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我女儿被她继父操—诗瑀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一言难尽啊。

四十七岁的我在一家电子工厂当操作员,每天没日没日没夜的加班,我丝毫没有抱怨,我觉得自己过得相当满足,工作稳定、老公对自己好、女儿也读到了大学,幸福就是如此的简单。

我很早就离了婚,志明是我的第二任丈夫,我们相恋了三年,去年才决定办理结婚登记。

我和志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相识的,那时的我对爱情第二春害羞而又向往,志明是一家贸易公司的上班族,虽然年纪比我小两岁,但让我感觉他相当成熟稳重,总是像个大哥哥似地关爱着我。

我总是在想,爱情到底是什么?是激情地碰撞?还是犹如细水长流的温馨甜蜜?对于向来追求平淡生活的我来说,现在的生活相当幸福。

我和志明半年前买了层两房的公寓后,就把女儿诗瑀接来和我们一起住,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小家庭生活。

秋高气爽的九月天,那阵子公司都在赶货,每天我都加班到凌晨才回家,可是那一夜,我感到身体不舒服,所以向公司请了假,回到公寓时才晚上八点,我拿出钥匙插进钥匙孔轻轻一转,推门而入,…咦?志明和诗瑀怎么都不在?…我正纳闷的时候,忽然听见卧室里传出特别奇怪的声音,我屏住呼吸、僵住一切动作,竖起耳朵仔细辨听,发现疑似是女人的呻吟声,而且应该不是电脑音响发出的。

那一瞬间,我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我只感到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跳如擂鼓,就连走向卧室门口的脚步的是软绵绵的。

我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门口,侧耳听了听,没错!是女人「啊呀啊呀」的呻吟和男人急促的喘息。

这样立体地做爱呻吟声,绝对是志明背着我偷吃,带野女人回家运动的。

此时我忽然也不紧张了,心情也莫名地平复下来,深吸两口气,然后轻轻地把门推开一道缝,屏息看过去,床上是一对正交缠在一起的男女,志明趴在一位长发女人的身上,看得出他刚才做得很卖力,赤裸的后背上滑下许多汗水,从我的角度望去,并不能看清楚志明身下女人的长相,两个人似乎已经做了有段时间,看样子他们已经很累了,声音没有刚才那么激烈,现场除了大分贝的喘息声外,我只是静静地看着那对男女,彷佛志明并不是我的老公,他们激烈的做爱只不过是一场男女欢爱的现场直播。

大概看了五分钟,我的表情出奇的平静,在我脸上捉不住烦乱的思绪,我没选择推门而入、也没破口大骂这奸夫淫妇,我只是轻手轻脚地把卧室门关上,反身靠在墙上,然后就听见卧室里的声音再次夸张起来。

大概是要到高潮了吧!我想着,我又犹豫了一下,转身轻轻的打开房门,借着昏暗的光线,我迷茫的双眼眯成一条缝,盯着屋内的一切,我心想,爱情不过如此,抱得越紧越看不清楚它的本色,其实有些人和事,早已经在岁月的洗刷中变了颜色,只是当局者的沉迷并没有看清而已。

我不能说自己不伤感,当下的我不敢去面对被劈腿的现实,更不敢在第三者面前撒泼!想起那裸露的曲线比自己好上千百倍,我心中就一阵悲凉。

男人啊,果然是只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精虫上脑想偷情也要找个地方吧,就为了省那么几个房间钱,居然把小三带到家里来了。

我想骂人,但我这憋屈的小媳妇也就只敢在自己肚子里嘀咕两句,也没那个勇气冲进卧房揪起那贱女人的头发,和她来场昏天黑地的恶斗,只因为我懦弱。

房中,志明抱起身下女人虚软的身体,让他插得更深更大力,他低头吻住女人坚挺的胸部,爱不释口的舔弄,他低低的说:…诗瑀,我爱妳…我爱妳………不是的…不是……门外的我听见诗瑀两字,浑身鸡皮疙瘩都站了起来。

叔叔…叔叔…嗯…嗯…啊…啊……女人伸手抱紧志明的头颅,熟悉的声音抱着我的老公不停的呻吟。

刺痛感在我心口扩散开来,志明的声音低沉而哽咽:…喔…喔…好女孩…喔…叔叔要射了……志明似乎达到高潮了,他扣紧女人的纤腰动作迅猛,每一下深深插进女孩体内。

黑夜里,肉体激烈的交合声,显得格外清楚而淫靡,志明的每一下撞击都疯狂得不加节制,他只是要她,拚命的要她,直到她昏昏沉沉的闭上眼,两人似乎相当有默契,志明在女孩闭上眼后,马上拔出他的阳具,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喷洒在女孩的脸上,激情后的快感引发志明一连串的颤栗。

叔叔,好坏。

听到熟悉的娇呼,我才迷茫而错愕的渐渐看清楚床上的小身影,天真无辜,一双的漂亮瞳眸一闪一闪的,轻吟不断从粉唇边逸出,她是我的女儿—诗瑀。

诗瑀摸了摸志明射在她脸上的小小一抹温热,淘气地打了志明一下,…坏叔叔,叫你戴保险套就不戴,老爱射人脸上。

宝贝,舒不舒服…不戴比较刺激啊。

志明呵呵的笑着,摸摸诗瑀的脸颊,诗瑀环顾了四周,拿起卫生纸将自己的脸上和下体清理一番,接着穿上棉质睡衣,当诗瑀换好衣服后,志明道:…时间还早,先别急着走,再一次好吗?…诗瑀摇了摇头,然后撑起软绵绵的身子就往外走。

此时我怕给他们发现,所以赶紧离开公寓,漆黑的巷子里我踉跄扶着墙走了几步,满脑子里是全是志明那个混蛋的影子,他的关心体贴、甚至是我生病时他的温柔,我统统记得清清楚楚。

还有那个我一手拉拔长大,婷婷玉立的女儿,我将她生得如此甜美可人,可到头来却抢了我的丈夫。

天空里清冷的月华斜照在我身上,我眼中猛地抽痛,竟掉下一滴泪来,我来不及去擦,泪水就像绝了堤的河岸奔涌而出,亲眼看见自己老公和女儿滚床单,我到底该怎么办?当晚,我去西药房买了感冒药,就独自一人坐在街角的便利商店,直到凌晨才装作刚下班的样子回家。

回到家后,脸色苍白的我,眼角还挂着泪珠,刚洗完澡的女儿,一双美丽修长的腿就在我眼前,好白,好漂亮,就是因为我把她生得这么美,所以才让她抢了我的男人,但我却不能对她打骂,因为是我没把她教好的。

诗瑀:…妈,妳回来啰?……嗯……我回来了……我知道女儿站在我眼前,我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诗瑀:…妈…妳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看……没…没什么…有点感冒……听见我感冒了,诗瑀相当担心的询问着:…妈,有没有看医生?要不要帮妳去拿药?…我的女儿还是如此的贴心,这让我要用什么态度面对她和志明呢?我惆怅地说:…有买药了…也吃药了…谢谢妳…谢谢妳…好女儿…好女儿……我的泪水夺眶而出,自己也搞不清楚是因为感情的打击还是女儿的贴心?但诗瑀似乎认为是后者,她说:…妈…这有什么好哭的…来,我去煮稀饭给妳吃,妳在客厅等我…看着诗瑀在厨房忙进忙出,为了照顾生病的我,我和她还有什么好计较呢?很难想像这个乖巧的女孩、贴心的女儿,竟然几个小时前背着我和我老公偷情,遥望诗瑀的背影,我选择了放弃揭穿他们的奸情,就当作不知道这件事,可是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另外做了一个决定,我想看究竟他们趁我不在家时都在做些什么,所以我谎称家中遭窃,请监视器厂商到家中装了几只针孔摄影机。

第二部    不伦针孔

====================

或许是在那晚诗瑀和志明做爱做得太过火,所以志明好几天的时间都没碰诗瑀一下,不过就在一周后,我从女儿诗瑀的房间针孔发现以下内容:志明轻笑的摸着诗瑀的长发,志明说:…我过得太幸福,以至于这一段时间我差点忘记自己的身份…诗瑀也笑盈盈的回答:…叔叔,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噢?……当然,我可是妳的继父,妳妈妈的老公呢,来…叫声爸爸听听。

志明得意的口吻对诗瑀说着。

爸……爸……,,是这样嘛!… 诗瑀咬着唇笑问到,…是…是…是…乖女儿…来让爸爸亲亲……志明恶心的手指抚上诗瑀柔弱的肩膀,宽松的衣服襟口,此时脆弱地只要轻轻一拉,就会全然敞开。

诗瑀细细的洁白皮肤,在志明指下滑过,诗瑀有些闪躲的说到:…啊…爸…不是…叔叔…今天不要………为什么?…志明望着眼前纤瘦的女孩,继续说到:…为什么今天不行?妳月经不是走了?我忍了一个礼拜没碰妳呢…诗瑀笑了笑对志明说到:…你以为只有你一礼拜没碰我噢?我男朋友也忍了一星期,今天陪他,累了……看来,是想要我硬上了。

志明大掌突然用力一扯,“刷”地一声,诗瑀的整件小外套被他拉了开来,…啊…臭叔叔…我自己来…别把我衣服弄坏……他们两人嬉戏着,最终诗瑀还是脱去了衣物,小巧却匀称的身子,在明亮的灯光下一览无遗。

志明一点一点的打量着诗瑀漂亮完美的身子,纤细而圆润的肩、漂亮的锁骨下隆起的胸部,如牛奶般细滑的肌肤上泛着两朵浅浅的微红,随着呼吸,细细抖动,那饱满的珠玉在空气里挺立着,如枝头的嫩花,盈盈绽放。

盈盈纤腰,平坦的腹部,还有隐在阴影处的浅浅绒毛,诗瑀的腿,夹得非常紧,看着看着,志明的嘴角勾了起来,那一身如雪似玉的肌肤,透明浅红,水嫩光泽。

在名义上,他明明是诗瑀的继父啊,可是他对诗瑀的身子却是迷恋不已,他的眼神锐利而且清明,抬起诗瑀小巧的下巴,那张精致的容颜出现在他的眼前,志明的薄唇印上了她。

深深的一印,伸舌,唾液不断在两人口中交换着,少女的唾液,是香的,也是甜的,有一种鲜美的滋味。

一会儿,志明松开唇,望瞭望诗瑀那被舔得光亮的唇瓣,然后,俯上前一推,诗瑀就静静地躺在床上,纤白的身子光溜溜地,任由志明整个身体压了上去,将她整个人压在他的胸膛下,志明毫不犹豫,拉开拉链,肉棒早已硬挺,诗瑀的骨架单薄,腿细致而又匀称,看得志明早就血脤贲张。

他迅速脱下诗瑀的内裤,握着肉棒在我女儿下体磨了磨,然后慢慢挺进她的阴道,诗瑀感到有些疼痛,柳腰弓起,轻轻的喊叫:…啊…痛啊…叔叔…你慢一点………怎么?晚上跟男朋友太操?阴道被搞烂了?…志明用下流的言语挑逗着我的宝贝女儿。

…痛…叔叔…先离开我……没想到志明继续挑逗着诗瑀,他说:…叫爸爸…叫爸爸…叫爸爸就放过妳………啊…叔叔…你赖皮…等等…等等…先停一会………快叫爸爸…诗瑀…快叫爸爸……感觉得出来诗瑀当下相当不舒服,所以她勉强地喊出:…爸…爸爸…快停……事已至此,…爸爸…这两个字让志明更加兴奋,而且所谓「先插先赢」,放掉这手中的大美人似乎太过白目,一时之间他只想上诗瑀,所以非但没放开诗瑀,反而更加深入诗瑀。

啊啊啊啊…,欧欧欧欧…,…龟头前端传来诗瑀的体温,志明的肉棒只有更加硬挺,慢慢地,诗瑀阴道里有湿润的液体喷出,这也减轻了一开始诗瑀的疼痛,当痛苦过去以后,诗瑀转而迎合着志明。

嗯…嗯…嗯…嗯…叔叔…嗯…嗯…叔叔……志明将诗瑀的双腿抓住向她的头的方向推去,肉棒紧紧的插在诗瑀的阴道内,志明迅速地扭动腰,用力地插她,每插诗瑀一下她就嗯一下舒坦一下,…诗瑀,你让叔叔控制不了自己,噢…噢…噢…爽快…爽快……两人随着下体的摆动,不断迎合对方,渐渐地,志明凝视着诗瑀的眼眸变得深情,…诗瑀,我爱妳…我不想和妳分开……诗瑀一边迎合着志铭操她,一手搂住志明的头说到:…只要我们的关系没被人发现…我也不会离开你的…叔叔…诗瑀的话,让志明发自内心的甜蜜,他们以最放荡的方式、最淫秽的字眼满足对方,…乖女儿…噢…噢…爸爸好舒服啊…噢………爸…爸…快操死女儿了…,,…诗瑀好笑地看着志明,…叔叔…谢谢你让我有家的感觉…让我感受到父亲的保护………那我们永远在一起…诗瑀……,志明乐呵呵的回答她。

志明在诗瑀光洁的颈部,烙上一个一个温柔的轻吻,手也不安分的到她的胸前,握住她软腻的浑圆揉捏。

志明昂首低吟了一声,诗瑀也不安分的扭动,志明享受着取笑她:…小色女。

小色女?总比色老头好!……色老头有没有比妳男朋友强?…志明边问边大力的操着诗瑀。

哼…当然…当然没有……诗瑀扭动着纤腰,配合地让火热坚硬的阳具送得更深,直直顶入她的花心。

而志明不甘示弱地说:…这样呢?噢…噢…这样呢?…噢…爽吗…诗瑀………嗯…嗯…啊…啊……诗瑀给志明这几下狠操,淫浪的叫出声,志明被她搅得情欲高涨,…感觉到了吗?噢…噢…这样有感觉吗?操翻妳……志明勾起魅惑的嘴角,拉下诗瑀的小脑袋,轻吻她的唇,挺动有力的窄腰加快在她的温热阴道里驰骋占领。

唔…唔…嗯…嗯…唔…唔…嗯…嗯……诗瑀像是不能说出其他的话,只能任由自己被继父志明顶得大起大落,每一下志明猛力地撞击,诗瑀就会无意识扭动着纤腰,感觉私密处像是着火一般,痉挛地挤压志明的阴茎。

诗瑀粉嫩的薄唇微启,不断发出细细如猫咪般娇腻的吟哦,他们的契合度非常高,诗瑀每次的扭动,志明都能适时的顶弄,加深了他们之间的欢愉。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良久,志明似乎终于有些疲累,速度减慢了,诗瑀不由得故意说:…认输了?叔叔。

谁认输了!…志明气喘吁吁,低头,不满地咬着诗瑀的肩膀,他用舌头画圈,吸吮,啮咬!低沉的嗓音微微逸出唇边:…呵,还真是个磨人的小东西。

看着他们两人的交合,似乎是自动自觉的,志明的手热切地环住诗瑀劲瘦的腰身,而诗瑀则抬臀迎合着他另一波的律动,用力让紧窒的甬道一次又一次地纠缠住志明的进出。

我的老公提臀有力的一次一次占领我的女儿,…啊…啊…啊…啊…,叔叔…啊…啊…啊…啊………噢…诗瑀…噢…我的好女儿…噢…夹的叔叔好爽快…噢……越来越狂乱的交合,在夜晚的房间里火热登场,他们紧紧缠着彼此,身体紧密地交合着,谈论的话题也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他们只知道彼此的肌肤烧着火一般的情欲,除了爱着对方,就是更加激烈的爱着对方。

啊…志明失控的闷哼一声,肥臀律动得更快速,我明白这是他要射精的前兆,而诗瑀的身体也紧绷着,然后阴道用力蠕动,吸附着志明炙热坚挺阳具,这种激情性爱让诗瑀情不自禁地大声娇吟:…嗯…嗯…叔叔……她浑身哆嗦,娇躯颤抖,花穴急剧收缩,香气浮动的春水大股大股地涌了出来,好像再也承受不住这过份的快感,诗瑀尖细地低吟了几声,她抓紧了床单,又抽送了不知多少次志明低吼一声,接着,便没有任何保留地将全部的爱液尽情射入了诗瑀花穴深处。

啊﹗射啦﹗射啦﹗…志明一边兴奋地在我女儿诗瑀阴道内射精,一边搂紧她的纤腰,我看见志明一抖一抖的将滚烫的精液送入诗瑀体内,想不到诗瑀竟然也没反抗。

难到,这女孩都不怕怀孕吗?突然房内情景让我一下子抛开胡思乱想,诗瑀起身扑向志明,…叔叔……志明接住诗瑀,他替诗瑀擦擦汗问到:…辛苦吗?……才不会。

诗瑀笑笑,像个小女人似的对志明撒娇,然后志明故作烦恼的说:…看样子叔叔老了,没办法满足妳了,所以妳都没感觉了。

诗瑀知道他在玩笑,还配合着说:…我看也是,要不然我以后都带男朋友回家里睡好了。

乱来!怎么可以!要和叔叔玩3p吗?…诗瑀噗哧一笑,捶了志明一下:…对了,妈快回来了,你要赶快回房间了。

谢谢妳,诗瑀,我爱妳…志明吻吻诗瑀的唇瓣。

昏暗的灯光打在他们的身上,柔和尽显。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