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哥哥的成长纪录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跟妹妹刚刚好差一岁,说来就是妈妈生我之后就又立刻怀孕,就这样我有了妹妹。

不过因为爸爸是开货柜车的,赚单帮,全省哪里叫车就去哪里赚,妈妈就这样陪着爸爸在外面到处跑,只忙着赚钱,把我和妹妹丢给外婆并没有多加关心,甚至到了我和妹妹读国小之后更把我和妹妹孤独留在家里,两天或三天才回家一趟,不过就是回家了也只是睡觉而已……

『钥匙儿童』,『外卖儿童』,再加上属于电动玩具的『电视儿童』,这『三童』真的是我和妹妹从以前到现在的最真实生活写照。

早上吃早餐店,中午吃学校的营养午餐,晚上则是买路边摊回家,却也因为这样妹妹和我的感情非常好,整天玩在一起,最后对我们来说其实已经不需要什么朋友,只要有一台电视游乐器和彼此当玩伴就已足够,根本不会想要再往外面跑。

就这样,我和妹妹都会一起玩些可以双打的游戏排遣寂寞。像是玛莉欧赛车,魂斗罗,快打旋风或是音速小子。每个孤独的晚上我都会跟妹妹一起坐在电视机前一起锻链技术,努力破关,不时充满笑声,因此虽然爸妈不在,日子还是过的很快乐。

就这样几年过去,妹妹小五,我升到小六,爸妈他们辛苦工作好几年赚的钱也已存够,就又买了两辆货柜车请专人去开,自然变的更忙,连续一个月没回家都曾发生过,最后更变的只回家看看我们就离开,那个家就此真的变成我和妹妹的家,没有大人照看生活作息的我和妹妹,关系也慢慢变的不再单纯……

最初不是色情书刊,不是色情影片,更不记得是如何开始,我的性意识开始启蒙,开始想要多摸摸妹妹,想要多抱抱妹妹,想要多感受妹妹身体的所有柔软,或许这真的是雄性生物想要亲近雌性的本能吧?

不过因为年纪小,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只能借故摸摸她的手,紧紧坐在她身边与她的手臂相依靠,以此获得心中的满足。

慢慢的,一个礼拜过去,我们坐在客厅的电视机前面玩新一代的马利欧赛车,妹妹终于发现到我好像一直在亲近她,就笑着问我:「哥,你干嘛啦?最近一直靠到人家身边,很热耶。」

妹妹这样笑着问,我才直率的跟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一直想要靠近妳。」

妹妹纯真笑着说:「想靠近我?你好奇怪喔!」

我也天真反问:「会吗?」

「会啊。」

那一晚我们是只有这样说说笑笑几句而已,不过也因为这样,隔天晚上回到家,写完作业也吃完晚餐,回到客厅的电视机前坐下,我自然光明正大的靠向妹妹,如同获得解放般,不必再偷偷摸摸,而妹妹被我这样亲密靠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跟我一起戏腻笑着,专心玩着电视游乐器。

很快的两个月过去,秋天过去,冬天来临,天气真的冷起来,尤其是新闻报导一个很强的冷气团来临,冷到那个晚上只有五度,就算一个人睡也觉得好冷,就那样缩在棉被的我忽然想起妹妹的身体,那又温暖又柔软的身体……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想了一会立刻拿着枕头快步走向妹妹房间,立刻转开房门跑进去再关上,将冷风留在外面。

只有小夜灯开着的阴暗房间内妹妹正裹在棉被中熟睡着,还睡的很熟,我则是直发抖。

「喂喂喂!」我边掀开妹妹的棉被边喊她。

她终于醒来,睡眼迷蒙看着我:「什么事?」

我边说边躺到妹妹身边盖上棉被:「我觉得好冷,今天一起睡觉啦。」

妹妹只是纯真的回答:「喔……」然后就靠着我睡去。

我则是终于躺到妹妹身边,就伸手搂着她温暖的身体,就那样跟她一起睡着。

说来,这真的是『两小无猜』啊……

那之后,因为天气还继续冷了好几晚,我和妹妹很自然的继续同床共枕,分享彼此的温暖,也因为那样我们很快就习惯了一起睡觉,不是她的房间就是我的房间,不再分房,更会在睡前搔痒对方,彼此嬉戏,更因此让妹妹发现我在早上都会勃起的事。

那一天我们侧睡,一起睡成『ㄍ』字行,我从妹妹背后紧搂着妹妹,她的屁股就那样被我顶着,直到顶醒。

「哥,你怎么了?小鸡变的好硬。」

我清醒的时候妹妹已经把我翻平在床上,坐在我身边,还用右手摸着双腿中央睡裤明显隆起的部位。

虽然隔着睡裤和内裤,但妹妹的右手是真的摸在我的阴茎上,完全的天真无邪……

对男女之事还不了解的我并没有觉得很爽,也没有觉得厌恶,只是被妹妹摸着那里,睡意依然浓厚的我单纯回答她:「我也不知道,这几天开始我早上睡醒都会这样。」

妹妹只是以新奇的态度笑着说:「好奇怪喔,」再好奇摸着几秒就把手移开,没有再摸我的阴茎。

当然,那之后的早上妹妹都会好奇的用手摸个几次,不过也只是那样而已,什么都不懂得我更没有对妹妹作出什么,妹妹就不再对我早上会勃起的事充满好奇。

不过这段时间我最大的改变不是勃起,而是我『梦遗』了,醒来时发现内裤糊成一团,已经具有生物繁殖的能力。只是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以为是尿床,所以是偷偷的处理,当然更不敢跟妹妹说,以免被她笑。

就这样,小六的我继续跟妹妹一起生活,很快的元旦过去,农历年过去,冬天过去,春天来临,然后夏天到来,半年以上的时间迅速过去,我却依然每天早上自然勃起,『尿床』两次,糊里糊涂的一边长大一边从国小毕业,跟一般的国中生一样剪个大平头,被妹妹笑了好几天。

这段时间,爸妈也变成一个月只固定回来看我们一次,顺便留下足以维持一个月的生活费给我们之后就离开,完全不知道我和妹妹睡在一起的事,也因此,长久亲密生活在一起、加上也同床一年的我和妹妹,终于出事……

国中生的我很快的从健教课本知道自己为什么每个早上都会勃起,更知道男女之间性交的事,当时我满满的都是讶异。

『我不是尿床是梦遗?!我早上是勃起?!勃起的阴茎可以插入女生的阴道?!』

那之后好几天我在家里不论是看到妹妹或是跟妹妹玩电动都会想着这件事,尤其是晚上一起睡觉的时候,只是觉得惊讶又难以置信,甚至于就像狂野的开关被彻底转动,干燥的草原落下微小火星,之后事情发展的迅速程度真是无法收拾。

几天过去,记得那是周五的晚上,由于隔天不用上学,加上一直想起健教课本写到自慰的事,所以洗澡时我试着自慰看看,结果小小的阴茎真的在我的双手玩弄下醒来,冲血变大变硬。

当时泡在浴缸中的我、心脏扑通扑通的一直跳,非常的兴奋,不过我不知道怎样做才是自慰,所以只是用手握住而已,足足握了一个小时以为这就是自慰了,因此出来之后回到客厅还被不知情的妹妹笑着说我今天洗澡好久,一定是大便时便秘。

当时我没有回答妹妹的取笑,只是对于自己身体的情况既不安又好奇,甚至一直看着妹妹想着这些事,好奇的一直想探索妹妹的身体,就那样犹豫挣扎的直想到隔天的周六晚上,我终于展开最初的行动……

那是个已有凉意的十月晚上,虽然冷了但并不是很冷,我们都洗玩澡穿着睡衣,坐在客厅玩电动。

妹妹的头发用缎带绑着可爱的马尾,我虽然跟以前那样盘腿坐在妹妹身边陪她,但我的心却完全不在电动,完全在她的女性身体。

十一点到了,我终于下定决心,稳着以差点发抖的语气:「喂?要不要回房睡觉了?」

她看着墙上的时钟:「咦?才十一点,再玩一下嘛。」

妹妹这样说,我不敢操之过急,加上有点心虚,终究知道我想对妹妹做的事不太好,只能应和她再陪她玩半个小时,才又对身旁的她说:「喂,睡觉了啦。」

她又看看时钟,不情愿的说:「可是明天又不用上课。」

妹妹再次拒绝,我又慌了几分钟,东想西想的,最后才定下心决定跟她实话实说:「其实……」

又专心玩电动的她有点不耐烦:「什么啦?」

「我是想要抱抱妳啦。」

妹妹天真的笑了:「有什么好抱的?」

把话说的这么明,我不耐烦了,就像启动的马达无法再让它停止,放下手中的操控器看着身边的妹妹:「好啦!走啦!回房间啦!」

妹妹也转头看着我,充满好奇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一直催促她回房间?

「哥哥,你觉得不舒服吗?还是感冒了头在痛?」

「不是啦,我只是想要回房间抱抱妳。」

「好奇怪……」妹妹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听我的话体贴放下手把,关掉游乐器,再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

我紧张牵起妹妹温暖的手,跟她一起走去把大门锁上,关上客厅所有窗户,关上电灯,就牵着妹妹走进阴暗的走廊。

妹妹一定是感觉到我心情的紧张,就问我:「哥哥?」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牵着她从走廊走进我的房间,关上门,摸索着转开小夜灯,就牵着妹妹爬上我的床。

她一直困惑的跟着我,被我牵上床,乖乖平躺在我的左边,然后我立刻拉开床尾的秋天用薄棉被和她平躺在床上盖在一起。

她平躺在我身边,好奇又困惑的问了:「哥哥?」

我没有回答,只是紧张的转身面向左边的妹妹侧躺,并且将手伸过去紧紧篓着她。

妹妹的身体真的好柔软,也好温暖……

被我这样搂着,加上我的态度也一直跟以前不一样,她终于察觉我的不对劲:「哥,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已经侧躺搂住她的我只是抬起右脚,跨过妹妹的双脚,将我的阴茎贴到妹妹柔软的大腿上。

「哥?」

「妳的身体好温暖……」

听我这样说,她天真的回答:「你的身体也是啊。」

然后我没有再回答,只是一直将小鸡紧贴在妹妹的大腿上,心脏跳到像要爆炸。

那晚虽然只有那样,没几分钟就离开妹妹的身体,但是从那之后我发现不过就是这样,妹妹没有反抗,我就越玩越上火,对妹妹的身体越来越渴求,动作也越来越大胆……

周六晚上,我只是那样跨腿用小鸡压着妹妹。

周日晚上,我已经没有那么紧张,小鸡已经能勃起,硬硬顶着好奇问我的妹妹:『又不是早上,为什么小鸡会这么硬?』不过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紧张顶着就是。

周一晚上,我让妹妹侧躺,一起贴成ㄍ字型的将勃起的阴茎压在她的屁股上。

周二晚上,我们同样ㄍ字型的贴在一起,不过我的手已经开始在妹妹身上乱摸,甚至向下摸到妹妹尿尿的地方。被我的手伸进双腿间,她惊讶的叫了一声,虽然不安但没有反抗,只是乖乖的让我紧张的隔着睡裤与内裤在她阴部乱摸,还天真的问:「哥?你到底在跟我玩什么游戏?你这样摸我尿尿的地方真的好奇怪,能不能不要玩?」

她依然天真的以为我在跟她玩游戏,所以隔天的周三晚上,当我们一起躺到床上,她主动的面对墙壁侧躺背对我准备跟我一起贴成ㄍ字型,我非常紧张的双手拉着妹妹腰上的睡裤向下脱,她还天真的不知道要反抗:「哥?」

「妳不要动。」我很紧张的这样说,口干舌噪的差点对妹妹大吼,一直把妹妹的睡裤脱到小腿上。

「哥……?」

我没有理她,只是摸着她的内裤,更紧张的向下脱,心脏跳到快要爆炸。

内裤被我忽然脱到大腿,妹妹终于惊讶叫着伸手拉住内裤:「哥?」

这绝对是我第一次很凶的对妹妹大喊:「不要拉!」

从小跟我一起亲密长大的妹妹被我忽然喊的大吃一惊,不敢动也不敢再开口,动都不动。

「放手啦!」

她终于害怕的慢慢把手放开。

我全身像是要燃烧般的继续把她的内裤向下脱,直拉到膝盖,然后我脱下自己的睡裤,拉下内裤,一手握着有如异形高耸脑袋的阴茎,一手摸着妹妹的臀部移去。

龟头先是碰到妹妹的屁股,我使劲顶了几下,她依然动也不敢动。

接着我摸着侧躺的妹妹压在上面的右大腿抬起,正式将阴茎塞进妹妹的双腿中间,然后再将她的大腿放下。

就像热狗,我的阴茎夹在妹妹的阴部与双腿之间,更绝对紧贴着妹妹的阴唇……

背对我的妹妹动都不敢动,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一直面对墙壁,不过我不在乎,我只是沉迷于这样的感觉,想要体验更多。

沉默中,时间一秒秒的过去,我原本只是计画今晚像这样夹着,但又想到既然都真的做到这里,不如就跟妹妹性交看看,不知道阴茎插进女生阴道里面是什么感觉?

于是我立刻挪动身体,什么后果都不想的开始试着大胆顶妹妹尿尿的地方。

我向前顶了一下,妹妹没有反应,我也觉得龟头好像顶到骨头,于是又向后拉稍微拉出阴茎,再向前顶出去。

第二次又没有顶到,于是我又稍微拉出阴茎再顶。

第三次还是没有顶到,于是我又再拉出阴茎顶个第四次……

这时的我其实是很紧张的,毕竟什么都不懂,完全被年轻冲动的性欲控制,加上知道自己对妹妹做的绝对不是好事,于是就在第四次顶入时,忽然间我的神经无预警超载,感觉就像膀胱锁不住,尿液开始慢慢流出那样,我的精液开始流出来,不是射出来……

我大吃一惊,赶紧从妹妹的阴部抽出正在流出精液的阴茎,并且掀开棉被坐到床上,但精液还是在我眼中一直从高耸的阴茎口慢慢流出来,流到床上。

不,阴暗的小夜灯下不是只有我在看,依然侧躺的妹妹也稍微抬起身体回头看着,当然是满脸困惑不安的……

 

= 待续 =

 

 

 

哥哥的成长纪录02:亲爱的妹妹,让我们一起长大 2009-8-2907:26pm

精液原来是黏的,跟鼻涕有点像,意外流精之后我才知道这件事。

周二晚上发生的事,真是让我的心脏猛跳个不停,尤其是阴暗灯光下的妹妹还亲眼看着我流精。

不过几秒钟,流精结束之后,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是慌张的拉起大腿上的裤子重新穿上,跑去厕所拿卫生纸回来把床铺沾到精液的地方擦干净。

「哥……?」

她犹豫又困惑的小心喊我,怕我又对她凶,不过当然我一眼都不敢看妹妹,更没有回答她,只是擦干净床面之后,把她大腿上沾到精液的部份留给她自己去处理,之后我就迅速离开,躲到妹妹的房间去,缩在她的棉被里一头混乱,整晚都没睡,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甚至隔天早上六点我就一个人跑到学校上学,没有再见妹妹一眼。

不过就算到了学校我也无心上课,一直想着昨晚对妹妹做的所有事,精液缓缓流出来的事,更不知道放学后该怎么面对妹妹,所以一下课就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锁上门,然后因为整晚都没睡的关系,意外的躺到床上一下子就睡死过去……

那几天我一直避着妹妹,一回家就躲在房间里,而她也明显的都没有来找我,一定是周二晚上的事也吓到她了,甚至她已经讨厌我。

就这样直到周五,我真正发现『这样不行,我不可能永远躲着她,还是老实的去见她吧,』于是当天我就下定这样的决心,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走在回家的路上。

回到家时我意外发现妹妹已经在家了,正坐在客厅沙发组的桌旁吃充当晚餐的鱿鱼羹面,只是抬头看着我,双眼一直盯着我看,很清楚不敢主动对我开口,于是我鼓起勇气先开口:「妳回来了?」

她双眼一直看着我,边嚼着面条边小声回应:「嗯。」

虽然只有这样短短的一句交谈,但是就这样观察起来,妹妹并没有不高兴或讨厌我,于是我也放下一颗紧张的心,走回房间放下书包与换上轻松的居家服,就走回客厅坐到妹妹身边。

「其实我一直想跟妳说对不起。」

她听我这样说,也终于开口:「那一天哥真的好凶……」

「对不起。」

「哥到底怎么了?」

她这样问,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几天晚上,哥为什么一直抱着我,对我做那么奇怪的事?」

「妳是真的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妳跟妳的学校同学都没有谈过吗?」

妹妹只是单纯摇头,双眼充满单纯的信赖看着我,但又有点小心的,一定是怕我又忽然生气吼她。

我是不知道妹妹的学校生活到底怎样,不过就我所知应该没有什么朋友,就跟我一样,毕竟我们兄妹除了上学一定会分开之外就都是聚在一起,不论平日或是假日。

我看着妹妹这所有反应与眼神,知道妹妹是真的很纯洁,对男女的事一点都不懂,反而我充满着欲念的不洁,于是我更无法对妹妹说出口:「没有什么啦,不要问了。」

她关心的问我:「哥,真的没什么吗?」

「对啦。」

「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

「那你的尿尿为什么黏黏的又味道很重?」

「不要问了啦。」

「哥……」

妹妹一直对我追问这么敏感的问题,终于我再次以愤怒逃避:「妳烦不烦啊?!我不想说了啦!」

又被我这样吼,妹妹再次吓的全身抖一下,也终于只是看着我不敢再追问。

就这样,我像是要逃避妹妹一样的离开客厅沙发跑到外面买自己的晚餐,一心只想远离依然纯洁且追问不停的妹妹,不过虽然我离开了,心里却一直在后悔,我为什么会对妹妹这么凶……

当我拿着排骨便当回家,妹妹正在房间写作业,于是我走进去再次跟她道歉,并且老实的跟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对妳这么凶。」

天真纯洁的妹妹一直看着我:「嗯。」

「我只是长大了。」

「长大?」

「妳长大以后就会懂了。」

妹妹只是眨眨美丽的双眼看着我。

「就因为我已经长大了,所以我才会一直想要抱抱妳,但又觉得妳不会愿意,那几天才会对妳那样。」

我本来想把话题就此结束,没想到她开口问我:「当时哥是真的想抱我吗?」

「所以我才会对妳那样……」

「我是不知道哥为什么会这样啦,不过如果哥真的想抱我,只要跟我说,我愿意让哥哥抱啊。」

妹妹真是以纯洁的心说出恶魔的诱惑话语,我立刻告诉她:「不用了啦。」然后丢下她,一个人走到客厅吃便当。

如果哥真的想抱我,我可以让哥哥抱啊。

如果哥真的想抱我,我可以让哥哥抱啊。

如果哥真的想抱我,我可以让哥哥抱啊。

一整晚,我一直在想天真纯洁的妹妹不经意说出口的这句话。

写作业时在想,洗澡握着阴茎时也在想,坐在妹妹身边陪她玩电动也在想。

对于妹妹的这句话,还是国中生的我根本无法抵挡。

抱她吧。

抱她吧。

抱她吧。

反正她都主动这样说了。

不论对她做什么,她也绝对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抱她吧。

抱她吧。

否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就这样,我慢慢的坏掉,理性逐渐崩溃,隔天晚上就完全沦陷了……

当时才十一点半,我们像以前那样一起玩马力欧赛车,为妹妹这句话挣扎一整天的我,我终于再也忍不住的问她:「喂。」

「什么?」

我根本不敢看妹妹,只是紧张的看着电视:「妳说的,只要我跟妳说,妳真的愿意让我抱吗?」

她看着我:「对啊。」

「真的愿意吗?」

她再次回答:「对啊。」

我紧张的吞了口水:「如果我要妳脱掉裤子和内裤,妳也愿意吗?」

妹妹困惑了:「为什么要脱裤子?」

我没有回答,只是紧张的一直盯着电视,心不在焉的装做还在玩赛车。

妹妹看着我好几秒,等我的回答,但她发现我不会回答,才又困惑的说:「我觉得好奇怪……」

「妳不要吗?」

「不是啦,只是我真的不懂,也觉得真的好奇怪。」

「所以妳愿意?」

「如果哥是真的想要人家这样做……」

就这样,因着妹妹对我的信赖与数年来最亲密的兄妹爱,关掉客厅所有东西,我再次牵着纯真的妹妹进到我的房间。

关上房门,让困惑的妹妹侧躺在床上,我躺在她背后立刻把她的裤子和内裤脱到膝盖。

妹妹一直躺着没有动,偶而不安的回头看我。我知道她的不安除了我莫名其妙的行为,也一定来自女性想保护自己贞操的本能。

接着我紧张的拉下自己的睡裤与内裤,稍微抬起妹妹的大腿,就把阴茎塞进去夹着。

妹妹一直没有动,让我的阴茎贴在她尿尿的地方。

我则是紧紧贴着她,还用双手搂着她的身体。

啊……

她真的没有反抗……

我真的做到了……

「哥喜欢这样?」

我只是紧张回答:「嗯。」

「为什么?真的好奇怪。」

我没有再回答,只是像周二晚上那样把手抓着妹妹的腰,阴茎开始抽出与插入,一直顶着妹妹的阴部,并且意外的开始感受到酸酸麻麻又极度激亢火热的感觉,就像在全身到处流窜。

什么?

什么?

这是什么感觉?

这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是快感吗?

这样的感觉就是快感吗?

当时的我还傻傻的一直这样问自己,直到终于在高潮中射出精液,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在高潮中射精』。

精液一发一发的喷到妹妹的阴部与双腿中间,更喷到前面的床单与墙壁上,就像我的神魂也要跟着离体……妹妹则是直到精液的味道飘散开来,才发现我又『尿尿』了。

「哥?」

我没有回答,只是心跳激烈的贴着妹妹温暖的身体小喘气。

射精了吗?

真的射精了吗?

还是顶在妹妹的下面射精吗?

妹妹再次困惑的喊我:「哥?」

我依然没有回答,只是心里想着:『现在我对妹妹做的事如果可以说是游戏,这样的游戏真是比电动还要好玩一百万倍以上……』

在我面前,就这样开启了一扇全新的游戏大门,肉体游戏的大门,新奇又刺激……

当然事后我把阴茎抽离妹妹的双腿间,跑去厕所拿卫生纸回来擦拭床铺并让她擦自己的阴部。

那之后,每一晚我都会要求抱她,也特别期待这一刻的来临,感受与妹妹如此亲密的肌肤之亲,她也很快的习惯了我的行为与高潮中喷出来的精液,都只是乖乖的侧躺在床上让我从后面顶她阴部直到射精。

就这样,纯真的妹妹都没有反抗,不知道我对她做的是非常不好的事,加上家里也没有大人制止我们的行为,一个礼拜之后我再次玩的大胆,终于想要『真的跟妹妹做爱』,也就是不论怎样都要『干进去』,不想要再乱顶她的阴部直到射精。

对正处于的青春期的男孩,相信谁都会同意这是非常自然的念头。但是虽然我有了这样的念头,为了这件事我还是犹豫挣扎了好几天。

不好吧?

再么说她都是妹妹,不好吧?

如果真的跟妹妹做爱,肯定是乱伦,不好吧?

就算真的成功跟妹妹做爱了,她要是跟人说怎么办?

再说妹妹会不会怀孕啊?

不好吧?

但是……

做爱……

做爱……

和女生做爱……

把我的阴茎插入女生的阴道……

虽然有这许多顾虑,终究我的年纪轻,被荷尔蒙燃烧中,加上家里也没有大人制止我,又早已沉迷于妹妹的身体带给我的快感而无法自拔,欲望很快就战胜理性,促使我真的对完全信赖我的妹妹采取行动……

那一天同样是周五晚上,想到明天和后天都不用上学,我终于今天就要决定行动。

我们照样坐在客厅一起玩电动,直玩到晚上十一点,我终于忍着发抖的激亢与恐惧对妹妹开口,一点都不敢看她:「去睡觉吧,哥哥想抱妳。」

她依然天真的回答我,一定只是以为我要像前几天那样单纯从后面插她屁股,不知道自己就要遇到不一样的事:「还早嘛。」

我略微急促又紧张的:「今天不一样啦。」

她好奇问我:「为什么不一样?」

我很紧张的回答她:「反正就是不一样啦。」

她眨着完全不懂的天真双眼看着我,当然多少夹杂了困惑与怀疑。

看她这样,我更紧张了,尤其是充满心虚与罪恶感,只能试图以柔性态度说服她以免打草惊蛇:「妳已经不愿意再让哥哥抱吗?」

她天真的回答我:「我只是想再玩一下电动。」

「我现在就想抱妳。所以乖乖的跟我回房间让我抱。」

她困惑的看我几秒,也因为感觉到我的紧张:「哥……你真的好奇怪……到底怎么了?」

「不要再问了,乖乖听话照做就是,否则以后我不会想再跟妳玩,不想再跟妳好了。」

被我这样稍微恐吓,妹妹终于放下控制器,也因此跟我一起踏上了兄妹关系绝不应该走上的不归路……

事情发生的很快,一起收拾好客厅并且锁上所有门窗之后关上灯,我紧张牵着妹妹温暖的手把她带回房间,心脏跳到快要爆炸。

要做爱了……

要做爱了……

真的要跟女生做爱了……

真的要跟妹妹做爱了……

一路上妹妹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天真的相信我,乖乖的被我牵着走,被我带进只有小夜灯亮着的房间,关上门,然后主动爬上我的床,侧躺面对阴暗的墙壁等着我。

阴暗的灯光下,国一生的我也爬上床,极度紧张的。

如果是前几天,我会直接拉下裤子侧躺着贴到她背后,不过今天……

我紧张又有点害怕的伸手搭着妹妹的肩膀,把她翻平。

她有点讶异我为什么要让她躺平,毕竟以前从没有这样:「欸?」

接着我迅速蹲到她的脚边双手开始脱她的睡裤与内裤,阴暗灯光下很快就看到她的耻裂前端。

她觉得很难为情,立刻夹紧双腿并且伸手遮着:「哥?」

我则是完全脱下她的裤子之后,就双手向上抬起她的小腿,然后向左右推开成m字型,自己也移到她的双腿中间跪坐着。

妹妹讶异的抬起头看着,更喊了一声:「啊!哥?」

「手放开。」

对于我把她的双腿推开成这样,她很明显充满困惑与不安:「哥……?」

「妳不放开手,我以后都不跟妳好了。」

「可是那是人家尿尿的地方……」

「我知道,所以手放开啦,自己扶着自己的脚不要合起来,听到没?」

就这样,妹妹又跟我僵持几秒,才终于移开双手,自己搭着张成m字型的双腿,将阴部整个曝露在我面前。

跪坐着的我弯下腰,低下头,专注看着妹妹的阴部,差点喘不过气。

还没有长毛,光滑的,明显可以看到分裂成两边的耻丘,前头一颗小珍珠与里面的两个小洞。

我伸出差点开始颤抖的双手,非常紧张的向左右拨开阴裂,以小夜灯的光芒仔细观察,以健教课本的插画很快就认出妹妹的阴道口。

有点开开的,小小的,约只有零点一公分,好像还有点湿润,是健康的粉红色……

一直抬头看着并观察我所有动作的妹妹、依然不知道自己的下体有个地方叫做『阴道』,所以当我试着用手指触摸她的阴道口,她依然以为我摸的是她的肛门或尿道,并且困惑又紧张的说:「哥……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摸我尿尿还是大便的地方?」

我没有回答,只是紧张的一直轻摸妹妹的阴道口,但还不敢将手指插进去,因为当时我还不知道可以用手指『插着玩』,笨笨的以为只有阴茎可以插进去……是啊,就是插进妹妹的阴道,处女的阴道,用我勃起的阴茎。

就这样仔细观察一会,我抬起头,很紧张的与同样抬头看过来的妹妹互望:「喂。」

妹妹不安的只是双眼直看着我。

我紧张到口干舌燥的告诉她:「我要抱妳了喔。」

她天真困惑的问我:「这样吗?」

「等等不管我做什么,妳都不要动也不要反抗喔。」

听到反抗,妹妹警觉的问:「为什么?」

「不要问也不要反抗,两脚保持这样乖乖躺着就好,否则以后我不会再跟妳玩了,知道吗?」

「哥……?」

我没有再理她,只是紧张的在床上站起来,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与睡裤丢到床边,在妹妹面前直接露出早已发硬勃起的老二,然后再次跪坐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样,但知道就要有什么事发生的妹妹,一直紧张不安的看着我,看着我双腿间直耸的阴茎。

跪坐的我左手搭着妹妹的阴部试图掰开阴道口,右手握着阴茎,一直向前调整姿势,直到圆圆的龟头顶上妹妹的阴道口……

不过平躺的妹妹臀部太低,我得压低阴茎才能顶上,不用想也知道根本不可能进入……

我弄了一会都不行,忽然情急生智的伸手取来一颗枕头,垫在妹妹的屁股下,高度刚刚好……

我没有再看妹妹,只是耸动屁股与双腿,龟头开始向妹妹的阴道口顶。

进去!

进去!

进去!

插进去!

我非常紧张的顶了一次一次又一次,但就是顶不进去。

「哥……?」

我知道女生的阴道一定可以让男生的阴茎插进去,健教课本的解剖插图画的很清楚,就是粗大的阴茎完全插在阴道里面的解剖插图,因此我继续心急的尝试。

「哥,你在作什么?」

我继续一手握着阴茎一手掰开妹妹的阴裂向阴道口顶,又十几秒过去,我都开始流汗了,这时忽然想到:『是不是她的阴道口开的还不够?毕竟刚才观察的时候小小一个洞……』

于是我稍微停下动作,将龟头紧紧顶着妹妹的阴道口固定后,就放开握着阴茎的右手,双手一起向左右掰开妹妹的阴裂。

「哥?」

这样顶是有点吃力,因为阴茎没有握住,位置一直像要移开,但我还是继续耸动屁股顶,却顶了十来秒还是没有进去……

「哥?你到底在做什么?」

妹妹这样一直看着我,还动不动就哥、哥、哥、哥、的喊个不停,加上又一直顶不进去,我心焦到极点,终于决定豁出去的更加大力量,当然是自暴自弃的,结果就这样猛力一顶……

妹妹忽然大叫一声:「啊!」

我被她吓了一跳,但也在同一时候感觉到龟头有被紧紧夹住的感觉……

阴暗的灯光下,龟头陷进去了!

龟头陷进去了!

龟头陷进去了!

就像龟头被妹妹的阴部吞没,只有阴茎还露在外面。

我知道龟头真的已经顶进妹妹的阴道口,更把阴道口两旁的阴肉一同向内带进去。

妹妹开始露出有点疼痛的惊讶表情:「哥!你做什么?!痛!尿尿那里会痛!」

我没有理她,也没有多想,只是心中说完:『真的插进去了!』之后,赶紧耸动屁股继续把阴茎塞进去。

阴茎迅速插入妹妹的阴道内部,进入她的体内,不再感受到什么阻碍,只是感觉非常紧绷,就像阴茎被紧紧握着,龟头也感觉到有点湿湿热热的。

一直抬头看着的妹妹,亲眼看着我的阴茎塞进她下体,持续没入,肯定很想阻止我甚至合起双脚踢我离开,但又怕我不再跟她好,于是只能惊恐的边喊我边叫痛:「哥!哥!会痛!会痛!……」不过我没有理会她。

没几秒,终于我的小腹和妹妹的屁股贴在一起,我的阴茎尽根插入妹妹的阴道,一切就像健教课本的解剖插图。

还在读国一的我真的抱了妹妹!

我真的跟妹妹作了夫妻的事!

我真的破了妹妹的处女!

我真的插进妹妹的阴道!

我真的上了她!

我真的干了她!

就这样,阴暗的灯光下,思绪混乱又震撼的我看着妹妹的屁股和我的小腹贴在一起,感受阴茎被阴道湿热紧夹的感觉,终于抬头看着妹妹,她也一直以惊恐表情看着我,完全不懂我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极度激亢混乱的我只是与她互望,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非常忽然的,一点预兆都没有,一点高潮的感觉都没有,就像第一次的流精那样,感觉到精液好像开始流出来,直流进妹妹的体内,妹妹的肚子,妹妹的阴道深处……

这就是我和妹妹的初夜,我们同有的第一次。

=待续=

 

 

 

哥哥的成长纪录03:第一次操穴,妹妹的小穴 2009-9-212:46am

我不知道现在爸爸妈妈在哪里,不过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他们绝对想不到留在家里的我们竟然相奸了,由对性开始好奇的我主动出手,对我充满信赖的妹妹就那样糊里糊涂的被插入……

我动也没有动,只是双眼一直看着妹妹,默默的让精液流进妹妹的阴道深处,体会这样的感觉,心中开始有种奇妙的满足感,淡淡的满足,然后原本掰开她阴部的双手慢慢放开,轻轻搭在她张成m字型的双腿上扶着。

妹妹一直忍痛叫我:「哥……」

阴暗的灯光下我没有任何回答,只是跪坐着,双手搭着她,思绪混乱看着她,与她保持身体紧贴的交合姿态。

妹妹一直以疼痛的表情皱眉抬头看我,曲着双腿保持敞开,不知道我的雄性精液正在缓缓流入她体内。

至于我,虽然知道自己正在妹妹的阴道里流精,对亲兄妹来说是充满禁忌的一件事,但我的阴茎还是坚硬挺直,一点都没有软掉,被她的阴道紧紧夹着。

「哥,尿尿的地方真的会痛。」

我完全没有理会她,只是默默感受在妹妹体内流精的这一刻:「…………」

「哥……」

「…………」

又过了几秒,她再次忍着痛叫我,并且大声了点:「哥!」

终于,我感觉到好像已经不再流出精液,稍稍恢复冷静:「……会痛吗?」

妹妹看着我,豪不犹豫的立刻点头,表示她是真的会痛。

不过这时我想到的却不是该怎么办才好,而是对自己的行为略为惊讶又感叹:『我真的把妹妹的处女膜弄破,还在阴道里面流出精液……』

妹妹看我这样心不在焉,再次喊我:「哥!」

心神混乱的我只能回答:「什么?」

「你是不是把小鸡塞到我的屁股里?」

毕竟她一直抬头看着,加上屁股那里的感觉,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也是很自然的事。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我,也只能混乱的承认:「嗯。」

「你为什么要这样?人家屁股会痛耶。」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沉默:「…………」

「哥,人家不要这样了啦!」

「…………」

妹妹看着我,以哀求的口气:「哥,不要了啦!」

被妹妹这样哀求,当时思绪混乱的我只是想着:『既然精液都流进去了……』然后开始抽出阴茎,双手也不再搭着她的小腿,自然小腹不再碰到妹妹的屁股,她也因为阴茎抽出的动作扯动阴部而小声叫痛:「哎哟……」

抽出阴茎之后,依然跪坐在床尾的我低头看着抽出的阴茎,妹妹也在我抽出后赶紧放开双脚坐到床上,豪无顾虑的直接面对我张着大腿检查自己的阴部。

我的阴茎油亮亮的,就像抹了水,妹妹则是用手摸着阴部保护、检查、然后紧张又害怕的问我:「哥!这是什么?为什么一直从人家尿尿的地方流出来?是哥的尿尿吗?这是什么?」

我顺着妹妹的叫喊看过去,只见她的手上已经沾了几沱白浊的液体,散发着浓厚的味道,全是从她的阴道流出来的精液,更已经流到床上沾着。

他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就抬头逼问我:「哥?!是你的尿尿吗?」

我只能点头。

「你为什么在人家屁股里尿尿?好脏喔!我会不会怎样?」

她会不会怎样?我知道妹妹问的是会不会生病之类的,但我更担心的反而是妹妹会不会怀孕的事?因此我也有点紧张了起来,否认般的赶紧回答:「不会啦!那不是尿尿!」

「不是尿尿那是什么?!」

「反正妳不会怎样啦!」

「真的不会吗?!」

「对啦!」

至此,看着精液一直从妹妹的下体流出来,我的大脑才又再次恢复正常运作,光着屁股赶紧跑向厕所拿卫生纸,然后回来跟妹妹一起善后,阴茎这才慢慢萎缩成原状。

妹妹一直很担心,尤其是从她尿尿的地方继续流出来的精液,一小团一小团的,她亲手擦了好几次才终于不再流出,尤其可知精液的流出量绝对不少。

就此把一切处理好,我亲手把所有卫生纸丢到马桶里冲掉,才回到房间跟妹妹一起把睡裤重新穿上,开始哄惊慌的妹妹,告诉她绝对不会有事,哥哥不是要故意伤害她,并且避不回答为什么我要这样做与精液的事,就这样一直东说西说的,好不容易才把慌张的妹妹哄住……

妹妹侧躺着跟我面对面:「哥,人家真的不会怎样吧?」

「不会啦。」

「可是人家尿尿的地方还是觉得会痛……」

「很快就不会痛了啦。」

「可是……」

「好了啦,刚刚我不是跟妳说了好几次不要紧?相信我,不要再担心的一直问不停,不然我要生气了。」

妹妹终于只是眨着双眼,困惑又犹豫的看着我,乖乖选择相信我:「…………」

看妹妹这样相信我,我也不忍心了起来,自责的伸手将她搂进我怀里。

毕竟也是因为这样的信赖,她才会乖乖的忍痛被我插入阴道破处又流精在里面。

而她被我搂进怀里之后,也变的一句话不说,只是乖乖靠着我,将手贴在我的胸膛,就像只有我才是世界上唯一能让她放心依靠的男人。

这一刻,我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妹妹好像变的不再只是妹妹,我开始对她产生一股更深的责任感,完全的责任感……

我就这样搂着怀中完全信赖我的妹妹,与她一起在沉默中东想西想的直到慢慢睡去。

 

※※※

 

隔天周六,妹妹看起来一直很正常,吃饭、写作业、看电视、找我玩电动顺便聊天,没有躲我或怎样的不同行为,只是偶尔以困惑不安的表情跟我说屁股还会觉得痛痛的,因此比起妹妹她的反应,反而是我不太一样,一直无法正视她的脸,更不敢去想妹妹会不会怀孕的事。

毕竟作为哥哥的我,竟然把只差一岁的小六妹妹给上了,还让精液流进去……

绝对不是强奸,却绝对是诱奸,诱骗还不懂男女之事的清纯妹妹与我发生性关系。

当然除了内心深处的不安与罪恶感,这天我也一直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虽然从妹妹上床之后到我流精在她的阴道里的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但是绝对发生了,迅速又充满真实感。

妹妹的阴道好紧,紧到比我原先猜想的还要紧,阴茎一直被紧紧夹着,阴道里面更让我感觉到湿湿热热的……因此我困惑的一直想:『这就是做爱的感觉吗?』

也称不上是爽或不爽,至少绝对没有像之前阴茎夹在妹妹阴部摩擦时所感觉到的快感,所以我才会这么困惑。

当然,那是因为昨晚我太兴奋,才会没有感觉到任何快感就自动流精,不过至少这时的我的确对做爱这件事充满疑问,只能自我安慰:『或许做爱真的就是这样吧?至少精液有进去了……』

周六这天我就这样东想西想的,时间迅速过去了,晚上再次来临,我又犹豫的想着:『要不要抱她啊?』

就算知道跟妹妹发生性行为是错误的事,是乱伦的事,但我还是无法抗拒想要碰触女性肉体的最原始欲望。

再说,就算做爱没有快感,至少还是能让精液进到妹妹的阴道,有一种奇妙的满足……

想到这里,我终于:「喂。」

盘腿面对电视机打电动的我才刚开口喊,身旁依然看着电视的妹妹就接着说:「哥哥又要抱我吗?」

「对。」

「像昨晚那样?」

「嗯!」

妹妹忽然没有说什么:「…………」

「妳不要吗?」

她担心又明显犹豫的说:「我不太想要让哥哥抱了……」

听她这样说,开始拒绝,我有点讶异:「为什么?」

「哥从开始抱我之后,每次抱我都越来越奇怪,昨晚还把小鸡塞进人家大便的地方,屁股一直觉得会痛……」她一定是今天想了一整天之后,认为我的小鸡能塞进去的地方是她的屁眼。

依然看着电视的我立刻脱口而出:「不是大便的地方啦。」

她终于转头看向我:「那是哪里?」

我也转头看着她:「反正不是大便的地方啦。」

「…………」

「走啦,我真的想抱妳。」

「可是……会痛也觉得好奇怪……」

「今天应该不会了啦。」

妹妹沉默下来:「…………」

「妳真的不想要让我抱吗?」

「…………」

「之前妳不是说只要我想抱,妳就会让我抱吗?」

「…………」

「我真的想抱妳啦。」

「…………」

「好啦!」

「…………」

「每次我抱妳又没有很久,不是都才几分钟而已吗?」

「…………」

「像昨天晚上,有很久吗?」

「…………」

我就这样一直哄她,哄了快一分钟,不过妹妹一直没有回答,我终于越说越急:「妳真的不让我抱的话,我们就绝交!我也不再像这样陪妳玩了!」

我发出绝交声明,她吓了一跳:「哥……」

「我是说真的喔!因为是妳先答应我要抱妳的话只要跟妳说就可以,现在妳却反悔骗人!」

妹妹被我这样恐吓,终于放下手中的操纵器:「好啦,我答应就是了。」

五分钟之后,收拾好一切我迅速牵着妹妹的手进到她的房间,不是进到我的房间。就因为看妹妹有点不情愿的样子,所以我才会带她进到她的房间,想要让她开心一点。

进入房间之后,妹妹就主动爬到床单和棉被都是小花图案的床上侧躺,然后我跟着爬上床再次把妹妹翻平。

小夜灯的照耀下,妹妹一直默默看着我。她的表情是没有生气啦,不过也没有高兴,完全是对于这整件事的不安与困惑。

我先是脱下自己的睡裤与内裤,然后耸着已经勃起的阴茎跪坐,再用枕头垫高妹妹的臀部,曲起她的双腿,迅速脱去妹妹的下着,再把她的双腿像左右张开……

这时她忽然开口:「哥,真的不会痛吧?」

我草率的回答:「不会啦!」就让她自己用双手扶着双腿,我再握着阴茎让龟头顶上她的阴道口靠着,双手再伸去掰开妹妹的阴部,然后……我用力顶上去!

我用力顶上去,第一次没有插进去。

第二次再用力顶,还是没有插进去。

第三次用力顶,感觉到龟头再次被紧紧夹着,妹妹也忽然皱起眉头叫痛:「哎哟!」

我没有理她,只是知道龟头已经插进狭窄的阴道后就用力向内推,直到阴茎全根没入为止。

我忍不住心中想着:『啊……又插进妹妹体内了……』

她则是一直跟我喊痛:「哥!会痛啦!还是会痛!」

这时已经完全插入妹妹阴道的我只是说:「忍耐一下啦。」

「哥……」

我没有回答,只是跪坐在床上维持着与妹妹下体的结合和她互望,看着她一直皱眉头忍痛的可怜模样,时间就这样在沉默中一秒一秒的过去。

我一直等着,等待精液流出来,但是一分钟都过去了精液还是没有自己流出来,跟昨天才刚插入就流精的情况完全不同……

妹妹一直忍痛看着我,极度困惑的,不知道我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都没有动作只是一直看着她:「哥……?」

我依然没有回答,只是插着阴茎等待,不过第二分钟过去了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直只有感觉阴茎被妹妹的阴道紧紧夹着,又湿又热……

她再次问我:「哥,还要多久啦?」

我困惑又含糊的开口:「奇怪?」

她皱着眉头天真问我:「奇怪什么?」

我没有回答,只是看看妹妹忍痛的脸,再低头看看我们交合的地方,最后再看看妹妹的脸。

妹妹是真的不高兴了:「哥!」

「好啦……好啦……」我困惑的决定抽出阴茎,让老二再次摩擦在妹妹的阴道里,妹妹痛的又唉了一声,我也同样发出一声「啊」,不过我的情况跟妹妹完全不同,不是感觉痛,是像线路忽然通了,一股电流由龟头发起,开始沿着脊椎在身体内部乱窜,我立刻认出这样的感觉,然后停下动作:『快感!这是快感!就像前几天只把阴茎夹在妹妹的双腿间摩擦那样!』

妹妹一直皱眉看着我,不懂我为什么小鸡拔到一半就停下动作还叫了一声。

我再次低头看着下体,阴茎已经抽出一半,心理想着:「可能吗?那真的是做爱的快感吗?」

「哥?」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讶异的思考,然后决定把阴茎再插进去妹妹的阴道试看看。

随着阴茎再次完全插入妹妹的体内,妹妹又「哎哟」的皱眉叫了一声,我也再次感受到快感在体内的激烈流窜。

我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插入妹妹阴道的时候什么都感受不到,但我知道这瞬间什么都不懂的我忽然就学会了『活塞运动』,我相信这真的是生命传承的本能,只是我『开通』的慢了点。

因为再次被我弄痛,妹妹有点生气的问我:「哥?你在做什么啦?」

我没有理她,只是头脑慢慢的变的一片空白,心脏激烈跳个不停,然后再次拔出阴茎,再次迅速插入……

「啊!哥!」

我没有再理会妹妹了,只是开始感受这样的快感,持续推动屁股让阴茎插抽在妹妹的阴道,一次又一次的接连不断,心跳越来越快。

之前的我只能算是『插入妹妹阴道』,现在则是真的在『操穴』。

昏暗的房间内,妹妹的身体因为我的动作而持续轻微晃动,一直「啊!啊!啊!」的小声喊痛,时而痛苦皱眉看着我,时而眼睛整着眯起来:「哥……!哥……!痛!真的会痛!啊!啊!啊!」

我一直看着妹妹的脸,知道她是真的觉得会痛,但我已经顾不得她,只是深深的被快感所补捉,觉得自己难以脱离。而说来『做爱』这件事,对还没开始发育的妹妹来说明显是太激烈了点……

约过半分钟吧,妹妹也不再出声了,可能是发现不论再怎么叫喊都没有用,正在操她的我不可能停下来,就紧闭双眼一直皱着眉头,牙齿紧咬下唇只是忍耐。

她是可以双脚把我踢开,毕竟以她双脚向身体折起的姿势要踢我的身体绝对没问题,但她却没有任何反抗,一定是因为担心会伤害到我的关系。

国一的我就这样默默操她,操着自己妹妹的小穴,一前一后的操着,一出一入的操着,看着她忍痛的表情,直到最后一秒的来临……

其实没有多久,不过是继续操她半分钟,我终于把阴茎深深的插入妹妹的阴道,动也不动的在高潮中开始喷出精液,完全不管她是我的妹妹与会不会怀孕的问题,只是尽情享受精液一发发射入妹妹体内的满足感,更舒爽的忍不住看着妹妹忍痛闭眼的脸叹了口气:「唉……」

妹妹则是发现我都没有插抽的动作,加上我又叹气出声,终于再次张开双眼看着我,痛苦的与我四眼相接。

我们就这样彼此互望约十秒,我的精液依然一发发的持续灌进妹妹体内,直到喷射完毕,妹妹也像是在无言中知道已经结束了,就看着我慢慢湿了双眼,当我的面直接哭了起来:「哥……会痛……真的会痛……你到底在做什么……人家真的会痛……好奇怪……你真的变的好奇怪……人家不要了啦……不要了啦……」

就因为这样,我与妹妹的第一次操穴就变成空前绝后的最后一次操穴,不论我说什么或怎么恐吓她都一样,她就是不再愿意让我抱,直到我在高中交到女朋友,才终于再次有女人可以操。

至于妹妹,她也在一年后升上国中,终于发现我对她做了什么,威胁我如果再碰她就要告诉爸爸妈妈,因此我们亲密的兄妹关系忽然间就迅速瓦解,几乎没有再说到几句话,更没有在一起打过电动。

这就是我与妹妹可以说的故事……

=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