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舅妈,别跑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晚上八九点钟的样子,灰色面包车停在孙家村一条靠马路的拐角,这里和两个不甚明亮的路灯离得都比较远。

  马路上都没有什么车经过,这时,一辆马达声轰鸣着的摩托车转进这个拐角,坑坑洼洼的路面上颠簸前进,车灯打亮了前面的路。

  一个女人从前面低着头踩着快步走来。

  浅紫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摩托车打了几声刺耳的喇叭,从她身边穿过。

  她放慢了脚步,后面车的轰鸣声几乎听不见的时候,她正好来到灰色面包车的旁边。

  面包车里黑乎乎静悄悄的,忽然门刷的一声开了,还没等女人回过神来,就被一只手猛地拉进了车内。

  「你吓死我了。」

  「不是告诉你在车上等你吗?」

  「我看着不是你的车」

  「朋友那儿借的,我的车怕让你认出来不是?」

  「那你还让我走那么老远路,直接开到门口不就得了?」

  「那也不好说啊,咱还是安全第一。」

  「呸,现在知道怕了,当初怎么那么大胆子?」

  「这得问你了,谁让你这么迷人呢。」

  「得了,这是上哪儿啊?」

  「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你赶紧的吧,我没多少时间。」

  面包车在马上了撒开了腿跑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头一扭,又钻进一条小石子路里,没一会儿,路就到头了。

  灯灭了,只有稀稀疏疏的月亮的光。

  舅妈就坐在后座靠窗更暗的一边,从阴影里露出头来。

  「怎么,就这儿?」

  「想我没想?」后座的位子连在一起,地方,想必也够。

  我的手伸进她的裙子里,丰满的腿细腻清凉、肉感十足。

  「谁有空想你。」舅妈阻止着我的手。

  索性放开手,我用极快的速度把短裤脱了下去。

  「那一定是想它了。」

  「我谁也没想,」声音有些紧了,她又问,「这儿不会有人来吧?」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有些不耐烦,把她的手抓过来,鸡巴迎上去。

  颤颤巍巍的,不知道是鸡巴的跳动,还是手的。

  「它可想了你整整两天了,还不快点安慰安慰它。」

  两颗手指在龟头上用力捏了一下,手掌裹着阴茎,慢慢地来回动着。

  一个冲动,揽住她的腰,把她拖到光亮的一边,头枕着窗,横躺着。

  舅妈的眼神像月光一样,隐隐约约,闪闪烁烁的。

  褶皱的上衣衬着前胸,双腿曲起着,黑色裙子滑到腿根处,露出白色的带花边内裤。

  真是个动人的尤物,而突兀的鸡巴煞风景地直直立着,丑陋非常。

  我把舅妈的上衣卷到胸前,稍稍拉下白色花边胸罩,衬托住浑圆丰满的乳白色奶子,两颗深灰色乳头已经在空气中翘起。

  舅妈的脸色绯红,更是让人陶醉。

  呼吸已经不匀称,还穿着内裤,我的手就到了下面,只拨开裤边,手指碰到肉缝口已是一片泥泞。

  一条小棍子先行进入。舅妈皱起了眉,眼睛也闭上了,一脸的痛苦表情,口中呜呜作响。

  前奏够了!晾着的鸡巴几乎要从马眼处怒吼起来,手指乖乖地钻出来把内裤勾到一边。

  舅妈的腿一条贴着靠背一条向外张开,半个屁股离了位子。

  我半跪着弯下身,鸡巴顶到了洞口,挤开两片肥唇,一点点压进了舅妈的体内。

  「嗯」舅妈发出一声呻吟,还在体味着略嫌陌生的鸡巴在自己体内的蠕动,就被一阵突如其来地快速地抽插打乱旋律,双目张开,手掌抵在我腰上,似乎想把我推开,又软绵绵地使不出力。

  「你慢点……疼。」

  「怎么,这两天舅没给你松松土?好像比上次更紧了。」

  「谁让你一来就这么快的?」

  「舅妈,你的屄太舒服了。我一插进去,就只想要狠狠地肏你。」

  「没正经,那你快点。」  「这么急着赶回去干嘛,家里又没事。今天我们好好玩玩。」

  我放慢了速度,每次都挺身把鸡巴插到底:「刚还不是喊疼吗?」

  「我又不是小姑娘,还怕疼?刚才是太突然了。」

  「舅妈,你比小姑娘可要有味道多了,而且你下面,比小姑娘还紧。」

  「别没正经,你有几个小姑娘?」

  「就一个。」

  「你不怕我和她说去?」

  「你敢去说,我就敢认。」

  「你呀,迟早出事。」这份上了,舅妈还不忘嘱咐我,「这么躺着真累,你还要多久?」

  「亏我想了你两天,你就这么打发我?」

  「你这样躺着试试,站着说话不腰疼。」

  躺就躺,男子汉大丈夫,还怕躺着肏不成?

  女上男下,虽然下面还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两个人却动不了了。

  在这种环境下,女性的柔韧性显得如此重要,换成我躺着,能把腿分得那么开吗?

  非骨折了不可!

  我尴尬地坐起来抱着舅妈的腰,她的双腿现在盘在我腰上。

  双手托着舅妈的屁股,我则擡起屁股把鸡巴往上顶,虽然尺度很小,湿滑温热的阴道带来的快感却一点不逊色。

  舅妈也开始配合我动着,上身贴在我胸前,侧过头,和我吻在一起。

  我又翻了个身,让舅妈靠在椅背上,然后双手穿过小腿勾住关节往外,这样她的双腿就很轻易地架开。

  因爲座位不够宽,舅妈的屁股已经落空,而双腿斜向上分开。

  舅妈的阴户展现眼前,虽然还被内裤半掩着。

  「舅妈,这次我快点。」鸡巴再次轻易地顶了进去,「受不了,你这个样子真骚。」

  「嗯,」不知是呻吟还是答应,虽然这样还是有点累,但舅妈没再抱怨什么。

  以这种姿势,舅妈柔韧富有弹性的身体随着我身体的起伏而起伏,淫靡的声音如在耳畔。

  「舅妈,舅有没有这么肏过你?」我还不忘了调戏舅妈。

  「嗯。」舅妈的呻吟加重了一些,像是在回答,又像是避免回答。

  「肏过?」

  这时候舅妈摇了摇头,咬着嘴唇。

  得到这个答案,再看着舅妈的这副表情,我发疯似地一次次插入又拔出。

  「舅妈,再夹紧,我快射了。」

  此时我的动作更快,舅妈已经从背靠着弓着身子滑向一边,侧躺在位子上。

  黑色裙子的下摆夹在交合处,闪着湿漉漉的水泽,我把她刚才滑下的上衣重新拉起,一对圆鼓鼓的奶子在上下晃动着。

  「嗯……我也快来了……夹你……啊……又这么深……」

  「舅妈,你真骚,啊,你的屄真紧,比小姑娘还紧,舅舅不肏,我肏你。」

  「呜呜……你……坏……死了……啊……不要……再快点……要来了……」

  「要射了!」

  「射……啊!……射了……好多……」

  舅妈低声哼着,浑身软了。她有个地方让我觉得很特别,等我的鸡巴慢慢拔出来之后,她的身体会一下一下地禁脔。

  那副高潮瘫软的痴态,我永远也不舍得忘掉。

  「在想什么?」舅妈有气无力地问。

  「没什么,就想看着你。」

  「不害臊,还没看够啊?」

  「舅妈,你这么骚的样子,我一辈子也看不够。下次给你拍点照片作个纪念,好不好?」

  舅妈笑笑:「你还想有下次?几点了,也该回去了。」

  「早着呢,咱再说会儿话。」

  「你说的没一句正经的,别不老实!」

  「怎么不老实了?」

  「手在干吗?」

  「没干吗,给你挠痒痒。」

  「不害臊,还不拿出来。」

  「怕臊,能把舅妈你给肏了?」

  「你就知道肏肏肏……」

  「舅妈……」

  「嗯?」

  「听你说肏,又硬了。」

  「你就不能正经点?别闹了。」

  「谁让你这姿势这么诱人了?随便找个男人问问,不硬,肯定是性无能。」

  「去你的。哎呀,真不能闹了,大海该看完电视了。」

  「明天来镇上吧,秀秀去医院,家里没人。」

  「我跑你那儿去干嘛,你可别太乱来,不怕被人发现。」

  「舅妈看看外甥,有什么好怕的?干脆你把大海带上,你知道,大海最喜欢看电视了。」

  「你还当我是你舅妈?有你这么当外甥的吗?」

  「当外甥的变成这样,当舅妈的也有责任不是?明天你就好好教导教导外甥不行吗?」

  「哎呀,这事明天再看吧,说不定有事呢?」

  「没事一定来?」

  「你呀,胆子这么大,早晚要出事。」

  秀秀一大早就上医院看她爸去了,昨晚上还了车回到家的时候她都睡下了。

  本来因爲没和舅妈‘梅开二度’还有点未宣泄的欲望,可是看她睡得熟了,也就放弃了。

  留着这点精力,等舅妈明天来了再还给她。

  10点多了,舅妈还没来。我有点等不及了,刚想给舅舅家打个电话探探风,想想还是算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该来的一个电话也没有用。

  索性不想了,起床梳洗完了,吃了点东西。

  下午1点半,外面传来敲门声。

  是舅妈。哦,还有大海。

  三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我已经向舅妈使了无数个眼色了,可她偏偏像是在折磨我似地视而不见。

  没办法,只好打开‘第二个锦囊’。

  「走,大海,哥带你看电影去。」插播广告的空隙,我对表弟说。

  除了看电视,他更喜欢看电影。这么多年的经验,绝不会有错的。

  「妈,你不去?」表弟回头看着舅妈。

  「嗯,你们去吧。」说完,看了我一眼。

  开车和表弟来到电影院,特意挑了场两个多小时的。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又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车里只剩下一个人。

  「他不会回来吧?」舅妈看到进来的这个眼睛冒着绿光死死盯着自己的男人,问。

  「门关着呢。」舅妈的腰落在我手上,被我慢慢推着,她的屁股贴到客厅的墙。

  下面紧紧地顶着,双手把玩着舅妈的奶子。

  好一会儿,她没什么动作,只是把手放我我腰上,呼吸慢慢变重。

  「别这样,衣服皱了。」舅妈说,「你就不能找个舒服点的地方?」

  最舒服的地方,自然是床上。做爱的另一种叫法,不就是上床吗。

  舅妈已经被我脱得只剩下内衣裤,今天她居然穿着肉色的内裤和胸罩,这种在秀秀身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色彩给我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

  胸罩还是那种大大的,从下面衬着奶子,看上去还有点紧。而和身体仿佛融爲一体的肉色内裤也显得小巧,不像之前舅妈穿的那种肥肥大大的内裤。裤面上圆鼓鼓的,看上去又有种滑溜溜的光泽。

  我的眼睛都冒了火,立刻趴上去用手掌感受摩擦着内裤那种滑滑软软又温热的美妙。

  没一会儿,能感受到里面已经出水了。

  我拉着内裤边,舅妈擡了擡屁股和大腿,让我一下把内裤剥了下去。

  伸手进去,里面已是一片濡湿,黑黑的阴毛下露着湿润润的两片大阴唇。

  舅妈居然还在这时候把腿并起来,脚尖都叠在一起。

  我立刻把内裤脱下,火热亢奋的鸡巴很快对准了舅妈被我重新拉开的双腿根部,一点点插了进去。

  舅妈「嗯」了一声,微微皱着眉头,望着我:「这次你先慢点。」

  舅妈已经出了很多水,鸡巴在里面非常舒服地停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动起来。

  「舅妈,真没想到你的屄还能这么紧,肉软软地夹着,真是舒服。」

  「难道你家秀秀的里面是硬硬的?她那么年轻,还没生过小孩,能不比我的紧?」

  「她的也紧,不过没舅妈你的舒服,光是停着不动,都有点受不了。」

  「嗯,」舅妈不再说话,闭上眼睛,鼻子里又发出那种动人的声音。

  她这次的吹水量不是一般的多,我看着交合处随着抽出带出来的白色液体都有些粘浊。

  每次抽入都尽量顶到底,干了一会儿之后,我开始加快速度。

  因爲实在是太舒服了,一时真有点受不了,隔一会儿,我就伏下身吻上舅妈,听着她鼻子里的哼声,舅妈的舌头也热烈地回应着我。

  此时我的鸡巴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和秀秀,就是和舅妈的前几次,都不像这次一样,才这么一会儿就有射精的冲动。

  我停止抽送,吻上舅妈的脖子、奶子,努力让下面恢复一点平静。

  「怎么了?」舅妈见下面好一会儿没动静,问,嘴角还挂着晶莹的唾液。

  「今天真怪了,这么快我都要射了。」我趴下身贴着舅妈,一面开始缓缓地抽送,一面在她耳边说道。

  「那你还不射?」

  「这不是想多肏舅妈你一会儿吗?而且这么快就射,我怕舅妈你笑话我。」

  「这事你还能忍得住啊?」舅妈在我屁股上用力地捏了一把,几乎让我把持不住,「一定是昨晚上和秀秀太疯了,你呀,要注意身体。」

  「舅妈,你不笑话我,我就干脆射了。」

  「射吧,我笑话你干嘛。」

  我重新起身,双手撑着,猛烈抽送。

  舅妈的一对奶子白晃晃地摇出迷人的肉浪,在即将爆发的一刹那,我忽然抽出鸡巴,对着舅妈的那对奶子,开始射精。

  「你怎么都射在我身上了,恶心死了。」舅妈拿过床头的纸擦着精液,抱怨着。

  「舅妈,刚才我差点就想顔射你,不过我怕你反应太大,只好射到半路上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舅妈似乎能明白‘顔射’的意思,「你这都哪儿学来的?」

  「网上。」我看着舅妈,试探性地问,「舅妈,你给舅舅口交过没有?」

  「没正经的东西,就想着这些歪门邪道。」舅妈的脸红了,看来,她应该是有过经验。

  看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继续问:「你说刚才我要是不小心射在你脸上,你会怎么样?」

  「我会把你这条东西割下来,扔了喂狗。」

  「我不信你敢。」我说,「再说了,你也不舍得。」

  「不信你就试试看。」

  「你这意思是让我射你脸上?」

  「不跟你说了,就知道作贱人,再这样,以后不理你了。」

  舅妈手伸到后边系上胸罩的扣子,坐起身来,找着内裤,背对着我,翘起光溜溜的大屁股。

  那条内裤,床上床下都没有看到。

  舅妈回过头来,我靠在床上躺着,手上缠着肉色小内裤,一脸坏笑看着舅妈。

  她一定注意到了,我那条已经高高挺立起来的鸡巴。

  舅妈故意避开视线,过来拿内裤。

  「舅妈,我想留着做个纪念。」

  「做梦吧。」舅妈一把扯过内裤,站在床边穿起来。

  小巧的裤子,紧紧包裹住舅妈丰满的屁股。这个样子,甚至比光着还迷人。

  我从后面抱住舅妈,手指在三角处滑过:「舅妈,这么快穿衣服干嘛?别生气,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这时候舅妈也没什么抵抗的意思,轻声说道:「你怎么……又硬了。」

  这还不都拜你这个美舅妈的身体所赐?再说了,要是就这么完事了,以后舅妈你还不得小看我?

  舅妈又倒在床上,不过这一次是趴着,而且下半身还在床外,这样她的屁股翘在我面前。

  肉色小内裤褪到腿弯,从后面可以看到舅妈的两片肥美的阴唇微微张开,饱含了晶莹剔透的淫液。

  她在等待我的插入。

  我一手按着舅妈的屁股,一手扶着鸡巴送到洞口,一点点再次整根淹没在舅妈的体内。

  感到舅妈被我插得往上翘着屁股,两条腿也伸得笔直。

  「舅妈,你要快点还是慢点?」

  「随便你。」

  「那怎么行。刚才舅妈让我舒服了,现在是外甥让你舒服。你说,你想外甥怎么样肏你?」

  「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我要你告诉我,你有没有给舅舅口交过?」

  「你怎么……老问你舅舅,干嘛呀?」

  「你不是说我是变态吗?我听你说和舅舅的事,就特别的兴奋。」

  「有过,也就一次。」

  「你跟我说说。」

  「哎呀,你总提这个干吗?就是有一次洗澡的时候,他让我含着……」

  「他是不是射进你嘴里了?」

  「他倒是想,嗯……我没让……都射在外面。」

  「舅舅真傻,要是我,一定使劲按着舅妈的脑袋,把精液全部射进你的小嘴里,最好,还让你全都吞下去。」

  「啊……你这……坏种……就会作贱人。嗯……嗯……」

  「舅妈,你下面的嘴咬得好紧。舅舅好久没肏了?」

  「他…………整天打麻将……身子不行了。」

  「难怪,那不是便宜我了?」

  「嗯……便宜你了……嗯……好硬……好热……你要射了吗?」

  「舅妈,我等你,我和你一起射。」

  「嗯……嗯……舅妈快来了……你不要停……肏你舅妈。」

  舅妈的腿都软了,几乎跪下来,我把她翻了个身,摘下内裤,架起她的大腿,开始最后的冲刺。

  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舅妈的嘴大张着,身体开始有着强烈的反应。

  「啊……真深……好厉害……外甥的鸡巴……啊……肏舅妈……」

  「舅妈……你的屄又在夹鸡巴了,真是个骚屄啊。」

  「嗯…………夹你这根大鸡巴…………让你肏我……让你肏…………啊…………要来了…………」

  「舅妈…………我也要射了…………」

  「啊…………再快点…………再快点…………射进来…………射…………啊…………不行了…………啊…………好烫!」

  舅妈猛地一缩身子,头都擡了起来,满脸痛苦的表情。

  她的身子半个滑落,我顶着舅妈的屁股,让精液一股一股畅快地射进她体内。

  等我拔出鸡巴,舅妈呼出一口气,身体松弛了下去,然后又是一阵禁脔。

  这一回,我坐着靠在床沿上,看着乳白色的混合液体慢慢地从她的下体流淌出来,一直流到屁股缝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