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别人强奸妈妈 我检便宜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的妈妈叫丁平,今年38岁。我妈妈身高1米65,皮肤雪白,因为长期从事营销贸易的工作所以十分讲究仪表和形象,经常去美容皮肤,因而皮肤的相当光滑,淡黄色的盘发,大大而又媚惑妖艳人的眼睛,会勾魂那种;又挺又圆润的鼻子,软软微翘的小嘴巴,加上笑起来晶莹洁白的贝齿。妈妈笑起来,弯弯的小嘴,黑雾似的迷人的眼里,藏着多少醉人的风韵。

妈妈身材也没得说的,丰满翘挺的乳房,尺寸至少有38h,结实又硕大的臀部,修长的大腿,修剪很光滑脚趾又细又长,尤其难得的是妈妈喜欢穿着套装,配上肉色丝袜,各式高跟鞋,非常性感,唯一的缺点就是腰身稍微有点粗肥,毕竟生过孩子了。因为我妈妈的内衣裤丝袜一般都比较性感,我经常偷拿妈妈的丝织内裤和丝袜自慰,那种感觉真爽呀!妈妈非常工作上又非常能干。而我爸爸是个老实人,在七年前在单位改制中下岗了,后来一直到处打工,现在在一私企当值班员。虽然这样,我父母的感情确一直很好,妈妈从来没有嫌弃和埋怨过爸爸。而我们一家也算其乐容容。直到那次的经历彻底改变了我对妈妈的敬仰和看法…事情还得从我上初中三年级说起。那时的我正直叛逆时期,加上妈妈工作比较忙,爸爸刚下岗正在外地四处打工所以没什么人管我。

谁知,那三人虽然和我的年纪相仿,但他们是真正的道上混的人,起码他们跟了一个道上混的人叫老大,叫刀飞!这人我也有所耳闻,是社会上的人,二十几岁。而我因为长期在那游戏室里活动,对方随便查查就知道我的姓名和学校了。第二天就有外面的朋友通知我下午别来学校,刀飞带人过来点名要砍我为小弟报仇!我毕竟是孩子,又没有背景,下午就和七八个弟兄躲了起来。而刀飞也真的来学校找我了,还把我班上的几个同学打进的医院;这下我算是闯祸了,也吓的够?,而我的弟兄都开始有点埋怨是因为帮我才至于现在连学校都去不成了;我嘴上还硬你们别怕,只要你们在家躲五天,我保证解决这事,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连累你们!

回到家,拖着疲惫的身体忧心憧憧的就往自己房里走,妈妈这时在厨房做饭菜看到我回来就出来说你看你,放学又疯去了,这么晚回来。现在是关键时期啊,明年就要靠高中了,你可…

够了!够了!!你烦不烦啊我因为心中有事就粗暴的打断了妈妈的话。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别老是罗罗嗦嗦的!说着继续往房里走;妈妈看到我脾气那么大赶紧关心的追上来问小君,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这时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装腔没什么,对不起,今天的体育课上打球打的太累了说着躺到了床上;你真的没事?!妈妈关心语气说,真的,妈妈。我只是有点累,想休息会儿,那你睡会吧,我去做饭,好了叫你。恩,顺手把我房门关起来。

唉!可怎么才好呢!早知道就不干这事了!到底该怎么办呢!道歉赔罪去?不行!那是羊入虎口!报告老师或报警吧?也不行,我打了人,人家现在还没有报复我,报警没法抱!就算警察或学校管了保护我段时间,可我就更得罪他们了,我有学校,他们无业,总有抓到我的一天!那我就就更惨了!我沉思着,不断想一个个办法…

小君,吃饭了。妈妈推开我的房门温柔的叫我吃饭。我僵硬走向客厅,机械化的抱着碗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根本没有胃口。餐桌上妈妈和我说了些话我根本没有听进去,吃完就进房了。

过了一会妈妈进来我的房间我可以进来聊聊吗?恩,好的。妈妈坐在我的床边温柔的抚摩着我的头说小君,可以告诉妈妈到底怎么了吗?我没事,真的。别骗我了,我是你妈妈,还不了解你吗?今天回家后你一直不对劲,肯定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妈妈吗,是不是在学校范了错误了?妈妈忙着工作,你爸爸也在外奔波打工,我们没有时间关心你,没有尽到家长的责任。有什么事你就告诉我吧,我不会怪你的…

妈妈的话中肯而坦诚,我有点酸酸的。情不自禁的抱着妈妈(毕竟那时还是个孩子啊~)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妈妈的性格其实很懦弱而且又胆小,听了我的述说也吓的脸色发白。但是还是劝我别担心,别担心;妈妈帮你想办法,一定能解决的!妈妈,你能怎么办啊?!恩…这个…啊…恩….妈妈吞吞吐吐了一会妈妈明天去学校找他们谈谈。啊?!你去找他们?万一他们对你不利…没关系,我想这些人不过是要出口气,妈妈去代你陪个不是,再给他们钱了事,我想那个叫什么飞的社会青年帮他小弟无非也是图点钱!听着妈妈这样说,胆小的妈妈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我鼻子酸酸的,母爱战胜了胆怯!那找爸爸回来陪你去?

我不免还是有点担心的说。我看不必了,你爸爸四十岁人下岗了,现在在xxx(城市名称)打工也烦心,别在给你爸添堵了!妈妈一个人行了。明天你待在家里,我这就打电话给你们老师请假,我明天下班早点走去找他们。你睡吧,别担心,没事的。

挂完电话我穿鞋子准备出门,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一半了。就算破财消载了;但又不免为妈妈担心,万一他们对妈妈不利怎么办?万一来我家后抢劫怎么办?不行!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留下妈妈一个人!我虽然害怕,但反复考虑后决定留下来以防不策!我变悄悄的躲在妈妈卧室里的床底下(床单基本可以拖到地上方便隐藏)。因为我知道我家现金首饰什么的都在这个房间!紧张的等待着。

大约二十分?后便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太太的家很干净嘛。随即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的儿子呢?!好象是空屋子男人问。他…去他奶奶家了,晚…晚上不回来!妈妈略微颤抖却冷冰冰的回答。哈哈,你这女人到是很小心嘛,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会守信;只要你给了这钱,我就会放过他!你在客厅等着,我这…就去拿钱。妈妈边说脚步声越也近了;我听声音判断妈妈正走到梳妆柜的抽屉里找钱。好象只来了一个人,我撞着胆子掀起了一点点床单看看。透过前面斜的镜子我看到客厅茶几上坐着一个披肩发男子,对!他就是刀飞!这家伙就在学校那带混,我见过!只有他一个人来取钱。

妈的!给脸不要脸刀飞对妈妈那么坚决的抵抗有点惊讶!冲进卧室凶神恶?的说。老子三百块嫖娼?的都是是少女,今天让你个老b顶三百别不识抬举!!!这时我在高身衣柜之中非常愤怒,真想冲出去和刀飞拼了,但胆子一小,心想再看看情况吧!他要是真敢乱来我再和他拼!

妈妈这是才意识到了什么,楞了一会,赶忙又追上去,离了几步说你..等等…等等…刀飞停了一会,又不理睬的准备开门出去!妈妈这是一个箭步冲上去跪在了地上抱着刀飞的腿,哭了起来…别…别…恩….刀飞看着妈妈说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我数三秒!一…..二…求你了,除了这个,我什么都肯做!三…别!我….答应你…

妈妈低下头。嘿嘿,早答应不就没事了吗!说着解开裤子,拉着我妈妈的手去摸他内裤里的几吧,妈妈十分不情愿的被强迫的摸,夫人,你感觉到了吧,它开始向你敬礼了哦!哈哈妈妈屈辱的低着头不说话;突然,刀飞拉下了裤头,露出了粗大的肉棒,一只手抓着我妈妈的头发迫使妈妈头抬起来,一手拿深褐色的龟头往妈妈脸上甩,最后停留在了我妈妈的嘴边,示意妈妈含住他粗大的阴茎。妈妈这时坚决的摇头,又推开了刀飞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太脏了!我办不到!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即使你杀了我!妈妈喘着气说。刀飞又过来扯妈妈头发把阴茎往妈妈嘴里送,妈妈激烈的摇头抵抗着,刀飞来回几次徒劳无功,狠狠的甩了妈妈一个大嘴巴…随着啪的一声,高身衣柜之中本应该愤怒的我虽然是拳头紧握的,但是内心确十分激动,根本不想破坏刀飞淫虐我妈妈的场景…我真该死!摸着不争气昂着头的肉棒我小声的自言自语的说了声。

妈妈半趴在地上,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着刚被煽耳光的脸。俏美的脸因为紧张而显得很僵硬,淡黄的头发批在脑后,害怕和屈辱并没有束缚住妈妈性感成熟的身段,胸前的双峰隔着衣服高耸着,微微地起伏;齐膝的套裙略微向上翻起,穿着肉色长丝袜的丰满的大腿紧拢在一起,浮动着柔和的光泽,小腿修长结实,纤美的脚腕上扣着居家拖鞋,格外妖?。刀飞突然蹲下来从后面一把捏住了妈妈充满弹性的乳房,妈妈立刻惊吓着向前移动着,可一只手被刀飞扭着,反关节的疼痛强迫使妈妈踮起脚,这样反而使胸脯迎向了刀飞手掌,妈妈痛苦的表情更激起了刀飞的快感,他用力地搓揉,好美的身体啊,老子还没玩过这样有味道的女人……

啊……不要……快停下﹗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你母亲也…大不了…大不我几岁啊…求你放过我吧…妈妈又担心我受伤害又不想受刀飞侮辱便小声的求着他。

别害怕嘛,太太,我就喜欢你这种成熟有韵味的女人。我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你就好好享受吧,嘿嘿嘿嘿。

妈妈羞辱的闭上了眼睛,虽然是徐娘半老的过来人,但除了爸爸,妈妈还没有和第二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可为了心爱的儿子自己身体隐秘的地方却被一个如此丑陋的流氓抚摸,妈妈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刀飞一只手放开妈妈的胸部揪着妈妈的头发,顺着白嫩的脖子向上亲吻,下巴、耳垂、舌头又试图伸进妈妈涂着淡红色口红的性感小嘴里。妈妈紧紧的必上眼睛,死死的紧闭着嘴拒绝着刀飞,似乎了解过妈妈的保守和坚决,讨了没趣后刀飞就放弃了,但却恶心的开始用舌头添妈妈化着淡妆的脸蛋。妈妈秀美的脸上全是污浊难闻的唾液,妈妈皱着鼻子无奈的忍受着…

妈妈已被刀飞反扭着手,刀飞放开头发向下突然抓着套裙的领猛的一撕,粉红色的胸罩紧束着丰满圆润的的乳房半露在外面,一只肥大的手掌不怀好意地按着,妈妈呜呜的哭出了声来…

摸了一会刀飞拖起妈妈把她压到沙发上,并用双手扯妈妈胸罩的吊带,轻轻的一声,吊带断了,刀飞粗鲁的把扯坏的胸罩从妈妈丰润的身体上拽了下来,妈妈赶紧用手去遮掩,刀飞把妈妈的手拉开,妈妈的傲人的双峰立刻呈现了出来。

哇…好大、好白啊…我挣大了眼睛,至亲因为我被凌辱,这时的我居然是兴奋的感觉,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变态,并且内心希望刀飞进一步的动作赶快进行。手也不自觉的戳着下体坚硬的肉棒。

挣扎是没有用的,想想你的儿子。刀飞弯下了腰,吮吸着妈妈那粉红色的奶头,用牙齿轻轻咬啮,一双手在平坦雪白的腹部乱摸。暴露在外面的乳头和身体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妈妈瞬间就被痛苦和羞耻感淹没,抽泣着。

妈妈仰起头,痛苦地扭曲着脸上的肌肉,头发如瀑布般垂在雪白修长的脖子两旁。夫人,有快感了吧。成熟的贵妇人被粗暴强奸时的痛苦表情并不是经常可以看见的,这更激起了刀飞的性欲。

刀飞拼命的吮吸着妈妈的乳房一只手还在捏另一个乳头,啊…你做什么!?疼!疼…妈妈突然高声的喊了起来,这时我注意到原来刀飞在使劲咬我妈的奶头。还好时间不长就没有继续这样折磨妈妈了。刀飞淫笑着从妈妈圆润的双峰上离开,顺着乳沟一直向下添。把已经被撕坏的齐膝的套裙向上掀至腰间,粉色的三角裤外边穿着肉色的连裤长袜,丰满圆润的大腿闪着光泽,纤细的小腿结实笔直,脚尖着地,更突出了腿部的线条。

不…不要…请别…妈妈已经感觉到了将被奸污的厄运了。妈妈还想夹紧,但腰部已经没法发力,很轻易就被刀飞分开,并伸出舌头,吮吸着妈妈大腿中间肉感的部位。在刀飞熟练的舌技下,虽然妈妈渐渐感到了下体传来酥痒的感觉,可被这个可恶的男人舔着自己的羞处,天性贞洁矜持的妈妈觉得还是死了好,只是想到我妈妈才不得已忍受这种屈辱。

刀飞伏下身体从又开始亲吻妈妈的大腿内侧,妈妈大腿轻轻颤动着,好象在极力抗拒着快感,刀飞继续往下亲去,顺着妈妈那肉色丝袜的档处一直往下,一路经过妈妈浑圆的膝盖,修长的小腿,慢慢吻上了妈妈光滑的脚面,妈妈轻叫道:脚…别你…脏…别呀…保守的妈妈无法理解和适应被人添脚。从性格分析,我估计我内敛的爸爸和妈妈结婚那么多年一直是十分保守的作爱,从来不玩新鲜东西。而刀飞的行为也震惊了我,这也是日后我对丝袜美脚乃至一些新鲜变态玩意?情的萌芽。

刀飞不理睬,咬住了妈妈从拖鞋鞋尖露出的丝袜下的脚趾,细细慢慢的品尝着妈妈脚趾的滑润,感受着丝袜在舌尖上散发的清香,妈妈因羞耻轻轻缩了缩脚,刀飞便移动着嘴唇跟随上去,让妈妈的玲?的脚趾始终无法躲避。妈妈的丝袜很快就被刀飞的口水濡湿了,妈妈脚趾的味道混合着今天出门时高根鞋特有的皮革味充分的满足着刀飞。刀飞底着头,好像加大了力度,嘴巴里发出咋咋的声响,妈妈痛苦地小声哭泣,强烈的耻辱使她剧烈呼吸,敞开的雪白双峰快速起伏着,躲在高身衣柜之中的我都看到呆了。

夫人兴奋了吧?真是淫荡啊!刀飞抬起头看着妈妈不是……妈妈痛苦地咬着下唇,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流。那让我们来验证一下吧﹗刀飞把手伸进了妈妈的连裤丝袜里,拨开了内裤遮挡的布条,用手指玩弄着柔嫩的花瓣。

不要————妈妈终于大声的哭了出来,不﹗我求求你……看着妈妈惊恐和羞耻表情,刀飞的心里那股征服欲望就越强烈。而一旁观战的我也越兴奋,越期待向黄片里的插入赶快来临,我还没有看过真人实弹的性交,尽管被男人抽插的是我亲生妈妈,尽管狰狞的肉棒不是我爸爸的而是一个流氓的!妈妈的心像被绳子紧紧勒住,虽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无法避免,但还是伤心得哭的几近疯狂。刀飞从档部撕开了妈妈的丝袜,接着把三角裤被拉到了膝间,刀飞的小眼睛立即死死地盯住了雪白的肉体上深红色的肉缝和黑色的倒三角形状的森林。妈妈双手上去捂刀飞一只手便死死的抓住了妈妈迁细的双手。两只腿又压着妈妈光滑的双腿,妈妈没有办法争拖。

刀飞这时用空着的右手脱下裤子脱出早已勃起的阴茎,妈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体下那黑色丛林中十分巨大的丑陋物具一点点地插入自己的身体里,我也屏住了呼吸的看着。

啊…天哪妈妈痛苦地闭上眼,巨大的肉棒一下没入,子宫彷佛有撕裂的感觉,妈妈惨痛的叫着。太大了是吗?过一会儿你就会爽的。刀飞这时放开手把妈妈诱人的大腿夹在了腰间,肉棒在阴道里摩擦着,捏住妈妈着雪白的乳峰,开始扭动着屁股。

啊……啊…哈哈…啊……哈….刀飞发出了快乐的呻吟,看着妈妈气质优雅的脸上痛苦的表情,他就有深深的满足感。他低下了头,粗黑的肉棒正从妈妈翻起地外阴唇里进进出出,你个骚比,老子干!干…老子日死你!日烂你的比…啊…刀飞的心里一下全是征服的快乐。而妈妈紧紧闭着眼,连呼吸也似乎停止。

…啊…妈妈紧咬着的唇间终于还是漏出了呻吟声。

终于还是有快感了吗,臭婊子!刀飞得意的说。

啊…恩…别……放放…放了我…才不是…恩刀飞熟练的性技巧使妈妈感觉每一下撞击都似乎在冲击着自己的心,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跟随着那节奏跳跃,但是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也同样无法消逝地在脑中徘徊;妈妈唯有拚命抑制忍住不发出叫声,但抽动的力量顺着自己的大腿、小腹、乳房一直传到了自己的喉咙口,妈妈只有在喉间发出「荷荷」的声音。

乳头已经硬了!婊子,别再装了。你外表虽然冷酷但其实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啊﹗别再做抵抗,好好享受吧﹗刀飞紧紧吸住了粉红色的乳晕,用舌头在上面打着圈,他用龟头先在妈妈阴唇四周轻轻地摩擦,然后再插入,用力地直刺到底,再缓慢地抽拉出来,如此往复地做活塞运动。本来就巨大肉棒更加全面地刺激着子宫里的每一处嫩肉。妈妈像被抽干了灵魂。

妈妈像是喘不过气来,张开了嘴想呼吸,但彷佛积聚在喉头的力量一下找到了突破的空间,小声地呻吟起来,呻吟很微弱,但也足够荡人心魄。

哈哈…就是这样!告诉我!骚货,很爽是吗?刀飞象发情的动物一样喘着气。

不是……我求你……停下……妈妈在呻吟里流着眼泪哀求。

啊!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你想要的啊是吧!想我干翻你

不…不是……妈妈小声地喊着,一会突然狂呼:不﹗我不是这样淫荡的女人啊﹗不是﹗

还不承认吗?你下面的嘴却很诚实啊﹗刀飞继续得意的挑逗。而高身衣柜之中偷看的我知道我妈的阴道里已经不知不觉中有了大量的淫水,我能听见阴茎在妈妈小穴里面摩擦着产生的尖锐声音。

妈妈雪白的脸一下红到了耳边,理智似乎已在和性欲之间在战斗,被强奸的痛苦和羞辱已渐渐在神智中模糊。我知道妈妈三十八岁的成熟身体像在渴望着被这个坚硬的阳具抽插,甚至被它刺穿。因为妈妈性感的丝袜小脚已经不自觉的交叉着夹在了刀飞的背上,丰满的肉丝大腿也夹紧了他的腰。刀飞也觉察到了柔软的肉洞在收紧,穿着半截丝袜的小腿紧靠在自己的背上,很有质感,细腻的袜面使他更兴奋。

来吧…骚货…我要看看你淫荡的样子,你这只母狗!

刀飞在妈妈的肉穴抽插了数十下,便突然精关一紧在妈妈的肉穴内射出精液,刀飞射精后软软的压在妈妈身上休息起来。我这时从高身衣柜之中出来,用疉球棒在刀飞的头上狠狠的打了一记重击,刀飞不及防便被我打的头破血流昏倒了,但刀飞的头被重势时正好撞到妈妈的头上令妈妈也昏倒了。看着妈妈裸露的身体及肉穴内源源流出的精液,我的肉棒更硬了。我将刀飞的手脚绑住了在他身上及手脚补多几棒重击。

为怕刀飞将性病付传给妈妈还是怕他令妈妈怀孕,我用卫生纸帮妈妈抺去肉穴的残留的精液。搞好了我便将妈妈反过来,让她睡在床上。近距离看妈妈的裸体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玩弄着她雪白的大奶子,舔着她身上的每一处。玩弄了半小时,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学着刚才刀飞干炮的姿势,我将肉棒挺进了妈妈的肉穴之内,这是十五年后第一次回到我出生的地方;感觉是十分奇妙的。我干着干着,因为是第一次而且是妈妈的肉穴,所以我噗嗤、噗嗤干了三十多下便感到有要射精的感觉,我由于有数天没打手枪所以我的精液射到妈妈的肉穴内是很大旺及浓浓的。

我将肉棒放到妈妈的嘴边用她嘴唇替我抺肉棒上的精液,这时妈妈醒来了急急的叱问着:小君,你干甚么?快停下来!

妈,妳可以给流氓干的这么起劲,还不要装贞洁了,妳给刀飞干了,给我也干还不是一样?妳也不想爸知道妳这么淫荡吧:妈听到便失了意志一般,我不也理她将她反过来学着刀飞一样搓着她的一双雪白乳房让她母狗一样俯在床上,我这时肉棒再次胀起来,我双手搓着她的乳房,让肉棒慢慢硬起来,我15岁的年纪,肉棒很快已经再现雄风了,我将龟头对准了妈妈的洞口,慢慢插入去。

啊…啁…天哪…这是…乱…啊…伦…妈妈在呻吟里流着眼泪哀求。

啊…别…啊…小君…啊…别…停…啊

妳要求我别停那我继续干好了,呵呵。成熟的母体动人心神,我也不想停!

我插呀插,一轮冲刺,妈妈也忍不住叫起床了啊…啊…

我做妳的好老公吧!快叫我她老公我要!

啊…唔…啊…我说不出这….啊..这….这时我减慢了抽插速度,我的肉棒仍在肉穴内但差不多停下来,妈妈好像突然由天堂掉到地狱一般忍不住道:啊…好老公..我忍不住…干我…我要…

都说了妳欠干了,我的大抑或刀飞的阳具大?

小君的..大….妈妈怕羞的说

好吧,以后我做妳的老公!我再次加快抽插肉穴的速度噗嗤!噗嗤!的声音再起。

啊…呀..啊…唔…妈妈再次陷入了欲火之中。

经过了第一次快鎗的问题,我知道了不凝盲目死干,要控制节奏才能将干穴的时间及乐趣延长,我时快时慢的在妈妈的肉穴挺进抽回洞口浅滩内,时进时出。

啊…啊…呀…妈妈这时只能发出这种声音来陪伴着我插穴时的噗嗤!噗嗤!声。干了大半小时,妈妈的肉穴收缩的力度更大,重重的压迫到龟头上,像要吸出我的精液一般,过了不久我感到精门一紧,有强烈需要射精的感觉。我道:我要射了…

说着已经在妈妈的肉穴内再次射出大量的精液了,妈妈也掉出阴精与我一起软软的抱在一起睡在床上。我温馨的吮着妈妈的裸体便抱着妈妈一起睡去了。我也不急着要再干妈妈因为我知道我还有数天时间调较她。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