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孝儿润母心,温馨乱天伦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的家乡是南方一个山区小县的一个边远小村庄。我和母亲住在村边的一栋小洋楼里,那是爷爷到菲律宾经商后寄钱来盖的。我15岁的时候,父亲凭爷爷的关系去了香港,后来又辗转到了菲律宾,可惜还没来得及接我母亲出去,竟不幸客死他乡。爲了我,母亲决定守寡,因爲她舍不得离开我和那栋可爱的小洋楼。

我们房子位于村边的一个小山坳里,三面是青翠的小树林,前面是一片水稻田,相当幽静。楼只有两层半,总共才五个房间。母子俩住在里面,加上爷爷不时寄来的侨汇,就当时的水准而言,应该说我们过的是令人羡慕的日子了。

我本来可以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孝母、娶妻、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可是到了我18岁的时候,工友无意中的一句话,竟引发了我和亲娘之间整整10年的母子乱伦。那是一段我与亲生母亲过着缠绵温馨、清醇甜蜜的亦母亦妻生活的黄金时期。

我中小学读书成绩都还算不错,但18岁高中毕业时,由于家庭有点海外关系,更主要是由于母亲不善于讨好一些人,结果自然没被选派上大学,于是只好回到家乡,在村里的碾米厂当个记帐员。

一天下午放工,我正收拾着要回家,突然机修工阿发神秘兮兮地走过来,指着碾米工阿伦的背后说:你知道那家伙急急忙忙要回去干什么吗?我说不知道。回家骑老妈!阿发诡秘地说。我开头不明白他的意思,便说这年头谁还骑马。他说你听错了,是回家骑他的母亲。我马上意识到什么,赶紧说,你别乱讲啦,哪有的事。真有的话,那岂不是母子乱伦,传出去会出大事的。阿发才开始有点怕,连忙央求我保密。

但他接着说,那事儿千真万确,是阿伦亲口告诉他的,因爲他们两个好得不得了。阿发说他实在是忍不住才讲出来,但只限我一个,要我发誓不再多传。我当然答应了。阿发兴之所至,说要带我去实地观察阿伦和他母亲。刚好那天我没什么事,两个人便一同快速赶上去。走了不久,我们离阿伦不远,看着他回到他母亲看的小店。阿发一走进去,他母亲的便迅速迎上来,母子两人亲热地搂抱在一起,接着便双双走进里屋去了。

那当母亲的,看来有40出头,白胖丰满,慈眉善目的,看不出是个淫荡的妇人,但她胸部高耸,丰臀略翘,看样子性欲很强,阿伦跟她在一起,免不了干柴烈火,母子乱伦的事情只怕是水到渠成。不过我们也没再看到什么,只能猜想此刻那母子俩大约已经在床上粘到一块翻云覆雨了。后来我们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精神上震动很大。阿伦的母亲是寡妇,阿伦十分孝顺她,想不到两人竟然会干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丑事。但又一想,要是阿伦的父亲还活着,那母子乱伦当然是对父亲的伤害,但现在他父亲已经不在了,他们俩这样做其实也没碍到别人。如果两人都愿意,而且双方都快乐,爲什么不可以呢?

突然间我又想到了自己。我母亲跟阿伦的母亲不也是一样守寡吗?爲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做相同的事情呢?何况我母亲看起来比阿伦的母亲还更年轻漂亮,听说年轻漂亮的女子性需要特别强,我以前爲什么没留意这个问题呢?

其实从14岁起便对母亲又了感觉,每每幻想着能与她乱伦交媾。只是碍于道德,才压抑了自己的性幻想。如今我切实认爲,其实我们之间是可以有那种关系的,因爲我父亲根本不在了,母亲又不愿意再嫁。当然,我也知道母亲是个很传统的妇女,她可能不会同意这种做法。

然而我想乱伦亲娘的欲望一经挑起,便再也难以平息。于是我认定应当试试。问题是,要采用什么方法?好在我很快就有了办法。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的日记收藏不是很严密,母亲偶然也可以看到。我要在日记上用点计谋。

于是,当天晚上我在日记里写下一个根据地摊文学加以发挥改编的故事:今天我从同事买来的地摊文学里偷看到这么个故事,说的是清朝嘉庆年间,书生白某虽然非常孝顺母亲,但总觉得还有什么不够的地方。有一天他终于醒悟过来,知道母亲守寡多年,日日独守空房,虚度青春,十分痛苦。他认爲自己对母亲的孝还不是真孝,还得有更深入的行动。终于有一天晚上,他上了母亲的床……

从此以后,母子俩夜夜春宵、日日交欢、温馨万状、快乐无比。母子俩的真情感动了上天,让白某考中了状元。面对皇帝的赐婚,白某婉言推脱,说家中已有糟糠之妻,于是把母亲接到京城,对外则说是妻子。母子俩见面,第一件事便是闭门谢客,相拥交欢,三天三夜方才下床,从此更是夜夜交接,无日无之。几年后,同仁看到白某的妻子(其实是母亲)不会怀孕,就劝他纳妾,可是白某坚决不同意。还是后来到了母亲五十多岁后,白某才纳了一妾。但是即便如此,白某一有机会还是要同母亲重拾旧情,恣意交欢,尤其是当妾来月经的那些日子。两人用温馨浪漫的一生谱就了一曲感天动地的母子恋歌。

看了这则故事,我感到十分惭愧。我对母亲虽然也算是孝顺,但离白状元的真孝还差一万八千里。人非牲畜,不是有吃有睡就够了。更何况连牲畜也会发情交媾,人哪能那样无性情。如今母亲爲我守寡多年,夜夜独守空房,她的痛苦我也应当猜得出才对,但我却不能深入孝敬她,哪怕是跟她睡上一夜爲她解闷。我这样自私,还是人吗?我还比得上那些性情中的猪牛犬羊吗?

我18岁了,早已完成了性成熟,看到女孩我常常想入非非,恨不得能搂她一个在怀里尽情交媾,但不到二十四五岁,哪能结婚啊。我这边日夜想着女人的肉体,天天憋得难受,每天只能靠手淫把宝贵的精液排泄出来白白浪费掉,却不能分一点点给最最需要的母亲。我这样做表面说来是在遵从道德,实际上是道德害苦了两个无辜的肉身。是时候了,我应该勇敢地走出第一步。但母亲是个传统妇女,人家村口的李大婶连大白天也常常穿着花短裤,在院子里进进出出,露出丰满雪白的大腿,引得我每每要偷看她几眼,可母亲在家中连小腿肚也不露给我看,她会理解我的孝心和苦衷吗?我不知道。我好痛苦啊!!!

日记写好了,要怎样才知道母亲看过它了呢?这自然难不倒我。在这一页夹跟头发吗?不,要是母亲没吹动它,让它照旧留着,那我不是白费劲了吗?我选择的是夹一丁点棉丝,把它夹在这一页的最边沿,只要母亲打开这一页,哪怕是最轻的呼吸也足以把它吹走。我布置完毕,第二天就放心上工去了。

下午放工回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日记本。让我万分高兴的是,那根细棉丝不见了,真真切切地不见了!而且入门时母亲还对我嫣然一笑,那是从来未有的呀。她看见我的日记了,她竟然不生气,我成功了!

但是让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母亲没有露一点皮肉给我。是她不愿意,还是不好意思呢?我还得等着看。幸好晚上睡觉前,苗头来啦。母亲先是进了她的房间,随即又开门出来对我说,门锁好了吗?我一看不得了:母亲穿的正在是一条农村妇女爱穿的花短裤,粉红的底色,散布着几朵白色的小花。短裤的上面、在内衣开襟的地方,可以看到妈妈那略微凹下的、精致性感的肚脐眼,中间是略微凸出的小肚,下面则露出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发出柔和而诱人的白光。我的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差点眩晕过去。我真想扑过抱娘的大腿,可双腿直发软,更别说哪来的勇气了。

接下去的一个小时,我简直不知道是怎样过的,总之满脑子都是那雪白的大腿。后来,我设法冷静了下来,决定今晚就行动。我没有睡,因爲当然睡不着。12点,我突然发出几声恐怖的尖叫:啊,啊,救命啊!母亲听到声音,立马冲进我的房间,把我紧紧抱住,急切地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按事先编好的回答说:我做噩梦了!妈说:乖,快告诉妈,梦见了什么?梦见爸爸在追打我,他好凶好凶。我吓死了。不会吧,你是个好孩子。爸爸在天之灵不会不知道的。他感激你都还来不及,哪能打你呢?爸爸他口口声声骂我不孝。听完这些,想来妈妈应当知道我的用意了。

于是她说:他说你不孝不对。我们不愁吃不愁穿,我从来没受过什么苦。你又样样听话,妈妈我从来没有感到爲难。难道你还会有什么做得不够的地方吗?不会吧?此时母亲的丰满大腿已经完全跟我的双腿绞在一块了,她那高耸的两个乳房完全包住了我的一条光裸的手臂,尽管还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我已经完全感受到那柔软。她的嘴跟我的离得那么近,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温香。我的欲望之紧迫,是任何语言也无法形容的。

但我还是能够冷静地继续说下去:爸爸骂我爲什么不劝你……劝你………让你独守空房。不许你乱说,妈妈显得有点生气。又说:劝我什么?劝我改嫁?我不改嫁不但是爲了你,还爲了咱林家后代香火不断,这是我十分愿意的。她转而用温柔的口气说,再说谁说我独守空房?我们这栋房子里,不是还有你这个宝贝的儿子吗?有你,妈妈这辈子满足了!满足了!

我知道时候到了,便大着胆说,妈,从今以后,我天天晚上陪你,好吗?妈妈变得非常激动,她深情地吻着我的脸颊。不,是我应该陪你,孩子!你一个人从小没有父亲,多可怜啊。娘不陪你谁陪你?从今以后,咱们母子俩永不分离,好吗?好!那就好好睡吧。时候不早了。妈说着就侧身躺了下来,紧紧地抱住我,继续吻着我的脸颊。

很快地,我们的嘴已经凑到了一块。妈妈口中的女人香气直接呵到我的鼻上,我顿时感到难以名状的兴奋。我也张开嘴跟她接吻。两人的舌头绞成一块,消魂的时刻少说也有十分钟!过了一会儿,我开始不安分起来了。我的手不断地捏着母亲的乳房,还不时往下伸到她柔软的腹部,差一点没摸到她的耻丘。我整个人变得很烦躁,处在一种欲交不可的状态。

妈,我难受,我好难受啊!妈,妈,我不行了!乖儿子,妈知道你难受,你大了。母亲紧紧地抱着我,温情脉脉地说,来,是时候啦。乖儿子,妈带你去一个快乐的地方。说着,她自己先脱下短裤和内衣,顿时那两粒白生生、温绵绵的大乳暴了出来。我立即伸嘴去含,她又帮我脱下上衣和内裤。这下,母子俩已经赤裸裸地紧贴在一起了。

乖儿子,来,趴上来。趴在妈的身上,妈来教你。到了此时,饱受淫情煎熬的我顿时从内心欢呼起来:我终于也可以回家骑老妈了!骑上来,对,是这样。妈调整好两人的姿势,让我的手臂搂住她的脖子,胸部贴着她的乳房,下身对准她的双腿交会处,等两人都感到舒适了,才伸手抓住我的鸡巴。她的手是那么肥厚细腻,我简直无法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的快感,但更刺激的还在后头。

我的乖儿子,妈深情地说,想不到你的小宝贝也长这么大了,想不想女人?想!想不想妈?想死啦!想做什么?不知道,就是想。想有个洞洞往里插。乖儿子,你知道吗?妈的下面有个洞,水汪汪的。妈让你的小宝贝进去。进去了,消消火,再硬的东西也会变软,那时你就不会难受了。对,就这里,让妈扶着你的小宝贝进去吧。来,对啦,往里用力,对啦,好,进去啦!妈的手一放开,我的鸡巴也随之尽根而入,因爲妈妈的小屄里面早已是湿淋淋的,没有一点阻力。

感谢我可爱的娘,她让她18岁的亲生儿子,我的大鸡巴插入了她的迷人小屄。这一插,使我从处男变成了男人。这一插,让我回到了18年前孕育我的地方。这一插,让男女的性器把一对母子如胶似漆地勾连到了一起。这一插,让我这初次尝到女人滋味的少男,从此对妈妈的肉洞蜜屄魂牵梦绕朝思暮,没有一刻稍减。

我的鸡巴已经在母亲的嫩屄里啦,想那里面是什么样的感觉呀:又热又湿又软,时收时缩时紧时滑,难以言表的天堂般的快感,快感,还是快感!!这就是他们说的骑老妈吗?如果是,那世间绝对不会有什么是事比这更快乐的啦。

我的淫情象脱缰的野马一样地奔放:我的双手在母亲的秀发与香脖之间不停地抚摩,我的舌头在母亲的香口中不断地搅动着,我的肚子和母亲柔软的腹部丝丝入扣地厮磨着,我的鸡巴在母亲温润的嫩屄里毫无顾忌地肏动着,享受着亲娘蜜屄的浸淫和有节奏的按摩……

我一方面希望母子俩的性器官永远地粘合在一起,一方面却过快地就有了想射精的感觉。我今年初开始手淫,每次射精都有快感,但现在刚开始我就控制不住地想射出来,好象只有早早地射出去才能释放我的全部欲情。我开始哼叫起来,在亲娘的怀抱里放声地哼叫起来。妈知道我已经无法控制地要爆发了。

乖,想射就射出来,全部射出来吧,我的儿子。男孩子第一次都很快,不快快射完不能消火。趁着妈张嘴说话,我把舌头伸入妈的口中,两条舌头再次缠绵在一起。我再也忍不住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抽插之后,我滚烫的精液一股股射进了孕育过我的、亲爱的妈妈的子宫里!对于初经人道的我,感到射精瞬间的快感是天下最美的享受!

妈!几分钟后我说:妈你说得对,我的鸡鸡软了。妈的肉洞真好,真美,真能帮我消火。对,女人这里最值钱。男人那东西再硬,进来一会儿都得变软,不变软,男人会憋得慌的。是的,我平时想女人……想哪个女人?想妈……,自从看了妈你的腿,就想妈!这还像话。不过我是你妈,怎么可以乱想呢。我爱妈,天天想着的是什么妈知道吗?我想骑妈一辈子,要孝敬妈妈一辈子。一辈子不敢说,你还要讨老婆传宗接代呢。讨了老婆还要骑老娘。

说着说着,妈突然叫了起来:啊不行了。现在妈难受了。妈唰地一声腾起身子:宝贝,你平躺着,让妈肏你。说罢她翻身骑到我身上。妈把大腿张开,让那带着我的精液的肥大的淫屄大张着,在我疲软的鸡巴上磨动着。妈让她的的双乳垂了下来,送到我的嘴边,我用一只手把玩着一粒,用嘴含住另一粒,用力地吸吮着。在妈妈的搓弄下,我的鸡巴硬挺挺的尽根被妈妈套坐进妈的淫屄里。妈妈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也不断的向上挺动鸡巴配合着妈妈。当我再次把滚烫精液射在妈妈的屄里时,突然,妈妈的口里发出一种我从来没听过的叫声,象母狼发情交配时候发出的嚎叫。我后来才知道这是女人性高潮时在叫床,但妈妈的高潮竟比想像的更久更强烈。

不知过了多久妈才慢下来,身子瘫软在我的身上。我满足了,妈也满足了,此时我们母子俩心身好像腾云驾雾般漂浮在空中,好美呀!!!我们懒得清除两人下身的精液,任凭它滴到母亲早先准备好的大浴巾上,然后,母子裸体相抱,在幸福的旋涡里沈沈地睡过去。

傍晚回家的时候,母亲回来了,高兴得差点叫出声来。母亲开了门,刚刚栓上,我就迫不及待地抱住母亲,拼命地吻她的嘴,用手去扯她的裤带,吓得母亲大喊:你疯啦!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妈,我实在受不了。快和我玩一会!快!你疯啦!这是在门口呀?!我真疯了,我没有办法,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扯掉自己的裤子,又扯掉母亲的长裤,接着是短裤,然后把她压到门边的地上。

母亲只好顺从了我,停止了叫喊,竟主动展开双腿,让我的鸡巴顺利插入她的小屄。数分钟后,我渐渐从疯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对不起,妈。可怜的孩子,就这么想妈?好些了吗?好,把妈抱到床上,让妈和你好好玩。我飞速把妈抱进里屋,放在床上,把她的上衣全部剥光,口里狠命地吸她的奶子,下面则展开猛烈的进攻。一直肏了一百多下,母亲的高潮也来了,她开始嚎叫起来,她的叫声刺激了我的淫性,最后,我跟妈同时泄了出来。

晚饭后,母子俩坐在一起看电视。我的双手不断在妈的大腿、乳房、小腹、丰臀之间来回游走,尽情地抚摩着。至于荧幕上讲些什么,其实我一点也不感兴趣。到后来,母子俩索性把所有的衣裤都脱光。我从她背后搂着妈,让她丰满的屁股紧贴在我的怀里。再后来,我的鸡巴便自然地插入妈的屄洞。妈耸动的屁股给我带来无比的快感,但我们还是慢慢的插肏着,以免我射了出来。大约十点钟,电视看完后我们便双双上床。

这回我们相约不那么激情的肏插。我要先好好欣赏妈妈的肉体。我把妈平放在床上,欣赏她那丰满的白嫩玉体:美丽高耸的双峰,略微凸起的小肚,芳草萋萋的玉华幽洞,雪白多肉的双腿……然后,我开始吻妈:从妈的头玩起,我让妈闭上眼睛,由我吻她的双眼,接着吻她的小鼻,然后是耳根。妈说吻耳根她最舒爽,要我吻它十来分钟,接下去是嘴。妈不把嘴张开,我只好含着她翘起的下唇,那味道也不错。之后便是从脖子到乳房到小肚到肚脐依次地吻下去。肚脐下面很快就是耻丘,妈的耻丘白白胖胖的像刚蒸出的馒头。

我吻得特别起劲时,母亲突然喊起来,不行了,你这样会把妈痒死的!快上来!!我立马趴到娘的身上。快插进来!妈兴奋得开始发抖。我的鸡巴一插进妈的小屄,妈停止了发抖。于是我们来了个细炖慢熬,慢慢地肏着,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才开始快速尽情的抽插,娘的肥屄内壁也开始收缩,一阵紧过一阵,似乎在挤我的精液。此刻我的精液已经不多了,但我的鸡巴在妈的小屄里配合跳动着,终于,在妈妈母狼般的嚎叫声中,母子俩的性交又完美地结束了!

但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我那60岁的风骚外婆,竟然也和我上了床,而且淫荡疯狂的一塌糊涂。

事情是这样的:在接下去的七八天,我们母子夜夜都要抱成一团裸睡。只要一上床,我们必然是互脱衣服,母亲说,每次帮我脱内裤,我那硬邦邦的大鸡巴裸露的抖三抖的时候,是她感受最刺激的时刻。我则说,每次帮妈脱内衣,那两团白肉袒露着上下颤动的时候,是我一生最消魂的瞬间。而每天有三次,母子俩的性器官是紧紧勾连在一块的。一日三次的射精对18岁的少男来说并没有什么,因爲此前我也是每日三次的手淫排精。而母亲才41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两个年龄这般不相匹配的男女性欲的旺盛,简直可以说是大自然的绝配。

 就在我们享受着这性福激情的的时候,母亲的月经来了,我们休战了一天。但还是同床,只搂抱而不交媾。然而到了第二天,我已经控制不住了。我无屄肏,只能唉声叹气。后来我让母亲俯卧着,我则伏在她背后,我的鸡巴在她柔软的屁股沟上下抽插。在我兴奋抽插的当儿,母亲突然挣扎着把屁股翘起来,大喊:快!快插进来!看我还在犹豫,母亲又喊道:快呀!快插进来呀!我只好从后面一下子肏进妈妈的屄里,这才让母亲安定下来。

想着母亲阴道里充血的样子,我不忍心地问:不是不让插吗?谁让你这样逗弄的我,你这样搞谁受得了?!从背后和妈肏屄还是第一次,没想到因爲母亲两片肥嫩的臀肉顶撞,我比哪次都更加淫情勃发。我默默地品味着这旷世的美味。十五分钟后,我缓慢地在母亲的阴道里射出精液,直到好久射尽最后一滴,母子俩才又瘫在了一起。

上工时间我脑子里想的尽是外婆。小时候我常常被外婆搂着睡觉,外婆很爱玩我的小弟弟,有一次还说等我大了要用我来一次,可惜我当时并不懂人事。外婆给我的最大印象是在她粉白脸的反衬下显得猩红的、娇艳欲滴的、丰满多情的的嘴唇。我想此次见面一定要先吻个够。其次是外婆的乳房。我十岁的时候还常常头埋在双乳里,脸颊受着两边肥肉的夹击,鼻里闻着诱人的乳香。此次我要的是含住那两粒紫葡萄久久不放。

中午我回家,妈正在炒菜。妈说外婆已经来了,此时洗完澡正在二楼房间里穿衣服呢。我高兴地冲上二楼,外婆正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身材哪。一看见我来。外婆高兴得叫起来。我们祖孙俩紧紧地抱成一团。我低下头,快快含住外婆猩红的多肉的下唇。接着,外婆张开嘴,我又含住她的舌头。我们深吻了足足有十分钟,亲的外婆快瘫软了,我才把她放倒在床上。

外婆穿的是蓝底白花的宽大内裤,更显得她的双腿的白和嫩。外婆的对襟的花短褂,把两粒巨奶裹得紧紧的。我很快把纽扣解开,那双乳扑地一声便爆了出来。我发狂似地捧起来捏呀揉呀吻呀,真想把那两粒紫葡萄吞下去。你们在玩什么花样呀?妈进来赶我们下去吃饭,饭桌上,外婆看着我和妈直笑,然后问妈,一天几次?妈说两三次吧。外婆说,多少次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每次要做,男的这方都必须是自然硬。也就是说只要是男的自己想要的、鸡巴自然勃起,那样做爱才不会伤身。她说外公45岁就早早过世,就是因爲在鸡巴疲软的情况下还要硬来,那伤害还可就大了。她要我妈看着点,别让我过度。

现在还在兴头上,想禁还禁不了。男孩这年龄就这个厉害,看来没有一两个月还不行。外婆也附和说:是这样的。我……,哦,……还是不说吧。我知道她差点说漏嘴把她和二舅乱伦的事讲出来。但我此刻想要的是外婆的屄。外婆,咱们上楼去吧。我央求道。妈也说:鸡棚里藏不了蚯蚓,去就去吧,妈,好好招待咱们的宝贝。又说,妈,芝麻油在床头桌上。

上了楼,外婆先帮我脱了衣服,我也帮外婆脱。随即,外婆主动地躺到床上,把双腿叉得好开,让那老屄暴露无余。啊!外婆的阴门跟妈妈的不一样。妈妈的阴门上方毛很茂盛,而外婆的则稀拉得多。正因爲如此,外婆的屄显得更加肉感可爱。我捧起外婆的嘴色淫淫地吻了好久,然后才开始肏屄。只是外婆的老屄有点干涩,肏了一会儿,只进了龟头。外婆叹息说:真的是老啦。出不来水啦。我还想试试看不用油,看来不行咯。外婆指着床头桌上的芝麻油,让我爲她润屄。我拿了个枕头把她的臀部垫高,然后把芝麻油涂抹在外婆的屄口上,手指还往里插了插。外婆说好爽啊!要我多插几下。我也乐的如此,直插到外婆想要了才停。

我扑到外婆身上,挺着鸡巴往外婆的老屄插去,扑哧一声,进去啦!那味道跟插入妈妈水淋淋的小屄并无两样。外婆垫高了的骚屄更利于我的尽根插入。肏了几下,我问:外婆,有感觉吗?会有的,外婆说。又肏了一阵,我的兴奋一波盖一波。外婆十分动情地说:我的心肝好孙子,外婆要让你舒服舒服啦。说着,她的阴道内壁开始了有节奏的收缩。我觉得好舒服,说外婆您这一招真棒。外婆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地时而收缩,时而放松……

到后来,外婆阴道的收放快了,越来越快了,到最后,使我的快感被推到了最高峰,终于,啊!一股精液直射入外婆的阴道!祖孙俩紧紧地搂抱着,久久不愿放开。休息了半小时,我该去上班了。临走时妈问我顺利吗,我说顺利的很。又问我有什么不同,我说各有千秋。还问我用油了吗,我说暂时用的。妈笑着说,看看最终不用行不行。我抱住妈又摸奶又亲嘴,才快快乐乐去上班。

第二天中午放工回来,外婆正在洗澡,听到我进门外婆马上喊我进去,说是要我爲她擦背。我当然求之不得,赶忙脱光衣服进去。外婆脱光衣服坐在大木盆里,就像是一堆白色的肉山。我冲进去,只替她草草地擦了几下背,便不安分地捏起她的奶子和乳头。接着我也爲自己洗了洗,搽上香皂,两个人滑溜溜地抱成一团,真是刺激万分呀!我几次想肏外婆的老浪屄,无奈在浴室里不好操作。

我要外婆把屁股翘起来,她很配合,马上双手撑住木盆的边沿,把个丰臀翘得老高。外婆的屁股特大、特多肉,我挺着鸡巴从后面就肏,奇怪的是,外婆的老屄此刻好象很紧,肏了几下只进了龟头,又一用力,肥屄的外圈把我的鸡巴皮撸了一下,爽得我差点就射精。还好我赶紧抽出。再次插入,又复如此,但进去多了点。如此反复抽插了五次,鸡巴才得以尽根插入,但已经被挤得爽到快射了。

外婆,您的屄口儿好紧,就象处女的一样,我说。你用过处女?还没有。不过我想处女的阴道大概就是这样吧?可怜的孩子,你还没玩过处女,不过不要紧,会有的。外婆说着就笑了起来。你刚才肏的不是外婆的屄,是屁股眼!啊,原来我是走后门了。后门味道更好,以后外婆要让我多进进才对呀!紧贴住外婆的丰满的大屁股,我还腾出手摸外婆的双奶子,那奶儿好松好软,捧在手里就象要流走那般。可能是受到摸奶的刺激,外婆开始有节奏着收缩,一波紧过一波,终于,极度的淫情难以控制地爆发了,一注精液射入了60岁外婆的丰满的体内。

妈妈从开着的浴室门看着我们祖孙俩的姿态,不禁笑了起来。后来,她还问我是不是从狗儿交配那里得到的灵感。

我同外婆就这样连着玩了五天。到了第六天,外婆说咱不用芝麻油试试看。我觉得外婆的阴道已经开始分泌出水了。我们最后干了一次没有涂油的,因爲外婆水少,阴道便夹得紧,快感也很特别,我们粘在一起好久还舍不得分开。我和外婆都很高兴,妈妈也说这是爱创造的奇迹。外婆说:好孙子,肏的外婆老屄都舒坦了,你尽孝心了。你妈妈的月经已经干净了,伺候你妈妈要紧。我们相约下次母亲再来月经时,我们祖孙俩一定再来个大战几十回合。

终于,外婆带着外孙精液滋润的身子回去了,等待着我下一次尽孝的召唤。而我和亲爱的妈妈,又恢复了往日的疯狂……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