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无尽的母爱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那天晚上我和妈妈睡觉时,为了报复她,我故意从背后和她挨得很近,有时候还用我的小鸡鸡贴在妈的臀部上,只不过那天晚上妈没有任何反应;隔天晚上我当然继续行动。现在我还蛮佩服自己,当时双手那么不便,我竟然还有心思搞这个。

提到姊,其实我跟姊不算很亲,但也不能说是生疏,因为我们的年纪相差太大,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聊。她放假在家不是跟她朋友出去逛街,就是躲在房间里跟她男朋友讲电话,没有谈过恋爱的我,那时很难明白两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但是整个暑假姊还真的几乎天天跟她男朋友联络。

不过她在房间里讲电话也有某种好处,这让双手已经复原的我,晚上就寝前可以摸到妈房间里去,姊也不知道。妈虽然没有把我赶回我自己的房间,不过姊在家她还是比较小心一些,几乎都不让我有任何逾矩的行为。

出于调皮或是某种报复,我开始大胆地在姊面前用嘴调戏妈。记得有一次我们三个要出门,在我穿鞋的时候,姊看了看我的脚说:「看你也不是很高,没想到脚这么大。」我没有反唇相讥,反倒转过身用眼神盯着妈的胸部说:「妈的才『大』呢!」可是不明究里的姊看了看妈的脚说:「不会啊!看起来跟我的差不多。」我向妈挤了挤眼说:「嘿,我敢肯定妈的比妳『大』。」

从头到尾妈都假装没事一般,可是才等到姊走出门,妈就趁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狠狠地掐了我一下,又赏了我一个白眼。诸如此类的戏码不时地上演,直到姊回学校宿舍为止。

姊回去后,日子回归平复,晚上跟妈睡在同一张床上还是继续骚扰她。妈有时候会翻过身来强装严肃的叫我不要胡闹,可是有的时候她又似乎完全不在意,隔天早上依然和我有说有笑。

有一天,我故意用从电影里学来的那种情人式的拥抱来迎接刚回到家的妈,我用才痊愈的左手和刚拆石膏的右手环绕着她的身体,让我的胸压住妈丰满的胸部。妈因为我刚拆石膏的缘故,没有怎么挣扎,更重要的是她并没生气,只说了一句:「别抱这么紧啦,妈都喘不过气来了。」

从那时候起,除了就寝时的骚扰之外,我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吃起妈的豆腐来了。国中剩下的两年里,有时妈的情绪不好又或者非常好的时候,她都会亲亲我的额头,也让我亲她的脸颊;我发觉她生闷气的时候,如果亲她或抱她一下会让她缓和不少。

升高中一年级时,我和妈妈一起进行了一次大扫除,事后妈妈高兴地亲了我一口。照惯例我会回亲她脸颊一下,可是我却亲了妈妈的嘴唇,她颤抖了一下,瞪了我一眼后说了一句:「死小孩,竟敢吃你妈豆腐。」之后就走开了,这次她也没有真的不高兴的样子。

之前说到从国中开始,为了安慰妈,我一直睡她床上,这个习惯除了会在姊回家过寒暑假偶尔被打断之外,平时是风雨无阻的;况且有时候妈也会让我搂着她睡,甚至高兴时会让我亲她的脖子或搔她痒,所以我了解妈其实一点也没有受不了,又或有要赶我回自己房间意思。

至于对妈色色的骚扰,则在她那些无效的警告下变得越来越大胆。记得有几个晚上,等妈睡着以后,我会把手偷偷放在她的胸部上,轻轻地握住妈的胸部,有时则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其中妈妈只醒过一次,她把我的手从她胸部上移开来,转过身来敲了我头一下就又睡了。

隔了几天我又开始故技重施,妈却再也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我更大胆了,除了抚摸妈的身体之外,我试着趁她熟睡后把小弟弟隔着内裤贴在她的臀部上轻轻摩擦;有的时候如果摸完她我还不过瘾的话,我就会偷偷的在棉被里打手枪,一边闻着妈的发香,一边套弄着,要射的时候才赶忙去厕所。

所以后来睡觉时,我常喜欢在妈身上摸来摸去,有时故意去碰她的胸部或阴部等敏感部位,看她的反应。有时她会翻过身来捏我一下,有时骂我几句,也有的时候根本不理我。唯一的例外是每当她很认真的跟我说她很累了,真的想要睡了,那时我才会乖乖缩回我的禄山之爪。我发现只要那天我在各方面表现得很乖巧,晚上睡觉时妈对我的容忍度就很高。

妈除了不让我脱她的内裤之外,其它的地方都随着时间失陷在我的魔掌里。我逐渐大胆到会先在棉被里脱掉自己的睡裤与内裤,之后再开始骚扰妈。从握住她的胸部开始,慢慢地可以解开她睡衣的钮扣了,几个星期后变成可以伸进睡衣里直接抚摸妈没戴胸罩的乳房。

摸胸部不刺激后,我就尝试伸手去摸妈的下体。那晚正当手要伸进妈的内裤里面时,妈就把我的手从她睡裤里抽出来了。顺道一提,妈买的睡衣都是那种很保守的款式,除了格子或圆点花纹之外,通通都是两件式的,通常上半身有翻领加钮扣。一直等到我提出建议后,她才改买其它款式。

有一次我解开妈的睡衣后,又想把妈的睡裤脱掉,结果才拉到臀部以下,妈就突然转过身,掀开毛巾被,借着极微的夜灯扫了一眼我勃起的阴茎,对我说:「把自己脱光了又想把你娘脱光,要干嘛?」我有点不知所措,双眼盯着妈半裸露的乳房,听到她这么讲,我只觉得非常兴奋。

妈见我不说话,就又背着我侧躺回去。我偷偷的靠近她,又突然地抱住她,妈好像吓了一跳,旋踵又镇定下来。我只是本能地开始用勃起的小弟弟去摩擦妈的屁股,没想到妈转过身去变成俯卧在床上,我以为妈不想让我弄了。

可是玩了一会儿「五个打一个」之后觉得很无趣,不知道打哪来的胆子,看着依旧俯卧的妈,我撑起身来双膝跨在妈身体两旁,俯下身去轻轻贴在妈背后。我看着妈紧闭的双眼,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无师自通地把硬挺的阴茎放在妈的股沟之间轻轻摩擦起来,隔着棉质的睡裤与内裤,我仍然可以感觉到妈臀部传来的体温与柔软。

我非常激动却又小心翼翼,不知道妈是否会突然生气,就在这强大的刺激下我射了出来,弄得我和妈之间黏呼呼的。妈隔了差不多半分钟后稍微撑起身来,我很识趣的从她背上下来,妈从床头抽了几张面纸先替自己背上擦了几下,又抽了几张面纸丢给我后就起身去浴室了。

射完之后冷静下来,我体会着内心复杂的感觉,有一点满足、有一丝羞愧,还有一些后悔。妈没多久就从浴室出来了,跟着叫我也去洗一洗然后赶快睡。

隔天早上,我时不时地偷瞄妈一眼,发现她就和平日一样,脸上没有任何异状,反而是当我俩双眼交会时,我有一点尴尬。后来我知道自己的羞愧是因为我对她的不轨纯粹出于性欲,所以之后当爱与欲一起交缠甚至是爱比欲多后,就再没有羞愧的感觉了。

有了那一次经历后,妈用几次的拒绝让我知道只有在周末的晚上我可以和她有那样亲密的互动,其它时间我只能乖乖的睡觉。只不过接下来每次的亲密里,我都可以把她脱到只剩一条内裤了,接下来她会主动翻过身去,让我光着身体伏在她背上,用勃起的阳具隔着不同色系的棉质内裤在她双臀间摩擦直至射精。

就这样,母亲让我用她的身体宣泄了青春期的躁动与课业上的压力。直到今天我都还很佩服我妈,因为妈从没用过她的身体来威胁或督促过我的功课,她一直让我们之间的这种行为维持在一种母子间亲密小游戏的范畴里。

除了有一次期末考我进了全班前五名,要知道虽然我当时读的是前段班,但其实我资质普普,勉强在班上挤入十五名内已经是我的脑力极限了。妈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当我回家炫耀的时候她很是高兴,她问我为什么进步这么大时,我脱口说出都是为了她。

她当时很感动,以致于主动抱住我一下又亲了我一下。那个拥抱和亲吻充满了亲情母爱,可是作为一个国中生,脑袋里除了课本就只剩精虫了,所以当她要放开我时,我反抱着她,问她有什么奖励?她挣脱出我不怀好意的拥抱后,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赏你这个色胚长针眼啦!」

后来那个周末晚上母子的亲密时光里,我刚脱完了妈的睡裤正准备跨上她身体的时候,妈忽然翻过身来仰躺在床上,接着瞅了我一眼,又闭上眼睛。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女人的厉害,她们只要一眼就可以让自己的男人知道自己的意思。

凭着那个眼神,我知道妈是准许我与她「正面交锋」。我小心翼翼地伏在她身上,阴茎第一次接触到妈的小腹,两只手靠在妈的肩旁,不由自主地吻上了妈的双唇,妈没闪也没避,就让我那样吻着。

几乎是在同一个时候,我缓缓地挺动起来。老实说,妈的小腹所带给我的快感没有她的臀部多,毕竟臀部的「包覆感」比较强烈,但是让我差点射出来的是妈轻搭在我腰上的那双手,那使我有一种真的和她在做爱的错觉。

那个晚上我在妈的小腹与耻骨上射了三次,第三次我终于稍微克服了强烈的心理快感,一边慢慢地享受着妈的下腹部,一边欣赏着身下因动情而诱人不已的妈。

过没多久,当我忍不住再次吻住妈时,没想到妈的双唇轻启,一条湿润柔滑的舌头就渡了过来,我几乎是本能反应的立时就张开了嘴,用自己的舌头迎了上去,只是我没想到与妈舌吻的快感竟然猛烈得让我没几下就射了出来。

射完之后异常疲惫,我从妈的身上翻下来,仰躺在床上。妈起身来看了我一下,见我露出一个满足又疲惫的笑容后,她从床头抽了几张湿纸巾,稍微帮我清理了一下就让我先去洗澡了。

妈说第一次和自己的儿子面对面亲热带给她很大的心理冲击,虽然没有让我进入她的身体,但那种面对面的姿势在妈的心中与真的做爱亦没差多少。随着我的挺动,她体会到那种打破传统禁忌的兴奋和男欢女爱的甜蜜,但也尝到来自纯粹母爱的一丝后悔;双眼虽然是闭着的,她却可以感受到我炙热的目光。

就这样,妈一边承受着我,一边细细品味着心理复杂的滋味。就是这些纷乱的心情,让她一反常例先让我去浴室,而她则在听到沐浴的水声后开始「自我安慰」起来。迅速又猛烈的高潮让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只不过她骗自己说仅是自己压抑太久了,暂时否认了那股超越亲情的爱欲。

虽然和妈多了新的方式,妈却也不是每次都让我和她那样脸对脸地亲热,而且每次都只肯让我射出来一次。她说主要是因为那样硬硬的顶在小腹上不是很舒服,因为那天是我第一次和她那样,所以她才让我好好满足一下。

到第三次时她知道我会比较久,但是她又不想让我那么久,所以使出舌吻那一招,只是没想到才没几秒我就忍不住射出来了。日后每当两人回忆起来,她还是不免趁机调笑我一下。

虽然狭义上,我没有跟妈真的发生性关系,但是我们这样秘密的小游戏,也超出了绝大多数母子之间亲密的范畴了。只不过就算她心情再好,或是我表现得再突出,妈始终没有让我脱下她的内裤,不管我如何央求,妈总是能温柔但坚决地拒绝我进一步的要求。

或许也是我真的硬不起心肠强迫她或说什么惹她伤心的话吧!毕竟妈那时候在我怀里放声大哭的印象实在让我心有余悸,再加上当时我充其量不过是个变态的色小鬼,妈是我对于「性」好奇而拖下水的研究对象罢了,我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强迫她,更别说是要强暴她了。

我曾发誓我绝不会再让她伤心了,所以后来我也就没有继续试探妈,甘心于妈那时所能给我的,接受那就是妈的底线。

不过除了妈「帮」我之外,我倒也成功的「帮」过妈。那次是我生日,妈的配合度很高,我在她背上射了两次,又在前面射了一次之后,我这不肖的孩子这才想到那天其实也是「母难日」,所以我决意要妈在那晚也和我一样舒服。

就在妈正准备起身去浴室时,我抱住了妈又把她扳回床上去,她在我身下笑着问我是不是还没满足?我没回答她,只是温柔地吻着她,妈好像也感受到了我的爱意,眯着的双眼时不时地放射出温柔的目光。

唇分之后,我在她耳边轻声的说谢谢她为我所做的一切,妈那时双眼里好像有水波流动一般。我把她搬到我身上让她俯身在我怀里,求她答应我一个要求,而这个要求不会脱她的内裤。

为了怕她不答应,没等她开口我一只手已经从她背后伸进她的内裤里,顺着粉嫩的臀沟占据了妈一半的阴部。我只是没想到从我耳边竟传来妈「咭」的一声轻笑,我这才发觉妈从一开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抵抗。

我进一步告诉她,说她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好好的享受就好。我感觉到她微微的点了个头,我兴奋的紧抱了她一下,接着我调整了姿势,先让自己靠在床头上,又让妈转个身使她坐在我腿间,背靠在我怀里。我从背后审视着妈的侧脸,那时她闭着双眼,除了有那么一丝娇羞之外,基本上看起来还蛮镇定的。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