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我与姐姐的真实乱伦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姐姐的男友去深圳闯荡去了。一年之后,我也毕业了,年轻,所以也就激情使然地打起简单的行囊到了深圳去了。姐姐在那里,所以刚去的时候有个现成的落脚的地方。

我去的时候已经是深秋时节了,但南国的深圳依然丝毫不觉得凉爽。等我在市场来回奔波若干次找到工作后,随即就住到了公司提供的集体宿舍,也就是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与其他几个男性员工住在一起。好在离姐姐租住的地方不远,如果下班之后想去的话随时都可以跑去一起吃饭。

年关很快就要到了,可我渐渐感觉姐姐越来越不开心,见到她男友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年前的一个周六和姐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了姐姐:到底怎么回事了?她眼睛好像湿润了,嘴巴艰难的动了动,最终告诉我,那个男友变了心,背着她在外面乱搞,勾引别的女生,两个人已经分手一个多月了。也许深圳就这个样子,女的少,男的多,再加上大家都异地求生,没有了熟人社会的制约,压力也大,个人寂寞,很容易在外面产生情变。

不过在深圳,大家久了对此承受力比内地大多了,男女之间对此的容忍度也就大些。但在当时姐姐还是不能忍受的。吃饭的时候,因为情绪不好,两人就不知不觉的多喝了些,感觉有些头比平时有些晕,姐姐住的地方和我住的地方一个方向,反正第二天也不上班,我就送姐姐回去,在沙发上过夜就可以了。

到了姐姐的住处,身上都走了一身的汗,姐姐先去冲凉去了,我在外面看看电视。姐姐就在卫生间冲凉,过了会,姐姐喊我的小名让我给她浴巾,原来姐姐神色恍惚,竟然忘记拿换洗内衣,以为浴巾还在卫生间呢,一时想不起浴巾还晾晒在阳台上呢。

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姐姐有些不耐烦了,说到:算了,帮我找个新的内衣送过来。

我就翻开了姐姐的衣橱,哇,姐姐的内衣好多啊,乳罩和内裤,不同的颜色和面料,有不同的款式,姐姐是个完美主义倾向,看来一点不错,我眼睛有点花了,突然我有了点坏坏的念头,特意找了黑色蕾丝的乳罩和三角的内裤给她递了过去,姐姐立即看穿了我的念头,直骂我是坏小子。

姐姐穿戴好之后,从我面前经过到卧室里去,让我闭上眼睛,我很乖的闭上了眼睛,心跳却扑腾扑腾的不由自主的加快了,经过的时候我睁开了一个眼睛,不禁呆住了,眼前的姐姐刚刚沐浴过,黑亮的秀发还带有一点水气给姐姐娇美的面庞增添了诱人的妩媚,高挑匀称的身材,白皙的光洁的肌肤在黑色蕾丝的衬托之下显得更加的迷人,尤其是高高耸起的乳房和三点式包裹的神秘地带,令我一时看得回不了神,姐姐伸手嗔怪地喝道:看你那个色迷迷的样子,我不打你才怪。我说,姐姐你可真美,那个小子真是个傻冒,竟然还在外面乱搞。姐姐说,我不能原谅他。

我知道那个小子再后悔也没有办法了。

姐姐穿好衣服,我们在一起看电视,姐姐蜷起双腿,突然我发现我可以看到姐姐隐约露出的底裤,灯光开得也不刺眼,我似乎可以想见其中的几丝阴毛漏在外面,我的老二不自觉的骤然膨大,虽然知道她是我的姐姐,这种卑鄙下流的念头不该存在,但年青的血脉在酒精的作用下还是有些不可抑制。

电视画面中突然出现了男女床上亲热的镜头,我不禁转过头向姐姐看了看,不想姐姐也看了看我,对视了一下,我说换个频道吧,她点了点头。知道姐姐今天心情不好,我也不便多说什么,也许是平时上班太累,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姐姐慢慢地靠在我的身上进入了梦乡,我不便吵醒她,于是开低了电视的音量,不经意地看着姐姐迷人的面孔和乳沟,闻着她的体香,我心跳再次加快。突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吻了姐姐的小巧的嘴唇,姐姐被我弄醒了,下意识地就是狠狠地一巴掌,我立即魂飞魄散,立即捂着发烫的左脸奔去冲凉了。姐姐也没有说什么。

冲凉之后我清醒了,半裸着身体,战战兢兢地走到姐姐身边说,姐姐是我不好。没有想到,姐姐心疼地说,刚才把你打疼了吧。是啊,身处异乡,我们姐弟俩只有互相依靠了。我坐了下来,姐姐伸手摸摸我的脸说,不疼了吧,我赶紧说不疼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姐姐伸手装着要打的样子,说:还敢有下次。我赶紧用两只手抓住她白嫩纤细的如同夏日莲藕般的胳膊,生怕她再打我。

两人离得这么近,彼此听得到互相的呼吸,看着她嗔怪发怒时,令人窒息般的迷人模样,再加上她的双手都被我握着,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这次姐姐虽然双手也在挣扎但没有上次那样的力气,我的手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臂,姐姐的嘴唇好温润啊,虽然她左右的摇晃着头,但我依然开始深吻她,将我的舌头也试探着向她嘴巴深处伸去,姐姐说,放开我,我们是姐弟,不可以的。

但我此时已经是欲火中烧,一刻不停,手也开始紧紧的抱着姐姐光洁的背部,渐渐地姐姐不再反抗了,意识中我们都不再想别的了。

我们紧紧的搂抱住对方,我的阴茎十二分的勃起,已经坚如钢铁,姐姐肯定感受到了这个力度,我一跃而起把姐姐抱起就往卧室的床上,姐姐好像意识到再这么发展下去的严重性,声音提高了点说,不行,不行,小弟,快把我放下,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蛮力,把姐姐放在床上就将身子压了上去,继续狂暴的吻她,双手有力的上下的抚摸她的脸庞,隔着乳罩摸她的乳房,手渐渐地往下面游走,姐姐拉住我的手不想我再往下面摸去,我哪里能挡得住,说,姐姐,好姐姐,给我一次吧。僵持几次之后,姐姐唉了口气,不再反抗,说我们这是在乱伦啊,我说,我不管,我只想要你,姐姐。姐姐被我压在身下,也不再说什么了,无奈地闭上了她美丽的眼睛,我说,就一次好吗?姐姐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好吧,就一次。

我得到这默许,胆子变得愈加大了起来,疯狂的亲着姐姐的嘴唇,面颊,额头,手也不停的用力的揉捏着姐姐美丽高耸的乳房,彷佛我面对的不是我的姐姐,而是歹徒在蹂躏一个花季的少女,很快姐姐也开始呻吟起来,毕竟她也不是第一次做爱,我脱掉了姐姐的乳罩,顿时姐姐美丽的乳房在我的面前一览无余,那是什么样的乳房啊,白皙高耸,两颗处女般红润的乳头挺立着,像两颗小巧可人的红宝石,淡淡的乳晕,我的嘴巴风疯狂的吮吸着,轻啜着她的乳头,姐姐的呻吟声已经不能自己了,我先是迅速地脱掉了我的内裤,接着就去脱姐姐的蕾丝三点式,姐姐有些感应地将自己的臀部向上抬起,我将这最后的一小块性感的遮盖褪去,褪的时候我的双手从姐姐的浑圆结实的臀部一直滑到姐姐修长的大腿,直到脚跟,慢慢地先抬起她的左脚将内裤完全褪去,捏着她的脚,我才发现姐姐连脚都那么耐看,但我不像三级片中的主角一样喜欢抱着女优的双脚吻。

这时姐姐的身体终于在我面前一览无余了,淡淡的阴毛,柔软而细腻,身上女性青春的气息在闪跃,没有一丝的赘肉,乳房因为平躺的缘故有点胀大,但一点也没有下垂,更加的让人窒息,姐姐半睁着美丽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目光充满柔情,头发蓬松而散发出洗发后的清香,半是妩媚半是娇柔,再看看我自己全身赤裸,下体膨大,阴茎就如同重机枪长长的枪管,坚硬挺立,龟头因为极度地暴涨而显露出吓人的暗红色,阴毛浓黑,一瞬间我就俯下身去,贴紧了姐姐的诱人的酮体,两个人忘记了世间的规则和禁忌,如同两条饥渴的游龙一般在床上翻滚,抚摸,亲吻,用腿夹,用牙咬,大力的呻吟,我的手触碰到姐姐的鲍鱼,已经开始有少许闪亮的淫水流出,姐姐身体有些颤抖,我分开她的双腿,双手轻轻地拨弄着姐姐的阴毛,姐姐的呻吟声简直不可抑制,好在有电视声音做掩护,我的嘴巴贴上姐姐的会阴,舌头开始由上向下开始刮添,姐姐的两条腿不停的在床上划动显然是已经承受不住在极度的刺激,我的舌头已经触到了姐姐的阴道口,我吸取和舔拭了她淡淡的淫汁,猛然地将自己的舌头向她的阴道内尽力的伸去,边伸边四处晃动,此时姐姐猛力的晃动着自己的头颈,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身体开始扭曲,说着,好弟弟,快点插姐姐,姐姐受不了啦,快插我。

此时我也有点经受不住了,甚至连龟头上也出现了点粘液,我分开姐姐的大腿,用手扶着自己大大的鸡巴,对准了姐姐的淫水泛滥的小穴,闭上眼睛,身子向前一挺,姐姐,啊了一声,我的超长的大鸡巴没根而入姐姐的小穴,姐姐的穴好紧好热啊,我不由自主的开始了狂野的活塞式的抽插,姐姐的呻吟声似乎超过电视节目的声音,但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狠狠地抽插了姐姐百十来下,姐姐下面是淫水泛滥,两只手在抽插的同时蹂躏着姐姐的诱人的波,姐姐的乳头直立着,脸色出现潮红,和书上介绍的女人高潮时的样子一样,姐姐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但也是极度的淫荡,急促地说,弟弟快点,再快点,我在她的催促下,吸了口气,雄狮一般更加快速的深深的来回抽插了四五十下,突然感到一股热流-不是来自我的体内而是来自姐姐的体内,姐姐竟然先射了,突突的几下,我的龟头在这种刺激之下终于挺不住了,淫根深处一热,龟头顶住姐姐的子宫颈,身体暂时停住,浓浓的精液如同黄河泛滥以不可阻挡之势,一股一股狂泻而出,全部射进了姐姐的子宫内部,姐姐在这热流的刺激下几乎要昏厥过去。我的鸡巴还停留在姐姐的淫穴内,但也在慢慢地收缩疲软,终于风平浪静了,这是我与我的姐姐的第一次,真没有想到我们第一次竟然双方都同时到达了高潮,不可思议啊,但我们不经意间做到了。姐姐已经完全被我臣服,还陶醉在刚才的高潮之中。

姐姐慢慢恢复了正常的意识之后,满脸的笑意,突然又打了我一巴掌,但这一巴掌与第一次的不一样,很轻,很柔,说: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不怕把姐姐搞死啊。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厉害,也许我们姐弟真的很适合在一起做爱。姐姐听了,不响。是啊,姐弟之间有了第一次就不会再仅仅限于只做一次,关键很难走出的是挑开双方之间的这层关系,突破。

乱伦原来这么简单,这么狂野。怪不得,弗洛伊德说:世间最令人心醉的激情,一是强奸,一是乱伦。

但这都打破了世间的规则和禁忌,因此都是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的。但我想肯定存在一些比例。

自从与姐姐突破了那层关系,我们姐弟俩之间做爱已经没有禁忌,反倒自然起来.

周末下班之后我又到姐姐的住处吃饭.

吃晚饭后姐姐说要去冲凉,待姐姐进去一会之后,我也闪身进去了,姐姐看到我进来,翘起小嘴娇嗔到:不许你进来,又想胡来.

我说:小弟我只是想帮姐姐冲凉嘛.

就你小子坏.

就这样一边与姐姐调情一边脱下了她的衣服,我则一条短裤顺手就扯下了.

水温调好之后,我就让姐姐站好,我拿起淋浴花洒给姐姐冲,姐姐轻轻地闭上眼睛,任凭我的双手在她光华白皙的肌肤上游走捏拿,我的鸡巴暴涨,硬挺挺的,我按耐住自己,拿起花洒从姐姐的脖子开始冲水,然后是后背,好美的后背,浇上水之后显得更加的光滑细腻,我不禁伸开手掌上下左右开始抚摸,往下是姐姐的小蛮腰,再往下是姐姐的丰满翘凸的臀部,摸上去真的是爽不可言,接着我让姐姐面向我,姐姐睁开双眼,看着忙乎不已的我,咯咯的笑起来了,我一本正经道,笑什么啊,姐姐更是笑的弯下了腰.

待姐姐不笑了,我开始给她的正面冲水,两个小山峰一样的波,乳头颜色红润,冲上水之后我不禁用嘴巴咂吸了几口,姐姐突然发出啊的声音,我知道姐姐也开始上火了.

拿起花洒朝向姐姐的阴部冲水,温温的水加上我稍微带些力气的摩擦,姐姐的双腿不禁又站开了点,我灵活的手指,分开了姐姐的阴唇,姐姐开始了呻吟,我来回的用手指摩擦姐姐的小穴,感觉姐姐的淫水已经开始泛滥了,姐姐抱紧了我,我也用手用力的拥抱着姐姐的裸体,两个人的嘴唇不由自主的粘贴在一起,我的舌头,姐姐的舌头都在对方的口腔里搅动,吮吸.

姐姐的乳房如同一块弹性十足的海绵紧贴在我的胸前.

过了会,我们松开了对方,我说姐姐你给我口交吧,姐姐没说什么,躬下身开始给我口交,姐姐的嘴巴含住我的充血的龟头开始的舔吸,好舒服,我又让姐姐试着含我的两个小蛋蛋,一左一右的,反反复复的进行吞吐,感觉妙不可言.

低头看着貌美如花的姐姐张开嘴巴对准我丑陋的鸡巴在舔吸,我心里升腾出一种骄傲的征服感,我用双手抱紧姐姐的头让她的嘴巴对准我硕大无朋的鸡巴,我在心里已经把姐姐的嘴巴当作是她的另外一个小b,开始对她的嘴巴进行抽插,姐姐的嘴巴被我的大鸡巴堵上,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试图插的更深一些,姐姐好像有点恶心的感觉,想把我的鸡巴往外面推,但我的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头,同时自己将鸡巴往更深处塞了点,姐姐啊的一声,我知道姐姐想吐了,就赶紧抽出了鸡巴,过了会,待她适应了,又开始往她喉咙深处插去了.

姐姐难受的呻吟更加刺激了我,两股之间深处开始有热流涌动,我知道我想射了,但我想直接射进姐姐嘴巴内,让姐姐吃掉,我继续挺直鸡巴在姐姐的喉咙内蠕动,在滚烫的精液喷发之前又将龟头向姐姐的喉咙内又推进了少许,在姐姐啊的一声刚喊出来的时候,我射了,抱紧姐姐的头,让她的脸完全的贴在我的阴部,我的鸡巴就像准确射进敌人碉堡射孔的炮弹,滚烫粘稠的精液在姐姐喉咙的深处爆炸了,一次,两次,三次.

终于射完了,姐姐没有想到我这个弟弟如此的狠心和残酷,在她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之下,下此狠手,被我的精液呛住了,也许是反胃恶心,推开我,开始在地上干呕,眼睛里涌出了泪水,挂满面颊,嘴巴上满是乳白色的精液,一片狼藉.

我在爽过之后赶紧对姐姐说对不起,给她捶背,过了几分钟姐姐渐渐平息了,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打开龙头,调好水温,帮姐姐冲洗,涂好沐浴液,轻轻地揉搓,然后给她冲掉,姐姐一副苦尽甘来的样子,尽情的享受着,待姐姐拿毛巾擦干出去后,我也赶紧给自己重新洗了一遍.

在一个娇艳如花的女人的喉咙深处尽情的爆射,试问看贴的你们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大半年过去了,我们姐弟俩在一起做爱的次数也至少是千儿八百了.

虽然姐姐的身材依旧是那样的惹火,面容一样的的迷人,但做久了,次数多了,多少有点厌倦.

我闭上眼睛都能回忆起姐姐身上任何地方的模样,哪里有颗迷人的小黑痣,阴部的小森林有多茂盛,姐姐高潮时候的样子和叫床的呻吟声是怎么样的.

九九八十一招式我都用遍了.

现在的姐姐两个乳房开始在我的反复蹂躏和抚摸下胀大,至少比以前大了两个号码,走在路上能让男人看的直流口水.

更重要的是,姐姐的逼,以前那张粉红色的小逼由于我不分时日的抽插而反复的充血以至于色素迅速的沉积已经变成了黑紫色.

两片阴唇也变大了,一经刺激便立在那里彷佛在诉说它的辉煌战绩.

我们经常是先冲凉然后或者变冲边干,或者冲好之后在床上大战.

口交,乳交,和最平常的插逼,从她后面狗交式,69式.

能做过的都玩了,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干姐姐的菊花门,帮她洗澡的时候倒是多次看到,也尝试着摸过,但一直不敢开口,知道开口也没有用.

但还是不死心,想了很久,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趁火打劫.

一天夜晚,我故意将姐姐惹得欲火焚身,让她出于被动,我的大鸡巴勉强插入之后就是不动了,任姐姐怎么搞我就是不动,姐姐现在是淫水泛滥,但我就是不配合,姐姐被我折磨的没有办法了,说,你到底怎么回事,我不回答立即开始暴抽她,在她神魂颠倒的时候我偷偷的说,姐,我想从你下面另外一个地方进去,行吗?姐姐当然是反对.

但经不住我的诱惑和鸡巴卖力演出,勉强答应下次.

得到许诺我也不想立即兑现,下次就下次,明天就是我的下次.

第二天,姐姐一见我就说,你个坏小子,还当真了.

哼.

洗澡的时候我对姐姐说,姐姐你的第一次给了别人,可那人也不对你好啊,现在菊花干脆给弟弟好了,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调起姐姐的往事,姐姐也不说什么了.

我立即趁热打铁,说,我不会弄疼你的,好姐姐.

然后我就对姐姐忽悠起了,洗肠子的好处,美容啦,净身排毒啦,什么的.

她没有想到还有好处,有点心动了.

我就说洗一下,尝试一下嘛,不舒服咱就停止.

姐姐下了决心,但感觉直接面对弟弟灌肠不好意思,我就说没什么,要不你自己调整好水温自己冲洗一下,我立即卸下花洒的头,这样水流会集中些,可以直接冲进她的肛门内.

我拿了毛巾在外面擦干水,留下姐姐在里面倒腾,我只是听到短促的啊啊声,估计她在做了,等了会我听到马桶冲水的声音,我知道她已经冲了一次,我进去了,说,姐姐我帮你吧,多冲一下对身体有好处的,姐姐不干,我说,我又不笑你.

她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我就让她跪在我脱下的拖鞋上,将屁股抬起来,这个时候姐姐的肛眼便暴露在我的面前,整个阴部也一览无余,菊花很好看,很紧,我调好水温,将水柱在她的菊花周围浇灌了一圈,便让她做好准备,然后就顶上她的肛眼,水便源源不断的流了进去,我便灌水边数数,说等数十下就停止,姐,你坚持一下,我真的到数就听了,姐姐已经忍不住了,立即开始往外狂泻,有些小臭,我也不说,水冲了冲,便说再来一次,这次我狠辣的灌到了15个数字,然后又来一次,冲了四次之后再留出来的水已经很干净了.

姐姐这个时候也被我折腾的有气无力了,我帮她擦干水,扶她到床上了.

开心死了,等下就可以干姐姐的菊花了.

我们歇息了会双方都恢复了些体力,开始拥抱在一起,深度的舌吻,我的手上下开始在姐姐的身体上游走,摸她的乳房,捏乳头,中指和食指在她的阴唇上来回的摩擦,反复的用指头进入她的阴道,姐姐已经挺不住了,下面是淫水四流,我翻身上马,她也很配合的分开双腿,我扶起暴涨的鸡巴,用一只手分开她的阴唇,对准她的阴道用力直接插入,一插到底,姐姐呻吟不已,活塞式的大力抽插就此开始,姐姐身体乱抖,双眼迷离,脑袋左右乱晃,已经被我插的不省人事了,过了会我降低了抽插的频率,让姐姐摆好姿势,我从她后面来个狗交式,用两只手大力分开她的两片臀部,以便我的鸡巴能够进入的更加深入,抽插了一会,我已经忍受不住刺激了,由于我和姐姐阴部和臀部的快速接触抽插而发出的啪啪声,很响,估计各位看客做爱的时候对这种声音很熟悉吧,我挺起枪,深深的最后一插,感觉龟头碰到了软软的东西,我知道那是姐姐的子宫颈,随后就是翻江倒海的暴射,姐姐被我的滚烫的热精给爽傻了,坚持不让我的鸡巴撤出,直到鸡巴疲软了才自动的从姐姐的淫窟里掉出来.

姐姐还保持着那个姿势,看她的阴道口只有少量的白色精液留出,我直到大部分都在她的子宫内,过了会她上了洗手间,待了好大会才出来,说,你射了好多,都进入我子宫了,现在才流出来一些.

听后,我感觉好爽.

她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肚子好涨,我说是不是精液都射进去了,她说,肯定的.

歇了会,我直到重头戏,开始了.

我让姐姐摆好姿势,臀部面向我,依旧是狗交式的姿势,我说不要紧张,我不会弄疼你的.

我在手上涂了些润滑剂,用手指开始在姐姐肛门的周围也涂了些,慢慢的将手指插了进去,姐姐随着我的手指进入她的肛门,发出了长长的啊的声音,我放慢速度,手指在姐姐直肠末端开始按摩,姐姐的肛门好紧啊,肛眼内高温湿热的,里面的肌肉和内壁摸上去有一种充实感,摸了一会,姐姐的肛眼已经慢慢适应了手指的插入,不像刚才那样紧括了,这正是我要的感觉.

我的手指开始慢慢的来回抽插了,时不时拔出来涂些润滑剂,再插进去,姐姐的肛门渐渐地放松了很多,比较容易让手指进入了,不排斥了,抽插的时候姐姐的呻吟声更加撩人了,我边插边问她的感觉,安慰她,让她放松,什么都不要去想,尽量放松肌肉,来享受这感觉.

时机成熟了,我要用真实的鸡巴来抽插了,我把鸡巴上多涂了些润滑剂,暗红色的龟头暴涨的厉害,想到这么个大家伙要进入姐姐的肛眼,多么刺激啊.

姐姐二十几年没有被人攻克的菊花门就要被我突破了,好得意啊.

我慢慢地将鸡巴贴上姐姐的肛眼,安慰姐姐,不要怕,当然我要慢慢地进入,这是我的姐姐,不是我花钱找来发泄的,我不能让她受伤的,龟头慢慢地挤入了她的屁眼,我一厘米一厘米的往里面推进,随时问她的感受,直到鸡巴全面进入,姐姐只是嘴巴张的老大,显然是正在体验这从来没有的感觉,看着姐姐漂亮的面孔和淫荡的姿势,我有些得意.

没根而入之后,我慢慢地拔出来,涂上点润滑剂再次慢慢地插入,就这样反反复复地进行了几十次,姐姐的肛门已经完全适应和放松了,括约肌也不再绷紧,我说我想加快点速度,姐姐说好,我慢慢地加快抽插的速度,姐姐还是发出更加激烈和淫荡的呻吟声,我直到她已经进入状态了,我开始再次提速,因为刚才在姐姐的逼里射过一次,所以抽插的时间可以保持更久,我抽插时让姐姐缩紧肛眼夹紧我的鸡巴,越来越刺激了,有了射的感觉,我就停下,就这样反反复复,直到不能忍受,我的火山再次爆发,将精液径直射出,姐姐发出啊啊的呻吟.

我拔出鸡巴.

看看姐姐的肛眼,由于反复的抽插已经肿胀,红红的,但没有流血破皮.

问她什么感觉,她只是说很奇异,很爽,没想到这样做这么刺激.

我心中暗喜,哈哈,以后可以对她做全套的了,下次再干你的肛门就不会像这次这么温柔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