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把妈妈搞怀孕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早晨秦莹卿悠然醒来,睁开惺忪睡眼一看钟已是七点三十了。

她纤纤玉手立一轻推伏压在自己身体上犹酣睡的秦俊凡道:小凡,快起来,上学要迟到了。

母子俩急忙翻身而起,匆匆洗漱了,秦莹卿递给秦俊凡拾元钱道:下了课去买些东西吃。

秦俊凡接过钱嘴唇一翘起道:妈妈。

秦莹卿柔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个。

秦俊凡撒娇似的道:不吗,我要。

秦莹卿无奈将红唇吻了下他,娇声道:行了吧小冤家,还不快走。

秦俊凡跑到学校,刚进教室就听见上课铃响了。

整整一上午,秦俊凡都无心听课.他头脑中耳畔总是萦绕着与妈妈做爱时的一幕幕销魂场景及妈妈那让人意乱神迷的春呻浪吟。

而秦莹卿因阴部仍然有些火辣辣的燎疼,行走不便,就没去诊所。

秦俊凡好不容易等到放了学,立即向家中跑去,一路上想到回到家就可以和妈妈行那妙不可言的鱼水之欢了,他就不由自主地欲念横生,热血涌起,阴茎硬梆梆地挺拔起来。

更快地向着家中奔跑。

秦俊凡一进家门,秦莹卿已做好饭菜了。

秦俊凡欣喜地道:妈妈,你比我先回来,太好了。

秦莹卿道:妈妈今天没去诊所,来快吃饭,早上没吃,早就饿了吧。

秦俊凡将高耸入云地下体一挺道:我肚子不饿,这里饿了。

秦莹卿美眸看见他那顶起恍如帐篷似的裤子,桃腮飞红,芳心一跳,她娇柔道:乖儿子,你先吃饭了,妈妈就来喂你这里.秦俊凡道:不行,我这里已饿了一上午了,妈妈来吧。

他拖着秦莹卿就向卧室而去。

秦莹卿半推半就地随着秦俊凡进了卧室。

秦俊凡只手急不可待地去脱秦莹卿的衣服。

秦莹卿弄开他的手,娇羞道:妈妈,自己来脱,你快脱自己的吧。

秦俊凡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秦莹卿也不慢,再说她在家中本就穿得少,此刻她晶莹如玉毫无瑕疵散发着美艳少妇成熟气息的娇躯赤裸裸的横陈在床上,等待儿子的开采。

秦莹卿秀目看见秦俊凡下体昂首挺胸,龟头暴涨赤红的阴茎,她春心荡漾,欲火附体,珠圆玉润的粉腿左右张开了。

秦俊凡望着玲珑浮凸光洁如玉的胴体一丝不挂,珠圆玉润的秀腿张开,妙态毕呈,春色诱人的妈妈,心中欲火腾升。

更看见嫩腿根部芳草如茵黑漆漆的神秘丘壑时,他心儿骤跳,兴不可遏地急爬上床,就挺起粗壮的阴茎向妈妈那让他心牵意念一上午的肉穴插去。

这一插他只觉妈妈肉穴中干涩涩的不似以前每次都是湿滑滑的插起来很是困难,虽然如此,欲火盈胸的秦俊凡仍是用力挺起阴茎步步深入。

秦莹卿的阴道本就紧小,现在又未经任何挑逗,肉穴没有湿润。

秦俊凡这一路插入,秦莹卿感觉肉穴中十分疼痛,并且这疼痛尤胜于第一次和小凡弄。

那次由于小穴中有阴液的浸润,仅有涨疼,而这时除了涨疼还有阴茎硬生生地刮磨得肉穴四壁的刺疼。

为了让心爱的儿子情欲得到发泄,秦莹卿将这疼默默地忍受下来。

她新月般弯长的黛眉颦蹙,光滑的额头皱起,碎玉般的皓齿咬着花瓣似的朱唇,小巧秀气的瑶鼻中极其轻微的娇哼着。

被熊熊欲火烧得头昏脑胀的秦俊凡已无心关注妈妈的神情,只知要好好抽插一番才好。

当阴茎全根插入,硬实的龟头顶压在肉穴底部,秦莹卿刚松了口气,秦俊凡又心急火燎,饥渴难耐地抽插起来。

他这一抽插,秦莹卿感觉在自己肉穴中进进出出坚硬似铁烫如火碳,曾经给她带来无比欢愉的阴茎,此刻进出肉穴之际摩擦得肉穴四壁的嫩肉疼痛更胜,尤其是环绕在龟头四周凸起的肉棱子刮磨得整个阴道恍如蜂刺似的又痒又疼,十分难受。

纵是如此,秦莹卿也没有叫疼出声。

她只是蛾眉、额头更为颦蹙,编贝皓齿紧紧咬住红唇,纤纤玉手用力抓住床单,一只圆润修长的嫩腿向左右更为张开,以使肉穴四壁与阴茎贴合得不是太紧密,减轻点疼痛。

然而秦俊凡的阴茎是超愈常人的粗壮,她这样阴茎仍是将她肉穴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与肉穴四壁贴合得很是紧密,疼痛丝毫未减.而秦俊凡在抽插时由于少了阴液的湿润,抽插起来较平常颇为费力,但是这未使他的性趣降低,依然俊脸涨红,鼻息粗重地抽插着。

秦莹卿心知这样不行,要让儿子激起自己的情欲使阴道早些湿润。

于是秦莹卿雪白的香腮绯红,亮晶晶的杏眼娇媚地一望秦俊凡,媚声道:小凡,快来吻妈妈。

秦俊凡头一低嘴唇吻合在妈妈红润温软的香唇上,秦莹卿立将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一张,让秦俊凡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湿润暖香的芳口中恣意地四处舔舐。

他一会儿舔舐妈妈嘴的上颚,一会儿舔舐妈妈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一会儿舔舐妈妈的妙舌下,无所不至,母子俩嘴中的津液相互交汇着。

秦俊凡舔得秦莹卿芳心痒痒的,欲念萌发,情欲高涨,渐渐地忘却了肉穴中疼痛。

她驱使着湿滑滑的香甜的丁香妙舌去舔舐着儿子的舌头,母子俩的舌头你舔着我,我舔着你,情意缠绵地纠缠在了一起。

纠缠片刻,欲火高涨的秦莹卿感觉这样不足以满足心中的需要,她气息粗浊地一口噙含住秦俊凡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且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秦俊凡嘴中和他舌头上的津液。

此刻秦莹卿白嫩的花容醉酒一般酡红,春色诱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地贪婪地吸吮着儿子的甜舌。

随着她欲火的高涨,情欲的潮起,肉穴中蜜液已是涓涓而流,肉穴中变得较为湿润了,阴茎摩擦小穴四壁的疼痛大为降低,并有一股酥痒悄然而起。

秦俊凡感觉妈妈销魂肉洞中湿滑滑的了,抽插起来不再像刚才那么困难,不要太用力的一插,阴茎就插到了妈妈蜜穴的底部。

他欣喜地抽出被妈妈吸吮的舌头,气喘着快速抽插不已。

.秦莹卿感到儿子那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阴茎进出肉穴带给她的不再是刺疼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令人心神摇曳,非常舒适的快感。

她颦蹙的蛾眉、额头舒展开来,纤纤玉手松开了用力抓住的床单,丰姿姣媚的玉靥上绽放出舒心地春笑,美目含春,樱口微微张开啊!啊!喔!喔!地轻轻地低声娇吟着。

秦俊凡憋了一上午,此刻总算能恣意地宣泄了,他是愈来愈快。

他那硬若铁杵的阴茎在秦莹卿肉穴中横冲直撞,左冲右突,奋力抽插。

甜美的快感更为强烈了,更为震撼心神。

秦莹卿爽得渐入佳境,飘飘欲仙,明艳照人的娇容春意盎然,媚眼如丝,芳口启张,呵气如兰,发出啊!啊!宛如叹息般的呻吟声,显示出她心中已是畅美无比。

她活色生香,曲线优美的娇躯在床上恍如蛇似的蠕动,修长白皙的秀腿伸缩抖动不已,纤腰只扭,肥臀只摇,爱液宛如小河流水汨汨而流,桃源洞穴变得更为湿滑。

秦俊凡星目圆睁,欲火直冒,奋力将阴茎抽插得快捷如飞,滚圆硕壮的龟头四周凸起肉棱子刮磨得柔嫩敏感的阴道四壁产生了一阵阵销魂蚀骨的愉悦波涛汹涌地奔向俩男女的心头及四肢百骸。

母子俩舒爽得心花怒放,情欲高涨.秦莹卿粉腿屈起,娇喘吁吁地将平坦润滑的玉腹只向上频频挺起,全力迎合秦俊凡的抽插。

她羊脂白玉般的玉靥娇艳欲滴,春色撩人,放荡地浪叫道:啊!……用力,……儿子就……就是这……快再加点力……哦!哦!……妈妈的宝贝……心肝……快。

秦俊凡本就情欲盈胸,现在听了妈妈这荡人心神的淫声。

他情欲更为旺盛,全然不亚于初弄时.他额头青筋凸现,星目布满血丝,气息粗浊地将阴茎以雷霆万钧之力向小穴猛插,似是要将妈妈的肉穴插穿似的,直插得销魂肉洞中春潮泛滥的蜜液自肉穴口肆溅而出,肥厚殷红的大阴唇及薄薄艳丽的小阴唇恍如风中艳蝶急速扇动的红翅膀翕张不已。

突然,秦莹卿平滑如玉的小腹极力向上挺起紧紧地贴住秦俊凡的腹部,一阵急转,雪藕般圆润的胳膊及匀称嫩滑的玉腿一合,宛如八爪鱼似的纠缠住秦俊凡紧而有力,俏脸抽搐,啊!地浪叫一声,一股如膏似脂,浓稠无比的白浆自肉穴深处有如泉涌,直喷而出。

她畅快地泄身了,眉梢带春,媚眼微张,朦胧含春,艳绝人寰的娇靥流露出满足而愉悦的甜笑,四肢摊开,淫液横流,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任由秦俊凡去抽插了。

虽然少了妈妈的迎合,快感略减.而秦俊凡犹未满足地挥舞着他硬梆梆超愈常人的阴茎在妈妈美妙的销魂肉洞中恣意疯狂抽插着。

他气喘嘘嘘,额头直渗透出细细的汗珠,阴茎一下猛插到肉穴底部,一下狂抽到仅有一小半截龟头在嫩穴中才又猛插到底,抽插幅度之大此为第一次。

将已泄了身的秦莹卿淫兴再度挑起。

她嗯!嗯!哼!哼!地娇吟着挺起体力稍稍恢复的娇躯去迎合秦俊凡。

有了妈妈的迎合,秦俊凡快感愈高,欲火更升,抽插更快。

他那阴茎进出肉穴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阴茎与肉穴四壁的摩擦强度剧增,一阵阵只透骨髓,妙不可言的快感让母子俩欲仙欲死,浑然忘我。

他们登上了一个又一个情欲的顶峰。

俩男女情意缱绻,难舍难分,如胶似漆地不知缠绵了多久,方才只只泄了身。

母子俩贴胸交颈精疲力尽地互拥在一起。

秦莹卿秀发淩乱,桃腮春情未散,仍有余红.她俏眸含媚,媚声道:小凡,你刚才用那么大的力,像是要将妈妈的肉穴插破似的。

秦俊凡脸伏压着秦莹卿丰硕温软的玉乳懒洋洋地道:我憋了一上午,阴茎都胀硬得生疼,难受死了。

喔!妈妈为什么开始你肉穴里边干干的?好难插入。

你好象还疼似的,我记得以前每次都是湿滑滑的。

秦莹卿丽姿天生的莹白花容绯红,娇羞地看了看见,轻声道:傻孩子,妈妈情欲未起,那里边怎么会变湿,自然是干干的,你插进来妈妈也就会疼的。

就像你若无情欲,这也不会硬起来。

她春葱般白嫩温软的纤纤玉手轻轻地触摸了下自肉穴中滑出软缩如绵湿滑滑的贴附在她白腻润滑的大腿根部的阴茎.秦俊凡道:那要怎么样才能挑起妈妈的情欲呢?要羞怯的秦莹卿在清醒的状态下将这羞人的男女之间的性知识一一告知儿子,她实在是难以说出口,当然在她欲火攻心,奇痒缠身的情况下又另当别论了。

秦莹卿香腮微微羞红,柔声道:妈妈那有本书,你拿去看了就知道了。

秦莹卿看了下墙上的壁钟,惊道:啊!快两点了,小凡快起来吃饭,不然要迟到了。

秦俊凡迅速下床穿好衣服,他看着仍躺在床上的秦莹卿道:妈妈,你怎么不起来吃饭啊?秦莹卿无比娇慵地动了动玉体,媚眼乜斜地望着秦俊凡,娇腻地道:你刚才那么用力,妈妈被你弄得现在一点力都没有。

不休息一会哪有力起来,你快去吃吧!自己将妈妈弄得无力起床。

秦俊凡看着四肢张开瘫软在床上,一只白腻.光滑的玉腿中间,那仍然微微张开的肉穴口,一股稠白的自己喷射在妈妈阴道中的阳精正涓涓流出。

他心中男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但同时也泛起一怜惜之情。

秦俊凡拿起毛毯给妈妈盖好,情意绵绵怜爱地吻了下秦莹卿艳红温软的香唇道:那妈妈你就好好地休息吧!儿子保证下次再也不用这大的力了。

免得弄坏了妈妈的身体可就不妙了。

秦莹卿儿子见如此关爱自己,芳心暖暖的。

她深邃清亮的杏眼柔情无限地凝视着秦俊凡,深情款款地柔声道:傻孩子,妈妈的身体就是你再用更大的力也没事。

以后你不管用多大的力都不要紧,妈妈受得了,只要你尽兴就行。

秦俊凡匆忙吃了饭,就上学去了。

秦莹卿疲倦地在床上躺了一、两个小时方才起床。

经过中午这一鱼水之欢,秦莹卿本已稍稍好了点的阴部疼势,又是如初了。

秦莹卿因而又未去诊所。

秦俊凡下午刚进校门,小凡。

一熟悉宛恍如银铃般的声音传入耳中。

他循声望去竟然是叶舒雅叶老师。

他星目一亮,惊喜地跑过去道:叶老师,你怎么到这来了。

叶舒雅莞尔一笑道:老师调到这来工作了。

秦俊凡看着身姿高挑,一身紧身牛仔衣裤将娇躯束缚得曲线玲珑,凹凸有致。

浑身上下散发着与妈妈截然不同的逼人的青春气息的叶老师。

以前他是以一个孩子的目光来看叶舒雅,只是觉得她很漂亮。

现在他以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时,感到美丽得不输于妈妈的叶老师不单单是漂亮了,而且是那么的诱人,让任何男人都砰然心跳。

他星目直视着叶舒雅,一时间不竟有些呆了叶舒雅见秦俊凡如此看着自己,芳心莫名地一跳,白腻地娇靥微微一红.她娇笑道:怎么这样看着老师,几个月不见,不认识了。

秦俊凡脸颊红红的道:不是,是老师变得更漂亮了,我有些认不出了。

叶舒雅甜甜一笑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么久不见,小凡就变得如此会说话了。

秦俊凡道:当然是真的。

叶舒雅看着只比自己稍矮一点的秦俊凡道:才过了几个月,就长得这么高了。

秦俊凡挺直身体笑道:只比老师矮一块豆腐了。

叶舒雅道:离开这么久,也不来看看老师,是不是把老师忘了。

秦俊凡道:我怎么会忘了老师,只是一直忙着奥林匹克数学赛没有时间.叶舒雅水汪汪的美眸灼热地凝视着秦俊凡道:究竟是没有时间,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秦俊凡不禁有点心慌,逃避似的躲开只眼,低下头嗫嚅道:是真的很忙。

恰在此时上课铃响了。

秦俊凡舒了口气道:叶老师,我去上课了。

叶舒雅道:放了学,到办公室来找我,不,还是我来找你,你在教室不要走,放了学我就过来。

秦俊凡道:嗯!叶老师,再见!说着他就向教室跑去。

放了学,秦俊凡在教室等了近二十分钟还没有见叶老师来。

他不由有些急了,.一想到越早回到家就又能越早地和妈妈品尝到那销魂之乐,他就愈加等不住了,提起书包就离开了坐位。

刚走到教室门口,他脑中却浮现出叶舒雅那灼热地眼神,并且越来越清晰,加之他知道叶老师并不是失约的人,是一定会来的。

他仿佛看见了叶老师来时自己不在她那失望地神情,思前想后他又回到了坐位上。

又过了几分钟,只听见楼梯响起一阵急促而清脆的脚步声。

秦俊凡想到可能是叶老师来了。

他急忙向门口跑去,正迎面撞在微微娇喘着跑来的叶舒雅那傲挺充满弹性的玉女峰上。

.叶舒雅美绝人寰白嫩的娇靥由于跑急了而微微泛红.她丰盈涨鼓鼓的酥胸起伏不平地喘息道:总算还没有走,对不起,老师迟到了,你等急了吧!叶舒雅玉乳极佳的触感让秦俊凡有点心神恍惚,他没有立即回答。

叶舒雅以为他生气了,解释道:就是那个李校长说什么明天我就要上课了,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所以来晚了。

小凡,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生老师的气了秦俊凡这才醒过神来道:没有,我正好边等边写作业.叶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叶舒雅道:难道没有什么事,老师就不能找你了吗?!秦俊凡俊脸一涨红微窘道:不是,我是,是……。

不知为什么叶舒雅最喜欢看到秦俊凡受窘的神情,白净俊俏的脸颊涨得红红的,真是让人心动。

但是秦俊凡不安的窘态又让叶舒雅于心不忍,怜爱之情油然而生。

她道:老师知道了,我有样东西送给你。

秦俊凡道:什么东西?叶舒雅道:你原来不是说一直想要块雨花石吗!上个月老师正好到南京去,本来老师想买块给你,可是我听别人说那些卖的有些不是真的,我就想去给你找一块还是好些,幸运的是只用了一下午就找到了你想要的那种.秦俊凡疑惑地道:我想要的是哪一种?。

叶舒雅浅笑道:自己都不记得了。

秦俊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叶舒雅道:就是你最想要的孙悟空啊!她从贴衣口袋中掏出一粉红的小锦盒递给秦俊凡。

秦俊凡欣喜地接过来打开?一看,一块上边有着一酷似孙悟空图像的雨花石静静地躺在盒中。

他星目圆睁,拿出雨花石小心翼翼地左看右摸,喜不自禁地道:谢谢,谢谢叶老师,太漂亮了。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叶舒雅见秦俊凡如此高兴,芳心甜甜地。

她轻轻一笑道:老师早就想送给你了。

可是几次到你家,你妈妈都说你不在。

秦俊凡心道:怎么没有听到妈妈说起过.师生俩又谈了会离别之后的事情,就各自回家了。

秦俊凡回到家将雨花石收藏好,不敢告诉妈妈叶老师调到自己学校来工作了。

吃了晚饭食髓知味的他又缠着妈妈要行鱼水之欢.秦莹卿何尝不想,只是念及儿子的学习才忍住心中的欲望,温柔地劝导道:好儿子,等你学习了,我们再来好吗!秦俊凡道:弄了再学习,我会学得好些。

秦莹卿软言温语道:宝贝,你学习完了再弄,我们想弄到多时都行,就不要念着学习了,岂不更好。

秦俊凡想了想道:那到时我要弄三次!秦莹卿白腻的香腮晕红,娇羞地道:你要弄多少次妈妈都依你。

她红唇亲昵地吻了下秦俊凡的脸颊道:宝贝,快去学习吧!秦俊凡很快就做完了家庭作业,但是按以往的规定还要温习和预习功课,可现在的他哪有心做这,但是不到九点半妈妈是不允许的。

坐耐不住的秦俊凡借故出来到妈妈房中拿来秦莹卿说起的那本《性生活指导》看起来。

秦莹卿将事都做完,然后就去洗澡。

她从浴室出来穿上睡衣,在厨房做了宵夜出来。

墙上的挂钟快指着九点钟了,这个时间离宵夜还早。

秦莹卿坐在沙发上想到今晚又将是疯狂甜蜜的一夜。

她不由瑕思飞扬,春兴萌发,如坐针毡似的坐耐不住了。

秦莹卿心道:我把宵夜送去给小凡,在里面陪他学习到九点半。

她遂将较早的宵夜送到儿子的房里,坐在书桌的旁边。

秦俊凡在妈妈敲门进来时已将书藏好。

他吃着三明治,喝着牛奶道:妈妈,我明天不去上学了。

秦莹卿道:那怎么行。

秦俊凡道:你不是今天一天也没去诊所吗。

秦莹卿娇媚地道:我没去诊所,还不是被你这小坏家伙弄的,走路不方便。

你还说,小坏家伙。

秦莹卿在秦俊凡的腿上拧一下,轻经的,但第二次是梢重了点.痛啊!。

虽然一点也不痛,秦俊凡却装着叫痛。

秦莹卿道:妈妈又没有用力,怎么会痛,你又骗妈妈。

话虽然这样说,秦莹卿还是将柔润白嫩的柔荑伸到方才拧的地方轻轻地爱抚着。

就是痛吗。

秦俊凡像撤娇似的把脸靠在秦莹卿温暖幽香的怀中。

然后他的手迅速活动,秦莹卿雪白的睡衣领被打开啊!妈妈没戴胸罩。

丰肥滑软的玉乳露出在眼前,秦俊凡低下头噙含住恍如红宝石般的乳头开始吸吮。

……小凡…儿子…宝贝……秦莹卿闭上眼睛喃喃低语.乳头被儿子吸吮后开始充血勃起,在乳头产生的痒酥酥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传到肉穴深处,肉穴里感到一阵火热一湿,流出了一股淫液。

秦俊凡用手指在充份吸吮过的已变得硬梆梆艳红的乳头上揉搓。

秦莹卿的身体微微出汗,能清楚的听到她的喘气声,睡衣的前面完全分开露出雪白丰满的大腿,还有黑色的茂密丛林及隆起如丘的神秘丘壑,上边已微微有些湿润了。

秦俊凡心神一荡,呼吸为之一促,原来妈妈连内裤都没有穿。

快来……小凡……。

秦莹卿粉腮酡红,气息粗浊,兴奋的声音也带着羞涩。

她往书桌旁边的床上一倒,雪白的睡衣左右全散了开来。

她充满成熟少妇风韵白璧无瑕玲珑浮凸的胴体袒露无遗.秦俊凡早就是欲念萌发了,见到这哪还克制得住,他急急忙忙脱了衣服,扑在了妈妈软玉温香的娇躯上。

母子爱情第三章2芙蓉帐暖夜夜春作者:力折秦俊凡并没有立即提枪入穴。

刚弄此事不久的他未看出妈妈此刻已是情欲大动,欲火附体了。

他认为还需+挑逗起妈妈的情欲,才可插入,加之刚看了那《性生活指导》,正好可现学现用他头一低嘴唇吻合在妈妈嫣红柔软的香唇上,来回磨擦着吻着妈妈的香唇,并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

秦莹卿被他弄得心儿痒痒的,春情萌发,香唇微张,微微气喘。

秦俊凡不失时机的将舌头伸入妈妈香气袭人湿热的樱口中,恍如游鱼似的在樱口中四处活动她春心只荡,心神摇曳,情不自禁的将湿滑细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舔舐着秦俊凡的舌头,秦俊凡也舔舐着秦莹卿香甜可口的丁香妙舌,就这样俩男女相互舔舐着,最后,母子俩的舌头如胶似漆地绞合在了一起。

秦俊凡舌头在忙着,手也没歇息。

他左手握住秦莹卿饱满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丰乳揉按着,右手则在女凝脂般滑腻雪白的玲珑浮凸的胴体上四下活动。

最后,他这右手也落在了秦莹卿另一豪乳上,手指一张夹住早已硬梆梆的鲜红乳头时轻时重玩弄不已。

在他的玩弄下秦莹卿的玉乳充血膨胀起来显得更为丰盈,围绕在乳头四周粉红的乳晕向周围扩散。

秦莹卿本就是欲火附体,淫兴高起了,现再经秦俊凡这一挑逗。

她感觉浑身麻痒丛生,浑身血脉贲张,热血沸腾,宛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口干舌躁,一口含住秦俊凡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如饮甘泉美汁般吞食着秦俊凡舌头上及嘴中的津液。

秦俊凡被她吸吮得心跳血涌,心旌摇荡,欲火高涨,阴茎愈加充血胀硬。

他只手更为用力地揉按着妈妈的嫩乳,随着他的动作,他那灼热硬实的阴茎在秦莹卿润滑丰满的大腿里侧撞来撞去。

秦莹卿被这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阴茎撞得欲火攻心,意乱神迷感到浑身更为骚痒,尤其是下身那桃源洞穴中恍如千虫万蚁在爬行噬咬似的异痒不已且无比的空虚。

她曲线玲珑光洁如玉的娇躯在床上如蛇似的难耐地蠕动,一只珠圆玉润的秀腿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互相摩擦着。

她娇靥红霞弥漫,娇艳迷人,春意流动,樱桃小嘴更为饥渴贪婪地吸吮着秦俊凡的舌头,吞食着津液以解口渴。

玉雕般的瑶鼻急促地翕张,并嗯!嗯!地娇声哼吟。

毛绒绒的芳草萋萋鹦鹉洲也因阴液地涓涓渗出而变得湿润了秦俊凡听到妈妈这令人心旌摇荡的呻吟声,热血奔涌,欲火腾升。

他直欲将阴茎插入妈妈肉穴中狠狠抽插一番,但是想到不知妈妈情欲是否已起,冒然插入怕弄疼了妈妈。

他只得挺起粗壮的阴茎在秦莹卿包子般大小丰盈的阴阜上来回活动,他那硕壮滚圆滚烫硬实的大龟头正好抵压在肥厚艳红的大阴唇中间及柔嫩鲜红的小阴唇上一上一下地摩擦着,不时还触及挺立在小阴唇上方敏感殷红的阴蒂这一下秦莹卿只觉肉穴阵阵奇痒钻心,只痒得她芳心骤跳,玉体颤抖。

她松开含在嘴中秦俊凡的舌头,风华绝代的娇容微微痉挛,芳口一张,颤声道:小凡,快进来妈妈痒死了。

秦俊凡再不知,此时也知妈妈是迫切地需要了。

他挺起已胀硬得欲爆裂开来的阴茎对准春潮泛滥湿糊糊的桃源洞穴屁股一挺,只觉肉穴中湿滑滑的滋溜一下顺畅地直插到底。

秦莹卿感觉这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阴茎一插入塞得肉穴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钻心的奇痒稍解。

她舒心地香口一张,吐出一股如兰似麝之气,唇边绽笑。

秦俊凡挺起阴茎用力抽插起来。

由于销魂肉洞中被爱液浸润得十分湿滑,阴茎抽出插入很是快捷。

一下就抽出到肉穴口,一下又插入到肉穴底部。

秦莹卿感觉当那阴茎向外抽出时,一股极端的空虚感涌上心头,可是阴茎重重地插入,直抵花心时,肉穴内就觉得既饱满和充实,使得秦莹卿禁不住浑身抖动着,嘴上止不住浪呼直叫:哎……唔……好儿子……好人……插得好好……妈妈好爽……真好爽……再来……用力再插……用劲插……插死妈妈好了。

秦俊凡听到妈妈叫好,他心中大为自豪,得意地一笑,挥舞着硬若铁杵超愈常人的阴茎在妈妈软绵绵的暖暖的湿湿的美穴中直起直落,重重的插入,狠狠的拔起。

初入肉穴不久的秦俊凡哪知什么技巧,只知这样大起大落地插着,而他这样抽插却误打误中,正好满足酥痒缠身的秦莹卿的需要。

他直插得秦莹卿舒服得飘飘欲仙,魂不附体,全身剧烈抖动。

她美丽得炫人眼目的娇靥春情洋溢,红霞弥漫,媚眼微启,眉目间浪态隐现,芳口断断续续浪叫不已:呀唷……哎唷……好儿子……好儿子……插得好美…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