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妈妈真伟大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妈妈真伟大

  原作者:不具名,就称nt吧

  排版、插图、改写:sqlsrver

  提供者:daisyatt2

  (上)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王小明,其实我应该叫王x明才是,可是中间那个字好难写,每次我都写不对,被老师罚写过好多次,我还是记不住,所以我就干脆以后叫「王小明」就好了,反正我妈妈跟大家都这样叫我。

  不过,很多人都叫我「小白痴」,还嘻嘻哈哈作弄我,我很生气他们这样叫我。我不知道这样叫有什么不好,可是当我第一次哭着跟我妈妈讲的时候,我妈妈没有讲话,只是把我抱着摸我的头,然后小声跟我说:

  「小明啊,你不要难过,以后你要多跟他们……」

  我抬头看我妈妈,发现她眼睛红红的。

  从此以后别人这样叫我,有时候还拿东西丢我的时候,我都很勇敢,不去跟妈妈讲,因为我最爱我的妈妈了,我不喜欢看到她流眼泪。

  我记得以前有一个爸爸,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我问过妈妈,她说他去外国工作,要很久才回来。不过没关系,我也不喜欢他。

  从我小时候开始,他都不理我。他回家以后,我都会很高兴的跑过去,想跟他讲说今天有吃过什么点心ㄚ、或者把美劳课画的图画给他看。可是他都很不耐烦,还会用力瞪我,我一害怕,就去找妈妈,然后妈妈跟爸爸就会讲话讲的好大声,我听不懂他们讲什么。妈妈还会哭,我想爸爸一定是坏人才会让妈妈哭,所以他不见了以后,我反而觉得很高兴。

  这样妈妈就每天晚上抱着我睡,不去跟爸爸睡觉,我都睡得好舒服,因为妈妈身体好香又好软。

  有一次我去外婆家的时候,听到我的叔叔和阿姨在讲我的事,我躲在旁边偷听。他们讲的好多,很多我都听不懂,我只听懂一些,什么「智能不足」、「智障」还有「白吃」等等。

  好奇怪喔,他们为什么说我「白吃」?我看他们吃外婆煮的饭都没有给钱,那为什么只说我白吃呢?

  反正我爸爸不见了跟这个好像有关系。我听他们讲话,讲到我时摇摇头说:

  「佳仪是国立大学毕业的,她老公也是个博士,两个都是高级知识份子,品种这么优良,怎么会生出……」

  结果他们看到我,就不再讲话。

  不久以后,我再去外婆家,一大堆人在那里走来走去,还有人跪在前面拿麦克风哭,可是又没流眼泪。

  (她们在干嘛,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

  我挤到前面,看到外婆躺在一个盒子里头,妈妈哭得好伤心,我也跟着哭,哭得最大声。结果本来前面有拿麦克风的人都不哭了,大家都在看我。

  后来我跟妈妈就不再回外婆家了,其实我蛮想外婆的,她很疼我,会摸我的头、很和蔼地跟我讲话,不像其他亲戚般怪里怪气的。

  我妈妈长得很漂亮,真的,没有骗你。她眼睛大大的,瓜子脸蛋,皮肤也很白,还有我最喜欢撒娇时抱住她的腰,在她的前面把头转来转去,她前面软软的奶奶弄得我好舒服喔!

  我以前都是妈妈帮我洗澡啊、喂我吃饭啊,后来她就教我自己做这些事,本来我太不愿意,可是每次我做好以后,妈妈都会香我一个。嘻!嘻!好吧,自己做就自己做吧。

  我妈妈也很能干,除了煮饭洗衣服以外,还会自己换电灯泡。很棒吧?

  上次台风过去以后,水龙头没有水跑出来,妈妈很厉害,自己爬到顶楼的水塔上面去检查。不过爬楼梯的时候,她的裙子被钩住了,整个大屁股都跑出来给人看到了。哈哈哈,好好笑喔!

  我那时候跟妈妈两个人住在一间公寓的楼上,从前爸爸还在的时候,她都每天可以陪我在一起,不过后来她说她要去上班赚钱,这样才能帮我买衣服,还有蜡笔小新的漫画书,还有其他好多好多的东西。

  所以每天早上妈妈都会穿的好漂亮,身上喷的好香,然后送我去学校再去上班;到了晚上,我放学回家后就一个人先看电视看漫画等她回来。

  但是妈妈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都要等到七、八点才回家,她都跟我说对不起,解释她要应酬,又说因为妈妈比较穷不能请人家陪我,等赚到了钱以后就可以请人家陪我了。

  真是的,我肚子好饿喔,所以妈妈就给钱叫我先买面包吃,然后回家等她。这样也好,原本我有去安亲班,可是里面的老师和小朋友都会打我、排挤我,妈妈很生气,因此我下课后就直接回家,不用去那里给人家欺负了。

  记得有一天,妈妈打电话回来说她要谈生意,会晚一点回家。可是到了十一点,都看不到妈妈,我就自己下楼去前面一个有很大的「7」字的店买饭团吃,结果那里的大姊姊说我只有十块钱,不能买。

  她一定骗我,我看人家也是拿跟我一样的铜板出来买,就可以买,没办法,回家等妈妈吧。

  走着走着,我突然看到一辆车子停在我家旁边小巷的里面,而且很奇怪,还会摇动,我很好奇,跑过去贴在玻璃窗上看。里面暗暗的,有一个人躺在放平的座位上,另一个人则压在上面。

  那个躺着的人应该是女生,因为她穿的裙子被拉的好高,两脚张的开开,里面穿跟我妈妈一样的三角裤。

  我看不到她的脸,她的上衣钮扣已经被解开好几颗,那个戴眼镜的叔叔一面亲她的脸,一面用手使力地在抓她的奶奶,还摸进去下面三角裤里面。

  (奇怪?!那里是尿尿的地方,有什么好摸的啊?不过她的奶奶软绵绵的圆圆的,跟妈妈一样。)我当时这样想。

  那个叔叔起来准备脱裤子,这时候我终于看到那个女生的脸了。

  啊!她是我妈妈!!

  「妈妈!妈妈!」我很兴奋地拍玻璃窗。

  那个叔叔吓了一大跳,脸上好凶的表情瞪我。

  「妈妈,我肚子饿了。」

  「啊……她是你妈妈?」那个叔叔吃惊地问我。

  「对,是我妈妈。妈,我肚子饿死了。」

  我想开门进去叫醒她,可是打不开,她看起来脸好红,睡得好熟。

  后来那个男生就赶快帮我妈妈穿好衣服,扶她上楼去。

  隔天早上我妈妈睡醒了,问我说昨天的事情,我说有一个人送妳回来之后就走了。她「喔」的一声,就躺下去继续睡觉,跟我说她头很痛要休息,要我自己上学去。

  其实我没有讲全部的事,那个叔叔后来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有饭团、有汽水、有热狗,然后教我如果我妈妈问起来,就回答说他送妈妈回来后就离开,这样就行了。

  我有遵守约定,因为我有跟他打过小勾勾。

  ……

  听住楼下的张伯伯跟隔壁的赵妈妈他们聊天,说我妈妈很年轻,廿岁时还在念大学时就生下我,现在工作是在做保险业务的;还有说现在单亲妈妈带小孩真辛苦,每天早出晚归,放小孩一个人在家;还说争小孩的养育权,还闹到法庭等等……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

  我很讨厌那个张伯伯,个子只比我高一点,还有一个黑黑的点在嘴巴旁边,上面还有毛ㄟ,好丑喔,大家在背后说他是老芋仔、老不修。

  他只喜欢小妹妹,看到她们都会摸摸她们的头,跟她们讲话。但每次看到我跟我的男同学们经过,就眼睛上吊,嘴巴翘的高高的,理都不理我们。

  所以他们家就常常被人捣蛋,我也会偷按他家的电铃,然后赶快跑上楼,哈哈!

  我早上上学时候,都会看到他在扫地。其实我知道他没有认真扫地,因为我发现他都是在偷瞄我妈妈,看她的奶奶,还有她的腿。

  我很生气,妈妈的衣服大部分都是白色的,有时候天气热,没有穿外套,就会看到那个叫「奶罩」的东西贴在我妈妈的奶奶上面,而且裙子很短又很紧,有时候还看得到屁股的内裤。

  我有跟妈妈讲过不要穿这种裙子,我妈妈只是笑一笑说没关系,跟我说这叫「套装」,是上班时要穿的制服,就跟我上学时穿的衣服一样。

  其实说真的我很喜欢看我妈妈穿这种衣服,每天早上我都会假装还没睡醒起床,然后偷看我妈妈在镜子前面擦口红、穿套装。对了,还有穿一种叫「丝袜」的袜子。

  那种袜子好长喔,颜色有好多种,有白的、有黑的、有透明的,有的还有花纹耶,穿在我妈妈的腿上实在是好好看,而且摸起来好滑好好摸喔。

  我都会趁妈妈洗澡时,脱掉裤子,拿放在衣篮上刚脱下来的丝袜,学那个蜡笔小新,两手抓着丝袜在小象上面来回搓着,我的小象就会变大变直,而且你不知道那种感觉……好……爽……喔!

  记得有一次等妈妈进去洗澡的时候,我忍不住就再来一次,结果没想到妈妈突然开门出来看到我的模样。我吓呆了,我妈妈也瞪大眼睛看我,本来是很生气惊讶的脸,渐渐变的越来越温和。

  「小明,要不要跟妈妈一起洗澡啊?」我妈妈说。

  当然好啊!好久没跟妈妈一起洗了,我马上冲进浴室把衣服脱光光。

  好奇怪喔,以前妈妈的身体我不知道看过多少遍,可是我这一次却发现不一样,大概是以前没有注意到吧!

  妈妈大腿之间嘘嘘的地方长了好多的黑毛,中间也没有跟我一样的小鸡鸡,还凹下去一条线。

  我妈妈知道我一直在看她那里,她也不在意,跟以前一样,帮我洗头、擦肥皂。

  等洗好澡后,在擦干身体的时候,她说:「小明,你刚刚在拿妈妈的丝袜做什么?」

  「我……」我以为妈妈要骂我。

  「那感觉怎么样?」妈妈蹲下来,抚摸着我的脸说。

  哇塞!两个奶奶平常看起来不太大,现在却会晃啊晃着。

  「很……舒服。」我不好意思的说。

  「嗯,妈妈现在要教你做一件事。你不能够跟别人讲,也不能在别人面前做喔!」妈妈边说边用手把我的小鸡鸡跟蛋蛋握着,接着开始又揉又捏。

  「妈……妈……妳……在……干……什么?」我感觉到下面的鸡鸡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妈妈现在教你的叫做『自慰』,你慢慢长大了,开始有一种……嗯……叫做……反正当你想要时,就自己用手像现在一样。」

  妈妈的手等我的鸡鸡变长变硬后,开始前后前后套弄着。

  「你以后的『小鸡鸡』旁边还会长毛,就跟妈妈一样……唉呀!」

  还没多久,我感觉到被握住的鸡鸡突然有想尿尿的冲动,来不及跟妈妈讲,一些白白透明的尿尿就冲了出来,洒在妈妈的大腿上。

  「对不起。」我道歉说。

  「没关系,你以后自己做,如果有尿出像这样白白的东西的时候,要记得用卫生纸擦干净,知道吗?」

  妈妈好温柔地跟我说,然后用水擦干净腿上的东西。

  从此以后,我都听妈妈的话,自己动手做。但是有时半夜睡醒时,我都会钻进妈妈的棉被,用她的手替我做那个「自慰」,妈妈会用力抓住我的鸡鸡,很快的帮我挤出来,等射出来后,我再用卫生纸擦。

  ※※※※※

  妈妈知道我在以前班上都被欺负,又跟不上同学,所以希望我念一种「特叫班」的班,就带我去过很多的小学,每次我看她都是鞠躬又鞠躬,可是校长好像都不让我去读,说我只是轻度的,不合规定,要念普通班。

  妈妈就带我继续找,后来就在一个房子好旧的学校插班进去。

  那个学校我很不喜欢,别班小朋友的教室又大又新,而且又有好多玩具玩,可是我们那班却是又破又旧,下雨的时候还会漏水,还有好多蜘蛛在墙壁旁边结网耶。

  我只有七个同学,我看他们一个比一个笨,连小便都不会,还尿裤子。有一个头大大的男同学还会大便在裤子上,臭死人了!

  老师也不太管我们,常常没看到人,要我们拿出课本来,然后一直写,她说她要考试,要我们别吵她。

  结果后来妈妈问我上课的情形,我就跟她讲,她也没有说什么,第二天我就不用去上课了,妈妈又带我到处去找学校。

  终于,妈妈找到一间后面有一个树林的学校,那边是我最后念的一个学校。

  本来跟以前一样,我好像也不能进去,不过听妈妈说那个学校不错,她拜托了好久校长才让我进去。

  ㄟ,对了,我一定要跟你说那个学校的校长一下。

  那个校长有一个突出的大肚子,戴眼镜,眼睛凸凸的,好像金鱼的眼睛喔!他的头顶是秃的,然后旁边头发一圈,哈哈哈!跟那个漫画上面的日本河童像极了。你一定要去看一次,真的,不然你会后悔。

  还有就是我一看到他,就觉得他跟一个人好像,嗯……对对对,就是我家楼下的那个张伯伯。

  其实他们两个人长相差得很远,我会觉得他们长的像,是因为他们的眼睛,他们在看我妈妈的时候,我发现他们两个人就很像。

  为什么我会知道呢?是因为第一次我妈妈带我去跟校长见面的缘故。

  我记得那时候出门时,妈妈很认真的跟我说要很乖很乖。我看她很严肃,心想这次好像很重要,所以一路上我都很乖,都没有说话。

  到了学校后,我妈妈带我到一间房间去,妈妈在门上敲一敲,里面就有人说「请进」。

  「喔,原来是陈小姐啊!来来来,进来坐,不要客气,又是为了你儿子的事吧?……」

  里面有个人站了起来,就是那个校长。他说到一半时,看见我就不说话了。

  「小明,跟校长打个招呼。」

  「校长好。」我对校长鞠躬。

  校长说:「好好好……」

  我和妈妈坐在沙发上,校长坐在我前面。然后我妈妈就开始跟以前一样,跟校长说让我进去读书的事情。

  因为他长的实在很好笑,所以虽然妈妈叫我不可以盯着别人看,这样是不礼貌,但我还是会偷偷看他。

  看着看着,我就发现他的眼神跟张伯伯一模一样了。

  果然,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他在盯着妈妈的大腿。我妈妈等一下还要去上班,所以是穿她的制服,结果那个穿白色丝袜的大腿就露出来了。

  我妈妈应该也知道,所以她就拉拉裙子,腿夹的紧紧的侧摆。

  我听他们讲话,那个校长原先不管我妈妈怎么说,就是说我没办法进去,一会儿说我不符规定,一会儿说人数太多。

  妈妈没法子,就停下来休息一下,拿起茶杯喝口水。这时,我注意到妈妈的腿打开了一点点。那个校长立刻用手弄了弄眼镜,嘴巴张开开的瞪着看,那个样子越看越像张伯伯。

  后来校长就改变态度了,说是可以商量商量。真是的,在搞什么啊?

  其实他们在讲什么,我不是很注意听,因为到最后我很想……大……便。

  可是妈妈叫我要很乖很乖,我就一直忍住。到后来,妈妈转过头来看我在干什么:「小明,你怎么在流汗?脸上红红的。」

  我跟妈妈说:「我想……嗯……大号。」那个校长就很紧张的要妈妈拉着我带到厕所去,一路上还不停问我有没有大出来。

  真好笑,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大在裤子上?

  校长带我到了马桶后,跟我说要自己擦干净屁股,他和我妈妈现在有事情要商量,说完就放我一个人在厕所,跟我妈妈走了。

  呼~~好舒服!我先尿尿,然后嗯大便。

  大好以后,穿好裤子,我走回刚刚的房间。

  刚要开门进去时,我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很小声说:「请不要这样!」

  咦,是妈妈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偷偷开门从门缝偷看。

  结果看到那个河童校长坐在我妈妈的旁边,头贴在妈妈脸颊旁,一手搂住妈妈的腰,一手在妈妈的膝盖上摸啊摸着。

  「陈小姐,听说妳是做保险业务的,我想保个寿险,妳帮我算看看吧。还有我们这个学校有很多老师,我可以让妳进去做业务。当然啊,妳可要谢谢我……嘻嘻……」

  我看见那只手一直往妈妈的裙子里面伸进去,不停地抓,可是妈妈只是红着脸、低着头不讲话,好像也没有要把那只手拿出来的意思。

  不公平!有一次我偷摸妈妈的大腿,结果被妈妈狠狠骂了一顿,还要我不管是妈妈还是外面的阿姨姊姊,都不可以摸她们的大腿。现在这个校长却可以一直摸她的大腿,而且上次的戴眼镜叔叔也是摸个不停。

  啊!我知道了,他们是大人,所以才可以摸妈妈的大腿,那我要赶快长大,这样就可以尽情摸妈妈的大腿了。

  「小弟弟,你在做什么?」有声音在我背后。

  我转身过来,有一个女老师在我后面问我,他就是我的老师,江翠玲老师。

  「那么,告辞了,请校长多加关照!」我妈妈开门走出来,她头发有点乱乱的。

  校长也出来,看到江老师就跟妈妈介绍认识。

  「这位就是你儿子以后的班导师,江老师。她是师大特教系的高材生,好不容易本校才请到她。」

  妈妈很高兴,马上和江老师问候,然后校长要江老师带我们去班上看看。

  妈妈跟我就在教室后面看江老师上课,我看他们上课好有趣,好好玩。

  下课后,妈妈摸着我的头说:「小明,这里是好学校,你就在这里好好念书喔。要听江老师的话,知不知道?」

  我看到妈妈和江老师在教室外面有说有笑,不久,我就看到妈妈跟我挥手拜拜,去上班了。

  「各位小朋友,今天我们多了一位新同学,他名叫王晓明。来,大家鼓掌欢迎!」

  我站了起来,大家都笑哈哈看着我,真不好意思,从此我就待在那里上学。这位就是我除了妈妈以外最喜欢的江老师了,她很喜欢笑,笑的时候可以看到她有一颗暴牙,不过我不觉得丑,反而蛮可爱的,她对我跟其他的小朋友都很有爱心,不会骂我们打我们,我好喜欢她喔。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奇怪,就是当天放学后妈妈没来接我,江老师跑来说,校长要她带我吃饭然后送我回家,我就跟江老师去麦当劳吃汉堡薯条。哇!好棒喔。

  到家后,我吃饱就躺在床上看蜡笔小新等妈妈,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直到突然电话铃铃叫,我被吵醒接电话。

  「小明,是妈妈。你吃饱没有?」

  唉唷!又不是第一次了,又要应酬对不对?

  「妈妈很想你……你……你要知道……啊~~妈妈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嗯……还有……」然后电话就断了。

  奇怪?!妈妈好像很累,呼吸好大声,电话里又有人在旁边咿咿啊啊怪叫,而且妈妈讲话的时候断断续续,像在忍耐什么。

  不管它,我又躺下去睡。后来迷迷糊糊中妈妈回来了,她坐在床边慢慢摸我的头发,低头亲我一下,亲我的时候,似乎有水滴滴在我脸上。

  后来她大概进去浴室洗澡,不过洗了好久,并且还有呜呜的哭声。

  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妈妈已经穿好衣服要上班了,脸上笑眯眯的叫我赶快去新学校上课。

  见到妈妈神采飞扬的样子,我想昨天晚上大概是作梦吧!

  (下)

  「世上只有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妈妈白天她都是笑得很温柔的样子,和蔼可亲的样子。可是我知道她其实不快乐,因为我知道晚上的时候她有时候会流眼泪,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我都装睡不让她晓得我知道她在伤心。

  不过自从我来到这间有江老师的学校以后,我每天都好期待上学去,一到早上我都会不用妈妈催自动起床,穿好衣服袜子等妈妈带我去上课,晚上回来后,我就把乖乖把功课写好。

  妈妈看我这样自动自发也越来越高兴。

  「我可不可以摸摸看?」

  我每天早上都看见妈妈在穿丝袜,我实在很想知道摸起来会是怎么样子。看妈妈最近心情很好,干脆问问看。

  妈妈转过来看我,有点意外的样子。

  「好吧,可是不能抓破喔。」妈妈穿好裙子坐在床边上,笑眯眯望着我,捏捏我的鼻头。

  我轻轻的从膝盖顺着小腿摸下去,好光滑好苗条。抬头看妈妈的反应,她脸颊有点红,又有点陶醉的样子。结果那天我又可以跟妈妈一起洗澡了,她帮我复习慰慰,又把小象皮翻过来翻过去,说是要我洗干净那里,其实我觉得她好像在玩我的小象ㄟ。

  她也很少去应酬加班了,常常放学后就在校门口接我回家。我们先去超级市场买菜,然后回家煮给我吃,吃饱饭以后就跟我一起复习功课,听我说学校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除了没有爸爸以外,好像又回到以前那样子耶!

  有妈妈天天陪我在一起,不用吃冷冷的面包、不用一个人在看电视等妈妈回来、不用担心魔鬼会趁妈妈不在的时候把我抓走,这样子真好。

  而且我告诉你,我还恋爱了!

  在我们班上一共有六个女生,其中一个叫做唐晓菁的女生长的最漂亮,她也是我们班上长的最高年纪最大的。

  她有时候好安静都不讲话,有时候又叽叽喳喳讲不停,不过她只要看到人就会笑眯眯的,好可爱喔。

  对了,我跟你讲,她有奶奶喔,其他女生的前面都平平的,只有她不一样。只要她穿裙子,我们男生都会猜她到底穿什么颜色的的内裤,猜输的要请大家吃冰棒。大部分都是白色的,久了就好无聊,没人要猜。不过我还是喜欢看她的内裤。

  「妳是唐晓菁的姊姊吗?」我问一个常常从隔壁国中来找唐晓菁的女生。

  「不是啦!她以前是我同班同学啦,听她妈妈讲,她有一次发高烧,把头脑烧坏了,所以就留级一年,才会到你们这边来。」那个姊姊这样告诉我。

  头脑烧坏啊?真可怜,不管怎样,我还是很喜欢她。上课的时候都会偷偷瞄她,她看到以后也会对着我笑,我想她也喜欢我吧。嘻嘻!

  在班上一切都很快乐,每天江老师教我们写字唱歌,有时候还带我们去外面的公园、动物园,顺便教我们认识好多东西喔。

  「你们知道这叫做什么草吗?它叫做……」

  唉呀,我不是故意偷看江老师的内裤啦,谁叫她脚张开开给我看到。嘻嘻!

  耶!我每天过的好快乐喔!

  ……

  唉!可是班上如果没有一个同学的话会更好。

  他叫做……,嗯名字我想不起来,反正我都叫他阿宝啦。

  他很讨人厌,喜欢乱拿别人的东西,不给他就打人,好几次把其他的小朋友打哭了,然后家长就会来学校,然后江老师就会一直说对不起。

  「为什么不把那个过动儿转到别的学校去?这样下去还得了!」

  「听说他爸爸在地方上很有办法,替学校出钱、出力,我还听说,他以前是混……唉呀,就是那种人啦。妳没看到校长那种陪笑的样子。」

  我听到来学校的阿姨们这样说,原来是这样,难怪每次阿宝打人以后,江老师很为难却又不能对他怎样。

  后来,阿宝又打人了!

  这次他拿雨伞把小文的头打流血了,小文妈妈气急败坏把江老师骂一顿,我看江老师好可怜,一直低头道歉。

  过几天跟江老师阿宝说:「昨天我在联络簿上面写说请你爸爸亲自来学校一趟,你爸爸怎么说?」

  「我爸爸说他没空啦,叫你自己去找他。」

  江老师迟疑了一会,说:「好,那明天我到你家去家庭访问,记得告诉你爸爸。」

  放学以后,我就看到江老师跟阿宝一起去阿宝他家。

  很奇怪的是,以后就没有看到江老师了。不久就换一个老老的李老师来教我们,其实李老师他也很好,只是我们班上都很怀念江老师。

  阿宝还是跟以前一样,还常常作弄唐晓菁,她还是笑嘻嘻的好像不在乎,可是我看了实在很生气。

  有一天,妈妈早上说她会晚一点到,叫我放学以后到门口警卫伯伯的房间等她。既然这样干脆先去操场玩一下再去好了

  我在玩荡秋千时,突然看到阿宝拉着唐晓菁往我们学校后面的小山坡去。那边有很大的树林,风吹的时候,树会发出沙沙声,对我们来说,是相当可怕的,所以平时很少人去,连老师也极少去。

  我看着他们从破烂烂的栏杆穿过去,往树林去。

  —他们要干什么?—

  我觉得好奇怪,反正妈妈要晚一点才接我回家,我就跟去看看吧。

  我在树林里面找不到他们,这时天又开始暗了,我正想说先回去好了,就听到前面好像有人在说话。

  我慢慢走过去躲在树后面偷看,一个男生跟他们两个人在那边讲话。那个好丑的男生是阿宝念高中的哥哥,我看过他来学校好几次了,都是为了阿宝打人的事,他表情跟张伯伯、河童校长一样,每次来都没有在听江老师讲话,只是色眯眯的叮着江老师。

  我看到唐晓菁跪在阿宝的哥哥前面,他哥哥没穿裤子。一只有黑毛的小……不对!是大鸡鸡,翘的好高,好高耶!

  阿宝他哥哥把丰年果糖倒在他的鸡鸡上面,不知道要干嘛。

  「妹妹乖,跟昨天一样,呵……呵呵……慢慢舔喔。」

  「你不是要给我买芭比娃娃吗?怎么都没有。」

  「好好,再帮哥哥一次,妳看,有甜甜的糖果喔。」

  然后唐晓菁就………吃冰棒。阿宝这时也蹲在唐晓菁后面,把她的裤子拉下来,用手指弄她嘘嘘的地方,我看见她那个地方只有长一点点毛,但不像妈妈那么多。

  唐晓菁呜呜的叫着,阿宝的哥哥抓她的头,不让她吐出来。

  「喔、喔~~好爽。」阿宝的哥哥鬼叫着。

  看到他们欺负唐晓菁,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想说冲出去打他们。可是我不敢,不知不觉心跳的好快,反而跑掉了。

  回家睡觉后,我头脑都是黑毛鸡鸡在唐晓菁嘴巴来回进去出去,而且我发现我的小鸡鸡涨的好大,好难受。

  本来我想用妈妈的手,把白色尿尿挤出来,不过妈妈睡的好熟不理我,我也后来就睡着了。结果早上起来,我的内裤都是湿湿的。

  隔天下课后,我看到阿宝又拉着唐晓菁往后山去。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把阿宝推开。

  「你干嘛啦,干你老母!」

  听到阿宝大声吼叫骂我妈妈,我不顾一切冲过去把阿宝压在地上,一直打,一直打……

  ※※※※※

  妈妈用面速力达母,抹在我嘴角肿起的地方。

  「小明,你怎么能够这样和同学打架?而且是你先推人家的。」妈妈看我不讲话,说:「打架是坏小孩的行为,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当坏小孩的话,妈妈就不喜欢你了,知道吗?」

  妈妈好凶地说我,我的眼泪差一点掉下来,我想跟妈妈说是阿宝先欺负唐晓菁的,可是想一想,好像又不能说。

  「人家的爸爸刚刚打电话来说,他们家阿宝被打流血了。这个礼拜六下午他们要来我们家,到时候你要跟阿宝道歉,知不知道?」

  「可是……」

  「好了,跟阿宝说对不起,我会跟他爸爸说清楚,就这样子好不好?」妈妈很温柔帮我擦眼泪。

  ……

  到了礼拜六,放学回家以后,我站在阳台上等阿宝他们来,不久就看到他们来了。

  叮咚、叮咚,我打开铁门让他们进来,他那个脸上都是痘痘的哥哥也来了,我本来不想让他进来,可是妈妈要我要有礼貌招待人家。

  「这边坐,请喝茶。」我照妈妈的吩咐,倒茶给他们。

  「弟弟,你妈妈?怎么没看到她人?」

  「我妈妈刚才打电话说她会晚点回来,请你等一下。」

  他爸爸长的又黑又壮,穿的花花绿绿,头发剪的短短的,跟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大坏蛋陈……什么的长的一模一样好像动物园的猩猩,而且嘴巴红红的一直在嚼槟榔,他讲话的时候好臭喔。

  「去去去,你跟阿宝去旁边玩,等一下我要跟你妈妈讲话。」

  我看他一脸凶恶的样子根本不敢待在旁边,就跟阿宝到房间去。

  「我有带新的卡带喔,你要不要玩。」

  真的!其实阿宝平时人也不坏,又有新的gameboy卡带。好吧,就跟他和好吧,反正妈妈也是这样说。结果我就跟阿宝一起在房间玩电动玩具。

  「我好渴,你要不要喝汽水。」我问阿宝说。我想去冰箱拿汽水,一看客厅结果发现他爸爸跟他哥哥都不在。

  咦,怎么不见了,难道他们回去了吗?我到厨房去结果发现有人在我家后面阳台上。

  一看是阿宝他哥哥,他一手拿着我妈妈晾在那边的内衣,一手拉裤子上的拉链。

  他用妈妈的白色蕾丝内裤包在黑毛鸡鸡上面摩擦,还用鼻子闻另一条,眼睛眯眯着脸上一幅好陶醉的样子。

  呕,好恶心喔………等我妈妈回来一定要妈妈狠狠骂你才行。

  「哗啦,哗啦……」我听见我跟妈妈睡觉的大卧房里面有声音,跑过去看,阿宝的爸爸正在拉裤子拉链,原来他在浴室里面尿尿。

  「你老爸去哪里怎么都没看到他?」

  「我爸爸………去国外了!很久都没有回家了。」

  「这样喔,呸………好好,就等你妈妈回来。」他吐痰在洗脸盆也不用水洗冲掉,马桶盖子也不掀起来,上面都是黄黄的尿,实在脏死了,被妈妈看到,她一定很不高兴。

  而且我发现房间的衣柜抽屉被打开,里面妈妈的睡衣内衣被乱翻,一件妈妈的粉蓝色奶罩还挂在抽屉外面。(我最喜欢这一件了,上面有蕾丝的花纹,而且有点透明,妈妈戴上去的时候,都会看到奶头。)

  一定是他乱翻的。我好生气,怎么可以乱动别人东西,好,等我妈妈回来以后,我一定要跟她讲。

  对了,都快两点了,妈妈妳怎么还不回来?

  「是你妈妈啊,很漂亮喔。」他拿起床头的照片,里面是我跟妈妈去动物园时拍的。

  —他怎么还不出去,还坐在床上东摸西摸?—

  终于我听到门口有钥匙开门的声音。

  「妈妈、妈妈,你回来了啊,阿宝他们来了耶。」我冲到门口去。

  「小明乖,我有买麦当劳回来喔。他们来了啊,那你有没有有礼貌招呼他们啊?抱歉抱歉,实在是因为公司有点事耽搁,所以………」

  妈妈手挂着外套半蹲着身体脱鞋子,一转过身看到阿宝他爸爸,讲到一半的话就停住了。

  「我是阿宝他爸爸啦,你好你好。」他摸摸头咧嘴傻笑。

  妈妈楞了一会儿,才又堆满笑容。两个人一来一往说客套话,我看妈妈有点紧张,虽然还是笑容满面,可是看起来脸上表情很僵硬。

  他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客厅,他们从妈妈一进门就一直盯着她看,尤其是他哥哥,当妈妈脱鞋子时候,两眼瞪着翘起来的屁股不放。

  「你们先坐一会,我马上就来。」妈妈把外套放在沙发,把我拉到卧房去。

  她拿起电话犹豫一下,又放了下来,跟我说:「小明,等一下妈妈给你信号的时候,你马上要打110给警察叔叔,要他们来我们家,知不知道?就像我以前教你的一样,记得喔。」

  然后我就跟妈妈到客厅去。我跟妈妈坐在一起,他们坐在前面沙发,翘起脚来。好臭喔,他们脚都臭死人了,尤其是阿宝他爸爸。

  「这次你家小孩实在是太过份了。」他把阿宝拉过来,拉开了衣服。「你看看,乌青一片。本来吗,小孩子打打架有什么了不起,你娘勒,以前我小的时候还不是常打架。干!连老师都打,妈的,我念国中的时候,有一个国文老师很赌烂………」

  妈妈皱皱眉头,笑笑地说:「小孩子本来就好动,有时候玩着玩着就……」

  还没等我妈妈说完话,阿宝的爸爸已经吼叫起来,吓得我跟妈妈一大跳,妈妈伸过手来握住我的手,她的手心都是汗。

  「玩什么玩!你看,你这个可恶的儿子把我乖儿子打成这个样子,干!害我开不少钱去看医生,搞不好还有脑震荡。」

  我妈妈柔和地说:「我知道我的孩子有错,但是……」

  她一边讲话一边若无其事的把外套盖在腿上。阿宝哥哥坐在对面沙发上,偷瞄我妈妈露在窄裙外的大腿很久了,妈妈看在眼里,动了动坐姿让他什么都看没有到。「你是怎么教孩子的?」阿宝的哥哥打断我妈妈的话说:「你的白痴儿子把我弟弟打成这样,到底要怎么算?」

  他们两个人越讲越大声,好凶喔,我给他们吓呆了,阿宝也是。

  我妈妈有点生气了,她转过头来说:「小明,大人们要谈事情,你们到旁边去玩。你带阿宝到房间,快点去。」她对我眨了眨眼。

  咦,她干嘛对我眨眼睛,算了,管她那么多。

  我点点头,拉着阿宝进小房间去玩gameboy。他们讲话的声音比较小声了,但是听不清楚在讲什么。

  「上次江老师来我家,他们也是这样吵架耶。」

  「江老师?那后来……」好奇怪,他们大人谈事情怎么都是这样,比看谁大声。

  我还没问完,突然客厅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听起来,好像谁在呜呜叫,后来「碰!」的好大一声,之后又是「啪!」的一声,然后就没声音了。

  我望着阿宝,他也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过了好一会儿,我打开房门,看到阿宝的爸爸跟哥哥一人扶身体一人抬脚,正要抬我妈妈到卧房去。

  妈妈昏倒了,头垂的低低看不到脸,衬衫皱皱的被人撕开,露出里面有洞洞边边的奶罩,阿宝哥哥的手在奶奶上面正揉个不停。

  「不用急啦,先搬到里面去再说。」阿宝爸爸叫骂着。

  「你……们……在干嘛?!我妈妈……怎么了?」我有点哭了。

  「你妈妈……中暑了啦!」阿宝哥哥说。

  原来是这样,在学校也有小朋友中暑过,老师马上把他搬到教室去,还脱掉上衣,按摩他的身体。

  可是那要脱下面的衣服吗?我看妈妈的下面没有穿裙子,只有白色的吊袜带穿在肚脐旁边,内裤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黑黑的毛都露了出来。「那怎么办,要不要叫医生?」

  他们不理我,把妈妈拖到卧房里面去放在床上,我跟了进去,可是阿宝哥哥把我推出来。

  「我要医你的妈妈,你不可以进来,去去去,到外面去不可以偷看。」

  我回过头去,阿宝他爸爸正在脱裤子,还在流口水。奇怪,他们不是要医我妈妈,那脱裤子干嘛?

  「碰!」门被大力关起来,我跟阿宝站在门外不知所措。

  「我要吃汉堡可乐,薯条给你吃。」阿宝自己拿我妈妈买回来的麦当劳就吃起来了,我好担心妈妈,一点都吃不下。

  捡起被丢在地上的裙子,上面的钮扣都被扯下来。我感觉不太对劲,可是又搞不清楚哪里不对。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里面传来妈妈呜呜的呻吟叫声,看来妈妈真的中暑生病了,但是听起来她似乎又像是嘴巴被塞住了什么东西,发不出声音。

  况且阿宝的爸爸哥哥一直说着:「干!我是你老子当然我先来……」、「先玩一玩再爽……」、「嗯……嗯……爽……」「你娘ㄟ,没摸过这么白,这么软的……」

  我想开门但门被锁住了,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我跑到门口,有两个人站在门外,不知道是谁。

  「他们也是我哥哥啦。」阿宝自己打开铁门放他们进来。

  「阿宝,有什么好康的叫我们来。」

  「是我叫的啦,当然是有「爽」的才会通知你们。」

  门嘎的一声,阿宝哥哥一手拿大哥大走出来。他没穿裤子,「龟头」(这是妈妈教我认识的)又红又粗地翘着摇摆,实在是好呕心。

  我趁他们讲话跑进去房间,结果看到………

  我妈妈她整个人脱得光溜溜的,嘴巴被布塞着,两只手反绑在身后,躺在床上,她的奶奶被绳子挤的都变形了。

  阿宝他爸爸压着我妈妈,扳开她的大腿,用手指拨开嘘嘘的地方,在又揉又捏,摸着摸着就插了进去翻搅。

  妈妈脸上都是鼻水眼泪,呜呜饮泣着,她想爬起来但是被压的紧紧的,只能不停地动来动去。

  我当时脑袋轰然一响,眼睁睁看妈妈被人家玩嘘嘘的地方,不晓得为什么,我竟然想起树林里唐晓菁她嘴巴被塞满鸡鸡的模样,还有她白嫩的屁股,充满我的头脑里面。

  后来我颤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发现裤子湿成一片,而且这时候房门又关上锁上了,连阿宝也不在了,只有我一个人在。

  「给阿宝试试看啦……呵呵……」、「他那么小支插的进去吗?……」「嘻嘻,不要被夹断……」里面只听到他们在嘻嘻哈哈。

  怎么办!?

  对了!妈妈有教过我有事情的话就去找警察叔叔帮忙。

  我想起来学校门口都有警察叔叔在那边指挥,所以赶快跑到学校去。我等了好久的公车才到学校,才发现今天没有一个人在那边。

  怎么办!?

  我在学校附近绕来绕去找了好久,就是没看到警察叔叔,天又黑了,没办法只好回家吧。

  回去之后,黑黑的没有人在。我走到卧室门口,门打开着,我叫了一声「妈妈」,可是没有回应。

  开灯进去,只有一个人躺在床上,全身湿湿黏黏的,我一走近还闻到有一股臭臭的味道。妈妈的脚张得开开,原来的黑毛都被剃的光光,嘘嘘的地方又红又肿,流出好多的水缓缓沿着大腿滴下去。

  「妈妈?……妈妈?」我摇一摇她,小声的叫她。

  妈妈缓缓的翻过身来,眼睛呆呆的望着我,嘴巴微微张开好像想要说什么,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嘴唇旁还有白白的痕迹。

  突然「呕!」的一声,妈妈从嘴巴里吐出好多的白白液体,然后就一动也不动,眼神睁得好大直直的望着我。

  「哇!~~~~」我站在床边,哭的好久。

  ※※※※※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不想提了,反正最后我被警察阿姨送到一个有很多小朋友住的地方,大家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我等妈妈来接我回去,可是等了好久她都没来。里面的阿婆又不准我乱跑,所以我就趁一天晚上睡觉时候,自己一个人跑出去,想回家找妈妈。

  在街上走了好久都看不到认识的的路。我记得我家楼下有一家「7-11」的店,可是我却发现到处都是一样的招牌。呜~~呜~~~~!妈妈你到底在哪里啊?

  找了好久都找没有。白天我就在马路上逛来逛去,晚上睡在人家的公寓楼梯间;有时候路边卖吃的阿姨会给我吃的,也有时候饿了好久都没东西吃。

  后来就有一个欧巴桑带我去她的家住,那边也有很多人,有的跟我一样是小孩,有的是残废。

  每天都有叔叔接送我到市场啊、地下道啊,要我装得很可怜的样子,然后我就在那里卖口香糖。本来的生意都很差,后来我就知道了,要找阿姨、姊姊们,她们比较好心,会跟我买口香糖。这样回去就不会被骂了。

  有一天,我看到前面有一个人,背影好像我妈妈,我很兴奋跑过去从后面抱住她。

  「啊!?干什么!去……去……去……走开!哪里来的小乞丐,脏死了!」她吓一大跳叫骂着。

  原来是我认错人了,她还用皮包打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好凶的阿姨喔。

  我好想我妈妈喔,如果你们有看见她的话,跟她说我白天都在一个好高好高的大楼旁边那边卖口香糖,要她赶快接我回家。

  要记得喔。

  (完)

  ------------------------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