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母亲发出舒服的呻吟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母亲脱掉了上衣和胸罩,露出的两颗浑圆饱满的乳房,并且将草莓果酱涂在乳房上。光是看见母亲的双乳,就让我有狠狠吸上一口的冲动,更何况还涂上的可口的果酱!我不禁为自己的好点子赞美。

  我的舌头,像只贪婪的水蛭,紧紧吸附在母亲的乳房上,我顺着乳房完美的弧线,舔舐着含有乳香的果酱……

  「嗯……嗯……」

  母亲发出舒服的呻吟,享受着胸前传来阵阵的酥麻快感。我轻轻的含住了母亲勃起的乳头,用牙齿轻咬、用舌头挑弄、用双唇挤压、用口腔吸吮……一连串的玩弄,让母亲开始有些亢奋。

  「嗯……像个小贝比……吸妈妈的奶奶……」

  舔完了母亲的乳头,这回换我了。我将土司串在勃起的肉棒上,并且在龟头上涂满了果酱,有趣的模样让母亲也不禁发笑。

  「这叫香肠三明治,很好吃喔!」

  母亲毫不考虑的将土司和我的肉棒一同含进口中,一边咀嚼着面包还一边舔着龟头上的果酱,一摩擦之下,兴奋的几乎让我差点射了精。

  「换妳了,妈妈,接下来,就请妳先脱下裤子吧。」

  「你该不会是想……」

  「放心,我会遵守承诺的,只是想借妈妈下面玩今天的游戏。」

  母亲一脸疑惑,但还是脱下了裙子和内裤,一丝不挂的母亲躺在床上,像只待宰的羔羊,我要她先夹紧双脚,然后将冰冷的果汁倒在她私处的凹陷处。以母亲的下体当杯子,我真是太聪明了!

  冰冷的果汁让母亲打个冷颤,然后,我像小狗喝水一般趴在母亲胯下,猛舔着两胯凹处的果汁……

  「滋……滋……滋……」

  舌尖不停的划过母亲的阴户,冰冷的液体也不断的从她紧夹的双腿间渗漏到阴唇里……,终于,母亲忍不住的张开双腿,果汁弄湿了床单,但我仍不放弃,紧舔着沾在母亲阴唇上的残渣……

  「喔……别……别这样……」

  但母亲并未阻止,相反的,双腿越张越开,我所幸大大方方的用手指撑开母亲的阴唇,猛舔着她那红肿的两片耻肉。

  「小宝贝……果汁……还好喝吗……?」

  「真是人间美味……我还要……」

  舌尖游走肉缝之间,我用口封住了母亲整个阴门,吸吮着残留在阴道内的汁液,一股带有果汁酸味、尿液骚味和几根母亲阴毛的液体被咽进了我的喉咙,我也真正的尝到了所谓「母亲的滋味」。

  「妈妈……妳也和我一块吃吧……」

  我将身体转了方向,母亲躺在床上,而我却头下脚上的的压在母亲身上,采用69的姿势和母亲相互口交,直到彼此都泄了精为止。第二章 玩具

  一连和母亲玩了将近半个月没有性的性游戏,每到紧要关头,母亲总会用手淫或口交来让我射精了事,但逐渐的,这样子的游戏已经让我感到厌烦和扫兴,于是,另一个邪恶的预谋又在我脑海中升起……

  「妈,妳有这么多有趣的玩具,要怎么玩,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

  母亲一听,显得有些不悦。

  「这都是那个男人用来折磨我的刑具,一点也不好玩。」

  「妳可就错了,东西本身是无辜的,要看用的人是谁而决定。就像性交能让女人痛不欲生,也可以让女人欲仙欲死是一样的道理。」

  母亲知道我伶牙俐齿,尽管她心中仍有些不愿,但最后还是在我苦苦哀求之下,答应在我眼前表演如何用电动假阳具来自慰。

  一根做得微妙微俏的黑色塑胶假阳具,大小却比一般阳具要粗上许多。母亲一转动开关,假阳具便「吱吱」的转动了起来,放在手心,还能感觉到阵阵的酥麻。

  要母亲当着儿子的面用假阳具自慰,这可是比裸奔还更令母亲害羞,毕竟自慰是属于私下的个人行为,如今变成了表演,母亲可鼓足了勇气。

  我斜倚在床头,母亲则背对着我,依偎在我身上。我将双手伸进母亲的上衣里,隔着上衣解开了母亲的胸罩,为了酝酿母亲的情绪,我得一边爱抚着母亲的乳房,刺激她的乳头。

  一阵抚摸之后,母亲渐渐有了感觉。她闭起了双眼,呼吸显得有些急促。之后,她缓缓张开双腿,将假阳具隔着内裤按压在阴户上。

  透过假阳具震动的刺激,母亲的内裤开始湿濡,污渍渐渐地在内裤上晕开,我知道母亲的爱液已经泛滥,一边咬着母亲的耳朵一边催促她赶快行动。

  母亲并没有如预期先脱下内裤,而是将内裤往一旁拉开,露出泛红的阴唇,调整好位置之后,便缓缓的将假阳具插进自己的水濂洞中……

  「妈妈……舒服吗……?」

  母亲点点头,显得十分陶醉。

  「我说得对吧?同样的东西,还是可以让人十分愉快的。」

  母亲缓缓地抽动了几下,淫水在抽送间从阴道中溢了出来,连床单都被弄湿了。由于假阳具和真肉棒是不同的,光是靠这马达的震动就足以让女人疯狂,但为了看到更刺激的画面,我又从母亲的玩具箱中拿出了一串大小不一珠子。

  「妈,这东西怎么玩?」

  我明知故问,妈妈脸一红,要我别去动它,但我坚持要问,母亲只好说了。

  「那是……塞……塞屁眼的……」

  「也让我看看吧!好不好?妈妈?」

  由于假阳具还在母亲的阴道中不断震动着,一阵阵酥麻让母亲的身体整个亢奋起来,向来最为她所厌恶的串珠,如今也成了想尝试的玩物。

  她转了个身,趴在床上,俏起浑圆的屁股,当然,假阳具还插着。我先舔了舔母亲的屁眼,让它得以滋润,然后将第一颗串珠塞进母亲屁眼里……

  「嗯……嗯……」

  母亲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但随即又被亢奋的神情所取代,串珠有大有小,一颗颗的被塞进母亲的肛门中,然后缓缓的将串珠拉出、再塞、再拉……如此来来回回不下数十次,母亲在小穴与屁眼的双重刺激下,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鲜感受,那皆从前让她深恶痛绝的淫具,如今却变得如此的可爱!

  「让我为妈妈服务吧!」

  我接过母亲手上的假阳具,将马达的转速开到最大,猛力的抽送。

  「啊啊啊……啊啊啊……你饶了我吧……我快不行了……我要丢了……」

  母亲的淫水犹如洪水溃堤般从穴中涌出,我急忙抽出假阳具,像只黑熊舔舐着树洞中的蜜汁……此刻,母亲如昏死般躺卧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知道她正徜徉在无边的高潮中……第三章 设计

  其实,之所以想要不断的想出奇怪的点子和母亲大玩性游戏,我是别有居心的。母亲不是个淫荡的女人,正如所曾经说过的,在某方面,母亲甚至称得上是个保守的中国女性,之所以有今日,全都要怪罪两个男人,一个是父亲、一个则是母亲的情夫。

  从母亲再度出现在我生命中开始,我早已在心中默许,要用我的身体来解放母亲的灵魂。和母亲进一个月以来的亲密接触,我始终守着对母亲的承诺,只玩性游戏,却无法真正做爱。但更令我痛苦的事,明知道母亲也需要男人,但却眼睁睁看着她因为血缘与伦常的关系而强忍住濒临溃堤的情欲。

  和母亲大玩性游戏,虽然多少可以纾解我们母子的冲动,但最终的目的,其实是想借此来彻底瓦解母亲的心防。

  「去逛街吧。」

  母亲身穿纯白的紧身无袖背心和短窄群,刻意一身年轻的装扮,要让我们母子走在街巷向对真正的情侣,母亲的用心,可见一斑。

  「我说妈,妳每隔两天就要我陪妳逛街一回,但我们要不是买衣服就是看电影,好像有些无聊,不如到海边走走吧。」

  母亲自从离婚之后,除了逛街,不曾有过第二种休闲生活。我的提议,母亲毫不考虑的答应了,于是我们搭上往淡水公车。

  由于不是假日,车上的乘客并不多,我拉着母亲做到最后一排,因为我曾经幻想过在公共场合与女人做爱,公车便是其中之一,但今天我却想跟母亲玩个游戏。

  车程大约要一个多小时,车子刚开动没多久,我便将手伸进母裙内。

  「小宝……别在这个时候……」

  「反正又没人看见。」

  「车上还有其他人。」

  「这样才够刺激,不是吗?」

  手指隔着薄薄的三角裤不停的抠弄着母亲的阴部,指尖一用力,母亲柔软温润的阴唇像两片海绵般紧紧的将指头包裹住。

  「……嗯……」

  母亲强忍住兴奋,只怕被邻座的其他乘客发现。但身体的反应却是如此的激烈,滚滚的淫水从体内涌出,不一会儿,整件三角裤已经湿了大半。

  「把内裤脱下来吧。」

  「什么?现在?」

  母亲迟疑了一下,但她看我坚决的眼神,知道我并非和她开玩笑。

  「为什么要现在脱……不好吧……」

  「我想让妈妈体验一下什么叫危险的快感。」

  「危险的快感?」

  我向母亲解释,车上是一个开放的空间,而今天,她又穿了一件短得不能再短、并糗随时都有可能穿帮的小短裙,如果在这个时候,裙子底下一丝不挂、暴露在众人面前,自己最私密的私处随时都有被陌生人窥视的危险,当人们处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

  母亲虽然似懂非懂,但光是在车上帮她爱抚、又要她在车上脱下三角裤,就已经够让她脸红心跳了。于是母亲战战兢兢的将三角裤脱了下来,塞进包包里。

  「坐到中间的位子,那里正对着上下车的人。」

  母亲一双修长雪白的小腿,经常引来其他男乘客的侧目,母亲似乎也注意到了,再想到此刻的小窄裙下已是空荡荡的一片,更让她从头到尾夹紧着双腿。

  我看着母亲羞红的脸颊、以及颤抖的双腿,可一想见母亲心中的难为情,但相对的,这种被发现的快感,也是难以言谕的。下车时,我甚至在母亲刚刚的座位上发觉一滩水渍,是汗水、尿水、还是淫水?已经不重要了。

  「刚刚车上实在吓死人了,都是你,想出什么馊点子,害我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但话说回来,那种感觉还够刺激吧?!」

  母亲不答话,故意岔开话题,但一切都明白了。

  「妈妈,既然要刺激,待会还有让你更刺激的东西!」

  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玩具,是一个最新出品的无线遥控震荡器,它与一般俗称「跳蛋」的震荡器没有两样,唯一的差别在于震荡器的遥控器是无线的,而且就掌握我在我手中。

  「妈妈,请妳将这个小东西塞进身体里。」

  「什么……现在……」

  母亲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幸好这一带海边并没有太多人潮,我用身上的外套替母亲稍微遮了一下,母亲尽管有些不愿意与不悦,但还是很快的将它塞进阴道内,然后整好裙摆。

  「现在,我们到人多的地方逛一逛。」

  我拉着母亲往大街上人潮拥挤的地方走,当来到大街上时,我启动了震荡器的马达开关,煞时间,震荡器彷佛发狂般动了起来,由于整颗震荡器塞在母亲阴道中,母亲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刺激下得当街失态。

  「这……这是怎么回事……快……把它关掉……嗯嗯……」

  「妈妈,感觉还不错吧?」

  我像戏弄小孩般戏耍着母亲,尽管震荡器阵得母亲全身发麻,但偏偏又不能将它取出,母亲又气有恼,但也只能任由我摆布,强忍着!

  「自然点,妳看,旁边的人都觉得妳有些不对劲,可别被外人发现才好。」

  「小宝真坏……只会想坏点子……整妈妈……」

  「妳看看自己的腿,丝袜都被爱液弄湿了。」

  在震荡器的刺激下,母亲的淫水有如失禁般狂泄而出,再加上身处在人群之中,让她进退不得,困窘的情况,更胜于刚刚在车上。

  母亲终于忍耐不住,冲向路边的公共厕所,不一会儿,母亲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交给了我一颗湿淋淋、黏答答的震荡器,表情似乎有些生气。

  「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或许今天是玩得过火了点,但我所预期的目的却已经达到了。让母亲充分的享受到什么叫快感,这或许能让早日点燃她熄灭已久的欲火。第四章 诱奸

  「你不是小宝吗?还记得我吗?我是小娟呀!」

  小娟是我的国中同学,也是我的初恋情人,无意间在大街上相遇,令我感到意外。小娟是个个性活泼的女孩,也由于太过爱玩,交上了许多坏朋友,经常和男人勾三撘四的,这也是我与她分手了理由。

  「这么久不见,妳现在在做什么?」

  「酒店当公主。」

  她会去当公主我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她从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上过她的男人又岂止上百?而我的第一次,也是拜小娟所赐。

  小娟的出现,让我灵光一闪,突然间,一个点子出现在脑海。

  「小娟,念在我们是老情人的份上,请妳帮我一个忙。」

  「说吧!」

  「和我做爱!一次就好了。」

  虽然做爱对小娟而言是家常便饭,但老情人一见面就要求做爱却也让她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不置可否。

  「放心,不会让妳白做的,办完事,我会包个红包给妳。」

  「没想到你这么需要。」

  「我有我的理由,希望妳别追问。」

  「好吧,看在钱的份上,我姑且答应。」

  我约了小娟明天到家中办事,并告诉她我会事先之开母亲,以方便行事。但事实上我另有安排,因为母亲的日常作息,早在我掌握我之中,而我选的时间,正是母亲从外头回到家中的时刻!因为我要让母亲亲眼见到这一幕。

  小娟依约而来,看见美丽的别墅、宽阔的房间,让她羡慕不已。

  「没想到你家那么漂亮。」

  「这是我妈妈的房子。」

  我塞给了小娟一个大红包,小娟高兴的何不拢嘴。我告诉她,今天我要的事一个「淫女」,十足淫荡的女人,就算演戏也罢,但待会做爱的时候,我要求她要尽情的叫春、疯狂的摇摆……

  「没想到看起来乖乖牌的小宝也喜欢这味!没问题,我本来就是个淫女!」

  于是,我们甚至连前戏都省略了,一上床就开始做爱。

  小娟接客无数,为应付个是各样的客人,她早已学会各种技巧,而演技也跟她的性技一样精采,叫春的声音,甚至可以掀起屋顶。

  我躺在床上,小娟则跨坐在我身上,女上男下的姿势乃是由女方掌控全局,小娟不停的狂摆着柳腰,小淫臀一会儿上、一会而下、一下子前、一下子后的转个不停,我只需要静静的躺在那而,尽职的小娟就已经能搞得我欲先欲死!

  大门的声音响起,我知道母亲正走进屋子,小娟正在忘情的摇摆着,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叫……较大声一点!妳这个小荡妇……妳叫越大声,就让我越兴奋!」

  小娟演技果然一流,忘情放声大叫呻吟,光是听就能让男人销魂蚀骨。

  我一直仔细的留意着门外的动静,小娟的呻吟足以让屋外的人也听见,母亲自然听得到,为了一探究竟,她一定会来到房前……

  果然,我的房门被缓缓的推开一道门缝,站在房门外的除了母亲还会有谁?妈妈,妳仔细看了,这一场精采的表演,全都是为了妳!

  「趴下!妳这只淫荡的小母狗!我要从后面肏妳的屄,搞到妳昏死为止。」

  「干我吧!狠狠的干我吧!我下贱!淫水都快满了……」

  小娟趴在枕头上,翘起了圆润的小屁股,股间那道已经被干得发红发肿的小淫穴依旧魅力十足,正等待着我的蹂躏。

  刚才在小娟的一番猛干之后,早已射了两次,但为了母亲,我也只有豁出去了,尽管阳具已经干的有些疼痛,但我还是抓住小娟的屁股猛力的抽插,就连原本以为只是随便玩玩的小娟也对我的强和感到有些意外。

  「啊啊啊……小宝……真的长大了……好威猛……干得我……好舒服……」

  就这样,我又抽插了将尽十分钟,直到第三次射精之后,小二哥再也站不起来了。这期间,我有不时的留意门外的情形,发现母亲一直守在门外偷看,如此一来,我便大公告成了。

  「小宝真厉害,这么久以来,你是我遇上第一个让我高潮的男人。」

  小娟将红包塞还给我,并且意犹未尽的搂着我不肯放手。

  「红包还给你,希望你偶尔还会想起我,我的小穴永远为小宝而开。」

  「妳放心好了,哪天我一定要肏得妳连爹娘是谁都认不得。」

  我抚弄着小娟那对不算丰满的奶子,而她则用嘴舔干净我阳具上残留的精液后,才依依不舍的穿衣离去。

  送走小娟之后,母亲突然从客厅出现,带着铁青的脸瞪着我看。

  「你最好给我也个合理的解释。」

  料下这句话之后,一场母子之间的对质即将展开。第五章 动摇

  「还记得那天在教堂里,你信誓旦旦的对我说过什么话?」

  母亲紧握住双拳,两眼似乎就快喷出火光。

  「你背叛我!背叛妈妈!背叛你的爱人!」

  「我是背叛妳,但有没有问过我的感受?」

  「我为你做的难道还不够多吗?身为你的母亲,还得兼当你的爱人。」

  「这算哪门子爱人!如果刚刚的情景妳都见到的话,那才叫做爱人。她让我销魂、让我快乐,而妈妈妳呢?妳曾让我如此快乐过吗?」

  「我……我们说好的……不能够……」

  「不,不是这样的,妳也说过,在妳『答应』之前,我必须安分,我也遵守了妳的要求,但你却迟迟不肯答应我的要求,这不公平。」

  「妈有妈的苦衷。」

  「我也有我的。男人不能过只有爱而没有性的生活,这事实难道妈妈妳不知道吗?」

  「母子是不能……我已经尽量满足你了,而那是我的极限……」

  「极限?妳只是不愿放弃做我母亲的身分而已。要妈妈当我的爱人,就是希望妈妈把我当成真正的男人看待,而不是长不大的儿子。」

  「够了!不要再说了!」

  母亲摀着双耳,哭泣的奔向房里。或许这一招用的有些太猛,一时没有考虑到其实母亲的心是很脆弱的。我不禁也有些内疚。

  一整天过去了,母亲连房门也不肯出,好几次到母亲的房门外倾听房内的声音,房里静得可怕,真希望母亲不要做出时么傻事才好,但在这节骨眼上,我有不能拆穿自己的把戏,真是让我进退维谷。

  「妈妈既然这么坚持,我看,我们的爱人游戏就到此为止吧!从今以后,我还是妳的儿子、妳还是我的妈妈。」

  想不到先退步的竟然是自己!我隔个房门说出自己的想法,目的只是要终止母亲对我的冷战,想不到话一说完,母亲的房门竟然主动打开了。

  哭红的双眼、一天未尽时而消瘦的脸,看了我好心疼,我人不住抱着母亲痛哭了起来。

  「妈……对不起,都是我任性……请妳原谅我……」

  母亲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像是在安慰受伤的小羊。

  「别再说了,妈已经想通了,这些年来,我不曾做个好母亲细心的照顾你,又怎么有资格在这个时候跟你摆什么母亲的架子呢?」

  母亲的话语带玄机,但一时之间,我还不太敢确定自己的推断。

  「妈妈永远是妈妈,但和你玩爱人游戏的这短短一个月时间,却让妈妈真正感受到做一个女人、甚至是一个被爱的情人的快乐,这都爱谢谢你。」

  「妈妈也让我体会到做男人的快乐。」

  母亲摇摇头,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说。

  「就如你所说的,男人不能过有爱无性的生活,刚开始,我以为这只是一场游戏,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变成真实了。」

  「妈妈是说……要继续当我的爱人?」

  母亲坚毅的点点头。

  「百分之百的爱人,包括我的心、和我的身体……」

  我真不敢相信母亲就这么屈服了!是自己聪明,还是母亲太过脆弱?不过那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妈妈的第一次,可不能随随便便就给你。还记得教堂后的凉亭吗?那个游戏开始的地方。游戏从什么地方开始,就要从什么地方结束。」

  「那……结束之后呢?」

  母亲脸上路出诡异的笑容,让我陷入无边的想像之中……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