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变态儿子好胜母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妈妈叫李巧燕,44岁,丰满秀丽,三围32b,24,34,身高五尺二寸。妈妈是个不太爱动脑根的人,但就是爱打麻雀和爱讲面子,偏偏又不服输。也因为这样,常常让她得理不饶人,以为是占了一点便宜,其实后面又吃了大亏。
像她平常是很少喝酒的。但是只要让她一沾上几杯,那可是变了另一个人似的。
有一次,陪妈妈去参加她的一位姐妹的结婚宴。由于妈妈在喜宴中,遇见几位多年不见的朋友,一时兴起,所以就多喝了几杯。没想到妈妈的酒量明明不行,却硬要在她那些好朋友面前撑场面。宴会快结束时,她已喝得是满脸通红,整个人已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差一点要吐出来呢…回家时还得要我搀扶才上得了车。妈妈的个性就是这样,明明没这个能耐,却硬要强出头。
刚刚在喜宴时,其实我已经帮妈妈挡了几杯,但因为我还要开车回西环,实在也挡不下去了,妈妈却还是硬要找人单挑。这下可好了,喝成这样子,可把我累死了,得想个法子治你一下。
等宴会散场,已将近晚上十一点多了。妈妈终于在她们那帮姐妹联攻之下喝醉了。
但若不是我硬拖着妈妈将她扶上前座,绑上安全带,恐怕妈妈还会再找她那些旧朋友续摊下去。
不过一开始我倒是没有想太多,单纯只是为了让妈妈感觉舒服些,我就把她的上衣的钮扣解开两颗,并且把她的裙脚的右侧拉链也拉上到腰,再把裙摆打开,这样一来也就看到她的白色lace内裤了。
我这神来一笔的举动,反而让我一时兴起多年一直想要实现的念头—曝露我妈妈的淫念啊,呵呵。
那一天妈妈是穿着黄白相间的套装去参加喜宴的,看着她倒卧的模样,还真是引人无限遐思呢。
我干脆把她的上衣的钮扣全解开,直露至肚脐,白色lace胸围也解开了,胸围是前开式的,很易解开。妈妈好像已被酒精给彻底麻醉了,斜躺在前座上,深深地沉睡,对于我动手解开她的胸围,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继续睡她的。如果是在平常对她这样做,准被她赏两巴掌。
等车子上了高速公路,在回家的路上,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妈妈的雪纺纱织成的薄上衣;那两侧的领口,被解开的钮扣正向外松开。那绽开的衣缝,可以清楚地看到:松开的胸围下,隐约的乳头不时弹跳出来透气。
看到此景,令我也莫名地亢奋了起来。我甚至想刻意地让妈妈展现她的裸体给旁人观赏。那种犯罪的丑陋快感,一下袭上心头,竟比平常跟妈妈做爱时射精的高潮,更让我感到亢奋的莫名。
车子过了西随,我就故意将她旁边的车窗摇下,风灌进来的时候,把她的上衣吹的像是要飘散而去,松脱的胸围更是像落叶般要抖落开乳房,露出半点乳晕。妈妈白晰的皮肤,润红的脸颊,轻薄的上衣,微露的酥胸。
我开车到油站,心中想着如何暴露妈妈。我把妈妈的椅背拉下,让妈妈半躺,车子的摆动已露出了妈妈的一方乳头,我再把妈妈的左脚提高把一整条小腿挂到车窗外,妈妈穿着一双黑色幼带高跟凉鞋,有4寸高,配合白皙的脚趾和真珠白的趾甲油,非常性感,而且只要望进车内,就一定能看到妈妈的内裤和露出的乳房。
这幅景象,倒让我想起a片中常把自己的妈妈赤裸地捆绑起来,然后牵着狗绳,游街示众的情景。如此的淫虐想像竟让我也有着几分相同的快感呢。此时若开车经过,而瞄到的男人不就开心死了、铁定举旗敬礼。
我把车子开得慢慢的,好让所有的车都会在我车旁越过,差不多每三个人。就有一个注意到妈妈的裸露,特别是车身高的那种。有个骑电单车的还一路跟了我们10多分钟,把妈妈看过够。
我特意开车到油站,那里清一色是男人,妈妈可以被视奸一会了。我把车子停到,马上有职员招呼,他一眼便看到妈妈挂在车窗外的美脚。我交下了车匙,自己一个走到油站的便利店。我偷偷回望那职员。他也小心地看我离去远了,找多叫了两个同事,一面扮作擦车窗一面偷看。有人还用手机拍到照片。我也不去阻止,最好把妈妈的淫照上载到网上,满足我暴露妈妈的快感。
这时其中一人竟大胆地伸手入车,不知对妈妈做了什么,我也觉得可能不太好,就随便买些饮品回车了。他们也反应不慢的,在我步出便利店时已回到自己的工作处,好像一切从没发生。我结了账,上车开走,才看到妈妈的衣襟被大大的张开,两个乳房已完全露出,内裤也乱了,打出了一边阴唇,可以想像妈妈刚才被如何凌辱。我下体又胀大了。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何不在地下室停车场让妈妈被强奸呢?!肯定非常刺激。于是我就开始筹划如何在地下室停车场奸淫妈妈。
车子回到了西环,我妈妈也真是厉害,车子都开到地下三楼的停车位了,她居然睡得都没翻身。不过这样也好,待会儿搞她的时候,就不会被发现了。
我把妈妈扶到电梯旁的走廊,那里没有摄影机,所以在那儿被搞应该会很安全,万一真的有人进出,也可以很快脱身,而不被发现。而且这个停车场在过去一年已发生了两次夜归妇女被强奸的案件。
我把妈妈唤醒之后,她还是一脸疲困的倦样,眼皮还不大想睁开。妈妈就任由我扶着走出车外。
我还故意不把妈妈的裙子拉链拉好,让妈妈的窄裙松垮的斜吊一边,这样她的白色内裤就露出很明显的一片让人给瞧见了。
这时候若有其他男人看到,肯到会引起他们大流口水、阴茎勃起,上面流,下面也流。
她的胸围可是春光大泄啊。虽然乳头只有一点点露出来,但是胸围也只是晾在她胸部,再加上她的上衣是轻薄的雪纺纱,这种材质的布料,轻柔好穿,透气舒服,很多ol的套装衬衫都很喜欢用这种材质。
但这种布料因为纤维特细,织法宽松,所以相当透明。所以当我扶着妈妈走出车外时,由于她戴的胸围已被解开,她一走起路来,胸围杯也是一落一落地搭着,步伐再大一点的话,乳头及乳晕还是会很容易泄了出来。
她整个人上半身几乎是呈裸胸状,裙子的拉链也被我拉到腰上,上衣不但已露出裙外,窄裙也成45度角,斜垮了下来。
这时若有人经过,肯定会认为我是强奸犯,正奸完被害人,并且正拉着衣衫不整的被害人,准备逃逸呢。只有自己亲身体验过那种曝露的快感与乐趣,才能体会到版上为何有那么多曝露人妈妈的同好沉迷其中啊。
就是这种淫荡思想,让我在扶着她走下车的时候,便毫不犹豫地吃起她的豆腐。趁着搂着她的腰的时候,就刻意地摸摸她的胸部。
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如此蹂躏她,平常的时候,她哪肯这样啊?
妈妈,我今天一定要让人操爆你。
我把她扶到楼梯间时,关上了活动门,将她稍微侧靠向墙壁,然后把妈妈座到梯阶上,再把双脚张开。我轻轻走到水制房之内,静静的从门隙向妈妈偷看。皇天不附有心人,我只等了二十分钟,就见到停车场的护卫在妈妈后面出现。
我这时才看到妈妈坐着的梯阶有些湿湿的水渍,原来妈妈失禁了,连白色的lace内裤也湿成透明了。护卫员摇了摇妈妈,但妈妈只是半醉半醒,神志不清,护卫员大胆地摸了摸妈妈湿湿的下体,一面和妈妈说话。
到确认妈妈不清醒,护卫员就抱住她面对着面,开始吻起她的嘴唇,脸颊。当护卫员的舌头在她的嘴巴内翻搅时,妈妈也反射式的卷起她的舌片,跟护卫员的唇舌,互相舔弄。妈妈的舌头退无可退,护卫员越吸越大力。
护卫员的舌头钻向她的舌根,恣意地刮取她的整个舌部,惹得她口水是哗啦哗啦地直流。
「嗯!嗯..」妈妈恣意地享受此刻护卫员对她的吸与舔。
妈妈的脸是享受的表情,护卫员吸吮着她,她也在吸吮着护卫员,有一句话说,男人的吻是最好的催情春药。离开她的唇舌,顺着脸颊舔了下来,化妆水的淡淡香味袭来,又是令护卫员感到振奋,这清香无异是一股神奇的摧情药。
顺着她的右侧肩胛骨一路吻下来,到了腋窝,舔了几口。轻轻抬起她的右手臂,护卫员伸出贪婪的舌头,舔着妈妈的腋下,她反射的缩了一下。
「哼!有点痒!嗯...」她娇嗔地说着,「好痒!嗯!好痒啊...嗯!痒啦!嗯!嗯...」腋窝可是大部分女人的性感带。
妈妈又怕痒,吻这里,护卫员铁定已把她搞得欲仙欲死。
「痒啦...嗯!痒啦!嗯...嗯...人家...人家...」妈妈越是哀哀叫,护卫员越是舔得起劲,在妈妈的腋窝随意吸舔,口水沾满妈妈的腋窝,混着腋下的汗水,独特的气味可真是令护卫员兴奋啊。舔完右边骼肢窝,接着舔左边的。
举起妈妈的左手,这边腋窝下的汗水却也累积了不少,嘴巴一靠近,鼻尖就闻到些够呛的强力春药。
刚才舔右边是用舌头大片地碾过,是比较粗鄙的,虽然妈妈也是被舔得浪语呻吟连连,现在换边,再耍旧把戏就太逊了,技法当然也要跟着改变。
其实从前爸爸跟妈妈做爱的时候,可能已经沦于公式化了,根本疏忽妈妈的身体还有很多地方是所未曾仔细探索的。也多亏我这神来一笔的奇想,居然在社区的地下室停车场的楼梯间让妈妈享受到被强奸,才有机会仔细地观察到妈妈身体上的细微之处。
我也真是他妈的够厉害,想出这鬼点子。
护卫员开始用舌尖轻触妈妈腋窝下的皮肤,接着再细细地抠着,可能因此产生了强烈的触感,让妈妈上半身着实抖了一颤。
「啊!好痒喔!嗯..」妈妈又浪起来,我就是喜欢妈妈现在求我的淫态。一抠就一颤,妈妈的身体也太敏感了吧。但护卫员还是很尽职地将她这整个腋窝,细细地用舌尖给回过几遍。
此时的护卫员让她感受到无比强烈的冲击快感。她用左手轻拍护卫员的肩膀,娇嗔地说:「人家这样会不行呢!!!。」
「哪里会不行?。」然后护卫员奸笑着对妈妈说。
「嗯..」妈妈羞怯的语调,几乎让躲在水制房的我听不到她说的话,「人家那里会想要嘛。」
「哪里嘛?你要说清楚嘛。」护卫员故意问她。
「喂,你很故意勒。还故意这样说人家。」妈妈嘟着嘴抗议说。
「是吗?我哪有。」护卫员故意沉下头,顺着她的脸庞,延着脖子吻了下去,在平常的时候,妈妈即使脱光光站在我跟前,都很难引起我的性趣,而在此时,不知是酒精催化的关系,站在外面的妈妈,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
妈妈的轻薄上衣,开了全有扣子,展露而出的乳房,透露着无限风情,透明的薄纱上衣,清楚地让她胸部呈现全裸露状。
原本应和乳房紧密包覆的胸围,却早已被拨了开来,散乱地垂挂在乳房的下缘,两颗小乳晕,就像半切开的哈蜜瓜,俏皮地晾在妈妈的胸前,小而美,坚而挺的乳晕上头,各黏了颗小葡萄干,煞是迷人,不稍微舔个几下,就太暴殄天物了。
很自然地顺口舔了左右两颗的奶头。或许是楼梯间的空气不流通的关系,护卫员和妈妈身上也渐次流出不少汗水,就在护卫员吸吮着妈妈的乳头时,不时会舔到渗流到整个乳房上的汗珠,舌头的味蕾品出淡淡的咸味,虽然不是那么可口,却也有着特殊的风味。
吸舔着妈妈柔软的乳房组织,伴着咸湿的汗水再混着妈妈身上特有的体香,那可是带着嚼劲呢。
妈妈大概也被护卫员吸上了瘾,不仅嘴里浪淫着「嗯...啊!嗯...」身体也不断地轻巧地扭动着。
看着妈妈的扭动的身躯,该是吸弹功绝技上场了。
趁着妈妈还在享受吸乳快感,全没发觉是自己的儿子在偷窥着。
护卫员出其不意地将妈妈半个乳房吸进嘴里,然后撕咬着乳头。妈妈可能也感受到这痛楚,慌乱的眼神,轻细地哀求着:「不要啦。痛。」
他就是要你痛啊,白痴。护卫员那会理会她的哀求,继续撕咬着含在嘴内的乳头。力道由小而大,由轻而重,由浅而深。
护卫员的牙齿彷佛就像自动切菜机一样,将送进来的食材,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切!切!切!含在嘴里的妈妈的葡萄干,被护卫员这样往复切削,刺痛的冲击不冲破大脑才怪。
「不..要..啦..痛!乳头快断了。」妈妈像是失心疯似的苦苦哀求。
妈妈愈是这样哀求,反而更是激起护卫员的深层虐待欲了。
当然乳头是不会把它咬断的,那还得了。但是就在痛楚的极限边缘,放了!又咬。咬了。又放。放了。又咬。可是把妈妈搞得是整个上半身几乎瘫掉。吸完右边,开始吸左边。钢牙切菜机又重新启动,咬牙忍着的妈妈,知道接下来的这一刻又将受尽凌虐。
她知道,无论她怎么求球,护卫员根本不会理会的,也只能期待这一刻能尽快过去。
左奶比起右奶,咸味更重,妈妈的体味,也几乎被掩盖过去。看来妈妈这一手荷包蛋,盐巴下得重些,淫虐的味道尝起来,就是有点不对胃。
虽然吸吮左乳的力道比起右乳要轻些,但还是让妈妈失了魂,离了窍,妈妈瘫在护卫员面前就好像一只死狗任由摇晃。
「啊..你好坏哦..人家的奶头都快坏掉了啦。」妈妈挤出一丝气力抗议道。
看来妈妈的体力已被耗尽大半,这有点像是打仗时,护卫员运用奇袭战术,四处点火,不仅将敌军的先遣部队给击溃,更把它的主力部队给打散了,在它还来不及重新集结之时,四周已被护卫员的中锋主力给团团围住了。
妈妈,你死定了!我一定要看着你被奸爆!准备出征的光荣时刻已经来临了!
「我开始要操你了。」护卫员轻声地在妈妈的耳垂边说着。
不知她有没有确切听到,只听到她很敷衍的应了声「嗯...」,然后她还很神奇的,眼睛都不睁一下,继续她的太虚神游了。
看她这副淫荡的模样,当然更让护卫员色心淫性大起,下面的弟弟早已凶硬多时,准备好好教训对面没教养且只会失禁的妹妹了。
护卫员用右手将她的内裤撕了下来,很快地滑到她下体的丛林密穴。她的阴毛虽称不上浓密,但满布在阴穴四周,仍构成很好的缓冲地带。
护卫员用两根手指头,抠起她肉穴旁的阴毛,来回地这样唰唰地磨擦,可把她的下体也催出些许的灼热感了。
她的屁股受此刺激,也不时扭动起来,强烈的瘙痒,让妈妈又是一阵错乱:「嗯..嗯..啊..」
看着妈妈的淫态,内心深处不禁浮起一股强烈的感觉,今天可以看到妈妈被搞到哭爹叫娘不可。
好菜开始要端上来啰。接着,护卫员用手探进她的淫穴内,不断溢出的淫水,早已将两片穴肉浸得温润而饱满,湿润的穴肉裹着黏稠的淫液。
好滑溜的感觉啊。拨开两旁的穴肉,先用食指伸了进去,可能是因为我跟妈妈都是立姿的关系,穴洞口虽柔软易攻,但是进入穴内,两侧的璧肉却紧实地压着,好不容易钻了进去,妈妈的骨盆筋肉,也团团堵住。
或许是这样的钻探太过刺激,妈妈也不断地抽搐着低吼,「嗯..啊..哦...」
当然妈妈也知道要改变姿势,以舒缓这痛楚。她将左脚微微抬起,把整个人的重量放到右脚上,如此穴洞终于松开了些,护卫员的食指也才滑顺地插了进去,它就像是开路先锋,在里头挖来抠去的,探了探。
妈妈的穴洞紧而密实,应该除了爸爸之外,没被其他男人用过。接着,振动回转探针要启动了,食指左右回转,转啊转的,应该碰到子宫口了。
护卫员用指甲刺了一下,妈妈也「嗯!」的一下,哈,真是好玩。刺几下之后,要加重口味了。将中指也挤了进去,「啊!」在插入的一刹那,妈妈虽想忍住,但还是一声低吟。
护卫员的中指进去之后,两根指头在妈妈的穴洞内,就略显局促了,穴肉紧紧地包住指头,妈妈的穴洞可真是狭小紧实啊。
随意翻转几次,可能因此太过强烈了,没多久她的肉穴淫液更加狂泄而出。两根指头和着淫水,噗吱,噗吱的捣弄声,从她下体的蜜穴,聒。聒。地窜出,她感受到这刺激,「啊!咿!哦...」淫浪声不断从她的嘴里喷出,逼得她早已失神的眼珠子更加往上翻。
捣弄几分钟之后,好戏要上场了,护卫员的小弟弟已经升起柴火,蓄势待发,准备大操一架了。
接着,护卫员解开制服的皮带,再拉下拉链,将硬邦邦的小弟弟掏了出来,对准妈妈的穴洞,在洞外稍为磨蹭个几回,龟头沾满了妈妈的淫液,再温温地挤了进去,还好妈妈的穴洞刚已被护卫员先翻过了,所以就很顺利地插到底了。
妈妈被我这样一插,除了刚插入的那瞬间,「啊.....」的一声,倒抽一口之后,便也是很享受地呻吟着。
由于护卫员手按妈妈的嘴,不能叫出来,所以她也只好忍着,「吱!吱!呜呜!嗯!啊....」地呻吟着。第一次在停车场看现场强奸,而且是自己的亲妈妈的第一次,果然刺激感特别强烈。
由于护卫员用双手撑起妈妈的屁股,整个人也几乎被托起,因而使得龟头更容易深入,但因为妈妈的整个重量都往下沉,虽然顶进了妈妈的子宫口,却可以感觉到穴肉紧紧吸住阴茎,阴茎磨擦着穴洞混着淫水,涮得噗滋,噗滋地响。
接着护卫员再使出一记贱招,双手托着妈妈的屁股,往外撑开,再用右手的中指,顶着妈妈的屁眼,趁着妈妈往下落的时候,很顺利地将右手中指插进妈妈的屁眼的穴洞中了。
妈妈被这样前有阴茎,后有中指的包抄双插入,一下醉意全消,整个人忽然醒了过来,瞠目结舌地望着护卫员,但又不敢叫出来,只能「吱!吱!呜...呜...」地低吟。
护卫员知道我跟妈妈这下子性欲被带出了,干脆豁了出去,也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操她了。
没多久,龟头在穴洞里往复穿刺,把妈妈顶得是精痒无比,上气不接下气。尤其是用力凸到子宫口时,更让妈妈是睁大眼睛,满脸通红,好像全身血液都往头顶上冲。
妈妈可能受不了护卫员的蛮干冲击,两手抓紧护卫员的双臂,指甲几乎要崁入他的手臂内。
可是很奇怪,护卫员的情绪却反而更加兴奋,趁着此时当然更要加以凌虐她。
我把自己幻想就是那无恶不作的护卫员,在夜里拦截良家妇女,把她拉到幽暗的角落,予以强奸,那种快感,实比平常的做爱,快活数十倍。
护卫员坚硬的阳具在妈妈的穴洞里,顶到妈妈的子宫口,龟头虽然被堵住了,但仍想尽办法,挺直腰杆,奋力擦撞。
妈妈子宫的肌肉,被护卫员的螺丝钢条,不停地左钻右旋,好像被搅烂般。
妈妈用力地抱住护卫员,嘴巴疯狂地吸吮着护卫员的脸颊,嘴里虽然嘶喊着:「不..要!我!快!要..死...了!啦....」但她的眼神却又好像在求护卫员,再!来!干!她!越是这样,就更加想让护卫员有种想要把她强奸到死的欲念。
她只要手臂一放松,整个人的重量就往下沉。迎接她的美穴的,正是护卫员下体那根粗大的钢钉,就正好在下面等着往上戳。
有几次护卫员的阴茎直辣辣地插入之后,坚硬的龟头,如入无人之地,好像要穿过她的屁股一般。妈妈被刺得实在不知如何忍耐,居然眼角流起泪来,嘴里不停颤动:「嗯...啊...嗯!啊...」
看到她这样副模样,反而令护卫员更用力刺她。她只要稍微一下来,就被护卫员的钢钉一刺,整个人像被电到,死抱着护卫员的头,再往上冲,然后一下来,被刺到,再往上冲。
护卫员趁体力上来时,在她往下坐的当儿,还趁机抓紧她的屁股,狠狠地把她整个人往下拉,钢钉顺着穴洞钉了上去,感觉龟头好像要撞破子宫口一般,一瞬间妈妈很像被一颗大石头压住,痛苦万分。护卫员更加兴奋与得意了,狂乱地吸吮着妈妈的乳头。妈妈也感受到护卫员对她的冲击,神情也更加高亢。
妈妈的乳房部位,此时就像一道美味的甜点,任护卫员咀嚼。虽然妈妈平常只有32b的尺寸,但此时,却像被吸过了头,而肿胀了起来,胸型也更明显地坚挺起来,乳头被狂吸咬之后,鲜红不已,彷佛血液被吸了出来一般。
有几次可能是护卫员咬的力道过大,让她痛得几乎是眼泪都快滴出来了,又不能叫出来,只能够死命地抓住护卫员,然后像个被电到的猴子一直想要挣脱。
她越是这样,反而促使护卫员更是使尽全力,用双手紧紧地夹住她的屁股,而如此一来,她的穴洞也就被护卫员的硬棒给插得更为深入,子宫口的壁肉跟护卫员的龟头在狭窄的穴缝中互为冲撞。推挤。
其中还混杂著我跟她的淫水,而这不断涌出的淫液,竟顺着护卫员的阴茎,沿着睾丸包皮,再从两侧的大腿,潺潺流了下去。像是一条蜈蚣从护卫员的阴茎往下爬过去,淫水流过的路线,随之就像蜈蚣爬过所产生的刺辣无比的痛楚。
但也因为如此,反而更激发护卫员的变态性欲,为了男性的尊严,他可不能输!这更促使护卫员用力地夹紧屁股,撑着阳具不断地挺进,操入!抽出!操入!抽出!操入!坚硬的阳具彷佛要挤破她的子宫口了,凸进到连她的腰椎骨头都快碰触到了。
妈妈的汗水不断地渗出,濡湿了衬衫,活脱脱就像一尾滑溜的泥鳅,一不注意,好像就会从手里溜掉一般。
就这样,来回往复有二,三十次吧,护卫员也不知哪来的神力,居然能够硬是撑住,可能跟她的背贴着墙壁,吸收了她的一部分重量,护卫员才能够那么轻松把她搅到这个样子。
护卫员和她的淫水甚至延着她的大腿内侧滴了下去。妈妈的眼神被护卫员这么一操,早已失神,嘴角不断地流了口水出来。虽然立姿的体位不是很舒服,但还是搞得满身大汗。
就这样,大约抽插了十几分钟,由于在这种场合龟头比平常更是敏感,而瘙痒更是难耐了,就像是有着几百的蚂蚁正在瑰头上乱窜、啃咬∼∼虽然兴奋,但护卫员还是撑到最后,忍到精关真的快撑不住了,最后一股作气,终于在妈妈可爱的穴洞中,汹涌地射入护卫员的精液。
那一瞬间,可能有三至五秒吧,整个人所承受的巨大冲击,大概是护卫员这辈子第一次碰过。等神智稍为回神过后,看到妈妈,则是紧闭双眼,全身僵硬,被护卫员抱住,几乎停止了呼吸,整个脸像是被某种外力所重重拧捏,而显得变形扭曲。
我知道这一趟搞下来,恐怕也是护卫员把她给操翻了,尤其是最后一刻,滚烫的精液,喷进她的子宫的那一霎那,说不定把她的整个阴道都给烫熟了,最内里的子宫经过数十次的冲撞压挤,妈妈的子宫口大概也被护卫员捣得跟绞烂的肉屑没什么差别了,等拔出阳具之后,累毙的龟头还厚厚地牵着丝,像是勾芡般拖住妈妈的蜜穴呢。
护卫员射出之后,妈妈这时也有一点点酒醒了,护卫员就和妈妈稍为整理仪容,自己的制服还未穿好就走了。
妈妈眼神蒙眬,可能还未醒觉到自己被强奸了。幸好现在是晚上两三点,停车场出入的人不多,妈妈妈也不会认得强奸自己的人,不然常常碰面还真是尴尬呢。
我从水制房走出来,看到旁边的楼梯地上残留着好几坨液体状的痕迹。也不知是妈妈的淫液还是护卫员的精液,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当在公共场所行看妈妈被强奸,而且还没被发现,还真是蛮有趣的呢。
我把半醒的妈妈扶回车上,妈妈又沉沉睡去,不知是酒醉还是被干得累了。妈妈一身脂汗,全身的衣物都湿透。我整理了一下妈妈的头发,让妈妈躺在座位上,把胸围扣上,但穿回的内裤真是湿到不得了,是因为之前失禁吧。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