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美人图第四集第八章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八章踏女侠山

「喂,这是谁强奸谁啊?怎么你比我还拽!」伊山近心里暗骂,却被她激起
万丈雄心,发狠想道:「不信我的话?让你知道爷的厉害!」他深吸一口气,运
足精神,腰部突然疾速晃动起来,带动粗大肉棒飞速在蜜道中抽插,磨擦得娇嫩
肉壁也跟着剧颤。

「啊!」赵飞凤猝不及防,失声惊呼,感觉下体蜜道中有奇异的感觉涌起,
自己也说不清这种感觉是快乐还是难受。

伊山近咬牙飞速晃动腰部,在腰部肌肉运足气力,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甚至
能看到腰部疾速晃动的残影。

蜜道肉壁被磨擦得剧烈颤抖,传到玉体上,弄得玉体也跟着颤抖起来。

伊山近抱紧架在自己肩上的美腿,晃腰动作越来越激烈,胯部啪啪地撞在雪
白柔滑的玉臀上面,干得美丽女侠玉体快速颤动,在他身下如打摆子般颤个不休。

赵飞凤娇喘吁吁,努力伸展双臂不去抱他,将头扭向一边,任由他在自己身
上折腾,就是不肯发出声音或是配合他的动作。

可是肉棒在花径中抽插太快,蜜道在经历了初时的难受后,又有快感迅速升
起,让她玉面绯红,紧咬樱唇。,难受地想道:「原来被强奸真的有这么大的快
感!可是这混蛋……」

她扭头看了看在自己洁白玉体上肆虐的小小男孩一眼,恨意陡生,闭上美目
再不肯理他。

嫩穴中的那根大肉棒,却给她很深刻的感觉,除了努力忍耐之外,她也没有
什么别的办法了。

伊山近却干得很爽,一爽起来就顾不得别的,先把刚才的初衷暂时放下,将
她雪白窈窕的完美胴体翻来覆去地狠干,把她摆成各种姿势,大肉棒从雪股中穿
过,插入紧窄有力的嫩穴之中,大肆抽插。

那些性交姿势都让赵飞凤感觉到屈辱,却紧闭美目一声不吭,任由粗大肉棒
在自己体内抽插奸淫。

旁边刚被奸淫过的美少女们抚着流血嫩穴,流泪看着这一幕,都震惊难过,
发出低低的惊呼声。

她们在同性交欢中经验丰富,在男女性爱里却还是初学者,看到这么多性爱
姿势,当然会很惊讶。

赵飞凤听到她们的惊呼,更加悲愤难忍,屈辱至极,美目不禁流出悲愤的热
泪。

伊山近抱紧她的玉体,用各种姿势狂干,顺心畅意地干了一个痛快,甚至还
将她倒提起来,将大肉棒插进她的樱桃小嘴,强迫她吮吸舔弄,最后放松精关,
将带着奇异味道的精液射满了她的小嘴。

赵飞凤一口口地将满嘴精液咽下去,连同七、八位美少女的落红、蜜汁一起
舔得干干净净,抬起美目,恨恨地盯着伊山近的脸。

伊山近躺在草地上,喘息好久,睁眼看到她的眼神,突然想起刚才她没有发
出声音,还在同自己对抗,不由大怒,跳起来按住美艳女郎,将沾满口水的肉棒
狠狠插进湿润嫩穴里面。

大抽大插一阵,赵飞凤这次更有感觉,潮红满面,却仍紧闭双眸不出声音。

「哼,这样就想躲过去?」伊山近能看出她一直都在努力压抑淫叫的欲望,
突然灵力一动,施展出双修功法,大量灵力涌出肉棒,透入紧贴在肉棒上面的娇
嫩肉壁之中,直入她的玉体深处。

肉壁上如同电流穿过,美丽女侠失声娇呼,只觉头脑晕眩,几乎无按控制自
己。

「叫了吧?」伊山近快乐地说道,干得更是猛烈,灵力在两人交合处来回穿
行,弄得赵飞凤玉体剧震,拚命压抑着淫叫的欲望,兴奋而又难受至极。

可是快感简直无法忍耐,她虽然努力咬住樱唇,甚至都咬出血来,琼鼻中还
是忍不住发出销魂的哼呜声,传到一众美少女的耳中。

美少女们都哑口无言地看着这边,一边还在抚慰流血嫩穴。赵飞凤自己却羞
得面红耳赤,低头悔恨,只觉实在丢脸,居然被这么小的男孩强奸得淫叫起来,
感觉无去直对这些被自己在床上宠爱过的少女。

伊山近脸上浮现出快乐的笑容,肉棒在蜜道中一挺,用力插到最深,龟头顶
上了女侠不容人轻亵的高傲子宫,开始用力狂吸。

一股充沛精纯的元阴从玉体深处迸流出来,飕地钻进马眼,流入肉棒,顺着
肉棒进入到伊山近的体内,被灵力推动,在经脉中缓缓流过。

受损的经脉只觉一阵清凉,受到元阴的修补,伤势迅速痊愈。

伊山近舒服地叹了一口气,只觉整个身体都清凉舒适无比。

肉棒插在灼热蜜道里面,也像在夏天降了温一样,就像整根肉棒都在惬意的
喝着冰水,当然,他的经脉也在令人舒服的冰水中浸着。

赵飞凤却忍不住尖叫起来,只觉有什么东西从蜜道中流过,玉体顿时都酥软
了,蜜道涌起强烈快感,兴奋地颤抖。

这样强烈的快感,即使是意志坚定的女侠也抵挡不住,让她忍不住仰起蚝首,
颤声尖叫,兴奋得泪水狂涌。

她这一生,还未曾品尝过如此美妙的销魂极乐感觉,和现在比起来,从前与
少女们的同性交欢简直就像小孩子的游戏一样。

「啊啊啊啊!」她兴奋地颤声淫叫,声音高亢,让美婢们听得面面相观,脸
色忽红忽白,各有不同心思。

伊山近听得又爽又得意,粗大肉棒上下翻飞,在她灼热蜜道里面大肆狠干,
用力捏着她的雪白暴乳调笑:「怎么样,现在很爽吧?还是叫出来了吧?」

赵飞凤稍微清醒,恨恨地白他一眼,咬住樱唇不肯再叫。

可是快感强烈袭来,将她的矜持彻底打碎,赵飞凤即使咬破樱唇也忍耐不住,
终于又仰天淫叫起来:「啊!太舒服啦!」

看她这么高兴,伊山近嫉妒不平,恨恨地捏扁她的乳头,骂道:「贱人!既
然这么浪,叫声好听的给我听听!」

他的大肉棒急速抽插,磨擦着敏感的蜜道肉壁,赵飞凤爽得都快晕了,没法
不听他的,雪白藕臂紧紧抱住他的头,淫声浪叫道:「小心肝,小宝贝,快点舔,
今天被你干得爽死了啊!」

伊山近的脸贴在雪白柔软的硕乳上,怎么听怎么不对味,恨恨地在滑腻乳房
上狠咬一口:「你当我是你养的性奴啊?平时叫床的话不许说出来,叫爷爷叫爸
爸!」

赵飞凤爽得六神无主,欲死欲仙,就让她叫亲爹也愿意,修长美腿夹紧伊山
近的腰部,淫声浪叫道:「好爷爷,好爸爸,亲亲好老公,再快些,你的肉棒好
大好烫,插得那么用力,都快要弄死奴家了!」

她的婢女们目瞪口呆,刚才自己虽然也是在淫浪尖叫,可是没有谁能叫得比
她更淫荡。

而且,她从前和自己在床上时,都没有叫得这么过分,这让美少女们心中五
味杂陈,美目恨恨地瞪着伊山近,不由自主地嫉妒起来。

伊山近现在是既吸元阴,又运双修功法,并用灵力磨擦挑逗蜜道肉壁,重重
刺激之下,美丽女侠怎么也支撑不住,干脆就释放出自己最淫荡的一面,挺动纤
腰玉臀,拚命地迎合着他的大力抽插,畅快淋漓地大干起来。

两人这一场大干,惊天动地,在草地上翻来覆去,试验过各种姿势,干得痛
快畅美。伊山近一次次地将精液射满她的子宫,而美艳女郎却还不肯罢休,抱住
这小小男孩拚命狠干,健美有力的蜜道肌肉用力狠夹,恨不得将肉棒连根夹断在
蜜道里面,让它永远不能离开自己身体。

到了最后,伊山近也被她干得没有力气,只能躺在草地上,任由她在自己身
上肆虐,心里暗叹:「怎么回事,现在都反过来了,成她奸我了?」美艳至极的
性感女郎,骑在小男孩的身上,放肆狂奸。成熟灼热的蜜道将小男孩的肉棒整根
吞入,窈窕成熟的美丽玉体骑在他的胯间淫浪扭动,高高在上的女侠帮主仰天浪
叫,俏脸上布满兴奋的红霞,显然是已经爽得不知东西南北了。

伊山近虽然有所不满,不过自己的伤势都因她们主婢几人的元阴流过经脉而
彻底治好,而且修为还有所精进,也就不太计较,只是伸手捏住她的乳头和阴蒂,
笑着揭她的短:「刚才不是说你绝不高潮的吗,现在怎么又浪叫得这么响?」

赵飞凤美目中已经没有一点轻蔑嘲讽之意,都被兴奋至极的光芒取代,修长
玉手抓紧他的肩膀,仰天浪叫道:「老公!亲亲小老公,你的肉棒好硬,干得人
家太爽了!啊啊啊啊。」

她用力过猛,这一下插到最深,龟头狠狠撞击娇嫩子宫,这样强烈的刺激让
她无法禁受,终于放声哭泣娇吟,玉体狂烈地颤抖,达到了人生最完美的高潮。

灼热紧窄的蜜道剧烈收缩抽播,大力地挤压磨擦着坚挺肉棒。被这样的绝色
美女在身上高潮,伊山近心中也是兴奋至极,忍耐不住,精关一松,肉棒在女侠
蜜道中狂跳起来,将大股大股的精液飞速喷进美艳女郎的子宫里面。

「啊啊啊啊!」赵飞凤激烈地摇头哭泣尖叫,感觉着滚烫精液射入子宫的畅
美感觉,爽得魂都飞上天去,终于扑倒在伊山近的身上,玉臂颤抖抱紧他的身子,
在高潮中幸福地爽晕了过去。

女侠山,原名倚霞山,自从侠女盟占据了这座险峻山峰之后,就将整座山岭
改名为女侠山,而主峰则被称为侠女峰。不过在官府的地图上,当然还是按照原
来的山名标注。

侠女盟的势力极大,单在这座山中就有上千的侠士与喽啰,个个武艺精熟,
将这一座山峰牢牢占住,向过往客商收取高额保护费用,收入也自不少。

一般的过路客商都乖乖地交了保护费,花钱买个平安;也有些客商嫌保护费
太高,不肯缴纳,有时就会在通过险峻山岭时失踪,连人带货不见踪影,再也找
不到下落。

而如果有人瞻敢打劫那些缴了保护费的客商,侠女盟一定会出动高手,追杀
这些盗匪,不管他们逃到天涯海角,都要追上杀掉,以敬效尤。

时间一长,侠女盟的威名远播,远近官府也不敢来打扰,这一大片山岭就成
了她们的领地一般,而七位侠女在此地更是一言九鼎,无人敢不从。

在女侠山的中央处,主峰侠女峰青翠秀丽,高耸入云。

在高高的山峰顶部,侠义厅之下,有一座隐秘的地牢。

在地牢里,一位绝色女子正高高坐在上首金交椅上,冷然怒视着下面跪着的
两名女囚。

她的容貌美丽非凡,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充满成熟性感的女性魅力;眉飞入
鬓,英武异常,身上充满执掌大权、生杀予夺的霸气,美目中隐含着一丝杀机,
冷酷得令人胆寒。

虽然陈秋雁已经年届三十,却仍旧英武美丽,在江湖上更有着长久不堕的美
名,同样威名也足以震撼武林,无人敢樱其锋。

在下面,两名女囚跪在地上,双手反绑,华丽衣裙已经被撕破了几处,弄得
衣衫褴褛,露出了里面雪白的肌肤,却依然昂然无惧,抬头怒视着上面的陈秋雁,
恨不得将她食肉寝皮。

陈秋雁对这种目光已经见得多了,冷冷地逼视着她们,沉声道:「说,我二
妹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下面跪着的少女愤怒地回答,目光凌厉似刀。

陈秋雁的眼神渐渐变得凶狠,从金交椅上站起身来,随手拿出一条皮鞭,寒
声道:「不守妇道的荡女淫娃,还敢这么嚣张?看来今天得给你一个教训了!」

梁雨虹仍是毫不畏惧地怒视着她,跪在旁边的朱月溪却是心里剧跳,生怕自
己女儿吃苦,慌忙插口道:「赵飞凤早都失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然你去
把逃出来的彩凤帮帮众找几个来问,就知道详情了!」

陈秋雁冷哼一声,道:「你们官府诡计多端,说不定是你们派人暗害了我二
妹,然后才派兵前来围剿!现在,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把我二妹交出来!」

她迈下台阶,大步走到二女身边,高举皮鞭咬牙逼问:「快说,我二妹在哪
里?

我再问这最后一次!「

「恶女人,休想让我低头!」梁雨虹看着杀父大仇人,悲愤得几乎失去理智,
拚命撑着疼痛的双腿,用力跳起来,一头向她撞过去。

陈秋雁闪身躲开,眯着美目,冷然怒道:「贱人!身为闺阁少女,竟然与男
人鬼混,现在还敢以这不洁之身来撞我!」

她狠狠一记皮鞭挥出,重重地抽在少女肩头,立即将衣衫抽破,露出里面雪
玉般的肌肤,被打得涌起一道深深的血槽。一梁雨虹一头栽倒在地上,撞得额头
流血,再加上鞭痕血槽,痛得钻心,蜷成一团痛苦尖叫。

陈秋雁因为所修仙术的特异之处,平生最恨非处女,只嫌她们不干净,因此
在成立侠女帮的时候也都找了武林中最贞洁美貌的少女加入,赵飞凤虽然淫荡,
却到底是处女,也没有沾过精液味道,陈秋雁也不嫌弃,将她收入侠女盟,按年
龄排序,让她坐了第二的位置。

她很讨厌男人,因此手下多是女子,男性部下一般不能靠近她的身边,免得
让她闻到男人的臭气。

对于已婚的女子,她也同样不喜欢,却也勉强能够忍耐;可是未出阁却已失
去贞操的少女,是她最痛恨的,面对梁雨虹能强忍怒气已经很不容易,既然梁雨
虹挑起了她的怒火,就再不肯停止鞭打。

陈秋雁举起皮鞭,凌空挥落,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重重地打在少女身上,
将她打得满地乱滚,放声惨叫。

陈秋雁眼中射出凌丽寒光,恨恨地举鞭乱打,一鞭鞭落在梁雨虹身上,将衣
裙打得破碎,像蝴蝶般一片片飘散落地。

伊山近曾吻过无数遍的雪白娇嫩肌肤,在皮鞭重击之下,被打出一道道的血
槽,皮肉绽开,鲜血迸流,看上去极为凄惨。

朱月溪已经吓呆了,她本是高高在上的贵夫人,平时也看不上这些江湖中人,
对所谓的「女侠」也颇为轻蔑,只当他们是贩夫走卒之类的下贱人。现在母女落
入强贼之手,才知道武林中人的厉害。

很快她又被女儿凄惨的尖叫声惊醒,慌忙跪行上前,用身体护住女儿,悲愤
大叫道:「我们是真的不知道,你害死了我丈夫,还想活活打死我们母女吗?」

陈秋雁本来脾气就有些火爆,作为老处女也容易心理阴暗,此时怒火一起,
什么都顾不得,手中皮鞭狂舞,劈头盖脑向她们打去,将母女二人打得满地乱滚,
痛得死去活来。

她们雪白的肌肤到处布满深深的鞭痕,一道道的血槽纵横交错,冰肌玉肤绽
裂开来,鲜血涌出,甚至还有细碎肉末沾在衣服上,遍身染血。

峰顶的地牢里,响起了少女、美妇凄厉至极的惨嚎,充斥整个地牢,让其他
被关押的囚犯们都被吓得浑身发抖,战栗不已。

他们来自各个地方,身份各不相同,包括地主豪强、三教九流和草民百姓,
都是因为得罪了侠女盟,或是违背了各位侠女眼中的「正义」,因此被抓到这里
来,受到惩罚。

除非他们能有江湖侠士说情,或是交上钜额罚金,才有希望被放回家去。如
果长时问没有人来赎,多半就会染上牢瘟,病死在地牢里面。

刑讯室中,陈秋雁皮鞭狂舞,对于朱月溪母女的凄厉惨叫声充耳不闻,反而
越打越是起劲,直将她们打得活活晕去,才停下皮鞭,仰天大笑,心中畅快难言。

她笑了一阵,低头看着这一对母女,恨恨地道:「敢在婚前失贞的,就是这
样的下场!」

这样说的时候,她似乎把朱月溪早就成婚、因为侠女盟的行动而变成寡妇的
事实给选择性地遗忘了。

屋门轻轻打开,幽幽香风涌来,一名美丽少女盈盈踏入室中,手执香帕,掩
口微笑道:「大姊,她们两个还是死不肯招吗?」

她容貌娇美,动作优雅,清澈美目中射出智慧的光芒,虽然只有十八、九岁,
却给人知性的美感。

陈秋雁回头看了看她,随意道:「哦,是四妹啊。这两个贱人嘴硬,得多用
刑才对。我倒要看看,她们还能撑上多长时间!」

她眉头微皱,问道:「你将文府的丫头提过去,可问出什么没有?」

何琳含笑摇头道:「还没呢,这些天都在布置山寨防务,一直没有时间回家
去好好地讯问她。」

陈秋雁应了一声,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柔声道:「我看那个丫头也不是完
璧之身了,你不用对她太在意,问完以后灭了口就是,何必太过用心在这样的贱
人身上?」

她因所修仙术的关系,能嗅出人不同的体味,尤其痛恨男子体臭,喜欢处女
体香,而文娑霓姊妹身上有着男子的精液味道,即使淡不可闻,她也能够感觉得
到,当然是大为作呕。

美丽少女脸上泛起红霞,以香帕掩口娇笑道:「大姊多心了,小妹还要去主
持山寨防务,这就告退。」

她飘然离去,只留下陈秋雁叹息摇头,自道:「豪侠难过美人关,这也是无
可奈何的事情!」

她看看地上血肉模糊的一对母女,厌恶之心大起,拍拍玉掌,就有六名劲装
少女走过来,向她跪地行礼。

陈秋雁伸手指着朱月溪母女,皱眉道:「把这两个念心巴拉的贱女人拉走,
扔到牢里面去!也不用让医生给她们治伤,这样不要脸的贱人,死了也是活该!」

梁雨虹在昏迷中隐约听到这样恶毒的话,心中悲愤至极,不由迷迷糊糊地想
起伊山近:「这狠心短命的小鬼,你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把我们丢在这里,受这
恶女人的毒打折磨!」想到伊山近微笑的面庞,健美迷人的身体,惨遭荼毒的少
女修长的睫毛之下,滚出了一滴珍珠般的晶莹泪水。

这个时候,伊山近却已经来到了倚霞山,迈步走在山寨之中,仔细打量着整
个山寨的情形。

他的脸已经变了模样,这是得自媚灵的传授,一种实用的仙术「浑沌容」,
虽然不能变成固定的模样,却能让看到他脸的人对他的脸自动忽视,下意识地将
他当成见过几面却不太熟悉的同伴。

他穿着喽啰兵的衣服,运起浑沌容仙法走在山寨中,来往的侠士和喽啰都没
注意他的脸,让他可以自由地出入。

在他的身上,拿着一块腰牌,这是在山外打昏一个喽啰兵后抢来的。腰牌上
同样施着仙法,可以迷惑守门卫兵的意识,让他们只是随意看上一眼,就会感觉
到毫无可疑,开门放他进去。

有这样的仙法护身,伊山近可以大模大样地到处乱走,没有人会阻拦他。

他穿过一道道门户,向着峰顶走去,一边放出灵识,寻找被擒的三个美女的
下落。一想到她们的安危,伊山近就不由心急如焚,虽然从前曾经相恨过,但现
在心里却只剩下对她们的关心。

这座山寨防备之森严,地形之险要,都令他惊讶。

据喽啰们闲谈中得到的消息这里的防卫都是著名女侠何琳布置的,果然是深
明兵法,将整个山寨守得铁桶一般,千军万马也难以攻克。

江湖有传,何琳兰心慧质,才贯古今,又精通兵法谋略,被人称为「女诸葛」。
侠女盟能有今日之庞大势力,女诸葛功不可没!

她确实才华横缢,在天下间,与京城的著名才女文娑霓齐名,共称「双璧」。

伊山近踏过一道守卫森严的门户,突然听到一阵狂热呐喊,朝那边看去,却
见到一个身材高大至极,英武美丽的女子正高举着一块巨石,旁边有无数侠士喽
啰都在放声呐喊,叫好声响彻山野。

伊山近不由吃惊,如此天生巨力的女子,实是从所未闻,简直可与古之猛将
相提并论,就是伊山近自己,也怀疑能不能像她这样轻松自若的举起巨石。

那女子轻松地举着巨大岩石,目光向这边一扫,隐约有狐疑之意。

伊山近心中大跳,慌忙低下头,悄悄地走开,躲入人堆之中。

那高大美女也只是看了一眼,随即便有许多侠士上前拱手奉承道:「张三侠
女果然天生神力,敬佩之至!」

她朗笑谦逊,心神一分,也就不在意那个可疑的人了。

又有人来请她表演一下枪法,这绝色美女也不推辞,上烈马,提钢矛,使出
一套枪法,大闲大阖,如纵横沙场的名将一般,勇猛刚烈,气势如虎如龙,令人
震惊。

她的身材比男子还要高大得多,健美至极,胸前一对高耸暴乳伟大得令人震
撼,可是腰部却纤细至极,让人担心她的伟大巨乳会把腰坠得断掉。

但这显然是杞人忧天,在众人赞叹的目光之下,这绝美女子枪法更是使得神
鬼莫测,施展招数时纤腰扭动,灵活得像风摆杨柳。

「好厉害的美女!我干过的女人也不算少,侠女也有,可是这样刚烈勇悍的
女巨人,不知道她的下体蜜道用肉棒插弄起来是什么滋味?」伊山近暗自赞叹,
仔细盯住巨人美女修长玉腿中间的部位仔细观察,浑然忘却了自己的身高比她矮
了将近两头,彼此差异巨大,在她面前就像小孩子一样,是很难有机会和她试验
那艰难的姿势了。

这女巨人实在是太过美丽诱人,让他好久才回过神来,找了一个僻静之地,
躲入美人图,重新施展「浑沌容」仙法,让自己的面目变得模糊,使别人下意识
地错认。

这仙法本属于低阶仙术,时间一长就会渐渐失效,必须得回来重新施术才行。

媚灵飘然出现在他身边行礼,伊山近一边向脸上施术,一边问:「那个冰蟾
宫的家伙醒了没有?」

媚灵摇头道:「还没有,正用阵法困住她,只是一旦醒来,必须用更多的法
力来控制住她,否则必有麻烦。」

伊山近叹了口气,这女子虽然被他困在图中昏迷不醒,但却有护身法宝将她
罩在里面,不能透过罩子摸到她的乳房下阴,实是让他不忿。

尤其是困住她还需要大量灵力,如果想要保证万无一失,必须得多干些有深
厚内力的女子,吸取她们的内力和元阴,提高对美人图的控制力才行。

「总有一天,我要学到仙术,打破她的法宝防护,把她弄出来报仇雪恨!哼,
冰蟾宫了不起吗?要是我也能出身于修仙大派……」伊山近心中发狠想道,突然
想起一件事,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封公文,拆开来,又仔细看了一遍。

这公文却是本朝少女太后写的,用八百里急报快马传来,交给附近的官吏,
伊山近去倚霞山附近的官府寻求帮助和查阅情报时,就收到了这份谕旨。

「小文子,我知道你想拜入仙家修行。现在正好有机会,各大仙家都开始招
收门徒,虽然最有名的冰蟾宫是只收女弟子,不过推荐你到别的仙家大派去,也
不是不可以。只是,你打算用什么来报答我呢?」

伊山近眯着眼睛,仔细体会里面暗藏的机会和挑逗之意。

刚经历了那场大战,各门派都伤亡不小,现在广收门徒补充新血也是理所当
然的事。

他抬起头,眼睛闪闪发光,用平静的声音向媚灵问道:「你可知道有什么仙
术,能够让人从男变女,谁都看不出来吗?」
路过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