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被邻居的男孩偷上了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刚升上高三的我,是我爸妈最疼爱的独生女儿。我爸是当汽车经纪的,而妈却是音乐老师。他们的感情从结婚到现在,都维持得非常好。我这个女儿可说没有找错地方来投胎,这实在是一个很和谐的家庭。

我老爸的老朋友郭大叔夫妇是住在我家的隔壁。当我四岁的小时候,郭先生喘气喘得气不过来,到我家跟我爸妈说,他的老婆刚刚诞下一名小孩,我们一家都替他高兴呢!我妈还跟我说:「,以后可有人陪你一齐玩呢!」

从小,我老喜欢叫他小松。他真是给了我们两家生色不小。小时候,他总是带着日本的面超人的面具,穿梭我们两家叫叫嚷嚷,整天缠着我要跟他一起玩超人打怪兽的玩戏。每一次他都哭着回家,跟郭妈妈说,超人给「怪兽」打败,哭个不停。嘻,我这个老姐当的「怪兽」岂能输给他呢……

小松,人本身蛮听明的,但,就是欠了一点耐性。郭妈妈为了他的课业,都命令他来我家跟我一起做操作。我都是用老姐的语气对他噜苏,要他好好的完成操作。

可能是不服气吧,当趁我转身时候,他常常用手轻拍我的臀部并轻挑的说:「菁姐!为什么你的都没有肉?以后怎办,不好生养耶……」每次给他偷摸后,都气得说不出口。

我妈在我十二岁以后,就继续她的教学生涯。问她为什么还要出外任务,家里都有爸负担呢!她的理由都是说不想当一辈子家庭主妇,出外任务能保持了解社会上的信息。

因此,打自十二岁以后,放学回来就仅我跟小郭一起做家课了。期间,我都尽我的努力教他不懂的。总算没有白费,到我升高三这年,他在学内的成续一年比一年进步。郭妈妈都每次来我家,都在我爸妈面前称赞说,小菁又聪明又漂亮,还可以管好她的小松,真是厉害。爸妈听后,都笑得合不拢嘴呢。

今天,放学回来,小松如常背着他颇重的书包来我家。给他倒了一杯冰水,就各自做自己的家课。

不久,小松遇到问题就大嚷叫我教他。唉,自己的都做不完……没法教他就是了。就坐在他旁边,看看他那里不懂了。正当我靠近他手左边身旁时,我的胸部好像碰到了什么似的,微微低下头瞥了一眼,原来是小松的手肘顶着我的右乳房。自然反应的把身子微微靠后,眼睛盯着小松的操作是不是故意的。但,看他那一脸专注在功课上面的样子,并不怀疑他什么,再靠近他指导他提出的问题。

可是,乳房又转来一压迫力,这次不理了,只集中教他不懂的。

不知怎的,他的手肘像有规律的在我发育成熟的乳房上轻轻的左右而微摆动着。虽说是隔着我的校服,但经他这样的磨着,乳房慢慢的痒了起来。本想把身子拉后,这时候小松却又叫我看书上的那条问题。身子更靠过去,且右乳房更压在他身臂上,这时我虽脸上看著书本,脸底下却红了起来。

这次小松不经意地把肩膀转了数圈,表示他有点累的样子。不动还好,一动就带动了他的手肘在我胸部的快速地磨擦。给他这样的冲激,乳头附近起了一阵反应,一种突然而来的收缩感涌上心头……

心里轻轻的不禁暗自「嗯!」了一声……口张了一点缓缓地吐了一柳口气。不行了,速速叫他先自己看,再不明白时明天才答他的问题。跟他说有点事,便起身跑去自己的房间。就在转身时,他又再来向我的柔软的臀部偷袭,并高声的说:「菁姐那里都没变呢!哈哈!」

我瞪大眼睛回答他:「没变也跟你这个小弟没关系。你努力读书吧!」

把房门关上后,没力的躺在床上回味刚刚的感觉,此时,才感到下体有点黏黏的。好奇的把校裙翻到腰际,手在纯白色的内裤上摸了一摸,害了一跳,为什么靠在阴唇中央处湿了一小片?再把手伸进小内裤内,手指触碰处却有一些湿润的液体渗了出来。

左手曲着放到额头上,右手的中指却轻轻的在阴唇附近不停地转圈,脑子却混乱一片,想着为什么会这样子的……为什么会有这种不该第二天,小松又来到我家,经昨天一事后,今天都不敢那么靠近他了。只跟他说,那里不懂划下来给我看,我再写给他怎做。此时,电话响了起来,我跑去接听。奇怪,是找小松的。

他放下电话后,我问他为什么他的同学懂打来这里。他说:「我跟他说的,因我想赶快把那电动玩具拿到手,就给了他这个电话号码啦。」原来如此。

接着,他又跑去大门口说:「菁姐!我要去拿啦!很快回来,不要跟我妈说啊!」

「行啦!快点回来吧!」

不管他了,继续我的操作。

回桌子时,不小心踢到他的书包。心想:他现在背的书包愈来愈重,并把书包提了起来,真的很重!他每天到底会带什么书上课呢?就将书包的拉链拉开,唉,真的是一大堆教科书,跟我以前的一样。

就在拉上拉链时,瞧到一本像漫画的书,啊!好久没看过了,最近都在预备大学考试。好!就看一看松弛一下神经也好。把漫画抽出来看时却是一本……日本h漫画……封面画着一个有着模特儿的身裁的少女,乌黑的长头发下是一副楚楚可怜脸庞、丰满的乳房,而她只穿了一条紫色的内裤,更摆出了一个露骨的操作。从没看过这类漫画的我,羞得脸都热了起来。

在好奇的驱动下,我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里面每一页的属性。虽然,那些日文我都看不懂,但是,里面所画的每个操作却使我有点兴奋起来。

整本漫画看过后,不其然的把手按在裙上,轻轻的隔着裙子在阴户上揉了起来,闭上眼睛的我,幻想刚刚看过的每一个情节。左手放下漫画后,开始弄抚我的双乳,与此同时,右手不断去刺激我的阴户。入了神的我,将右手接直去轻碰内裤的中央,食指和中指隔着我薄薄的白色内裤不停地交替搓揉微湿的阴唇,且不时的抚摸我大腿内的两侧,不停牵引起我身体上的兴奋。

「嗯……!」咬着自己的下唇,不断感受着那快感。

眼睛稍为打开了一道缝,斜视在旁边的漫画封面,害羞得又再盖上眼睛。头紧紧的后靠且紧贴在沙发上,右手的指头开始随着心中的需要加上快拂扫湿透了的内裤,小腿更因此摆得更开,蹬得更直的。

「嗯!嗯~~~」我那些暖液不受控制的渗出我那条柔而薄的小内裤,大腿分得开开的,好让我的右手的大摆动,左手立刻抵在下腹上,接受那像触电的感觉……口里更发了数声低且微的哼声。

过了数分钟,胸口才慢慢从起伏的状态变回平静,全身像虚脱了一样。唉!头一次,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自慰。愈想愈脸红,幸好小松还没有回来,不然,都不知怎跟他解释我刚才的操作。

正想洗一个热水澡时,小松就回来了。一进门,他吓坏似的一直瞪着我手上的漫画。我当然不放过机会教训了他一顿,成绩不好就跟郭妈妈说。他根本不能辩驳什么,只好乖乖的做他的家课。

刚坐下来,他用怀疑的眼光来问:「菁姐!你有没有偷看?」

我匆匆答他:「你的嘴给我清洁一点,我才不会看呢!快做你的操作吧!还有,你给我看到你再带这种书,郭妈妈那边怎打你,我可不负责,听到没?」

没机会洗澡的我,只好陪他一起做功课,可是濡湿的下体弄得我很不舒服,一直到小松走了,才能好好的清洗一番。心想,我这两天到底在做什么呢……有的反应……

这个星期,爸妈和郭大叔他们都拿了大假去外国旅游一星期。他们对我真有信心,竟然叫我照顾小松。没法子,谁叫我比他大四岁呢!天对我真不公平,为什么我不能跟他们一齐去?

今晚,跟小松吃晚饭后,跟他一起玩大富翁,看谁输掉,明天就要一早起来做早餐。跟他大战并扰嚷了数十个回合,终于败给了这个小弟,我真要努力呢!

这时都十二点多了,直接去小松的爸妈的睡房睡吧。哗!房间真的很大,床又舒服。洗澡后,就回床呼呼大睡去。

蒙胧中,好像有人叫我的名字:「菁姐~」起初不为意,听清楚后原来是小郭。都那么晚了,叫醒我干嘛,我正睡得很甜呢!就装作听不到,不理他叫我。

小松轻轻叫了数声,看我没有反应就停止再叫。停不了多久,感觉到我的被子像给人拿掉,小腹处突有一只手按着,并轻轻来回抚着。是小郭!心想我该怎办好?那时我怕得要命,都不知怎算,只好装睡下去。

这时他另一只手却伸到上身的睡衣上揉搓我的乳房,他用手指轻柔的拂扫,想他看我都没反应,更大胆的双手各自一边的用了一点力推拿我受刺激的乳房。他这样一推,弄得我痒痒的,像那次他手肘磨擦我右乳房的感觉。

我真不知该不该立刻醒来骂他,跟内心在斗争时,我感到我那宽松的浅蓝色的短裤给他慢慢的褪到我细长的小腿处,他把我的小腿抬起一点点,就迅速的把短裤脱出来掉在一旁。现在的我,仅一件无袖紧身的背心,内里穿有白色的胸围和穿上薄质的白色纯棉内裤。

我再一次听到他用极微的声音叫了我一声,我脑里真是一片空白,算了,不应他就是了。他又一次得到我的沉寂,开始把我两腿分得非常开,他的手放在我的小腿上,手指在细滑的小腿处一收一放的替我按摩,并上下的套弄着。突然,两手都按在我的大腿内侧,慢慢的上下左右抚摸。他这样一来,使我震了一下,两脚的肌肉都扯得紧紧的,眉头忍不住的皱在一起,因他的指尖在的我的内裤上轻轻的拖弄。

他并不放过他看见的每一寸地方,在我薄薄的内裤上游走。他的手指头找到我阴蒂的位置,把渗过淫水的内裤推到阴蒂上方轻微的上下压揉。胸部随着他在我重要部份的骚扰,慢慢地起伏着,为怕他看见,又要控制着,有点辛苦。小腹里像有一股暖流流动,一直廷伸到我的阴户处。

啊!虽说勉强的可以控制呼吸,可是,我的淫水却不理我的强忍,潺潺地流到我的内裤。我不知渗了多少在我薄质的内裤上,我想小松必定是也注意到。

哼~!他开始向我早已湿润的阴唇进攻,他手指不断的在阴唇上打转,且时轻时重的上下搓揉。我不时装作不经意的把臀部左右的动了一下,并向上挺着,好让配合他的操作。他手指对阴户的进攻速度有加速的现象,我私处附近幼滑的皮肤间接的告欣我,我的内裤给小郭都弄得非常湿透。现在我都没有力气起来阻止小松进一步行动,仅闭着眼睛给他做他爱做的。

不知怎地,小松停了所有操作。静止了好一会,只听到移动的声音后,大腿两旁都受到小松的膝盖顶着,私处突然又受到骚扰,但跟刚才的不同,不像是小松的手指,只感受到那物体所碰之处,有点温的。当碰到我大腿根时,感到那软软的东西带有一些黏滑的液体。

那东西不停在隔着内裤上摩擦,频率开始加快,在我阴唇处上下的擦,不时又轻轻的顶着我的阴户,像要想插穿内裤似的。我的小腿、大腿和臀部被他快速的对阴户拨弄,慢而静的摆动着。

突然,小松吐出了数声低沉的叫声,私处猛然受到什么液体的喷射,只感有种灼热感,部份很黏的液体使溅附在大腿上,而我甚至闻到一阵浓烈的味道,以前从没闻过的。

猜不出现在的时间,寂静中隐约听到小松的喘气。他把我两腿再度向中间靠拢,感觉到他一腿的膝盖顶着我那湿滑透的小内裤底。脑里给他刚刚的操作冲昏得不知去向,紊乱的心情在想:小松难道不怕我醒来的吗?

此时,他把我背心的底端向上卷,一直卷到腋底的心平位置。接着伸手抚摸我露在小胸罩以外部份的乳房上,他那微暖的手柔而轻的推揉那没有受胸罩保护的、细滑的皮肤处。他有技巧的从我腋下开始,一直沿滑到我乳房的两旁磨擦,再把两手按到我的乳沟里顺着胸罩的上沿来回揉抹。冷不防地他把手滑进我的胸罩里,直接的捏扭我的乳头。

嗯!乳头自然且迅速的硬了起来,而他更用了一点劲上下的拉压我敏感的乳头,他还不满足的从胸罩的上边处,轻轻的把胸罩拉下到乳头的下方。大半部我那富有弹性的乳房和硬挺的乳头,因没有胸罩的保护,感到有点凉。现在我根本羞得不想打开眼睛,看着小松对我胴体的凝视。

不知是什么,一滩暖湿的液体滴在我右边的乳头上,那炽热的液体更使乳头急速的收缩。答案很快就知道,原来是小松的唾液,因他正在吸吮我的乳头,更用牙尖轻咬着我那它。他的舌头像蛇常规缠扰我乳头的四周,柔软的舌头不时去拨弄并在乳头上转圈。

他的左手并没有闲着,添加战圈来进攻我的左边乳房。他用手掌中心刺激我的乳头,手指却向我早熟的乳房上压抹。我的大腿内两旁不经意的微微夹紧停留在我两腿中的小腿(小松的),并把我阴户紧紧抵着小松的膝盖,用阴劲将阴户在他的膝盖处,微微的上下摆动。额头感到有一,两珠的汗水流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渴望将阴唇紧压在小松膝盖上磨擦,只知道下体痒得不能忍受。

本来蛮满足湿滑的私处感受不到小松的膝盖,小松在我胸上的一齐操作都停了下来。不好!他正要除下我薄质的内裤,我紧张得把两边的床单抓紧。

小松他已经把我的内裤缓缓褪下,他又把我的两腿轻轻的分开,我的阴户毫无遮掩下完全曝露在他眼前。脚指头不其然的紧缩在一起,等着小松进一步的行动。感到他左手在我右边身旁处的床上压了下来,一阵阵酸麻的感觉来自私处,感受到有一东西正在我的私处拂扫,像刚刚的隔着我内裤游走的东西。心头突然想起小松那本h漫画那个男孩子的下体,难道小松正用他阴茎项着我?!

我好怕,想立刻起来阻止他,但想到会看见他那阴茎,整个身体仅僵在床上,心里如鹿撞,不知怎办好。

太迟了!我阴户正开始受到他的阴茎的插入,他那暖热的阴茎一步一步的推进在我湿濡的阴道里,他每一小插都把我没被开发的阴道撑开。很痛,我只感到那强烈的撕破感,不想他知道我一直是在装睡,怎痛也好,都只在心底大叫。

最后一插,他却大力的顶进我的阴道深处,我阴户的四周触碰到他的阴毛,我想他已经把整根阴茎都插在里面。阴道内不停传来他那根阴茎在里面的轻跃弹跳,幸好他没有再动,不然我一定痛得昏了过去。

静止间,他开始用他的手抚摸我的小腹一直滑到乳房上轻碰,他的嘴再度在我的乳头上吸吮。这次他微咬我乳头根端,舌头却左右压抹乳头尖端,速度开始有节奏的加快。他的阴茎像不耐烦的开始进出我紧紧的阴道,不知是不是他不想把我弄醒,抽插的操作只是慢慢的,可是在我乳头上的舌头却没规则的乱拨且急速。

他的阴茎像在不断膨胀中,硬硬撑得我阴道非常的痛,我故意嗯了出声,更将声音提高,希望把他吓退。只知他没有理会,更把抽插的速度提高,他舌头跟右手更不断刺激我的乳头和乳房。额头,胸部,小腹和大腿,随着小松的阴茎的进出和舌头及右手对我上胸的刺激,不断渗出大量的汗水。

下体突来重重的一压,感到一阵阵的暖流激射在我阴道内,全身震了数下,我眼尾在惶恐底下流下一道眼泪。

小松的阴茎顶进我私处数下就没动了,他的手抚揉了我乳房和小腹不久后,他的阴茎也抽离我的阴道。他像没发觉其实是醒着、只是没有把眼睛打开的我,他把我的衣服整理完毕后,就轻步把门带上关掉,只留下我一个快痛得昏了的菁姐。

他走不久后,我起来把短裤跟内裤都除掉,凭着从窗户透射进来的月亮光,我看到床单被血染了一片,而我的下体还流着小松射进我体内的精液,且带有丝丝的血丝。

我蜷曲着身子,把头埋在两膝内,开始低泣起来……心想明天该怎样面对小松过了一阵了,下体的痛楚逐渐地消失,换来的是一种空虚的感觉。回想刚才曾有多次机会阻止小松对我的侵犯,但我却多次放弃,难道我内心真的是那么淫荡吗?真想给小松干吗?

自从上次被小松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用手肘碰过我我的乳房,看过小松的那色情漫画后,我就对性有了新的感觉,不时在睡觉前自慰一番,从胸部的乳房到下体的阴唇、阴核,无处不被自己的玉手抚摸过,甚至幻想和一个男孩互相拥吻、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搞得第二天早上都要把已经湿透的内裤换掉。

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已经喜欢上这个比我小四岁的「小顽皮]小松。

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一直认为要把自已的处女之身在洞房之夜献给自已的丈夫。

自从我和小松一起做功课,有时还一起游戏,经常斗嘴,甚至还会动手,不过不是打架,而是我气得拧他的耳朵,而他就很快的逃开,还不时用手从偷袭我的臀部,而当我被摸后面部表情虽然很气,但内完全没有生气和被辱的感觉,反而觉得有点害羞和兴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无论吵架的时候谁的错,也不论谁的错,过后小松总是先向我道歉,有时他会买王码计算机公司软件中心一些我喜欢吃的零食逗我,还会做一些希奇古怪的表情和操作,直到我笑着说原谅他为止。

慢慢地,我发觉经常被小松的行为吸收。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小松了吗,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比我小四年的男孩呢?想着我就睡着了。

早上的空气真好,我依然像往常那样六点钟就起床了,虽然昨天晚上我经历的人生的第一次性交,但起床后也不觉有大的异样,只是走起路来阴部有点痛罢了。

我先到浴室里洗澡,我一边开着淋浴花洒冲着身体,一边对着落地大镜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一对正在发育的乳房贺圆挺而不堕,两个晕红的乳头在我雪白的身体上显得份外夺目,下体三角带仅一小撮小而稀疏的阴毛若隐若现地遮住我的阴部,我经常为自己拥有这样的身材感到自豪。

从浴室出来后我就去煮早餐,因为昨天和他打赌输了,状且我也乐意去做。

早餐做好后,我就到小松的房间叫他。可能是因为昨晚的事吧,每接近房间一步,心就越跳得厉害,最后还是深深地吸一口气,敲了敲小松的房门:「小懒虫,时间不早了,快起来吃早餐了,还要上学,迟到我可不管了。」可是里面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又大声叫了一次,还是没反应,于是我鼓起勇气去推门,门没有上锁,一推就开了,只见床上的小松盖着被子,一动也不动。

一看我就生气,昨天晚上在弄我身体的时候就那么有力,现在就像一条虫。

「还不快起来!」我一边说,一边用手猛地掀开他的被子。

只见只穿着三角内裤的小松蜷缩在床上,我的面马上擦地红起来,心跳得更厉害。

我马上大声地说:「快起来了。」

床上的他还是没有反应,没办法,只好用颤抖的手轻轻地推了推小松一下,糟了!小松的身体非常烫手,他发烧了。

我马上帮小松盖好被子,然后打电话给爸爸的好朋友,也是我家的家庭医生林叔叔。林叔叔在电话里叫我先用冻毛巾放在小松的额头上,他随后就来。

放下电话后,我马上照林叔叔的话去做,又想起小松没有穿衣服,也不理什么害羞了,赶紧找衣服帮他穿上。当穿裤子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内裤隆起的地方,心就「砰」地跳了一下,手竟不自觉地向小松隆起的地方伸去。

「我究竟在干什么?竟然偷偷地去摸男孩的阴茎!」虽然是这样想,手还是放在小松的内裤上,轻轻地摸了几下,感到有一条圆圆的物体,既温暖柔软,这就是昨晚插入我处女地的物体,心里不禁传来一份兴奋的感觉。

我刚想拉开小松的内裤,看清楚这条夺去我的童贞的肉棒是怎样的时候。

「菁姐,我不是顾意的,你原谅我吧!」

我吓了一跳,往小松望去,只见小松的眼睛还闭着,嘴里却一张一合地不知说什么话。

「小松,什么事吗?」

原来他在梦境而对他昨晚对我所做的事道歉。

这时的我,心情十分紊乱,刚才心里还在埋怨小松昨晚不应该对我作出越轨的行为,现在听到他在梦里说的话,原来他竟然对我这样迷恋,视我为将来的妻子,心情既喜又怕。喜的是我终于知道我昨晚的行为也是同小松一样出于对对方的爱意,一种无法控制的爱欲所至,并不是我淫荡;怕的是将来不知道他会不会承认这回事。看到他现在已病了,心里实在难受得很。

门铃声把我拉回现实,林叔叔到了。

林叔叔看过小松后,帮他打了一口针,说他只是着了凉,没有会什么大碍,可能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子没盖好,再吃点药就没事了。接着他说今天医院里有个手术要做,没有时间留下来,于是留下一些药,叫我好好看着小松就走了。

小松这小鬼哪是没盖好被子,分明是昨晚偷奸完事后,心虑被我发现,衣裤没有穿好就走回自己的房间,所以着凉了,活该!

虽然是这样想,但还是先帮他吃药。

今天是不能上学了,幸好今天是周末,多数是自修课,所以就打电话给同学说我家里有事请假,至于小松,也只好帮他打电话向学校请假了。接着煮粥给小松吃,这是林叔叔吩咐的。

一切做完后,又想起昨天晚上被弄脏的被单,只好拿出来洗了,看着被单上的处女落红标志和小松的精斑,心理又涌起了异样的冲动。不理了,幸好污秽很容易被洗掉。

我又到小松的房间去看他,小松依然睡得一动不动,我就用手去摸了他的额头,烧已经退了很多了,但发现他却满头是汗水,可能是打了针和吃了药的正常反应吧。

我轻轻地掀开被子,小松的衣服也给汗水湿透了,我赶紧用毛巾把他头上的汗水擦去。至于衣服则没办法,一定要帮他换去,这时我反觉得难为情了,这将是我第一次看到男孩赤裸的身体,但为了小松,只好硬着头皮去做了。

我先把小松扶起,把他的湿衣服脱下来,然后用毛巾擦一次他的身体,虽然他的身体不时在我的胸部磨擦着,我也没有去理会了,只是心跳得特别快。等他穿好衣服后,下一步是要帮他换裤子,我把小松的睡裤连内裤一起拉到脚跟,然后拿掉,就像他昨晚脱我的裤子常规。

「也不知道他现在醒了没有?」一想到这里,我就往小松的面望去,还好,他依然睡着。这时我才敢向小松的下体望去,只见小松的阴茎看起来有三只手指那么粗,大约5公分长,在尖部的包皮张开一点,里面露出了约一个指甲位的龟头。这些名词都是在医学杂志和教科书上认识的,小松的阴毛并不多,当然,他还没有发育成熟。

我的手不自觉地握住了它

小松的阴茎,这比我刚才隔着他的内裤摸更刺激、更真实。

这时我发觉原本柔软的阴茎慢慢地增大,而且变硬,我向小松看去,他并没有改变原来的样子,只是额头皱了几下。

再看他的阴茎,由于增大了,龟头整个从包皮里露出来,这就是昨天在我的处女地横行霸道的家伙。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我居然在弄男孩的大肉棒。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不自觉地用我的小嘴将小松的龟头轻轻地含住,然后又吐出来又含进去,甚至整条阴茎全含进嘴里,就像吃冰淇淋一样。

这时小松的阴茎变得更硬,而且嘴里还不时发出「嗯……嗯……啊……」的声音,身体还动了几下。

我为了不想弄醒他,舍不得地把他的阴茎吐了出来,又用水把的阴茎擦干净后,然后穿上内裤和睡裤。再看他时,还在睡,简直是大懒猪,也不知是不是在装睡,反正昨晚你那样对我,我现在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也不太过份。

但经过了刚才的事,我发觉自己的面十分烫,一照镜子,满面通红,怪不是刚才太兴奋了吧?我伸手探到自己的阴部,果然不出所料,又湿了一大片了,我发觉自已真的变了,这是为什么?我赶紧把内裤换了。

这时煮的粥也好了,我刚想去叫醒小松时。

「菁姐,你在吗?」

走进他的房间,发现小松已经坐在床上。

「好点了吗?」

「好多了,只是觉得头还有点痛。」

「还好说,自己不注意身体,着了凉,又发高烧,害得我为你忙了半天。」我装着很生气的样子。

「是吗?可能因为昨晚……」

「昨晚怎么了?」我故意问他,我倒想看你想撒什么谎。

见他若有所思,跟着深泞地吸一了口气就说:「菁姐,我对不起你,昨天晚上我趁你睡觉的时候……偷偷地进了你的房间……和你……和你发生……发生了性关系……但我真是好喜欢你的,我真是没法控制自己。但我会负责的。」

这远远超出了我想像的范围,本来想看他对昨晚的事怎么回避的,那想到他竟然当着我的面前承认一切,把刚才的梦话全都说出来。一时间我都不知怎么处理,脑海里一片空白。

大约静了一分钟,我才小声地说:「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是你刚才在睡觉时说梦话说的。」

「啊,我还说了些什么?」

「你还说,经常在我的房间里拿我的内衣裤来自慰,还在我睡觉的时候偷吻我。」我根本想不到自已会说出这样的话,面上又烫起来了。

本来我想故意戏弄他的,怎知他竟然没有出声,显然是默认了,这倒是我不知道的。

「菁姐,你生气吗?」

「这样不生气才怪。你竟然未经我同意就拿我的东西,还对我做出这越轨的行为。」

「那么随你怎样惩罚就怎样吧。」小松这时的头已经垂下了。

「当然。你刚才不是说过要对自己所做的事负责吗?那好,我就罚你以后不准和另外的女孩好,只对我一心一意。」

小松显然没想到我会这样说,头马上抬起来,愣了一会儿,就连珠炮地说:好,好,一定,我只爱菁姐你一个人。」

「还有,这件事先不要让别人知道,连我们父母都不行,免得多生事端,懂吗?」

「这一定,这一定,只要菁姐喜欢,要我做什么事都行。」

于是,我就坐在小松的床边,他用一只手轻轻地抱住我的腰部,另一只手抬着我的腿部,就把我抱起来放在他的怀里。我害羞地把头埋在他的怀里,稳约从他身上传来一股男性独有的气息,我的心就像小鹿一样跳起来。

小松低下头,在我的嘴唇上温柔地吻了几下,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在自愿的情况下和男孩亲吻,而且是和自己所喜欢的男孩拥抱和亲吻,心里面当然十分兴奋。

……!?

菁姐,你都忙了一大早了,不如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好吗?」

他这样说,我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你的病还没好,这样对你的身体是有害的。」

「我的病好多了,而且知道菁姐肯原谅我还和我好,什么病也难不了我。」

对于初试云雨的年轻男女来说,这是难以拒绝的事来的,于是我就没有再出声,随小松摆布了。没想到一天之内,和小松的关系竟发展到这个程度。

我们互相拥抱得很紧,好像怕失去了对方似的,这应该是热恋男女的普遍表现吧!

「菁姐,你好漂亮,身体又很美,我好喜欢哦!」

给自己心爱的人称赞,心里当然是甜丝丝的。

小松先吻我的额头,眼睛,鼻子最后停在我的嘴唇上,他把舌头伸进我的口腔里和我的舌头互相纠缠在一起,而我的上下唇把他的舌头含住,这样慢慢地引发我们内心的激情。小松的一只手已经从背后伸进了我的衣服里,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背部的肌肤,而另一只手则伸进我的裤内摸着我臀部。我亦不自觉地拉起他的衣服抚摸他的身体,这时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

「把它们都脱下,好吗?」

事到如今,我还能拒绝小松的要求吗?况且我早就想那样了。

「你帮我脱好吗?」

小松得到我的回答,三二下功夫,我们两人已经是赤裸相对了,他把我放在床上,这时我看见小松的肉棒已经涨得比刚才还要大,龟头反射出迷人的光泽,并在轻轻的颤动着。

「很想要它吗?」

被小松当场揭破,面上马上红潮突现:「贫嘴,如果我说不要,你肯放过我吗?」我故意说。

「菁姐,知我莫若你,刚才是我说错了。」说完,他轻轻地用手指戳了我的乳房几下,然后再次在我的唇上深深地吻下来。

而他的双手在我胸口的两个乳房上来回地抚弄着,后来干脆用嘴含着我的乳房,又轻轻地咬我的乳头,一阵阵的麻痒从我的乳房传过来。

而他的大肉棒不断地在我的肚皮和大腿间游动,弄得我全身好像有千只蚂蚁在不停地走动,使我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口中发出「啊……嗯……哦……啊……啊……」的呻吟声。

小松听到后更加买力,而且还伸出一只手指,在我大腿间的肉缝上不停地划动。

「啊……啊……好痒啊……小松……不要再……再弄了……快点……快点上我吧……」

「菁姐,你的小穴很湿。」

「你……你还不……快点……我……我就顶……顶不住了……」我把双腿张得开开的。

小松这时马上扶起他那根又硬又大的肉棒,用龟头抵开我的阴唇,「噗」的一声,小松整支肉棒全都插进了我的小穴里,「哦……啊……」我不禁兴奋地叫起来,那种由空虚变为充实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小松的阴茎开始在前后地抽送着。

「啊……太美了……哦……太爽了……啊啊……」

「啊……菁姐……你的小穴……夹得我……夹得我好痛快啊……啊……」

「是吗……你的……啊……你的肉棒……哦……也干得我……干得我很舒服……啊……太美了……」

我不禁淫荡地浪叫着,身体随着小松的操作不停地扭动着。昨天晚上因为是被偷奸,那种不敢呻吟荡呼的感觉实在太辛苦了;现在可不同,当然要尽情地享受,尽情地浪叫:「啊……啊……好美啊……」

我和小松的呻吟声、浪叫声、喘气声、阴部接触声、床的摇摆声……充斥着整个房间,这是属于我们两人的天地,周围的一切已经不太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正在尽尽情地享受着对方的肉体、对方的爱。

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使我逐渐地到达高潮,而这时小松肉棒的抽送频率也不断地加快。

「菁姐……我好舒服……啊……我快要丢了……」

「我也是……用力干……干我……啊啊……干得我……好爽啊……我不行了……我也要丢了……」

这时,我感到一股热流从小腹丹田一直传到阴道,并喷射出来,紧接着感到小松的肉棒在我的小穴里颤动了几下,一股烫热的液体冲击着我的花心,那种感觉真的令我几乎晕过去。

一切都停止了,小松趴在我的身体上,两人都在喘着气,他双手揽着我,虽然他的肉棒已经缩小了许多,但依然留在我的阴道里。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在默默地拥抱着对方,同时回味刚才的激战,不禁相对而笑。

过了几分钟,小松身一侧躺在我的旁边,肉棒自然脱离我的小穴。他揽着我的腰,使我靠在他的肩膀上:「刚才舒服不舒服,爽不爽呀?」

真是,居然对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叫人家怎么回答!我并没有出声,只是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然后对他欣然一笑。

「那以后我们可得多点来,好不好?」他一边用手指拨弄我凸起的鲜红乳头一边说。

「小色鬼,你想一天做几次?刚才弄得人家那么狠,现在还有点痛。」我的手指在他的鼻子上刮了几下。

怎知他居然用口含住我的手指,还轻轻地咬了一下:「不知谁刚才叫喊着好爽、好美的呢?还要人家大力地干。」

「你还讥笑人家,以后可不让你干了。」

他的头很快地缩到我两腿间,感到阴户被吻了几下,小松又出现在原来的地方,嘴唇上还弄了一点精液和我的淫液:「算是我错,以后一定弄得菁姐更加爽好不好?」

我细心地用手擦去他面上的汗水和嘴上的淫秽物:「如果你以后学习不用功和另识女孩子的话,我可不理你了。」

「这当然,有妻如此,夫复何求?」他又在我的唇上吻了好几下。

「当……当……」外面挂钟的响声使我们回过神来。

「哇!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快乐的时间过得可真快。」

「我肚子饿了,菁姐有什么东西吃?」

「有粥吃,不过我得先去洗个澡,把刚才弄出来的东西洗干净。」

「你不想留个纪念吗?」

「留你个头。还不快点!」

「菁姐,我看你不怎么方便,不如我抱你去好吗?」

的确,这时在我的小穴里充斥满小松的精液和我流出来的淫液,有一些甚至已经流到床上,如果这样走出去的话,免不了弄到地板都是,我只得答应他的要求了,虽然小松比我小四年,不过他发育得很快,个头比我差不多,力气嘛……

小松用花洒把我阴道里的脏物洗得干干净净,但也弄出一点新的淫水,这时他正在用手抚摸着我涂满沐浴液的身体,乳房、肚皮、阴唇……而我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他勃起了的肉棒,前后地套弄着,另一只手则抚摸着他的胸部,后来他居然把精液射到我的身上。

「菁姐,你的阴毛和你雪白的肉体太不相称了,不如剃去吧?」

「那也好,不过你也要剃,免得以后给你笑。」

洗了半个钟头,我们才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只是盖着一条浴巾,而且是两人共用一条,我们两人的下体已经是光溜溜的,而小松的手依然不老实地在我的乳房上游动。

「别玩了,先吃东西嘛。」

「你喂我食好吗?」

「你不是好了吗?干嘛要让人家喂呀?」

「我想你用嘴喂我吃嘛。」

「尽想些馊主意。」

虽然是这样,但我还是愿意照他的话去做,这可以增加情趣。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他的阴茎抵着我的臀部,他双手揽着我的腰部,我就用嘴含住粥送到他的口里,有时他还调皮地含住我舌头不放,弄得非要和他热吻一番。这样吃法,不到一小时也不能吃完。

当我收拾东西时,才发现小松的双腿上已经湿漉漉的,而且连地上都有,这全是我流出来的阴液。一切刷新完毕后,小松就揽着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时电话响了,小松拿起电话听,原来是旅游中的父母打电话回来,小松在听他们讲话,而我这时顾意伏在他的腿间,拿起小松的肉棒,用舌头拨弄了龟头几下后,就把整条阴茎放到嘴里吸吮。而小松的表情也急剧变化,他显然是极力地抑制住不出声,因为电话那边是他父母,有时还得说几句话,不过声音就不怎么好了,挺可笑的,这正是我想看到的。

只可惜过了一会儿,他把电话递过来,并故意大声说:「菁姐,电话。」接着淫笑起来。

惨了!这回可轮到我了。

「可不是,谁叫你先搞人家的!」

我一接过话筒,小松就迅速地把我的身体扳在沙发上,这时电话那边的母亲问:「这几天好不好?」我说:「挺好的。」小松就淫笑地小声说:「对,挺好的。」说完,他把腰一挺,已经变大的阴茎就「嗖」的一声,全部没进我的阴户里。可惜我又叫不得出声,那种感受真难顶,没办法,谁叫自己先燃起火头。

偏偏那边的母亲又不知趣,还在喋喋不休,而小松也在不停地抽送着他的肉棒,肉棒不断地磨擦着窄小的阴壁,阵阵快感不断地涌向全身,却不能出声,别得我全身是汗。

好不容易才熬到母亲收线,一放好电话,我俩同时都发出「啊……啊……哦……哦……」的呻吟声、浪叫声。

沙发的弹力不断地帮助我们发挥着做爱的波澜起伏,小松的双手不停地玩弄着我的乳房。一会儿,他说让他在底下而我就坐在阴茎上,这又是另一种享受,我不住地上下移动身体,让我的小穴套弄着他的肉棒,使我们能尽量发挥性爱的真谛。

也不知弄了多下了,我们逐渐进入高潮了,淫水不断地从我的小穴沿着小松的阴茎流到沙发上、地上。

「我不行了,我……我要射了。」

我们同时进入高潮,小松的精液已经激射入我的体内,与我刚射出来的阴精混为一体,并少许少许地流出来。

过了一会儿,我俩才浴室里清洗一番,并清洁完沙发和地上的残留物。又互相拥抱着看电视。后来我建议先复习,等今晚可以早点休息,小松虽然不愿意,但也同意了。

说到学习,我总是全心全意地投入,虽然经过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而且现在两人又全身赤裸。有几次小松借向我请求指点操作之机想吻我的乳房都被我拒绝,他也只好专心复习了,因为他也清楚我的性格。

吃过晚饭后,我们看了一个多小时电视节目后就上床了,当然这天夜里我们又激战了几百个回合,直弄到零晨一点才在极度的疲倦中睡着。这时我是伏在他的身上,而他的肉棒依然留在我的体内。

第二天我们九点钟才起床,因为是星期日,所以我们一起去逛商店。我买了一些避孕药,接着我们又去看电影。在电影院里,小松还不时把手伸进我的超短裙内,掀起我的内裤,用手指挑弄着我的阴蒂,搞得我在差不多完场后要用纸巾将阴道内的淫液刷新干净。

在父母出游的两个星期里,我们在放学后就回家里脱去身上所有的东西,然后才煮饭、复习、洗澡,最后就是在床上疯狂地做爱。

可惜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不久父母亲回来后,我们已恢撤销来的样子。不过一有机会,我们就会又在一起。后来我考上附近一有名的国立大学,要搬到学校的宿舍住,虽然和小松见面少了,但感情却未见减退,他不时到学校找我,使室友非常羡慕,经常说我的男朋友高大英俊,那时小松已经长高了许多。

我们经常到学校后面的山坡上偷偷地做爱,而且每次都不止做一次。过了不久,我们的父母亲都知道这件事了,他们在了解事情的发展后,并没有怪我们做出这荒唐的事,反而是责备我们不应将整件隐瞒了这么久。到后来他们还互相道贺,好像比我俩还高兴,原来他们早就有这个意思,但碍我俩还年少,且担心我不喜欢小松比我小,现在这样正合他们的意思。

后来居然把两家打通,并把小松的房间扩大,并加以装修成为一间夫妻房,我和小松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同居做爱。那时我十八岁,而小松才十五岁。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