊渴望他的注视,或者说视奸,忍不住移了一下身体,侧身闪躲他的眼光缭乱,男孩吓了一跳似的缓过神来,想喝水却找不到水杯,讪讪一笑,笑容马上又僵硬了:他看到了未来岳母有意无意打开的双腿,里面原来那性感的红火焰居然不见了!

  他防线崩溃了吧?叶佩清罪恶又满意的调整了坐姿,让他看得更舒服,花蕊因为他炽热的奸视又是一热,啊,性感居然来了!我今天到底怎么了?那么想要吗?

  女儿刚好走回来了,大男孩急促的站起来,问厕所在哪,女儿刚一指方向,他已经直奔厕所而去,叶佩清用有趣的神情目送他低头离去,心里一荡:他果然上厕所了,那么我留在那里的内裤,他会发现吗?

  阿天当然不可能不发现,本来紧贴在未来岳母私处的红火焰此刻正像团火一

样刺激着他的神经中枢,它可爱又安静的搁在显眼的地方,阿天彷佛看到它的周围散布着湿润阴毛,慌不拉楂的解开皮带,向前一拉释放出跳动坚硬肉棒,肉棒又对着红火焰跳了几跳,他像疯子一样拿起那红色的透明蕾丝,深深舔了一下,

梦咽一般的呻吟着说:「阿姨……」另一只手开始疯狂搓弄起肉棒来,不一会儿在他脸上的红蕾丝又套到狰狞的龟头上,他脸色更加通红,疯狂的套弄揉搓,好像要把它捏爆一样……

  客厅中叶佩清捂着鼻子说:「好女儿,你是不是好几天没冲凉了,一身异味,还不快去洗洗。」女儿盈丹闻了一下昨晚刚剃干净毛的腋窝,奇怪的说:「没有什么异味啊……好啦,不用你老人家多说了,我也刚想去洗洗。」

  她调皮的皱了下眉头,甩开拖鞋赤脚朝二楼淋浴室走去。叶佩清感觉心情焦灼的盯着女儿走进淋浴室,感觉时间从未这么漫长过,等到女儿性感的长腿终于消失时,叶佩清像是着了魔一样迫切站了起来,压喘着气说:「半个小时,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她手中拿着一把银闪的钥匙,一步步的朝一楼那个洗手间逼近,她彷佛听到里面激情的发泄前的粗喘声:那全是为了自己而在发泄的,小伙子,你真的那么想要吗?

  她的钥匙插进了洗手间的匙眼,好像拧开千斤大门一样的一扭……

  听到房门打开声音的大男孩真的是吓得魂飞魄散,他那正在状态的龟头正和红色的蕾丝团团紧紧绞缠在一起,他的呼吸声正空前急促,就要达到爆炸的边缘,忽然却房门一亮,蕾丝的女主人面带惊讶的站在门口看着疯狂手淫的自己。

  他几乎第一反应就要钻进马桶去,但是女主人反手关住了洗手间的门,盯着他的硬棍和上面的红火焰,眼神闪烁,一步步走了过来。

  「你在做什么?」她低声,有些嘶哑的性感声音穿透了他崩紧的神经。

  四下无人,何况……想到这里,他的肉棒居然又跳了跳,但却说不出话来,脸红得比那红蕾丝更厉害,心跳得比呼吸还急促还响亮。

  叶佩清已经走到大男孩面前,他们都已经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他像惊弓之鸟一样下意识的向后缩去,双腿却像灌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怔怔的结巴的说:「……阿姨……对不起……我……」

  手上的红内裤到了叶佩清手里,她兴奋的看到质地优良的红蕾丝已经给他的肉茎摩擦得皱成一团,上面还有她的淫水和他的晶莹剔透的液状体,奇异的香味

像是早晨新鲜的牛奶,她也想舔了……

  「阿姨……」大男孩的肉棒不可遏止的暴然猛举,他见到穿着暴露睡衣的阿姨拿着那条已经变形的红蕾丝慢慢朝性感的红唇移去,忽然想起她下面真空黑压压的一片森林!啊,难道阿姨她也想要?是啊,不然她为什么要中途脱掉内裤?她为什么要进来?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发火的迹象?舔吧!舔吧!阿姨,你真性感,你迷死我了,你舔给我看吧!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你舔吧。

  他内心疯狂的颤抖着,双眼欲火狂燃。叶佩清感觉到他的异常反应了,停止了动作,侧眼淫荡而诱惑的瞄着他,低低说:「你为什么要偷阿姨的内裤?……你经常这样做吗?……」

  「不!」大男孩吃吃的说,「我……只是……这一次……」

  「为什么?」叶佩清喜欢这种捉弄他、挑逗他的感觉,她要他彻底疯狂。

  大男孩说:「……我忍不住……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我赔一条……」

  叶佩清几乎要笑出来,妖声说:「为什么说对不起?你和盈丹做过爱吗?你可是他男朋友,我以后可能是你妈……」

  大男孩说:「做过……对不起……阿姨,你太迷人了……我忍不住……」

  「是吗?可是你的反应好像我不是迷人,而是吓人。」叶佩清媚笑着盯着他的缭乱的眼光,眼睛好像伸出一对勾子,死死勾住了这个害羞又情欲崩溃的大男孩。

  「难道……我可以……」大男孩兴奋的神情让她跟着陶醉,啊,这帅小伙太可爱了,可惜只有关小时,她的纤纤手指慢慢的将红内裤挂到他坚硬的肉棒上,顺便做出要握的手势,但却没有握下去,他的呼吸声剧烈起来,彷佛生命都在她的掌心给虚握着一般。

  「丹丹正在冲凉,她每次冲凉至少要半个小时……」她声音更迷离了,「你刚刚已经浪费了快五分钟……」

  她没有说完下来的话,换成了急促的呼吸声,因为大男孩已经狠狠有力的抱住她,像是饥饿的难民一样在她身上乱啃乱舔,她闭上眼睛,准备享受他的狂风暴雨。

  「阿姨,我太幸福了……居然可以抱你……」大男孩发狂的喘息,他的肉棒因为过分激动居然同时射了出来,喷得她全身都是混浊的精液。她闻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内心有些失望又有些激昂,急忙握住正在发射的机关松,嗔说:「年轻人不懂得控制……你真的觉得那么刺激……」

  大男孩说:「对不起!抱住阿姨比打手枪还刺激……我忍不住就射了……」

  「不要紧……你舒服吗?」她的手有节奏的套弄他的长枪,「这样用合适吗?」大男孩说:「舒服……我从没这样舒服过……阿姨,你能不能帮我乳交?……对不起,你的胸部好迷人……我一看就受不了……」

  「男人都是这么自私!」叶佩清心里有些责怪,但为了征服这个年轻的男人,让以后的生活更精彩有趣,她邪笑着说:「你还挺诚实……刚刚在厅上你……」她一边用左手拉开吊带,露出巨大的罩杯和高耸的肉弹。

  她的右手马上感觉到他刚射击完的肉枪暴竖起来,彷佛比刚才更硬了,她花心一湿,啊,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可惜只有这么一点时间,她轻轻在他耳边说:「你好硬……控制一下,不然你会好快缴械的……」

  大男孩喘息未定:「我知道……但是……我忍不了……,我一看到阿姨的胸部,就受不了啦……刚刚在厅上也是……」

  强忍着花心的奇痒,叶佩清弯下腰,解开鲜红的罩杯,一对硕大无朋的肉团颤抖着,两粒大葡萄表示她内心的性感也接受临界点,她多想将这条肉棍塞到下面阴道去,但是……

  反正时间也不够,我就好好帮他弄吧。她双手托着肉弹夹住了那躁动的肉棒,他舒服得像是低声的狼嚎一样,整个人瘫软在马桶上,准备任她摆布。

  「妈妈……我忘了拿衣服,你帮我拿一下……在我房间里!」此时盈丹的声

音从淋浴室内传来,两个忘情的欲人一下子给拉回现实。

  大男孩脸上又出现了害怕的神色,与欲望进行着抗争。叶佩清心情更复杂,终于主意一定,吻了他一下,说:「阿姨把衣服全脱给你……你自己想像……把它再弄出来……以后有的是时间……」

  她飞快的将睡衣与奶罩全脱下来,一丝不挂的将睡衣塞给目不转睛奸视着自己的大男孩,然后淫荡的笑了一下,转身扭动腰肢离开,大男孩目送她离去时的

回眸一笑,全身一荡,门板关上的同时,他慌乱的将罩杯送到脸上深深一闻,对着她新鲜的体香,肉棒继续斜胀,然后他像是揉泥巴一样疯狂蹂躏着那不听话的肉棒,睡衣蒙住整个脑袋,在她的体香中很快一阵抽搐,浓浓的精液一滴不留的射到巨在的罩杯里,几乎足足装了半杯。

  随便穿好便衣后,叶佩清再到女儿房中,感觉双腿逐渐发软,骚穴痒不可当

,一股蕴藏的热意像电流一样迫切渴望流遍全身,让她脸红耳赤体内骚热。一边将女儿沙发上睡衣揽入怀中,一边忍不住用手指抚按摩擦着蜜穴皮唇缝儿,走到浴室门口时,她已经感觉自己就熊熊燃烧起来,咬牙用手狠狠的插进穴里去,浑身舒服的打了一颤,又加多一个手指连续插送了十来下,呼吸不由更加沉重起来

,整个人只要靠到门板上享受这种自慰快感……女儿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妈──快点──」

  叶佩清的情欲就像驰骋的火车忽然急急刹住,她调整了一下混浊的呼吸,假装轻松的敲起了门,女儿打开雾茫茫的浴室,伸出一只嫩手接过了衣服。她稍缓一下情绪,心想还是回房间用按摩棒道具自己解决欲望算了,一转身却撞上了一具强壮有力的男人躯体,男人顺势用力紧紧抱住迎面的她,一双手急促的往她的胸脯探索下去。  叶佩清全身一软,像融化一样完全靠在男人怀里,双手自然的朝他的肉棒伸去。啊,真是年轻人,他居然又坚硬如铁!叶佩清的眼睛像要流出淫水一样汪汪的看向英俊的大男孩,那神情淫荡中夹带惊喜,妖冶不可方物。大男孩的肉棒居然生生一挺,彷佛受到她的召唤一样又加硬三分,像条火热的铁一样顶在她小腹上……她的手按着躁动的它想往自己的骚洞导入,谁知浴室里水声忽然停了下来。

  我始终是她的妈妈!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