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和女友的妈妈偷情了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那是在3年前的一天,我认识了她,她青春亮丽,比我小4岁,我是78年的,

她是82年的,那一年我24,她20岁,我们很偶然的认识了,她很漂亮,我们从初步相识到逐渐熟悉,她天生丽质,很漂亮,长长的头发,身材也很好,属于那种温温柔柔的女孩子。

说实话我们认识真的是很偶然,主要是因爲在公交车上她踩了我的脚。当时我爲了参加同学的婚礼要去市场买衣服,巧的是我们要去同样的地方买东西,她也是同样的目的去的。结果我们就一起去了,慢慢的,我们熟悉了,成了朋友。

不要误会,我和她是很好的普通朋友的那种。

可能是因爲我把她当成我的小妹妹一样,没有像其他的男孩子拼命的讨好她,反而获得了好感,所以她和我反而有话说。她是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女孩,很独立,也很有个性。

说实话,我不喜欢比我小的女朋友,以前有过几个女友,最小也只比我小1岁不到,她曾经问过我,你爲什麽不喜欢我,我说,我喜欢你啊,不喜欢怎麽会做朋友。她笑了,你不想追我麽,不会是同性恋吧,我打了她的头,说我不喜欢未成年人,我们的关系继续发展,成了无话不谈得好朋友。我也在奇怪,爲什麽我不喜欢她,她身材好,也漂亮,但我就是没兴趣。

我是不是有毛病?不是阿,看a片的时候有反应阿?很多男孩追她,我成了她的挡箭牌。她不喜欢他们,她也不清楚自己喜欢什麽样的男孩,单亲家庭长大的女孩,思想肯定比较怪异吧。

我们在一起很开心,也很快乐,我很照顾她,也许因爲她是单亲的原因,我想单亲家庭肯定有些心理阴影吧,所以就格外的照顾她。

我没有女朋友,我的房子很乱,她常常来帮我收拾,心烦了,也喜欢到我这里来上网,有一天,她来找我,她哭了,我问他爲什麽,她说她和妈妈吵架了。

以前我很少问她关于她家里的事情,怕伤害她,要知道单亲家庭就怕问家庭问题,这些话题很敏感的,她和我讲了她家里的事情,她不知道爸爸是谁,她妈妈在17岁的时候和当时的男朋友在一起有了她,当时她妈妈和男友还都是孩子,可想而知。

在当时那个刚刚改革开放的年代,这是天大的事情,她妈妈当时坚持要这个孩子,而被迫退学,那个男孩也被处分,后来到别的城市去了,再也不见,她妈妈只能自己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年轻轻就开始了工作,没有什麽正式的工作,当时她的外公外婆也很恨她妈妈,但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最后帮她摆了个小摊子,去卖东西。

也可能是讽刺,早年头下海的人反而都过得不错,而当时在工厂的反而都面临下岗,她妈妈经过了多年的打拼,本来应该更好的,但是毕竟要养孩子的,没有太多的钱,但家里也算不错,因爲外公外婆不认她,也不肯给孩子抚养费。

后来,在她妈妈比她现在大一点的年纪时外公外婆逐渐都去世了,她妈妈就一个人抚养她,要知道她妈妈当时也不大阿。我很感动,觉得她妈妈很伟大的。

我已经忘了当时我都问了她什麽了,也不记得当时她爲什麽和她妈妈吵架,但我记得,她很伤心,她觉得她不应该和她妈妈吵架,觉得很对不起她妈妈,我劝了她好久,慢慢的劝好了,我让她先打电话向她妈妈道歉,然后我要送她回家。

那是我第一次去她家,其实我也没有进去,只是送到门口,主要是当天很晚了,再加上毕竟是不能随便带男孩回家的,我只是送到了门口。她在敲门,爲了避免误会我没有出现,当然也没有见到她的妈妈,不过听到了她妈妈的声音,「回来了」。

第二天,她很高兴,来找我,她和妈妈和好了,当然主动道歉起了很大的作用,因爲她妈妈没想到会主动道歉的,其实我也在奇怪,单亲家庭的孩子很倔强的,很少会主动放下身段的。

她说她妈妈也奇怪怎麽会这样,追问之下她就交待了我的存在,我笑着问她你不怕你妈妈问你,你妈妈肯定以爲我是追你的男孩吧。

她告诉我,妈妈真的追问了好久,不过她不怕,本身我们就没什麽,所以当然不害怕了,不过倒是解释了好久,好在解释通了。

然后呢,我问她,妈妈说既然有这麽好的男孩,可以请他来家里吃饭,我笑着说,恐怕不是你妈妈的意思,倒像是你的意思。

被你猜中了,她说,不过妈妈同意了。你会去麽,她问。

去,当然去,可以大吃一顿当然要去,反正我一个人生活正愁吃不到好东西呢。

「我妈妈做菜很好吃的。」,「那我更要去了」,就这样,我去买东西,准备到她家去,她倒是不希望我买东西,不过我说,第一次麽,买点水果而已,毕竟我是客人麽,虽然不是什麽男女朋友见面,不过买点水果很正常阿,不过你收了我的水果,我要加倍吃回来。

就这样我们笑着,准备着第二天去她家吃饭。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到朋友家的普通做客机会成爲我生命的一个转折。

我走进了她的家,很大,不算太豪华,把水果放在桌子上面,她的妈妈从厨房里面走出来,我看到了她的妈妈,我第一时间的感觉就是,很美丽,长长的头发,像瀑布一般,弯弯的眉毛,说实话我不太会形容人的长相,不过我知道,那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

其实我有准备的,因爲她说过她妈妈比她还要漂亮,她继承了她妈妈的外貌,但是我还是比较吃惊,她的妈妈保养得很好,虽然她妈妈才比她大16岁,但毕竟是30多岁的人,可看上去就像她的姐姐一样,而且身材很好,差不多170的个子,只比我矮半个头,一件淡绿的连衣裙,声音也柔柔的,非常的有韵味,有气质。

她妈妈看到我也有些愣,不过很快笑了笑,你就是小雪说的小强吧。我说,对,我是小强,说到这里,我也愣了,大家一下子都笑了起来。那天的聚会很融洽,我们谈了很多,她妈妈和我们一点也看不出年龄的差异,宾主尽欢,走的时候还约我有空来玩。     就这样,我和她第一次相见了,不过我不是叫她的名字,而是叫她阿姨。

任何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第三、第四次,我们也一样,去了一次雪的家之后,可能是因爲这次相处还比较成功吧,雪更加的信任我,慢慢的我又去了,慢慢的去她家的次数也多了,有的时候她妈妈在家,有的时候不再,不过因爲去得多,即使她妈妈不在家,我去也比较放心,当然,其他男孩子肯定是不可以的,她妈妈在家都不行,更别提不在了。

当然,当她的其他朋友知道了我的待遇,也会提出异议,不过当看到雪的嘴噘起来,就都不敢说话了,谁会得罪自己要追的女孩呢,那不是自讨苦吃麽,不过还好,最起码追她的男孩习惯了我的存在,也不再对我怒目而视,得罪她哥哥更不明智。

我成了唯一能够进出她家的人。因爲我也是自己一个人,所以慢慢的,去她家的次数多了,不要以爲我去看她妈妈,真正的原因主要是蹭饭。

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的付出就是打扫房间,因爲她妈妈不让我洗碗,所以我就帮她妈妈打扫房间。也许男孩子干家务比较少吧,也许是我一个人住锻炼的,我干家务还不错,得到了她妈妈的嘉奖。

星期天,她要去买衣服,准备和高中同学聚会一起郊游用的,约我一起去,主要是有个男孩一定要跟着去,有了我,男孩改知难而退了吧,不过我们失算了,那个男孩见了我还要跟着,没办法,她把她妈妈也叫上了,才算吓退那个男孩。

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出家门的时候,那个男孩还躲得远远的看着,既然出来了,就一起去吧,虽然不是一定要买,反正都出来了,索性去逛逛。本来只要给雪买件休闲的裤子就好了,结果那天看到了不少喜欢的衣服,于是我们逛了一天,还好,我自己买衣服的时候也常常逛街,要不然肯定被累死,可能雪很少和妈妈一起买东西,母女俩逛得很高兴,逛了好多的商场,当然,试衣服的时候少不了问我的意见,毕竟男人和女人的眼光是不同的。

雪和她妈妈真是天生的衣服架,穿什麽都好看,她的妈妈也买了几件衣服,很感性,(不是性感),很个性、很有味道,当然,我也少不了赞美,不是恭维,是真心赞美,女人都喜欢赞美吧。逛街就这样结束了,很高兴,晚上少不了大吃一顿,谁让她妈妈做的菜这麽好吃呢。

她出去旅游了,一个多星期,我搞不懂,不跟旅游团走的旅游是不是都会比较时间长,可能是没有时间限制吧。

雪走的那天,我又去了雪的家,说实话雪不在家,我不好意思去。

雪是早上走的,当时我和她妈妈送雪走,然后就和她妈妈一起回去,正好他妈妈那天也没事,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闲聊,顺口问我中午去哪里吃饭,我说我也不知道,于是她妈妈说要不去家里吃吧,本来人家只是出于客情说一下,我也推辞一下,但当时真的不清楚在哪吃,随口说了好。

结果她妈妈要去商场买菜,我才反映过来,忙说不了,但是前后矛盾的答话弄得我也不好意思,她妈妈当然是坚持,毕竟我最开始说要去得。去买菜吧,说是买菜,不过要知道,超市本来就是有蔬菜区,也有服装区的,服装对女人永远有吸引力,结果就在服装区留连忘返了,也罢,前几天刚逛完,可能还没有逛过瘾,接着来吧,逛街当然要试衣服了,那就试吧。

两个人,她妈妈在试衣服,我当然就是参谋了。

没想到,一逛就到了中午,怎麽办,菜还没买呢,于是,我们就决定在外面吃,吃得什麽不重要,重要是吃完了不用买菜了,我们逛街的最终目的没有了,怎麽办,经过讨论,最终目的再次确认,买菜,晚上到她家吃饭,买菜用不了那麽多时间,那麽下午继续逛街,把时间浪费掉。

就这样,我们饭后再次出发,杀到了专门买衣服的服装一条街,一下午,终于搞定,买了不少衣服,这期间也有不快乐,现在也不知怎麽搞得,有的卖衣服的居然不让试穿,没有试衣间,她妈妈也在愁,我说大不了回家试,对衣服的喜欢战胜一切,买了,现在的商家,真是一个学一个,好几件都没有试验。

最后在采购一大堆之后,我们终于去买菜了,爲了奖赏我陪逛有功,她妈妈买了好多菜,弄得我直说阿姨不用了。

晚上,到了雪的家,就开始做饭了,我来打下手,我们边吃边聊,还喝了点酒,不过别误会,只有一点点,没有什麽特别的情况发生,只是聊得很多,她妈妈虽然我叫阿姨,但是只比我大12岁啊,我们还不存在代沟。

我们边吃边聊,饭后再聊,可能她妈妈也没有什麽可以多聊天的朋友吧,我们聊得很晚,聊到大概11点多,什麽都谈,天南海北,大到人生理想,小到电视广告。

「阿姨,我该走了,太晚了,谢谢你的晚餐」,「谢什麽,你也陪我买了很多东西,啊,衣服还没有试呢」,「那就现在试吧」,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怎麽能在这麽半夜,让朋友的妈妈在家里换衣服呢,明显的是换完给我看嘛。

还好,她妈妈只犹豫了不到一秒就说也好。

然后就说你等一下就去换了。她妈妈一套套的换,真得很漂亮,我少不了赞美,但也给了不少意见,衣服和裙子裤子是单独买的,还要不同的搭配,结果就不停的搭配互换,可能是我不是单单的赞美,而是给了意见吧,所以我们就开始讨论衣服的搭配,有个想法后,就去换出来,再讨论,发现衣服某些地方不爽,比如,腰在瘦点,改。

当然,仅仅是改小地方,毕竟不是做衣服的,不过改了以后真的更好看了,现在想来,看女人换衣服真的不能一味的赞美,适当的给出意见才最好。没想到一试就是试到了2点多。

两个人都累了,我要走,可很晚了,她妈妈说不行就在这里吧,我也不知怎麽了,本来人家都是客气话,我居然点头,于是,她妈妈回房去,我就在沙发上,一夜无话到天明。

早上起来才发现,她妈妈已经去做早饭了,看到我说你醒了,我脸红了,觉得有点丢脸,说对不起阿姨,我太困了,所以起来晚了,她妈妈笑笑,说没什麽,吃早饭吧,问我有事麽,我说没事,「昨天有件衣服不合适,今天一会儿去退了」,我说好。

陪她妈妈去退衣服,结果当然又是一天,就这样连着两天逛街,基本我就被累死了,在又骗了一顿饭之后我就回家了。

可能是陪她妈妈逛街买衣服,可能是陪她妈妈聊天,可能是我的印象还不错,就这样,慢慢的和雪以及她的妈妈逐渐熟悉起来,有时候回到她家去吃饭,我喜欢看科幻大片,她妈妈也喜欢,我一直很奇怪,怎麽女的也会喜欢科幻片,尤其是30多岁的女人,不过雪不喜欢,因爲雪家的家庭影院不错,我常常租来片子到她家去看,雪会看两眼就躲房间上网了,就剩下我和她妈妈两个人看,看了之后还会评论,评论还会爲了剧情的理解辩论。

有的时候雪不在,我也会去看大片。她妈妈不喜欢到电影院,喜欢在家里,据说是原因是可以看到不懂的地方可以暂停思考一下,想通了再看,我晕。

可能是我的逛街表现还可以吧,有的时候也会陪她妈妈去逛街买东西,其实主要是我会给出意见,当然,不少是反对的意见,其实我只是说出真实的想法而已。

知道麽,陪女人逛街如果你能提出很多中肯的意见,尤其是不同的意见,会比较有吸引力的,她们会思考你的想法,女儿和母亲的想法常常一样,所以我想她们两个人爲什麽不总在一起逛街原因就是如此,一家人会想到一起去麽,那不就等于一个人逛街了麽,但是我不同啊,属于外人阿,有另外的想法阿,可以商量阿,所以,慢慢的,她们都喜欢和我逛街,却不会她们两个人去。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有人缘的,我以前的很多同学的家长都喜欢我,当然也包括女同学,我以前上学的时候也会到同学家玩,那时候小,男同学到女同学家都会被怀疑早恋,我就从来不会,可能我长的安全?反正被同学耻笑爲丑,当然,我认爲他们是吃醋。

和雪也一样,取得她妈妈的信任,可能和我的表现有关吧,也可能和她妈妈的逛街谈话有关。我觉得我和雪家庭的关系越来越近了。日子在过,我们在生活,雪也在生活,依旧有很多人去追求雪,雪依旧拒绝他们。

然而,雪碰到了一个甩不掉的尾巴。那小子很有钱,其实是他老爸有钱,常常开着车来接雪,一个20岁的女孩,还在念大学,每天有很多人来接她,同学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开车来的还是让人们议论,其实雪不喜欢他,觉得开老爸的车有些纨绔子弟的样子,他人张的让人一看就觉得很风流,不过对雪真的是锲而不舍。

每天都来找雪,雪拒绝了他好多次,可惜雪的同学喜欢他,总愿意去,还要拉着雪一起去,雪实在没办法了,来找我,央求我去挡箭,我很惊讶,说怎麽不早说,雪说我工作很忙,不好来打扰我,实在不行了才来的,我告诉雪,没问题,我每天去接她,雪说不用,一次就行,我工作也挺忙,我说不用了,我辞职了,雪很吃惊,问我怎麽了,我说是我发现了老板和秘书的秘密,他开了我,不过好在我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大笔遮口费,我说,我可不是卑鄙的人,我本来就不爽那个老板,要走,没想到我走的时候他居然给我大信封,我接到还不敢要,但他坚持要给我,我就要了,我告诉雪,明天我去找你。

放学的时候我去了雪的学校,这不是我第一次去,不过没人认识我,因爲男生太多了,每人会去记谁是谁,但这次雪的同学就认识我了,我是直接走进雪寝室的,还没有哪个男生敢这麽大胆,其实也不是不敢,主要是怕惹了雪,她生气很厉害的,进了寝室看见雪正在生气,我很惊讶,怎麽了,我走过去,雪的同学都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我,在雪发脾气的时候走进来找她的男生会死得很惨的,我坐到雪的旁边问她出什麽事了。

原来,是一个男生追雪,弄得太轰轰烈烈了,那男生还有女朋友,女朋友搞得要死要活的,过来找雪闹,弄得老师都知道,好像雪怎麽样那个男生了一样,结果老师认爲是雪抢那个女的男朋友,雪很恨别人冤枉她,所以正在生气。

看到我来了,起身说:「走,回家」。雪是在学校有宿舍的,大学都要求住校,不过因爲雪的学校不严格,另外雪的家就在本市,所以不总在宿舍住,有的时候回家,有的时候在宿舍。我和雪走了出来,那个有钱的小子还在门口等着,叼个烟卷。

看到了雪就过来打招呼,不过看到了后面的我,他愣了一下,主要是因爲我帮雪拿着东西。雪看到了他,回头叫我,「你快点走啊」,然后挽着我的胳膊。

那小子看到雪的动作烟都掉了,雪过去介绍说我是她男朋友,那小子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然后变得很嫉妒的样子。

结结巴巴问雪,怎麽有男朋友,雪说她从来也没说没有男朋友。眼神如果能够杀人,我恐怕早就碎尸万段了。

憋了好久,说了一句「你是哪的」,我说我是哪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雪的男朋友,听说你在追雪,我来看看是个什麽人物追我的女朋友,那小子说你凭什麽做雪的男朋友,然后我故作奇怪的说,我当不当雪的男朋友,好像和你没什麽关系吧,谢谢你的操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希望你不要再打扰雪。

回过头,揽着雪的肩膀,说:「走吧,回家,我和你妈说了,今天你会去住,你妈在家等我们回去吃饭呢」,我这句话一出,那小子一听,我都见过雪的家长了,吓了一跳,恐怕是没有想到已经到了见父母的地步,妒嫉的样子更重了,看上去快发狂了。我没有理她,搂着雪走了。

我说,走吧,去吃东西,雪问我,不是回家麽,我说我找你之前给你妈打电话了,她今天有聚会不在家,刚才我气那个男生呢,雪笑了,说我真鬼头。

我说走吧,我们出去吃饭,顺便逛逛街,消消气。饭后,我们在街上漫无目的瞎逛,聊着雪的学校的事情,我说,你都快毕业了怎麽还这麽多男生追阿,雪说,我怎麽知道,我说今天你真的生气了,雪说她不怕别的,以前也不是没有男生闹过,关键是快毕业,怕闹大了影响毕业证书。

更可恶那个男生看到老师就害怕,什麽也不敢说,弄得冤枉雪,好不容易解释清楚了,还弄一肚子气。我说,解释清楚就好了。雪对男生的问题很头疼,我说,谁让你漂亮,男生肯定会追得。

雪说「张得漂亮就一定有人喜欢麽」,「当然,大部分男生都喜欢漂亮女生的,你漂亮,还没有男朋友,没人追才怪,要不你找个男朋友得了」,雪说,「今天你来了,我不就有男朋友了麽,以后应该会好多了」,「应该是吧」,雪突然眨眨眼睛问我,「你喜欢我麽」,我说喜欢,不喜欢怎麽会当朋友,雪说不是那种喜欢,是男女朋友的喜欢,我说不知道,不过看她像小妹妹。

不过现在恐怕不行了,雪问怎麽了,我说都把我当你男朋友了,我现在想说不是都不行了,以后我可麻烦了,雪说「要不你追我?」,我看了看雪「不是吧」,雪说:「我们关系也很好啊」,我看看雪:「你喜欢我麽」,「我也不知道,应该算是喜欢吧,要不我们交往看看?」,我笑了,我说,「我恐怕也不是什麽好人的」,「但是你是我朋友啊。很放心的朋友。」

说完了我们都没有再说话,默默地走路,心里对刚才的话反复的在想,我喜欢雪麽?我也不知道。快半个小时了,我们就那麽走着,走着,都没有说话,走过了全部的商业街,走向回家的公交车站,坐公交车要到马路对面,我们过了马路,我对雪说:「我们交往看看吧」,雪看看我,笑了,「好吧」。

我和雪开始交往了,不过我们没有其他男女朋友那样的,亲昵动作,最多就是拉拉手,揽揽肩,或者晚上我走开的时候简单拥抱一下而已。不是因爲我们不想,只不过看到对方就像自己的好朋友一样,所有没有太多的感觉。

我们还是和平时一样,只不过更加关心对方,她妈妈知道我们在一起的事情了,是讲学校的事情,说漏了的,也不算说漏,就是讲出来而已,我是不知道她和她妈妈怎麽说的,反正是说了,她妈妈也没说什麽,不过我感觉对我更好了,可能是关系的更进一步发展造成的。

我现在没有工作,她妈妈知道了,让我到她的公司去,其实她妈妈的公司最近也碰到了一些困难,最好的业务员被对手挖走,反正我也没有工作,就过去了。

帮助她妈妈一起工作,我工作的很卖力,因爲我和雪的关系,因爲我和雪的妈妈关系也很好,我更加的卖力,就好像给朋友的公司帮忙,肯定要卖力对吧。

晚上下班我常常到雪家去吃饭,然后再回家,有的时候陪她妈妈去买菜,然后一起回家。

晚上有的时候会一起讨论公司的事情,太晚了,我就睡沙发,她妈妈给我特意买了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还有牙具,有的时候我睡在雪家要有用的。就这样,半年过去了,公司慢慢得缓和过来,雪也要毕业了,雪一直在学校住校,准备毕业,反正回家也不愿参加公司的事情的讨论,在学校准备毕业。

我和雪的接触渐渐少了,也没有觉得什麽,虽然是男女朋友,但是恐怕更多的是一个名称,没有什麽实际的东西。反倒是我和她的妈妈接触较多,平时工作闲暇,一起去逛街,买东西,晚上一起吃饭,慢慢得更加熟悉,买东西我也会给很多意见作参谋,我们之间也常常谈心,谈工作,谈理想。

很可笑吧,和一个比自己大12岁的人谈理想,很天真吧。

那天,我和她妈妈一起谈下一个大客户,非常高兴,连续熬了几天几夜,终于把计划做好,签下了合同,我们很高兴,晚上,在家一起吃饭,也喝了酒,虽然我不喜欢喝酒,不过高兴,就喝了,她妈妈很能喝酒的,不过可能因爲是疲劳外加兴奋,也有些醉,我们坐在沙发上边喝边聊,慢慢的话题转到雪的身上。

聊了很多很多,一个女人,在那样一个年代,16岁的时候自己去打拼,周围人的闲话,父母的不理解,亲戚的鄙视,那种苦痛是旁人无法理解的,自己喜欢的人又懦弱得逃跑,打击是无比的,我很理解她。

一个人坚持了这麽多年,她才36多岁啊,所有的辉煌的年龄都在不知不觉中逝去了,我们谈到了爱,她妈妈不再敢爱,一次的苦痛伴随一生,无论如何是致命的打击,我谈到了我的感情的历史,慢慢的,她流泪了,我也流泪了,她变成了痛哭,我拍着她的肩旁,慢慢得变成抱着她,她哭得好伤心,20年的苦痛仿佛一下子都爆发出来,在我的肩膀痛哭着。

那一夜我们并没有像小说里面写的发生了什麽,我们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甚至不知道自己什麽时候睡着的,不过我们却是都睡在沙发上,早上醒来的时候,她趴在我的身上,我们好像同时醒的,当时都很尴尬,一下子分开来,她回房间洗漱去了,我在沙发上愣愣的。

过了一会儿她出来,打扮得很漂亮,很有朝气,说要去逛街,我们就去逛街了。

走出来才发现,我的胡子忘了刮,我说算了,走吧。我们逛了好多地方,后来去买衣服,结果可能是我长得比较老,试衣服出来的时候售货员说看你女朋友多好看,先生您也买一套男性的衣服吧,我们当时很尴尬,但也没说什麽,交了钱就走了,临走的时候售货员还说,欢迎您们常来。

回家之后,又是看她换衣服。

我们的关系好像突然变得很尴尬,我突然觉得叫她阿姨很别扭,索性就不再叫她,需要说什麽不加称呼直接说。

晚上,我留在那里吃饭,走的时候,她送出门来,她第一次送我,我们在门口又聊了很久,才离开。

就这样,我们仿佛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没事常常去逛街聊天,我没有再叫她阿姨。

玲,我这样称呼她,我女友的妈妈,我不知道什麽时候变得喜欢和玲在一起,喜欢和她聊天,喜欢和她逛街,她很成熟,很有风采,我不否认我有恋母情结,但是那个男人没有呢,成熟的女人会给自己很多的照顾和安全感,男人也需要安全感的,她很年轻,只比我大12岁,岁月给她太大的压力,实际上她没有机会去年轻,当她哭过之后仿佛释放了憋在心中20年的痛苦,情绪影响容貌是对女人是适用的。

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她以前的事情,雪也没有,不过她告诉了我,我们的关系更近了,成了无话不谈得好朋友,是的好朋友,只有好朋友才能分享对方的快乐和痛苦,也真正的互相信任。

她信任我,所以,我可以知道她内心的世界。

她在我面前有的时候会很年轻化,再加上她很漂亮,有的时候看上去就是20多岁,甚至看上去她像是雪的姐姐,我知道,她需要年轻,因爲从来没有年轻过,有的时候我们上街,她甚至会快乐的像小女孩,我记得一次我说她,看你晓得,像个小女孩私的,不要淘气了,她愣了,我知道自己说错了,正在很尴尬,不过她说,是啊,我还没有当过小女孩,没有淘气过。

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走过去,拉起她的手,说,"我们今天就年轻一次吧",然后,拉起她跑了起来。

我们气喘吁吁的在人们奇怪的目光中跑过了好几条街,冲进了一家迪斯科舞厅,疯狂的扭了起来,半夜,当我们疯狂过后,大声的喘气,走在马路上,她看着我,说:「谢谢你,我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我笑笑,说:「你也从来没有淘气过」,她笑了,很妩媚。

我们慢慢得走着,过马路的时候她看车的时候不自觉地拉着我的胳膊,然后很尴尬的放开,这时候我已经过去了,她放开我的胳膊的时候落后了两步,也许真得很巧,有车开来,半夜的车都很快,我拉了她一下,躲开了车,她快摔倒,我扶着她,她倒在我的怀里,我们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心跳,我们当时身体很僵硬,不敢动,我用力挤出一句话「太危险了,你没事吧」,她擡头看着我的眼睛,我们两个人脸贴得很近,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慢慢的,我想她靠去,她也闭上了眼睛,我们接吻了。

良久,良久,我们两个人唇分,我在大口大口的喘气,玲也是,因爲这个吻对我们来说太震撼了,自从我上个女友无情的抛弃我以后,2年了,我以爲我的心已经死了,就算是和雪在一起,也是兄妹朋友多于感情,虽然我和雪是男女朋友,但是,我感觉那好像是没有人可以做男女朋友找一个人充数的感觉,更多和雪是兄妹,没有真正的感情的,虽然我们也拉手和揽肩膀,但也仅仅是如此而已。

而玲不同,她给我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这个吻让我的身心都在震撼,我感到眼前禁不住得发黑,心脏好像要从我的身体里跳跃出来,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我身体在僵硬。

玲呢,她也是一样,后来我问她,她当时是什麽感觉,她告诉我,当时感觉,太阳黑了,宫殿塌了,身体没有任何力气,自己的心已经无法支撑自己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玲靠在我的怀里,胸口快速的起伏,20年了,20年的苦痛,20年的青春,一个没有爱没有恨,麻木的活了20年的心,在那一刻,在那一吻中,融化了,被我融化了。

玲哭了,她努力的不想哭出声音来,但从她颤抖的肩膀我可以感觉到她的悲伤。

我慌乱了,我慌手慌脚的托起她的脸,望着玲充满泪水的眼睛,她也望着我,轻轻的,我吻着她的脸,一点点,将玲的泪水吻干。

我感觉我要说些什麽,但是,欲言又止,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什麽,安慰她,还是说爱她,我也不知道。

满满的玲停止了哭泣,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终于,我说,我们回家吧,玲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抱着她,她也抱着我,一起向家里走去,慢慢的,玲的头靠在了我的肩膀,我们就这样慢慢的在路上走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我感觉到玲好像也要说些什麽,但是,我们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于是,我们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走着,享受着这一段静静的感觉。我们在路上相拥着走了好久,到玲家了。

我多希望这条路永远走不完,但是到玲家了。在门口,玲轻轻地说,谢谢你。

头很低。然后,飞快的跑上楼去。而我,傻傻的在楼下站着,良久……茫然的走回家。

那一夜,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到玲家去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去干什麽,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当我要敲门的时候,我的手在空中停住了,我要不要敲门,玲会是什麽样子,我们之间会变成什麽样子,我不知道,不敢想,犹豫了良久,我终于敲了下去。

门很快开了,是玲,玲穿着,随意的上衣,一点点地慵懒,好美,看到了我,她眼睛一亮,但马上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我们在门口尴尬的站着,过了一会儿,玲轻轻的说,进来吧。我木纳的走了进去。

我们在沙发上,都不知道该说什麽,空气中充满了尴尬。「你““““`还好麽?」,我结结巴巴地说,「恩」,「昨天睡得还好吧」,「恩」,我都不知道该说什麽好了。过了一会儿,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玲笑了,我也笑了,气氛好像轻松了许多,玲说「我去给你做饭吧」,「好」,我说,玲的脸有些红,去了厨房。

我走进厨房,看着玲在那里忙碌,慢慢的,我看得痴了。

「喂」,玲叫醒了我,「在看什麽」,「看你」,又是一下下尴尬,「我们吃饭吧」,「好」,那一顿饭,爲了缓和气氛,也爲了解除我自己的尴尬,我讲了不少笑话,逗的玲不停的笑。

我们吃得好开心,吃完了,我说,今天,我来帮你刷碗。「好」,玲点了点头。

我们在洗碗,准确地说是玲在看我洗碗,她的目光里充满了爱,我可以感觉到的,我看了看她,笑了笑。我们都没说话。洗完了碗,我走向靠在门边的玲,她的目光也痴痴的。我们互相望着对方,不知道该说什麽。慢慢的,我拉起了玲的手。玲有些手足无措,我也是。

就这样,我们拉着对方的手,望着对方的眼睛,我可以感受到她目光中的爱,她也可以感觉到我的。

我们拥抱了,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很紧。我甚至可以感到身体的曲线,每一个部位。「我爱你」,我说出来了,我说出来了。这句话我早已忘记应该怎样发音。但现在,我说出来了,我对她说「我爱你」。

「不行」玲推开了我。

「怎麽了」我惊讶的望着她,突然,我明白了,

「是雪」我说。

「对不起」玲说,「对不起,我“`我不能爱你,我们不能在一起」

「爲什麽」

「你是雪的男朋友」

「可我和雪并不是那种爱,这你也知道的」

「可是……对不起。」

我沉默了,她也沉默了。我的内心很矛盾。

我拉起了玲的手,托起了玲的脸,「看我的眼睛。你和我都是成熟的人了,我们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麽,20年了,你爱过麽,你爱我对吧,你不能欺骗你自己,你清楚我和雪的关系,你也知道我们没有什麽。

我也知道我们很难面对雪,但是,如果就因爲这个原因我们去逃避,会后悔一辈子的。「

「可是,我比你大12岁」,「没错,但是我们却是同一个属性对麽?难道不是天意麽?」,「可是我是你的阿姨阿」,「你是雪的母亲而已,小龙女也是杨过的姑姑啊,你不是小龙女,我也不是杨过,可我们就不能在一起麽,你就那麽注意这个称呼麽,如果你是我的阿姨,那我告诉你,阿姨,我爱你」我喊了出来。

玲惊讶了,她没有想到我突然之间那麽有勇气。

「我是一个有女儿的人,一个老女人啊」,「那又怎麽样,你并不老,你还没有年轻过,你不想找到真爱麽,你不希望有个男人的肩膀可以给你靠麽。」

我说,「叫我,玲,叫我的名字」,我喊了出来,听到我叫她的名字,玲身体不自然的颤抖,「强」,玲顺从的叫我,「从今天你叫我强,而我叫你玲,你说你是我的阿姨,可以,你是我的阿姨,但是玲,你也是我的女朋友」,玲迷茫了,她大口大口的喘气,不知道该怎麽办。

「给我时间,强,给我时间面对好麽,不要逼我」,「玲,我不逼你,但我希望你不要束缚你的感情,敞开你的心吧,我等你」。我紧紧地抱着玲,慢慢的,我感到了玲的手也抱紧了我。那一刻,我感到我们的感情想决堤的洪水迸发出来,我们的身体拥抱在一起,我们的心灵也紧贴在一起了。

那天我们不停的聊天,但是没有一句是关于我们之间的感情的,因爲我知道,让玲一下子接受我几乎是不可能的,爱情是急不来的。

毕竟,20年了,玲已经几乎不知道什麽是爱,甚至是不会去爱了,我尽量的找一些轻松的话题,和我们的感情无关的事情,但却又是和我们生活相关的,毕竟,虽然我们认识,但是如果做恋人的话,不仅要需要了解对方,还要了解对方的生活。更何况我和玲的年龄之差让她更加需要了解。

我们不停的聊着,我给他将我小时候的事情,讲我的家庭,讲我的开心和不开心,讲我的生活经历,但是我没有讲我以前的感情,我认爲还是不要太急,毕竟,要给对方一定的考虑时间和考虑的空间。我们就这样聊着,我在不停的用我的语言逗玲开心。

我知道,我们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我有信心将这些差距缩小,年龄不算什麽,电影电视剧里不也常有演不同年龄在一起的剧情麽。

玲突然感觉到屋子里面很暗,才发现天色已晚,我们不知不觉聊了一天了。

「呀,天黑了」

「是啊,都这麽晚了」

「我们聊得都忘了时间了」

「那不正好,聊完了直接该吃晚饭了」

玲笑了「贫嘴,饿了麽?」

「不」。

「那……」,

「我们出去逛逛吧」我提议,玲同意了。

我们要出去逛夜市,玲要去换衣服,「别换了直接走吧」

「不,我去换?」

「好吧」我无所谓,一会儿,玲换好了衣服。

玲出来的时候我眼前一亮,玲打扮得很年轻,其实玲本身长相就很年轻,平时玲因爲上班,虽然很年轻,但是打扮得还是很成熟,很有风韵,但是今晚不同,玲打扮得很小,几乎看起来比我还小,我好高兴,我知道,玲在接近我,她打扮得很年轻,是在尽量向我靠拢,我很高兴。

那天晚上我们出去逛街逛的很高兴,玲像小女孩一样,蹦蹦跳跳,我仿佛看到了20年前的她,不是仿佛,就是20年前的她,因爲她的生命从20年前就暂停了。

我们拉着手,去不同的夜市,甚至跑到很远的城市另一个区的夜市,好快乐。

我们去吃小吃,买些很便宜但很好看的小东西,直到夜市都散了才尽兴。

回家的路上玲看着我,「我很快乐,谢谢你」

「那你喜欢我麽,玲」

玲不说话,「怎麽了玲,看着我,告诉我你喜欢我麽?」

我紧逼着问她,良久,「恩」,玲的头低的不能再低,「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麽?」

「恩」,我好高兴,我感觉我全身的细胞都在膨胀,玲是我的女朋友了。

我托起玲的脸,看着她的眼睛,玲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看着我,那是一双什麽样的眼睛啊,饱受岁月和命运摧残,已经疲劳不堪,我突然把玲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没有说话,不过我知道玲能感觉到我的思想,因爲玲靠在了我的身上,她的身体在颤抖,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肩好重,不仅仅是玲身体的重量,而是我的肩上从此有了责任,一个必须让一个女人幸福的责任,一个必须支撑起一个家庭的责任。

我的肩头湿了,我抚摸着玲的后背,轻声说,哭吧,不要吝啬你的泪水,因爲错过了今天,以后你将没有机会再哭,因爲我在你身边,你将永远快乐。

玲的身体颤抖得非常厉害,但就是不出声,我知道她在忍耐。

良久良久,玲推开我,看着我,她的脸上全都是泪水,她笑了,看着我,说,「谢谢你」。

「我们回家吧」我说,「恩」,我拉起了她的手,回家。

雪没回家,在学校,进了房门,她没有开灯,我也没有,门在我们身后慢慢的关闭,我看着走廊的灯光在门缝中逐渐变弱,「篷」,房间陷入一片漆黑,屋内很寂静,静的可以听到我们的呼吸声,玲的呼吸变得急促,我也是,不是怎麽,我们抱在一起,疯狂的吻对方,我在撕扯玲的衣服,玲也在做同样的事,我们从客厅到卧室,不停的吻对方,不停的撕扯对方的衣服,是的,是撕扯,我们都疯狂了,直到我们两个都没有衣服在身上爲止。

我压着玲,倒在了床上,在摔倒在床上的一刹那,我的胳膊撞了一下,疼痛让我清醒,不知道爲什麽,我的欲火突然之间消失不见,我的动作僵硬,而玲还在我的身下扭动。

慢慢的玲感觉到我的停止,她看着我,虽然屋内漆黑,但我知道她看着我,我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重重的吻了下去,玲又开始迎合我,我们在接吻,是深吻,我们的舌头在纠缠。

良久,唇分,玲的身体火热,我知道我们都想要什麽,我依旧抱着她,「玲,我爱你」,「恩」,「你想给我麽?玲」,「恩」,「谢谢」,我抱着她,玲紧紧地抱着我,还在迎合我,「不要动,就这样让我抱着你,我知道你的心属于我,谢谢!」

那晚我没有要玲,我知道,玲是我的,她是我的,她的身体会给我,但是那晚我没有要玲,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我们赤裸的身体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但我们除了拥抱和接吻,什麽也没做!什麽也没做!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