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平民生活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偶,平民百姓一个,生活在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小县城里,在一家国企工作,娶了老婆有了儿子,小日子也还算不错,可就是打小就是个淫虫。

以前也没少看些黄书,可还是网络好呀,自打上了网,各位大大的淫文真的是让我精尽差点儿人亡啊。

可意淫之余还不满足,要是能真的淫一下多好呀,可见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了美文还想有真美女,有时连我自个都想给我一嘴吧--哪么多大大这么辛苦地给我精神享受,我竟然还不满足,还不该打?可一见到街上的美女,就把这些全忘了。

县城小,治安管得严,当然主要还是自个打小胆小,不管乱上酒店、澡堂里找。可一颗淫心不死呀,怎么办?想来想去,在一位大大的文章里找到了一个办法:下药,给身边的美女下药!绝!

所在企业不大,只有五百来人,不过光管理人员就有百十来个,当然了,美女都在这里了。我所在的质检部就有八人,其中女同胞四人,一个四十多了,大家都叫她玲姐,两个快三十的,一个叫云红,一个叫虹雪,还有一个才二十二岁的mm,大家管她叫安琪儿。呵呵,我当然先从后三个人下手了。

三个人中安琪儿长得最美,不过她可是经理的侄女,我还没这个胆,还是保工要紧。云红长还行,不过胸太小,而且我和她关系不是太好,有些看不起她,最主要的是早就听说她和几任质检部主任都有一腿。

而虹雪和我老婆原来是邻居,关系很好,对我当然也不错了,平时我们说话最有缘,而且工作也特别默契,所以想来想去,还是从她下手。

虹雪人长得特文静,细挑的身材可胸却不小,一对美腿更是让我着迷不已,说实在的,我不知意奸了她多少次了。

说起容易做起来难,光是买药,我就去了十多个专卖春药的店,可买回来偷偷在老婆身上一试,根本不行。最后一次终于在一个洗发一条街上的一家店里买到了,呵呵,就不告诉你们我老婆吃药后的表现了。

有了药还得找准时机才行呀。平常大家都在一起,可没有时间下手,只有等了,终于,三个月后的月底,厂里有一批货急着出,让我们留四个人加班质检。后来主任点名让我和云红、虹雪及主任本人留下了。七点半,货还下线呢,主任就告诉我和虹雪说他和云红有事先走一会,让我们俩个检验就行了。

操,有事,什么事?还不是操的事?还当我不知道?看云红临走时依着主任的那副恶心人的样子,让我操我都还得考虑考虑呢,那个小必不知插进过多少屌了,日。

不过心里偷着乐的是我,终于有机会下手了,我兴奋得小弟弟直点头。

货直到十点还没出好,没办法,我们俩人都打电话回家说可能要加夜的班,不回家了。我是心急如火,想着赶快检完货好下手。

终于货下生产线了,俩个人忙了两个小时才检验完,这时已经是夜里一点半了。我们都累得不轻,回到质检部,我关心地问虹雪饿了吗?其实吃完饭都七八个小时了,我们当然都饿了。果然虹雪点了点头。我屁颠颠地跑到里屋拿出方便面,烧好了开水,泡了两包。当然了,在一包中加了点好东东。

呵呵,泡好了面递给了她,然后我埋头就吃了,也不看她一眼。很快就吃完了,虹雪收拾完了东西问我道:「怎么睡?」

忘了交待了,我们部有三间办公室和一间休息室,休息室里只有四张床,办公室有沙发。我假装正经道:「我还是在办公室睡吧,你到休息室睡。」

虹雪说:「其实也没什么,要不你也到那边睡吧。」

晕,还没什么,正是九月,虹雪身上穿得可是衬衣短裙的工作装□。为了将来我还是正经下去吧,一会你找我那可不是我的错了。

接着推辞。她也就没坚持。

说话间,我一直偷偷打量着她,看药效发作了没有。脸只是略有点红,快了吧。我连忙让她过去,她离开后我也停下来,将耳朵贴在了墙上听。

过了不一会,就听见隔壁传来了床的声音,吱吱的,好像还有别的声音,只是听不清楚。等了一小会,我才过去,敲了敲门问道:「虹雪,没事吧。」

「没……没事……」

呵呵,还没事呢,比给老婆加的还多,要还没事,今天我就把我的小弟弟给废了,再问:「虹雪,倒底怎么回事?你开下门。」

里面传出极粗的呼吸声:「真……真的……真的没事。」

操,到这份上还真的没事?「虹雪,快开门,我怎么听着不大对,你倒底怎么了,快开门。」

过了一会儿,门终于开开了,头发有些零乱的虹雪站在门口,脸色绯红绯红的,眼睛有些迷乱,嘴里喘着粗气。

我着急地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我看看。」说着闯了进去,返身关上了门。

伸手摸了摸虹雪的额头,烫手。虹雪一把抓住我的手,可是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于是我又趁机将两只手放在了她的肩上,装着关心的样子问:「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虹雪说:「我热,浑身都热。」说着,伸手就抓身上,想扯衣服。

我急忙拉住她的手,一用力,她的整个人就贴在了我的身上,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两个大乳贴在我胸前的感觉,当时我就觉得有些晕,真爽!

我一低头,虹雪正抬着头,一副痴迷的样子看着我,红红的小嘴轻轻地颤抖着,呼着粗气。

看着这副人见人怜的样了,我心顿时醉了,轻轻地吻在了那红唇上,轻启她的双齿,我的舌很顺利地就进了她的嘴里,和她的香舌绞在了一起,而她也很配合地和我热吻起来。

很快我的双手不满足于拥着她的双肩了,上下抚摸起她的后背,然后慢慢地伸到了前面,轻轻地靠在了她的双乳上,并轻搓起来。

隔着薄薄的衬衣,我明显地感觉到她的两个乳头硬了起来,接着我掀开了她的衬衣,将两个乳罩掀到了上面,于是,两个丰满的乳房完全落入了我的双手之中,那种充盈地感觉让我一时陶醉不已。

这时虹雪比我更加的醉,呼吸极为短促,而且发出了轻轻呻吟声。

我的右手顺着她光滑的肌肤轻抚下去,落到了修长的大腿上,然后顺着大腿向上慢慢进犯。虽然快三十了,而且有了孩子,可虹雪修长的大腿依旧是那么的结实而富有弹性。轻轻撩起了短裙,我的右手终于来到了虹雪的最神密之地,那是我日思月想之处呀。

窄小的黑色内裤遮住了那微微隆起之处,或许是因为刚才虹雪动情而动过的缘故吧,从内裤里探出了许多黑草,眼前迷人的景象顿时吸引住了我。

我不能再等了。

将虹雪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然后便是迫不及待地伸手去解她的衣扣,而此时的虹雪更像一只乘顺的不猫,配合着的我第一个动作,于是很快,她便成了一个赤裸裸的人儿了。

              (二)

望着虹雪迷人的祼体,我的下身硬得有些受不了,而此时虹雪也有些迫不及待了,呻吟声也急促了起来。

轻轻分开虹雪的双腿,在那一片毛绒绒的黑森林环绕中间,一扇玉门正轻轻启合着,从里面流出些许透明的液体。我顾不了观看这迷人的美景,轻扶我的长矛,拨开玉门,一下进了去。

「美!」感觉一下涌上我的心头。玉洞里暖暖的,滑滑的,洞壁轻轻地包裹着我。

此时虹雪在药物的催动下,忍不住动了起来,而她的动更加刺激了我,于是我开始抽动了起来,开始还是轻轻的,后来就顾不得了,越来越重,越来越快,越来越深。交合的肉体碰撞出啪啪的声响,两个人的交合处被流出的淫液沾得全都是。

随着的的冲刺,虹雪也努力地迎合着我,一双美目紧闭,双唇微启,双臂紧紧搂着,彷佛害怕我突然间离开而不顾她似的。而我也紧紧拥着她,轻咬着她的耳垂,轻吻着她,而我们的身体却没有停止一刻动作。

终于,我觉得自己象火山一样要爆发了,而此时虹雪也发出了迷人的轻呼,突然我觉得玉洞猛地一收缩,紧紧的压迫着我冲刺的长矛,顿时我的火山猛烈地喷发了,那如同溶浆一样的东西连续猛烈地喷射进了那神秘而迷人的深处,而此时的虹雪也是娇躯轻颤,明显她也到了快乐的颠峰。

激情过后,疲倦的我们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    ***    ***    ***

「你这个坏蛋,你对我做了什么?起来,你这个坏蛋……」

正在梦乡里的我被人推醒了,睁开眼一看,虹雪正发疯似的一边喊叫着一边双手用力地推着我,而此时的她全然忘了自己还全身赤裸着,就在推动着我的时候,那对丰满的双乳有节奏地晃动着,看得我口干舌燥,一时全然忘了还要回答她的问题。

虹雪看到我呆呆的样子,再看看我的眼神,顿时全明白了,连忙拣起一边的衣服挡在了胸前,那又怒又羞的样子,让我更加怜爱。

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将她猛然拉向自己身边,直视着她问道:「你说我对你做了什么?你全都忘了?」

「你卑鄙,你无耻,你说你昨天让我吃了什么?」

「吃了什么?方便面呀,还是你煮的。」

「喝的呢?」

终于醒过来了,我心里嘀咕道,看了看窗外,天色还有点黑,估记也就是五点多吧,夜里折腾了好长时间,想来也就睡了一个半钟头吧,这个药还不行,两个小时就药效全没了。不过还是得先面对现在的问题呀。

我心里非常清楚,虹雪是个爱面子的女人,而她和我老婆关系又好,肯定是不会将这种事情讲出去的,这也是我为什么敢对她下手的原因,可最要紧的是怎样才能以后还能和她上床,而不是只这一次。

从现在情况看也和我想的差不多,否则她还不报警?而且从她刚才有点害羞的样子来看,她心里未必就很反感。想到这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看到我这个样子,虹雪又急又怒,叫道:「你这个坏蛋……你还笑……我、我……」

望着虹雪气得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我心疼地一把将她朝我怀里揽过来。

正站在我面前的她一下就跌坐在我的怀里,她连忙要挣扎着起来,但我怎能让她如意,一低头,就吻向她的唇,双臂则紧紧将她抱住,不让她动。她的头连忙转向另一边,我追过去,她又歪向这边,我怎么也吻不着她。

于是我身子略向前倾,将她压在身下,腾出两只手抱住她的头,然后长长地吻了下去。

终于吻着了,她的两只手在我的背后使劲地捶打着我的后背,过了一会劲慢慢地小了,渐渐地她的呼吸开始有些紧促起来,并开始放弃了抵抗。

此时我只用一只手象征性地稳着她的头,另一只手拉去挡在我们中间的好件衣服,并轻抚她的丰乳。

                               (三)

轻轻地,我开始进入她的小嘴,我的舌头和她的舌头缠在了一起,然后我先是轻轻地引着她的舌头进入我的口中,然后轻吮着她和香舌。

在我的带动下,她的舌头也开始动起来了,开始轻轻地在我的口中游动,后来就和我的舌头绞在了一起。

随着情悦的高涨,我的性欲也高涨起来,下面一柱早已擎天了,直直地顶在了虹雪的大腿根部。

虹雪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脸略略地红了。

我抓住她的手,将它牵引到我的玉柱上,开始她连忙将手缩回来了,但当我再一次将它放在上面时,她不再缩手,而是轻轻地抚摸起来了。

我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打开你的大门来迎接我吧。」

只是略红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起来,但一句话也没有。

我继续说道:「打开大门迎接归来的人儿啊,快呀!」

她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嗐,人家即然不欢迎,那算了吧。」说着我就装着要起身。

「都被你害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想要我干什么?」

「即然这样了,那就来吧。」我也不想让虹雪太难为情了,于是轻轻分开她那早已是洪泛滥的玉门关,一耸身,直插到底。

也许是太猛了,也许是上一次已经被弄疼了,虹雪轻呼了一声:「疼!轻一点……」

我停住了不动,而手却不安分地在她的丰乳上肆意游动着,过了一会,虹雪轻轻动了一下身子。我知道她是想我动,但我故意装作不明白的样子,毫无继续动的意思。又过了一会儿,就听见虹雪轻声说了句:「你动吧,现在不疼了。」

我故意装作没听见,问道:「你说什么?」

「你这个人真是坏透了,明知人家说什么,还装。」

「哈哈,就是想让你大声点,再说一遍,我喜欢听。」我越发地高兴了。

「动吧,我不疼了。」

圣旨一下,我便迫不及待地动了起来,不过很温柔,我怕再次弄疼她。里面的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滑,每一次进出,都能听到水声。

虹雪将手放在了我的背后,抱着我,身子开始迎合着我,而且越来越快,最后一边喘着气一边对我说道:「快点,快点,再快点……」

于是我不再轻柔了,一次一次真插到底,一次比一次快,每一次都重重地撞击在她的耻骨上,而我感觉我的快感也快要来到了。

终于,虹雪大叫了一声,然后玉洞猛地一收缩,一股阴精急喷而出,直浇在我的龟头上,一下子就把我激到了高潮上,稠稠的精液再一次喷谢进了虹雪的体内。

激情过后,我拥着虹雪问道:「快乐吗?」

「唔~~」

「还恨我吗?」

「我恨过你吗?我说过吗?」

「你不会告诉我你早就有这个意思了吧?!」

「美死你了。不过今天我真的很快乐,好久没这么快乐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虹雪并没有看我,而是看着天花板。

「那你刚才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

「难道还要我感谢你不成?你的手法不卑鄙吗?」

「我要是不卑鄙你能这么快乐?」

「……」

见虹雪一声不出,我连忙坐起来看她。她紧闭着眼睛,一句话也不说,我忙问道:「怎么了你?」

虹雪慢慢睁开了眼睛,也坐了起来,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一句话也不说,突然她轻轻地吻了我一下,说道:「不早了,赶紧起来吧,穿上衣服。别让人看见了。」这时已经快七点了。

两个人开始忙碌了起来,穿好衣服,又打扫好战场后,我才恋恋不舍地回到了这边的屋里,倒在沙发上没多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一阵嘈杂将我从梦中惊醒,睁开眼一看,原来到了上班的时间了,一个办公室的小吴正在打扫办公室卫生呢。

见我醒了,小吴笑道:「见你没醒,就知道昨天加班一定加得很晚,就没叫醒你,想让你多睡一会,谁知还是把你惊醒了。」

我伸了一个懒腰坐了起来,摇了摇头,搓搓脸,于是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四)

很快,忙碌的一天又结束了。在这一天的时间里,见了虹雪三次面,但我们都没有讲一句话。后两次我刚想张嘴,但她都故意躲开了,弄得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下班以后,我故意早点到厂门口等她,可等了半天也没见到她。等下班的人都稀了,我又推着车子回到质检部,发现门都锁了,这才闷闷不乐地骑上车子回家。

到了家里,发现老婆早已回来了,正在厨房忙着呢。看着老婆忙碌的背影,我突然间觉得对不起老婆。和老婆自小就相识,后来又在电大一起读大专,于是由相识变同学,接着变成了恋人,再后来成了家。

说句实话,对于家我尽的责任实在太少了。家务活我没插多少手,日常生活安排我也很少费心,只是在每个月初将工资扣除零花钱后往她手中一交,其余时间我好像就没做过多少事情。

其实当护士的她也忙得很,只是从未听她埋怨过一句。虽然老婆长得不是多漂亮,身材也不是多出众,但也算得上一般了,而现在我却做出这样的事来……

心虚的我一改往日到家这开电视的习惯,而是连忙走进了厨房。平日很少进厨房的我,进了厨房后不知应当做些什么,于是只好问她:「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没有,别在这添乱了,看你电视去吧。」她一边炒菜一边道。

「没好看的。我真的帮不上忙?」我还不死心。

「这里用不着你,实在没事就拾一下桌子准吃饭。」

「得令!」

于是我收拾起了桌子。

很快三菜一汤上来了。盛好了饭,我们坐下来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体育台正播nba,我的双眼很快就被电视里的画面吸引住了。

「叮叮……」正全神贯注盯着电视的我被老婆用筷子敲打碗的声音惊醒了。

「什么事?」我不明地问道。

「我说了半天了,你一句都没听,还问什么事。」老婆生气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这个小姚明真是不讨人喜欢,什么时候不灌蓝非在老婆大人教育我的时候灌蓝,这不是找扁吗?」我连忙讨好老婆。

「哼,不说了,你看你的姚明吧。」老婆依旧不依不饶。

「关,我关了你个小姚明,看你还惹我老婆生气不。」我起身装作要关掉电视。

「不用了,我说的时候你用半个耳朵听就行了。」

「不,要洗耳恭听,我先洗洗耳朵去,你等一会儿。」说着我就又要起身。

「讨厌,就会哄我。和你说正事。院里要送我到省城培训三个月,下个星期一就走。」

「不会吧。上次你还不说这次培训没有你吗?怎么又有了?」

「小陈的母亲身体不好,正住院呢,没空去了,所以就让我去了。」

「天呐,那就我一个人了?也好,我回家住去。」

「不用了,那太远了。我对我姐说了,让她过来住三个月,照顾你一下。」

「那不太好吧。再说也没事,我一个人也对付得过来。」

「反正我对我姐说过了,她也答应了,你也不用见怪,记得每个月将生活费交给我姐就行了,而且我每个月最少还回一次。」

…………

剩下的谈话内容就不多说了,只说当时我内心的真心话吧:太高兴了!

老婆的姐姐叫梦琪,她虽说和老婆是亲姐妹,长得可不是姐妹的关系了。梦琪在县文化馆当教员,教舞蹈的。人长得美极了,身材极符合国际标准,特别是两条美腿,最让我心醉不已,虽然只比我小两个月,可如今还是单身贵族一个。

听老婆说在市里有了男朋友,可没见过面,第一次上老婆家见到她后,心里就有点不安稳,这么个美女怎么就成了我的妻姐了呢?虽然心里想,不过也和虹雪一样一直没有机会啊。而且对她我的顾虑更多,必竟和虹雪还不一样,和虹雪天天在一起,有一定的感情,而和她平时也少见面,而且见面时基本上都有老婆坐陪。

虽然有时也和她开些玩笑,但都不是多过份的,而现在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来让我实现我的梦想,我的心里真是高兴得要发疯了。

不过心中的内疚并没有完全消除,晚上不顾早晨已进行了两次,再一次和老婆缠绵了起来,直到老婆心满意足为止。激情过后,老婆抱着我动情地说:「真好。」

我将她的脸搂在我的怀里,自己脸上露出坏坏地笑,却反问她:「嫁给我后悔吗?」

「不后悔。」

我脸上的坏笑更浓了,如果老婆看到了,一定了不得。

很快疲惫的老婆就睡着了,而我却在想着两件事:一件是明天如何和虹雪交流,另一件则是下个星期与梦琪之间的事情了。     

                         (五)

第二天,怀着一种别样的心情走进了办公室。

今天我想找个机会和虹雪好好地谈谈。

可是我从上班到九点,到隔壁办公室去了四趟,就是没见到虹雪的面。第四次我实在忍不住了,趁云红不在时问了安琪儿,原来虹雪今天根本就没来上班,早上打电话来说不太舒服,请假了。

一听这话我心里当时就急了,并且隐隐地感觉到这事就当与我有关。

一上午都心神不定,连主任对我说下午一上班县质检局就有人来抽检产品我都是用没精打彩的口气应的声。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下班,我连食堂都没去就出了厂门,找了个僻静点的公用电话住虹雪家打,我知道虹雪的丈夫中午也不回家。

好长时间才在话筒的另一头传来那熟悉而又略带点疲惫的声音:「喂,是谁呀?」

「虹雪,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可能是虹雪没料到是我,隔了好长时间才说话:「我没什么,只是觉得头有点疼。」

「去医院看了吗?我去看看你。」

「不,不,不用了,你别来,千万别来。」

「不,我去,我这就去。」说完我就挂上了电话。

虹雪家离厂子并不近,一咬牙打了个的就去了。(穷人啊,平时可是很少打)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