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对姐姐的侵犯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这是当我年龄很小的事了,那时我国小五、六年级吧?!由于正当发育期,对性方面很好奇,对于几个姊姊们的身体真的感到好奇。

而姊姊们最大的已经出社会在工作,最小的姊姊也已经高一了,由于同在一个屋檐下,日常生活中有许多机会可以窥视她们换衣服或接触她们,也曾经在她们洗澡时要求上厕所。有几次还真的如愿以偿,顶多是姊姊们摀住重要部位,或是转身背对着我而已。

而我的大姊跟我的年龄相差最大,或许在她的眼中我这个小弟还很小吧!所以对我的遮掩程度是最宽松的,也可以说是完全不设防的。期间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因内急就直冲浴室要上厕所,刚好大姊正在洗澡赶着要出去跟未来的大姊夫约会,ㄠ不过我的鬼叫就让我进浴室了。而我也真的尿了好多又好久,当然也看了好久,我还调皮的挖苦她说:「喔!赶着要约会喔!」直到大姊似笑非笑的瞪大眼睛开口把我给赶了出去,临走时我还打了她沾湿肥皂水的屁股,留下她在浴室里哇哇叫!

其实最常做的是在姊姊们洗澡后到浴室内,拿她们的内衣裤玩赏,或将它们穿上自己身上,或射精到它们上面。一直持续很久也都没事,直到有一天,我心血来潮把大姊的内裤裤裆的地方偷剪了一个小洞,为了让它看起来像是自然破损的,我还在破洞的边缘搓揉了好久,看起来还真像自然破损的。

接下来好几天,我都很注意大姊当天是否有穿这件内裤,直到第四天大姊真的在轻便的短裙内穿了它!当我发现了之后,我就故意跟前跟后的缠了大姐一整天。由于那件内裤被我剪过又搓揉过,再经洗涤过,破洞变得更大,约有一个指甲的大小,我不解我大姊为什么还要穿它,我想大概是节省吧!

我记得那是个假日,大姊忙着打扫,我也急于窥视她的内裤,也跟着她爬上爬下。当她要爬上阁楼阳台收衣服时,我就跟在她后面,很近!真的很近!!近得可以闻到她的体香!所以真的达到我的目的了!目的是达成了,但是您们可能会失望,因为从那个洞看进去,也只能看到黑黑红红肉而已!(下次再告诉您们更精彩的下文。)

我的老家要改建,所以全家暂时搬迁到隔壁租赁来的平房,因陋就简,全家睡通铺,爸妈最旁边,再来是哥哥、我及姊姊们。因我最黏大姊,所以大姊就睡我旁边。

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时,突然醒过来,大家都睡得很沈,皎洁的月光洒入屋内,正照在大姊的半边身体上,我记得大姊那晚是穿着淡蓝色的睡衣,上衣是有前扣的衬衫,下面是松紧带的七分短裤,由于是睡衣,质料不会太厚,所以当月光照在她身上时,很明显的可以看到她内裤的痕迹。

其实平日看归看,还不至于敢动手,当晚实在是鬼上身似的,就是睡不着!沿着月光的移动,慢慢的月光拢照了她背对着我侧卧的全身,显示出她的腰臀的曲线,还有她内裤裤脚所浮现的线条。我忘了我有没有勃起?我只是很天真的想要摸摸她的身体。

挣扎了好久,观察家人的情况,只听到浓重且规律的鼻息声,我大胆地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臀部,我好紧张!然后我慢慢的把我的手掌整个轻轻的贴在她的臀部,感觉她的内裤所在,只觉得好真实喔!我只敢摸,但不敢抚动,因怕她醒过来。然后我拦腰慢慢的抱她,就好像很自然的翻身动作一般,我的下身抵住她的臀部,上身贴着她的背,她的发香不断的传到我的脑神经里。

我那时真的是失去理智,我把手往上伸到她的胸部,隔着睡衣摸她的胸部,我发现她穿着胸罩,我急于探索她的乳房,所以我抽回我的手,绕过她的上臂,从她的颈部往衣领探进去,但我只能摸到她的锁骨,因为被扣子挡住了。我自以为灵巧的解开了她两个扣子,再摸进去,这回我摸到胸罩,也摸到乳沟,更摸到柔软的胸脯。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摸到女性的胸部,可是我并没有就此罢手,我继续伸入她的胸罩找她的奶头,当我在撑开她的胸罩的空隙,我是处于空前的害怕及紧张,但就当我的指尖触到她硬挺的乳头时,我已经满头大汗了!那种感觉直到现在当我在抚摸我老婆的胸部时还会浮现出来!

那时我不敢摸太久,就把手抽回来了,我平躺了一阵子,再转头看看她,她还是保持原本的姿势,我恶向胆边生(我想脱她的裤子!),我又把手放置在她的腰际,找到她的裤带,因它是松紧带做的,我很小心的拉开裤带,往下扯,扯到约臀部的一半,已经可以看到她内裤的裤脚的边缘了!就这样,我看到了她的臀部!

过了好一会儿,我又把手往前移动到她的内裤裤腰,她穿的是高腰的保守型内裤,同样的我又拉开裤带,往下扯,扯到同样的部位,喔!在月光的映照下,真的很白,很美!说真的,其实也没看到什么,大约只看到1/4的屁股,连股沟也看不太明显,我只看到两件裤子的裤带把她的臀部压迫得皮肤都有些凹陷。

最后我把手往前伸入她的内裤内,这次就很快的摸到她的阴毛了,很奇怪,以前也曾在浴室内看过,也在玩弄她们的内裤时,捡到掉落的阴毛,那时真的好想摸摸看!但是第一次真的摸到时却又感到害怕,也没摸多久,就赶紧抽回手,再小心的把两件裤子的裤带拉回原来的位置。我好像虚脱似的,摊开身体平躺着喘息,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发现?

就这样过了一阵子,我又得寸进尺地想再摸摸她的奶头,所以我又重覆前述的动作,想再来一次,不过就在我刚把手伸入她衣领时,她喉咙轻咳了一声,然后用手护住她的衣领。我吓一跳!原来她早醒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仍然抱着她装睡,抱着抱着还真的迷糊的睡着了!

隔日我很害怕,大姊跟我也都有些互相闪避的感觉,但却没什么事发生,这情势持续了约两个月。

有一晚我跟妈妈在客厅看电视,大姊约会回来,可能是天气转冷,冻得很!她一回来,就横向坐在我穿着短裤的大腿上,嘴巴大叫:「哇哇!好冷!借温一下。」忽然我的大腿就接触到她的大腿,也接触到她的内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好妈妈开口说:「ㄟㄟ,怎么可以这样?」她才一跳一跳俏皮的回房间换衣服。

我很心虚的逃避到浴室洗澡,就在我洗到一半时,她急迫的敲门,说要上厕所。我犹豫着,因为我还处于刚才肌肤接触的快感里,她又敲得更急,不得已我只好开门萝!她一进来,门也没关,也不管我有没有在看她,很直接很自然的脱下睡裤、内裤就尿了。

就当她一边抽取卫生纸,一边还看着我,我也只好呆若木鸡的好像做错事的小孩般站在门边。我看着大姊折好卫生纸、尿完、擦拭完浓黑阴毛的下面、掀开垃圾桶盖、丢掉卫生纸、冲水、拉上内裤、穿好睡裤,然后全身上下的看着我一会儿,说:「弟弟,长大了喔!」然后很怜爱的捏捏我的脸颊,又说:「要用功读书,不要想太多!」

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觉得眼睛湿湿的。往后我跟大姊的感情反而最好,但是诸如此类不正常的窥视、暴露、抚摸就没有再发生了,相反的,她会跟我谈一些比较私密的事,比如:梦遗、手淫、性幻想……等等正经事,顶多有一次只穿新买的内衣裤到我房间,问我好不好看?我问她是否要穿给男朋友看?她突然羞红了脸,而我也很为她高兴。过后不久,她就嫁人了。

大姊结婚的前夕,因为连日的操劳,终于在晚上九点左右昏倒。在喜事的前夕发生这种事,真的让全家乱成一团,只好送医急救,在经过一连串的急救程序后,医师说没关系,只要吊个点滴吃点镇定剂,休息一阵子就可以恢复过来,然后就嘱咐家属办理住院休息。

由于二姊,三姊都到外地念书,无法及时赶回,妈妈又有心脏病无法长期呆在医院,全家就我比较没事,所以我就留下来照顾姊姊。由于吊点滴吊了很久,整个晚上上了好多次厕所,大姊昏昏欲睡又站不稳,走路跌跌撞撞的,又吊着点滴罐,只好由我拿着点滴扶持着大姐上厕所。我把点滴罐挂在墙壁上,然后再半扶半抱的把大姊抱到马桶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大姊吃力的睁开眼说:「弟,你不会帮我尿吗?」我只好正面抱起大姊,然后掀起她的裙子,帮她把内裤脱下,让姊坐下来尿。

在尿尿的过程中,大姊是头颈靠着我的胸部,没有吊点滴的一手则缳抱着我的脖子,而我则是费力的一手抱住大姊,另一手撑着墙壁,然后就静静的等她尿萝!等她尿完,还得帮她擦拭,穿好裤子,再扶回病床上,一个晚上就这么来回四、五次。在当时我只知道要尽力照顾好大姊,也没想到其他的事。

随着点滴的营养补充,慢慢的她的体力也比较恢复了,就在上第四次厕所的时候,她已经能比较清醒的言语,而我也不用扶的那么吃力了!不过由于针头是扎在手臂的弯曲处,也就是有一只手是不能活动的,所以脱裤子的事还是要我帮忙,这时我才开始感到尴尬。

就在此刻,姊睁开眼看着我说:「刚刚都是你帮我的吗?」我不知所措的笑了笑说:「不是我难道是你老公?」说完,我看到大姊眼中含泪的笑了笑,空出一只手摸摸我的头,还抱了我好一会儿!

因为大姊五、六点跟化妆师约好了,所以淩晨三点半左右我们决定回家,就招了计程车回家了。一回到家,全家又开始闹烘烘的,帮大姊张罗这张罗那的,我好烦又好想睡!但是全身都是药水味及似有似无的尿骚味,很不舒服!

就在我房里的浴室胡乱的洗了个澡,好不容易容易大家都安静下来,这时候大概四点多了。就在我快睡着之际,忽然听到大姊小声的叫我,我过去她房间看看什么事。

大姊说:「弟,我全身脏兮兮的,想洗澡,你帮我开瓦斯。」我就到阳台开瓦斯,本来要回我房间睡觉,她又叫我,我问她什么事?姊说:「我头晕晕的,爸妈也都睡了,你帮我洗好吗?」我一时会意不过来,只答了:「喔!」然后就扶她到她的浴室,她还叫我去阳台拿一把塑胶椅子进浴室让她坐着洗。

她先把她的洋装脱了,然后再叫我进浴室,这时我强自镇定,装着很平常的样子,其实事实就是如此!我看到她坐着趴在洗脸盆上,身上只穿着白色的内衣裤,等我进入后,她要我打开莲蓬头并调整好水温,说:「弟,帮姊洗头!」然后就仰头靠在椅背上。

我站在她背后,开始帮她冲水、抹洗发精,然后慢慢小心的帮她洗了,洗着洗着,她还真的睡着了。我其实是边洗边窥视她的胸罩边缘,只看一片白晰的胸脯,并无法很专心的做我手边的事,还把水冲进她的眼睛,也把她弄醒了,但是她只是把眼睛闭紧而已。

等我她的头发冲干净后,她坐直身体,手摀着胸口一阵子,可能是在考虑什么,然后她就把胸罩的背扣打开,随手就扔进篮子里,然后把手放置在内裤的裤带上。我原先以为她连内裤都会脱掉,我好紧张!原先的睡意都没了!

但是她却把手交叉护住乳房,叫我把洗澡用的丝巾弄湿再沾上沐浴乳,叫我帮她搓洗背部。我就站到她身边一手扶住她肩膀,另一手帮她搓洗背部,我从她的左右肩膀慢慢仔细的搓揉,再沿着她的背脊往下搓洗。由于水的温度,再加上心里很紧张或许是很亢奋吧?我觉得好热!刚换的汗衫都湿了!

就这样子搓洗了一阵子,很快的就洗到她的臀部了,这时她就站起来要我继续往下洗,当她站起来时,空下一只手扶住洗脸盆让我洗,她还穿着内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别扭的沿着内裤的边缘搓洗,我想不到大姊会说:「脱掉吧!不脱掉怎么洗?」我愣了一会儿,就把她的内裤给脱下来了。

因为我是蹲在她身边,在脱她内裤时,我的右手是从她的后面伸过去扯她右边的裤头,我的右左手则扯住她左边的裤头,我也忘记有没有发抖,我只知道在我扯下她的内裤时,她的臀部夹得很紧,连带的她的大腿也夹的蛮紧的!所以当我扯下她内裤到膝盖时,她内裤的裤裆却还卡在她的大腿内侧,我想:她也很紧张吧!?

在我要把她的内裤脱离她的一只脚踝时,我注意到她要跆起她的小腿时,她的膝盖是向内弯曲而提起小腿的,就在她擡放腿时,我从她屁股深处看到了她些许的阴唇跟阴毛,我其实是很注意在看,可以说是贪婪的程度!而我也只能兀自镇定,继续的帮她搓洗他的大腿及脚踝部份。有一点我很奇怪:为什么女人在这个时候总是只遮掩乳房而不立即遮掩下面?是习惯?还是忘记了?

当我洗完背部后,我也忘了接下来要干什么,还是大姊坐下来,还自己把一手伸出来让我洗,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这时大姊才用另一只手放在阴部,算是遮掩吧!?

我沿着脖子、颈部、肩膀、手臂、手掌、手指……一步步洗下来,我也一直观察她的脸部反应,她虽然虚弱,但却很舒服很安祥的样子。

洗完一手就换另一手,等两手都洗完了,再来我就不会了,这时姊说:「再来我自己来好了。」然后我就在一旁看着她洗她的胸部及阴部,然后她要我把泡沫冲掉,但是我只是愣在原地没动。

就在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了一段时间后,大姊开口对我说:「弟,你喜欢看我吗?」我也不知该怎么说,只好脸红红得抓头搔耳的站着,姊忽然红着眼睛说:「明天姊就是别人的了,以后可能没机会再像这样跟你在一起了,你就看吧!」然后就自己把身上的泡沫都冲洗掉了!

这样一来,她也不再遮掩任何部位,反而是我含泪头低低的不敢擡头看她。她看见我这样不安,很心疼的摸着我的脸颊,说:「没关系!没别人在,你就看吧!」

我用很缓慢的速度从头到脚仔细的观赏眼前这个疼爱我的姊姊,很自然的,我的身子慢慢的靠近她,也很自然的伸手抱她,姊也很柔顺的让我抱她。当我把脸埋没在她柔软的乳房之间时,姊的一手也轻抚着我的头,另一手像安抚小孩似的轻拍我的背。

少女的乳香虽然不很浓厚,但显示出难得的清香,我擡头看了姊,她也刚好看着我,然后好像知道我的需求,她闭上了眼睛,还点了一下头,我就将儿时的本能表现出来。

当我将她的乳头含入嘴里时,她轻抚着我的手,突然变成紧抱着我!而原本抱着她的手则游移到她的臀部、大腿跟部,用力去抚摸这些多肉又神秘的部位。我像得到鼓励似的跪下来,用脸部的一切去接触她的阴毛,最后用手探索到她温润湿热的地方。

不过这时候姊像触电般的反应过来,她眼带惊恐的跟我摇头,并把我拉起来站好,她深呼吸一次,然后强自镇定的对我笑了笑,指了指我的下体。喔!它湿糊糊的!早就射出来了!

姊白了我一眼,然后坐下来,她的手就开始帮我做清洁善后的工作……那时是淩晨,而我们也很低调,应该没被发现,不久天就亮了。

当天当她化妆回来时,已经穿着洁白的新娘礼服,她微笑的看着我。喔!她真的好美!好美!!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