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爸爸弄完老师弄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爸爸弄完老师弄[完][作者不详]
 
 
 
  
 
我是一个独生女,今年十六岁。我母亲每月都要在她们单位值一个星期的夜班,每当这个时候家中只剩下我和父亲两人。
 
  
 
这天,又轮到母亲值夜班了。吃了晚饭后,父亲在客厅里看电视,我去自己卧室里做作业。做完作业后,夜已经很深了。我伸了个懒腰,便脱了衣服上床睡觉。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在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感到有一只大手在摸我的乳房。我惊醒过来,但是卧室里一团漆黑,什麽也看不见。
 
   「你……你是谁?」我惊慌地问,同时用手乱推,想将这人推开。「乖女儿,别怕……是我。」这人一边低声对我说,一边将我紧紧搂住。天啊,这人竟然是我父亲!我吓得浑身发软,不知所措。父亲用他那灼热的嘴唇堵住我的嘴不住地亲吻,一边吻着,一边用手脱我的裤衩。
 
   「爸……您……您要干什麽?……不……不要这样……」我一边挣扎着,一边低声哀求着,心里又紧张又害怕。父亲抓住我的裤衩用力一扯,将我的裤衩扯了个稀烂。接着,父亲一翻身压在我的身上,强行扳开我的两腿。顿时,我感到一根热乎乎、硬梆梆的棍状物顶在了我的阴道口。紧接着父亲用力一顶,那根热乎乎、硬梆梆的棍状物便齐根儿钻进了我的阴道内!我感到阴道内又痛又胀,用力去推父亲。但父亲的身子重得象小山似的,怎麽推也推不动。
 
   「乖女儿,忍着点……过一会儿就不痛了。」父亲在我耳边轻声说。说完,父亲一边吻着我一不停地耸动着„部,那根又粗又长的棍状物随着父亲的耸动,在我的阴道内不停地来回滑动,不停地同我的阴道内壁相摩擦。几分钟后,我的阴道内开始流出淫水,我感到阴道内的疼痛感减小了很多。渐渐地,我感到阴部象触电似的麻木,这种麻木的感觉象电流似的从我的阴部传遍我的全身。终于,我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伸出双臂将父亲的脖子紧紧搂住。十多分钟后,父亲突然停止了耸动。与此同时,我感到自己阴道内那根硬梆梆的棍状物不停地抖动起来,将一股股热乎乎的液体射入我的阴道内。
 
  
 
一会儿后,父亲弄亮了卧室里的灯。在明亮的灯光下,我看到父亲那公牛般健壮的身躯上有很多汗。我把目光投向父亲的下体,发现父亲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软绵绵地垂着,上面满是粘液和血汚。
父亲用毛巾擦去身上的汗珠和阴茎上的血污,然后又用这张毛巾擦我的阴部。接着,父亲拉过被子盖在我身上,钻进被窝将我紧紧搂在怀里。父亲在被窝里一面吻着我,一面用手摸我的大腿和阴部。我感到阴道内仍然在隐隐作痛,我知道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处女了。刚才父亲已经粗暴地夺去了我的贞操,我身不由主地进入了女人的另一个时代,我所有的美妙梦想都在突然之间破灭了。想到这些,我禁不住哭了,泪水顺着我的脸頬不断地往下流。
 
  
 「乖女儿,不要这样嘛……每个女人都要经过这一关的,这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今后……爸要让你好好享受做女人的滋味……」父亲一面说着,一面不停地吻我,舔去我脸頬上的泪水。我从中感到了莫大的慰藉,将头紧靠着父亲宽厚温暖的胸膛。父亲的手在我的胯下时而摸我的大腿,时而摸我的阴户,时而轻轻扯我的阴毛。渐渐地,父亲的手顺着我的腹部向上移动,一直伸到我的胸部,抓住我胸前高耸着的乳房轻轻揉动。
 
   「乖女儿,同男人性交是一个女人一身中最快乐的事,今晚咱们一起好好享受这种快乐吧……」父亲一面揉着我的乳房,一面低声在我耳边说。说完,他又用他那灼热的嘴唇堵住我的嘴亲吻起来。父亲在这方面经验特别丰富,他知道女人身上哪些地方最敏感。在亲吻中,他的手不停地在我的胸部、腹部、胯下乱摸乱捏,弄得我浑身发软、欲火如焚。于是我也情不自禁地伸手在父亲身上乱摸,无意中我的手在父亲的胯下碰到了父亲那根硬梆梆的阴茎,我吓得连忙将手缩回来,羞得满脸通红。「乖女儿……握住它……你会感到很舒服的……」父亲一面吻着我一面低声对我说,同时也将手伸到我的胯下摸我的阴户。我心里砰砰跳个不停,将颤抖的手伸到父亲胯下握住父亲的阴茎。顿时,我感到手心发烫,那又粗又长的阴茎在我的手心中不停地跳动着,仿佛要从我的手心中挣脱出来。
 
  
 
父亲的手在我的阴部抚摸一阵后,将手指伸进我的阴道内轻轻抽动起来,把我的阴部弄得又麻又痒。「乖女儿,……舒服不?」父亲一面抽动着手指,一面用灼热的目光看着我问。
 
   「爸……好……好痒啊……」我羞涩地说。父亲一听,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乖女儿,来……让爸给你止止痒!」说话间,父亲一翻身压在我身上不停地吻我。我知道父亲又要同我性交了,心中不免有点紧张,我的呼吸也因爲紧张而变得急促起来。父亲柔声说:「乖女儿,放松一点——这次你不会感到很痛了。」说话间父亲轻轻扳开我的两腿,准确地将他胯下那根粗大得阴茎顶在我的阴道口上,接着„部用力一送,将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插入了我的阴道内。顿时,我感到阴道内又胀又痛,情不自禁地伸出双臂将父亲的脖子紧紧搂住。
 
   「乖女儿,感觉怎麽样?」父亲轻声问。
 
   「爸……还……还有点痛……」我用颤抖的声音说。父亲听了柔声安慰我说:「乖女儿,你忍着点……过一会儿就不会痛了。」说完,父亲一面吻着我一面轻轻抽动着阴茎同我性交。几分钟后我的阴道内开始流出淫水,那淫水滑腻腻的起到了很好的润滑作用。渐渐地,我感到阴道内的痛感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麻木而又舒服的感觉。这种麻木而又舒服的感觉,象电流似的从我的阴部传遍我的全身,使我浑身都象触电似的麻木、舒服。终于,我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
 
   「乖女儿……舒服不?」父亲轻声问。
 
   「爸……舒……舒服……」我用颤抖的声音说。「嘿嘿,乖女儿……更舒服的还在后面呢!」父亲激动地说。说话间,父亲突然加快了抽动阴茎的速度。在飞快抽动阴茎的过程中,父亲不停地吻我,舔我的额头、眼窝、脸颊、脖子……我感到舒服极了,不停地大声呻吟着,用手拍打父亲健壮的背脊。我真希望这种快活的感觉就这样持续下去,直到永远、永远。而父亲也象知道我的心意似的,不停地抽动着他那根粗壮的阴茎同我性交。那神情就象一头发情的公牛,永远不知疲倦!
 
  
 
十多分钟后,父亲终于象一匹跑累了的野马似的突然趴在我的身上不动了。与此同时,他那根粗壮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内不停地抖动着,将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射入我的阴道内。
 
  
 
射精后,父亲趴在我身上一动也不动。我感到屁股下面的床单湿漉漉的,阴道内父亲那根硬梆梆的阴茎慢慢开始变软。好一阵后,父亲才将他那根变得软绵绵的阴茎从我的阴道内拉出来。接着,父亲跪在床上用毛巾擦身上的汗。我瘫在床上,用羞涩的目光看着父亲那健壮的身子。在卧室内明亮的灯光下,父亲那健壮的大腿、黑油油的阴毛、又粗又长的阴茎全都暴露在我的眼前。父亲的阴毛湿漉漉的发出亮光,那又粗又长的阴茎阴茎软绵地垂吊着,上面糊满了同我性交时留下的淫水。父亲擦完身上的汗后又擦自己的阴毛和阴茎,接着又用那张毛巾擦我的阴部。
 
   「嘿嘿,乖女儿……你刚才流好多水啊……把床单都弄湿了!」父亲一面擦着,一面淫笑着对我说。我羞得满脸通红,不知到说什麽好。父亲在我的阴部擦拭一阵后将毛巾扔到床下,拉过被子盖在我身上,然后钻进被窝里将我紧紧搂在怀里。接着父亲伸手关灭了电灯,卧室里顿时一团漆黑。我闭上眼睛将脸紧贴着父亲温暖的胸膛,心里感到甜蜜而又幸福。父亲不停地用他那温暖的手轻轻抚摸我的背脊,在父亲的爱抚中我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我从睡梦中弄醒过来。我发现父亲站在床前,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
 
   「乖女儿,快把它吃了去读书。」父亲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我说。「爸……您真好……」我激动地说,从被窝里坐起身来拿起衣服准备往身上穿。
 
   「乖女儿,就这样吃吧……让爸好好看看你。」父亲把碗递到我面前低声对我说。我顺从地放下手中的衣服,从父亲手中接过盛着荷包蛋的碗。父亲在床边上坐下,用满意的目光看着我。在父亲那充满爱意的目光的注视下,我夹起一个荷包蛋放进嘴里吃起来。我一边吃一边看着父亲,感到今天的荷包蛋特别的甜、特别的香。
 
  
 
我很快将一碗荷包蛋吃得干干净净,父亲将我手中的碗筷接过去,我连忙拿起衬衣穿在身上。
 
   「乖女儿,不要慌嘛时间还早呢。」父亲制止我说。说完父亲将碗筷放在床前的地上,站起身来解开裤带脱掉身上的裤子。我下意识地朝父亲下体望去,发现父亲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硬梆梆地翘着。我知道父亲又要同我性交了,只好顺从地躺在床上。
 
   「乖女儿……你真乖!」父亲激动地说。说话间,父亲跳上床来掀开盖在我身上的被子象饿狼似的扑在我身上,然后扳开我的两腿将他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硬梆梆的阴茎猛地一下齐根儿插入我的阴道内!
 
   「哦……爸!」我情不自禁地叫起来。
 
   「乖女儿……你好好享受吧!」父亲激动地说。说完,父亲一面不停地吻我,一面飞快地抽动着他那粗壮的阴茎同我性交。十多分钟后,父亲的阴茎便在我的阴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将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射入我的阴道内。射精后,父亲将阴茎从我的阴道内抽出来,用他的内裤将我的阴部擦干净,然后才下床去穿裤子。我见时间已经不早了,连忙也抓起自己的裤衩、短裙往身上穿。
 
  
   穿好衣裤后,我和父亲一起走出卧室。父亲去厨房里爲我端来洗脸水,然后坐在沙发上一面抽着香烟一面饶有兴致地看着我洗脸、梳头。待我梳洗完后父亲扔掉手中的香烟走过来将我搂进怀里,一面抚摸着我乌黑的秀发一面用充满爱意的目光看着我意犹未尽地说:「乖女儿,放学早一点回来……爸在家中等你。」我羞涩地点了点头将脸贴在父亲胸前,好一阵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父亲的怀抱背起书包朝学校走去。
 
  
 
教室里静静的,班主任老师杨建国正在上课。我心不在焉地坐在教室里,尽管杨老师讲得滔滔不绝,但我却一个字也没有听进耳朵里。我惦记着在家里等着我的父亲,不时回味着同父亲性交时的快乐情景。我心中巴不得时间过的快一些,让我早一些回家去再一次同父亲一起享受那种令人于仙欲死的快感。
 
   「玲玲……我爸在叫你!」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侯,坐在我身边的同学杨丽一面焦急地低声说一面用手肘碰我。我一下回过神来,发现全班同学都看着我,杨老师双手撑着讲台阴沈着脸,两道刀子似的目光向我射来。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我慌慌张张地站起来,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原来杨老师是在叫我回答问题,但我连他提的什麽问题都不知道,根本就无法回答。杨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将我狠狠批评一顿,然后宣布罚我扫一周地。
 
  
 放学后全班同学都回家了,只有我和杨丽还在教室里扫地。杨丽是自愿留下帮我扫地的,我们俩是很好的朋友,向来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扫完地后,杨老师来到教室内叫杨丽回家做饭,将我单独留下来。他叫我坐在板凳上,然后在我身边坐下。
 
 
「今天你到底是怎麽了?我发现你整堂课都心不在焉的,一付想入非非的样子。」杨老师看着我温和地问,看来他的气已经消了,但他那两道目光却仿佛要将我的心看穿似的,令我鼓不起说谎的勇气。我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心里砰砰跳着,不知说什麽才好。在杨老师不停的催促下,我只好鼓起勇气说:「我今天感冒了……头有点晕……“说完,我感到浑身发热脸一下红到了耳根。我心里明白杨老师是不会相信我的话的,因爲即使是最没有经验的人也会看出我是在撒谎。果然,杨老师听了伸手在我的额头上摸了摸说:「你并没有发烧啊,怎麽会头晕呢?」我的谎话轻易被戳穿了,我感到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杨老师的手摸了我的额头后,慢慢滑下来摸我的脸颊、脖子,然后又摸我的胸部。
 
 
「杨老师……您?……」我吃惊地看着杨老师,发现杨老师用灼热的目光看着我,仿佛要将我吞下去似的。
 
 
「嘿嘿,……让我摸一下你其他地方是不是在发烧……」杨老师激动地说。杨老师一面说着一面隔着衣服捏我的乳房,我感到浑身发软情不自禁地倒在杨老师怀里。杨老师一下将我搂住不停地亲吻,吻得我透不过气来。在亲吻中,杨老师手伸到我的短裙下面抓住我的裤衩就要往下脱。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在教室里,条件反射地伸手抓住自己的裤衩,喘着气说:「杨老师,……您……您不能这样……」「嘿嘿……让我看一看你这里在发烧没有……」杨老师淫笑着低声说,一面说一面用力将我的裤衩往下脱。同杨老师相比,我得力气实在太小了,我想阻止杨老师脱我的裤衩,但却感到力不从心。
 
  
 
终于,我的裤衩被杨老师强行脱下来了。我很清楚杨老师想干什麽,心中感到又羞、又怕、又紧张。
 
   「杨老师,……不……不能在这里……」我不安地说。「你放心吧……现在不会有人到这里来了。」杨老师小声说,一面说一面将手伸到我的胯下乱摸一阵,然后一根将手指伸进我的阴道内。
 
   「嘿嘿,你这里面好烫啊……水都流出来了!」杨老师用淫邪的目光看着我说。我羞的满脸通红,闭上眼睛不敢看杨老师那淫邪的目光。杨老师把我抱起来坐在课桌上,然后脱掉身上的裤子,露出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硬邦邦的阴茎。「来……让我给你打一针,退一退烧!」杨老师激动地说。说完,杨老师扳开我的两腿站在我的两腿之间,将他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内。
 
   「哦!……」我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杨老师嘿嘿一笑,得意地说:「我这根鸡巴退烧是最有效的了,保证让你很快就身舒畅!」说完,杨老师用他那健壮的双臂紧紧搂着我一面不停地吻着我一面飞快地抽动着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同我性交。我双手搂住杨老师的脖子,眼睛不时往教室外看,生怕有人突然走来。而杨老师却显得一点也不担心,他一边抽动着阴茎同我性交,一边还用手隔着衣服捏我的乳房,捏得我又麻又痒又舒服。在杨老师的感染下,我心中的不安慢慢消失了,渐渐进入了角色。我的阴道内开始向外流淫水,那源源不断的淫水从我的阴道内流出来流在课桌上,没多久就把我的屁股弄的湿乎乎的。十多分钟后,杨老师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内不停地抖动起来,将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射入我的阴道内。杨老师将阴茎从我的阴道内拔出来,用我的裤衩胡乱擦拭一阵,然后把裤子穿上。
 
   「怎麽样,……现在还发烧不?」杨老师穿好裤子后,看着我似笑非笑地问。
 
  
 
我羞涩地看了杨老师一眼,低下头来不敢吭声。杨老师上前来将我搂在怀里,轻轻抚摸我的背脊。我将脸轻轻贴着杨老师那宽厚的胸膛,心中充满了快乐和幸福。就在我沈浸在幸福和欢乐中的时候,教室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象一只受惊的兔子似的连忙出杨老师的怀中挣出来。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杨老师的女儿杨丽出现在教室门口。
 
  
 「爸,晚饭好了。」杨丽一边走进来一边说,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热情地说:「玲玲,走……一起到我家吃晚饭。”
 
  
 「不了,」我轻轻挣开杨丽的手说:「我爸爸还在家中等着我哩。“说完,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了杨老师一眼。
 
  
 「快回家去吧,以后上课要专心听讲,不要再开小差了。」杨老师一本正经地说,仿佛刚才的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的。
 
  
 
我从学校回家中,天已经快黑了。
 
  
 
客厅里的餐桌上摆放着几盘刚端上桌子不久的菜,厨房里传来一阵锅、铲碰撞的响声——原来,父亲正在厨房里做晚饭哩。我放下书包走到厨房门口,发现父亲正在炒回锅肉,一股浓浓的肉香扑鼻而来,使我顿时感到又饥又馋。
 
   「爸,要不要我帮帮你?」我走进厨房问。
 
   「不用了……马上就好。」父亲一面不停地用铲子铲动锅里的肉,一面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我站在父亲旁边看着父亲熟练地挥动着手中的锅铲,心中对父亲高超的烹饪技术佩服得不得了。在我们家里,父亲做的饭菜比母亲做的还好吃。父亲炒了一会后,从锅里铲了一块肉递到我面前说:「乖女儿,来……尝一尝好了没有。」我伸手抓起铲里的肉放进嘴里,由于肉很烫,我一面嚼一面张着口吹气。
 
   「怎麽样?」父亲笑着问。
 
   「爸,……好了……好香哦!」我一面嚼着嘴里的肉,一面说。父亲把肉铲起来,然后倒一瓢冷水在锅里,解下腰间的围裙说:「乖女儿,走……咱们吃饭去。”
 
  
 
我和父亲一起走到客厅里的饭桌前坐下来,发现餐桌上只有一双筷子、一只空碗。于是站起来说:「爸,我再去拿一副碗筷来。」父亲从桌子下面拿出一瓶葡萄酒说:「乖女儿,不用了,来……陪爸喝两口。“我一听便愣住了,因爲我长这麽大还从来没有喝过酒。再说,两个人只有一副碗筷怎麽吃啊!
 
   「乖女儿,来……让爸喂你吃。」父亲仿佛看出我的心思似的,笑着对我说。
 
  
 
我一听,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在父亲那期待的目光的注视下,我怀着激动而又兴奋的心情走过去坐在父亲怀里。父亲立即用他那粗壮有力的手将我紧紧搂住,激动地说:「乖女儿,爸有十多年没有喂你吃饭了,今晚你可要乖啊,不准象小时候那样调皮,不然爸要打你的屁股哩!”
 
   「爸……我会很乖的……」我依偎在父亲怀里说,一种快乐而又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的孩提时代。父亲拿起筷子挟一块香喷喷的精肉放进我口中,我慢慢咀嚼着,感到那块肉比我吃过的所有东西都好吃。
 
   「爸,我……我好幸福啊!」我激动地说,不知不觉中流出了眼泪。父亲用激动的目光看着我说:「乖女儿,喝一口酒,你会感到更快活呢!来……张开嘴,让爸喂你。“说完,父亲端起碗喝一大口酒含在嘴里。我连忙仰起头,象饥饿的婴儿似的将嘴巴张开。父亲低下头来,两片灼热的嘴唇和我张开着的嘴巴紧紧地贴在一起。紧接着,一股甜甜的液体缓缓地流入我的口中。我闭着眼睛,将那甜甜的液体咽下肚里,顿时感到心里也甜甜的。
 
   「乖女儿,怎麽样……好吃不?」父亲喂完了一口酒,低声问道。我用幸福的目光看着父亲,羞涩地笑了笑,没有吭声。
 
   「乖女儿,……你好漂亮啊!」父亲用灼热的目光看着我激动地说。说完,又端起碗喝了一大口酒低下头来喂我。一连吃了五、六口酒后,我便感到头脑发晕,浑身发热,热得我恨不得将浑身的衣服全都脱掉。这时,父亲喝了一大口酒低下头来又要喂我。
 
  
 「爸,……我不吃了,头好晕啊!」我将头扭到一边说。父亲将口中的酒咽下肚里,笑着说:「乖女儿,不吃酒就吃香肠,好不好?”
 
  
 「爸,家里的香肠不是早就吃完了吗?」我奇怪地问。
 
  
 
父亲嘿嘿一笑,神秘地说:「乖女儿,爸这里还有一根特大号的」香肠「呢!」说完,父亲将我放在沙发上,站起身来脱掉身上的裤子。我将羞涩的目光投向父亲下体,发现父亲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硬梆梆地翘着,还真象一根特大号的香肠哩!
 
   「乖女儿,来……尝尝爸这根」香肠「的滋味吧!」父亲得意地说。说完,父亲迫不及待地扒下我的裤子,掰开我的双腿猛地一下将他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齐根儿插入我的阴道内。顿时,我感到父亲的大鸡巴稳稳地插在我的阴道内,象一根铁棒似的又硬又烫,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浑身象触电似的不住地颤抖起来。父亲见了得意地说:「乖女儿,爸这根香肠的味道特别好哩……嘿嘿……你好好地享受吧!」说话间,象一头发情的公牛似的飞快地抽动着阴茎同我性交。在父亲飞快的抽送下,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不停地在我的阴道内一进一出地滑动着、摩擦着,时而如灵蛇入洞,时而如蚯蚓爬行。半个多小时后,父亲猛地将阴茎从我的阴道内拔出来。几乎与此同时,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父亲的阴茎尖端激射而出,斑斑点点地洒落在我的腹部、阴部和大腿的内侧。
 
  
 
射精后,父亲起身站在沙发前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用淫邪的目光看着我嘿嘿一笑,得意地说:「乖女儿,……爸这根」香肠「的味道不错吧?!」「爸,您……您好坏啊……」我下意识地看了父亲胯下那根已经变得软绵绵的阴茎一眼,羞涩地说。父亲得意地笑了笑,伸手在我光滑的大腿上轻轻拍了一下说:「乖女儿,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爸吃点东西后再咱们接着干!」说完,父亲走到饭桌前坐下来拿起碗筷继续吃了起来。我瘫在沙发上看着坐在饭桌旁狼吞虎咽的父亲,一种甜蜜而又幸福的感觉在我心里油然而生。没多久,父亲吃完饭站起身来脱掉上衣赤条条地朝我走来。我用羞涩的目光朝父亲胯下望去,发现父亲的阴茎象一根木棒似的硬梆梆地翘着。
 
   「乖女儿,走……咱们……到床上快活去。」父亲醉眼蒙胧地看着我说,口里喷出浓浓的酒气功。说完父亲不由分说地将我抱起来,大步朝卧室走去。
 
  
 走进卧室,父亲将我放在床上拿来一个枕头塞在我的屁股下面。我的阴户被屁股下面的枕头顶得高高地向上凸起,漉漉的阴道口从两片张开着的大阴唇之间露了出来。
 
   「爸,……您……您这是干什麽?」我感到这个姿势怪怪的,用羞涩的目光看着父亲不解地问。父亲上床来将我的大腿向两扳开,朝我神秘地一笑,低声说:
 
   「乖女儿,过一会儿你就知道这个枕头的妙用了……」说话间,父亲掰开我的两片大阴唇,把头伸到我的胯下用他那热乎乎的舌头不停地舔我的阴道口。强烈的刺激使我浑身象触电似的不住地颤抖,阴道内的淫水源源不断地往外流。很快,我便感到阴道内又热又痒,象有几千条虫蚁在里面爬动似的,难受极了。
 
   「爸……好……好痒哦……求您别……别弄了……」我呻吟着说。但父亲就象没有听到似的,依旧舔个不停。一面舔一面吸,将我阴道内流出的淫水吸入口中。好一阵后父亲擡起头来,将口中的淫水咽下肚里朝我嘿嘿一笑激动地说:「乖女儿,来吧……让爸好好给你止止痒!」说完父亲象一头饿狼似的猛地扑在我身上,用手将硕大的阴茎头塞入我的阴道口内,然后„部用力一送,将他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内!
 
   「爸,您……您的」鸡巴「怎麽长……长了许多?!」我吃惊地问,瘫在床上不住地喘气。
 
   「乖女儿,现在知道爸爲什麽要在你的屁股下面垫上一个枕头了吧?」父亲趴在我身上得意地说:「这样……爸的」鸡巴「就可以插到得更深了!嘿嘿,乖女儿……现在还痒不痒啊?“「爸……好胀……好痛啊!」我一面说着一面下意识地用手推父亲,父亲沈重的身子紧紧压着我,我使出吃奶的劲也推不动。
 
   「乖女儿,不要怕……」父亲一面吻我一面低声安慰我说:「这是爸的阴茎插到你的子宫颈里去了,过一会儿……就会好的。”说话间,父亲一面吻着我一面轻轻地抽动着阴茎同我性交。在性交中,父亲那粗壮的阴茎一次次地钻入我的子宫颈里,弄得我又胀又痛,而且随着性交时间的增长这种胀痛感也变得越来越强烈。到后来,我被父亲弄得瘫在床上不住地喘气,浑身象触电似的不住地颤抖。
 
  
 
我一面快活地呻吟着,一面用企求的目光看着父亲,希望他快一点结束这一次性交。然而,父亲却象发疯似的不停地抽送着他那根硬梆梆的大鸡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哦……爸……求您……快……快一点好……好不好?」我一面呻吟着,一面用颤抖的声音说。父亲显然误解了我的意思,停下来吻了我一下,淫邪地说:
 
   「乖女儿,还不过瘾啊?嘿嘿,放心吧……爸一定会让你满意的!」说完,父亲继续抽动着他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同我性交,而且动作比先前更快、更猛!
 
  
 
在父亲飞快的抽送下,我感到阴部又热、又麻、又胀,浑身象散了架似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大量的淫水不停地从我的阴道内往外流。没多久,我屁股下面的枕头就被我阴道内流出来的淫水弄得粘乎乎的湿了一大团。「爸……哦……我……我要死了……「我一面呻吟着,一面喃喃地说。强烈的快感使我感到整个身子仿佛在空中飘荡,脑海里渐渐变成了空白……好一阵后,父亲突然停下来发疯似的不停地吻我,吻得我透不过气来。与此同时,父亲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内不停地抖动着,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从父亲那粗壮的阴茎中激射而出,全部射入了我的子宫颈内。
 
  
 
射精后父亲依然趴在我身上不停地吻我,虽然他的阴茎仍然深深地插在我的阴道内,但我知道父亲同我的这次性交终于结束了。我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静静地躺在床上任由父亲亲吻。没多久,我感到父亲那根硬梆梆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内慢慢地变软,最后象一条死蛇似的软绵绵地躺在我的阴道内。
 
  
 
好一阵后,父亲将软绵绵的阴茎从我的阴道内拉出来,然后关灭电灯同我一起睡在被窝里。这时的我实再太累、太困了,我枕着父亲健壮的臂弯安静地闭上眼睛。多美的夜晚啊,尽管父亲的手在我的身上不停地到处抚摸,但我还是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