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老爹和女儿们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湖北荆门地区,仍有许多渔民长年漂在湖泊之中,他们以捕鱼为生。打鱼卖鱼,生儿育女,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骚动和欲望,都渲泄在了一条条小船上。

由于他们生活在水的世界里,很少和外界来往,陆地上生活的人很难了解、知悉他们,他们的生活对于现代都市人来说是一个不解之谜。话说在荆北湖区里,有一户渔家,男的叫顾平,女人何莉,生了三个姑娘,一家人安居乐业,小日子过的也是芝开花节节高。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大女儿14岁那年,何莉因病去逝了。

这以后,顾平一个人带着三人姑娘,风里雨里,总算是把她们带大。渔业兴旺,长年停泊着大大小小几十条船。顾平的船只是其中一条普普通通的,但是就在他这条船上,却发生了一起叫现代人拍案惊奇的故事。这年的夏天,气温炎热,热的叫人透不过气来,渔民们都提早收了船。这天和往常一样,顾平吃过午餐,就回到自已舱里去休息了。可是闷热的船舱内,一点风也没有,顾平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于是索性起来,坐在床上想他的心事。

顾平今年45岁,正值壮年。可是自老伴8年前死后,他就再也没有接近过女色。眼看着三个女儿逐渐长大,一个个长的丰满可人,识书懂礼,船上的营生也都能拾起来,叫他省了不少心。俗话说,人闲生事,饱暖思淫欲。这些天让他又动了再找一个女人的心思。可是让他心烦的是,他们长年在湖泊上漂着,那有机会接触女人呢?思来想去只能怪自已命苦,没这个艳福。「唉!坐在这胡想有啥用,还不如出去透透气,喝点水」。去厨房取水,必须通过大女儿的中舱。

晚上想,白天打鱼时还是想,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有时鱼群来了竟忘了撒网;有时开着的船不知怎么就停了下来,三个女儿也觉得老爸怪怪的,可又不敢多问。顾平就是在这样整天的胡思乱想中,度过了炎热的夏天。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这年的鱼出奇的多,全家都忙着打鱼、晒鱼、卖鱼,顾平也把精力都有放在了打鱼上,把想女人的事就放在了一边。丰收给全家带来了欢喜,一家四口高兴兴。一天晚上,附近村里放电影。二女儿、小女儿都上岸去了,船上就顾平和大女儿。大女儿收拾完碗筷,就同往常一样,给顾平烧洗澡水。顾平洗完澡,心满意足地站在船头上观赏着湖光山色,任晚风清清的吹拂。这时湖面已亮起点点灯火,有的渔民还再忙着打点渔具。有的渔船已熄灯入睡,而附近的船上是刚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

下午,二丫头高高兴兴地回来了,看见老爸脸一红,低头就钻进自己的舱里,再也没出来。入夜,大女儿近水楼台,先进了老爸的舱室。也不等顾平开口,脱了衣服就钻进他的被窝。已离不了男人的大女儿,床上功夫巳非常娴熟。她在被窝里摸索着抓住顾平软小的阴茎,摞了起来。不一会,阴茎就在的她手里澎涨了起。她一片腿就骑在了顾平的身上,上下动了起来。他用手摸着她的乳房,享受性交带给他的畅快。这时的顾平好像忘了坐在身上的是自己女儿,而把她当成了性伙伴。他的阴茎用力地向上耸着,大女儿的屁股随着他的节奏,上下摇摆着,并不时发出呻吟之声。二丫头看见大姐走进老爸的舱里时,她的脸羞红了。当她听见大姐的呻吟后,她的春心激烈地跳动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老爸走了进来。

一会功夫她俩就回来了,一进门二丫头就说道:「小妹子哪里睡的还真香,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这时,大姑娘插话道:「老爸我们真不知你这胡芦到底买的是什么药?」顾平这时才慢地说道:「我想今天这事先瞒着小妹子,这样来上它几次后,等到她慢慢适应了,尝到甜头后在让她知道,她的皮气你们不是不知道,否则她发起急来很难控制,你们自这样可行?」大姑娘听完老爸这番话,心里就明白了,她说道:「这样也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待水到渠成,在让她知到,也省着她将来恨你。」顾平高兴的说:「我就是这个意思,来吧!该上床了1小妹子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我什么时候睡的?怎么都想不起来了1过一会她才觉得下面隐隐做疼,可又不知为什么,还已为是昨天自己跑多了,也就没太在意。

他们父女三人见小妹子没什么反映,心里掉着的一块石头才算是放下。这天他们像往常一样上湖打鱼,有几次拉网小妹子要帮忙,都让顾平制止了,他是怕她一用力,下面再痛起来,让她觉察出什么来就麻烦了。这一天让顾平过的是提心吊胆。晚饭后大家坐在一起闲聊,不一会小妹子就睁不开眼睛了,说了声:「我先睡了1就回舱去了,没几分钟就睡得像死人似的。「老爸!你可以过去了。」大女儿说道。「老爸!你一定要把动作放轻一点,别整疼了她1二丫头也补充了一句。说完她们俩就走进老爸的舱内。顾平来到小妹子的舱里,并没有马上骑上去,而是蹲在那儿,欣赏着她的胴体,这时在他眼里的小妹子,已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可以供他发泄欲望的女人。

小妹子更是耸身而就,浪语声声。他俩百般戏弄,直至精疲力竭。事后,顾平说道:「小妹子,你的这种不要命的弄法,老爸我还真有些吃不消了。」的确,顾平都快50岁的人了,碰上这么一个淫物,他的身子骨早晚得被吸干。阴历4月15,是大女儿出嫁的日子。提前几天全家就忙乎起来,顾平买东西,两个妹子帮忙准备嫁妆。这期间,姑爷也来过几次,全家对他还算满意。姑爷也会来事,每次过来都要给顾平带点烟酒,给两个小姨子买些她们爱吃的东西。大女儿过门的头天晚上,顾平没有让二丫头和小妹子过来,而是把大女儿一个人留了在舱内。他们俩干完那事后,长谈了一夜。婚礼那天,姑爷从工场借了两辆桑塔那,把大女儿和全家都接了过去,喜酒是在城里一个大饭店搞的,摆了十桌,还算是风光。

两个小妹都是头一回到饭店吃饭,被这里边的环境吓住了,她们除了看就是吃,一天过的高高兴兴。他们回到船上时,都晚上9点了。顾平坐下来后感慨地说:「今天是你们姐嫁人,下次就是你俩中的一个了,等你们都走了,老爸我也就没用了,到那时我就在找个老伴,也不打渔了,上岸选个地方住下来养老了1二丫头听见老爸的伤感,就从后面抱住顾平的腰说:「老爸!我一辈子也不嫁人,就和你过了1小妹子也接着说:「我也是!就在船上陪老爸了1她们这么一说,还真感动了顾平,「老爸谢谢你们了!只要你俩有这份心,我也就知足了,谁要你们陪我一辈子,那样老爸不就太自私了吗!我希望你俩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如愿郎君。好了今天是高兴的日子,我们三个也要好好乐一乐。

他每次和我干那个时,我还没兴奋起来,他就己经流了,完事后我就一个晚上睡不好,总是想着和老爸干那个时的畅美。」顾平听后想了一想说道:「他可能的情况有几种,一是他太紧张,控制不住自己;二是他未婚时有手淫的习惯;三是他并不爱你,干那事只是例行公事,向他这样经常出差在外,也不排除有情人,当然这都是分析,但有一点你要注意,和他干那事时,千万要克制自己,不能主动,不能有浪语,不能像跟我干时那样放荡,你要让他感到你对性交一无所知。」「老爸!瞧你说的,我有那么浪吗?」大女儿难为情的说,顾平道:「我是怕你让他瞧出点什么来。」说完,顾平就在大女儿屁股上捏了一把。「不会的!我在他眼里啥都不懂1大女儿笑逐颜开的起身道。

饭后,顾平主动提出让她去休息一会,他就替她下厨洗碗。他干完活后,就推门走进她的卧室时,只见她仰卧在床上,把腿搁在床栏杆上,正等着和老爸交欢呢。顾平见状笑着说:「就这也叫啥都不懂?」「老爸!你越来越坏了。」于是顾平脱掉裤子,就爬上床去。他的腿却从她腿空档里靠近,阴茎从后面捅了进去,用劲抽插起来。他们两从中午一直干了到了下午三点多钟,他才泄了。睡了一会,顾平见时间不早了这才起身说:「大妞!我要回去了,再晚就赶不上车了,你自己睡一会吧!我过几天在来看你。」这时她才睁开眼说道:「老爸!我不让你走!今天就别回去了!反正他也不回来。」「这可不行!我没说不回,你俩个妹子会着急的。我过几天就来,听话1说完顾平就穿衣起床。

顾平是不来了,大女儿却急死了,每天晚上一上床合上眼,就会出现她和老爸淫乐的场景。这几年,她和老爸的性生活,以及老爸带给她的那种魂飞神荡的快感都让她永远也无法忘怀,而自己的男人也无法替代。她和自己男人干那事时,总是调动不起情绪,时间一长也就成了例行公事,她觉得现在自己是身心憔悴,人也变老了。「是老爸出了什么事?还是被两个妹子缠着不让他来?还是老爸把我给忘了?」她整天没精打采地胡思乱想,天天盼望着老爸的到来,数着日子过。后来她真的病了。姑爷见状也急了,又是带她看病,又是找专家开方,她的病就是不见好,他怕她撑不过去了,只好到船上跟顾平说了。全家听到这一消息都急,于是,急忙收拾了一下跟姑爷上了岸。

当他们看到大女儿那面容憔悴的样子,先是小妹子愤愤不平地说:「大姐!是不是他对你不好,欺服你了1二丫头也说道:「他要是对你不好,我们就回去!不跟他过了1你一句,我一句,说的姑爷都急了,他急忙变解说:「我对你们大姐怎么样,你们大姐心里最明白,她生病可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到是替我说几句呀1大女儿这时才慢慢的说:「我这病不能怪你姐夫,都是我自己没照顾好自己。你们来看我,我心里好高兴,谢谢你们1听大姐这么一说两个妹子都哭了。顾平先是向姑爷问了一下病情,又问都吃过什么药?然后,他把姑爷拉到一边说:「她长年生活在湖里,乍一上岸生活,可能是有些不适应,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她,也忙不过来。

我们把她接回去调养几天,顺便观察一下病情,一有好转就把她送回来,你看行不?」姑爷从心里不愿让她回去,街上的风言风雨,他不全信,但也不能不信。可现在她这病情又总是不见好,他的工作又那么忙,过几天还要出差,想到这他也是无奈,就随她去吧!她有两个妹子照顾着,也能看着她,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于是他爽快地回答:「行!就按您的意思办!这就给您添麻烦了。」就这样,顾平把大女儿接了回来。一回到船上,大女儿的病就好了一伴。晚饭,顾平特意给她烧了鸡汤,她还真吃了不少。人生病常常是和心情有着直接关系。她回到家,晚上又能和老爸交欢了,心情当然就好了!更何况她本来就是心病,心事没了,病自然也就好了。

饭后,三姐妹坐在一起聊天,二个妹子问这问那,当问到晚上和姐夫干那个事的时候,大姐叹气道:「别提了!我的病跟这事有直接的关系。自我嫁给他以后,我俩那事就从没让我兴奋过,每次他扒上身来,没抽动几下,就泄了。然后扭头就睡,直到天亮。我夜里用劲摞他那东西,怎么摞也硬不起来,你们说我每天晚上能好受吗?我也让他去吃药了,现在药店不都卖什么壮阳药品吗!可他吃了也没起色。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他年纪轻轻,身体也没啥病,怎么干那事和老爸比就差那么多?老爸到像是小伙子,他却像是七老八十的,你们说这事怪不怪?」两个妹子也回答不出是为什么,只能是说点让大姐开心的话。当天晚上,两个妹子主动回到自己的舱里,把老爸让给了大姐。这一夜可想而知。

次日,两个妹子看到的大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们高兴的搂着大姐,问她昨晚老爸给她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了?她笑着说:「什么灵丹妙药,别拿大姐开心了!我吃的药就是我不在家时,你俩天天都吃那东西。」听大姐这么一说,她们都笑了。笑后小妹子说:「二姐!你以后嫁人,要先对他进行摸底,现在不是时兴试婚吗?可别象大姐,过了门才知男人那东西不好用,一切就都晚了。」二丫头打了小妹子一下,笑着的说:「试婚是一回事,我要是找了这么个男人,就跟他离婚。」大姐听后若有所思地说:「我也想过这事,但他除了那东西不如我愿,人还不错,唉!过日子只要他本分,对我好也就成了,哪有事事都如人意呀1大女儿到是能自我安慰。

这时顾平走了过来,「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小妹子马上抢着说:「我和二姐正在盘问大姐,问她昨晚你偷偷给她吃了什么好东西,今天的她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顾平笑容可掬的说:「就你嘴快,你大姐是回到自己家了,心情自然就好了,心情一好,病自然也就好了吗。」他说完就走向船头,开船上湖了。大姐身体还是虚,吹不得风,就自己回舱休息去了。几天后,顾平就把大女儿送回去了。姑爷看到健康的老婆回来了,心里非常高兴,于是就留下老爸吃午饭。事也凑巧,刚坐下吃饭,姑爷的bp机就响了起来。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