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我和妹妹玩游戏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那时我读国中一年级,13岁,妈妈还没有让我们分房,所以我都会跟小我三岁的国小妹妹玩一种游戏,我们都叫它床底下的秘密游戏。

这时的我虽然才国中一年级,但想到自己竟然跟国小五年级的妹妹玩性游戏玩到在她手中射精的这地步,也真的多少觉得自己很变态。但虽然觉得自己很变态,还是因为这床底下的秘密游戏太刺激顺利了,所也还是无法停止……从这天开始,每天晚上的床底游戏,我一定要玩到在妹妹手中射精为止,她也很快的就习以为常。那一个多月,我真的很享受在妹妹手上射精的时候。虽然这种事不能说,但国中生的男生终究是很好面子的,加上我知道自己是班上唯一每晚能在女性手中射精的男生,所以当看到其他男生只能聊色情笑话解饥的时候,我还是会偷偷感到很有成就感。

事情的转变也在这时候,班上男生中午吃饭时围在一起谈色情笑话,忽然有一个人说他交往的女朋友答应周末要跟他爱抚与接吻,甚至可能会上床……不论他是不是在吹牛,还是让我觉得自己可能会被他超越,所以觉得又不爽又不甘心。毕竟我只能偷偷躲在床底下要妹妹帮我自慰射精,不像他能光明正大的说。所以那时我就下定决心要一口气跟妹妹抵达最底线,也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跟妹妹做爱……那个下午在学校我一直在想执行的方法,又要让妹妹无法察觉,又要能顺利跟妹妹做爱……我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只能想办法利用床底下的秘密游戏来进行。

一下定决心,加上怕被班上那个男生超过我,所以回到家吃完晚餐,我就赶紧跟妹妹说要玩新的猜秘密游戏,她也天真的被我立刻骗进房间,一点都不知道我今天是要诱奸她,会让她失去贞操。当然我还是会怕被爸妈忽然闯进来而发现我正在奸淫妹妹,所以我还特地将房门上锁,为的就是可以有一个缓冲的时间。我无法完全制止发抖的声音说:「今天我们玩一个有点不一样的游戏。」她天真的问我:「是什么?」「同样是猜东西的游戏,但不是用你的手。」「那要用什么?」「用你尿尿的地方……」妹妹当然迟疑了一下:「尿尿的地方?」「对啊,因为你用手摸这么久都猜不出来,所以这次换我主动拿那个东西碰你尿尿的地方让你猜。」「好奇怪喔……」听到我这样说,妹妹忍不住感觉滑稽的笑出来,但她还是天真的接受,完全掉进我的邪恶计画中。「还有,你要是一直猜不出来,哥哥会处罚你喔!」「处罚?」她吓了一跳。

「对,就是处罚。」她很担心的问:「是什么处罚?」「不会打你啦,也算是个小游戏,不要担心。」听我这样说,她才放心下来,并天真的问我:「那人家要做什么?」「在玩之前,你必须先答应不能将这游戏告诉任何人喔……」「为什么?」「因为尿尿那里很脏啊,所以妈妈才会说不能让人家看。要是她知道了,一定会打人。」听我这样说,妹妹才恍然大悟,并跟我保证:「人家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真的不能说喔!」「嗯!人家绝对不会说出去的!」「要是妈妈等一下忽然说要进来房间,你也都不能说喔!」「嗯!人家知道啦!」有了妹妹的保证,我才跟她说:「那你先脱下裙子里的内裤……」她真的听话的将双手伸进裙子,然后开始脱下内裤,并放在地上。

我看到是有小鸟图案的粉红色内裤,也听到她笑着说:「屁股凉凉的……」

接着我一直很紧张的想着该怎么办?还是妹妹问了两三句的:「哥哥?现在人家要做什么?」才让我下定决心要妹妹采取的动作。「你只要将下半身钻到床底下躺着,然后两只脚向央︻张开,之后只要等我也爬进去就可以了。」这样妹妹的下半身将张开并躺在床底下的空间内,被床单从腰部央︻遮住,留在外面的上半身完全看不见阴部发生的事。妹妹很听话的爬进床底下躺着,只露出上半身与她的两只手,然后她主动说她已经在床底下将两脚张开了。

虽然她的腰部底还是会有裙子盖着,但我知道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所以开始感觉兴奋。接着换我迅速将下半身伸进床单中,并且开始试着将身体抬高,才能压在她的身体上方。果然床底下的空间如同我设想的,只可以让我们的身体勉强叠在一起,妹妹无法抬头看进里面,我就这样顺利的让我的胸膛压在妹妹的胸膛上,没有露出任何空间。但虽然说是压,其实我还是有用双手撑着自己身体的重量,所以我们的胸膛也只是靠在一起而已,并没有真的压住她。

我就这样跟妹妹面对面看着对方,都能感觉到对方的鼻息,还胸膛压着胸膛,阴部对着阴部,她也因为单纯觉得这游戏的姿势很滑稽有趣而一直笑着看我,半点贞操危机的恐惧感都没有。不过这样才好,要是她会怕的话就表示她已经了解这种事,恐怕我就不会敢采取行动了……我看着妹妹,因为怕妈妈会忽然闯进来,就跟她说:「要是妈妈忽然要进来,我会马上离开不压你,你要赶紧爬出来穿内裤喔,听到没?」「嗯,人家知道。」

然后我怕她忽然用手摸阴部,发现那是我的阴茎,所以就跟她说:「现在你必须将手伸出来外面,等等跟我握手。」「好~~~」就这样,我先试着找一个最好握手的姿势,就要她将手掌向上摆着不要动,这样看起来她的手臂还真像是v字,只等着我伸出手跟她的手指交缠户握。「那现在哥哥要将那个东西从裤子口袋掏出来了喔……」「嗯!」她依然天真并充满好奇心的说。接着我尽力抬起小腹的缓缓拉起妹妹的裙子,才又让小腹压妹妹的肚子上。

「屁股好凉喔!」妹妹又笑着说。我没有回应她,只是继续紧张的看着妹妹的双眼,并且在床单内稍微抬起阴部,并且很快的就双手出力的将裤子与内裤向下拉到大腿上,失去束缚的阴茎也马上就跳出来。这时我的龟头很快的就顶在妹妹的阴部,她也有感觉的看着我双眼:「咦?」了一声。从这时开始,我跟妹妹就一直看着对方的双眼,没有转开过视线,所以她从头到尾的表情与变化我都看的一清二楚,我相信我的表情她也一定看着很清楚。

我紧张的将我的左手先伸出来,跟妹妹曲折摆放在外面地板的手掌互握,我们的手指就很亲密自然的交缠在一起。我记得她的手掌好温暖,真的好温暖……然后我继续将右手留在床底下,挪去握着阴茎,但是在开始行动前,我跟她说了句:「不要动喔,要开始了。」

「嗯!」然后我就正式的开始耸动阴部,让我的龟头紧紧顶在妹妹的阴部上开始找地方,并在确定不是这里后就又挪个位置顶下去,希望能顺利插进她的阴道……她开始露出讶异的表情与眼神看着我的双眼,因为她一定没想到我会这样做。过五秒央︻,她似笑非笑的好奇望着我说:「……这样感觉好奇怪喔……」我一直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跟她说:「你觉得这是什么?」「不知道……一直觉得硬硬粗粗的……」我知道她说的是真话,因为她跟我互望的双眼告诉我她没有说谎。

我又紧张的换了一个位置并顶上去:「那这样呢?」妹妹她当时依然天真笑着:「觉得痒痒的……嘻嘻……」就这样顶几分钟,妹妹已经开始习惯这样猜东西的方法,就只是一直笑着看我,并偶尔说会痒或觉得热热粗粗的……也因为我其实一直处于紧张的兴奋状态,加上我知道我的阴茎离妹妹的阴道不过几公分的距离,就终于忍不住的因为极度亢奋而开始射精,跟她相握的左手很出力握着她。妹妹已经习惯我的阴茎会有剧烈的抽动行为,所以当我的阴茎紧顶在她的阴部上抽动的时候她并没有很在意,并且一定不知道我目前的动作是正在射精中。

反而她露出讶异的表情是因为看着我将龟头顶在她阴部射精时的表情完全不同,因为以前射精时我都躲在床底下,她没有机会看见。「……哥哥?你怎么了?」她很关心的问我。我直到射精的亢奋动作结束,并且阴茎开始变软,才能喘着气跟她说:「没什么……不要问了……」她只是天真的想关心我,一点都不知道经过刚刚的射精,她的阴部已经被我喷出的精液沾染的糊成一团……我看着妹妹的双眼,心里一直想着没有插进她阴道就射精了,非常不甘心……她看我好一阵子都没有动,就又关心的问我:「哥哥?」「没什么,猜东西的游戏还没结束。」

「嗯。」然后这段时间我一直保持不动的跟她闲聊,主要是想争取让阴茎可以再变硬的时间。当时国中的我真的恢复力惊人,所以没有几分钟就又恢复勃起,并且重新顶上妹妹的阴部。她也知道我又重新将神秘的东西靠上她尿尿的地方,所以她也又天真的开始猜。又试了几次,开始觉得这种姿势可能就是一直插不进去的问题点,就跟她说:「现在你将张开的双脚立起来,不要平摆在地上。」妹妹她也很乖巧的照我说的做,将央︻张开的双角立起,并靠在我的大腿上。我重新顶上去:「知道这是什么吗?」「还是猜不出来耶……」我一边问她,并且因为有了刚刚的经验,这次就决定试着将阴茎更向下移,并开始一直尝试着向前顶;加上刚才射出的精液都没有先擦掉,所以现在觉得非常湿滑,就像是妹妹的阴部抹了一层油。

又顶了好几次,妹妹同样一直开心的说不知道这是什么,完全不知道夺走她贞操与处女膜的关键时刻就要来到……这时,我忽然感觉到龟头顶住的地方整个陷下来,妹妹脸上原本玩猜东西游戏都会出现的笑容也忽然僵住,还睁大了双眼一直瞪着我。「咦!?」她瞪着我叫了一声,跟我紧握交缠的右手也忽然更出力,紧握住我的左手。

我看她这样的表情与反应,马上就知道我终于找到妹妹的处女阴道口,就赶紧问她转移注意:「这样你知道这是什么了吗?」然后我开始更用力的耸动屁股,将阴茎向这个会凹陷的地方继续压挤进去,也将原本扶住阴茎的右手伸到外面,跟妹妹空着的左手紧紧相握,就像已经握住的另一边一样,她也同样很用力的握住我的手,并笑容完全消失的一直瞪着我看。我又问她:「你知道这是什么了吗?」妹妹她完全没有被我的问题吸引与回答,只是一直睁大双眼并微带恐惧的看着我的双眼,并开始小声张嘴叫着:「啊!啊!哥!哥!……」我完全没有回答她的叫喊,只是继续使力的将我的阴茎塞进妹妹的阴道中……一定是因为我急着插她的阴道而非常出力,所以前后不到五秒,我的阴茎就已经捅破她的处女膜,阴茎完全塞进妹妹的阴道中。

我完全感觉到我的阴茎与龟头在妹妹肚子里被紧紧包住,我们的腹部与大腿也因为性交的紧密姿势而完全贴靠在一起。这时的我只是国一生,妹妹她也只是国小五年级的学生,在我的床底下,我的阴茎就这样干进妹妹的阴道中,彻底超越了班上所有男同学……妹妹被我完全插入后就没有再喊出任何声音,因此我一直紧张的跟妹妹互望,不同的是妹妹脸上本来有的欢乐表情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充满疑惑与震撼的不安感,连眼神也同样带有恐惧的看着我。

我开始注意房门外客厅传来的电视声,本来怕妈妈会听到妹妹的叫声而走来查看,幸好没有,可能是妹妹叫的时候刚好电视的声音也很大,因为我听到爸妈一直对综艺节目发出笑声。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爸妈完全不知道我跟妹妹正在房间内相奸……她充满恐惧的先叫我:「哥……你拿那个东西在人家尿尿的地方做什么?」我照着预先准备好的答案跟她说:「这是刚刚说的处罚,因为你一直猜不出来。」她哭丧着脸:「但是尿尿的地方会痛……那个东西好像插进人家肚子里了……」我开始安抚她:「对啊,忍耐一会。」「可不可以不要处罚人家了……?」我几乎没有考虑的就马上回她:「不行!」她很明显的吓到,然后只是一直恐惧的没有说话看着我的双眼。我开始觉得刚刚回答吓到她,就又开始安抚她:「乖,你忍耐一下,处罚一下子就不会痛了……」当然我也不确定,但这样的安抚还是必须的。

听我这样说,她才又终于露出笑容,并且很明显是还在忍着痛。「乖,再忍耐一下,处罚很快就结束了……」然后我因为也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就在床底下的那狭小空间中所能动的范围,开始将阴茎抽出又插入的活塞动作,也因为这样的动作而开始流汗。妹妹在我开始干她之后,双手手指更紧的跟我双手互握交缠,并且一直信赖我的忍着痛看着我,我也就那样一直看着妹妹的双眼,一边享受着让阴茎来回摩擦在狭窄处女阴道的感觉。

偶尔她会忍着痛说:「人家尿尿的地方好涨喔……」或是感觉会痛而问我:「哥?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动?好像有东西在割尿尿那里……」没有多久,射精的高潮时刻又来了,我就一直看着妹妹柔弱的双眼,将阴茎紧紧埋进她的阴道中,然后尽情的在她肚子中射出精液……虽然不到十分钟前才对着妹妹的阴部乱射过,但这时将阴茎埋在她的阴道中射精,射出的精液反而感觉更多也更浓,一点都不像刚刚才在外面发泄过。射精的时候我依然一直跟妹妹互望,也本能的紧紧握住她温暖的双手,她还是天真并忍着痛看我,完全不知道我正在将禁忌的雄性精液灌进她的幼女阴道中。

那天晚上八点央︻,在我的床底下,我毫不考虑后果的终于跟小自己三岁的亲妹妹完成生物交配的射精行为……当然客厅的爸妈他们完全不知我们在房间内发生这种事。好不容易射精完,我满身大汗也很累的喘着气看妹妹,心中满满的成就感,知道班上没有人比我更快达到做爱目的。如果说今天我是胜利者,那最可怜的当然还是妹妹,她从头到尾都天真的相信我只是在跟她玩游戏,并且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在床底下被我夺去贞操,又完全被我体内射精,只为了满足我自己的欲望与不想输人的面子问题。「哥哥?你怎么了?」她一定是看我开始射精后就一直喘气都没有动,就忍着自己的痛,贴心的问我……「可以不要握手了,让我将那个东西拿出来……」我只是这样冷冷的告诉她,她才不再紧握我的手,让我可以将手放开。

然后我都没有说话的将手重新伸进床底下,开始将逐渐发软的阴茎抽离她的阴道,并感觉到她的阴道也变的好滑,一定是因为精液的关系。她一直不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还是我跟她说:「你的脚可以伸直了,」她才听话的照做,让我将身体移开,没有再压在她上面。「游戏结束了……你先躺着不要动。」我平躺在妹妹身边,然后冷冷的跟她说,双手依然伸在床单内,用事先准备好的卫生纸开始擦阴茎与沾到的精液,脑海中一直很混乱的乱想事情,比如真的做爱了,或是在回想刚才做爱的整个经过之类的。妹妹听我这样说,加上看我的反应一直很奇怪,就也不敢多问的只是继续躺着,侧着头看我,双手依然照刚刚我们交缠互握时一样的摆着。

这时一定开始有精液开始倒流出她的阴道,顺着股沟向地板流下去,我的精子也开始从阴道游进她小小的子宫中,只是妹妹她完全不知道……我擦完自己的阴茎后,就赶紧将裤子重新拉起来穿好,然后我才侧躺着看她,并且双手在床底下又抽出卫生纸。「你觉得今天的游戏怎么样?」我看着妹妹,知道她已经被我内射过,就不由自主的觉得跟她更亲密而友善的问她,并且想转移她的注意力,就拿着卫生纸的手开始擦她的阴部,与阴部底下的地板。

妹妹她知道我拿东西开始擦她的阴部,但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就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哥哥?你现在在对我尿尿的地方做什么?」「我在用卫生纸擦你尿尿的地方。」「为什么要擦?」她依然不知道她的阴部已经因为我的精液而黏糊成一团,可能也没有明确的察觉到。「因为尿尿的地方不是都很脏吗?所以顺便擦干净啊。」「嗯……」她依然天真的接受了。「你觉得今天的游戏有趣吗?」我又笑着问了她一次。

她也露出微笑回答:「好奇怪喔……最后处罚人家的时候,尿尿的那里会痛……」我知道她说的是被我插入的时候,所以我就又问她:「很痛吗?」她天真的说着:「哥哥你说是将那东西插进人家尿尿的地方处罚,人家那时就开始感觉像是有什么利利的东西一直在割,也觉得尿尿的地方地方地方涨涨的夹住东西……」「现在还会痛吗?」「只有觉得热热的。」我看妹妹她还能露出微笑的开心回答,并不是完全讨厌这种处罚,就趁机问她:「明天我们再玩猜东西的游戏好吗?」当然我其实是只想再跟她做爱……她反而问我:「哥哥,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粗粗硬硬的,人家真的猜不出来啦。」

当然总不能跟她说那是我的阴茎,所以就继续哄骗她:「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啊。」「那猜不出来能不能不要处罚人家?真的觉得痛痛的。」「不行喔,游戏要这样才会好玩啊。」她被我这样哄骗后,我就跟妹妹相视而笑,然后我很快的将她的阴部擦干净,将手伸出来跟她的手再握在一起,感觉真的跟妹妹变的好亲密……接着我告诉她:「记得喔,我们玩的游戏不能告诉任何人,」之后就说她已经可以爬出来外面重新穿内裤。我则是赶紧将一团团擦拭精液的卫生纸揉成一团,然后先爬出床底下,赶紧走进浴室内打算让马桶帮我淹没证据。在这之前,我还先一张张的摊开卫生纸检查,想看上面有没有沾到妹妹的处女血?后来还真的让我找到有一张卫生纸除了沾上精液更有血迹,我就很开心的特意将这一张沾有妹妹处女血的卫生纸折好并收进口袋,打算带回房间好好的收藏起来……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