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女友母女被神棍骗色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志明,那你要小心一点喔,我会去帮你求的,bye-bye!」

小真说完挂上电话,就又马上打电话去她妈妈上班的地方。原来是志明在营区站晚上卫兵时,都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心里直发毛,所以要小真帮他求个护身符,因为小真也不太懂这类的事,只好打电话给妈妈说明事情的原因。

「小真,我同事说那个道士蛮厉害的,地方在淡水,我们就这个星期天下午去好了。」妈妈说。

「好啊!谢谢妈妈,妳真好!」小真高兴的说着:「妈妈再见喔!」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天,由于小真的爸爸到香港出差一个月,没办法一起去,小真和妈妈就搭捷运到淡水站,再坐计程车往目的地出发。坐了近半个小时车程,终于到了。那是靠近海边的一间两层楼的民房,周围没有什么房子,最近的邻居也离这里有500公尺远。两人走了进去,里面就像一般的住家一样,有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像是母子,应该也是来求事情的。

小真和妈妈走到空沙发的位置坐了下来,没多久从客厅旁的房门走出来一个男人,中等身材,170公分高,大约四十岁左右,看到小真她们就问说:「妳好,妳们是要来找大师问事情的吗?」

「对,我是要求平安符和问运势。」妈妈回答着。

「那妳们先坐一下,大师在帮人算命,还要等他们母子算好才换妳们。」这个男人指着他们母子说着,说完,这个男人就又走了进去,并把门关上。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换小真她们了。

「好了,两位进来,现在轮到妳们了。」刚刚问我们的男人站在房门口挥手说着。

进去房间后,小真看到一座神坛,墙上挂着很多神明的图像,还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另一个角落有张办公桌,那边坐着一个戴眼镜的老人,应该是大师吧,胖胖的,留着不算长的胡子,大约五十岁吧,因为大师是坐着所以不知道他多高,小真和妈妈就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而带她们进来的男人把房门关上后就站在老师旁边。

「妳们好,我姓陈,叫我陈伯或大师都可以,请问贵姓?」大师用着低沉的声音说着。

「大师,我姓李,这是我女儿小真。」小真她妈妈客气的说着。

「这是我的弟弟小陈,他说妳们要来求平安符和问运势是吗?」大师指着站在旁边的男人说着。

「是的,大师,因为……」小真她妈妈把求平安符的原因说一遍,也顺便希望大师能帮小真算算运势,就在她妈妈叙述的同时,大师的目光转到小真身上,打量着眼前这位小美女,还不时看着小真的胸部,站在旁边的小陈也是对这两位美女级的母女目不转睛的上下欣赏着,小真的妈妈也是长的很漂亮,虽然已经快四十岁了,由于平时常去做全身美容,保养的不错,看起来只像三十出头,和小真一样有着修长的身材,唯独胸部较为丰满,两人看起来就像姊妹一样。

大师在听完小真的妈妈说的情况后,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些符,用红包袋装好后拿给小真,还教她要告诉我这些平安符的用法。

大师接着开始算着小真的运势,他在看完小真的生辰八字后,又叫她将手伸出来,大师沉稳抓住小真柔细的玉手,隐约抚摸着细致滑嫩的皮肤,看了好一会,才略为不舍的放开,然后皱着眉头说着:「小真在之前的运势都还不错,但在这两年可能比较不好,尤其是年底……」

小真的妈妈紧张的没等大师说完就问说:「啊!大师,你说小真年底会发生事情!」

「嗯!没错,是年底,恐怕会有血光之灾。」大师仍然皱着眉头说着。

这下连小真也开始胆心了,赶紧问着大师该怎么办,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开呢?大师看到她们焦急的模样,知道眼前这两位大小美女已经相信他的话了,心里也开始盘算着该怎么让她们乖乖的自动献身。

「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需要花几个小时作场法事,不知道两位能不能配合。」大师问着她们。

「大师,时间上是没问题,你是说我也要参加吗?」小真的妈妈疑虑的问着。

「对!其实主要是妳身上的晦气影响了妳女儿,所以小真的灾祸才会挥之不去,甚至有生命上的威胁,我想,应该是妳曾参加丧事或到过不干净的地方所导致的。」大师用肯定的语气说着。

小真的妈妈心想可能是真的,在二个星期前由于邻居的老婆婆去世,她出于好意,一有空就跑过去帮她媳妇的忙,有时还陪她守灵,会不会是这样被脏东西”煞”到。于是马上问大师法事该怎么做,大师告诉她首先要净身,就是先柚子叶的水把身体洗干净,然后再穿上作法事用的黄袍,而且里面不能穿任何衣服,因为原先穿来的衣服一样带有晦气,也要在法事中祭除。

大师说完就叫小陈带着小真母女往另一个房间,那是在客厅的另一边,房间里的地板上全部铺着塌塌米,有几个好像是打坐用的垫子,还有一座小的神坛,里面有个隔间的浴室,这时,小陈从架子上拿了两套黄色像浴袍一样的薄衣服,叫她们洗好后要穿上,浴室里有整桶柚子叶的水可以取用,在身上穿的所有衣物要折叠好带出来,小陈说完话就走出了房门小门。

小真母女想着,既然来了,干脆把事情处里好,免得害到小真,两母女就拿着衣服进到浴室里冲洗了。

过了十多分钟,小真母女洗好了,穿上黄袍把腰上的带子系好,抱着今天穿来的衣服走出去,一踏出浴室门口就看到大师和小陈已经在房间里头了,他们两人头上绑着红带子,裸露着上身,穿着宽松的长裤,两人在小神坛上摆设东西,看到小真母女走出来,小陈叫她们把手上的衣服放到神坛桌上,这时,小真母女俩开始觉得脸红,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她们折好的衣服最上面放的是胸罩和内裤,但也来不及藏了,只好照做把衣服交给小陈放好。

大师和小陈看到桌上小真母女俩的胸罩及内裤,心里一阵喜悦,这两位美女身上除了那件薄薄的黄袍外,里面是一丝不挂的躯体,加上黄袍胸口处开岔的问题,使她们没办法将胸部完全遮住,两母女的乳沟若隐若现,如果再把黄袍脱掉…想到这里,他们下面的鸡巴已经慢慢在充血了。

「妳们过来,盘腿坐好。」大师指着塌塌米上的两个垫子说着。

小真和妈妈乖乖的坐在垫子上,小陈拿了两碗的水,说这是符水要先从体内清除晦气,必须全部喝光,小真母女俩也不疑有他的喝着,大师和小陈相互看着,嘴角上露出了些许的微笑,原来她们喝的不是符水,而是加了足以让人浑身发热、激情忘我且无色无味的催情剂。

她们喝完后,小陈将碗接过来,这时大师也开始口中念念有词的说着咒语,并绕着她们母女走,手上拿着一个大碗,另一手拿着柚子叶沾着碗里的水,轻轻的甩向她们母女的身体,边走边念边甩着水。

小真母女两也听不懂大师在念什么,认为可能是某一种咒语吧!

「把灯关暗一点,太亮她们会分心。」大师向站在神坛旁的小陈说着。

小陈就走到门旁,转了转开关,室内灯光变的昏暗,看起来晕晕的,大师又边走边念边甩着水,但是水越甩越多,尤其是胸前,小真和妈妈的衣服已经湿的贴在两个浑圆的乳房上,两个乳头更是明显,大师和小陈真是越看越兴奋,下面的大鸡巴已经挺立起来了,还好房间的灯光较暗,没有注意是看不出来的。

这时小真和妈妈开始觉得身体发热,乳房觉得有点涨,阴户也慢慢感到有点痒,身体开始些微晃动,眼神变的模糊,眼睛也半闭着,大师知道药效已经开始了,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李小姐,这样功效好像还不够,妳们是不是会觉得头晕,而且身体怪怪的」大师对着小真的妈妈说着。

「对……对啊!怎么会……会这样,大……大师,那应……该怎么做呢?」妈妈因为头晕且浑身发热,所以说的有点口齿不清、有气无力。

「那是因为刚刚喝的符水已经在妳们体内产生清理作用,但因为跟外在的符水无法作结合,所以妳们才会觉得不舒服,唯一的方法就是把黄袍脱掉,让这些加持过的符水能直接渗入皮肤,内外并进,才能达到结合的神效。」大师假装认真的解说着,但眼里还是看着那对慢慢忘我的母女。

「喔……好……好吧!」妈妈用半眯的眼神说着,小真母女已经头晕的根本不晓的大师在讲什么,也不知怎么回答。

大师向小陈使了个眼色,小陈赶紧走过去帮她们母女把身上黄袍脱下来,她们也是迷迷糊糊的配合着小陈,自动把双手举高,方便小陈的举动。

就在小真和妈妈衣服被脱光的同时,大师和小陈不自觉得深吸了一口气,「好美的身体」两人看着眼前坐着如出水芙蓉般的美女,一丝不挂的盘坐着,像供品一样,等着大师和小陈随时享用,小真清秀的脸庞,娇嫩般的乳尖在饱涨微红的乳峰上,令大师垂涎三尺,巴不得马上放进嘴里细细品尝,而妈妈柔嫩细腻、光滑曲线的胴体,加上丰满的胸部,早已让小陈快要脑部充血。

虽然大师知道他们母女已经快无法控制自己了,还是边走边甩水的观察着,因为没有衣服的这道防线,而催情剂的作用让也她们变的更为敏感,大师所甩下来的水,直接的滴落在她们的肌肤上,娇躯像触电似地抖颤了起来,就像千百只手在她们身上碰触、游走着,两人脸上变得红润,呈现出一种迷醉的神情,身体不断的晃动着,她们的眼睛也在此时忘我般的闭上了,大师眼见时机已经成熟,开始动手解着腰带。

「对了,为了让效能可以快速内外结合,必须运用推拿来做辅助……」大师话还没说完,就已露出他的啤酒肚和早已坚挺的大鸡巴,一顺手就把小真推在榻榻米上,双手马上握住两粒粉嫩有弹性的乳房,紧紧的揉弄着,并用舌尖挑逗着小真的乳头。

这时小陈见到大师已开始动作,也三两下的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双手扶着小真他妈妈的肩膀,马上就往嘴巴亲了下去,妈妈被不断地强吻着,早已没有反抗之力,反而自动吐出舌头配合着小陈,亲吻了一会,小陈站了起来,马上就将那按耐已久的大鸡巴抵柱妈妈的嘴唇上,妈妈本能的张开嘴把鸡巴含了进去,开始轻轻的吸吮起来,小陈也立刻感受到鸡巴上传来的温暖,兴奋不已,马上抱住她的头前后抽插着。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