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偷奸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静静地、燥热地躺着,窗外灯火忽明忽暗,城市的夜空总是充满暧昧。香皂的味道丝丝屡屡,撩拨着我的嗅觉,我轻轻扭过头,鼻尖贴着妹妹的腿肚,下体愈加的燥热。

我掏出膨大的黄瓜一样的阳具,紧紧抓住。阳具像有了生命,搏动起来,在我手心跳动,硕大的龟头泛着幽光,刮喇着虎口。碎花丝裙遮住了妹妹的膝盖,她仰面躺着,纹丝不动。其实我有点后悔,妹妹来到我这座城市办事,应该有更多机会交欢,但她的无助使我心软,安抚她早早睡下,自己却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狭小的房间,闷热的空气,旁边是刚刚洗浴出来睡着的妹妹。

几年前,我开始拿着妹妹的贴身衣物手淫射精,曾经把浓稠的精液射进妹妹胸罩的罩杯,雪白的棉纺把精液吸的一干二净,留下淡黄的痕迹。妹妹发现了,嗔怪了我几句。再早几年,我曾经试着插进她体内,但干瘪的阴户像晒干的茄子,我竟无所适从,那年她还是小学生。

现在不一样了,丰满的臀部,饱满的胸部,都在我身边静静躺着,她甚至开始同居了,最后的戒线已经松开,我同情她的遭遇,但我依然要进入她的身体。

我坐了起来,看清碎花丝裙里面的肉体随着呼吸蠕动,我不敢确定她是不是真睡着,不能贸然下手。我胆子太小,否则我不能等二十年也下不了手。

阳具一直膨胀着,现在开始逐渐冷却。我想先找到她的内衣,手淫一次,这样下一次的时间可以长一点。尽管我不愿她醒来,但我还是希望妹妹可以在与我的交配中获得快感。于是我下床,假装上卫生间,见她没有反应,便蹲下身子,在床尾的衣服堆上翻弄换洗下来的衣物。果然,拉出了妹妹棉质的胸罩,折叠的很好。

我兴奋起来,偏偏这个时候阴睫不能勃起。性欲压抑太久,是不是阳痿了?

胸罩是乳白色的,夜色下弥散出少女矜持的香味,罩杯下围瓖饰了蕾丝花纹,里面垫了海绵,柔软舒适。我知道妹妹的胸一直处于未发育的状态,但熄灯之前我注意了,至少有半只篮球的大小。现在她是真真正正的女人了,羞涩保守的高才生,而且处于刚毕业的迷茫中。

我把一只罩杯托在阴囊根部,另一只罩杯轻轻捂住阴睫,圆周运动的摩擦龟头。瘫软的阴睫被压弯,慢慢渐渐起了反应,充血硬了起来。

龟头抵着罩杯,瞬间膨胀,阳具满满握了一手,沉甸甸、硬梆梆的,旗杆一样挑起胸罩,在沉睡的妹妹面前耀武扬威。

我闭上眼楮,幻想妹妹丰满的胸部挤压刮擦我的阴睫,龟头不断撞击罩杯,快感渐渐满涨。大约动了几十下,阴睫一跳一跳不规则起来,暴涨了一圈,我大脑一片空白,急忙冲进卫生间,拿开捏成一团的胸罩,继续用右手套弄阴睫,浓稠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喷出来,喷了满满一面墙的瓷砖。

等我回到床上,听到妹妹均匀轻微的鼾声。

我躺倒的时候,床面震动了一下。妹妹翻了一个身,成了侧卧。我静静等待,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妹妹的鼾声不见了,她一动不动,似乎真的睡熟了。我悄悄翻过身,轻轻拉起她睡裙,白皙的大腿露得更多。我已经看到妹妹棉质的三角内裤,白色的隆起和腰围各露了一半。

妹妹脸上的皮肤有些粗糙,但大腿根部的肉却细腻雪白,堆满了脂肪。薄薄的三角布遮盖了隆起的肉丘。我鼻子凑近私密的夹缝,贪婪的吸允,一股香皂加少女体香扑了过来。

「嗯……」妹妹突然哼了一声,吓得我蛇一样的缩回头,鼻尖擦过大腿。

妹妹醒了,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大腿,另一只手摸到私缝,朦朦胧胧的要起身,看看发生什么事。慌乱间,我抓起被单,一把捂住她鼻子和嘴巴。她伸出两只手使劲掰,梦魇一样的挣扎。我索性跨上她身子,整个人伏在她柔软蠕动的肉体上。

大约两三分钟的时间,妹妹松开了手,整个人像面团一样瘫软下去。我却像过了一个世纪,整个人几乎虚脱,赶紧松开手。

缺氧,昏了过去。对身下的妹妹,我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颤抖着掰过妹妹蜷曲侧卧的身子,软绵绵的像一条美人蛇,小蛮腰紧绷绷的,屁股肉乎乎,另一只手搭在她丰腴的肩上,黑暗中的床板发出沉闷的翻身撞击,妹妹变成四脚朝天。

我当她睡着了。

肩上的手游走到碎花丝裙的胸部,丝滑柔软的触感顿时从指尖传来。我的阳具又瞬间膨胀,把内裤撑起帐篷。我迅速而拙劣的扒掉自己的内裤,整个人轻轻压了上去,龟头隔着丝裙不断顶着妹妹的私处,有好几次,我甚至觉得塌陷进去,被暖洋洋的肉团夹住,差点喷出来。

妹妹的呼吸渐渐凝重起来,呼呼喘气,整个身子开始不安分地蠕动。

我忍住射精的冲动,跪了起来,掀开裙裾拉到胸前,再往上一推,整条丝裙像围脖一样挂在她脖子上,露出两只小白兔一样的奶子。

月光下,妹妹的脸显得无限皎洁无暇,脸胛有些潮红。

我又脱掉她的内裤,盖住她的眼楮,我怕她醒来一眼看到我,到时一点回旋余地也没有。

然后我俯下头,轻轻啜着一只奶头,用手揉着、捏着另一只奶头,整个人贴上去,感受着妹妹温暖的体温和像山峦一样起伏的胴体。

阳具像一条暴涨的小黄瓜,不断地在妹妹的牝处摩擦,在一片毛茸茸的肉丛中,渐渐挤出一条湿润的缝隙,直到龟头被肉洞咬住,我不动了,静静看着昏睡中的妹妹。

这是第一次,我与自己的妹妹交媾。

妹妹像是感觉到我突然停止的动作,屁股难受的扭动着,带着我的龟头左右摇晃。我开始轻轻的抽插,龟头在阴道口插入、拔出,直到她的阴道完全湿润,我突然一顶,整条阳具没入妹妹的阴道中。

妹妹整个身子随着一颤,刚刚盖在她眼楮上的内裤滑了下去,她哼出长长一口气,两只眼皮跳了几下。

我赶紧压上去,用嘴巴封住她嫩嫩的嘴唇,舌头伸进她潮热的口中,咬住她舌头,两只手紧紧抱住她身子。硬涨的阳具轻轻抽出妹妹的阴道,在龟头被一层橡皮圈似的肉圈箍住的时候,又狠狠地插了进去。妹妹随着我的这一抽,嘴巴哼了一下。

我感到了无限的快感。

我拥着妹妹,抽插渐渐激烈起来。席梦思床开始咿呀晃动起来,配合着我和妹妹抽插的动作,咿呀咿呀的发出有节奏的噪音。

窗外的月光依然静悄悄,隔壁的门咯吱响了一下,一阵的碎步,接着哗啦啦的冲水声。那是跟我合租的美女起夜上厕所,她很少有半夜起床的习惯,难道她听到了淫靡的气息?

我更加兴奋了,把这种兴奋强加到了身下的妹妹身上。

妹妹哼哼的从断断续续,到开始有点哀怨的叹出声来,声音从鼻子开始到嘴巴发出,整个人似乎沉浸在梦呓般的快感里了。她的两只小手抓住席子,整个身子硬挺起来。

我的龟头被夹住了,热乎乎的,整条阳具似乎被妹妹的阴道抓住了。

挺了几秒,妹妹呼的一声,整个人软了下去,阴道里冲出热烘烘的粘液,冲击着我的龟头。我这才拔出阳具,带出妹妹高潮中的淫液,又狠狠刺了进去。

在妹妹高潮的刺激下,我的阳具似乎又涨了一圈。

我双手抓住妹妹的奶子,拼命的揉捏、抓撕,下身活塞似的抽插,嘴巴吸着妹妹的舌头。

我啊的一声,在最后重重的抽插后一泄如注,龟头陷入妹妹的子宫颈。

妹妹双腿夹紧我的命根。

我趴在妹妹身上喘气,整个人虚脱一般软绵无力,感受着龟头在妹妹的子宫里面一跳一跳,蛙口挤出最后几滴精液。

妹妹叹了一口气。

我居然没听见,这是后话,若干年之后妹妹亲口跟我说了这个细节。

高潮完全褪去之后,我迅速清理了现场,帮妹妹擦拭掉阴道口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液,乳头和嘴角的口水,穿上内裤,放下丝裙,一切如故。

至少我认为如此。

第二天,我做贼心虚地起床买早餐,回来的时候发现隔壁的美女居然坐在客厅,神秘莫测地看着我问︰那是你妹妹吧?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进了自己房间。

后来妹妹闪电结婚,次年生了一个儿子。这或许本来就在她们的计划之中,因为她这次来就是办结婚证明,她的户口放在我这座城市。若干年后,妹妹在床上依然感激地对我说,谢谢我把她的处子之身留个她丈夫。

【全文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