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玩物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玩物

  

  她要丈夫爬到桌上去,把阴茎塞到我的嘴里,让我发不出声来。他那东西只能用毛球来形容,但这毛球马上就填满了我的嘴巴。这以前我还从没有吮吸过男人的阴茎呢!我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这方面的东西。

  老板可能知道我正在想什麽,因爲他要我用我在上班时间学来的东西来服侍他。他告诉我说我的每一封邮件他都看过,他知道我喜欢这样,然后他又说他会惩罚我,现在仅仅是开始而已。

  这时他妻子在进行最后的冲刺,终于把整只阴茎全部塞了进来,把我那里填得满满的。我又尖叫起来,咬在老板的阴茎上,顿时我意识到我犯了个可怕的错误。他也大叫起来,用力地拍着我的胸脯,把我的乳房压得都变平了,想让我吐出来。

  而此时她妻子开始一进一出地飞快地抽动着插在我那里的电动棒,我感到自己的下面流血了,那是我宝贵的处女血啊!血使时我那里变得更加润滑,她抽插起来就更容易了。

  老板开始回复意识,他命令妻子从我身上离开,去抽屉里拿夹子来。她离开我的身体时,把电动棒放到我面前让我看了看,那上面全是血,我下面一定被撕裂了。

  她回来时老板接过夹子,在我每只乳房上夹了一个,我痛得差点晕过去。然后他随手拿起一样东西°°那是一条金属尺,不知道谁放在椅子上°°开始拍打着我的阴部,一边打一边骂道∶“你这个小贱人,让你再咬我!这就是给你的惩罚!”

  然后他开始把几根手指向我的阴道里面挤,同时对妻子说∶“这儿还是太紧了,有什麽办法它松弛一些吗?”

                    (三)

  我觉得经过刚才的那些蹂躏,我那儿已经很松弛了,我开始后悔最初所做的选择,本来我是有机会逃掉的。我在网上知道有三种类型的人,但是作爲玩物,可能没有人会像我这样。

  妻子说道∶“把她翻过来,试试她的肛门。我的肛门被插时,前面就能容纳更大的阳具。”

  说着她抓住我的双手,老板抓住我的两腿,把我翻了个身,又重新绑好。我意识到我的肛门现在全都暴露出来,我只希望他们不要这样做。

  老板拿来三本电话簿,垫在我的腹部,我的臀部被迫擡高,电话簿的边角割得我有点痛,我呻吟了一声。老板又把我的腿解开,把我连同我压着的电话簿拖到桌子的边缘,我的乳房在桌上摩擦着。然后他把我的两腿绑在桌腿上,我的下半身就完全悬空了。他脱掉短裤,阴茎弹了出来,至少有30厘米长,直径差不多有8厘米,然而他说他还没有完全勃起。

  他让妻子用口吮吸了一阵,直到完全勃起。天哪,他竟然要用这东西插入到我的身体!他走到我身后,掰开我的两腿,使我的下身完全坦露出来,然后把阴茎放在我的阴部,用它把阴唇分开,然后捅了进去,我觉得它会从我的喉咙里出来一样。

  他开始有节奏地抽动,同时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提起来,说道∶“你是我干过的最好的,以后只要我打电话,你就必须马上过来,明白吗?”

  我只能答应。这时他射了出来。

                    (四)

  终于结束了,我决定明天请病假,然后找过另一份工作。当他离开我的身体时,他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于是命令妻子拿一碗凉水,一根管子和毛巾过来。他把管子插进我的阴道,把精液洗出来,然后把手放在我的臀部,一只手指还放在肉缝里,然后示意妻子把一样我没看见的东西拿过来。

  他把手放到我的腹部,我感到一条链子绕在上面,但不知道那是什麽,我开始挣扎,因爲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什麽好东西。他用力地拍打着我的臀部,同时和妻子从我两腿中间穿过一样东西,直到我的阴部被完全盖住,然后扣在腰间的链子上,我听到上锁的声音。

  他们让我站起来,转了个身,站在镜子前,我终于看见他们做了什麽了。他们在我身上装了一件贞操带,然后从后面锁住了。他要我穿好衣服,坐下来,我的内裤已经被他撕破,所以我只能裸着下体坐在冰凉的皮椅上,贞操带深深地陷在肉缝里。

  他解释说就像他开始所说的那样,我将是他们的玩物,他们要在我身上玩尽所有的花样。我的办公室将挪到他和他妻子的办公室之间,以便他们随时召唤。

                    (五)

  我回到家,试图取下贞操带和锁链,发现根本就取不下来。偶尔娱乐也还罢了,但我无法想像今后将一直过这样的生活,无边的恐惧涌上心头。可是,穿着贞操带,我根本毫无选择,只能继续去上班。

  晚上,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们正在床上,讨论接下来该对你做些什麽,真令人期待。”我再也无法入睡了。

  早上9点,我和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开始做日常工作。11点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时间到了,马上去我妻子的办公室报到。”爲什麽是她妻子的办公室呢?我不由得纳闷,因爲我从没去过。

  我来到了她的办公室,她坐在桌后,见我进来,她微微擡起身,叫我走近一点,站在她两腿中间,背靠在办公桌上。她解开我的上衣,脱掉了我的胸罩,然后脱掉了我的裙子,以及罩在贞操带上的内裤。她命令我再也别穿内裤了,爲了主人和女主人,我必须保持赤裸。

  接着她命令我转身,趴在桌上,我的双乳压在钉书机、笔等办公用品上。她用钥匙打开贞操带的锁,解下了贞操带,然后她说她要检查我的阴唇的湿度。我那里还很干燥,她显得相当的失望,对我说道∶“我们竟然忽视了这一点。”我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她对我喝道∶“回答我,我在跟你说话呢!小贱人。”我只好答道∶“没有,女主人。”

  她又说道∶“还好,我们有6个小时来补救。今天你不准走,直到你那儿兴奋起来,变湿爲止。”

  然后她打电话告诉丈夫,我们准备好让他来检查了。他一进门,按了一个按钮,天花板上垂下来两副镣铐。

  他要我站起来,把两个夹子夹住了我的乳头。这一次夹子上多了两条小链,垂在我的胯间,他拉着小链,把我拖到从天花板坠下来的镣铐的地方,叫妻子把我的手脚铐起来。

  然后他开始检查我的牙齿、鼻子、眼睛、耳朵、乳房(他扯着链子,一会扯这只,一会扯另外一只)、肚脐和阴道。检查到阴道时,他说∶“这些毛太碍事了,得剃掉它们。”

  他拿来一把剃刀和肥皂水,开始剃我的体毛。表面的剃光之后,他先拿起两只夹子,上面连着重重的链子。他把夹子夹在我的阴唇上,链子从臀部饶到我的身后,连在一起,这样我的阴唇就被扯得分开了。

  他接着说道∶“别动,我不想剃掉我们还想要留下来玩的东西。”然后开始剃阴唇内侧的毛,而他的一只手指始终放在我的阴蒂上,慢慢地刺激它。喜欢的mm加我才有续集哦qq172075403玩物1–10

                    (六)

  他示意妻子蹲在我的胯间,两手放在我的臀部上,我的下体被迫挤向她的嘴唇。

  我下面现在已经完全坦露出来,她把鼻子凑到我的阴蒂上,头埋在我的两腿之间,舌头从肉缝的底部往上舔,然后在阴蒂处停下来,像小孩含住奶嘴似地拼命吮吸着,同时把两根手指塞入我的阴道,兴奋地叫起来∶“她这儿湿了,她开始变湿了!”

  老板把她一把推开,把胖胖的手指塞了进来,试了一下,说道∶“不错,但还不够。她是受到了你的刺激,而不是对疼痛的反应。我要她因爲痛也会兴奋起来,先痛,然后有快感。”

  他从我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只小吹风,把红色的小嘴塞进我那里,然后打开吹风。我觉得气体冲了进来,全身颤栗,阴道又变干了。这时他又把手指插了进来,但已经很难塞进去了,我痛得尖叫起来,只听他说道∶“可以再开始了。”

  他又从柜子里去拿东西,我紧张地看着里面到底有些什麽。他见我扭头看,就对我说道∶“你想看看我们的收藏是吗?好吧,就让你看看。”他把我转了个身,我看见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振动器--粗的细的、长的短的、光滑的和表面凹凸不平的;各种各样夹子,可以夹在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剃刀、大头针、香烟、酒精、皮带以及一些我说不上来的东西。

  他取出一只粗大的振动器,估计和昨天的一般粗细,约有20多厘米。他把振动器毫不费力地塞入了妻子阴道,对我说∶“看看,她这里多湿!我希望你今天离开的时候也这麽湿。”他命令妻子取出振动器,把它插入了我的下体。

  由于沾了她的体液,所以进入的时候不是十分痛。她开始一边转动振动器,一边往里插,当它全部进入我的身体后,我忽然感觉到这只振动器和昨天的不太一样,因爲它上面还有一只把手。

  主人叫道∶“够了。”他走过来,在振动器的把手上装上一条皮带,用力把它向上提,使振动器深深地陷入了我的阴道,它现在再也滑不出来了。他命令妻子把镣铐解开,然后提着皮带,拖着我在房里走了几步,然后从妻子手里接过一块板子,只要我走得稍微慢了点,他就猛抽我的屁股。

  我下面被刮得干干净净的,对此我还很不习惯,走起路来觉得很不自在,特别是下体被插入异物,拖着走。等到他对我的行走感到满意的时候,我的屁股已是碰一下都觉得火辣辣的痛。

  现在已经到了下午2点,主人决定要给我做妇科检查。他拖着我赤裸着身体穿过大厅,来到了另外一间像实验室的房间。我从来都不知道办公室里还有这样一间房,房里有张椅子、妇産科用的手术台、水池、龙头、鞍马、倒鞍马、跑步机、滑轮、冰箱,以及其它的我从没见过的东西。

  他命令我坐到椅子上去,把我的手臂绑在椅子背后,两脚绑在椅子的两角,然后他把阴唇上的夹子解下来,血液回流,使我觉得倍加疼痛。他一手放在我头上,把我的头向后压,然后扯住我的头发,绑成马尾状,固定在椅背上,这样我的头也无法动弹,看不到他要干什麽了。

  接着他猛地一扯连在振动器上的皮带,把振动器拉了出来。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双乳胶手套戴上,像妇産科医生一样,掰开我的阴唇,放入一根手指,接着又放入第二根,然后在里面来回捅着。随后他把手指伸给我看,只见上面沾满了我的体液,他把手指放在嘴里,说道∶“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吧!”

  他觉得很满意∶“这是好的开始,我没有给你刺激,也不是很温柔,可是你那儿还是湿了。在回家前再多做些工作,我想就差不多了。”

                    (七)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支冰棍交给妻子,她跪在我两腿之间,把冰棍插了进去,然后像抽动电动棒一样抽插起来,同时还揉着阴蒂。老板又脱下了短裤,叫我张开嘴,含住他的阳物。我还保持着最后的一点羞耻感,我不愿意这麽做。

  “你竟敢拒绝我!”他咆哮道∶“很好,看我怎麽收拾你。”他走到妻子身边,她正用冰棍在我那里捅着。他把连着夹在我的乳头上的夹子的小链绑在椅子上,我的乳头被扯得剧痛难当,而冰棍的每一下抽插,都使得我不得不全身都要动,这更加剧了乳房的疼痛。

  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疼痛。他又走过来,把阳物掏出来塞在我的喉咙里,他警告我说,如果我敢再咬下去的话,他会要了我的命。接着他开始配合妻子的节奏,在我的嘴里抽插起来,我觉得乳房就像要被撕裂开来一样。

  他终于在我的嘴里射了精,然后捏住我的鼻子,使我不得不把精液全都吞了下去。同时冰棍也快完全融化掉了,我的下体就像被冻僵了一样。

  接着她又在我那里插入了一根30厘米的电动棒,用胶带把它固定起来,然后叫我趴在鞍马上,绑了起来,屁股朝后翘着,他拿起一块板子,开始抽打我的臀部。电动棒在我的体内振动起来,我全身都不由得绷紧了,她对我笑道∶“是不是有点惊讶?这根电动棒可以感应外界的力量,每次我抽打它都会振动,抽打得越厉害,振动得越快。好玩吧?”

  她继续抽打着,我觉得下面已经湿透了,我的快感越来越强,只希望电动棒不要停。虽然以前我从来都没有过高潮,但是我知道现在我离高潮已经不远了。

  但就在这时候老板说道∶“停。”她停了下来,电动棒也停止了振动。

                    (八)

  我现在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不知道那是什麽,但却很清楚离目标已经不远了。她停下来时,我觉得五脏六腑都还在振动,我觉得自己正在要崩溃的边缘。

  他走过来,踢了踢我的腿,把它们分开,撕掉胶带,把电动棒取了出来,接着他和妻子几乎同时笑了起来。他把电动棒放到我面前,只见上面的黏液正往下滴,形成了一条细丝。他对我说道∶“再多弄几下你就会有高潮了,不过现在我们要把你那里弄干,好让你回家。”

  他又拿起一件湿衣服,拧成一小卷,插入我的阴道,然后马上抽了出来,接着又拿出吹风,把我那里面又吹干了。这次他很小心地避免碰到我的阴蒂。

  他把我解下来,要我穿上衣服,我一直都在发抖。当我穿好衣服,他把手伸进我的衬衣,把夹在乳头上的夹子取了下来,然后命令我弯腰趴在桌上,在我下面塞入了一颗像球一样的东西,再套上贞操带锁上,然后要我明天按时上班。

  当我开始走动,我觉得体内的小球好像闪着微光,而且还在振动,看来今晚又要难过了。他看见我没有胸罩,乳房还挺立着,就把手掌又放了上来,一边抚弄,一边说道∶“真迷人啊!”她妻子也走过来,把手伸进我的裙子里,隔着贞操带揉着我的阴部,一边说∶“我更喜欢这里。”

  在回家的路上,我简直以爲自己会死掉,小球在体内不停地振动,使我全身酸麻,但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九)

  整晚我都被这种感觉折磨着,但是又无能爲力。我想用手自慰,但隔着贞操带,放不进去。整晚我都处于要崩溃的边缘,但是那刺激又没有到那种地步。

  星期五我迫不及待地回到办公室,希望能得到满足。但我走进办公室,老板的妻子正在复印机旁边,她看了看我的下体,对我做了个鬼脸。

  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全身难受。老板这时走了过来,他解下我的上衣,把手放在我的乳房上∶“太好了,乳头还是硬的,昨晚过得还不错吧?”说着就在上面夹了两只鳄鱼夹(两只夹子用一条小链连着),抓着链子向上提,我不得不离开座位,座位上留下一滩湿液。他伸手点了点湿液,然后放进嘴里∶“好吃,真是美味。”然后把我拖到那间“实验室”。

  他命令我脱掉衣服,抓住我的脚踝,解下贞操带,伸手进去掏那只球,一边掏一边告诉我,球已经变得又粘又滑。好不容易才拿出来,他又命令我躺到手术台上去,自己也脱得光溜溜的。

  我这是第一次看到他那全裸的身体。她妻子走了进来,也脱光了衣服。他们真是绝配,男的有我从未见过的巨大的阳物,而女的则有着我从未见过的硕大无朋的巨乳。

  她把手放在我的头上,把我的头固定在头部下方的那个凹槽里,又拿起一把刷子,把我的头发梳成马尾,束在凹槽上方的鈎子上。

  他握住我的腿,把它们固定在蹬脚上,直到它们再也无法动弹,然后他移动蹬脚,使我的腿完全被分开,并擡了起来,这样我的下体就全都暴露无遗了。

  她拿起一支注射筒,粗鲁地插入我的下体,由于我那里已经很湿了,所以注射筒毫不费力地就插了进去。我只觉得一股液体射入体内,然后又被抽了出去。她把我的下体这样洗了一下,取出注射筒,又在我的阴部洒了些香料。

  然后她走到丈夫身边,把丈夫的阳物夹在自己的乳沟里,来回戳动,同时慢慢地走到我的面前,使我看得更清楚。只见那阳物慢慢地勃起,等到它完全勃起后,老板走到我两腿之间,掰开阴唇,使劲地把阳物插了进去,“噢┅┅”我不由得呻吟起来。经过一夜的折磨,现在那里终于被填满了。

  他动得越来越快,我也觉得越来越兴奋,双乳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晃动。老板的妻子则用手不停地揉弄着我的阴蒂,我兴奋得差不多要晕过去了。然后一股暖流从小腹升起,腰眼一酸,我生平第一次泄了出来,我从来不知道这滋味是如此地令人欲仙欲死。接着我又觉得花心被一股滚烫的东西射中,我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搐,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十)

  慢慢地我才恢复神智,老板把阳物拔出来,对我说道∶“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麽吗?”我只觉得双颊发烫,想说却又说不出口。他又说道∶“这是你第一次被绑着和别人做爱,还达到了高潮。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想做什麽都可以。”

  “现在我要试试另外一个洞。”说着,他把一根手指插进了我的肛门,马上又抽了出来。我现在的姿势简直让我羞愤欲死,我尖叫起来。他只插入了一根手指就已经让我痛不欲生了,我不敢想像他还会做些什麽。但马上我就知道了。

  他解开我的两腿,然后把我的手也解开,一只手捏住我的一只乳房,同时像婴儿一样吮吸着另一只乳房,并示意妻子把下一个调教工具准备好。她很快就告诉丈夫都准备好了,老板就抓着乳房间的链子,把我从桌上拖起来推到鞍马上。我注意到鞍马已经被移到房间的一条排水沟上,不知道那是爲什麽。

  他取出一副加上了衬垫的手铐,铐住我的双手,把它们固定在鞍马的另一头的地板上,我被迫趴在鞍马上,臀部高高地翘了起来。然后他又把我的两只脚也铐上两只手铐,再用两条长绳把它们绑在鞍马这一头的两只腿上,我的下身被完全打开,也无力反抗了。我有一种预感,他们一定在打我的肛门的主意。

  她拿来一只灌满了水的输液袋,一条长长的软管,和一支空心棒。她往袋子里又滴了点橄榄油,然后摇动袋子,只见输液袋里雾气腾腾,原来里面装的是热水。接着她打开袋子的封口,把那跟空心棒插在里面,再连到软管上。她一直站在我面前做这些事,故意要让我看得一清二楚,接着她把软管放在我的肩膀上,一直往下拉到臀部。她又把我的乳房拉出来,使它们不被我自己压在鞍马上。

  她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支又长又细的像铅笔一样的东西,一头像个塞子,上面还刻着螺纹。她走到我身后,老板把我的臀部用力掰开,她立刻把软管插入了的我的肛门。她把软管一直向里面捅,直到再也插不进爲止,感觉已经插到直肠里面去了。老板松开手,我的臀部便又合起来,夹住了软管,她开始让输液袋里的液体往下滴。原来他们竟然是在给我洗肠!热水从肩膀流下来,经过后背,从臀部之间流进了我的肛门。

  热水和油混在一起进入了我的身体,带来的痛楚让我无法忍受,只觉得它在不停地流着。终于袋子里的水好像流完了,老板立即拔出管子,任由它耷拉在我的腿间,又把那支像铅笔的东西插入了肛门。先进入的是细的那一头,随着他把粗大的一头拼命地挤进来时,我尖叫起来。

(十一)

  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塞子,因爲他开始拧动着,扭了一圈又一圈。

  然后他开始舔我的脖子、后背、臀部,又蹲下来舔我的乳房,同时把上面的夹子解掉,一边用力地揉着,一边把我前后摇动。他说这样子可以让我的肛门松弛、干净,才能配合他们的下一步计划。

  他不停地摇晃着,我开始觉得  心,不知何时这场噩梦才会过去。便意越来越重,可是肛门被塞子塞住,根本排不出去。终于他站起来走开了,但临走还在我的乳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在我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妻子来到我身后,把手伸到我的下体,说道∶“有一点湿,不知道是她的小便还是因爲兴奋。”她揪住马尾,提起我的头来喝问道∶“小淫妇,告诉到底我们是什麽?”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因爲兴奋才变湿了。

  她松开肛门塞,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肚子里的东西立刻狂泄而出。我以爲又要被惩罚了,没想到她说这很正常,因爲他们把塞子插得很深。说着她拿起一支水龙头,冲洗我的下体。等到他们觉得完全洗干净了,又照刚才的步骤再做了一次、这次我排出的只剩些清水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