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跨年夜操表妹—怡雯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虽然表兄妹之间是不能有任何越举想法的,但是我的表妹太漂亮了,让我这个雄性十足的男人不能不有想法。

我的表妹怡雯五官亮丽,有着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纤细的柳腰,气质的外型,一头又直又长的秀发,显得格外的飘逸动人,鼓鼓的美臀迷人的性感小嘴,再加上那银玲般的声音,真叫人魂牵梦萦。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终于可以一亲怡雯表妹的芳泽。

还记得那年,正在外地读书的我,得知表妹也考上离我学校不远的大学,所以我就常常约她出游,甚至是当年的跨年晚会。

开始倒数—-十…九…八…七…响彻云霄的倒数声,我带着表妹到了商圈参加跨年晚会,怡雯踮起脚尖兴奋地张望。

六…五…四…三…二…就在倒数结束最后一秒前,我从后方搂住了怡雯的细腰,让她的背纳入我温暖宽阔的胸膛,新年快乐──众人齐声高喊新年快乐,璀璨绚丽的烟火随之跃上黑幕,为天际洒上晶晶亮亮的金粉。

她望着我,眼眶的泪激动地滑落,下一秒,她的唇便被我封住了。

在这样群情激昂的气氛下,就算身边站着的是不认识的人,也都忍不住想给对方一个微笑、一个拥抱,更何况是自己迷恋的小表妹,排除万难我也要将她拥入怀里,我无法压抑这份冲动,顾不了两人之间的亲情,我只想吻她,深深地吻她,让她知道我有多么地爱她。

我明白怡雯心中的悸动不亚于我,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让她不去想,也无心思想应不应该、可不可以,这样紧紧地被我抱着的感觉,在寒风中为她带来安全感。

那些是非对错,以后再说吧。

尽管万般不舍,我还是离开了她的唇,忍不住又轻啄了一下,然后指向天际:怡雯,妳看。

顺着我指尖的方向望去,她惊叹。

如果不是站在这片天空底下,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再怎么听人形容也无法深刻感受这份惊心动魄的美。

表妹靠着我胸膛,我静静地记住这个刻,这是我上大学以后的第四个跨年烟火,也是表妹的第一个跨年烟火。

晚会结束,人潮散去,我带着表妹到我的租屋处续摊。

干杯,新年快乐。

我豪迈地一口饮尽杯中的啤酒,用袖口抹去嘴边的白色泡沫。

怡雯看得目瞪口呆:哥…你平时都这样喝酒?我也没催她喝,她偷偷地小口啜着那泡沫丰富的淡黄透明酒液,泡沫覆在她的唇瓣上,喝一小口便用食指仔细擦干唇边。

冰冰凉凉的,很解渴,在这寒凉的冬日里,特别刺激感官。

喝了几口,很麻烦,她索性也学我,手一抬,头往后仰,咕噜咕噜地大口将酒灌进喉里。

咳、咳…一不小心便呛到了,酒喷了一地。

哈哈──她那些小动作,我全看在眼里,喂──她拚命拍胸口,瞪我一点也不知怜香惜玉,不安慰她就算了,居然笑得那么乐。

这样喝很过瘾吧!多练习几次就会了。

她不应我,不过,是真的很有趣。

她总是优雅的,无论坐、无论行,无论说话语气还是笑声,这是姨丈、阿姨从小对她的教养,也是习惯,身边的人待她都是温和轻言,没人像我,如此鲁莽。

夜渐渐深了,啤酒也一罐一罐地被捏扁了,拉开最后一罐啤酒,分别倒入两个杯子内,我对怡雯讲了很多大学好玩的事,让怡雯这大学新鲜人听得津津有味,怡雯:第一次心情那么愉快!上大学真好玩!我:愉快?那约定了,以后咱们就是酒伴,有空就约出来喝个几杯,乱哈啦,聊些八卦。

怡雯:好啊!不过…你干么盯着我?微醺下,两人聊开了,这令她有一种解放后的轻松,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什么事?现在,我可能没办法骑车送妳回去了,如果不怕的话,在这里眯一下,明天早上再回宿舍?她想了下,知道酒后骑车危险,白天也累了一天,干脆就留下来过夜了,怡雯:那喝完这杯就睡觉吧!我:好啊,可是,我宿舍就只有一张床,没关系吧?有关系也来不及了,我又不知道怎么回去。

她耸耸肩,什么都不去考虑了,好,最后再干一杯,谢谢妳陪我度过一个美丽的夜晚。

我也是,谢谢表哥。

她微笑饮酒。

多么不可思议的夜晚,她和我,竟从表兄妹的关系,变成可以把酒言欢,同床共眠的「酒伴」?怡雯脱小外套,爬上我的床,钻进厚重扎实的大棉被里,跟着,我也解开衬衫钮扣,仅剩一件灰色紧身内衣,边喊冷边缩进棉被里。

我们两人面对面,望着,又新奇又压抑,这对她、对我,都是很不一样的感受。

她从没试过和一个男人躺在床上,盖棉被纯聊天,我也不想惊吓她,不想破坏此时和谐的感觉。

要不要关灯?我问。

嗯。

我裹着棉被,爬起来关上了房间的灯,四周一下子陷入黑暗。

待眼睛适应了黑,银白皎洁的月光从床边的小窗子透了进来,映入两人眼底,一闪一闪的。

噗哧…她偷笑。

笑什么?我问。

好奇怪…我竟和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还是自己的表哥!她将棉被拉到下巴,沈甸甸的,很暖,也很有安全感。

快睡。

我从棉被里伸出手,揉揉她的头发。

嗯,晚安。

她听话地闭上眼,嘴角还挂着笑。

虽然贪看她那晶莹无瑕的美丽脸庞,我也命令自己快点睡,以免一时兽性大起,玩了一天的活动,也喝了不少酒、说了不少话,可是我却睡不着,朦胧中,感觉怡雯翻了几次身,似乎睡得不安稳,而我也是,如此美丽的表妹睡在身旁,我又怎能甘愿睡着,那整晚,我不知是喝了酒后,血液循环变好,还是因为表妹的关系,让我的下体始终充血发硬,我感觉到阴茎就像是只被火烤后的炙热铁棒,恨不得赶紧浇上冷水降降温。

我稍稍睁开眼,发现怡雯眼睛张得大大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睡不习惯?我沙哑问道。

她偏过头看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有点…不过,已经很累了,等一下就会睡着了。

我用低沈性感的声音,维持不动的姿势,凄凄地勾起唇角对她说:怡雯…阿姨怎么把妳生得这么美?对她,我已经不是表哥和表妹如此单纯的关系,我大臂一揽,她毫无招架之力地倒在我的怀里,我顺势用脚锁住她的双腿,让她动弹不得。

这姿势太亲密、太暧昧,太引人想入非非,我唇角微微一勾,盯着她闪烁的眼眸。

表哥…你…你在做什么…她问话问得很虚软,像是早已明白我的意图。

我:那么妳又在想什么?想得耳朵都红了?哪有?她摀住耳朵,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又将脸往她挪近了些,阵阵的热气包围了她。

她将双手抵在我的胸膛上,以防我更贴近。

妳难道对表哥没感觉?我问,用性感邪恶的唇,轻轻吐着酒气。

我拥着她柔软的身体,闻着她用一样沐浴乳却散发出不同味道的香气,我是正常男人,是个很早便懂得男欢女爱的男人,明知道这状况很难控制,但是,我想冒个险。

我全身炙热难耐,好像一把火在我的脚底燃烧,熊熊烈火从下往上烧,窜到我的下体,我性感地眯起眼,饥渴地舔了舔薄唇,看着怡雯娇羞地模样真想往她脸上啃个几口。

豁出去了,我一个出力把怡雯给圈住,唇快速地贴上了她的,你…怡雯一张口,嘴里马上被我温热的舌头给侵占,我的舌头卷起她的,不断地挑逗、试探,还不时交换着彼此的津液。

等到舌吻暂时结束,我呼吸急促地靠着她,亲亲她的额头,脸颊,不要了!怡雯用力地推开我,看着我因为这个吻而微喘,她竟不好意思起来,怡雯:我们只是表兄妹…你这样…已经越界了…她缩着脖子,感觉整个人躁热了起来。

我:妳不能说我没有努力维持亲戚的界线,但是,我想知道,妳真的希望一直和我停留在表兄妹的关系?她嚅了嚅唇,心绪太乱,也没有心理准备要面对这样敏感的问题,半天吐不出一个字。

我:我发誓,表哥一开始真的没有任何预谋,只是,生理的变化快得我踩不住煞车…我搂紧了她的腰,试探地将手掌钻进她的上衣里,触碰到了她光滑柔嫩的腰部肌肤。

表哥…她猛地倒抽一口气,紧握的小手抵抗地压上我的胸膛。

我没理会她,我的手往上移,就停在她胸衣的扣钩下。

我想知道,她对我是否真的没欲望,真的没冲动,真的只想做表兄妹?她急喘着,唇瓣发干,心脏速度快得无法负荷,那拳头是那样地无力,那样地欲迎还拒,下不了决心。

啪!我手指一挑,紧贴着她胸脯的那层薄薄布料,松脱了。

不…表哥…她缩起背脊,困难地发出声音,脑中乱哄哄的,身体也热烘烘的。

我凝视着她迷蒙的眼,按捺着绷到极限的欲望,我伸出手指在怡雯背后缓缓移动,一步一步往她柔软的胸侧滑过,直到整个掌心包覆上她的胸部。

一股电流瞬间流过她的心口,她不自觉嘤咛一声,无法承受更多的挑逗。

怡雯不自觉地抬起眼,不自觉地迎向我的注视,在那迷惑人心的眼眸中,拳头松开了,终于放弃了抗拒。

我没有迟疑,低下头含住了她娇艳欲滴的唇瓣。

嗯…她仰着颈,品味陌生却又令人难耐的悸动。

我熟练地褪去彼此的衣衫,指尖探入她乌黑柔细的发间,贪婪地品尝她的甜美,那样带着侵略性的亲吻,一次比一次更深,一次比一次激起更多的涟漪。

我想取悦她,想往更深处探索,想完完全全的走进她,无论是心还是身体。

再也无法催眠自己的感情,再也无法隐瞒,我为她着迷,为她疯狂,压抑到连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的极限。

耳鬓厮磨,肌肤之亲,对深受彼此吸引的男女是何等的诱惑,何谓表哥、表妹?我们将道德伦理抛诸脑后,这个房间内,没有伦理,只有男人跟女人!我支起身体,旋身覆在怡雯上方,轻轻曲起她的膝盖,她微颤着,因紧张而绷紧,她想说些什么,但是,尚未来得及开口,我已经挺身探入。

疼痛发生的一瞬间,她和我同时都不自觉低呼一声。

啊…好痛…好痛啊…噢…好紧…好舒服…我的老二仿佛从冰雪连天的野外突然闯进了温暖的淋浴室,那种湿热而有紧致的感觉让我的精液差点痛快的吐出来。

我的龟头感到一阵稣痒,挤进了一个湿热柔软却紧箍的肉环,我的腰向前一用力,「滋」的一声,我的肉棒突破了一层障碍,强行没入了怡雯小穴的一半,但我马上感觉到龟头传来肉壁强大的握力。

怡雯痛得啊!!!!!的一声叫,上身因为剧痛而向上弓起,指甲在我胳膊的肉里面深深地陷入,在她还拚命扭动挣扎的时候,我停下动作,睁大眼看着表妹,她皱起眉头,忍耐那股不舒服感。

怡…怡雯…妳…妳是第…第一次?怡雯强忍着泪水痛苦的点点头,久久,我不发一语,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种种情绪在我胸口翻腾着,我没想到这居然是怡雯的第一次,处…处女?我惊喜、我激动、我震撼得几乎笑了出来。

没想到我居然是如此漂亮的表妹第一个男人,而她居然愿意将这珍贵、不曾交给别人的身体给了我,天啊──为此,我狂喜得想要仰天长啸。

就这样过了一会,我估计她应该没那么痛了吧?我也忍够了这彷佛龟头上绑了很多皮筋的紧勒感,我用力向前挺腰想更进一步,可怡雯痛得再次大叫,肉棒却没能前进半点,她的肉洞实在是太紧了!就这样,我努力了3次,怡雯痛得满头大汗,我终于把巨大的肉棒缓缓向内插入,我感觉到了怡雯的肉壁全力的夹挤,不过却抵挡不住我龟头的前进,她痛得紧紧咬住嘴唇。

就这样我反覆地进出了几十次,终于顺利了许多,她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了,嘴唇也不咬了。

我终于完全进入她了!她终于完全被我占有了!摆正姿势,我开始前后上下的做起了活塞运动,在不断的插入抽出的过程中,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乱伦带来的极致快感,真是太棒了,伴随着不断的摩擦,这种快感来的越来越明显。

噢…噢…我陷入喜悦而露出原始的欲望,先是捧起怡雯的脸一阵乱亲,等亲够了又搂起她的肩,紧紧地、紧紧地抱着,然后下体疯狂地抽插她,我非常难以忍受这种快感,动作相当剧烈,也相当粗暴。

怡雯的身子散发出炽热的气息,起伏的胸膛让我充满狂热的欲望,我完全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灼热昂扬的阳具一下一下狠狠进出她的体内。

这种毫无空隙的紧密结合,令我们两人一起发出激烈的嘶吟。

如此的完美,如此的契合,如此的紧密相连,彷佛我与怡雯本该是一体,彷佛我的阳具与她的阴道是为彼此而打造,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让对方如此的悸动与深刻。

急促的结合频率,激烈猛送的占有,柔软的大床因为两人的重量而沉沉下坠,坚固的床柱也因为我们激缠的交融而发出清晰的摩擦声,还回荡着暧昧的拍击声。

哥…升宏哥…轻点…慢点…她低声哀求。

我的身子忍不住的战栗,激热充血的老二宛如灼烫的野火,一次又一次凶猛的探入表妹的体内,一次又一次残忍的退出,磨蹭她紧窒敏感的甬道,在这种高频率的运作下,我的身上开始大汗淋漓,我的呼吸开始粗重如牛。

我喜欢听深入时我和她的小腹互相撞击发出的「啪啪」声和她因为子宫被捣的惊叫声。

这种在处女极紧极紧的肉洞里拚力进出的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啊…嗯…轻点…表哥…轻点…好痛啊…我使劲地干着怡雯,而怡雯的叫喊从原本的哀求渐渐转为愉悦,女人毕竟是女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她们的身体是不会偏人的。

怡雯的身体随着我的猛烈抽插,已经完全忘记了疼痛,开始了忘情的享受。

嗯…嗯…喔…喔…想不到平时端庄贤淑的女子,在动情的时候竟然可以叫出这样不堪入目的声音来。

噢…噢…怡雯…我的好妹妹…作为她的表哥、和她的第一个男人,我当然会推她一把,好让她的第一次可以印象深刻。

我不停的抽送,不停的抽送,甚至用一些对付其他淫娃的手段来戏弄怡雯,喔…喔…怡雯…怡雯…表哥爱妳…噢…噢…淫言秽语之外,我紧紧抱着怡雯的臀部,接着手指慢慢移向她的菊花眼处,我趁着老二塞入的同时,轻轻的用手指按压怡雯的菊花眼,噢……咿…咿…嗯…嗯…屁眼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怡雯整个身子弓了起来,这么一来我塞在她穴里的老二被她狠狠得挺了一下,这种快感让我瞬间想要喷射,怡雯纤细的长腿紧紧的缠绕着我的腰腹,她不停的娇吟,不停的哀泣,激情的快感令她虚弱得只能不断承受我的疼爱与折磨。

怡雯紧窒的阴道令人发狂,我的眸子染上火焰,比野兽还要疯狂,摆动着下身,力道大到几乎将她捣碎,乱伦的激情爆发成无止尽的快感巅峰,声嘶力竭的吼声充满难以承受的激热高潮,怡雯表妹泣声娇吟,紧紧的揪着我的双臂,无意识的呢喃着激情话语。

热情的火苗燃烧我们彼此的身心,晶亮的汗水在彼此的身上交融。

白浊的湿意与清亮的水液融合,就像两人的心相互连结,再也无法分离。

我忘情的吻着怡雯的唇,吮着她的香甜,两人的身子紧密相连。

一会儿,我缓缓的抬起头,深情爱恋的炽眸锁着怀中怡雯情欲浓烈的美丽脸庞。

我一下一下的抽送,每一下都尽根没入,在我抽插了10几分钟后,怡雯的叫声开始越来越急促,身体也开始痉挛起来,并且她的阴道处收缩的更加紧了,夹吸的我的小弟弟又有喷薄的趋势。

这时,一股热流猛的淋在了我探入她身体深处的龟头上,让我一个激动攀上了高峰,我说:不行了,我要射啦!怡雯吓坏了:不行啊!哥…赶紧拔出来!拔出来,快!她越这么说,越激起了我的兽欲,我用双手紧紧抱住她的屁股让她动弹不得,然后把巨大肉棒连根没入,使得身体紧紧结合在一起,接着我在她身体的最深处一泻千里,我滚烫的精液全部浇在她的子宫上,这也激发了她最最强烈的高潮,她双手双脚最大力气地抱紧了我,脚尖绷紧,全身僵硬,肉壁紧紧握住我跳动的巨大肉棒一阵阵猛烈地收缩,足足有好几秒,我都被这尽情喷射的快感冲击的欲仙欲死。

翻云覆雨之后,怡雯几乎是虚脱地瘫在床上,无法起身,我缓缓的拔出自己的阳具,到浴室里拧条温热的毛巾,为她清理欢爱后的痕迹,仔细的程度,害得她羞得全身又泛红潮。

随后,我躺到床上,大手一揽,便将怡雯紧紧地环入怀里。

她枕着我硬邦邦的肩窝,贴着我赤裸紧实的身体,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似乎让她烦恼得睡不着觉。

我亲亲她的唇,随口说了声爱妳,就实实在在地睡着了。

今晚,将是我,也是她最难忘的一夜,不管是我的预谋也好,还是自然而然因气氛所致,经过这一晚,我才知道原来表兄妹可以一起领略男女之间的欢爱,并且这个体验相当刺激。

 那次和怡雯交欢后,我已食髓知味,我变得更频繁约怡雯外出闲晃,想当然尔,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常带她回宿舍过夜,或者宾馆开房间,假如不是排卵期,我就把阴茎干入怡雯的嫩穴里,吸收她少女宝贵的女性荷尔蒙,同时射出精液给她保管。

我俩常一边看a片,一边实习以学习新的技巧,我们表兄妹俩真可说是互蒙其利,经过大约半年的性交享受,我们表兄妹两人都有些许的变化,时常吸收女性荷尔蒙的我,变更俊秀英挺,鸡巴也更粗壮。

而怡雯因吸收男性荷尔蒙,身材更加标致,全身散发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对我和表妹而言,床上只有男女,没有所谓的伦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