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亲人之爱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今年二十五岁,毕业于大学外贸系,担任某大企业公司的总经理,可算得是年青有为的才俊。

姐姐美娜是我的女秘书,生得美艳绝伦、活泼大方。我的家庭是比较开放的,看过乱伦小说和电影的我对姐姐美嫩性感的胴体有着强烈的欲望。

这次公司揪适举办「劳动节」郊游活动,有三天的旅程,她因是我的女秘书,当然是顺理成章的寸步不离开我的左右。

我和姐二人一同欣赏风景古迹、谈天说地、倒也欢愉。

在返回饭店的途中,美娜很大方的把手插入我的臂弯里,说道:「我的总经理,姐的两条腿都走酸了,你搀扶着我走好吗?真累死了!」

「姐,我们到运河边坐一会、歇一下脚,再走吧!」

「好啊!」

我们二人在岸边的树荫下坐在软软的草地上面,这是台南地区恬静的岸滩、蓝天白云,映在河水上,令人心矿神怡。

姐姐美娜现在倚偎在我强壮的臂湾里,从我身上散发出一股壮男的体温,加上男性身上流出来一股异味的汗水,动得她芳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内心充满了矛盾和复杂的思绪和不安,羞红的低头不语。

我一看她那含羞带怯的模样,知道姐已动春情,急需男性的安抚,于是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屁,那种富有弹性而且有柔软感的触觉,使得我心里立刻有点震栗。

我的手越抚越用力,不但抚摸而改为揉捏着她的屁股肉,我知道她是不会反抗的,于是再试探的,手向下滑落,移到了屁股沟的中间,用手指在那里轻轻抚磨。美娜顿时觉得有点痒,连忙羞怯的移动一下,但并不是挣扎,因为那只温暖的手掌,好像从一股电流里面产生出一道磁力般,把她粉吸住了。

「嗯!嗯!」姐姐轻轻嗯了两声,就没有再动了。

我好像受到鼓励一样,索性撩起她的裙摆,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轻轻的抚摸起来。

姐姐为了少女的矜持,不得不移开我的手,忸怩地说道:「不要嘛!难为情死了……」

「姐!不要紧嘛!给我摸一摸!怕什么呢?」

「不行!给人家看见……才羞死人呢!」

「那么我们不要回去晚饭!另外去别家饭店开个房间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就不会给人看到好吗?」

在另一家豪华宾馆,我看她酒后娇艳媚动人,媚眼如丝,半开半闭,不胜酒力的媚态模样,一把抱起她的娇躯放在床上,自己也爬上床去,搂着她猛吻,一手伸入裙内挑开三角裤头的松紧带,摸到长长的阴毛,手指正好碰到桃源洞口,已经有点湿濡濡了。

姐姐双腿一夹,不让我再有下一步的行动。而我的手被夹在双腿中间,进退不得,只好暂时停住。

美娜从来没有被男人的手摸过自己的阴户,芳心是又喜又怕。

「嗯!不要这样嘛!好弟弟!啊……请你放手!哦!我是亲姐姐,我怕!真的,我好怕!不要嘛!求求你!」

姐姐本想挣开我的手指,但是从我手掌压在阴户上面传出的男性热力,已使她全身趐麻,浑身无力推拒。

我用力拉开她的两条大腿,再把自己的膝盖顶在她的双腿中间,以防她再夹紧双腿,手指伸入阴道轻轻扣挖,不时轻揉捏一下她的阴核。

「啊!请你不要!捏那粒!哎呀……痒死我了……哇!求求你!请你放手!我……呵!姐受不了啦!」

这也难怪,美娜在洗澡时也曾摸揉过自己的阴核,她已有经验,手指一碰到它,就使得全身趐麻痒,于今夜被男性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酸麻,趐痒难当,其味各异。

她双颊绯红,媚眼如丝,全身颤抖,一只手本来是要去拉开我的手,却变成扶按在我的手上。

但我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在轻轻的揉挖着她的桃源春洞,湿濡濡、滑腻腻,揉着、挖着!

忽然美娜全身猛的一阵颤抖、张口叫道:「哎唷!我里面好像有……有什么东西流……流出来了!哇……难受死了!」我乘她正在疼痛而不备时,将她迷你裙拉了下来。

肥美的阴阜像个肉包似的,上面长满了柔软细长的阴毛。我再把她臀部抬高,将她的三角裤脱了下来,继续脱光她全身衣物,自己也脱得清洁溜溜。

把美娜的两条粉腿拉到床边分开,自己则蹲在她双腿中间,先饱览她的阴户一阵。只见她的阴户高高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两片大阴唇,紧紧的闭合着。

我用手拨开粉红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开的小洞口,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茫。

「哇!好洁亮!好可爱的小穴,太美了!」

「弟!不要看了嘛!真羞死人了!」

我站起身来,再欣赏这具少女美好的胴体,真是上帝的杰作,裸现在我眼前。

美娜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不大不小的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那身材苗条修长,白皙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了!

看得我是欲火亢奋,立既伏下身来吻上她的红唇,双手摸着她那尖翘如梨子型的乳房上,我的大手掌刚好一握。

乳房里面还有像鸡蛋那么大的核,随着手掌的抚摸在里面溜来溜去。我因从未玩过处女,仍然不知道这是处女的特征,故甚觉奇怪。

我低下头去吸吮她的奶头,舔着她的乳晕及乳房,一阵趐麻之感通过美娜全身,她呻吟了起来。

「啊!呵……好痒啊!痒……死……了!」

那个小穴洞,可爱的桃源仙洞立刻冒出大量的淫水来了。

美娜正在闭目享受被我摸揉舔吮的快感,闻言张开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了一惊!娇羞的说道:「啊!怎么这么大,又这么长,不行啦!它会弄坏姐的小洞的!」

「好姐姐!它要亲你的小洞洞哩!」

「不要……我怕!」美娜说着,用手掩着那个小穴洞。

「来嘛!好姐姐!难道你那个小洞洞不痒吗?」

「嗯!是很痒,可是……我……」

我的手又在揉捏她的阴核、嘴也在不停的舔吮她的鲜红乳头。

「啊!别在揉捏……了,哎呀喂……别咬我的……奶头……别……别舔了!好痒……我痒得受……受不了……了!」姐姐被我弄得全身酸痒,膊不停的颤抖着。

「好姐姐!让我来替你止痒吧!好吗?」

「嗯……嗯……好嘛!可是……只能进去一点点啦!」

我把她双腿拨开,那个桃源仙洞已经张开一个小口,红红的小阴唇及阴壁嫩肉,好美、好撩人。

我手握着大阳具,用龟头在阴户口轻轻磨擦数下,让龟头粘满淫水、行事时比较润滑些。

「好弟弟!只能进去一点点啊!我怕痛哩!」

「好!只一点点,你放心好了!」

我慢慢挺动屁股向里挺进,由于龟头有淫水的润滑,「滋!」的一声,整个大龟头已进去了。

我握着她的玉手抚摸着大肉棒,起先还有点害羞的挣扎,后来就用手指试摸着,最后竟用掌握起来了。

「啊!好烫呀!那么粗、又那么长、吓死人了!」

「好姐姐!再让它亲一亲你的肉洞!好吗?」

于是我教美哪娜握着肉棒,先在桃源春洞口先磨一磨,再对正,好让我插进去。

「嗯!你好坏唷!教我这些羞人的事。」

我挺动屁股,龟头再次插入阴户里面去了,开始轻轻的旋磨着,然后再稍稍用力往里一挺,大鸡巴进入二寸多。

「哎呀!妈呀!好……痛啊!不……行……你……停……停……」

我看她粉脸痛得煞白,全身颤抖技抖,心里实在不忍,于是停止攻击,用手抚摸乳房揉捏乳头,使她增技加淫性。

「姐!忍耐一下,以后你就会苦尽甘来,欢乐无穷了。」

「弟!你的那么粗大,现在塞得我是又胀又痛,难受死了,以后我才不敢要呢!谁知道性爱是这样痛苦的!」

「姐!处女第一次开苞都是会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再玩会更痛的,再忍耐一下吧!」

「那么你要轻点!别使我太痛苦哇!」

「好的!」

我已感到龟头顶住一物,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处女膜吧。

我再也不管她是受得了还是受不了,猛的一挺屁股、粗长的大鸡巴、齐根的到美娜紧小的穴洞里,「滋!」的一声。

美娜惨叫一声:「哎呀!痛死我了!」

我则轻抽慢插、美哪痛得大呼小叫,香汗淋淋。

「弟!轻一点!我好痛!我……我的子宫受不了……啦……」

「小宝贝!再忍耐一下,马上就痛快了!」

我心里真是高兴极了,处女开苞的滋味真棒,小穴紧紧的包住自己的大鸡巴,好舒服!好畅美!尤其看着美娜脸上痛苦的表情、真是千金难买,煞是好看又好玩。

「亲亲姐姐!还痛吗?」

「现在好一点了!可是里面又胀、又痒的反而难受死了!亲弟!怎么办嘛?啊」

「傻ㄚ头!这就是你小穴里需要我的大鸡巴替你止痒嘛!连这个都不知道!我的傻妹妹!」

我一边用力的抽插、一边闭闲意致的欣赏姐姐粉红的脸表情、雪白粉嫩的胴体,双手玩弄她鲜红的奶头。

渐渐的美娜的痛苦表情在改变着,由痛苦变成一种快感惬意,变成骚浪起来了。她在一阵抽颤抖下,花心里流出一股浪水来了。

「啊!亲弟!我好舒服……哇!我又流……流出来了!」

我又被她的热液烫得龟头一阵舒畅无比,再看她骚媚的表情,便不再怜香惜玉了。挺起屁股猛抽狠插,大龟头猛搞花心。

捣得美娜是欲仙欲死,摇头摇脑眸射春光,浑身乱扭淫声浪叫:「亲弟!你要捣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靠构快……哎唷……你弄吧……用力的……吧!死我算了……啊!我的子宫要……要被你穿……喔……喔……」

我听得是血脉奋涨,欲焰更炽,急忙双手抬高她的双腿,向她胸前反压下去,使她整个花洞更形高挺突出,用力的抽插挺,次次到底,下下着肉。

「哎唷!弟!我要死了……要被你死了!我、我不行了……我又流了!」

「哦……哦……我的亲弟……我……我……」

姐姐美娜已被我插得魂魄飞散,、欲仙欲死,语不成声了。

我当她第四次丢精时的两三秒钟后,也将那滚烫的浓精全射进她的子宫深处,射得姐姐美娜一抖一抖的。

二人开始软化在这激情的高潮中,也陶醉在那高潮的余韵中,两件互相结合的性器,尚在轻微的吸啜着,还不舍得分离开来。

二人经过一阵休息后,双双醒过来。

美娜娇羞的说道:「亲弟弟!你看!床单上都是血,都是你害人,我的处女贞操也给你毁了,你可别抛弃我呵!妹妹好爱好爱你!」

「小宝贝!弟弟也是一样好爱你,怎么会呢!」

「弟!你刚才弄得我好舒服好痛快!原来性爱是如此的美妙。早知道是这样好的话,早点给你弄该有多好呢?」

妈妈美娟是一位中年美妇,周六早上,我和妈妈驾驶看小轿车先到台中日月潭去观光,在日月潭xx大饭店租了二个豪华的套房。

晚餐后,进入各人的房间先洗了一个温水澡,洗除了一身的臭汗和疲劳。

我正躺在床上休息时,电语铃声忽然响起,我拿起电话:「喂!」

原来是妈妈打来的:「孩子,过来陪妈妈聊聊天,好吗?」

孩子回答:「好的!妈妈,我马上过来。」

我来到妈妈的房间。

妈妈说:「孩子,把门锁上!」

「嗯!」我遵照妈的话,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把上,并且把门锁好。

妈妈说:「来,儿子,坐下来陪妈妈聊聊天,时间太早也睡不着。」

于是我们母子二人便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我一看眼前的妈妈,年纪四十多岁,一种养尊处优的贵妇风姿,粉脸美艳绝伦,肌肤白里透红,秀眉微弯似月,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细长乌黑,鼻子高挺隆直,艳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双唇肥厚柔嫩含着一股天生的媚态,最迷人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媚眼,每在转动瞄着看人时,似乎里面含有一团火,烧人心灵、钩人弛魄一样。

孩子在心里暗叫道:「哇!妈妈今天连乳罩都没有戴上!」

只见妈妈浅黄色薄纱睡袍披在身上,那两颗肥大丰满的乳房,贴看半透明的睡袍上,清晰的显露出来,尤其是像葡萄那样大的奶头、尖顶在肥乳上面,真是勾人心魂,看得孩子的阳具不由自主地亢奋起来。

我突然又感到一阵不安和惭愧,心想:「她是我的亲生妈妈,怎么可以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呢?真浑蛋!也真该死!」

我想着想着把头低了下来,满脸含有羞愧之色,连正眼都不敢看她一下。

妈妈被我呆看了一阵,芳心噗噗的跳得快了起来,呼吸也不禁急促上来了,她在凝视了我一阵,儿子竟长得如此的英俊潇洒、高大健壮、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了。芳心毫没来由的跳个不停、气喘行急、粉脸发烧、双乳发胀,连下面的肥美穴不由自主的流出一大股水来了,把一条三角裤和大腿两内侧都弄得粘糊糊湿濡濡的了。

妈妈说:「孩子,妈妈洗过澡,为了贪求舒适凉快,穿得很少,你不会见怪吧?」

我连忙说:「不会的!妈妈,何况我们是母子,再说……」

妈妈问道:「再说什么,怎么不说下去呢?」

孩子低着头说:「我怕妈妈会不高兴!」

妈妈笑着说:「怎么会呢!从你生出来,我是看你长大的,你就是说错了话,我也不会不高兴,也不会怪你的!」

孩子见状就说:「那我就说了!记得我小的时候,妈妈照顾我,晚上替我洗澡、陪我睡觉,疼我、爱我!现在我长大了,我还不知道要怎样的报答你呢?我一定要好好的孝顺你,报答你!」

我说完,坐到她的身边,搂着她的腰、亲吻着她的脸颊。吻得妈妈娇羞满面的说道:「乖孩子,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洗澡时,有多调皮?」

孩子说:「这个我不太记得了!请妈妈说嘛?妈妈,不好意思说吗?」

她粉脸通红的说不下去了。

「好妈妈,说嘛!」孩子说罢将嘴改吻她鲜红微翘的小嘴。

妈妈被我吻得气都喘不过来,忙用手把我的头推开,说道:「你想闷死妈呀!小鬼头!」

孩子猛缠着她:「那妈妈快讲,不然我又要吻下去了。」

妈妈只好顺我的意说:「好!好!好!我怕了你了,你小的时候,我每次给你洗澡,你非要我脱光了衣服坐在浴缸里面,你就站在浴缸里面,脸对脸的替你洗澡。而你的一双小手,有时摸妈妈的乳房,有时又捏奶头,有时伸到下面去摸妈妈的……下体,弄得我全身痒趐趐的,难受死了!有时我气极了,把你的小手打开,你就又哭又叫,真气死我了。」

孩子追问着:「那么!妈妈后来又怎样呢?」

妈妈继续说:「我有什么办法?只好让你那双讨厌的小手去摸去捏!真恨起来时,我就用手指去敲你的小鸡巴,逗得你是哇哇叫,想起当时的情景,到现在还觉得好笑哩!」

我假装生气说:「好呀!原来妈妈在欺负我年纪小,我现在要报仇了!」

妈妈笑道:「小鬼头!妈妈对你那么好!你报的是什么仇呵!」

孩子说:「我现在要吃你的奶、咬你的奶头、摸你的肥穴。」

妈妈知道我存心耍无赖,便说:「你敢!」

「我怎么不敢!」我说着,便把妈妈压倒在沙发上,双手拉开睡袍的前襟。

「哇!」好大一双雪白丰满的乳房呈现在孩子的眼前,高高挺起,一点都没有下垂,两粒紫红色像草莓般大的乳头挺立在桃红色的乳晕上,美艳性感极了。

我低头含住一粒大奶头又吮又咬的,一手抚摸另一颗大奶,一手伸入三角裤里面,抚摸着那一大片的阴毛。

「啊!孩子!不可以!这样胡来……妈妈要……叫救命了……」

我不理会她的大叫,手指顺往着阴毛而下,插进妈的阴户里面是又扣又挖的,弄得妈妈整个人都瘫痪在沙发上面,全身颤抖娇喘喘的。

妈妈一阵娇声浪语:「孩子,求求你……别挖了……妈妈难受死了,快把手拿出来……喔!我……我丢了!」

接着,一股热液顺着我手指流得她的肥臀和床单上一大片。

妈妈娇声道:「死孩子!妈妈,被你整死了!前世的冤家!」

「好妈妈!舒服吗?」我亲吻着她的红唇问道。

妈妈道:「舒服你个头!被你整得人家难受死了。」

妈妈亲着我的面道:「乖儿子!你要妈妈怎样赔你的精神上的损失才甘心呢?」

我说:「我要妈妈上床脱光了衣服、给儿子看一个饱,才甘心情愿!」

「要死了!你现在是个大男生了,妈妈怎么可以脱光衣服给你看呢?那不羞死人了!」妈妈闻言粉脸煞红。

我说:「羞什么!我小的时候你又不是没有看过嘛!」

我说罢、站起身来,三把两把就脱得清光大吉、赤条条的立在她的面前给她观看。胯下的大鸡巴、亢奋得硬涨高翘。

妈妈一双媚眼、死死的看着我的粗长硕大的鸡巴、芳心跳个不停。

「哇!好可怕呵!这小鬼头档烫的鸡巴、怕不有八寸左右长吧!大龟头像小孩的拳头那么大、真像是天降神兵、勇不可挡、要是被它插进自己的小肥穴里面、真不知是什么滋味呢?」

想得她是既紧张又刺激的发起抖来了,粉脸含羞,带怯的娇声叱道:「死小鬼!丑死了!还不赶快把裤子穿起来,你真是越大越坏了,真不像话!」

其实她说归说,一双媚眼始终没有离开孩子的大鸡巴。

我了解妈妈心里想要,但是为了她的尊严与矜持、不敢有所表示。

这位把自从小看到大的妈妈,现在看她脸上的一切神情,可能正在受着性的煎熬、欲的不满足,今夜就在她的身上,尝尝中年妇人到底是何种风味,是否如朋友老刘所说的,「女人四十如虎」!

我站在妈妈的面前,一根大鸡巴已高挺挺的,我说:「好妈妈!我都脱光了衣服,给你看得清清楚楚的了,请你也脱光了让我看看嘛!」

妈妈仍假装害羞的说:「胡说!妈妈的身体,除了你爸以外,怎么可以给别人看呢?」

我一脸哀求状,说道:「好妈妈,亲妈妈!求求你给儿子看看嘛!我从来都没有看过女人的裸体,长得是什么模样;妈!好不好吗?」

妈妈娇羞的说:「妈妈有什么好看的,真叫我难为情,再说!我的年纪也不小了,曲线已经没有少女的美了,都老啦!」

我说:「不嘛!妈妈,这样不公平、只准你看我的、而不让我看你的、我不要;你的曲线美不美,我无所谓,只给我看一看就可以了嘛!好妈妈!你是不是不疼我了。」

妈妈这时心中已经很激荡,下面那个桃源春洞已经春水泛滥成灾,一张一合的好不难受,三角裤及大腿两侧早已濡湿了一大片,芳心是千肯万肯,只是还不敢表示出来,而故作矜持。

于今事情发展到了这么地步、就来个顺水推舟、将计就计。漫声应道:「好吧,小鬼头、妈妈真拗不过你,就让你看个够吧!」

她说罢站起身来、迅速的脱下睡袍和三角裤,全身赤裸的照贩站在我的面前。

「看吧!小冤家!」

我张大两眼看得发呆,「哇!真想不到妈妈都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妇人了,而且还生了我和姐姐,身材还是那么的棒!」

美艳绝伦的粉脸白里透红,弯弯的秀眉赛似皎月,高挺隆直的鼻悬胆,水汪汪的大眼亮如星辰,微翘的红唇赛似樱桃,肌肤洁白细嫩宛如霜雪,乳房肥大丰满好似高峰,乳头紫红硕大犹如葡萄,肚脐深陷极似酒涡,小腹微凸好似气球,浅灰色腹纹就像图画,乌黑阴毛赛似丛林,臀大肉厚像似大鼓,粉腿浑圆好似象牙,再加上丰腴成熟的胴体,及散发出的一阵体香,使孩子看得神魂飘荡,欲火如焚,再也无法忍受,双手抱起妈妈的娇躯,放倒在床上,如饿虎扑羊似的压了上去,猛亲吻着地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妈妈被我吻得全身痒趐趐的,也抵受不了,玉手情不自禁的握着我的大鸡巴套弄起来,娇喘呼呼的道:「死小鬼!别在吻我了,妈妈全身痒死了!好了,我受不了啦!」

「好妈妈!你的胴体好美啊!尤其是这两粒大奶头,我要把它吃下去。」子扬说着,就张口含着一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咬的,另一只手去揉捏另一粒大奶头。

妈妈整个人被我揉吮得快要瘫痪了,忙把香舌伸入我口中吻吮,玉手也不停的套弄着大阳具和睾丸。

「啊!小鬼头!别咬妈的奶头,轻点!好痛哟!……哎呀!死小子!叫你咬轻点,你反而咬得那么重!会被你咬!咬破了……哎唷!你……你……你……真坏死了……喔!……」

我吸吮过她的双乳一阵后,翻身下床来,把她的双腿拉到床边分开,蹲了下来仔细的观赏妈妈的桃源春洞,只见高突如大馒头一样的阴阜上,生满了一大片乌黑亮丽的阴毛,用手一摸「沙沙」之声不绝于耳,抓了一把拉起是又粗又长,大约有三、四公分左右、从肚脐下三寸以下的地方、一直延生到阴阜上面,真扣人心弦。

「啊!死小子……轻点……会痛呵!」妈妈被拉痛而叫了起来。

两片肥厚紫红的大阴唇上面,则生满寸余长的阴毛,手扮拨开两片大阴唇一看,粉红色的阴核,一张一合的在蠕动。殷红色的桃源春洞已开,溪水潺潺流了出来,照亮粘糊糊地闪着晶莹的光彩,美艳极了。

我伸出舌头先舔一下那亮技粒跳动的大阴核、顿时使得妈妈全身颤抖了两三下。

我一见急忙再舐几下、震抖得妈妈大叫道:「哎呀!喂!小鬼、不要这样……喔……你真要了妈妈的老命了……嗯……」

我的舌头在桃源春洞口骚扰了一阵,再伸入阴道里面猛舔一番,不时还咬吸、舔吮那粒大阴核,进进出出胡搅一阵。

「啊!呵……要命的死小鬼……妈妈……要被你整死了!啊……别干别再舔了……哎呀!别咬那粒……阴……核……啊……我……我……要……要丢了!小鬼……你真要命……妈妈要……喔……要……」

妈妈浑身一阵颤抖,被我舔吮得趐麻、酸痒而不亦乐乎。

一股热乎乎的淫液、流了我一嘴,我既把它全部吞吃掉了。那微带咸腥味道的淫液男人吃了是最佳的补品!

「君若不信、不妨试试、常吃女人的淫液会使你容光焕发,延年益寿、精神饱满、比美中药补肾强精丸,决非虚言。但不可吃风尘女子的,不但无一好处,而且有毒。切记!切记!」

「小鬼!不要再逗了……妈妈受不了啦!!娟娟要被你……逗死了……舔……要命的小冤家……喔……」

妈妈一边哼着叫着,一边玉手不停的玩弄孩子的大肉棒、用手指去蘑捏龟头的马眼、及颈沟。

我觉得妈妈的手,好会摸弄,比起姐姐用手套弄,强上十倍。从龟头上传来的一阵趐麻快感、真美死人了。于是站起身来,把妈妈的粉腿分开抬高,放在自己的两肩上,使她那粉红色的桃源春洞,一张一合的好似吃人的口一样。上面布满淫液、好像饿了很久没有饭吃似地,流着馋馋欲滴的口水。

妈妈娇声求道:「孩子!妈妈的小穴被你弄得难受死了……痒死了!乖宝贝快把你的大肉棒替……替妈妈止……止痒吧!」

我调戏她说:「妈妈,你刚刚不是还说你的裸体,除了你的丈夫以外,不能给别人看得吗?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快,不但给我看了,还给我亲舔你的小肥穴,又喝了你流出来的琼浆仙汁。现在反而叫我插你的肥穴,这不是多矛盾的事啊?」

妈妈一听则气呼呼的道:「死小子!你把妈妈挑逗得全身难受得要死不活的。你得了便宜还卖乖,还在说风凉话,真恨死你了!」

我连忙说道:「妈!儿子是逗着你玩的,别生气,儿子现在马上来替你止痒!算是给你赔礼、好吗?我的亲妈妈!」

「死相,尽说不练光卖一张嘴!快点!」

「是,娟妹妹,儿子遵命!」我创答应一声,手握大鸡巴,对准了她的肥穴。屁股一用力「滋!」的一声插入三寸多深,「哎唷!好痛!」我也不管她的叫痛,紧跟又是用力一挺,七寸多长的大鸡巴尽根到底,龟头顶到子宫口。

原来妈妈的阴户生得是外大内小型的,把儿子我的大龟头包得紧紧的,舒服极了。

妈妈被我猛的又是一下捣到底,痛得大叫道:「哎呀……嗯……小鬼……你是在要娟的命呀!猛的一下就插到底,也不管我痛是不痛……你真狠心!死小鬼!」

「好妈妈,是你叫我快点嘛!我是奉命行事,怎么又怪我呢?」

「妈妈是叫你快点,可是没有叫你用那么大力插到底呀?」

我装出一脸无辜状,说道:「对不起嘛!妈!我没玩过女人,所以不太懂嘛!」

妈妈在我鼻头戮了一下,说:「喔!鬼才相信你没玩过女人呢?」

我作出童子军的手势,说:「是真得嘛!」

「管你是真是假,都与我无干,等一下别在太用力了。妈妈叫你用力的时候你再用力,知道吗?」

「是!妈妈!」于是我先开始轻抽慢插,然后再改为三浅一深,但不敢太用力,接着是六浅一深地不停抽插。

使妈妈开始舒服得直叫:「啊!啊!孩子……乖儿子!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套功夫,啊……真要命……妈妈……好舒服……啊……啊……插快点!用力一点娟娟被儿子搞得好舒服啊啊……」

我依言用力抽插,妈妈扭腰摆臀挺起阴户来应战。

经过了十多分钟,妈妈的淫水不停的流,一滴一滴的都流到地毯上。

「啊!小宝贝!好舒服……好畅快……用力………对……再用力!妈妈……要泄了!啊!你的娟美死了!喔……」

妈妈泄了之后,感到腰力不够,用双手抓紧床垫,将整个肥臀挺上又沉下的接战,香汗淋淋、娇喘喘的,又吟又叫的叫道:「乖儿!妈妈没有力气了!腿都被你抬得发麻了!快把我的腿放下来,我实在受不了啦!唉!要命的冤家!」

我放下双腿,把妈翻过身来伏在床上,把那个雪白肥大的粉臀高高翘了起来,握着自己的大鸡巴,猛插进那一张一合的洞口,这一下插得是又满又狠,妈妈哎呀的吟着。我则伸出双手,去捏弄她一双下垂的乳房和两粒大奶头。

妈妈从来没有尝过这「野狗交媾」式的招数,阴户被我猛抽狠插,再加上双手揉捏乳头的快感,这样滋味还是第一次享受到,尤其我的大龟头,次次都碰得她的花心是趐麻、酸痒,阴壁上的嫩肉被粗壮的阴茎胀得满满的,在一抽一插时,被大龟头上凸出的大凌沟,刮得更是酸痒不已,真是五味杂陈妙不可言。兴奋和刺激感,使得妈妈的肥臀左右摇摆、前后挺耸,配合儿子的猛烈插抽。

「哎唷喂!心肝宝贝,大鸡巴的乖儿子……妈妈的命……今天一定会死在你的……手里啦,阿……抽吧……吧……用力抽你的娟……深深的干吧……死你的妈妈吧……啊……妈妈好舒服……好痛快……妈妈的骚水又……出来了……喔!泄死妈了啊!娟是你的了!」

我只觉得妈妈的子宫口正在一夹一夹的咬吮着自己的大龟头,一股像泡沫似的热液种亮直冲龟头而出,流得床单上面一大片。自己也将达到射精的巅峰,为了使她更痛快,于是拚命冲剌。

龟头在肥穴里一左一右的抽插,研磨着她的花心,口里大叫道:「妈!小穴妈妈,娟娟妹妹,你的屁股挺快点……我快!快要射精了……快……」

妈妈的腰臀都扭动的酸麻无力了,听到我的大叫声,急忙鼓起余力拚命的左右前后挺动,把个肥臀摇摆得像跳草裙舞似的那样快。

我只感到妈妈的花心开合的更快,咬吮得龟头更紧更密。

「哎呀……害死人的小冤家!娟娟……又……又泄了……」

「啊!妈……儿子我……我也射精了……」

我的龟头被妈妈的热液再次的一冲激,顿时感到一阵舒畅,龟头一痒一麻,背脊一酸,一股浓热滚熨的阳精飞射而出,熨得妈妈大叫一声:「哎呀!熨死我了……小宝贝……」

二人都达到了性的满足、欲的顶点,相拥相抱魂游太虚去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了过来。

我一看手表,快凌晨一点。感觉肚子有点饿了,按铃命侍者送入几样小菜一瓶洋酒。二人赤身裸体边吃喝,边闲聊起来。

我还不时抱着妈妈的粉颊,把酒倒在自己嘴里,再吻着她的樱唇喂给她喝,又伸手在她胴体上东摸一下、西捏一下,直逗弄得妈妈吃吃的娇笑:「小宝贝!别再乱摸乱捏了,痒死妈妈了!」

我问道:「娟,刚才你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妈妈一副陶醉的口吻,说:「嗯!好舒服!好痛快!妈妈活到今天还是头一次领略到于此美妙的性交乐趣!小心肝!妈妈真爱死你了!」

我在妈的丰乳上捏了一把,说道:「亲亲娟妹热妹!等一下还要不要,儿子再给你一次更痛快的!」

「嗯!当然要吗?妈妈饿了好久,当然要吃得饱饱才甘心!」

「妈妈!儿子的这条宝贝,够不够劲,你满意不满意?」

「小心肝!还说呢!你那条大宝贝真厉害、真够劲!刚才差点把妈妈的命都要去了,怎会不满意呢?」妈妈玉手在套弄着孩子的大阳具,娇滴滴的说着。

「那你以后要叫我好听一点的!」我揉着她的大乳房。

妈妈问道:「你要妈妈叫怎么样叫你好听一点的呢?」

我得意的说:「妈,你可以叫我……大鸡巴哥哥、亲哥哥、亲丈夫。」

「不要嘛!那多羞死人嘛!」她粉脸通红的娇羞着说。

「妈!羞什么!现在又没有外人!我又是从您的小浪穴里生出来的。只有我们俩个人的时候,这样叫才能提高彼此的情趣,玩起来才会更尽性更舒畅。」

「嗯!好嘛!亲哥哥、亲丈夫、大鸡巴亲哥哥!啊羞死人了!」

我一听高兴的猛吻着她的樱唇,及一双大乳房和奶头。

「我的亲娟娟!亲太太!肥美穴亲妹妹!」

妈妈被孩子吮咬得奶头硬挺起来,全身趐麻痒的道:「你呀……真死相!什么肥美穴妹妹,都叫得出口,也不害躁!」

「亲妹妹!你的那个桃源仙洞,本来就是生得又肥又小又美嘛!」

「好了!随你怎么叫吧!真拿你没办法!」

在这一个星期的游览中,实际上二人做爱的时候比游览的时候多。

在房间时,除了饭店侍者送饭送饮料时穿着睡袍外,其余时二人俱是裸体相处。性欲来时,不论床上、床下地毯上面、沙发上面、浴室里、或躺、或卧、或站、或坐、或跪,各种姿式和各种角度的尽情造爱。加上妈妈集二十余年的性爱经验及技巧,指导我如何能够省力,如何能够持久,如何能使男方畅快,如何能使女方舒服。使得孩子每次的性爱,都得到遍体舒畅,也使她自己也得到满足尽致。

我感到妈妈的各种性爱技巧有于一本「性爱百科大全」一样,使我享尽了中年成熟妇人的风韵和妙味。

想起:「四十如虎」这句俗语,是朋友老刘对我讲的,一点没错。难怪许多年轻的男子,喜欢和中年妇人做爱。其中美妙的性趣,尤其是跟自己漂亮的妈妈做爱,那种感觉真是妙极了,若非过来人,适实难窥透得了啊!

在长城大饭店的豪华套房的大床上,我和美艳性感的大姨妈美玉赤身裸体的躺着。

我仔细的观赏姨妈姣美的粉脸,摸在手上还是滑嫩异常。胴体成熟丰满,双乳呈半圆球型,胀卜卜的十分丰满,如像半个大皮球覆盖在胸前一样;两粒殷红色的奶头像两个红草莓一样,挺立在粉红色的乳晕上,艳丽的耀眼生辉;高凸的阴阜上长满褐色二寸左右的阴毛,大小阴唇和她的乳头一样,也是性感的艳红色;顶上一粒粉红色的阴核,像花生米一样大小;粉腿修长、身材曲线都很汉排好看、臀部肥大高翘。

我看了一阵,觉得阴毛没有妈妈的那么浓黑外,那艳红色的桃源春洞,则与妈妈那肉红色的肥嫩阴唇不相上下。我分开大姨妈修长的粉腿,先用手指揉捏她的阴蒂。用嘴去亲吻她的红唇,顺序而下,含着她那艳红似草莓的奶头,吻吸吮咬,拉着她微微颤抖的玉手来握自己的大鸡巴套弄着。

我的大阳具高高翘起,紫红光亮的挺立在大姨妈面前,直看得她心中跳个不停,肥穴里面不停的流出骚水来了。我的龟头像三、四岁小孩拳头般大,高翘硬挺,青筋暴露,使她心中又怕又爱。

我把她搂抱在怀里,一同坐在床边,一手抚捏她的肥乳和那褐红色的大奶头,低头用嘴含住另一粒大奶头吸吮、舔咬着,一手指插入她那两片多毛、肥肥胖胖的阴户肉缝,扣挖的搞弄着,湿淋粘滑的淫水流得我一手。

大姨被我摸奶、吸咬奶头及扣挖阴户,三管其下的调情手法,弄得浑身颤抖、媚眼如丝、红唇微开的呻吟喘息,周身火热、趐麻酸痒集于全身,欲火如焚难受死了,连忙按住我的双手,道:「好孩子,大姨被你弄得难受死了!」

「姨妈,你是那里难受呢?」我推开她的双手,继续摸弄。

「我……羞死人了……我不好意思说嘛!你知道……还故意逗我……」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我亲爱的大姨!」

「你真坏死了!我被你挖得痒死了!我要你……给我……」

大姨娇羞得说不下去了,一只玉手握住我的大阳具,套弄起来。「哇!」好粗好长,一把都握不过来,真像条烧红的铁棒一样,又硬又烫,吓坏人了。心想,等一下被我插进自己的大穴里面,不知是何滋味!

我知道眼前这位中年美妇,被自己那一套高超的调情技巧,已挑逗得难以忍受了。于是把她推倒在床上,使她的肥臀靠近床边,双手挽住她肥润的大腿向两边分开,自己则站在她的双腿中间,来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挺起大鸡巴对准她紫红色的肉洞,腰部一用力,「滋!」的一声,一条七寸半长的大鸡巴齐根没入,大龟头直顶到她的子宫口。

「哎呀!顶死人了……我真受不了……啦……」

于是开始变化各种抽插的方式,直得大姨扭腰摆臀,上挺上摇,口里淫声浪语的哼叫,淫水像缺了堤似的,一直往外猛流,从屁股沟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

「啊!你害死我了……亲丈夫……哎呀!我要泄了……」她的淫叫声越来越大,骚水越流越多,全身颤抖,媚眼半睁半闭,汗水湿满全身,粉脸通红荡态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摇摆上挺来迎合我的抽插。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大鸡巴在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她那两片多毛的肥厚大阴唇,及紫红色的两片小阴唇,随着大阳具的抽插,翻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再看她粉脸含春、目射欲焰,那骚媚淫荡的模样,想不到这位比自己母亲年纪还大几岁的妇人,还真使自己销魂蚀骨,迷人极了。

我看得心神激荡,大鸡巴在她肥穴里猛力的抽插,又翻又搅,又顶又磨得她大叫。

「亲丈夫……好弟弟……小乖乖……我被你……死了……你真厉害……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我……啊!……我……又泄了……喔……」

一股热液直冲龟头,紧接着子宫口咬住我的大龟头一收的猛吸猛吮,使我舒服的差点要射精了。我急忙稳住激动的心情,停止抽插,把大龟头紧紧顶住她的花心,享受那花心吸吮的滋味。

大姨已连泄几次,全身也软瘫下来,除了猛喘大气以外,紧闭双眼静静的躺着不动,但是她的子宫口还在吸吮着那个大龟头。

我的身体虽然没有再动,可是顶紧花心的龟头被吸吮得痛快非凡。

大姨慢慢睁开双眼,感到我的大鸡巴又热又硬的插在自己的肥穴内,乃是满满的、胀胀的。

她轻轻的吐了一口长气,用那对娇媚含春的媚眼注视了我一会后,说道:「小心肝!你怎么这么厉害,大姨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你换汉还没射精呀!真吓死人了!我还是头一次遇到你这么勇猛的男人,我好爱你啊!你得我好舒服!你真是大姨的心肝肉!我真爱死你了………小乖乖……」

「姨,你痛快过了,我的鸡巴胀得难受死了。」

我欲火快要到达顶点,急需要再来一阵抽插,于是又开始挺动屁股的抽插起来。

大姨粉头摇着,娇声急说道:「小宝贝你……停……停一停……我里面觉得有点痛……实在受不了啦……」

我只好停止抽插,说道:「好姨妈,我还要嘛!」

「好……了……好……你听我说……」

「好吧!你说……」

大姨娇羞满脸的说道:「嗯……让姨给你用嘴舔……好不好?」

「好哇!」

「那你抽出来,姨妈保证你很舒服,很痛快!」

我把大鸡巴抽了出来,仰卧在床上,大鸡巴一柱擎天的挺立着。

大姨俯身在我的腰腹上面,用一只玉手轻轻握住我粗大的鸡巴,张开了小嘴含住那紫红胀大的大龟头,另一只玉手抚一抚着我那两颗睾丸。

「啊!好大呀!」塞得她的小嘴满满胀胀的,大姨不时的用舌尖,舔着大龟头的马眼和那高突的大棱沟。

「啊!姨妈……亲姐姐……你舔得我好舒服啊……」

我是头一次被女人舔吮大鸡巴,舔得我是心里发麻、发痒。再看大姨的胴体,除了小腹突出微有赘肉外,身材的曲线还算不赖。那对大肥奶随着舔吮套弄大鸡巴时,压在我的腰腹一晃一晃的磨擦着,还真过瘾。禁不住伸手在她的全身抚摸,尤其是那个高翘肥大的屁股,使我爱不择手的抚摸着。

我摸得她的阴毛「沙沙」作响,再用手指翻开两片肥厚多毛的大阴唇,露出两片紫红色的小阴唇,以及粉红色的阴道和那粒大阴蒂。淫水还在津津的流个不停,于是我兴起了舔穴和喝淫液之心。

「大姨!把你的大腿跨到我的身上来,我也替你舔舔你的大肥穴。」

「姨妈从来没有给我丈夫舐过……你不怕脏吗?」

「脏什么!那一个人不是从妈妈的小穴里面生出来的!这是女人最伟大神圣的地方,有什么好怕的?好脏的?」

于是大姨把大腿跨在我的身上,把那个多毛肥大的小穴对正我的嘴上。

我双手拨开两片肥厚多毛的大阴唇,伸出舌头舔吮起来,还不时舔咬吸吮那粒大阴蒂。

「啊!小丈夫……亲儿子……我要死了……好痒呵……姨妈从来没……没有尝过这种舔穴的味道,真是又痒……又舒服……哦……哦……」

大姨也是头一次尝到舔穴的滋味,被我舔吸吮咬得心花怒放、舒服透顶、魂飞魄散,这比穴又是另一种滋味。她的小嘴里还含着我那胀大挺硬的大鸡巴,腰部以下因为受我舌头的舔弄,嘴唇的吸吮及牙齿的轻咬,使她受到另一种异样的感觉。小穴里的乙亮淫液像自来水一样接连不断的往外流、往外泄,我毫不犹豫的统统喝了入肚。

大姨的娇躯则不停的颤抖着,浪哼叫道:「亲丈夫……姨妈啊好美……好舒服……我要……泄死了……」

大姨感到阴户中,又麻又痒又畅美,而又空虚又难受,真不知如何是好,欲火烧得她浑身颤抖心跳气急,把那肥隆而多毛的阴户用力的拚命的向下压向下挺,恨不得把我的舌头整根压进穴穴里去。

「哎呀!……亲弟弟……小心肝……舔得我好难过……大姨……的穴里面好痒……好空虚……求求你不要再舔了……我就要不行了……快吧……小宝贝的大鸡巴……给给姐姐……止一止痒吧……喔……要命……小冤家……」

「姨,你快倒过身去,自己坐套下去就可止痒了!」

大姨一听,很快的倒过身来,跨坐在我的腹下,玉手握着大鸡巴,就对准自己的大肥穴,连连坐套了几下才使得大鸡巴全根套坐尽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哎呀……真大真胀……喔……」

粉臀开始慢慢的一挺一挺地上下套动起来。

「我的小丈夫……你真……真要了大姨的命了……啊!」

她伏下娇躯,用一对大肥乳在我的胸膛上揉擦着,双手抱紧我。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着我的嘴和眼、鼻、面颊,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后磨擦,每次都使我的大龟头,碰擦着自己的花心。

「大姨……亲妈妈……啊……好爽啊……你那大肥穴里面……的花心……磨擦得我好爽……快……快加重一点……好美呀……我的亲妈妈……」

我也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叫起来了。

大姨的肥臀越套越靠缮快,越磨越急,心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般下个不停,一双肥乳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

我看得双眼冒火,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

大姨的大肥乳及大奶头,再被我一揉捏,剌激的她更是欲火亢奋,死命的套动着、摇摆着娇躯,又颤又抖,娇喘喘的。

「哎……我的亲儿子……妈妈……受不了啦……亲乖乖……妈妈……的小穴要泄了……又要泄给大鸡巴的……亲儿子了……呀……」

一股热液又直冲而去,她又泄了,娇躯一弯,伏在我身上昏迷迷的停止不动了。

我正在感到大鸡巴畅美无比的时候,这突然的一停止,使我难以忍受,急忙抱着大姨,一个大翻身,将她娇美的胴体压在自己的身下,双手抓住两颗大肥乳,将下面尚插在大肥穴里的大鸡巴狠抽猛插起来。

大姨连泄了数次,此时已瘫痪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被子捣一阵猛攻,又悠悠醒转过来。

「哎呀……亲丈夫……亲儿子……姨妈……再也受不了……啦……你怎么还不射精呢?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儿子小心肝……快射给妈妈吧……不然妈妈的小穴要……要让你……破……穿了……我真……真受不了啦……」

「亲妈妈……快动呀……我要泄了……快……」

大姨感觉大肥穴里的大鸡巴头在猛胀,她是过来人,知道我也要达到高潮了,只得勉强的扭摆着肥臀,并用肉力使大肥穴里一挟一挟的,挟着我的大龟头。

我还在不停的猛力抽插,尤其花心被大龟头揉磨得趐麻酸痒,真是舒服畅快极了。大姨妈娇喘喘的浪声叫道:「哎唷喂!小宝贝……亲哥哥……我好舒服……你怎么还没有……射精呢?妹妹受不了啦!我又要死过去了!好……你……好丈夫!饶了我吧,姨妈的小穴快被你破……了……啊……真舒服!」

我见她满脸骚浪的样儿,淫荡的叫声,还有大龟头被子宫口咬吮得一股说不出来的劲,更助长了我那男人要征服一切的野性。拚命的猛抽狠插,真有壮士视死如归的那股勇气,一阵猛攻猛打。

「哎呀!你要死我了!哎唷!小心肝,姨妈完了!」

妈妈已无法控制自已,肥臀猛的一阵上挺,花心紧紧咬住大龟头,一股滚热的浓液直冲而出。熨得我猛的一颤抖,阳具也猛一挺,抖了几下,龟头一痒、腰背一酸,一股热烫的精液强而有力的直射入妈妈的花心。她抱紧我,阴户上挺,承受了我喷射出来的阳精,给予她的快感。

「啊!小宝贝!痛快死妈妈了!」

一场激烈的乱伦肉搏战,历经一个多小时,终于停止了。

过了好一阵子,大姨才长长的吹口气说道:「我,你好厉害!姨妈差点死在你的手里……」

我道:「要叫亲丈夫、亲哥哥,不许叫我!」

大姨一听粉脸羞红,说道:「羞死人!怎么可以这样叫嘛!」

「刚才你不是也这样叫的吗?怎么痛快过了,就不叫了!」

大姨娇羞的附在她的耳边,娇声道:「亲哥哥……亲丈夫……我亲爱的小丈夫,这样你满意吗?我的亲儿子……」

我满意的笑道:「我的亲太太、亲妹妹,大肥穴妈妈……」

大姨听得贩芳心又喜又羞的,在我胸前用粉拳打着。

文章评价:(目前尚未评分) loading...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