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咖啡屋内的人生小故事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是俊仁,开了一家位于台北东区某条繁华大街中内的一条巷口内的咖啡屋,我的咖啡店开的虽然不大,但是却天天客满,原因无别,因为我的咖啡屋是一个可以让人忘记伤痛,倾吐苦水的好去处,由其来此的客人们最喜欢找我当他们的忠实听众,所以我的咖啡屋天天客满的原因就在这里。

我的客户群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是以社会男女及年轻学子占大部份,不晓得愈是年轻的男女,愈是烦恼多苦水多,反观较成年的男女所倾吐的苦水却大不相同,今天我只是将一些已许久未再出现的客人中,将他、她们曾对我所说过的话拿出来回忆一番,希望他、她们不会介意才好……!——————————————————————————–

美华一个大型量贩店里女收银员的故事

xx年x月xx日

这天的下午,我的咖啡屋里已坐了将近八成的客人,在我的咖啡吧台前也坐了三名妙龄女郎,年纪大约都在20岁上下左右,打扮的极为入时。

看着年轻貌美的女郎,耳听她们的莺声燕语,也不失人间极乐,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此时,听到一开门声『叮叮』的响起,进来了一位面貌清秀又带点艳丽的美女走进我的咖啡屋内来,一直走到咖啡吧台前的坐位上坐了下来。

只见这位女郎一脸忧郁,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我想今天的我又有新的故事可以听了。

(哦!对了,忘了介绍这位进来的女客的名字,她就是今天故事中的女主角『美华』)

「美华、美华妳怎么了,今天的妳看起来好像不太快乐的样子,跟我们这群姊妹讲,让姊妹们帮妳出出气。」

坐在吧台前的三名女郎中年龄较大的女郎开口询问。

「姚姊,我实在待不下了,妳知道吗,今天我的店长好过份,竟然对我性骚扰。」

美华话未讲完即泣不成声。

「美华、美华先别哭了,把事情原委告诉姚姊,好让姚姊替妳出个主意,我姚姊的姊妹淘怎能那么轻的被欺负呢?别哭了,快告诉姚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的店长对你做了什么!」

「姚姊,在今天快要交班的时候,因客人的人潮已差不多走了大半,小妹因一时尿急,于是央求店长代为看管收银台后,就急忙赶去上厕所,没想到在下班结帐时,却发现我的收银柜内的现金尽少了将近一万多元,当时我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急忙求助于店长,店长一来到收银台前,只转头对与我交班的人交待几句后,即要我跟他到仓库后的办公室去,我一时情急也无作他想,傻傻的跟着他进了仓库里去了…….。」

美华讲到此际神情显得更加激动,声音也哽咽不出,可想而知,接下来的剧情应该会更精彩才对。

正当我放下手上工作准备全神贯注的听下去时,一旁的姚姊叫我弄杯柳橙汁给美华喝。

为了快点听美华的故事,我两三下就把柳橙汁端给了姚姊,姚姊随即将柳橙汁递给了美华。

美华喝了几口后,又开始了诉委屈了。

「我跟着店长到了办公室后,店长转头面对我,右手搭上我的左肩对着我说:美华今天你是怎么了,怎么会让公司损失了一万多元呢?妳可知道这件事如果让总公司的老板知道了,妳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置,妳知道吗?这件事店长可以私底下帮妳摆平,可是妳要怎么来报答我呢?妳说说看要怎样报答我。当时我已乱了主意,于是随口脱口而出的说:店长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你要什么样的报答我都答应你。就是这句无心之语,害的我不得不屈服于他,等一下九点半后他还要我跟他一起出去,否则他要以窃盗罪报警抓我。」

「后来他对妳做了什么事了。」

姚姊急忙的追问着美华说。

「后来….后来他对我说,只要我先在办公室里帮他做口交,他就帮我处理丢钱的事,被这突如其来的无理要求吓得哭出来的我,强硬的拒绝了他的要求,没想到他威胁我说,如果不帮他做口交的话,他立刻报警抓我去坐牢,为了不被抓去坐牢,我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他的要求,他立刻脱下了他的裤子,露出了他那丑陋的下体,并用双手压下我的身体,右手捏住我的下巴撑开我的嘴巴,将他那又腥又臭的老二强行插入我的口中」

后…后来呢!听到了这里的我,也忙了我只是个旁听者,插入了这句话后,才发现四对白眼狠狠的瞪着我,吓的我赶紧闭上嘴,抓抓头,吐吐舌一脸窘样,闪到一旁乖乖的做我的旁听,不敢再插上任何一句话了。

美华于是继续述说下去..

「他将他的老二放入我的口中后,双手紧抓着我的头,他的臀部疯狂的摆动,他下面的睾丸撞得我的下巴好痛,而且他还不时的用他的左手紧抓着我的奶子,抓的我的奶子又肿又痛的,没多久他就射出精了,还强迫我要把他射出的精子吞进肚子里,到现在我还觉得很恶心呢?姚姊怎么办他还要我九点半到店后面等他,我该怎么办呢?姚姊。」

美华一边说着一边用她的双手轻揉着被他店长抓的又红又肿的乳房。

(乖乖!这女孩的胸部不是普通的大,足足有38寸左右大小,难怪他的店长要猛抓猛搓,换成是我也受不了这个诱惑)

这时的姚姊听完了美华的委屈后,略一沉思后,对着美华说:「美华,姚姊有办法了,现在快九点半了,咱们一边走一边告诉妳我的计划,姚姊绝对替妳讨回一个公道来。」

于是四人立即会了帐后,开门而出。

看着她们逐渐消失的身影,想着这个叫姚姊的大姊头有何办法替美华出头,不禁的沉思了起来…….——————————————————————————–

大约过了将近一个礼拜左右的下午,我的咖啡屋内已将近坐满八成以上的客人,但是在我的咖啡吧台前尽然没有坐半个人,彷佛是在等某些人的到来。

我一直很相信我的第六感,而且每次都猜对将近八成,今天我的第六感也没猜错,果然在下午五点十分左右,以姚姊为首的这四个女孩又出现了,当我看到这四个女孩一脸兴奋又带着喜悦的进到了店内时,我知道已经有某人已倒过楣了,四人叽叽喳喳的到了吧台前,带头的姚姊望着我对我开口问道说:

「文哥,这里有买酒吗?我们四个姊妹要好好的庆祝一下,(文哥是她们及来这里的客人对我的腻称,另外我的店内当然也有买酒,否则只靠买咖啡的话,怎么活的下去,看倌们您说是吗?)」

「酒,当然有,只不过没有买啤酒,只有白兰地和威士忌两种醇酒妳们喝的习惯吗?」(我虽然有买酒,但因我个人较偏好洋酒,讨厌啤酒,是以没有买啤酒)

「好啊!那就来瓶白兰地好了,不过要文哥你帮我们调淡一点,免的我们四人一下子就醉了,在你店里胡来,你就头大了」姚姊叫我开了一瓶白兰地给她们,并要我为她们调酒,而且还要与她们一起喝,当然我个人有洋酒可以喝时,我绝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但是今天让我觉得有点不一样的是,今天这个姚姊看我的神情有点暧昧,让我感受她看我的眼神中彷佛有一种情欲的欲望,看得我的心里有如小鹿儿乱撞一般,看得我手忙脚乱的差点让我打破杯子,幸好我假装倒酒避开姚姊她那充满淫欲的眼神,强打起精神为她们调好四杯加满二分之一的水及冰块淡的将近没味道的酒给她们喝。(因为我也怕她们真的喝醉了,我也可能会失身,因为姚姐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

于是我们五人也就尽兴的喝着,差不多喝掉了近半瓶的洋酒后,一脸红的像初熟苹果般红的姚姊,终于打开的话匣子,谈起了一个礼拜前为美华出头报复她店长的事来了,为了听这精彩的故事,我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聚精会神的靠在吧台前凝望着姚姊,准备听她描述那天她们离去后所发生的事。

于是姚姊对我抛了一个媚眼后,便开始对我说:

「那天我们四人离开文哥你的店后,我就对美华说,要她一样照着约定的时间前往赴约,并指定一家我较熟的汽车旅馆,要美华带她的店长前往,然后我再与雅萍及彩凤在快到旅馆前的路上,由我假装被她店长的车撞倒,由他们送我一起进去旅馆内,美华再借机开门离去,由我在房间内色诱美华的店长,然后再由带着相机和摄影机的玉珊与彩凤进来拍摄留下证据,再跟那个色鬼要遮羞费,让他哑吧吃黄莲,有苦难言。」听到这里我有点惊愕且带点激动的对着姚姊大声的说:乱七八糟,太胡闹了,如果妳们时间上没有配合好,那、那妳的清白不就毁在那色鬼的手上了,那我..不那妳以后不是会遗憾终身吗?实在太胡闹了,我因为太过于激动了,讲得有点言不由己,姚姊一听到我为她的事那么激动,她那双火热热的眼眸深情的望着我并柔情的对我开口说:

「文哥,你别那么激动,小妹我除了你之外别的臭男人想碰我一根汗毛门都没有,我当然也不会让那色鬼来碰我,所有的事情我都算得刚好,绝不会吃亏的,你放心好了,要继续听故事你就别再打岔了,好不好嘛!」听了姚姊如此露骨的表白,我略带腼腆的闭上了嘴巴,让姚姊继续的说:

「那天我假装被车撞倒后,经由美华他们把我载到汽车旅馆后,我假装昏迷不醒,于是美华就借故要去找医生来救我而离开,并将门假装关上去通知在隔璧的雅萍、彩凤她们在外待命,等到那个色鬼要对我下手时,冲进来拍摄做证据,文哥,不是小妹在你面前说大话,小妹的身材与美貌,绝不会比那影星彭丹差,那个色鬼当然也会受不了我致命的诱惑,而乘美华外出找医生之际对我下手。」

「那、、那后来呢?」我有点急的追问着。

姚姊那双柔情款款的眼神略带一丝丝责备的神情,好似在怪我打断了她的话般的望着我,使我立刻闭上了嘴巴,不敢再插上任何一句话了。姚姊见我闭上嘴后,又开始说话了:

「那色鬼在美华离开后,大约不到十分钟,就开始坐立难安了,于是走到床边,假装要把我叫醒,拉扯着我的上衣,试图扯开我的衣襟,为了达到仙人跳的效果,我只好忍住羞耻让他把我的上衣扯开,露出我那38寸的乳房,让他看的口水直流,一把扯开我胸罩的前扣,而露出我的豪乳,这个时候我也吓得冷汗直流,也怕美华三人来不及赶来,那我的奶子可会被侵害了,幸好在那色鬼正准备对我的奶子上下其手之际,美华三人即时赶了进来,镁光灯卡擦、卡擦闪烁不停的照着,我立刻爬起身来,对那色鬼勒索遮羞费,你就没看到那色鬼当时的脸,就好似死了爹娘一样,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很好笑。」姚姊终于将事情讲完了,听完了这个故事后,我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为谁松口气我也不得而知),看着四女笑成一团想互笑闹的景像,不由得会心一笑,人生难得有此美景可如此观赏呢?(我以为故事就此结束了,但却是美华受难的开始,这也是我的第六感失算的第一次)——————————————————————————–

xx年x月xx日,又过了一段不算短的日子,好久没有看到姚姊她们四人在我的咖啡屋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好久没有看到她们,心里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但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总觉得她们好像出事了一般,从这个世界突然消失了。

这天的下午,下了一埸大雷雨,一直到了晚上也不见雨停,今天店内的客人不到三成,有一大半的老客人,今天都没有出现,反而今天的客人有一大半是我从来没见的客人,也许这些人只是进来我的店内躲雨等雨停的客人吧了?

不知不觉中今天的时间过的似乎特别的快,此刻已到了凌晨两点多了,看看今天的生意因下雨的关系,特别不好让我有了提早打烊的念头,正当我结完帐送走最后一位客人的时候,此刻我那装有风铃的门,突然响起‘叮当、叮当’的声音,我正准备回头告知来人店已打烊,但却因来人那熟悉的声音让我停止说这句话,我立即回过头看这进来的女人,看着她被雨淋的混身打颤,脸色发白的样子,令人看的心疼,不待来人再说话,我立即拿了一条干毛巾及一条毛毯,用毛毯紧紧的包住她那冷的打颤的身体,并用干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她那被雨淋的头发,一直等到她不再发抖的时候,我才开口问她说:

「美华,妳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我的店里内呢?姚姊她们三人没有与妳一块儿吗?看妳这个样子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到底妳们四个人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可不可以告诉我呢?」见到美华这副可怜的模样,我一时情急的问了一大堆的问题后才注意到美华的脸上已泪流满面了,此时的美华见我注视着她后,终于忍不住悲伤的抱着我痛哭的说:

「文哥,我们出事了,姚姊她、她和我们失散了,雅萍与彩凤两人也不知跑到那里去了,我也找不到她们,我没有地方可去,只好来文哥你这里避风头,文哥你不会赶我走吧!我真的已无路可走了,求求你文哥让我留一个晚上吧?明天我就会离开了,好不好。」

「妳们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呢?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会搞得让妳们四人如此的狼狈不堪,看妳全身湿搭搭怪难过的,我先带妳去冲个热水澡,泡一泡,我再弄杯咖啡让妳喝驱驱寒,然后妳再把妳们发生的事情完完全全的说一遍给文哥听,好不好」美华听我的建议后,点了头,随着我到店后我的小蜗居内的淋浴间冲澡去了,而我也来到店前煮着热腾腾的咖啡,准备给洗完澡后的美华喝。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煮得咖啡已成了一杯冷咖啡,却不见美华到店前来,这时我才突然想到我忘了拿干的衣服给美华换穿,我急忙赶紧跑回我的房间内,拿了一套干净的休闲服,拿到了浴室前,正准备敲浴室门时,突然听到了美华在轻泣的哭声,而这哭声正由浴室内传出,当时我以为美华之所以会在浴室里内哭泣是因为我忘了拿衣服给她而哭,所以当时的我轻敲着浴室的门,口中略带着歉意的口吻,对着浴室内的美华轻声的说:

「美华对不起,文哥忘了拿衣服给妳,害妳没衣服穿在浴室里一个人空等,妳别哭了,文哥已经把衣服给妳拿来了,赶快过来开门把衣服拿进去穿,免得感冒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美华的纤廋的身形出现在我那用雾花玻璃做成的浴室门前,她那窈宨动人的玉体在这块半透明的雾花玻璃上几乎在我眼前展露无遗的令我目不暇给,差点忘了我要做什么了,正当我忘情的望着眼前的俪影时,浴室内的美华突然间打开了浴室的门,一刹那之间,我感到眼前一遍光亮,一躯雪白如脂身上还残留着水滴有如维娜斯般的玲珑玉体展现在我的眼前,如此引人遐思,湿滑带卷的黑色长发,丰满挺拔傲人的双峰,纤柔细致的小蛮腰,雪白平滑的小腹下,有着一撮黝黑带卷诱人的倒三角的黑色小丛林,吸引着我所有的目光,(真希望时间能永远的停止在这一刹那之间)突然间,美华整个人向我扑了过来,一双纤廋的玉手围住我的脖子后,又哭了起来,口中不断的重复的说着:‘文哥抱我、文哥抱紧我’的话语,一直在我耳边盘旋,一遍又一遍的说,一次又一次的激动的颤抖的身子,一时之间,我彷佛也被感染到这股悲伤的气息,情不自禁的紧紧的拥住美华纤廋微弱的身子,而美华胸前的那对38寸的豪乳,因我的拥抱,紧紧的压挤在我的胸膛上,不知不觉间我的下体也起了化学变化,将我的休闲裤撑起一顶不算太小的小帐篷,顶住了美华那诱人的小丛林上,而且不断的成长茁壮中,美华似乎也感受到了我下体的变化,不退反进的紧贴住我那将破裤而出的棒型怪物,刹时之间由我的下体传来一丝丝的快感,而我的双手也由美华的玉背上,慢慢的下滑到美华那硕大结实的丰满的玉臀上,双手更不时的在美华的臀部上轻柔搓挤压,并将我的下体紧紧的顶向美华黑色丛林下的神秘花蕊上轻顶着。

正当我整个人沉浸在这致命的诱惑时,美华抬起了头,一脸略带忧郁的望着我说:

「文哥,抱我、占有我,不要问我为什么,此刻我的心里好痛苦,只有你能让我忘记伤痛,只有你能让我有安全感,你要问的问题等我忘了一切的委屈之后,我会完完全全的说给你听,此刻只求你紧紧的抱我、占有我,求求你呀!文哥!」

看着美华一脸哀求的眼神,已经让我无法狠心去拒绝美华的要求,于是我伸出了我的右手一把抱起美华纤廋的身子,抱向我的‘龟房’而去。

在走向我的‘龟房’的这段不算太长的走道上,怀中的美华不时的抬起头来看着我,有好几次都与我柔情的眼光相对时,总是又害羞的将头钻回我的胸前,她那娇羞的模样,看得我又爱又怜的更加紧搂着她的身子,最后终于走到了我那间大而不乱的‘龟房’内了,在我的怀中的美华,好似被我房里所摆放的各式各样各型的猫头鹰饰品吸引住了眼光,一时之间彷佛暂时忘了心里的悲伤,然后缓缓的转头对我俏皮的说:

「文哥、文哥你的房里怎么有那么多的猫头鹰的摆饰,床上还有好几个大小不同的猫头鹰布偶,文哥,求求你快抱我到床上去,我要抱抱床上的猫头鹰,好不好。」

被美华娇声的要求着,又看着她已逐渐遗忘悲伤的俏脸,心里想着只要能让她忘记了伤痛,即时要我摘下天上的月亮,我也再所不惜,为了让她忘了悲伤,我赶紧的将她抱到床上,轻柔的将她置于在我床上的猫头鹰布偶的旁边,让她忘情的耍玩着床上的猫头鹰布偶,我静静的坐在她的身旁,柔情的望着沉浸在玩耍喜悦中的美华,做她的守护神般的安静的在一旁守护着她。

把玩所有猫头鹰布偶的美华,转过身来扑倒在我的身上,双手搂住我的肩膀,抬起头深深的凝望着我,开口对我说:

「文哥,我不要这些布偶了,我只要文哥你,文哥快点来抱我吧!」

顺着她的要求,我轻轻的将美华放在床的中间,躺在美华的身边,一只手轻抚着美华的发际,低下头轻吻着美华的唇,轻吮着美华滑溜的香舌,而轻抚发际的手顺着美华的脸脥轻缓柔顺的滑过美华的颈项,来到了美华那诱人的豪乳上,揉捏抓搓着,微微的感受到美华的身子因我的爱抚而轻微的颤抖着,渐渐的我们两人因情欲的煸动下,越来越激情,美华也逐渐的忘了羞涩,热情的搂住我,狂热的回吻着我,而我那只在美华胸部作怪的手,慢慢的顺着美华平滑的小腹,来到了美华腹下的神秘洞口前轻揉着,美华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奇袭打了一个轻颤,停止了所有激情的动作,望着我说:

「文哥,请你温柔的对我,不要对我太粗暴好不好,虽然我来不及将我的第一次献给你,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做有点对不起姚姊,但是在我所有认识的男人中,只有文哥你能让我为你献出一切,只可惜一切都太晚了,我好恨、好恨..」见美华又掉了眼泪,未待美华说完话,我立刻紧紧的吻住了美华的唇,不再让她想起伤心的事来,但是我却深深的感觉到美华一定受到了很大的委屈,此时的我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来让美华忘了一切,于是我由上往下的轻吻着美华每一寸的肌肤,延着小腹吻到了美华那最神秘的花蕊前,美华害羞的紧闭着那双玉腿,轻扭着身躯,娇羞的对我说:

文哥,不要啊!那不要这样看着美华那个地方,美华会觉得不好意思的,求求你不要再逗美华了,美华的那个地方好像要尿尿一样,有东西要流出来了,而且又觉得那个地方好空虚又觉得有点痒痒的,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好奇怪喔?所以求求你文哥,别再整我了,赶快来占有我吧!」

我故意不理美华的要求,还是一意孤行的做我想做的事,为了让美华得到最大的高潮,于是我稍微用了一点力气,硬将美华的双腿分了开来,美华见无法阻止我看她下体的举动,于是也放弃了挣扎,放任我打开了她的双腿,害羞的用双手遮住了自己泛红的脸。

终于打开了美华的双腿,美华那神秘的花蕊终于展现在我的眼前,厚实胞满的阴阜,蓬门微开的阴唇,狭小的细缝中,爱液缓缓的由洞内一道又一道的向外流出,‘好美的小穴’我不由自主的赞赏着,然后我低下了头,伸出了我的舌头轻舔着美华那微微突起的小阴核,忘情的舔弄着,美华被我这突如其来的舔穴举动,双手紧抓着我的头,娇啍的叫了起来:

「文哥、文哥,不要这样挑逗我啦,我会受不了的哎呀…好奇怪的感觉,我快.快尿出来了,文哥,不行了…哎呀..我的..我的小穴好..好酥好..好麻..好舒服的受不了了..文哥..求求你呀…妹妹我..我的里面痒得受…受不了了..快来肏我吧文哥..我被你舔得心..心儿都快跳出来了..不要再逗我了文哥..求求你快..快点上来肏我吧..啊..嗯….」

见美华已几近疯狂的哀求着我,我知道再过不久美华将达到高潮,为免让美华有所遗憾,我连忙爬起身子,握住我那不算太大的长18寸宽2寸半的鸡巴,顺着抵进美华那迷人的英雄冢内钻了进去。

只见美华臂儿颤动,身摇腰摆,腿儿乱蹬,口里嚷着痛说:

「嗳哟…轻点文哥.你的东西太大了..胀得我的小穴好胀…好痛..妹妹的小穴快被你的鸡巴给撑裂了…好文哥..你的大鸡巴儿轻点的弄进来,妹.妹妹的小穴此刻被你的..你的鸡巴撑得火辣辣的..文哥你…你慢慢的不要太大力好不好..啊…」

看了美华这般痛苦的表情,让我也狠不下心来对她,于是我趴在美华的身上,禁止不动的,一边也未闲着双手抓着美华那双豪乳尽情的揉搓着,一边用嘴含着美华豪乳上的小葡萄干,吸、吻、舔、咬着忙的不亦乐乎,美华被我这番的挑逗,慢慢的美华觉得她的下体奇无比,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她的穴里爬行,不知不觉的扭摆着她的下体磨动着我的鸡巴,娇喘的叫道:

「文哥..文哥..妹妹的小穴痒…痒得受不了了..快.快动一下文哥你的大鸡巴..帮妹妹我止…止痒啊…..啊…对..对就是这样…噢…对…文哥用…用力一点..对用力肏妹妹的小浪穴….啊…好爽呀…啊..顶到花心去了.文..文哥…美华好爽啊….哎哟..好满足喔…嗯…..」

美华的淫水越流越多,卜滋、卜滋的淫水咭咭叫响,此时的美华一脸极度的满足感,两眼充满了媚态,下体的嫩穴内的浪水不停的泌出,那门户大的阴唇淫淫的夹着我的大鸡巴似乎毫不放松的紧紧夹住我的鸡巴。

「好文哥…唔..亲丈夫..妹妹的…穴..夹得你得鸡巴…爽不爽..呀..喔…」

「好妹…妹..妳的穴…美死了…夹得哥…哥..夹得..好.好痛快……」

「文哥.文哥你的…你的鸡巴…也是插..插得妹妹..妹的浪穴….好爽…好过瘾啊…唔..嗯….文哥..文哥…妹妹.的小浪穴..被你.肏得快…快不行了..文哥..妹妹…不行了..被你肏死了..快上天了…啊…….」

「美华…我的亲浪穴妹妹….文哥..哥我…我的鸡巴也…也被妳的小…浪穴夹..夹得好舒服喔…..不行了我..我要射精了..啊..」

「哥…我的好文哥..妹妹也…也快去了…快快射..射精到妹妹的..穴心里去吧…啊.不行….哦….哦….」

美华再一次的意乱情迷,忍不住一阵颤抖,她的淫水噗噗而泄,原来已达到了高潮。

而我在美华射精的一刹那间,也射出了我所有的精华,一股浓烫的精液,一点不剩的射进了美华的体内深处而去,我和美华也因为太过于激情,累得无力起身清理,两人于是相拥而眠了……….——————————————————————————–

经过了一埸激烈的性交后的美华与我,两人因太累相拥而眠,突然我被一声轰隆的轻雷吵了起来,张开了眼睛向挂在墙上的由橡木作成的猫头鹰时钟,此刻的时间才凌晨三点十七分左右,我转头看着依偎在我身旁海棠春睡的美华,心头顿时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我的睡癖一向不好,只要一被吵醒就无法轻易再入眠,所以在我的床边已习惯把香烟放在床边的矮柜上,所以我已习惯一起床就会点上一根回魂烟,让自己脑袋清醒。

于是我轻轻的移动一下身体,伸出左手往放香烟的矮柜伸去,也许是我移动身体动的太大力了,而把依偎在我身旁的美华给吵醒了。

这时美华抬起头张开那双朦胧的美目,含情默默的望着我,看着被我吵醒的美华,我带点愧疚的说:

「美华,对不起把妳吵醒了,我因为睡不着所以起来抽根烟,没想到把妳弄醒了,真不意思。」

美华爬起身,将她那硕大的乳房偎靠在我的胸怀,轻摇着玉首,笑着对我说:

「没有关系的文哥,只要你还在我身边陪着我,我不会介意的,况且我也没有完全入眠,就算文哥你没有起来,我也会被刚才的雷声吵起来的,对了,文哥你不是要抽烟吗,等一下可不可以也让我抽几口呢?」

看着美华如此温柔的回应,让我这个从未有结婚念头的32岁的老男人,突然有了一股想成家的念头,于是我更深情的望着美华,沉浸在这得来不易的幻想中。

美华见我痴痴的望着她,娇羞的把玉首钻进了我的怀里,撒娇的用她的玉手轻打着我的胸口,娇声的说:

「文哥,我不来了,那有这样子看着人家,羞死人了,你的眼睛好大好亮,好像要把人家吃下去一样,看的人家心儿‘噗通、噗通’的跳着呢?不信文哥你摸摸看嘛!」

美华从棉被里升出她的右手拉起我的左手往她靠在我胸前的左边的豪乳贴了上去,被美华这对令人无法一手掌握的豪乳刺激下,我盖在棉被下的老二,又开始不守安份蠢蠢欲动了起来,顿时将被子撑起一座不算太小的帐蓬。

而美华的那只跨在我胯下的右腿因感受到我的老二所散发的炙热,娇羞的脸更加的红润动人,一双水汪汪的媚眼,更是扣人心弦,让我冲动了起来。

正当我欲转起身要将美华压在身下之际,美华的右手钻进被里一把抓住我那根怒气腾腾的大鸡巴,柔声的对我说:

「文哥,你先不要动,换妹妹我先来服侍你好吗?」

美华未待我的回答后,掀起盖在我们身上的蚕丝被,低下头,张开檀口含住我的龟头套弄了起来,于是我放松了冲动的情绪,享受着美华为我口交所带来的快感。

「唔…唔..唔…嗯..嗯…..嗯….」

望着美华不太熟练生疏的吸吮着我的鸡巴,美华的牙齿时咬时刮微微的刺痛感,这种异样的感觉,更使我的鸡巴越发的涨硬,龟头更是硬如石头。

「哇!好大啊,文哥你的鸡巴变得又粗又硬,撑得妹妹的嘴都快含不住了…」

美华一边吞吐着鸡巴,一只手抚摸着我的睾丸颇有成熟的说着。

「啊……」

我不禁的颤抖了起来,因为我的睾丸,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被美华这般的轻撩,我再也忍不住的叫了起来。

美华见我兴奋的叫着,一边啜吮着我的鸡巴,一面用她的媚眼望着我,于是更加卖力的将我的鸡巴塞进她的嘴巴鼓鼓的,试图让我得到更大的快感。

「啊..啊…美华…我的小爱人…文哥的鸡巴..被妳的小嘴儿…吸的好过瘾喔……..」

美华听到了我越叫越大声,握在她手上的鸡巴越吸越大,于是更加速的吸着我的鸡巴,另外一只手也不停的在我的鸡巴末端快速的抽动着。

大约被美华吸了将近百来下,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于是一翻身抱起美华,抬起她的臀部,顶着我硬如婴儿般手臂的鸡巴,对准美华已湿漉漉的屄以观音坐莲的性姿式猛然插入。

「喔…好胀啊…文哥你的鸡巴插的妹妹的浪穴好胀..啊…顶到花心里了…..啊.唔…哎喂…用力..用力…啊…妹妹….好舒服啊…..唔….文哥…好美…唔..嗯..哎唷…继续….嗯哼…」

美华狂野的甩着头,半目惺忪,紧闭眉头,张着性感的双唇,意乱情迷,如痴如狂的浪叫着。

随着坐在怀里的美华狂乱的扭动,伴着淫水声,卜滋、卜滋的声音,更使我兴奋到了极点,抱着美华的丰臀猛抽猛干了起来。

「啊…唔…美.好爽…哎哟…唔…文哥.我的亲丈夫…你的鸡巴肏的妹妹的小浪穴…啊….好美呀…用力…用力的干…唔…妹妹快…快上天了…哦…」

我又抽动了将近百来下后,抱起美华让她趴跪在床上,抓起她的细腰,提起她的丰臀,对美华水淫淫的肉穴,以隔山打牛之式,下体一挺,咻!一声我的鸡巴已拼进美华的小肉穴里去。

「卜滋!卜滋」淫水在我的鸡巴抽送之下进绵不断,声音叫响不止,可见美华的淫水之多,多么令人消魂。

「用力…用力啊文哥…这种姿式肏得妹妹…妹妹的花心里去了…唔..好爽啊….对..文哥用力…唔….哎唷喂…妹妹….快…快…..不行了….上天了……妹妹爽死了….啊…唔…嗯…」

我的汗水像雨般的滴落在美华的背脊上,我的全身体温上升,一种无名的快感逐渐袭向我的心头,使得我更加兴奋,于是我更加速了抽动着。

大约又肏了一百多下左右,我翻转了美华的身体,让她躺着,然后将美华的一双玉腿跨在我的双肩上,双手托住美华的丰臀,紧接着将我的鸡巴侵入美美的小嫩穴内。

这样的作爱姿势最能令双方更兴奋,得到更多的高潮,因为鸡巴可以棒棒肏入洞直抵花心,而且还能看着美华所有的淫荡的表情。

美华的肉穴夹得我的鸡巴越来越紧,夹的我几乎感节快射精了,于是我更加用力的抽插,美华被我这波强力的抽动下,也几近狂的浪叫:

「文哥…文哥….妹妹快不行了…噢….又顶到花心里了..不…不行了…妹妹要死了…..啊…哎唷..妹妹….上天了…啊……」

随着由美华体内射出的阴精,烫的我那根被紧夹在美华肉穴里的鸡巴一阵酥麻,终于我也忍不住的泄了精了。

两人在高潮之后,不久就因太累了而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我被外面的车阵喇叭声给吵醒了,发现美华已不再我的身旁,原以为美华是到浴室清洗身子,但又没听到水流声,于是我赶忙起身寻找美华的踪影v

前前后后找了好几遍,却找不到美华的踪影,我失望的回到了房间,想点根烟来抽时,发现了美华所留下的一封信。

于是我急忙的拆了开来,信的内容如下

「文哥,谢谢你让我留下一辈子难忘的记忆,我真的好舍不得你,我真的好爱你,如果我没有发生被我的店长强暴的事的话,我真的好想一辈子跟你在一起,真的我真的好想。文哥,我现在就在信里告诉你,我们四人所发生的事,文哥,如果你还记得,那天姚姊带着我们向我的店长仙人跳后,我们以为从此就天下太平了,没想到,可能是我们太过于明目张胆了,我与姚姊的关系被我的店长发现了,没想到昨天晚上,我的店长就开始了他的报复行动,我与姚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全被我的店长叫兄弟把我与雅萍、彩凤三人全抓了起来,就这样我们三人全被那群禽兽给凌辱了,幸好姚姊及时赶来,趁他们惩完兽欲后休息中,偷偷的将我们带走,没想到却被他们发现了,于是我们四人就这么分散了,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要去那里,脑中只有想到文哥你这里,于是我只好来求助文哥你了,我好恨,这种不幸的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幸好文哥你给我及时的安慰,否则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文哥,如果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我真的好想跟你在一起,我不能将我的清白身子献给你是我一生的遗憾,所以我只好忍痛的离开你,文哥,最后再一次的对你说‘我爱你’再见了,文哥。

永远爱你的美华」看完了信之后,不知为什么我的泪水流不止,也许是感叹老天爷对美华的不公吧?于是我茫望的抽着烟,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陷入的沉思之中………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正妹  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