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我与家人乱伦的故事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学校的学习太忙,为了考研究生跽局踄跿,漫漠演漼我连春节都没有回家,在学校复习苍蓄搜蒗,瑶瑵琐玛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拿到了研究生的通知书抟摠摧摦,荣榻杠槂这还是我们附近唯一的一个研究生的,想想爸爸妈妈一定很高兴也会很自豪的。

打车回家的时候荦犒犗犓,察寨寠寤看着窗外的景色,家乡有了好大的变化啊,多了好多的花草,家乡美了,是不是家乡的人也越来越漂亮了呢!

没有告诉爸爸妈妈我回来的消息,我想给爸爸妈妈一个惊喜,欢喜地走上六楼,轻轻用钥匙打开门,可是让我失望了,家里没有人,爸爸妈妈都不在。把东西放好到我的房间,躺在床上想着爸爸妈妈可以去哪里。

已经一年没有看见我亲爱的爸爸妈妈了,他们是不是很好呢?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他们能去哪里呢?随手拿起放在我床边桌子上的影集,翻看着,这里都是我们家的照片,从我可以和妈妈做爱开始,我都会在生日的时候照很多的相片。其中有妈妈给我口交的,我操妈妈骚屄,我操妈妈肛门,还有我和爸爸一前一后操妈妈,更有我和我的同学一起操妈妈的照片,那时候我生日总是很快乐,而且我也越来越喜欢看妈妈被别人操的样子,好像我操妈妈已经不能满足妈妈一样。

我的生日是八月八号,就在高考以后,因为我的成绩很好,考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我那年的生日过的最热烈的,好像是为了送我,我的好多朋友都来了。那次生日几乎是一个操屄聚会,我一边操别人的妈妈,一边看着妈妈被别人操,那中感觉真的很奇妙。

翻着翻着,我的眼睛落在后边的很多照片上,上边有爸爸妈妈抱着一对婴儿的照片,尤其是一张,妈妈抱着一个男婴,用嘴吸着男婴的小阴茎,而张健在后边操着我妈妈,旁边是爸爸,爸爸的舌头舔着一个女婴的阴部,下边是曹玉梅给爸爸口交。这是怎么回事呢?爸爸妈妈从来没有提起过关于婴儿的事情啊?而且明显和张家有关系。

我关上门,走到三楼,敲张家的门,谁知道,也许是因为夏天吧,张家的门并没有关,轻轻一敲居然开了。我轻轻走进去,听到的却是男子和女子性交的声音。

张健和张强哥俩一定又在操他们的妈妈曹玉梅了,我上大学以前他们哥俩就喜欢一起操他们的妈妈,虽然张健已经结婚了,可是他还是喜欢操妈妈,而我的嫂子宋英更多的被张健和张强的爸爸张大华「享用」,家乡的人都不会忘本,不会因为「娶了妻子忘了妈」的。

人就在客厅,四个赤裸裸的女人和六个赤裸裸的男人:曹玉梅坐在阎春立的茎上给一个婴儿喂奶,狄凤琴跪在地板上,身下是张大华,后边是张健,给我爸爸口交,阎超在用力的用他的阴茎摩擦着宋英的阴道,而张强正在从后边用力的操着我妈妈的骚屄。

好像我的突然来到惊动了所有的人。尤其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没有想到我居然出现在家里,虽然不是我们的家,可是却依然有着甜蜜,妈妈惊声道:「哎呀,大龙回来了!」妈妈想起来,可是张强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因为张强的阴茎依然在妈妈的体内抽动。

妈妈还是摆脱了张强,走到了我的身边,妈妈的脸红了,因为我这个儿子刚进门就看到了一个不是我也不是我爸爸的人在操着她,即使这在家乡已经不是什么了,可是还是不好的,因为妈妈并没有为了我保留她的骚屄,只让我一个人操,

从某种意义上,女子的阴道是给爸爸、老公和儿子长的,女人的阴道是最应该让这三个人操的。

也许是我回来了打破了一种气氛,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坐在客厅里,只是没有人穿衣服而已。

我坐在爸爸和妈妈的身边了,妈妈亲热地看着我,问我在大学的日子,毕竟已经有一年没有回家了,当我说出我已经考上研究生的时候,赞美的声音从四处响起,这时候,不光我光彩,爸爸妈妈也很骄傲的。

这时候我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两个婴儿身上,我走过去,看着曹玉梅大婶抱着的孩子,那是一个女孩,特别的漂亮,也许是因为吃了奶了,孩子已经睡着了。

曹玉梅看到我很注意也很喜欢这个孩子,道:「来,大龙,看看你的小妹妹!」

我惊讶道:「不是吧,大婶,你都快五十了,还生下这么可爱的女孩啊,看来我大叔很厉害啊!」说着我看着张大华。

我话音刚落,好多人都笑了,爸爸马上纠正道:「大龙,那边的男孩才是你大叔厉害的结果呢,这个你要问是张健和张强到底是谁厉害了,哈哈!」

我惊讶地看了一下大家,又看着曹玉梅,曹玉梅脸红着说:「这个女孩是那两个小畜生的,小英(宋英)生的才是你大叔的种!」

我道:「不是吧,妈妈生的孩子是儿子的种,儿媳妇生的是老公公的种啊,你们太厉害了,有创意啊!」大家都开心的笑了,弄的宋英很不好意思。

虽然家乡乱伦做爱很多,可是都很小心,一般没有孩子,即使也想要一个爱的结晶,可是毕竟害怕血缘过近而出现什么意外,说要孩子的很多,可是真的要的却不多,不过毕竟别的楼有啊,可是我们的楼却没有一个,现在终于也有了。

我摸摸女孩子的脸,孩子真的是越看越漂亮,我抱怨道:「妈妈,我打了那么多的电话,你怎么也不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啊,看着孩子多可爱啊,对了,好像这两个孩子差不多大啊!」

张健走过来,道:「还不是我爸,希望两个孩子一起出生,我们哥俩就努力,一天保证操妈妈两次,使劲往骚屄里灌精液,怎么样,我女儿可爱吧。」

这时张强起来抗议了:「别闹了,你的精液都射到妈妈的嘴里和**里了,都是我使劲射到妈妈骚屄了,女儿是我的!

我笑道:「好了,不就是想操亲生的女儿吗?孩子这么小你们就开始争了啊!」

曹玉梅道:「大龙,你可不知道,那一段时间多亏你爸你妈了,我们俩都怀孕了,什么都干不了,都是你爸爸妈妈帮忙,干这干那的,为了这两个孩子,怕出现畸形啊,一个星期一检查了,都是你爸爸和妈妈帮着忙里忙外的,出生的时候更是紧张的不行了!」

我看着妈妈,妈妈的脸上有着一些欢喜的笑容,这时候张强和阎超走到了妈妈的身边,张强道:「是啊是啊,多亏有你妈妈了,大哥,你不知道,后来为了保证婴儿,我们不能操我妈和嫂子了,就是操,你妈了,我们爷三个操,你妈,你妈妈从来不拒绝我们,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大妈可好了!」

我道:「我操!你们爷三个操我妈妈啊?」

张强道:「那有什么了,有一次是我们爷三个加上我大伯你爸还是阎超五个人一起操呢!操了一晚上,是吧!」

阎超道:「是啊是啊,从来都没有操过那么爽过,后来我还凑五个人一起操我妈妈呢!」

我看着妈妈,妈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显然妈妈喜欢让五个人操。

张强和阎超开始对妈妈下手了,曹玉梅从裤子里把我的阴茎掏了出来,用手套动道:「你妈的骚屄就那样,你回来应该让你妈妈也生个儿子,以免你不在家她的骚屄痒痒,对了,生龙凤胎,女儿好让你操!」

一切都像火药一样,只要一点点火苗就可以一发大的爆炸,大家又开始了新的性爱快乐。

我并没有停留在曹玉梅的身边,我回来了妈妈的身边,张强和阎超也知趣的离开了妈妈,我和妈妈到了沙发上,妈妈躺在沙发上,我躺在妈妈的身上,亲热地和妈妈接吻,妈妈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挑动着,我的手握着妈妈一对稍稍有些下坠的乳房。

虽然房间里有四个女人,虽然宋英才22岁,可是还是我妈妈的乳房最漂亮,很大却依然保持一些的坚挺。我向下,亲吻着妈妈的乳房,将妈妈的乳头含在嘴里,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妈妈的有些涨起的乳头,妈妈的身体开始有些抖动,我知道妈妈喜欢我这样对她。

我继续向下,到了妈妈的腹部,用舌尖舔了一会妈妈的肚脐,妈妈开始受不了了,用手把我的头向下按,我知道,妈妈是想让我喝「接风酒」了!

我到了妈妈的阴部,妈妈的阴部阴毛很多,而且很黑的,而这次好像比以前更黑也更多了,我分开了浓密的阴毛,找到了生我给我快乐的阴部,我把头埋在妈妈的裂缝中,用舌头探着妈妈的阴道,对妈妈的这部分器官,我再熟悉不过了,从我十四岁第一次用舌头扣开了妈妈的阴道,我的阴茎几乎每一天都拜访这里。

虽然妈妈的年纪是越来越大,可是我却越来越喜欢这里。妈妈的阴道已经流出水来,我贪婪的吸食,好像这是妈妈给我准备的晚餐。

我吸食了好久,开始的时候妈妈在我的挑逗下开始有了反应,发出了一些有些让人消魂的声音,可是过了一会却没有了,我抬起头,发现阎超在妈妈的面前,妈妈正在买力地帮他口交,好像要把他的阴茎吞下一样,妈妈是那么用力,每一次都吸的特别深,把阎超的阴茎吸到了根部,偶尔还吐出来,用舌头在阎超的红红的龟头上舔着。

我的心一下子兴奋起来了,刚才有一个人在操我妈妈的骚屄,现在妈妈给另外的一个男人口交,那是什么样的快感呢?我起身,将我已经勃起的阴茎插如了生我的阴道。

当我插入的时候,妈妈的身体抽动了一下,把阎超的阴茎吐出来了,道:「来,好儿子,一年没有进来了,快给妈妈!」

阎超并没有等妈妈把话说完,就又把他的阴茎插出了妈妈的嘴里。

我用力的抽动了,好像要把这一年没有用的力气都用上,我抬头看着周围的人,张健张强和张大华爷三个开始一起操狄凤琴了,狄凤琴给张大华口交,张强操狄凤琴的骚屄,张健好像偏爱肛交,不但操他妈妈的屄,也操狄凤琴的屄,显然这爷三个要把狄凤琴操死,每一个人都那么用力。

爸爸在享受着宋英的口交,宋英嫂子的嘴很小,几乎不能把爸爸的阴茎咬住,而曹玉梅在爸爸的后边,用舌头舔爸爸的鸡巴,一对婆媳为爸爸服务,谁说婆媳关系不好呢?而阎春立在后边用力的操着宋英,也许年纪大的人都喜欢年纪小一些的人,毕竟这里宋英是22岁的小少妇。

狄凤琴把张大华的阴茎吐出来,对阎超道:「儿子,他们爷三个在操,你妈呢,你快给妈妈报仇啊!」

张大华又把阴茎插到了狄凤琴的嘴里,道:「好,我们爷三个不操死你!张健,张强,用力,操死这个骚屄啊!」

随着张大华的口令,爷三个开始「一、二、一」一起用力,狠狠地操着狄凤琴,好在狄凤琴的身体很好,很结实。

在本楼,我喜欢的女人中就有狄凤琴,也许是因为妈妈长的很健壮丰满吧,我就是喜欢有些胖结实的女人,狄凤琴也是如此的女人,曾经我和阎超一起做他的妈妈,当然我的妈妈也参加了,我用力的操着他妈妈,而他也用力操着我的妈妈。

狄凤琴知道如何夹紧她的屄,这我不得不承认,她可以把她的阴道夹地很紧,我感觉甚至比十二岁的王月的小屄还要紧,比我妈妈的紧好多的。

阎超好像看到了他妈妈吃亏了,离开了我的妈妈,走到了曹玉梅的身后,把已经被我妈妈吸的硬棒棒的阴茎狠狠地插到曹玉梅的屄里,并用力的抽动了,

曹玉梅的身体里终于有了一个男人的宝贝,她开始更加买力的舔着我爸爸的**,张健看到阎超开始报复了,他当然不会让了,他把他的阴茎抽了出来,向下了一些,随着张强的阴茎,一起插入了狄凤琴的阴道,两根阴茎一起插入了她的阴道,狄凤琴的身体一阵抖动,向后拍着张健的腿,是想让张健不要这样,把阴茎抽出去,可是张健并没有,我真惊讶,看着两根阴茎都进入狄凤琴的骚屄中,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吃」的下的。

我起来,让妈妈起来,我喜欢用小狗式,妈妈知道,就趴在地上,我坐在妈妈的腰间,而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来来回回地抽动,妈妈慢慢向前走。

我小声问道:「妈妈,他们五个是怎么操屄的?」

妈妈道:「张强在前头,阎超在下边,张健在后边,我再给你爸和张大华打手枪!」

我一下子来了兴趣,道:「五个鸡巴好吃吧!」

妈妈道:「没有儿子的好吃!」

我起来,因为张大华爷三个已经收手了,狄凤琴已经受不了了,爷三个就离开了狄凤琴,而走到了我的妈妈身边,好像他们爷三个知道我的心思一样。

妈妈被放在沙发上,躺在那里,张大华在妈妈的双腿之间,开始用力抽动了,好像没有什么调情,就是想在妈妈的身体里发泄出在狄凤琴身上没有泄出来的欲望,妈妈受到了很强烈的撞击,乳房开始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摆动。

我让狄凤琴在妈妈的身边,依然用小狗式,看着妈妈被又一个男人操着。

很快,张大华离开了妈妈的身体,张健马上接上了,张大华到了妈妈的嘴边,妈妈一口含住了他的阴茎,买力的吸食,不多时,张大华在妈妈的嘴里射精了,妈妈把他的精液全部咽下了。

张大华看着我,大声道:「所有人的精液都射到唐影(我妈妈的名字)的嘴里啊,只有大龙射到她骚屄里,让她给大龙生个女儿啊。」我很激动,因为张大华大叔可以这么为我着想。

之后,张健下来了,射到我妈妈嘴里,张强继续,然后是阎超,爸爸,阎春立,最后是我,他们都把精液射到了妈妈的嘴了,我想妈妈一定一天都不用吃饭了。

在我用力操妈妈骚屄的时候,总有一个人配合我,操妈妈的嘴和**,因为他们知道我喜欢看着妈妈被别人操,而且更喜欢妈妈别很多人操。

终于,阎超又在妈妈的嘴里射出精液,阎春立也在妈妈的屄里射出了精液,一对父子一起操我的妈妈,我兴奋不已,终于也在妈妈的骚屄里射出了我的精液。

不知道妈妈是不是可以给我生一个女儿,我也可以操我自己的女儿呢!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