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爸爸强暴我的自白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叫思琪,在xx中学读中三,据闻我学校的女同学系好多男人和色狼的性幻及想强奸的目标(因那套类似水手装校服太诱惑吧?),最初我都系当笑话听了便算,心里想那么多人想强奸别人那还得了么?直至那天惨剧发生在我的身上,才不得不信,强奸我的就是我爸爸。

那年要面对评该试的挑战,就更是每天都留系学校,所以我很晚才走,如常地同几个同学(其中一个是我的暗恋对象)一起步出学校便分开各自返屋企,因为只有我一个住大窝口,所以得我一个去搭巴士,但这天下着倾盘大雨。

「唉!这样的大雨,又无带雨伞。」

心中喃喃盘算着,但已经是夜深了,便一口气跑家里去,自己一身的校裙制服微微给雨水弄湿。

回到家后,爸爸一直的望着我,因下雨的关系,校服里面隐隐若现,因为我那天太累的关系,所以都没多理他。

当时我口渴的关系喝了一杯水,很快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旁边有一个人,睁眼一看是我爸爸,一手把一支我后来得知是春药的水,再灌落我的口中。

「爸爸?」

「好香的味道,妳洒过了香水吗?」

「没有!」

爸爸一边问着,一边将脸凑了过来摩擦着,自言自语地说着。

「自从你的青春期开始,加上你一身水手式校服,对脚又长,条裙又好短,我忍不住了。嘿嘿,这么幼齿的中学美少女,干起来一定很爽。」

爸爸说到这时我己经很惊,他一手抱起我入房,床褥上面将我抱在怀里强吻。

我根本不想张开嘴,但是又避不开爸爸的舌头,只好又左右不断地扭动着头。爸爸这样当然不满足,伸手进入制服的上衣里。我想冲向门口,但立即一手捉住我只手。

「啊!这样的触感啊!」

「不要这样!放开我……啊!……你干什么……啊……不要啊……」

我又厌恶又害怕地抗拒,坐立难安地时而摩擦着膝盖。我被爸爸从后押着紧贴着我,撩起我的校服,隔着衬裙抚着我颤抖的胸部,男人的呼吸喷在我的耳朵上。

「学生制服下面是什么样子呢?看起来很瘦,唔,不过胸部和屁股都隆起了。」

「不要……爸爸……不要……你的手怎么伸到我的裙子里?不要碰我!」

我的下体忽然痕痒起来。我这时也唯有让双腿交叉坐着,一时紧紧夹着,又一时放松下来,希望可以减少下体的痕痒。

这个情况,爸爸看在眼内,「嘿!跟着还有排你受!」

我的下体却只是愈来愈痕,双腿也微微张开,爸爸看到这里,已把自己的摄录机拿出来,准备拍下以后的一切。

另一方面,我的专注力早就放到自己的下体里去,并察觉爸爸的举动。又忽然,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自己被男人抚摸着的镜头,原来我在这种不知名的春药作用下,竟迫不得以的作出性幻想。

「啊……怎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看到这里,爸爸一只脚就挎过我,屁股坐在我的腰上面。

「啊……你想怎样?」幻想很快中断,我以极微弱的声调问着。

爸爸开始在我单薄的制服上面直接搓揉着胸部,当他再用力地搓弄,校服底下隐约浮现出胸围的轮廓。我这时已经开始哭,因为我知今次一定无得走,一定被爸爸淫辱。在床单的摩擦下,我的校裙滑向了我的腰际,露出我的大腿。

「阿女你真是得到你妈咪的真传啊!你对脚比你妈咪更修长,几多寸呀?每天看着妳,长得一天比一天漂亮,满脑子都是怎么干妳,想得快要疯了,都是你的错。」

跟着爸爸就企起身拉起我坐着,一手伸向我的背部,把校裙上身侧边的拉键一拉,他的手隔着胸围搓着我的乳房。

「嗯……啊……」

爸爸拨开我压住他的手强行伸进我的胸围里,我不禁地呻淫起来,那标准女学生大小的乳房正被玩弄着,还找到藏在胸围后面的乳头并且加以揉捏。

在我羞耻的呻吟声中,爸爸拉高我双手,我双胸便立即呈现在爸爸眼前,爸爸趁这个机会拉下衬裙肩带。我丫了一声,衬裙的肩带完全脱落,露出白色运动型tubetop。

「我经常都嗅阿女你房内的胸围内裤,不过都是洗过的,现在它渗入了你的汗香,好醉人啊!」

爸爸用手摸向了我胸围的扣环,手还是微微颤抖,到胸围翻开,一见到我白皙的胸部,一只手掌本能似的就压了上去,急不及待地在我裸露的乳房上淫猥抚摸,爸爸也不时用指头夹着我的乳头挑逗,使乳头也硬起来。

「那种弹性中带柔软感,和隔着胸围摸的感觉完全不同。阿女,妳的乳房真可爱!」

我被爸爸摸得浑身不自在的颤抖,他又不断吸吮我的乳头,粉红色的乳头被口水沾满,我被爸爸揉到好痛,把我的胸弄得红红的,痛到再次落泪。

「爸…饶了我吧……不要做这种事了……」

跟住爸爸不断吸我颈上的汗,不久,爸爸的舌头开始往下舔着我的腋下,腋下的汗水换成了爸爸的口水,我只好一边哭着求饶一边给他蹂躏。

爸爸吻了一会就起身,就除掉自己衫裤剩下内裤企在我旁边,然后捉住我只手摸她下面,另一只手一路搓我胸部。

我一碰到爸爸下面我立即想缩手,但他很大力我无法抽回我的手,我感觉到佢下面好硬,我是第一次摸男人的下面,我觉得自己变得好污糟。

这时爸爸拉下自己的内裤露出她那条东西,然后用手将我个头扭到向住他的东西。

「阿女我现在就给你看看男人的东西,你一定没有看过吧?爸爸可算是人中龙呢。」

我只系睇到一条直直红红,血脉贲张的东西,附近又多毛十分恶心。我的手不想去握着它,用手拨它一拨,少说也有八寸以上,爸爸再次捉着我的手摸那东西,好粗、好硬、好烫。

爸爸放开我的手把他的东西扫我的面,我最初都不知他想怎样,因为我系第一次,所以我都没想到男人会喜欢这样做的。

「啧啧,阿女你这么漂亮清纯,长的真是欠干,比妳妈咪当年的还要欠干,我今晚一定会狠狠干妳,来,我一步一步教你,爸爸要你擘大嘴巴,舌头伸出来!」跟住就用力按在我膞头令我跪在地上。

「不要……呀……呜……」

「快点!不要要我打你!」

我被他这样的威胁,只好擘大个口,爸爸然后就将他那东西放入我的嘴里,我舌尖抗拒地推挤爸爸那恶心的前端(后来得知那里叫龟头),但舌尖的推挤反而让爸爸更兴奋,他一路前后摆动她的那儿就不停撞击我口的最深处,我很想把他吐出来,但他用手按着我后脑我无法逃脱。

爸爸轻轻闭上眼睛,听着我从鼻子发出的屈服哼声,享受着生涩的吸舔兴奋地呻吟,「天啊!真不是个爽字能形容的!……太爽了……」拨开披散在我脸上的黑发,看自己的特大号东西在自己女儿的小嘴里抽插。

我帮爸爸含了大约5分钟左右,我的双唇都开始麻痹,但他仍然不断的动,过了一会他说:「阿女你知不知饮精会养颜,等爸爸给你补一补。」

我听到后不断想挣扎,因为我不想喝下这些污糟东西,但他实在太大力,我发不出力的挣扎根本就一些作用都没有,反而我挣扎使口部和他的那儿做成多的接触,最终爸爸把他的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口腔里。

他射了很多,弄到我成口都是,他射完之后就把他那里已经变软的东西拿出来,他再拿了一杯水给我,并迫我吞下全部精液落肚,因为害怕我唯有照做,那感受十分难受。

「好味吗?我还有好多的呢!日后再给你补过!」

就在这时爸爸抱我在床上,把我的一步一步地将我的白色校裙揭起,「阿女你还有条运动短裤呀?运动短裤下的长腿零舍有美感!」

说后爸爸就不断吻我的大腿,越吻越上开始隔运动短裤嗅我的下面。

「爸爸,我求你放过我!」

爸爸一声不回,继续把我的打底裤脱下。

我的私处隔着薄薄的内裤若隐若现展现出来,稀疏的阴毛在内裤之间。我尽最后努力,双腿交叉紧紧夹着。

但爸爸大力一扯把我的双脚分开,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来回摸去,摸到膝盖再返回,他的手伸进我半褪的内裤,直接摸在我的外阴上,抚摸者我的阴毛。

「舒不舒服呢?」

这时,我哭了出来,不过一切的事不会因此而改变。

「阿女的屁股原来这么圆这么翘,阴毛好柔软啊!」

爸爸上下来回平搓了一下我的外阴,感觉到那里的湿润,再摸向另一个大腿内侧,来回数次。他的魔手忽然停下,再褪下我的白色内裤,挂在我的左腿,之后居然拿出须刨一下一下把我的阴毛剃去,「怎么可以!不要!不要、剃我的毛啊!」连我平时也不忍触摸的女孩子的禁地,会受到今天眼前的侮辱。

「到前面同我含着,同我擘大个口!」

我啜泣着,喉咙里发出唔咽声的又要被迫含多一次那讨厌的东西,在我帮爸爸含着的时候,他突然在我后面推我一下,令我的屁股高高翘起,把我的一双大腿分开,当时我的重要部位已再没有阴毛遮掩,并感觉到我的阴部被分开了一些,他便用嘴吮我的下阴。

可能是药物的加持影响,在这刹那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使我全身都发热,我对脚就在床上不停的撑着撑着。过了十分钟左右我被他吮得面红耳热,身体还是不听使唤的反应了,心里虽然不愿意,下阴也开始流水。

突然爸爸把手指头插入她阴部,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痛楚弄得清醒一些。

「啊……啊……住手啊……爸爸……痛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啊……啊……呜……求求你……」

但接下的是整只手指都插入里面,那紧缩的感觉给爸爸带来更多的抽插,翻开我阴部的肉缝,上下顺着肉缝搓着我的小豆豆。

如此这般我开始再冒起汗来,整块脸也变得红透,眉头紧皱,呼吸急促,最后竟不自觉的细声呻吟起来,下面就像出面一样开始下着微雨。

我想制止这样的淫行出尽力坐直了身子,双手用力地推开爸爸的脸,但是就是使不上力,只是呼吸更加急促,爸爸更举高了一只手扭我尖挺的乳头,上下身被玩弄的情况下,终于享受了人生中第一次高潮,但意想不到的是,是忽然喷射出来,落在了爸爸的手和自己的校裙里。

淫水喷出,当初我还以为我失禁而漏尿,爸爸的整只手掌,也几乎给我淫水沾湿了。

爸爸半责备的口吻把嘴凑到我耳边,「想不到平时乖巧的阿女竟然是这样,看看你这副德性,明明是在勾引我嘛,还装纯情。」

这时我的双眼闭紧着,羞愧的把头扭到了一边,「不要,不要给我看!」幻想这一切是假的,爸爸没有理会我的请求,更直接把水抹到了我的面上。

「阿女,妳的阴户好像要我的肉棒快插进去的样子,是不是呢?」

「不要!千万不可以!饶了我啊……」我扭动身体发出哀求声。

但真正的痛苦才开始,爸爸再推我趟在床褥上面,整个压我身上再乱吻一通,然后他擘开我的双脚再举起,架在他的双肩上。

我看见我的重要地方不遮不掩在爸爸面前,觉得十分丢面,就在这时爸爸双膝着地跪在我的双腿间,就用他超过常人的巨大肉棒在我的阴部外面不断扫,下面感到压迫。

「你干什么?不行!快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我们是父女啊……不要做这种事!」

我平时完全想不到,我那梦想中的献给最爱的人的初夜,竟然会在今天放学之后快被我爸爸所夺去,心理产生强烈感伤。

我开始边摇头,「救命呀,呜……求你啦,爸爸,不要……我才15岁呀,求……啊……求你啦……神啊……救救我……」

我整个人开始往床边移动,用手挡着遮盖阴道口。下身开始左右摆动,试图令那讨厌的东西不对住阴道。

爸爸看着我的痛苦表情,一边拨开我的手,然后用自己的双腿撑住我的大腿,「我知道你是有小男友的,妳还是处女吗?爸爸可以尝到处女的味道了。」

想到马上就要强奸她眼中幼齿漂亮的女儿,爸爸兴奋地淫笑:「爸爸是阿女你第一个男人,妳要永远记得爸爸怎样帮妳开苞……」

爸爸把我俩的身躯到将镜头对准了我害怕挣扎而摇着的下体,准备拍下处女被开苞的特写。完成后满足屁股向前一送,于有淫水的缘故,我虽然反抗,龟头部份的已经进入了我的阴道。

「进来了……还是进来了……」我心里想着,为阴户受到的压迫发出悲哀的叫声。「鸣……痛……痛……呜……爸爸你这样用力强行插入会痛啊……呜……」

「阿女!进去了!进去了!」

肉棒不断地挤入,我不由得双手紧紧撑住爸爸下压的肩膀,「嗯……嗯……啊……痛……痛啊……不行,不能这样……啊……」

很快碰到了那一层诱惑爸爸的根源……是我的处女膜。

我猛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皱紧了眉头,嘴唇微微的颤抖着。疼痛的插入和第一次的羞耻正冲击着我,此时,我彻底的绝望了,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唔!」我咬紧牙关,左右摇头。

跟着就用力一插,一下的震痛,我即时丫了一声,因为真是很痛很痛!

当爸爸把阳具第一次捅入我的阴道里时,那种高兴的表情到现在还记得。爸爸拉住我雪白幼嫩的乳房,把我的身子曲起来。

「喂!阿女你望望你下面,我已经用肉棒给你验证过,你果然系一个标准的处女来呀!还流着血的呢!处女西洞又窄好正呀!」

「呜……呜……这太过分……太过分了……救命呀!好痛啊,爸爸!」我忍不住大力呻吟叫着:「爸爸,你轻手一点,你……你的太大了,把我那里撑开插破了……哎呀……」

「啊……我的东西终于可以在阿女的身体里啊!」爸爸边说嘴中正边含着我的小乳头,舌头直打转中,「妳的意思就是要我温柔点吗?」

刚才的快感完全消失,带来的只是阵阵剧痛,躺在凌乱床单上的我只觉得股间一根滚烫直硬的东西插了进来,心中不禁的一惊,害怕这东西捅破了自己的阴道。

「不是啊……呜…求你放过我啦…好痛…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爸爸…求求你不要…啊…啊…」

爸爸可不理会了,龟头再节节前进,一下一下的抽插顶进我的小腹,丑陋的东西每抽插一下都翻动着我粉红的阴道肉壁,阴道因痛楚而收缩,拚命抵抗阳具的插入。过了一会,爸爸拔回他的东西出来,用手把我的腋下部分抬了起来,连带我上半身也给拉得离开了床边。

「换过另外一个体位吧,为了妳这种美少女的第一次,不好好干一干妳,可是对其他人想干你的同好是不尊重的喔……嘿嘿!」

转头看到了床边的全身镜,爸爸两只手环起了我的大腿,就这样站了起来,走到了镜子前。

「阿女,妳看妳现在的淫样啊?」站在全身镜前,可以清楚的看到爸爸的阴茎正在我的制服裙下小缝里面。阳具在刚失去纯洁的花瓣中进进出出,在向左右分开的雪白大腿上,也留下鲜红的血迹,都把我的校裙染红了。

当时我痴痴的看来镜中一个水手服女少正扣在身后男人的脖子上,身体也随着上下起伏,双手拳头握紧,表示着身体的痛楚和心里的愤恨。

爸爸就在我未有心理准备下便大力一插到我的最深的地方,他不断猛力的上下摇我,随着抽插,双手死死抱着爸爸的脖子,双腿用力夹紧他的腰,并再度产生被撕裂的疼痛感,阵阵带着红丝的淫水溅了出来,还和我湿吻不时还把他的舌头伸过我的口里。

我泪流满面,雪白纤弱的娇躯因感觉恶心颤抖扭动,干得很想叫,我的舌尖抗拒爸爸恶心的舌头,但我的反抗不服而让爸爸更兴奋,激烈地摇着我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转过来吧!嘿嘿!试一试从后面来的……」边说爸爸边把我身躯翻转了过来,抓住了我屁股往上抬。

爸爸让我跪在床上,在他把东西插进去的一刹我又开始呜呜地叫喊,一直想爬离他的魔掌,「不要叫得那么大声!想邻居听见的吗?乖乖听话吧。」

我把头靠在床头呜咽求饶,「啊啊!爸爸!我不行了!啊呜!已、已经……不行了!」

他两只手在顺着我校服里修长的腿侧,一路滑上她制服下干得不停摇晃的胸部,整个身体都贴上去,「这光滑皮肤的感觉再配上学生制服,出面的援交妹无法跟你比。」除了抽插,爸爸开始吸允我的脖子,让我更敏感的流出更多淫水给他玩弄!

「啊!」当手指触碰到乳头时,我的双唇传来了闷绝的声响,本来我努力撑着自己上半身的两只手都软了,我双脚一软,几乎便要倒下。

爸爸见到了我被干得不停呻吟哀叫,把脸靠在枕头上也不停止,继续从后在翘起的屁股中被猛烈撞击,撞得啪啪作响。

「还会痛吗?有什么感觉啊?摆动一下腰吧!干嘛那么厌恶啊?」骑在爸爸的腿上性交,下面有巨大肉棒挺进时,摇摆着潮红的面,头发随着头的摆动而飞扬,「不要……不要…我…我快不行了,求你停手吧……」

「你快要高潮了是不是?啊?」

我正苦不堪言抵抗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看着我没打算亲口回答他的样子,爸爸狠狠的用力掐住了我的阴核。

「讨厌不要啊!」我受到这样的刺激,身体向前卧倒,软摊在爸爸身上,下面强烈抽搐,终于迎来了屈辱的高潮,一股阴精淋在爸爸的龟头上。

我怕惊动外面,把双手捂住了脸,生怕那羞人的淫叫从自己的嘴里面漏出来。爸爸拉开我的手,看着我紧咬住下唇的表情,「尝到做女人的快乐了吧?现在要到我了。我可爱的女儿……妳想要我射在你的嘴巴里还是你的子宫里啊?嘿嘿嘿嘿……」

龟头正顶在阴道尽头的子宫口上,但我十二天前完了月经,意识到危险的临近,我用足全力的呼喊着:「爸爸不要啊!不可以射在里面!」

我的大腿高高的举起,能清楚的看到被凌辱的地方,尤其肉棒在花瓣中进出的样子,「看着妳发育就想狠狠干妳了,之前忍着只好叫学生援交妹,但始终都不及妳的可爱又淫贱,终于被我干到了吧,又可不用戴套内射……」

我因为害怕,挣扎把两腿都夹在爸爸的腰身,可是爸爸依然没有住手的意思,他的屁股不断一耸一耸地上下摆动。一边攻向我的小穴,我闷皱着眉头闷绝的叫着「嗯啊啊啊……不要这样弄我的小豆豆……啊!」

爸爸仍狂舔着我的脖子,不断填满抽空再填满,我恐惧的感觉此起彼落,爸爸越干越叫爽的,使劲的向阴户力挺!

「不……不要……不要射……别射……嗯……求你……真的……真的是我危险期……爸爸……真的不要这样……」

我此时双手奋力的推着爸爸的身体,而我疲乏的身躯作最后的挣扎也是无补于事,爸爸腰一挺,我全身又震了一次,被迫开的阴道又又收缩回来,再紧紧爽紧爸爸那可恶的东西!

「啊!不行了……别再干啦!不要……继续!我……要死了……」

爸爸并没有因为我高潮了就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而是用力的抱紧我,享受阴道不断收缩的紧实感觉,更加速的在腰间使力冲剌,两人胸贴胸的摩擦助他射精。我感觉到他的东西在我下阴一下一下的上下脖动,终于在我体内爆发了,精液全都喷了进去。我心里想完了什么都完了!

「射了……爸爸你真的射在里面……怀孕我可怎样见人啊……呜呜……」

「真是爽……早就想将爸爸的精华射在阿女妳的里面去……快活死了,今天终于射到了!不用怕,我有买事后丸,阿女你放心吧!」

抽出的一刹,阴道立时一空,我闭上眼的喘息,呼吸才慢慢平伏。爸爸的可恶东西还有淫水和血,他握着阳具,一口一口的要我吸。

这时我为了爸爸快些离开,我闭了眼睛,甚么不理的,就用力吸起来,「啜啜啜~」的声渐渐含着整根,摇头晃脑的吸了起来;我又伸出舌的,舔舔根部、在龟头上拨动,弄得爸爸舒服极了,精液、淫水都吞下肚里。

已经是凌晨1:00,半祼的学校制服身子躺在床上,胸部和下体还感到一阵阵的肿痛,我看到我两片阴唇及阴壁红肿,而阴道口就倒流出精液,而床褥就留下破处血迹及污物,再看双乳,原本鲜嫩的乳头,已变得深色及满报牙齿印。

爸爸临走前抛一下句,如报警的话,你的破处片段放上网络上,不过你都有爽到啦,以后要多加调教啊……听到这情况,我坐在床上拿着胸围,扣回校裙抱头痛哭,不知如何是好!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