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操爆清雪阿姨的小穴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七月七日晴,我踩着轻松愉快的脚踏车从学校回家,念了一整天的书实在有够累的,反正我已经有大学可以读了,干么还要我这个准大学生去应付剩下的一次段考呢?不过在学校倒是有些好,我的老师很漂亮,不过那是题外话,有空下次再说。

话说今天我的眼皮一直在跳,总感觉今天会有什么事发生,但一整天下来就是连不小心和我那漂亮的历史老师有肌肤相碰的机会都没有,我实在猜不出来有什么事值得我期待的,至于心仪的女孩还在为了直考而埋首苦读,我根本就不会去打扰她,想着想着,真不晓得眼皮在跳什么跳。

回到家,我家事住在闹区外的一栋透天别墅,周遭是一座颇大的公园,除了早晨和下午会有些人在公园里运动,不然其实我家倒是杳无人烟,连能看到一台车都算很稀奇的一件事了。

然而今天却莫名奇妙的多了一台机车停在我家门口,而且那台机车还很眼熟,但我就是一时想不起来那是谁的机车,我想大概是我眼昏了吧,便没理会迳自进家门,这一进去可好了,一双没见过黑色的细跟高跟鞋就放在门前,我似乎有看过,努力回想了一下,靠!竟然是我那二十五岁的清雪阿姨的高跟鞋,前些时候的家庭聚餐才刚看过,我兴冲冲的踢了鞋便跑了进去。

「哇靠!」我在心中叫道,两眼直瞪发直,我家清雪阿姨今天真是性感无比,一件雪白的短t配上一件超短丹宁热裤,似乎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泄底一般,扎起一绺马尾,高耸的额头露了出来,俏丽的瓜子脸上有对如星子一般的美丽眼睛,上头还有不用刷就很卷的眼睫毛,如柳叶一般的眉毛好搭衬,红胜樱桃的薄纯,洁白的脸蛋因为太白而能见里头的血。

苗条有致的身材,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偏偏体重又大概不超过五十公斤,三围33b2937更是令人垂涎欲滴,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清雪阿姨一向都很不吝啬的展露自己姣好无比的身材,尤其爱穿合身的衣服,而今天的这一身打扮可说是性感中的性感。

清雪阿姨这回来竟然来打牌的,清雪阿姨和妈妈以及其他两名我不认识的女人正在牌桌上杀的你死我活,根本忘了我的存在,或许女人家不爱吹冷气还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反正他们四个人就是不吹冷气只开窗户和吹电风扇,四人各一支电风扇,但我一眼就瞧出清雪阿姨的那一支是家中最弱的一支,就算开到最大也还不及妈妈那一支的中速,我也能猜的出来这肯定是我那心机中的妈妈故意安排的,毕竟清雪阿姨打牌的技巧可是出了名的厉害,我猜妈妈肯定是要用热让清雪阿姨烦燥而乱打,不过妈妈的新机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看到清雪阿姨手边的钱堆,我就知道清雪阿姨大概不受什么影响了,但由于热的关系,清雪阿姨的汗水已经留了不少,更赞的是他穿的又是纯白t,如今只要我凝视一看,便能看到清雪阿姨今天内在美是什么颜色的了,干!竟然是鹅黄色的,我不禁看的有些口渴,但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忍住喝水的欲望,缓缓走进牌桌,尤其是清雪阿姨的身边,忽一阵花香扑鼻,不,好像是乳液的味道,反正从清雪阿姨的身体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就是了。

「哇,看来这一次我要输了!」清雪阿姨搔搔头,用她那莺声燕语叫苦道。

妈妈和其它两人似乎看到我了,但由于见到清雪阿姨的忧愁而高兴竟然也不出声,我恨的牙痒痒的,想:「竟然不理我!」

我眼睛一瞧清雪阿姨立起来的牌,轻轻「哼!」了一声,右手一伸,取了张五饼,打了出去,换了一张三条:「吃!」

这下子可好了,我这一动作可真让清雪阿姨从地狱飞到天堂一般,其它三人脸色铁青,倒是清雪阿姨兴高采烈的转过头来,笑嘻嘻地说:「云鸿,太谢谢你了!阿姨真亏有你救才不会输个精光!」

不过清雪阿姨这一动作倒让我羞红了脸,我清清楚楚自清雪阿姨的领口看到清雪阿姨雪白的乳房,不过我不动声色:「没事的!阿姨你今天也来打牌阿!真难得!」

「黄太阿!这是你家儿子喔!长的很帅ㄟ!几岁了啊?」

「要上大学了!」妈妈说。

「阿姨们好!不好意思打乱了阿姨们的牌局!」我笑着说。

「不会啦!你很厉害喔!阿姨还得回去煮饭,你替阿姨打完吧!」其中一名妇人站起身说。

妈妈送完客后,又坐回牌桌,至于我呢,我可是稳操胜算,毕竟我只差一张一饼就胡了,而我猜清雪阿姨待会一定会打出那一张,果不其然,这一局我赢了!

「云鸿的牌技又更上一层楼了呢!阿姨怎么打也都输你!」清雪阿姨笑着说。

那是当然的,过年的打牌,几乎是我和清雪阿姨的战场,而我又更胜一筹。

另外一名妇人走后,只剩我和清雪阿姨在家,妈妈则是出去接念国小的弟弟和念国中的妹妹,预计起码要一个半小时回才会回来,再加上妈妈又留阿姨下来吃饭,预估买完菜回来也要两个多钟头,我这下可乐了!原来眼皮跳是因为清雪阿姨。

这回可真美了我寂寞的人生,我跟清雪阿姨因为年纪相近,所以有很多话题可以聊,而且清雪阿姨又是留美的,开放的很,所以从小我就很喜欢和清雪阿姨说说笑笑,甚至有时还会开开不该开的玩笑,有时候清雪阿姨就像我的女朋友一般,曾经还有人认为我们是一对的呢!

我们打着大老二,我的心则是幻想着用我的大老二插爆清雪阿姨的小穴,实在有够淫荡的我,不过伪装这一把戏我很在行,打着打着,从小就是赢家的我,打了二十场,我赢了十五场,而且都是大赢,几乎把清雪阿姨刚才赢的钱全部都赢过来了,清雪阿姨好无奈的哀求:「我的小鸿鸿,你就对清雪阿姨放个水嘛!干么打的那么认真,人家都没得输了啦!」

「那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只不过随便打打罢了!阿姨,该你出牌了!还是要过?」

我故作天真的说,心中却想着要叫阿姨打野球牌的打算。

没想到清雪阿姨将手上的牌一丢,凑了过来,轻轻在我的耳边吐气,纤纤右手柔柔牵住我的手,素素左手则放到了我肿起的私密处,极尽挑逗妩媚地说:「小鸿,阿姨知道你心中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你原来对清雪阿姨我有兴趣啊!」

我的天啊!我可真被吓傻了!清雪阿姨竟然完全猜中我这小子的心机,看来我没遗传到我妈的心机,不过我倒是有自己的一套处理方式,否则我那漂亮的历史老师就不会是我的囊中物了。

我也马上就冷静下来,左手轻轻搂住清雪阿姨的细腰:「阿姨,你既然知道,那还等什么?过不过?我可视听牌了喔!」

「阿姨早就过了!好鸿鸿,来你想对清雪阿姨做什么?」清雪阿姨坏坏的笑着说。

「做什么?阿姨,你说呢?」我也故意反问回去。

「你什么都能做,反正阿姨也没男人,再加上阿姨有个秘密还没说,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和你妈说的!只是阿姨想对你这小坏蛋要求一件事」

「什么事?」

「你别再叫我清雪阿姨了!直接叫我清雪或是小雪就好!」

「我可求之不得呢!小雪,这名字真好听!来让我听你的叫声!」

说着,我的左手变顺势往下滑,拍了清雪阿姨的翘臀一下,这一下可真爽死我了,清雪的叫声可真是天籁,害我差点就要忍不住了。

「小坏蛋!」清雪阿姨脸上的红晕染起,真是有够美丽的,他轻轻吹了几口娇气:「鸿,进去房间好不好?」

「走啊!小雪,进去房间之后你可就没那么好过了喔!」我故意要吓吓她。

「走啦!人家好想常常处男的滋味喔!」

带着清雪阿姨来到我三楼的房间,一进门我就直接把清雪阿姨摔到双人床上,将门锁上,阿姨被我摔在床上后,竟然做了一个极为挑逗妩媚的撩人姿势,看的我脸红心跳,清雪把马尾放了下来,一头红铜色的长发披散,干!实在有够美的!清雪说:「来啊!云鸿!小雪在这里等你啊!」

我一个箭步,抓住他的头发,硬是将他拉至我的鸡巴处,说:「脱掉他,然后吹!」

真没小到清雪阿姨竟然像个小绵羊一听话,我说他就真的脱下我的裤子和内裤,纤纤十指便轻轻握住我的肉棒,来回套弄了几下,我的阴茎便顿时挺立,清雪那张小嘴张开便将我的肉棒吃下去。

「呜!呜!唔……唔……酥!酥!噗……噗……」清雪阿姨来回前后摆动头,小嘴已经呈现o型,卖力的吸吮我这侄儿硬挺的肉棒,我能清楚感受到清雪阿姨那条灵动滑嫩的红舌是怎么一时压我的龟头,一时在我的龟头洞口徘徊,一时在我的肉棒缠绕打转,白皙的右手五根手指头轻微握住我的肉棒根基,时而激烈透弄,时而缓和按摩,左手的另五根手指头则是不停玩弄着我的两粒睾丸,清雪阿姨的技术真是比他打牌的技术高明一百倍以上,我好想高潮喔!我不住打颤了一下,结果清雪似乎有感觉到我的精关在即,竟然用力吹我的大屌箫,将我的肉棒整个含进嘴中,我明显能感觉到我的龟头已经来到最深处,奋力套弄的结果就是我浓稠精液喷了出来,更令我异想不到的是清雪阿姨喉头一动,竟然就这么吞下我的精液。

「好大喔!没想到我家云鸿的肉棒才十八岁就已经大成这个样子了,小雪真想晚个几年出生,让云鸿插一插!不过鸿儿的精液真是有够美味的,小雪超爱的!」

清雪阿姨站起身,打算就这么走人,但对于一个十八岁的有为年轻少年男子来说,一个极品美女在眼前,怎么可能不亲一亲他的芳泽而让他走人呢?我等到清雪阿姨下了床,走经过我的旁边,背对了我,我一个转身,自后头抱住了清雪阿姨,恶狠狠地握住清雪阿姨丰满弹性十足的美乳,再她耳际说:「雪儿,谁说你可以走人的啊?」

「鸿儿,你别闹了!别这样!很痛!小雪的胸部,啊!不要!」

我搓揉着胸部,令清雪阿姨难受,有时甚至还用捏的,清雪阿姨难受极了,脸上的红晕更甚,全身不住蠕动。

「鸿儿,你才刚口爆小雪,难道你还有力气插小雪的妹妹?」清雪阿姨问。

我腰间一动,挺立的肉棒便顶在清雪阿姨的背部:「怎么样!雪,今天我一定会插坏你的小穴!」

说完,将清雪阿姨压在墙上,双手快速的解开清雪阿姨热裤的钮扣,也忘了要好好欣赏清雪阿姨的三角地带,连同那件鹅黄色的蕾丝三角裤一起拖下来,右手伸到三角森林,找到了花朵,中指和食指便插了进去,清雪阿姨大叫了一声。

「不要!不要!住手!住……手……鸿……不要!雪儿求求你……不要!啊!啊!嗯……恩……好痛!好痛!小力一点……点!啊!啊!」

随着我的手指抽插的速度增快,清雪阿姨的淫叫声更是大声,我爱死清雪阿姨的叫喊声了!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就是好淫荡!清雪阿姨越叫越微弱,接着只发出「嗯……」的低吟,但这并不表示清雪阿姨一点也没知觉,反而是因为他已经高潮到潮吹,花蜜如洪水一般喷溅而出,滴满了我的地板,喷在我的米白色墙壁上的淫水则留下斑斑水迹。

我见清雪阿姨刚高潮,花穴应该正湿润的很,肿胀的肉棒便飞也似的猛力撞入花穴,这一下可是我夜夜幻想的一击,如今真的实现了。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鸿儿!住……住手……手!停下来!雪……雪儿……怕痛……喔!喔!啊!啊!疼!疼!恩……恩……唔……唔……不要!鸿……鸿儿……求求你……你……雪儿……啊!阿!不要!小力一点……点……啊!」

我可是一点都不留情地自后面抽插清雪阿姨,管它清雪阿姨的淫叫声多么凄烈,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只是自顾自的用大肉棒猛烈冲撞清雪阿姨又紧又小的嫩穴,手拉起清雪阿姨的白色短t,果然见到一件鹅黄色的胸罩,我这下子就更兴奋了,腰摆动更迅速,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后,也跟着脱去清雪阿姨的衣服和内衣,赤裸裸的清雪阿姨不住颤抖,一直被我抽插而摆动的胴体,谁看了都会忍不住的!

「不要!不要了!雪儿认输了!雪儿……雪儿不行……不行了!啊!啊!鸿……鸿……清雪求求你……阿!啊!嗯……求求你……停下来……来……阿!嗯哼!嗯哼!唔……哀哟!唉哟!不行!啊!会坏掉的!好痛!好痛!

「清雪,你知我爱你爱很久了吗?我幻想你幻想了很久了吗?好多夜晚你都是我打枪的对象,你知道吗?插死你是我一生的希望,我怎么可能放手!来多叫一点!让我听听!」

我将清雪阿姨的手抓到后头,让他那对美乳挺出来,抽插的运动不曾减慢,我用力的将清雪阿姨的淫荡带出来,果然不了多久,清雪阿姨已经开始渐入佳境。

「啊!啊!好高兴!好爽!爽死我了!爽死我了!鸿儿的大鸡巴干死雪儿的小穴了!再来!再来!啊!啊!别停!别停!对!恩……恩……呜……呜……唔……唔……啊!啊!喔!喔!喔!爽爆了!对!插死雪儿了!鸿儿,大力一点!多一点!多一点!再来……」

我用力作着活塞运动,清雪阿姨的小穴淫水泛滥,两粒睾丸撞着清雪阿姨雪白弹性十足的翘臀,从一旁的镜子反射能医览清雪阿姨淫荡至极的享受表情,朱唇大张,皓齿全露,一对双峰甩晃的厉害,粉嫩的乳头诱人,完美的身躯来回震动,淫声浪语不断,花蜜直流,流的连我的阴毛也湿漉漉,我的速度一加快,清雪阿姨的叫声就更大声更淫媚。

五浅一深的频率数十回,十深三浅的频率数十回,我和清水阿姨都已经忘我,交欢让我们忘记身分,我感觉到清雪阿姨的肉壁夹紧我的肉棒,发紫的肉棒已经忍不住了,我奋力冲刺,一下又一下冲刺在最深处的花心,清雪阿姨叫道:「快!会!快给我!雪儿爱死了!啊!要升天了!啊!啊!恩……恩……」

终于我精关大开,比刚才更多的精液注入清雪阿姨的小穴,热腾腾的精液让清雪阿姨销魂,他坐在地上,替我将肉棒上的残余精液舔舐干净,我问:「哼!雪儿,爽不爽?」

「爽死雪儿了!雪儿好爱鸿哥哥的肉棒喔!鸿哥哥,雪儿能做你的女人吗?」

「你疯了啊?你真的忘了你是谁吗?」

「我很清楚,其实我跟你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我是领养来的,只是没人跟你说罢了!你妈妈一定不会反对我们的!因为我有把柄!」

「什么把柄?」

「再一炮,我再跟你说!」

当然我又和清雪阿姨大战了一回合,清雪阿姨躺在我的床上,轻轻套弄着我的肉棒,妩媚的说:「你妈,是只母狗,趁你爸和你们几个小萝卜不在时候跟别人有性关系,只是好巧不巧上次被我抓到了!所以,你妈不会反对我们的!来亲哥哥,雪儿以后都是你的人了!」

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淫荡,因为我爸和我妈都在外头有染,怪不得我也是,不过我乐在其中,这一晚,我操死清雪阿姨喊我的妈妈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