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极尽淫妻之能事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叫谢枫,老婆叫雁茜,今年30岁了,俩人从相识到结婚,彼此都是初恋,结婚8年了,感情一直很好,当然,这8年来,特别是性事过程从羞涩到如今的奔放,甚至是淫乱,故事就说不完了。她小巧玲珑,个头只有1.55,身材凹凸有致,个头不高的女人,胸往往比较坚挺,手感很好。虽然不是很漂亮,并不是那种男人一见就有冲动的女人,但她性格活泼,加之现在风骚劲,魅力越发强了。

  第一章:调教和老婆结婚前4年,性事生活一直很平淡,和一般的夫妻差不多,都经历了激情到平淡的过程,应该说老婆在这方面还是很保守的,别的不说,就连口交都没有过,她总觉得很脏,虽然我一直很想尝试,但总被拒绝,所以,第一次帮我口交的女人,是一个不知名的桑拿女。4年前,我开始接触网络上的成人小说,有点不能自拔,个人觉得成人小说比成人影碟更好,因为有想像的空间,而且这个空间很大,所以刚开始时,看着小说中的描写打着手枪。突然有一段时间,我迷上了淫妻系列,特别是夫妻交换一类的小说,意淫着自己的老婆也这般的淫荡。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妻子在床上是荡妇。有一些小说是明目张胆的教你如何调教自己的老婆。于是,我就尝试着做。

  刚开始,我有意识的选择一些文字香艳的小说,描述不是很夸张,也不是很色情的,带有想像空间的小说给老婆看,老婆刚开始反映还是挺大、挺反感的。所以,我就把一些精挑细选的小说列印出来,晚上躺在床上看,偶尔也是让她看看,当然,其中往往还要被她教训一番,好在只是自己看看而已,她也还不至于像男人在外有了女人那般反应,也就由着我,所以这段时间,她总算是接收了一些性息。后来,我发现那类从女性角度描述的成人小说,她接受起来比较容易,渐渐地,她也会主动的看看,还有一类就是办公室恋情的,她也有了兴趣。是一个不错的开端!接着,我们就能开始议论小说中的情节和人物,然后在当晚的做爱过程中,我开始尝试让她幻想自己的是女主角,我是小说中的男主角,嘿嘿,她还是真进入了状态。

  与此同时,我开始介绍一些香港经典的三级片给她看,女性在接受三级片的程度上要远大于黄片,其实与小说是一个道理,三级片有一些情节,有着想像空间,而黄片描写过于暴露、太直接。

  调教的初级阶段,我达到了以下效果,老婆看小说或三级片后,开始想要,而且下体会不由自主的流出很多淫水,此时,她会杏目含春的主动找我,于是,调教进入了第二阶段,我即配合,又不配合的,开始让她从语言上变得淫荡……

  晚上上床上,我把列印好的一篇描写一个女职工被老板奸淫的小说放在了床头,然后我去洗澡,老婆自己上床了,她闲来无事,拿起看,等我洗完澡出来,发现她面部泛红、专心地看着,我心里挺美的,我上床上,也没有理会她,躺下了,然后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里,一摸,阴部湿漉漉的,我轻揉着她的阴蒂,不一会儿,她无法继续看下去了,主动的躺了下来,抱紧我,然后一只手摸向我的鸡巴,我也只顾着揉着她的阴蒂,渐渐地,她受不了。

  老婆说:「我要」,我问着:「要什么呀?」,她不回答我,还只是接着说:「我要」,我说:「你不说要什么,我怎么知道。」

  她说:「明知顾问,快点,我受不了。」

  我说:「那你就说要什么吧。」

  她说:「要你操我。」

  我说:「什么?没听清楚。」

  她不说话了,我知道,她已经很进步很大了,因为她已说出了让自己很难为情的「操」字。我就接着说:「是不是要我向小说里写的那样操你啊?」

  她说:「快点……,我受不了……」

  这时,我开始脱下她的内裤,然后说:「怎么这么湿啊?你看小说也会发骚啊?」,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做爱,慢然插入、抽插,她开始呻呤了,双手把我抱得紧的,突然我停了下了,说「休息一下」。

  她急切着说:「不要停,快点!」

  我说:「那你给我点鼓励吧」

  她说:「要什么鼓励?」

  我说:「你就说『操我』吧」

  此时的她,已顾不了那么多了,又说了声「操我」,我听着,就抽插了两下,然后又停了下了,说:「你说一声『操我』,我就操你两下,你不停的说『操我』,我就操你不停。」此时的老婆早已意乱情迷,开始重复着「操我」,我也越发卖劲了,我的节奏,配合着她说话的节奏。就这样,她在不断地说着「操我」的情况下,达到了高潮。休息一会儿后,我问她:「你刚才看到什么?突然发起骚来啊?」。

  她说:「小说里写着老板威逼利诱强奸了女职员」

  我说:「别的女人被强奸了,你居然还发骚啊?」

  她又不说话了,我接着说:「你想不想被强奸啊?」

  她说:「没想过。」

  我说:「你今天晚上特别淫荡,我爱死你了。你舒服不舒服?」

  她说:「嗯,很舒服。」

  我说:「刺激吗?」

  她说:「刺激!」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刺激吗?」

  她说:「为什么呀?」

  我说:「你一边说『操我』,一边被我操,做爱就是淫荡,淫荡了就很刺激。」

  她略有所思地说:「那以前不刺激啊?」

  我说:「以前也刺激,但淫荡点就更刺激了。」

  她莫不做声,算是默认了。

  那一次之后,在我们的做爱中,她开始主动的说着粗口,享受着在粗口中被操的感觉,我也不断的教着她说不同的粗口,如「我是荡妇」、「我要男人操我」、「我喜欢被男人操」之类的。其实这也许是一种自我暗示,她也在成人小说的教导下学会了「我喜欢男人的大肉棒」、「我要做妓女」、「我要被很多人男人操」、「所有的男人都可以操我」……

  淫妻正在成长中……

  第二章:口交与体位因为老婆一直以来都认为口交很脏,无论是我帮她舔,还是她帮我吹,她都不能接受。但因为老婆已经由淑女变成了粗口小淫女,在我的不断鼓励之下,她总算开始帮我口交一两秒,而且严格说根本就不算口交,她总是用嘴包住肉棒,然后马上撤离。好吧,有个开始总是好的。调教,继续调教,于是,我选择在她来月经的时候,做出欲望很强的样子,很难受,然后鼓励着,求着,不断的在延长她口交的时间。不错,老婆在不断的进步,而且做多了,口技自然也在进步,也学会了用舌头。突然有一天,她突然说,要我帮她舔,我很意外,因为之前,她是宁愿帮我吹,也不能接受我帮舔。事后,我问她,为什么突然要我舔她,她说在一个三级片中看到被舔的女人很享受,她也想尝尝是什么滋味。好了,事情发展到现在,总算可以69了。不错,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从69到不同的体位,她也慢慢找到也她最享受的体位,那就是她全身趴在床上,我从后面狠狠的操她,同时一只手揉她的胸,一只手摸她的阴蒂。然后,她在不断粗口中享受着。她说,这样她像在被强奸,天啊。原来她真的喜欢被强奸。好像有些文章中说女人都有过被强奸的幻想,看来真不是假的。

  老婆已经成长为床上的标准淫妇。

  第三章,对性的认识随着老婆更加淫荡,我的淫妻欲也在不断的增加。一段时间后,我开始计画,让老婆尝试被别的男人操,但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虽然她已经在口头上这么说,但真要去做,还有很多一段路要走。

  继续调教!

  自从有了这个想法,在与老婆的做爱过程中,我开始有意识的问她「想不想被别的男人操?」,她也能配合着说「要我别的男人来操我。」

  有一次,做完爱后,我说:「你真想让别人操啊?」

  她开玩笑说:「嗯,只要愿意!」

  我说:「其实我是愿意的!」

  她说:「真的?!」

  我说:「如果你同意,我是愿意的。」

  她突然转了脸色:「你怎么这样!你变态啊?」

  我知道,她生气了,我道歉着,她非常不解地说:「你就是变态!哪有你这样的男人!」

  那之后,我们进入了冷淡期了,其实我知道,女人在这种情况下的反应是很正常的。一方面是传统道德不允许这样,另一方面,她认为男人根本不在乎她。之后的一段时间,做爱变成例行公事,从前的激情落入了低谷,她也不再说粗口,我也心虚的不敢有所作为。事情的转机出现在艳照门事件上,当她看到张柏芝、钟欣桐这般的玉女变成欲女的时候,对她的冲击很大。有次,我们在讨论艳照门事件时,她说:「平时这么淑女的人怎么也会这样?」

  我小心翼翼地说:「女人也有需要嘛。不过这原本是别人隐私,只要他们自己愿意,又不伤害别人,现在被这样曝光,真是不太好。」

  她说:「那你说平时看到的那些明星,是不是都会这样?」

  我说:「那就说不定了,你平时看上来,不也很淑女,到了床上,也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说:「还不是你害的。」

  我说:「那你不也很享受啊?」

  她说:「那你怎么看这些人性生活这么混乱的?」

  我想了一会说:「我是有自己的看法,不过可能你不太赞同。」

  她说:「那你说呀。」

  我说:「要不,你先说说你的看法。」

  她说:「陈冠希搞了那么多女人,太好色了。男人都这样。」

  我说:「那那些女人呢?张柏芝也有老公的啊。」

  她说:「那陈冠希也不应该拍这么多照片啊?」

  我说:「拍照片也没什么,只是被别人曝光了比较惨。」

  她说:「你们男人都无所谓,这些女人就完蛋了。」

  我说:「我只是觉得公布照片人的很没道德,至于他们男欢女爱,我觉得只要他们自愿,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她说:「那他们乱搞就有道德了?」

  我说:「道德这东西,得看你怎么理解了。」

  她说:「那你怎么理解啊?」

  我想了想说:「我可以说我对道德的理解,但你不论认不认同,不要对号入座哦。」

  她说:「你说呀!」

  我说:「首先,道德中有很多东西是历史上统治者主导或强加给人们的,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地人们也就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却又不得不为这样。」

  她说:「什么意思啊?」

  我说:「举个例子来说吧,在唐朝的时候,对性的认识是比较开放的,像女人改嫁就很正常,包括公主什么的,想改嫁就改嫁,当时人们都认为很正常,但为什么到了后来,包括到了现在,人们都觉得这样有点不正常呢?特别是在古代,女人改嫁还是一件大事?那是因为到了宋朝出了一个朱熹,她说什么要『存天理,灭人俗』,而且这些东西受到了统治阶段的推崇,然后不断的强加给人民,慢慢的就出现了『在家从夫,夫死从子』,你不觉得这样对女人很不公平啊?」

  她说:「当然不公平了。」

  我说:「而且就性的问题,从来都是对女人不公平的。就是现在,一个女人如果偷了男人,远比一个男人在外搞女人要更受人非议,而且女人自己在对待这两个现象看法上和男人的看法也是一样的,甚至女人也会说这样男人很厉害,但对于红杏出墙的女人,女人们自己都会鄙视她。你说是不是这样?」

  她说:「好像是的。」

  我说:「其实我就觉得无论是男人和女人,都有性的权利,就算女人红杏出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为什么要把性当做洪水猛兽啊?」

  她说:「那如果我红杏出墙呢?」

  我说:「唉,你这么问,我很难回答啊?说得不好,你又要说我变态,而且还要生气。」

  她说:「你本来就变态。」

  我说:「只是我的观点和大多数人不一样而且。」

  她说:「有什么不一样啊?」

  我说:「首先,我觉得性和感情是两回事,但人们总要把性和感情联系在一起。」

  她说:「男人当然都这么说了,男人没感情也可以发生性关系,但女人,肯定要有感情才可能有性。」

  我说:「其实也这是被历史强加的东西,而且被强加了还不自知。性原本是只人类延续生命的一种需求,但到了现在,这种需求已经不是很明显,现在也是人们的一种生理需要和情感需求,而且同样是性,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时期,对待性的看法都可能不一样,那你觉得什么是标准?」

  她说:「有什么不一样?」

我说:「你比如说,中国古代女人的小脚比现在女人的乳房更有性的意识,男人看到小脚的兴奋度要比看到乳房更兴奋,女人如果被男人看到小脚,就跟现在女人被人看到乳房一样严重。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甚至规定了性生活只能是为了繁殖后代,甚至说如果在性中有快感都是罪恶的,而且还规定性生活只是采用『骑士式』,其他体位也是罪恶的,可现在西方对性的观念都不一样了。」

  她说:「你从哪里看来这些歪理邪说啊?还一套一套的」

  我接着说:「反正我觉得性和感情有关系,但并不是绝对的,比如我爱你,我会和你做爱,但是做爱并不表示两人相爱。」

  她说:「那我和别人做爱,你真的不介意?」

  我说:「你真要我说啊?」

  她说:「你说吧,我不生气?」

  我说:「如果你爱上了别人,我会难过,但如果你和别人做爱,而且是你自己愿意的,并且你也能从中得到快乐,我觉得没什么呀?」

  她说:「那要是我跟别人做爱后,我爱上了别人呢?」

  我说:「如果你不能把握这一点,那你就不能跟别人做爱,人们说性是成年人的游戏,如果你都不能遵守游戏规则,那你当然不能玩这个游戏了。」

  她说:「那你跟我做爱,就是当成玩游戏呀?」

  我说:「做爱是一项游戏与运动嘛,而且当成游戏,才更有乐趣啊?要不然当成什么啊?当成任务?」

  她说:「哦!」

  我接着说:「你不也在这个游戏得到快乐吗?」

  她听了这些,也没再多说什么。其实这些也是我对性的认识,应该也就是这些认识,才让我有淫妻欲的吧?我接着说:「要不,我们开始玩游戏吧?」然后,我开始挑逗起老婆,那一夜,我们又找到了久别的性快感。

  老婆又开始上路了……

  第四章:老婆让别人操了借着艳照门事件,跟老婆有了一次深入的性探讨,从那以后,老婆并不是很反感我对性的理解,并且开始慢慢地接受了这些,明显的变化就是开始有qq上能接受一些猎艳男人的性挑逗,不过这些猎艳男人的性挑逗往往都从自己的性苦闷开始,不管是真是假,善良的老婆在这种圈套之下,开始和别的男人聊起性事。而且还经常跟我说这些故事,我听着,也没多发表意见,但我却留意着老婆说话中所流露出的意思,甚至是她自己还不曾意识的问题。

  老婆除我之外的第一个男人是她公司的一个同事,虽然她刻意在瞒着我,但我还是有所察觉的,当然,我不会点破这些,让她顺其自然。有一天晚上,老婆试探性地跟我说:「我们公司有个男人在追我。」

  我故意说到:「你这样的还有人追啊?」

  她说:「我为什么没人追啊,你当初不是一直追我吗?」

  我说:「开玩笑,我的老婆这么可爱,当然有追了。」

  她说:「你不相信啊?」

  我说:「相信,凭老婆的魅力,何止一个男人追?」

  她说:「不相信就算了。」

  我突然认真的说:「真有人追啊?」

  她说:「公司有一个男人近来总在传递这种资讯」

  我说:「那感觉怎么样?」

  她说:「感觉挺好啊,女人总是喜欢被人追的感觉。」

  我说:「玩玩可以,不可以当真哦?别忘了你是我的老婆。」

  她说:「你真的不介意啊?」

  我说:「这个不能说,你自己看着办」

  她说:「那你默认了哦」

  我半开玩笑说:「好了,那我很介意。」

  她说:「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的。」

  其实我感觉到她在我默许情况下,已经准备红杏出墙了。有几次她说有朋友请k歌,回来后,我试探性的探问情况,她开始有点遮遮掩掩的,看来她们进展的还不错,期间我借机强调了游戏规则,其中我还是很爱我老婆,要是玩大了就可惨了。我可以让她去玩,但我必须控制大局。有一回,公司安排我出差,借着这次机会,我验证了老婆真的红杏出墙了。

  我跟老婆说的出差时间比真实出差时间提前了一天,那天晚上,我跟朋友在外面喝酒,10点多回到家,在楼下,我看到家里的灯全光了,我知道老婆不在家,看来这个老婆真是有点靠不住了,我出差第一天,她就急不可奈跟别的男人鬼混去了。在楼下,我跟老婆打了一个电话。

  我说:「老婆,我到广州了,下了飞机,刚到宾馆。你在干什么呀?」

  她说:「晚上跟朋友在外面逛街,也刚回到家。」

  我说:「你一个有在家,想不想我啊?」

  她说:「嗯!」

  老婆啊老婆,为了臭男人,你开始骗自己的老公了。我说:「先这样吧,我去洗个澡。先挂了。」

  挂完电话,我回到家里,开始想像着老婆这会在干什么?晚上他们出去,先得有点活动,然后去开房间,这个时间,估计已在房间里了。想到老婆被别人男人操,开始兴奋起来,下面不由的硬了,时间到了11点,我决定再打个电话给老婆,电话接通了,我认真的听着外部的声音,很安静,估计肯定在房间里了,要不然在外面,肯定有些吵杂声。

  「老婆,我上床了,这会很想你。」

  「嗯,我也想你!」

  我仔细的听着,老婆的声音有点异样,异样!不会是老婆这会一边做爱一边接我电话吧,想到这儿,心跳了一下,一种酸楚的感觉升起,但很快就被兴奋感所取代。

  「老婆,准备几点睡觉啊?」

  「一会儿就睡了。」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躺床上了呀,在看书呢。」

  「看什么书?我不在家,不许看成人小说哦。」

  「我才不看呢。我才没你那么色。」

  老婆的声音突然低沈下去,声调有点起伏。

  「老婆,我这会突然很想要你。」

  「哦……那我不在你身边怎么办?」

  「老婆,要不今天我们来个电话做爱吧?」我开始故意挑逗起老婆。

  「我才不要呢?」

  「亲爱的,我不在家,你可不能红杏出墙哦!」

  「你要是不早点回来,我就要。」

  老婆靠不住啊,明明现在就在出墙,还骗我。我故意说:「你不会现在出墙吧?」

  「才没有」,老婆突然间很坚定的回答,又仿佛有点慌乱,好像真被要捉奸在床的样子。

  「老婆,我上个厕所,电话不要挂哦!」由不得她说什么,我突然不说话,把电话紧紧贴在耳朵上,仔细听着那头的声响,一边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想到老婆这会被别的男人操,还要一边接着电话,装着无事的样子,我不由得有点发抖。电话那头这会开始传来粗粗的喘气声,这会老婆肯定强忍着被肉棒冲击所带来的快感,我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啊……」,电话那头又传来老婆实在忍不住传来的一声低沈的呻吟声。

  「老婆,我来了。你怎么了?刚才听到你叫了一声。」

  「没……没怎么啊。」

  「我不在家要好几天,你可不能跟你公司的那个同事出去玩哦?要不然会出事的。」

  「你不是不在乎吗?」

  「在乎啊!说不在乎是骗你的。」

  「那要是已经晚了怎么办呢?」

  「你不会真的已经红杏出墙了吧?什么时候的事?」

  「瞧你紧张的,嗯……」老婆不由的又传来一声她已不自觉的呻吟,但很快又接着说:「我不会的!」

  「不会就好,要是你出墙了,我就把你卖去当妓女。」

  「好啊,你一直都想我当的。好了,不跟你说了,我想睡觉了。」

  我知道她再也装不下去了,她急着挂我电话,是想享受别的男人的奸淫了。我说:「等一下」,我得在挂断电话之前,意淫着老婆手淫完。

  「还要干什么啊?」

  「老婆,我爱你,晚安!」

  「老公,我也爱你,晚安!」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真正的出差了。想必接下来的几天,老婆的男朋友会伺候好她。我开始计画着下一步,要让她把跟这个男人做爱的过程和感觉说出来。

  第五章:让老婆更幸福出差回来后,晚上回到家里,老婆乖乖的在家等着我。一见老婆,我急不可奈的抱着她,一番云雨,一边操着她,一边享受她的粗口:「老公,狠狠的操我!」、「啊……哦……」、「我是你的荡妇。」我一把将她翻了过去,用着她最享受的姿势,然后说「你当我的母狗,翻过来,让我从后面操你。」,「嗯,我就是你的母狗,让你这个公狗操!」,就是这个姿势,我怎么说,老婆就会怎么应,让她在快感中变得更淫荡,让她感觉到自己只有变成得淫荡才能享受更强的刺激和快感。

  「老婆,你想不想让别的男人操?」

  「嗯……,我想,我想让别人操!」

  「那你有没有被别人操过?」

  老婆突然间有点迟疑,这时我最深入的抽插了一下,强烈的刺激让她没时间迟疑,同时追着问:「你有没有被别人操过?」

  「有,我经常被别人操!」

  「被谁操过?」

  「很多,很多人都操过我!」

  「你这个婊子,说,到底被谁操过!」我一边说着,一边连续几次抽插,我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老婆也感觉到我快要射了,她在这个关键时刻,为了让我更刺激,她会非常主动的配合我。

  「被我同事操过」

  我知道这个是真的,老婆也感觉说出真话有点不妥,又补充说:「还补我同学操过。」

  「我出差的时候,你是不是被你同事操了?」

  「啊……,我操死你,我要你,我出差的时候,你是不是被你同事操了?」我兴奋的重复着。

  「我就被同事操了,她的鸡巴很大,操得我爽死了。」

  「啊……,啊……」在老婆说着这种极其淫秽的话中,我射了。

  「天啊,我要死了。」与此同时,老婆也高潮了。

  两人大战一番,瘫倒在床上。

  「老婆,爽吗?」

  「嗯!」

  「我感觉今天特别刺激,特别爽!你呢?」我问老婆。

  「嗯!」

  「我听到你说被别人操了,我就突然射了!」

  「你就是变态!」

  我一把搂过老婆,抱在怀里。问到:「老婆,你是不是真得被别人操了啊?」

  老婆迟疑了一下:「那你介意吗?」

  「你真得被操了啊?」我明知故问的追问着。

  「嗯」,老婆停顿了一下,然后选择向我坦白,「你真得不介意?」

  「老婆,没事的,不过有个前提,你必须爱我,不可以移情别恋。」

  老婆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而且从我的答案中,她能感觉到我是爱她的,并不因为她跟别人发生关系。这时她才真正明白我是把性和感情分离的。

  「老公,我爱你。」

  「老公,我跟他在外面开过房间。」

  「好了,老婆!那你当时怎么想的呀?」

  「我很矛盾,也很害怕,怕你知道。」

  「那你还要这么做?」我故做严肃的问道。

  老婆看到我的表情,突然很紧张地说:「你生气了?」

  「没有,逗你玩的,不过你既然害怕,为什么要是做了呢?」我换了口声问到。

  老婆似乎得到鼓励,接着说:「我是害怕,不过你之前又说你不介意,但我又怕你还是真的介意,也怕你不介意。总之很矛盾。」

  「反正你不能动真感情!」

  「不会的,我只是玩玩。我保证!」

  「那你之后还要玩啊?」

  「如果你肯的话……」老婆故意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再不也玩了。」

  「只要你不动真感情,我就肯。不过,你之前那么排斥,怎么就接受呢?」

  老婆说:「还不是你啦,天天给我灌输乱七八糟的东西。」

  「呵呵,那你觉得我在害你了?」我故意问道。

  「然后,我那个同事又天天追我,好像又有谈恋爱的感觉,然后就……,如果你不给我灌输那些东西,我肯定不会的。」

  「那你现在享受这种感觉吗?」

  「还行吧!」

  「那你跟他做过几次了?」

  「5次!」

  「都5次了啊?你这个骚货!」我调侃着。

  「你不是喜欢我当骚货吗?」

  「是啦,当越骚,我越喜欢,我越爱你。那你跟他做爱有什么感觉啊?」

  「很刺激!」

  「比跟我做,还刺激啊?」

  「不一样啦」

  「是不是跟老公之外的男人做爱感觉很刺激啊?」

  「不一样的感觉」

  「那你被他操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骚啊?」

  「不是!我有点害怕,也有点放不开,跟有跟你这么放得开。」

  一边跟老婆说着,我感觉下面又开始有反应了。我抓过老婆的手,把手放在鸡巴上。

  老婆说:「你又反应了啊?」

  「听着你这么骚,我很兴奋嘛。」

  「我还要你操我」,老婆毫不心痛的对我说着。

  我说「那得辛苦你帮我吹一下。」

  「不行,又没洗!」

  「我这么爱你,而且刚操过你,上面也只是你的淫水,你自己尝尝自己的淫水。」

  「不要!」

  不由她说,我先调了个头,帮老婆舔起来,不一会,老婆就呻呤起来,此时,正是69姿势,我的鸡巴半勃起状态在老婆的嘴边,我说:「老婆,做我最爱的荡妇,你这个时候就要含住粘满你自己淫水的大肉棒。」老婆在我的鼓励之下,她抽搐了一下,然后一把含住了我的鸡巴。互相口交了一会,老婆的淫水已经粘了我满嘴,然后我回过头,吻起老婆,她的淫水与彼此的唾液在我们两嘴之间传递着。我轻问道:「老婆,喜欢淫荡的感觉吗?」

  「喜欢!老公,快操我!」

  「你打个电话,让你同事来操你吧。」

  「不要,我要你!」

  「他操你舒服,还是我操你舒服啊?」

  「当然被你操更舒服了」

  「为什么?」

  「因为你总让我说淫荡的话。」

  「那你也可以跟别人说淫荡的话啊!」

  「我说不出来!」

  「不是你说不出来,是因为那个男人不会引导你说。」

  「可能是吧。」

  「老婆,越来越爱你,你越淫荡,我越爱你。」

  「好,我就淫荡给你看!老公,快点进来,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来操我的骚b」

  「不要,我不操被别的鸡巴操过的骚b」

  「快点嘛,老公,我受不了。快点!」

  「那我出差那天晚上,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是不是正在被别人操?」

  「嗯!害得我电话都说不好,你坏死了。」

  「好吧,看在你老实坦白的份的,我就操你一下。」

  我把老婆的屁股撅起来,用老汉摊车的姿势操着她。「啊……老公……,我爱你……老公,用力操我,操烂我的骚b」老婆边呻吟,边叫着。

  「那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一边被别人操是什么感觉啊?」

  「很刺激,是我跟他做爱最刺激的一次。」

  「那好,下次你再跟被他操的时候,你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听你呻吟。」

  「嗯!我让你听着我被别人操。」

  「不够,我还要看别人操我老婆。」

  「好,我让别人操给你看」

  一边说着,老婆越来越兴奋,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老婆,你要不做最淫荡的女人」

  「要,我要你最淫荡的女人。」

  「好,那我要你射在你嘴你,还在操你的肛门,你同意不同意」

  「同意,你怎么样都可以」

  「乖老婆,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嘴里……快!」

  说话间,我拔出鸡巴,将老婆翻过来,正准备往她嘴射时,她慌忙的躲了过去,说「不行!」,我忍不住,就射在了她脸上。

  「你个骗子!」我说道:「你骗我!」

  「射在嘴里怎么可以?」

  「那你刚才又说好的。」

  「不行,我才不要呢。」

  「好,总有一天,我要射在你嘴里,然后你再吞下去。」

  「恶心死了。老公,我还没到!」

  「要不,我再辛苦一下,我把你舔到高潮如何?」

  「好,你来舔!」

  在我一番舔弄之下,老婆迎来了又一轮高潮。

  第六章:老婆和情人中国人的性知识启蒙都来源来黄片的教育,这句话总有80的正确吧。但女人一开始对黄片是排斥,她们受不了那种重口味,虽然老婆的淫荡指数已达60.个人对淫荡指数有如下定义:10:这种女人基本是初经性事或未启蒙的女人,男人与这种女人做爱,根本不是享受,只是受罪,除非有处女癖的;

  20:这种女人仅将性事当成老婆的职责,一般就是死鱼状,根本不会配合男人,自己也从未享受过什么叫高潮;

  30:这种女人在夫妻性生活中,偶尔有主动表现,也有性生理需求,但基本无性技巧,除在被强奸之外,基本不会与老公之外的男人发生性关系;

  40:这种女人有较强的性需求,性生活中能主动表现,并且能享受性爱带来的快感,至少有多个男人以上的性经历;

  50:这种女人有和谐的性生活,且品质较高,懂得主动追求性。性知识与性技巧基本掌握,同时外遇可能上至少70以上;

  60:这种女人达到在床上是淫妇的标准,在夫妻性生活中,除一些非常规性方式不能接受外,其他一般都不会排斥,外遇可能性已达100,传统性意识较淡簿;

  70:这种女人能充分带给男人性快感,男人一旦经历这种女人,必然记忆一辈子,其必有惊人表现让我记忆犹新,基本上没有传统的性意识,基本上可以接触两人性爱中的各种方式,并且有较强的技巧性;

  80:这种女人如按传统标准来说,已达到人见人骂的荡妇级别,性生活随意化,接触多p性爱;

  90:这种女人伤风败俗程度已达可以拉出来枪毙的程度,可以接受任何性爱方式;

  100:对于这种女来说,常规及非常规性方式已不能满足其性欲,常常需要一些极端性方式来刺激才能满足。

  言归正传,老婆淫荡指标的提升还需要继续,我的理想是让她达到90状态,偶尔来一些极端性方式调剂一下。当然,对于本文章最终结局,老婆必然是一个100荡妇。

  近来想通过一些黄片、日本av来提升老婆的淫荡程度。于是,开始收集一些适合这个阶段给老婆看的片子,至于成人小说方面嘛,可以提升到夫妻交换系列的。(这个以后再说)

  老婆近来跟他那个同事关系有点疏远,她说这个同事在性事中技巧与调剂能力都不行。所以老婆征求我的意见,说她想换个性伙伴,我说没意思,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就是她新的性伙伴之间的第一次做爱,必须让我电话偷听。方式是他们做爱前老婆得偷偷拔通我的电话,然后让我偷听全过程。当然,为了让这个过程更加淫乱,我得先加强老婆的淫荡指数。不过现在所有调教可以直截了当的跟老婆说了,不用再向以前那种通过渗透的方式进行。

  「老婆,你知道你潜力无限吗?」

  「什么潜力无限?」

  「你淫荡的潜力无限啊!」

  「我还不够淫荡啊?」

  「够与不够,你自己评一评罗」

  「怎么评啊?」

  「这样吧,让你看个片子,然后自己判断。」

  「什么片子啊?」

  「就是你以前不想看的黄片啊。」

  「我不看!」老婆依然第一反应拒绝了。

  「你知道『武滕兰』吗?」我问道。

  「不知道」

  「网路上说『为人不识武滕兰,看尽a片也枉然』,你不想见识一下啊?」

  「那有什么好看的。」

  我由不得老婆说,把她拉到电脑上,坐在我腿上,然后看放起武滕兰的av片,看过日av的都知道,一般套路就是自慰、颜射、3p、极端特写阴部之类的,虽然老婆以前也看过些,但总是随意而过,或者看不下去而中断。但这回在我半强制情况下,老婆认真看完成一片,看过后,老婆依然反感的说,很恶心,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要拍这样的片子啊。我又给了她一番理论:其中性的方式总是在不断的发展中,当人们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的时候,以往的娱乐方式也跟着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就像你以前只知道做爱就是活塞运动,但后来,你也会主动配合,享受性快感,再后来,你原先不能接受的口交,到现在每次做爱口交是必不可以的,如果现在不口交,你会觉得缺了点什么。那好,现在日本、美国等,他们的经济水准要远高于中国,他在中国当前水准的时候,可能也只是满足于我们现在的性方式状态,所以我觉得过些年,中国也像现在av片中演的一样。你相不相信?

  老婆结合着自己的经历,似乎由不得她不相信。这之后,老婆在av和欧美黄片的薰陶之下,开始70迈进。第一次吞精时,反胃了一会,发誓再也不要了。可是后来还是慢慢习惯了,当然了,其实我并不喜欢吞精什么的,只不过这是作为了一个荡妇必须具备的。家里的性器也越来越多,在手动与电动的玩弄之下,老婆已经是极尽淫荡之能事。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显示出其性感、风骚。

  老婆的第二个情人是她的一个客户,40岁左右,看上去干干净净的。那天,我正在上班,突然电话响起来,传来老婆的声音:「老公,我现在在见客户,中午你不用等我吃饭了。」

  我还没有反映过来,老婆接着说:「我们之前说好的事,我没有忘哦。」

  我说:「什么事啊?」

  「就是上次我公司的那个同事走了之后,你不是让我通知你吗?」

  我突然想起了,老婆说得话,不明前因后果的,还真听不明白。我连忙说:「现在是上午啊,正在上班啊。」

  「那我不管,反正我现在见客户。随你的便,要不然就挂了?」

  我在这头说:「那行,你不用挂,我欣赏一下你偷情的声音,如果不好听,看我晚上回去如何收拾你。」

  「那好,就这样了!」老婆说完,把电话放在枕头边,我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不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宝贝,想死我了。」

  「想我什么啊?」这是老婆的声音。

  「想你的风骚劲啊,一想到就来劲。」

  听到这儿,好像他们不是第一次啊。后来老婆解释说,这是第3次,第一次的时候,她觉得时机不太好,怕表演不好。看来这老婆越来越上道了。

  「你来劲了,有没有狠狠操你老婆呢?」

  「我老婆无趣得很,像死鱼一般。还是你好,快点,我等不及了。」那男人猴急的催着。

  紧接着一阵脱衣的嗦嗦之声后,传来老婆的咯咯笑声:「我的肉棒这么快就进入了战斗状态啊?」

  「太想你了呗,宝贝,要不你亲亲他。」

  「好,上来一点!」

  电话里头来很清晰的吸啜鸡巴的声音,看来老婆说上来一点是让他靠近电话,让我听得明白。

  「啊!」那男人一声呻吟。

  「舒服吗?」老婆娇声的问道。

  「宝贝,你真厉害,有你这样的老婆,真是太幸福了。」

  「那我就当你老婆吧。」老婆继续撤着娇。

  「嗯,老婆,你就是我老婆!」

  「老公,人家也要你舔我妹妹」

  「好,老婆,我帮你舔」

  估计他们这会也来了69式。

  「老公,等会大肉棒要插到你老婆的骚b里了,你刺激不刺激啊?」

  老婆这句话,明摆着是说给我听,我突然一颤,想着别人的大肉棒要插到老婆的骚b里,真得很刺激。

  「当然刺激,我的肉棒大还是你老公的大的?」那个男人接话道。

  「当然是你的大了,你插进来,撑得我胀胀的。」老婆也不怕我伤心,就这样迎合着别人。

  「老婆,我受不了了,我要操你。」

  「不要,你还没有舔舒服我呢,我老公舔得我可舒服了。」

  「那要不然我操你,然后让你老公舔你。」那你一定舒服死了。

  「那我不是同时被你们两个人操啊?」

  「那你想不想同时被两个人操呢?」看来这个男人倒是也想来个3p玩玩的样子。

  「好啊,那你还要叫谁来操我啊?」老婆应承着。

  「就让你老公跟我吧。」

  「那我不是被我老公打死。」老婆说道。

  「你怕你老公打死你,你还敢偷情啊?」那男人说「还不是你勾引我,人家良家妇女,你干嘛勾引人家嘛?」

  「你还是良家妇女啊?你这么骚。」

  「老公,你喜欢你老婆骚吗?」这句话明显又是说给我听,我开始有点欲火浑身了。

  「喜欢!我要操你了。」那男人一边说一边插入了我老婆的骚b.「啊!老公,你老婆被操了。」

  亲爱的老婆,你就是这样挑逗亲老公的吗?我开始有点不能自禁。

  「又不是被别人操,是被我操,我就要操,操,操死你。」

  「好,用力操,加油操,老公,快操我,我要你操。」

  一阵淫言乱语,一对狗男女就这样互相奸淫着。不一会儿,那男人快不行了,急促着叫着「老婆,骚货,我要操死你,射在你身体里,射在你子宫里,让我给我生孩子。」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射在我嘴里好吗?」从老婆的语气中,我可以听出老婆并不是十分投入,她更多是了为表演给我听。

  「好,我射在你嘴里,快,快。」

  这时老婆估计直接迎了上去,「啊,太爽了!让我看看,张开嘴。」

  「老公,你看精液在我嘴里。」老婆嘟哝着叫着。这时候的老婆嘴着含着别的精液。

  「吞下去吧,能美容的。」那男人淫邪的说道:「要一滴不剩哦。」

  「你检查一下,看还有没有。」老婆乖巧的问道,接着又说:「老公,你看,我吞了精液。」

又是说给我听。

  「老婆,等会我还要。」那男人贪得无厌的说。

  「你还要?我都没有爽,你只顾自己爽!」

  「对不起,等会我一定让你爽死。」男人总以自己很厉害的样子。

  电话声音突然没有了,好像被挂断了。我正不知状况间,收到一条老婆发来的短信:「亲爱的,刚才我被别人操,很刺激么?半小时后,你打我电话,我要边和你通话,别做爱。另外,记住我们的暗号:公狗老公操我」,半小时老婆又要被操了,现在她性欲也是越来越强了。不过我有点纳闷暗号是怎么回事。一边想着老婆的风骚劲,想到从一个淑女被成欲女的老婆,花了我多少心血,现在却给别人享受者,我的大鸡巴不由的颤抖了两下。迎面走过来我的同事张艳,朝我打了个招呼:「谢总,您好!」,我的思绪突然被打断,回了句「您好!」看着张艳从身边走过,她20出头,刚到公司一个星期,身材1.6米左右,苗条的身材,面容娇好,不过胸有点小,平时说话总带着拖长的尾音。小姑娘有小姑娘的味道,青春是她们最好的资本。我心里想着,有机会得把她给上了,当一个女请你操她的时候,你会觉得她特别贱,而你又特别有成就感,穿着衣服和脱了衣服的迥然不同,会让你不由的兴奋起来。其实有时调教女人的过程远比射精要有快感。

  意淫的时候总是过得很快,半小时后,我准时又急不可奈的拔通了老婆的电话,等着老婆又发话:「喂,老公,找我什么事啊?」老婆主动问着「老婆,你又开始被操?」

  「嗯!」

  「我刚才听到你说着那么淫荡的话,很兴奋呀!我爱死你了,老婆。」我无耻的说。

  「我现在……在忙呢!」老婆即要对上我的话,又要不让那个男人知道,看来还是有点难度的。

  我说:「忙着被别人操啊,你不怕我吃醋啊?」

  「你不会的,我相信你!」

  「你一边被操,一边跟我打电话,是不是特别兴奋啊?」

  「嗯……嗯……」老婆这算是一边回答我,一边呻吟着。

  突然我听到很微弱传一个声音:「告诉你老公,说『我很乖!』」

  「老公,我很乖的」,老婆毫无顾及的说着。

  「我操,你正在被别人操,还跟我说你很乖。老婆,你知道吗?我现在大鸡巴胀得很难受,我又在上班,还没办法手淫,被你害苦了。」

  「那没办法,是你自己喜欢的。好了,老公,我先挂了。」老婆说。

  「别挂!你仍然把手机放一边,亲爱的,你好好享受,如果这个男人没用,改天你再换一下。」我连忙说完。

  「嗯,那我挂了!」紧接着听到手机扔到床铺上的深闷声音。同时传来老婆的肆无忌惮的呻吟声:「啊……,嗯……老公,用力操我!插烂我的骚b」。

  「骚货,一边被我操,一边还跟老公通电话。」那个男人以为电话挂了,也开始疯狂起来。

  「我就是骚货,我就喜欢被你操,然后在老公面前装淑女。其实我就是个骚货,是个贱货。」

  「贱货,你知道吗?你刚才一边接电话一边被操时,你流了很多淫水,你看,床单都被你弄湿了。」那个男人继续操着,继续骂着:「你老公要是知道你的骚b里插着我的大鸡巴会怎么样啊?」

  「啊……啊……,亲爱的老公,你不要管他,我现在是你的。」老婆大声的叫着来刺激我。

  「是我的什么啊?」男人追着问。

  「是你的老婆,我的骚b是你的。我还要当你的母狗,好不好?」

  「嗯,那我就把你当成母狗,贱母狗。」男人得寸进尺的说。

  「那我是你的母狗,你就是我的公狗」,老婆这时享受着贱贱着的感觉,仿佛这时自己越贱越兴奋。

  ……

  「公狗老公操我!公狗老公操我!」突然电话中传来特别大声的「公狗老公操我!」,这是暗号!我突然明白了,聪明的老婆。我知道当老婆说「公狗老公操我!」时,我可以在电话里说话:「老婆,你说『公狗老公操我』时,你就是在手机边上,你就可以听到我说话是不是?如果是,你就说声『我是母狗』」,我试探着说。

  「我是母狗」,老婆回应了。

  「你就是母狗,你是所有男人的母狗!我要操死你。」那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公狗老公操我!」

  「老婆,我听到你这么发浪,我全身都在发抖。老婆,我要你停下来,不让你被他操了。」我在电话这头说着。

  「不要停,不要停,用力操我!」老婆唱着反调。

  「贱货,你居然跟我唱反调。回头我找一群民工操死你!」我说。

  「老公,你一个人操我不够,我还要一群民工来操我。」老婆继续着。

  「好,到时我把你扔到工地上,找一群发工干死你。」那个男人配合着。

  实在有点受不了老婆如此的淫言浪语了。我突然想到:「老婆,你在哪里?我现在要去找你。」

  「老公,快操我,我要到了,我要上天了。」老婆突然反应增强:「老公,这是在哪儿?怎么这么舒服啊?,老公,我要晕了,这是在哪儿啊?」

  「在宾馆啊,我在宾馆操得你爽翻天。」那个男人不知就里的应着。

  「快,快,不要停!我喜欢在宾馆在你操得爽翻天,快告诉我,这是什么宾馆,我要一辈子记住在这儿被你的操。」老婆真是太聪明,变着法子告诉我在什么地方。

  「在『红悦山庄』,你记住,这是『红悦山庄』,我在这里操你的。」那个男人顺着就答出来了。

  「公狗老公操我!」老婆又在给我发暗号了。

  「好,老婆,我知道了,你一会儿让那个男人离开,然后我到房间里操你。我50分钟后到。你提前结束,就提前给我电话,要不然我就闯进去捉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嗯,快……快点!」不知道老婆这句是说给我还是那个男人的。

  我挂断了电话,往「红悦山庄」赶。在我刚到山庄门口时,老婆电话打进来了。

  「老公,到了吗?」

  「刚到,那个男人走了?」

  「嗯!」

  「在哪个房间?」

  「803」

  「好,我马上到!」

  当我到803房间时,门没有锁死,我推门一看,床上一片零乱,老婆似乎被操得有点疲劳的躺在床上。

  「那个狗男人走了多久?」,我问道。

  「刚才10多分钟。」

  「你被操了几次啊?」我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脱了衣服,扑到床上。

  「就两次,第一次没有到,第二次才到!」老婆有气无力的回答……

  「不要,我不要!刚伺候完一个老公,又来一个老公,我怎么受得了啊。」老婆故意逗着我说。

  「你这个臭婊子,被别人操,还不让自己老公操了。」我一边说了一边掀开了被单,老婆一丝不挂的,下体的阴毛粘乎却零乱,身上也是粘乎乎的,看来出了不少汗。

  老婆一边指着自己的阴部一边说:「老公,你看,我这儿刚被别人的大鸡巴操过,你忍心再插进来啊?我都肿了,都不能走路了。」老婆故做可怜状。

  我伸手一摸,阴道口和内壁都是粘乎乎的,「老婆,你看我的鸡巴」,我说着把大鸡巴伸到老婆的面前,「胀得好难受啊。」

  「呀,老公,你今天好像特别大啊。都胀成这样啊?我亲一下。」老婆一边说一边含住了我的鸡巴。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老婆口交了一会,把鸡巴吐了出来,喘了口气说:「老公,有你我最幸福!」

  「因为我让你被别人操,所以你才幸福吧。」

  「嗯,我老公让我真正享受了性爱,你看,我下面又湿了。」,老婆把我的手拖到了阴部,我一摸,真是湿漉漉的。我也急不可奈的插了进去。

  「啊!」老婆一声呻吟。

  可能因为受了太久太强烈的刺激,这一战,我很快就射了。老婆还调笑我一翻,没有她前一个「老公」厉害。过了一会儿,老婆突然又感觉到欲望没得到满足。说:「老公,你帮我手淫吧。」为了再次满足老婆,我动用起中指,轻扰慢捏的在老婆的阴部游动。

  「老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淫荡?」我问着。

  「不知道,你说我有多淫荡?」老婆反问到。

  「你现在已经达到人尽可夫的程度了,看来只要有一根鸡巴在你面前,你就会不由自主的湿了一裤子。」

  「真的啊?那你喜欢不喜欢?」老婆现在完全没有羞耻感,反而以为乐了。

  「嗯,喜欢!」

  「我是不是骨子里头很淫荡啊?」

  「嗯,其实每个女人骨子里头都有淫荡的本性,只是不一定得到开发。」我已学究的说起来。

  「那我算是被你开发了。」老婆笑着说道。

  「那被我开发了,你后悔吗?」

  「不反悔,我还要你继续开发。」老婆调皮的说。

  「没办法了,你已经淫荡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没办法再开发了。」我故意激将着说。

  「那我现在比黄片里的那些女主角都更淫荡?」老婆开始比谁更淫荡了。

  「那不一样,片子里的是演戏,演得可以很淫荡,但她们并不一定真得很淫荡,而你现在是本性上的淫荡。」

  「老公,我觉得自己很淫荡时,就很兴奋,而且每当这种淫荡表现在你面前时,我就无比的刺激,可能我跟别的男人做爱时,我也说着一样的话,但总没有在你面前说的时候刺激。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我也说不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因为我是你爱的人,同时我也是爱你的人」,我不失时机的哄着老婆。

  「老公,你有没有操过别的女人啊?」老婆突然转移了话题。

  我说:「这个重要吗?」

  「不重要,我知道就算你操了别的女人,你也一样是最爱我的,不过我想知道你操过几个女人?」

  「我操过15、6个吧」,我知道现在说这个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了,要是换在以前,那可是大事。

  「这么多啊?!不公平,我才被3个男人操过,包括你。」老婆突然大声叫起来,一副不甘落后的样子。

  「好,我帮你追上我,行了吧?」我说。

  「这还差不多!老公,你操别的女人时是什么样子啊?还有,别的女人被你操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啊?」老婆不停追问着。

  「你这么好奇啊?要不改天我当你的面操一个女人,表演给你看看。」我说到这里,我知道老婆的3p甚至多p要开始了。

  「嗯,那你找一个人来,操给我看!」老婆来了兴致。

  「那不行!」

  「干么不行?」

  「除非你帮我找一个,这样我才知道你不会吃醋,要不然我自己找,到时候你失言,我不就惨了。」我故做害怕状。

  「要不然,我让余琳给你操一次,她经常说他老公现在做爱早泄」

  「那也要她肯啊,我可不强奸别人。」我说。

  「这个你放心,我来安排。」老婆这会要成拉皮条的了,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